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番外一選後那些事

楚修遠等楚修明把沈錦和趙儒一家接到了京城,這才真正入住皇宮,不過他讓人把先太子宮給收拾了出來,住進了那裡。

而誠帝的皇后和僅剩的兒子沈智一直被關在殿中,楚修遠並沒有虧待他們的意思,還有茹陽公主她們,都是不讓她們隨意走動而已。承恩公府的人就沒有這麼好運了,全部被押解在了大牢中。

在誠帝生前本是準備給昭陽公主她們選駙馬的,後來因爲英王世子的事情耽誤了下來,當時誠帝的意思下來,倒是有一些世家表達了願意的意思,可是如今這兩位公主就無人問津了,像是怕楚修遠誤會似得,把家中適齡的孩子都說了人家,如今喪期沒過還不能辦喜事,可是兩家暗中互相交換了信物是可以的。

特別是當初皇后暗示的那幾戶人家,更是早早就選了人家。

這樣的行爲在楚修遠看來根本沒有必要,就算他再恨誠帝恨承恩公府,也不會拿這些人公主出氣的,甚至連沈智他都不準備追究,不過也不會讓他有離開京城的可能。

在楚修明回來的時候,楚修遠是親自到了城門口去接的,而進皇宮的時候,也是楚修明護送楚修遠去的。

這兩件事情猛一看並沒什麼,可是仔細思索卻又有深意在裡面,楚修遠告訴了天啓所有人,他和楚修明之間的感情,雖然他將改名,雖然他要成爲天啓的新皇,可是在他心中,楚修明還是他的兄長,他的家人。

楚修遠登基前,衆人已經提出加封先太子和楚修遠生父的事情了,自然是沒有人反對的,緊接着就是加封先太子妃和當初被誠帝害死的幾位皇子,楚修遠雖然恨透了誠帝,可是誠帝已經入土爲安了,把誠帝的諡號改動了以後,楚修遠就沒有再搭理他的意思,而誠帝的皇后在宣佈了衆多罪行後,死在了冷宮中。

不過楚修遠倒是沒有動沈智,反而封沈智爵位,把當初的承恩公府收拾出來,當成了他的府邸,除此之外還有衆多有功之臣的封賞,其中封賞最多的就是楚修明,楚修明已經從永寧侯封爲了寧王,沈錦被封爲寧國夫人,楚修曜被封爲侯爵,瑞王的食祿增加了不少,又賜了莊子,而最實惠的是賜了爵位給他的二兒子沈熙……零零散散弄下來,已經到了永安二年。

永安正是楚修遠登基後的年號,安這個字很簡單,卻是衆人心中最希望的。

楚修遠聽取了趙瑞的意見,不再像是以往那般朝堂上只有一個丞相,而是分了左右兩個丞相,和誠帝重文輕武不同,楚修遠注重文臣武將對等,花費了近兩年的時間,才把被誠帝弄的一團亂的朝廷梳理好,楚修遠沒有當初誠帝的那些顧忌,直接派兵鎮壓了英王世子的殘餘,該收編的收編,有罪的全部處置了。

等這些動盪平靜下來,朝堂上再一次提起了楚修遠選後的事情,楚修遠這次沒有拒絕,直接說道,“朕早已考慮過這些,只是如今朕並無長輩。”誠帝的母親當初的皇太后自然算是長輩,可是早就被瑞王接回了府中贍養,此時誰也不會沒有眼色的提起此人。

史俞如今是右丞相,恭聲說道,“陛下可大選,以充後宮。”

“如今蠻夷未滅。”短短兩年,楚修遠坐在皇位上已有了威嚴,“蜀中等地……”

說了許多就是天啓還有很多很多要花銀子的地方,不適合在這種地方鋪張浪費,“朕決定把此時交予寧國夫人。”

不知道爲什麼,雖然覺得這樣不符合規矩,可是不少人心中又有一種果然如此的感覺,而且說起來寧國夫人也算是楚修遠的長輩,又有楚修明的關係在,史俞和趙儒對視了一眼,都不再提意見,這件事就定了下來。

楚修明已經很久不上朝了,在衆人還擔心楚修明攬權的時候,楚修明已經退下去了,如今就在家中陪着妻兒,所以在下朝後,他們才知道這個消息,人說一孕傻三年,沈錦在回京沒多久就忘記當初楚修遠託付她的事情了,如今知道了就戳了戳走不穩的西西,說道,“我記下了。”

就算回京了陳側妃也沒有回瑞王府,而是留在了沈錦的身邊,這樣是不符合規矩的,可是京中衆人都當做不知道這件事,陳側妃倒也自在,此時說道,“這事情交給你,不妥當吧?”

陳側妃也知道選後之事的重要性,可是這事情落在了女兒身上,她害怕選不好,反而落了埋怨可就不好了。

沈錦說道,“母親,沒事的。”

楚修明知道陳側妃的擔憂,說道,“岳母放心就是了。”

陳側妃見此也不再說什麼,點了點頭說道,“心中可有成算了?”

沈錦點頭,說道,“我想問問母妃。”

陳側妃聞言點頭說道,“這般妥當。”

瑞王妃雖然不太出門,可是京中的事情幾乎沒她不知道的,而且最近瑞王妃也忙着給兩個兒子選妻的事情,想來這些也早有準備了。

楚修明坐在一旁,伸手把女兒拋了起來再接住,弄得女兒笑個不停,西西也不羨慕,就依在沈錦的身邊,他已經會走路了,可是並不喜歡走路,更多的時候都是安安靜靜的,可是楚修明和沈錦發現,小兒子很喜歡那些鮮活的東西,特別喜歡小不點,而小不點雖然也和東東他們玩,可是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小不點也更親近西西一些。

雖然這麼說,可是沈錦最近有些發懶,應該說自從楚修明在身邊後,沈錦就變得懶洋洋的,倒不是說整日沒精神,而是除了陪陪孩子就是吃吃喝喝的,連府門都不願意出,所以等楚修遠給了任務後,沈錦也一直沒有出門,好像是根本沒有放在心上,這可把外面的人給弄急了,有親戚關係的自然想辦法上門,沒有親戚關係的也要想辦法連上關係,一時間京城都熱鬧了起來,不少人都覺得沈錦是故意如此的,想暗中查探什麼,使得有些人家快草木皆兵了,連街口多了個賣果子的都要暗中仔細觀察,還勒令府中的所有下人不能仗勢欺人。

弄得京城中不少百姓都目瞪口呆,看着往常一個個眼高於頂的人,都溫和禮貌了起來,甚至有些採買連賄賂的錢都不收了,義正言辭的樣子,甚至街邊摔倒個人,都有不少人爭着去扶。

而沈錦不是忘了也不是沒有放在心上,她不過就是懶,每天都想着明天一定要去瑞王府見見瑞王妃,可是每天早上起來又不想動了,就又推到了明天,這樣一天推一天才造成了外面人的誤會。

轉眼間半個多月過去了,可是沈錦那邊一點消息也沒有,弄得不少人坐不住了,找了各種藉口上門來,就連宮中偶爾也會提起,倒是楚修遠一點也不急,反而把人安撫了下來,他是知道沈錦這段時間的狀態的,當時還找太醫給沈錦看過,太醫只說沈錦前兩年累得很了,所以一放鬆下來就格外的懶散,並無什麼大礙,讓沈錦想吃什麼就吃什麼,想怎麼睡就怎麼睡。

等太醫給診治完了,楚修明和楚修遠這才放心,而楚修曜也交由了太醫和從民間找來的名醫醫治,情況一天天好轉,衆人也發現,他好像清醒了不少,也會思索了,偶爾會叫出楚修明的名字,這讓衆人格外欣喜,楚修遠直接把那些大夫都送到了楚修明的府上。

沈錦這日終於不再偷懶了,起來後抱着被子發了一會呆,就讓安寧她們給她梳妝打扮了一番,並不隆重繁華,就是簡簡單單的,那畢竟是她孃家又不是外人家,她早已過了需要華服美飾來彰顯幸福的時候了。

楚修明今日要進宮,所以只是讓嶽文送的沈錦,幾個孩子沈錦一個都沒有帶,丫環也僅僅帶了安寧,剩下的都留在了府中照顧孩子們。

到了瑞王府時,大管家親自到門口來迎的,沈錦看着熟悉的院子心中竟然有些悵然,只是短短的幾年,她就從一個王府不受寵的庶女成了寧國夫人,當初府中有瑞王妃在,大管事雖然不至於剋扣她們母女,卻絕對沒有這般熱情,都是公事公辦的,甚至沈錦很少能見到大管事的面,好像一切都是從嫁給楚修明以後起的變化。

瑞王妃正在泡茶,沈錦學過如何姿態優雅的泡茶品茶,可是在她感覺中卻嘗不出什麼區別的,瑞王妃看了沈錦一眼說道,“坐吧。”

沈錦坐在了瑞王妃的對面位置,瑞王妃泡好了一杯茶後,就先給沈錦倒了一杯,沈錦不知道這是什麼茶,帶着幾許花香倒是不錯,就多喝了兩口,瑞王妃也喝了點,然後放下笑道,“我想着你這幾日就該來了。”

“母妃。”沈錦笑着說道,“我來求母妃幫忙拿個主意呢。”

瑞王妃是個通透的人,早就猜到了沈錦的意思,看了眼翠喜,翠喜就拿住一張名單雙手交給了沈錦,這上面不僅寫着年齡適合的姑娘名字,後面還寫了出身以及家裡的情況,只是幾句就把沈錦需要知道的都寫清楚了。

“這幾個姑娘我倒是見過。”瑞王妃的聲音緩緩的,沈錦從來沒見過瑞王妃着急的樣子,“性子極好。”

沈錦看了一眼,上面都是嫡出的姑娘,家裡也沒那種糊塗的人,不多隻有五個而已,瑞王妃問道,“這次是隻選皇后嗎?”

“恩。”沈錦聞言說道,“陛下是楚家長大的。”

瑞王妃一下子就聽明白了,楚家的男人從來都是隻娶一人的,除非到三十還無子嗣,這纔會納妾,瑞王妃微微垂眸說道,“那找個機會,給這五位把把脈吧。”

沈錦疑惑地看向了瑞王妃,瑞王妃笑着說道,“看看身體怎麼樣。”像是宮寒這類的,平時是看不出來的,可是在子嗣上是有礙的,所以還是仔細查探一下好。

“哦。”沈錦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了母妃。”

瑞王妃笑了下沒有說話,沈錦倒是說道,“其實我見過大舅舅的女兒。”她口中的大舅舅自然是瑞王妃的兄長,她記得那個姑娘人不錯,可是這名單上並沒有她。

“趙家……”瑞王妃聞言說道,“並不適合再出皇后了,也算是我的私心吧。”

沈錦想了下點頭,明白了瑞王妃的意思,趙家有從龍之功,瑞王妃的二兒子沈熙又在外帶兵,趙儒如今是左丞,瑞王妃的兩兄弟趙岐和趙端也身處要職,侄子趙駿趙澈也是前途無量,若是再出一個皇后,就太打眼了,更何況如今的趙家也不需要女人來給他們爭面子了。沈錦仔細把名單收起來,就不再提這件事,問道,“大姐姐還好嗎?”

沈琦回京後,就帶着女兒回了永樂侯府,如今的情況侯府的人自然不會說沈琦什麼,只是當時沈琦離開,永樂候爲了府中被牽累,就上書把諸玉鴻的世子位給了次子,甚至把諸玉鴻打發到了莊子上,諸玉鴻心中滿是憤恨,就自甘墮落又納了不少妾室,雖然永樂候在楚修遠身份曝光後,就對這個被忽略的兒子好了許多,可是也沒能使得諸玉鴻和他們親近,在楚修遠進京後,永樂候就趕緊派人去接了諸玉鴻,可是他反而不回來了,就要住在外面的莊子上,最後還是永樂候親自去接的,這才使得諸玉鴻回府。

可是諸玉鴻對沈琦就不太好了,並非打罵就是大搭理,而沈琦心中有愧就加倍對諸玉鴻好,可是適得其反,如今世子位又給了諸玉鴻,可是諸玉鴻和家裡的關係很緊張了,倒是挺寵那幾個在他落魄後還跟着他的小妾,弄得沈琦日子過的也不開心。

瑞王妃搖了搖頭,其實按照她的意思,直接和離就是了,如今瑞王府的地位,就算沈琦和離了再嫁也不難,可是沈琦就是憋着勁,也不知道怎麼想的,“日子是自己選的,她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沈錦點了點頭,兩個人又聊了幾句後,沈錦就告辭了。

第005章第062章第037章第055章第141章第143章第141章第025章第041章第061章第103章第024章第004章第129章第002章第135章第029章第125章第029章第076章第041章第108章第087章第141章第083章第004章第083章第065章第043章第059章第060章第051章第024章第053章第129章第134章第126章第143章第012章第076章第071章第104章第095章第072章第089章第025章第002章第044章第099章第011章第091章第096章第136章第131章第114章第024章第072章第083章第143章第058章第074章第038章第096章第119章第008章第039章第097章第146章第059章第015章第85章第135章第067章第084章第075章第051章第142章第060章第098章第009章第093章第136章第120章第081章第109章第079章第103章第016章第012章第88章 補全第010章第059章第020章第108章第073章第049章第008章第083章第098章第027章
第005章第062章第037章第055章第141章第143章第141章第025章第041章第061章第103章第024章第004章第129章第002章第135章第029章第125章第029章第076章第041章第108章第087章第141章第083章第004章第083章第065章第043章第059章第060章第051章第024章第053章第129章第134章第126章第143章第012章第076章第071章第104章第095章第072章第089章第025章第002章第044章第099章第011章第091章第096章第136章第131章第114章第024章第072章第083章第143章第058章第074章第038章第096章第119章第008章第039章第097章第146章第059章第015章第85章第135章第067章第084章第075章第051章第142章第060章第098章第009章第093章第136章第120章第081章第109章第079章第103章第016章第012章第88章 補全第010章第059章第020章第108章第073章第049章第008章第083章第098章第02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