第149章

番外九瑞王府當初的那些人

沈錦沒有想到,再一次聽到沈梓消息的時候,竟然是她要死的時候,沈梓比她略大一些,真算起來如今也不過二十六,看着跪在地上的丫環,沈錦開口道,“我知道了。”

那丫環沈錦看着眼生,年紀也不大,想來是沈梓這幾年剛放在身邊的,想一想沈錦竟覺得記不清沈梓的樣子了,那時候替楚修遠選後的時候,沈錦倒是見過沈梓,只是那時候的沈梓讓沈錦感覺太陌生了,她印象最深的還是那一身紅衣的漂亮姑娘。

沈錦是不喜歡沈梓的,自然不會因爲沈梓的事情感覺到悲傷或者難受,反而覺得有些悵然,看着小丫環惶恐的樣子,沈錦也不願意爲難這麼個孩子,說道,“安平帶着她下去吃點果子。”

小丫環咬着脣,跪在地上磕頭說道,“夫人您去看看我家夫人吧,就當……就當讓我家夫人走的舒服些。”說完再也忍不住哭了起來。

沈錦看了安平一眼,安平上前扶起那個小丫環說道,“不要哭了,我帶你下去梳洗下用些果子。”

等小丫環下去了,趙嬤嬤才低聲問道,“夫人,你準備插手嗎?”

沈錦開口道,“讓人把那個丫環送到母妃面前,問問母妃吧。”

聽那小丫環的意思,怕是沈梓在鄭家過的並不好,如今怕是要不行了卻連最後的體面都沒有,按着沈錦的地位是不怕得罪鄭家的,所以管或者不管都是無礙的,只是沈梓說到底也是瑞王府的姑娘,雖然瑞王說不認她,也不讓她進瑞王府,出身卻是不變的,若真和小丫環說的一樣,連最後的體面也沒有了,瑞王府也是要管上一管的,並非管沈梓的死活,而是瑞王府的面子。

果然沒多久,瑞王妃身邊的大丫環就過來了,不僅帶了王府新作的一些糕點、瑞王妃莊子上新送來的野味等東西,還帶來了瑞王妃的意思,這件事瑞王府不出面了,麻煩沈錦和沈琦去一趟,隨他們處置了。

其實這件事確實不適合瑞王府出面,先不說瑞王能力,就是沈梓和沈錦之間的糾葛,輕了不好重了不好,還不如直接讓沈琦和沈錦出面,其中以沈錦的意見爲主,全看沈錦想要怎麼處置了他們。

這點兩個人都清楚,沈錦覺得事情拖着反而不好,就和沈梓約了時間,把那個小丫環暫時住在沈梓那裡,楚修明知道這件事後,只是問清了時間後,就沒再多說什麼,不過倒是專門安排了侍衛和丫環,免得沈錦去了鄭府被衝撞了。

鄭府也是世家,只是子孫無能,到了如今不過是勉強維持着世家的面子,可是偏偏鄭府還事事講究,哪一個嫁進鄭府的姑娘不是十里紅妝,可是如今那些嫁妝又能剩下多少。

沈錦和沈琦的馬車停在鄭府的大門口,沈錦擡頭看了看鄭府的牌匾,如今鄭府的光鮮多少是靠着沈梓的嫁妝撐起來的,可是沈梓又落得什麼下場?

沈梓就算有千般不好萬般不是,對鄭家卻沒有絲毫的不妥,就算再多的恩怨也是她們姐妹之間的,和鄭府有什麼關係,沈梓落得如此下場,沈琦心中難免有些說不出的悵然。

倒是沈錦沒什麼想法,這條路是沈梓自己選的,當初瑞王妃給了沈梓別的選擇,可惜沈梓以爲瑞王妃害她,執意選了鄭家這門親事,卻不知以沈梓的性子,嫁到這般人家纔是受罪。

看着門口的鄭老夫人等人,沈錦扭頭看了沈琦一眼,沈琦也收拾了情緒,面上沒有絲毫的情緒。

沈琦和沈錦身上都是有誥命的,鄭家衆人都需跪迎,沈錦看了鄭老夫人一眼,就和沈琦帶着人走了進去,等衆人進去,隨行的丫環才讓衆人起來,鄭老夫人年歲已經不小了,被貼身丫環扶着這才站穩當了,“婆婆你看……”立於鄭老夫人身邊的大兒媳低聲問道。

鄭老夫人臉色蒼白,聞言只是看了大兒媳一眼微微搖了搖頭,據她所知那沈梓早就和瑞王府斷了關係,又和沈琦、沈錦等姐妹關係極差,若非如此她們也不敢如此作踐那沈梓,可是如今沈琦和沈錦突然到訪,一來就弄了個下馬威,看來不好善了,不過若是真追究起來,大不了就把那個賤人交給瑞王府處置。

沈琦和沈錦根本沒有和鄭家人說話的意思,被沈梓派去求救的小丫環帶着衆人往沈梓所在的院落走去。

鄭府畢竟輝煌過,此時還沒全完敗落,宅子倒是挺大,可惜有些地方因爲年久失修倒是顯得荒涼。

而沈梓住的院落就格外偏僻,別說假山流水花草石玩了,簡直雜草叢生,沈琦哪裡見過這般的景象,眉頭緊皺着,其實也是她們兩人來的突然,若是提前送了拜帖,想來鄭家就會給沈梓換個地方居住了,畢不會讓沈錦她們看到這般的情景。

沈琦瞪了身後的鄭家人一眼,冷笑道,“鄭家……還真是讓人大開眼界啊。”沈琦的聲音溫溫柔柔的,沒有絲毫的火氣在裡面,“我可記得沈梓並沒除名。”不管瑞王府是個什麼態度,只要沈梓一天沒有除名,那麼沈梓就是瑞王府的郡主。

這話一出,鄭老夫人出了一身冷汗,鄭府衆人更是面色慘白。

沈琦說了一句後,就不再多言,只跟着沈錦一併進了院落,小丫環已經落淚了,她並不知道沈梓和沈琦她們之間的糾紛,在她看來都是瑞王府的郡主,可是沈梓過的實在悽苦了一些。

鄭老夫人等人剛想進院,就被侍衛攔在了門口,那些人並沒解釋的意思,只是眼神冷漠地看着鄭家衆人,鄭家的人面面相覷,心中更加不安。

沈錦和沈琦剛進屋就聞到一股異味,就連沈錦都忍不住蹙眉,這邊屋子有些潮溼,因爲沈梓的病,倒是沒有開窗戶,還有一個婆子在屋中伺候,只是並不用心,猛地看到這麼許多人,整個人都亂了起來,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她本就是鄭府一個粗使婆子,若是有些後臺也不至於被放在這邊。

沈琦的丫環攔住了那個婆子,也不用她來動手,幾個人就開始收拾了起來,沈琦看着病牀上面色灰白的沈梓,嘆了口氣說道,“把陳大夫請來。”她們既然已經知道沈梓病重,這次自然是帶了大夫來,不過等在外面並沒有進來。

“是。”丫環很快就把陳大夫給領了進來,陳大夫行禮後並不多言,直接爲沈梓診斷。

此番動靜,沈梓才勉強睜開了眼,喘着粗氣看向了沈錦,“哈……”她的聲音嘶啞難聽。

小丫環趕緊倒了水,伺候着沈梓喝下說道,“夫人。”

沈梓聽見聲音,眼睛動了動看向了小丫環,她從雲端跌落谷底,最終願意留在她身邊的僅此一人,微微垂眸低頭喝了幾口水,此番總是要爲這個丫環謀個前程的,她並非什麼善心之人,可能要死了,所以纔會動了惻隱之心吧。

沈錦一直沒有說話,等陳大夫診斷完了,就看向了他,陳大夫低聲說道,“在下才疏學淺……”言下之意是沈梓沒得救了,如今不過是在等日子罷了。

“先開藥吧。”沈錦開口道。

“是。”陳大夫先讓人熬了蔘湯,然後下去抓藥熬藥了。

沈梓是沒力氣多說,沈錦和沈琦是不知道說什麼好,一時間屋中都沉默了下來,丫環很快就把屋子重新收拾了,冷水換成了熱茶,那些破敗的茶具也都換成了自帶的,屋中點起了燈,也亮堂了起來。

很快就有人端了人蔘湯過來,小丫環一直不敢吭聲,此時趕緊接過餵了沈梓喝下,也不知道休息了許久還是人蔘的作用,沈梓的氣色倒是好了許多,其實沈梓會成現在這樣,純粹是因爲被拖累的,若是早些時候能好好養着絕不至於如此。

沈梓被丫環扶着坐了起來,沈錦注意到沈梓身上的衣物還是出嫁前在瑞王府的,如今不僅不再光鮮,就連邊都毛躁了,頭髮半百僅用布帶繫着,身上更沒有了一件首飾,“落到今日我不甘心。”

沈錦開口道,“你想我們幫你做什麼?”

沈梓咬牙說道,“我要讓鄭家家破人亡,百倍還我。”

沈琦嘆了口氣並沒有說什麼,沈梓看向沈錦說道,“借我幾個人。”

“恩。”沈錦應了下來,心中隱隱明白沈梓想要做的。

沈梓面色扭曲直接說道,“來人,把梅姨娘……”連着說了幾個人名,有妾室有小廝有管事有丫環,“全部杖斃。”

丫環看向了沈錦,等沈錦點頭了,就直接去外面傳話,沒多久就聽見外面哭鬧求饒的聲音,緊接着就是哀嚎,丫環恭聲問道,“夫人可要堵嘴?”

沈錦看向了沈梓,沈梓咧嘴一笑說道,“我要聽着他們去死。”

沈琦微微皺眉,也知道沈梓是恨極,她性子本就是瑕疵必報的,此時知道大限將至,更是無所顧忌,不過鄭家的所作所爲,這些個下人都敢作踐王府之女,死有餘辜了。

濃重的血腥味從屋外傳來,哀嚎聲足足響了半個時辰,才把沈梓說的人全部打死,屍體就堆放在一旁。

沈梓帶着一種不正常的興奮,等再無聲音了,咳了血出來,小丫環被嚇得夠嗆,倒了水給沈梓漱口,沈梓咳嗽了幾聲說道,“把我的嫁妝搬走,我死也不死在鄭家,我要休了他。”

“自當如此。”沈琦開口說道。

沈梓看向沈琦,“我要帶着這個小丫環……和這個婆子。”那個婆子笨手笨腳的,可是照顧她很用心,爲了她沒少被人欺負,鄭家是死定了,沈梓也不想看着她們受罪。

沈琦點頭說道,“好。”

沈梓微微垂眸,手按在了小丫環的手上,“我不回瑞王府,給我找個莊子就好。”

沈琦還想再勸,就聽沈錦說道,“好。”沈梓風風光光的出嫁,按照她的驕傲怎麼肯這般悽悽慘慘的回去。

“謝了。”可能真的要死了,沈梓忽然通明瞭許多,想到以往的那些恩恩怨怨,覺得可悲可笑,謝字說出口,沈梓就閉上了眼睛不再開口。

沈琦嘆了口氣,掏出瑞王妃早先派人送來的嫁妝單子直接交給了一個嬤嬤,又吩咐人弄了馬車來,安排人擡着沈梓上了馬車,根本沒有見鄭家人的意思,只是留了侍衛等來幫着嬤嬤收齊嫁妝,限鄭家三日之內把嫁妝歸還。

有瑞王府的面子在,雖然不合常理,可是依舊辦理了這起休夫事件,鄭家早就把嫁妝花得乾淨,有些早已送人,能要回來的都要回來,要不回來的直接換成了銀子,爲此鄭家更是把祭田祖產都給變賣了,才堪堪補上。

沈梓的死悄無聲息的,在第二天早上小丫環去伺候沈梓的時候,才發現沈梓已經死了,不過小丫環和那個婆子的後路已經安排妥當。

對旁人來說,沈梓是千般不好萬般不是,可是對小丫環來說,沈梓卻是再好不過,看着嗷嚎大哭悲痛欲絕的小丫環,沈琦心中惆悵,“總歸有一個人真心因她的死流淚。”

本書完結,看看其他書:
第076章第082章第096章第100章第095章第136章第066章第114章第062章第144章第073章第053章第040章第52章第108章第078章第141章第134章第110章第018章第044章第086章第035章第034章第093章第129章第004章第081章第100章第122章第133章第107章第147章第078章第145章第124章第88章 補全第106章第005章第142章第084章第024章第019章第016章第132章第072章第049章第038章第068章第005章第019章第109章第069章第142章第058章第065章第147章第115章第024章第120章第108章第147章第099章第022章第132章第119章第055章第050章第016章第092章第043章第086章第044章第071章第081章第133章第001章第077章第060章第142章第047章第016章第094章第071章第029章第88章 補全第074章第078章第102章第058章第147章第060章第099章第028章第028章第110章第099章第056章第144章第071章
第076章第082章第096章第100章第095章第136章第066章第114章第062章第144章第073章第053章第040章第52章第108章第078章第141章第134章第110章第018章第044章第086章第035章第034章第093章第129章第004章第081章第100章第122章第133章第107章第147章第078章第145章第124章第88章 補全第106章第005章第142章第084章第024章第019章第016章第132章第072章第049章第038章第068章第005章第019章第109章第069章第142章第058章第065章第147章第115章第024章第120章第108章第147章第099章第022章第132章第119章第055章第050章第016章第092章第043章第086章第044章第071章第081章第133章第001章第077章第060章第142章第047章第016章第094章第071章第029章第88章 補全第074章第078章第102章第058章第147章第060章第099章第028章第028章第110章第099章第056章第144章第07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