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也不知爲何,這次誠帝倒是格外沉得住氣,雖然知道沈錦回京了,卻一直沒有召見她,誰也不知道誠帝到底想的什麼,沈錦也不在乎,在瑞王府倒是更自在一些,如今的瑞王府就沈錦一個主人,過的格外自在。

那些人雖然不是瑞王府本身的下人,可是也不敢怠慢了沈錦,嶽文他們走後沒多久,誠帝就派了新的侍衛來,說好聽點是保護沈錦,說的實際點不過是爲了監視沈錦,不過有他們在確實方便了許多,起碼在買東西上,每日安怡把列好的單子交給那些侍衛,第二天就會有人送了過來。

可是沈錦自在,誠帝卻不自在了,在沈錦來京城的第六天,皇后終於召見了沈錦,除了皇后外,茹陽公主也在,和邊城相比,茹陽公主倒是瘦了一些,一身華服帶着幾分高傲,見到沈錦只是微微點頭。

皇后也沒說什麼,直接留了沈錦在宮中,沈錦也沒拒絕,而是讓人收拾了東西,然後搬了進來,皇后的氣色不太好,和沈錦一併用了飯後,就說道,“茹陽也回來了一段時日,茹陽帶着沈錦到小花園裡面坐坐。”

“是。”茹陽是知道母后身體的情況的,若不是誠帝特意交代了,母后也不會強撐着見沈錦這一面。

沈錦也恭聲應了下來,皇后看了沈錦幾眼,忽然說道,“永寧侯夫人若是有空了,就來我宮中坐坐。”

“知道了,皇伯母。”沈錦笑着說道。

皇后不再說話,就讓茹陽公主帶着沈錦出去了,到了小花園,茹陽公主就打發了宮女到一旁,沈錦也對着安寧微微點頭,安寧就推開了,茹陽公主問道,“駙馬還好嗎?”

“忠毅候給公主寫了信,不過我沒帶在身上,等過兩天,我讓人給公主送去。”沈錦開口道。

茹陽公主點了點頭,端着茶水喝了一口說道,“最近別往御花園去。”

“是怎麼了?”沈錦並沒有喝茶,只是拿了果子來吃,有些好奇地問道。

茹陽公主臉色有些不好看,抿了抿脣才說道,“父皇有個妃子有孕了。”

沈錦沒有明白茹陽公主的意思,茹陽公主雖然知道她和沈錦的關係並不適合說這些,可是她也找不到一個可以說的人,和母后?母后的身子骨本就不好,再拿這些事情來煩她,茹陽公主做不出來,和昭陽?茹陽公主想到昭陽和晨陽的樣子,心中更是不願,如此一來也只能和沈錦說了。

“那個女人很得寵,有孕後就喜歡去御花園散步。”茹陽公主開口道,“上次昭陽和晨陽在御花園遇見了,也不知道怎麼了拌嘴了,回去後那人就動了胎氣,父皇罰了昭陽和晨陽,就算母后說情也沒有用。”

沈錦一臉驚訝,點頭說道,“我不去御花園了。”

茹陽公主本以爲沈錦會再問幾句那個女人的事情,或者有些不服氣,畢竟邊城的時候,沈錦可是被寵的很。

誰知道等了半天就等到這麼一句話,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沈錦問道,“那皇祖母怎麼樣了?”

“不太好。”茹陽公主說道,“因爲皇叔的事情,父皇遷怒皇祖母,所以皇祖母很少出來了,不過前幾日請了太醫,說是身體有些不適。”

沈錦點了點頭,“那我明日去看看皇祖母?”

茹陽公主想到還在邊城的丈夫和孩子,點了點頭說道,“我陪你去。”

沈錦應了下來,兩個人正在說話,李福忽然過來了,行禮後說道,“陛下請茹陽公主和永寧侯夫人去甘露宮。”

甘露宮?沈錦有些疑惑地看向了茹陽公主,卻見茹陽公主面色難看,看着李福說道,“父皇爲何忽然宣我們去甘露宮?”

李福低着頭說道,“奴才不知。”

茹陽公主冷笑了一聲,說道,“勞煩李公公稍等片刻,我與侯夫人更衣後就去。”

“是。”李福恭敬的退了下去,並不因爲茹陽公主的態度動怒,其實他也覺得此舉不妥,可是也不知道甘露宮那位給陛下吃了什麼迷魂湯,就因爲說想見見永寧侯夫人,陛下就直接派他來皇后宮中請人。

先不說皇后怎麼想,就是永寧侯夫人要怎麼想都不好說,李福緩緩吐出了一口氣。

沈錦被茹陽公主帶着去了後殿,問道,“那個甘露宮怎麼了?”

茹陽公主開口道,“就是我剛剛與你說的那位的宮殿,父皇特意改名甘露二字。”

沈錦想了下才點了點頭卻沒有說什麼,看來誠帝還真是不給皇后面子啊,不過那位找她們過去幹什麼?給皇后下馬威?沒這麼蠢吧,可是除此之外呢?沈錦想了想,也沒想明白,茹陽公主低聲說道,“你小心點。”

“哦。”沈錦應了一聲。

茹陽公主見沈錦的樣子,氣不打一處來,說道,“一瞧就是衝着你去的,父皇在我也不好幫襯你,吃了虧可不怪我。”

“不怪你的。”沈錦看着茹陽公主,很真誠地說道,“你也沒辦法啊。”

雖然是實話,可是茹陽公主怎麼聽都覺得不舒服,沈錦卻已經不再說了,茹陽公主深吸了一口氣說道,“那我們走吧。”

“不用與皇伯母說一聲?”沈錦有些疑惑地問道。

茹陽公主神色露出幾分難受,只是搖了搖頭說道,“不了。”

“就算你不說,皇伯母也會知道的。”沈錦跟着茹陽公主往外走去,小聲說道。

茹陽公主笑了一下說道,“起碼母后面子上過得去。”

沈錦哦了一聲,就像是當初趙嬤嬤說的,有些人格外好面子,就算裡子丟了,面子上也要好看。

李福早已備好了轎子,沈錦和茹陽坐上轎子後,幾個人就朝着甘露宮去了,安寧跟在沈錦的轎子旁邊,宮中的不管是宮女還是嬤嬤都是穿着宮裝的,而安寧她們剛進來,身上還是穿着自己的衣服,格外的打眼,不過沈錦和安寧都不在意就是了。

到了甘露宮的時候,沈錦都有些想要睡了,若非在宮中,此時的沈錦已經該睡午覺了,安寧扶着沈錦的手,衆人往裡面走去,茹陽公主臉上帶着笑,已經看不出絲毫憤怒,沈錦有些迷糊的跟在後面,還沒進去,就聽見裡面傳出一個女聲,“陛下,我還沒見過永寧侯夫人是什麼樣子呢,永寧侯真的那麼恐怖嗎?我聽說他最喜歡吃人肉……好嚇人啊。”

茹陽公主和沈錦到的時候,自然會有人通報,裡面的人不可能不知道,也就是說這些話是故意說給沈錦聽的,就算茹陽公主再痛恨永寧侯,也不得不承認永寧侯長得極好,這些傳言都是無稽之談,這麼一想就扭頭看向了沈錦,卻見沈錦似醒非醒的樣子……一時竟然不知道要說什麼,不過想想當初見到沈錦的情形,茹陽公主心中也就順了氣,看着沈錦氣仇人和被沈錦氣可是兩碼事。

等李福通傳後,茹陽公主就帶着沈錦進去了,茹陽公主發現在剛進去的時候,沈錦好像精神了不少,可是在給誠帝他們行禮後,又開始沒精打彩的了。

其實沈錦是想知道,茹陽公主口中這個讓誠帝癡迷的女子長得什麼樣子的,本來沈錦以爲起碼應該比薛喬更漂亮,或者比她二姐沈梓漂亮,可是一看才發現,這個露妃只能說是普通,聲音倒是不錯,所以有些失望,就沒興趣繼續看了。

在沈錦和茹陽公主進來的那一刻,露妃也仔細打量了她們,特別是沈錦,在看見沈錦的時候,眼中露出幾分嫉妒,然後又恢復了一派天真的樣子,說道,“陛下,這就是永寧侯夫人了啊,長得真漂亮。”

沈錦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並沒有說話,茹陽公主倒是看了露妃一眼,誠帝笑了一下拍了拍露妃的手說道,“別調皮。”

聽着誠帝的聲音,茹陽公主不自在的動了下,倒是露妃嬌笑着靠在誠帝的身邊,她已經懷孕六個月了,肚子已經顯懷,撒嬌道,“纔沒有,陛下永寧侯夫人怎麼不愛說話呢?”說到最後已經有些委屈了,“妾自知身份低下,是不是永寧侯夫人覺得妾身份低賤……”說着就已經落淚了。

誠帝明顯有幾分不悅看向了沈錦,說道,“愛妃莫要如此,有朕在,誰也不敢小瞧了你,永寧侯夫人只是不喜說話,是不是?”最後三個字是問的沈錦。

沈錦雖然有些走神,可並非全然沒有注意這邊,聞言看了看誠帝又看了看露妃,最後目光落在誠帝的身上,“哦。”

露妃神色扭曲了一下,這一個哦字到底是說自己不會說話,還是說她身份低下?像是也察覺到不好,沈錦接着說道,“皇伯父說的是。”卻根本沒有回答露妃剛剛的那句話。

“侯夫人真漂亮。”露妃手撫着肚子笑道,“陛下,妾當初一直聽說宜蘭夫人漂亮,可是妾覺得侯夫人比宜蘭夫人漂亮多了。”

一直沒有吭聲的茹陽面色變了變,她是知道宜蘭夫人的,這位也算是奇女子,江南名妓被無數文人墨客追捧的,不少富豪公子想要爲其贖身,都被宜蘭夫人拒絕了,最後出錢自贖了,然後再無消息。

雖然這位宜蘭夫人是賣藝不賣身,可是到底是妓子出身,用她來與沈錦做比較,實在是侮辱了沈錦,就算沈錦不是永寧侯夫人,也是她堂妹,朝廷的郡主,茹陽公主見沈錦沒有反應過來,剛想開口說話,就聽見沈錦問道,“這個宜蘭夫人是誰啊?”

露妃用帕子捂着嘴角,笑道,“是爲大美人呢。”

沈錦聞言點了點頭說道,“露妃知道的真多,那爲什麼皇伯父不納入宮來呢?”

誠帝也是知道宜蘭夫人的,聞言說道,“此人怕是已經作古了。”

“真可惜啊。”沈錦感嘆道。

茹陽公主咬牙,剛想提醒,可是看見誠帝的神色,只能低頭擰了擰帕子,露妃笑道,“妾當初也覺得可惜,如今見了侯夫人,再也不覺得可惜了。”

沈錦露出幾分好奇看着露妃說道,“既然露妃娘娘對這位宜蘭夫人有好感,那不如寫首詩詞來懷念宜蘭夫人,到時候讓皇伯父給你出詩集。”

茹陽公主聞言,差點笑出來,趕緊低頭用帕子擦了擦嘴角,沈錦這一招還真是……若是露妃真敢如此,怕是先被人罵死了,丟臉的不僅僅是露妃,還有誠帝本人。

誠帝面露出幾分尷尬,露妃噎了一下說道,“妾不通詩詞呢。”

“沒事的。”沈錦安慰道,“讓皇伯父給你找個人代筆即可,我們不會說出去的。”

露妃咬脣不再吭聲,沈錦說道,“皇伯父,雖然這般作弊有些不好,可是露妃娘娘有孕在身,這點小心願就滿足了她吧,大不了再找出宜蘭夫人的墓,不過露妃娘娘不好出宮,讓她身邊的大宮女代替她出宮,給宜蘭夫人上幾柱香也好。”

沈錦笑着說道,“如果皇伯父不好出面,我來聯繫就好了,父王和夫君多多少少還認識些人的,大不了懸賞,賞銀千兩,總能讓露妃娘娘完成心願的。”

“侯夫人!”露妃雙眼含淚說道,“妾自知身份低賤,可是你也無需這般作踐妾。”露妃本就是宮女出身,能走到這一步得了誠帝喜歡,費了多少心思,哪裡肯沈錦如此,她也看出了沈錦的認真,若是此時不開口阻攔的話,恐怕沈錦真會如此做,她根本不是說說而已,最重要的是誠帝至今沒有開口。

沈錦一臉無辜看着露妃,“露妃娘娘什麼意思?”說着也是滿臉委屈,“我見露妃娘娘有孕在身,好心滿足露妃娘娘的心願……露妃娘娘卻這般指責我。”說着就哭了起來,“我父王和夫君雖然不在京城,可是我皇伯父、皇伯母和皇祖母還在呢……皇伯父,我父王在哪裡?”

誠帝只覺得頭大,說道,“莫哭了。”

露妃柔弱的依靠在誠帝的身上,柔軟的胸輕輕摩擦着誠帝的胳膊,誠帝一時有些心猿意馬,想到露妃的風情,覺得露妃成事不足的心思消減了一些,說道,“錦丫頭也莫哭了,這宜蘭夫人雖然是奇女子,可是身份低賤……”

誠帝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見沈錦震驚的睜開的眼睛,然後看向了露妃,又看向了誠帝,“皇伯父……那宜蘭夫人到底是什麼身份?”

宜蘭夫人的身份誠帝自然不好說,就看了眼李福,李福低着頭,心中叫苦不迭,總不好直接說宜蘭夫人就是個妓子吧,“那宜蘭夫人在江南那片極富盛名,宜蘭曲就是讚頌宜蘭夫人的。”

“宜蘭曲?”沈錦皺眉思索了一下,像是猛然意識到了什麼,瞬間紅了眼,“皇伯父……你竟然……我不活了。”說着就要起身往柱子上撞去。

安寧趕緊攔着,“夫人……夫人……”

沈錦大聲哭了起來,坐在了地上被安寧摟在了懷裡,一點形象都沒有,“我可是皇室貴女,皇伯父親封的郡主……可是……竟然被拿來與一個那般低賤的人做比較……夫君、父王……我不活了……”

茹陽公主也是眼睛一紅,跪坐在下來趕緊扶着沈錦說道,“堂妹別這樣,堂妹……”說着說着竟然也哭了起來,“父皇不是這個意思……”

“竟然在皇伯父的面前這般侮辱我……我不活了……”雖然喊着不活了,可是沈錦趴在安寧的懷裡動也不動。

這番作態可嚇壞了誠帝和露妃,誰也沒想到沈錦竟然會如此,安寧大聲喊道,“夫人,你不要尋死啊……夫人……老天啊,侯爺、王爺啊,你們一不在,就有人欺負夫人……夫人你別撞啊……”

安寧的聲音也不小,直接傳到了宮外面。

誠帝面色一沉,狠狠推開了露妃,若是沈錦的行爲傳到外面,那些宗室怕是都不會站在他這邊,他本因奈何不了楚修明,所以才縱着露妃作踐沈錦一番,卻不想沈錦竟然絲毫面子也不要了,和潑婦一般。

其實誠帝沒想到沈錦真的敢鬧,現在的情況沈錦明顯是來當人質的,別說只是語言上作踐一番,就是宮人怠慢了,換成了別人,怕都是忍着受着,而沈錦一點氣都不願意忍,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招數都用出來了。

甚至現在連鬧都不鬧了,就連哭喊得都變成了安寧,不過態度很明顯,就是要讓誠帝給她一個交代,而且有一種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態度,誠帝本想給沈錦一個下馬威,誰知道現在卻是沈錦抓住機會鬧騰了起來。

誠帝怒斥道,“夠了!”

別人害怕誠帝,沈錦可不害怕,聞言猛然叫了起來,“夫君……我要回邊城,夫君你說皇伯父會護着我的……父王失蹤,你爲了天啓鎮守邊疆,還爲了安定,把我送來……嗚嗚夫君……”

誠帝咬牙說道,“行了!露妃去給沈錦道歉。”

露妃此時也不敢鬧了,趕緊說道,“侯夫人,是妾的不是……”

“嗚嗚……”沈錦趴在安寧懷裡並不搭理,也沒有見好就收的意思。

誠帝看向茹陽公主,卻見茹陽公主一邊哭一邊安慰者沈錦,根本沒有注意到,李福趕緊去扶沈錦,可是他也不敢用力,而有安寧的阻擋,李福根本沒辦法動,露妃看了一眼,也過去想要扶沈錦,誰知道剛碰到沈錦,沈錦就喊疼,然後捂着被碰的地方,雖然沒有說,可是要表現的意思很明白。

因爲沈錦的表現太真了,就連誠帝都瞪了露妃一眼。

露妃真是有苦說不出,她能走到今天這步,是踩着不少人上來的,女人之間的爭鬥並不簡單,她們都是殺人不見血的,甚至誣賴的辦法也用過,如今沈錦的誣賴用的這麼簡單,可是這個時候,還真是有效果。

誠帝也無奈,讓他去低頭是不可能的,可是讓沈錦繼續鬧下去……也是不可以的,無奈直接派人去請了皇后來,甚至驚動了太后,皇后過來的時候,沈錦就趴在安寧的懷裡,她也不是直接坐在地上的,而是坐在安寧和茹陽公主的裙子上,然後還墊了一層自己的裙子,雖然沒有從地上起來的意思,卻絕對保證自己不會受涼。

皇后來的時候,其實已經聽說了,只是故作無知說道,“這是怎麼了?”

沈錦一看見皇后,就起身哭着去找皇后,因爲有安寧照顧着,沈錦一點也沒有事情,反而茹陽公主一時竟然站不起來,“皇伯母,我要回家……我要找父王……我要找母妃,我要找夫君……”

皇后聞言說道,“這是怎麼回事?”

露妃也坐在一旁抱着肚子抹淚,而誠帝有氣說不出,臉色格外難看,皇后心中只覺得解氣,微微垂眸卻沒有露出來,只是伸手摟着沈錦,說道,“這是怎麼了?”

沈錦只是哭着搖頭,什麼也不說,李福低頭站在一旁,想到幾次露妃給誠帝進言,害得自己被責罵的事情,皇后看向了誠帝,眼中露出詢問,可是誠帝卻沒有開口解釋的意思,皇后低聲安慰着沈錦,把她抱在懷裡,自然遮擋住了她根本沒哭的事實。

被皇后安慰了一會,沈錦也不再哭了,皇后和皇帝打了個招呼,就帶着沈錦先去內室梳洗了,還讓人給她端了溫水來,到了屋中的時候,沈錦也不再裝哭了,反而小小的打了個哈欠,雙手捧着杯子喝了幾口說道,“皇伯母。”

皇后剛剛選擇了幫沈錦隱藏,自然不會驚訝,伸手點了點沈錦的額頭,“壞丫頭。”

沈錦笑着抱着皇后胳膊撒嬌說道,“皇伯母。”

茹陽公主也進來梳洗,看着毫無淚痕的沈錦,又輕輕摸了摸自己的眼睛,莫非就自己一個人在哭?這麼一想茹陽公主覺得自己挺傻的,不過想到一會露妃的下場,心中也沒覺得什麼了。

等茹陽公主梳妝完了,三個人才出去,沈錦低着頭就站在皇后的身後,而茹陽公主時不時擦了擦眼睛,誠帝和露妃坐在外面,誠帝說道,“讓露妃給錦丫頭陪個不是,這事就算了吧。”

皇后卻只是說道,“陛下,錦丫頭雖是永寧侯夫人,可也是朝廷親封的郡主。”

誠帝皺了皺眉頭,忽然想到了一點,沈錦說到底也是他的侄女,此時他也覺得露妃剛剛的話不妥當了,可是被沈錦鬧了這麼久,誠帝只覺得頭疼得很,說道,“皇后說怎麼辦?”

昭陽公主可是皇后的親生女兒,因爲露妃被禁足責罵的事情,皇后可還記得,聽到誠帝的問話,自然明白誠帝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若是以往皇后自然原因爲誠帝分擔,可是如今她只是微微垂眸說道,“露妃有孕在身,倒是不好責罰,不如讓她閉門思過吧。”

誠帝一聽,說道,“也好。”

皇后看向了沈錦,開口道,“錦丫頭,你也別難過了,你皇伯父與我對你最是疼愛,如今露妃身子重,等孩子出生後,定會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的。”

露妃剛想開口,就聽見皇后說道,“先把露妃帶下去,再請幾個嬤嬤來用心照顧着,露妃你如今就靜下心來養身子,沒事的時候多抄抄佛經。”

皇帝也說道,“恩,就這樣。”

沈錦用帕子擦了擦眼角說道,“皇伯母放心吧,我知道皇伯父與皇伯母對我好,再說我們是一家人,我被拿來與那般低賤之人相比,皇伯父的面子也過不去。”

誠帝沒有開口,皇后卻說道,“還是錦丫頭懂事。”

沈錦看向誠帝,“皇伯父,我這次回京,發現父王和母妃並不在府中,他們是去哪裡了嗎?”

誠帝眼睛眯了一下看向沈錦,卻發現沈錦一臉迷茫看着他,誠帝問道,“他們不是去邊城了嗎?”

“父王和母妃去邊城了?”沈錦一臉驚訝看向了誠帝,“那我寫信給夫君問問,對了,皇伯父我想去和皇祖母住。”

“你皇祖母身體不適。”誠帝開口道,“還是說你皇伯母給你準備的地方,你不滿意?”

“我還沒去呢。”沈錦很義正言辭地說道,“但是皇伯母這麼關心我,自然準備的處處妥當,皇祖母身體不適,我父王和母妃又不在京中,我自然要代替他們給皇祖母侍疾呢。”

“無需如此。”誠帝開口道。

沈錦頓時眼睛紅了,“皇伯父……”說着又要靠在安寧身上哭了起來,“父王,女兒不孝……”

皇后輕輕碰了碰誠帝,誠帝只覺得頭疼,讓母后看着沈錦也好,說道,“皇后你來安排。”說着轉身就走了。

誠帝一走,沈錦也不哭了,皇后說道,“那我讓人與母后說一聲,錦丫頭就去母后宮中住吧。”

沈錦聞言笑道,“好。”

露妃此時咬了咬脣,低着頭不再敢說話,誠帝走了,她的靠山也沒有了,此時恨不得皇后忘記她的存在,皇后卻絲毫沒有爲難她的意思,只是吩咐叫了太醫來給露妃看身子不說,還讓宮人好好伺候她,不過當着露妃的面,讓人去撤了露妃的牌子,其實妃子有孕,本就該撤牌子的,可是露妃哄住了誠帝,就一直沒有人提這件事。

等事情安排完了,皇后就帶着茹陽公主和沈錦離開了,到了外面,茹陽公主才低聲說道,“母后,就這般放過露妃?”

皇后只是一笑,沒有說什麼,茹陽公主看向了沈錦,卻見沈錦小小打了個哈欠,茹陽公主這才意識到,從頭到尾不僅只有自己哭,真正憤怒的也只有她一個人?

“茹陽。”皇后輕輕捏了捏女兒的手,說道,“何必把那麼個人當一回事呢?”

茹陽公主愣了一下,皇后已經鬆開了她的手,扶着宮女的手上了轎子,等沈錦和茹陽公主也上轎子後,皇后才說道,“錦丫頭,你父王和母妃不在,有什麼事情的話,就直接派人與我說就是了。”

沈錦聞言一笑說道,“我來之前,夫君也說了,皇祖母和皇伯母都會照顧我的。”

這話猛一聽沒什麼,可是沈錦偏偏說是楚修明告訴她的,皇后眼睛眯了一下點了點頭,沒再說什麼,就先回宮了,心中卻思量,莫非楚修明有和她合作的意思?想到兒子的死,還有如今見不得面的小兒子,皇后眼睛眯了眯,就和父親說的一般,只有坐上那個位置,他們纔算真的出頭。

如果永寧侯願意幫助他們的話,那麼成算就更多了幾分,可是永寧侯願意放棄瑞王來幫她兒子嗎?

皇后撫摸了一下自己的鐲子,要找個機會好好與沈錦聊一下,起碼現在沈錦釋出了自己的善意,瑞王和瑞王妃真的沒有去邊城嗎?皇后忽然覺得也可能真的如此,瑞王世子可是在閩中,一個是親兒子一個是女婿,若是她也會選親兒子那裡,特別是瑞王世子在閩中貌似已經站穩了腳跟,而邊城還有個忠毅候……茹陽公主都回京了,如果瑞王去了邊城,忠毅候不可能不給朝廷送消息……

閩中那邊,皇后對着轎子邊的人說道,“這兩日給承恩公府傳話,讓我母親進宮一趟。”

“是。”

茹陽公主直接讓人停下了,自己上了沈錦的轎子,一併去了太后宮中,沈錦靠在轎子上,眼睛半眯着已經快要睡着了似得,茹陽公主開口道,“你就咽得下這口氣?”

“啊?”沈錦有些迷茫地看向了茹陽公主。

茹陽公主說道,“甘露宮的事情。”

“又不疼不癢的。”沈錦其實並不在意,若非爲了自己的目的,她甚至懶得哭鬧那一場,所以出了宮自然就拋之腦後了,如今茹陽公主提起了,有些奇怪的看了茹陽公主一眼說道,“我又沒什麼損失?”

“她那般說你……”茹陽公主提醒道。

沈錦眨了眨眼,感嘆道,“沒辦法啊。”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容貌是父母給的。”這般出衆又不是她想要的。

茹陽公主皺了下眉頭,怎麼又提到了容貌,懷疑地看了沈錦一眼說道,“你想什麼呢?”

“想夫君了。”沈錦小聲說道,“聽說太后宮中都是茹素的啊。”若不是爲了孩子,沈錦可不想進太后宮中,她不喜歡吃素菜啊。

茹陽公主開口道,“放心吧,皇祖母不會逼着你吃素的。”

“這就好。”沈錦感嘆道,也不知道東東有沒有好好吃東西,沈錦伸手摸了下肚子,她覺得誠帝的眼光可能不太好,又或者說露妃有什麼特殊之處?不過不管是哪一樣,怕是露妃都沒有出頭的日子了,因爲皇后不會放過這次機會的。

第086章第045章第125章第049章第142章第127章第062章第032章第110章第034章第050章第083章第089章第066章第103章第071章第074章第012章第030章第85章第061章第057章第116章第047章第044章第095章第096章第084章第107章第078章第115章第008章第061章第029章第104章第016章第136章第092章第062章第006章第116章第106章第028章第102章第129章第048章第060章第014章第124章第138章第017章第002章第143章第043章第112章第009章第040章第104章第027章第087章第127章第114章第121章第012章第105章第035章第033章第024章第051章第020章第003章第52章第029章第005章第041章第065章第146章第029章第079章第007章第121章第117章第036章第034章第054章第001章第107章第009章第049章第027章第119章第075章第049章第090章第009章第011章第126章第099章第032章
第086章第045章第125章第049章第142章第127章第062章第032章第110章第034章第050章第083章第089章第066章第103章第071章第074章第012章第030章第85章第061章第057章第116章第047章第044章第095章第096章第084章第107章第078章第115章第008章第061章第029章第104章第016章第136章第092章第062章第006章第116章第106章第028章第102章第129章第048章第060章第014章第124章第138章第017章第002章第143章第043章第112章第009章第040章第104章第027章第087章第127章第114章第121章第012章第105章第035章第033章第024章第051章第020章第003章第52章第029章第005章第041章第065章第146章第029章第079章第007章第121章第117章第036章第034章第054章第001章第107章第009章第049章第027章第119章第075章第049章第090章第009章第011章第126章第099章第03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