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瑞王直接從懷裡掏出先帝遺詔交給了楚修明,這是瑞王妃告訴他的,都是自家人,若是還互相防備着,哪裡能好好相處,本身瑞王心中還有疑慮,如今在知道爲了自己,就連沈錦都進京了,再沒有別的想法。

楚修明接了過來,交給了楚修遠讓他收好,自己抱着東東親自去送了瑞王、瑞王妃和沈琦他們,趙端雖然有很多話想與姐姐說,可是也知道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把人送金府中後,就先告辭了。

不僅是趙端,楚修明他們也沒多待,沈琦一直自己抱着寶珠不願意放手,而寶珠一直哭個不停,手朝着陳側妃那邊不停的伸着,弄的人心疼,可是陳側妃抱着沈晴,卻沒有再多看一眼的意思,沈琦到底心疼女兒,難免覺得陳側妃太過冷情,還不知道自己的女兒在陳側妃那裡,是不是根本不被重視,這麼一想心中難免有氣,卻又知道現在不比京城,只能低頭更緊的抱着女兒,並不說話。

瑞王見陳側妃抱着沈晴跟着楚修明離開,皺了下眉頭剛想說什麼,就被瑞王妃輕輕按了按胳膊,這才強忍了下來,等人都離開了,瑞王妃就見了一下府中的下人,大多是當初瑞王府的,瑞王妃看了一眼就安排了下去,把人都交給了翠喜,然後看向了沈琦說道,“讓我看看寶珠。”

沈琦眼睛紅紅的,明顯剛剛哭過,聞言還是把女兒交到了瑞王妃的手上,瑞王妃輕輕拍了拍,又讓人打水給寶珠擦了擦臉,寶珠已經哭累了,此時一抽一抽的,霜巧趕緊去弄了蜜水來喂寶珠,自從離京後,霜巧就一直照顧寶珠,此時見寶珠這般,難掩心疼,不過剛剛她瞧着沈琦神『色』不對,自然不敢動彈。

瑞王看了看說道,“這是怎麼了?”

“怕是認生了。”瑞王妃倒是不如沈琦那般,哄了一會,寶珠朝着霜巧伸手後,她就把孩子交給了霜巧,寶珠趴在霜巧懷裡,打着哭嗝。

沈琦沒忍住落了淚,瑞王妃緩緩嘆了口氣,說道,“王爺,你先休息,我帶着琦兒去梳洗一番。”

瑞王點了點頭說道,“我去看看書房的佈置。”

瑞王妃應了下來,就帶着沈琦、霜巧和寶珠進了內室,這房間的佈置都是按照瑞王妃在京中的習慣,瑞王妃在更衣的時候已經看過了,“霜巧也坐下吧。”

霜巧行禮後,就在角落的小圓凳上坐下了,只敢半坐着,寶珠在霜巧懷裡昏昏欲睡,沈琦的神『色』有些扭曲,霜巧自然看出來了,可是在瑞王妃這邊,在瑞王妃發話前,只能低着頭沒有開口。

瑞王妃看了女兒一眼,微微垂眸說道,“我瞧着寶珠身上的衣服針腳有些眼熟,是陳側妃做的嗎?”

“回王妃的話,是陳側妃做的。”霜巧一下子就明白了瑞王妃的意思,若是沈琦與陳側妃有了心結,對沈琦來說是很不利的,“除了這身外,側妃還做了好些套衣物,剩下的都是交給將軍府的丫環做的。”

沈琦開口道,“爲什麼只有幾套?”

霜巧恭聲回答,“陳側妃……”

“霜巧,你先帶着寶珠下去休息。”沒等霜巧說完,瑞王妃就開口道。

霜巧聞言趕緊起身行禮後,就抱着寶珠下去了。

沈琦厲聲說道,“母親……”她本想說陳側妃一點都不關心寶珠,本想說陳側妃翅膀硬了可是看着瑞王妃的眼神,她竟然說不下去了。

瑞王妃平靜地說道,“沈琦,你太讓我失望了。”

“母親。”沈琦不敢相信地看着母親。

瑞王妃開口道,“你肆意妄爲夠了嗎?”

沈琦怒道,“我沒有。”

瑞王妃有些疲憊地『揉』了『揉』眉心說道,“沈琦,離京的事情,沒有人『逼』你,誰也不欠你什麼,你若是還這般,我直接請了永寧侯派人把你送回去。”

沈琦一瞬間像是沒了精神似得,坐了下來,瑞王妃接着說道,“一路上也就算了,畢竟我與你父王體諒你,可是現在是邊城,你是在人家家裡做客,收起你郡主的脾氣吧。”

“母親……”沈琦捂着臉哭了起來。

瑞王妃甚至沒有去安慰只是說道,“沈琦,陳側妃不欠你什麼,小孩子最不會隱藏什麼,若是陳側妃對寶珠不好,寶珠如何會這般依賴她?”

“可是,寶珠哭的這麼可憐,她卻無動於衷。”沈琦抽噎着說道。

瑞王妃冷聲說道,“她難道要把寶珠從你懷裡搶過去安慰?”

沈琦不再說話,瑞王妃開口道,“你只顧着寶珠哭了,沒看到陳側妃也哭了嗎?若不是爲你爲寶珠着想,她何至於如此?”

“我錯了母親。”沈琦開口道。

瑞王妃搖了搖頭,“回去好好想想,你自己根本沒明白錯在哪裡。”

沈琦動了動脣,卻什麼也說不出來,最後有些頹然的應了下來,送走了沈琦,瑞王妃才走到了窗邊,推開了窗戶看着外面的景『色』,雖然還沒有全部轉過這個院子,可是就從這幾處就能看出,這個院子確實是用了心思的,特別是旁邊就是趙府。

只是女兒的事情,如今沈琦的『性』子有些左了,在大是大非上自然能看得清楚,可是在別的事情上卻是有些……甚至沈琦還沒看清楚,陳側妃已經不是當初瑞王府中的那個陳側妃了,她願意照顧寶珠,是爲人厚道,就算不願意照顧又有誰能說什麼?更何況,陳側妃肯把孩子還給沈琦,也是不錯了,若是陳側妃真的捨不得,那麼寶珠能不能回到沈琦身邊還說不定。

邊城啊……瑞王妃看着外面,忽然把手伸出窗外,翠喜進來的時候,陳側妃已經恢復了平靜,只是說道,“翠喜,屋子的擺設全部重新弄,那對喜上眉梢的瓶子擺在……”

“是。”翠喜並沒有什麼疑『惑』,只是恭聲應了下來,把瑞王妃吩咐的仔細記了下來。

其實翠喜知道,在京城的那些擺設和衣着並非瑞王妃喜歡的,而是不得不如此,不過這些所有人都不知道,倒是翠喜看出了一些,瑞王妃從來不喜歡寡淡的顏『色』,她喜歡的是那種漂亮張揚的『色』彩。

既然離開了京城,瑞王妃就不用再委屈自己了,可是瑞王妃發現,這麼多年來,她好像也變了許多,不像是未出嫁時候的喜好,也並非在京城時候習慣的顏『色』,好像融合了一些。

瑞王進來的時候,就看見丫環來來回回的忙碌着,問道,“怎麼不合心意?”

瑞王妃聞言笑道,“也不是,就是想換一下心情。”

瑞王就不再問什麼,瑞王妃並沒有讓人全部改動,所以很快就弄好了,瑞王就讓人出去問道,“陳側妃不和我們住?”

瑞王妃正在整理着花瓶,這裡面『插』着瑞王妃剛讓丫環去外面摘得,她並沒有像京城時那般把多餘的枝椏給修剪掉,只是調整了一下位置,聞言說道,“恩,錦丫頭進京了,永寧侯府中沒個做主的人也不好。”

瑞王皺了皺眉頭說道,“她只是個側妃。”

瑞王妃聞言笑道,“可是她是錦丫頭的生母,東東身邊沒個人照顧也不好。”

瑞王想了想也覺得瑞王妃說的有道理,點了點頭說道,“那把晴哥接回來,放在你身邊養着。”

瑞王妃可不想再給瑞王的妾室養孩子,只是說道,“陳側妃不是把晴哥照顧的很好嗎?”

“到底是我的兒子,養在永寧侯府中也不是個事情。”瑞王開口道。

瑞王妃聞言,心裡明白這一路雖然有她的敲打,到底瑞王心中多了幾分心思,不過這些也無所謂,有她看着,也不過是幾分心思而已,變不成現實,聞言就說道,“既然如此,那就把他接回來吧。”

瑞王果然滿意地點頭,瑞王妃接着說道,“琦兒這段時日不太對,又有寶珠在,怕是孩子放在我身邊也照顧不過來。”

“那誰來養?”瑞王問道。

瑞王妃開口道,“就交給丫環婆子吧。”

瑞王皺了皺眉頭,瑞王妃覺得陳側妃雖然會不捨,可也是會有取捨的,其實按照瑞王妃的想法,那孩子養在陳側妃那裡反而好,不僅因爲陳側妃會仔細照顧,就是孩子的前程也會好些,“其實有陳側妃照顧就挺好,若是王爺想晴哥了,就把他接來住兩日就好,我們剛到邊城,還有許多事情需要忙呢。”

“也好。”瑞王這纔開口道。

瑞王妃點頭沒再說什麼,瑞王緩緩吐出一口氣,“那熙兒呢?”

“熙兒今日休息休息,明日該怎麼樣就怎麼樣。”瑞王妃明白瑞王的意思,問的是沈熙要去軍營的事情,在瑞王的心中可不願意兒子去冒險,只是瑞王妃是贊同的,想到這一路上瑞王給沈熙灌輸的想法,就讓瑞王妃有些心煩,她還是要與沈熙好好說說纔是。

瑞王開口道,“不需要這麼辛苦。”

瑞王妃這次見到兒子,可謂是驚喜的,兒子的改變她都看在眼裡,瑞王妃看得很清楚,這般下去的兒子一定能成長起來,瑞王不疼兒子嗎?也是疼的,可是他的疼和瑞王妃的並不一樣,“我倒是覺得熙兒這般很好,他也喜歡軍營的生活,再說有三女婿看着也遇不到什麼危險。”眼睛眯了下,才笑道,“兵權很重要。”

瑞王猛然想到誠帝,不就是爲了兵權才折騰出這些事情嗎?等事成了,他倒不會不信任楚修明,可是和楚修明比起來,還是自己的兒子更讓人放心,這般一想他也不吭聲了。

“你說,錦丫頭會不會有危險?”瑞王忽然問道。

瑞王妃開口道,“我也不知道,也是我們連累了她。”

瑞王抿了抿脣,“以後會補償的。”

“恩。”瑞王妃微微垂眸,遮去了眼中的情緒。

休息了一日,沈熙早早就來給瑞王和瑞王妃請安了,瑞王妃留了兒子在身邊說話,本身瑞王也想留下交代幾句的,可是楚修明那邊派人來請瑞王了,瑞王就先離開了,就剩下他們母子後,瑞王妃讓翠喜在外面守着,倒是沒賣關子直接問道,“熙兒,這一路你父王與你說了不少事情,你都忘了吧。”

“啊?”沈熙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瑞王妃看着兒子,指了指京城的位置,“那個位置不是你父王能坐的,那些想法你也打消了吧,好好聽你小舅舅的話就行。”

沈熙看向瑞王妃問道,“母親,爲什麼這般說?”

瑞王妃只是說道,“這樣的誘『惑』,是人都會心動,只是你要記住,那不是你父王的位置,還是你覺得憑着你父王的本事能坐穩那個位置?”

“可是還有外祖父、舅舅們啊。”沈熙問道,“再說,除了父王還有誰能坐?”

“一個比你父王、比英王世子甚至比誠帝都要名正言順的人。”瑞王妃沉聲說道,“我告訴你,只是希望你不要抱着那些不切實際的想法,到時候反而不妥。”

沈熙面『色』大變問道,“不可能啊。”

瑞王妃抿了抿脣,說道,“你覺得你小舅舅爲什麼到邊城?”

沈熙張口剛要回答,就聽見瑞王妃說道,“別說是爲了我與你父王,那時候我們還沒有確定要來邊城,而且邊城的情況……你以爲你小舅舅爲什麼一來就能被所有人接受,甚至能自由出入議事廳。”

被瑞王妃這麼一提,沈熙也發現了自己一直以來忽視的地方,瑞王妃看着兒子,放柔了聲音說道,“你自己好好想想,就算有什麼不明白的也不要問我了。”

“可是……”沈熙看着瑞王妃,許久問道,“那母親覺得我該怎麼做?”

“當初我與你父王沒有來的時候你怎麼做的,你現在就怎麼做。”瑞王妃開口道,“不要想那些得不到的東西。”

沈熙低着頭思索了許久,才說道,“我明白了母親,我會聽你的話。”沈熙真的明白了嗎?沒有,因爲他根本想不出哪一個人是比自己父王甚至誠帝更加名正言順的人,可是母親也說了剩餘的不會告訴他,所以就算想問,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問,不過他知道母親不會害了他。

瑞王妃眼神閃了閃,臉上『露』出幾分欣慰說道,“既然如此,就好,你沒事多去你小舅舅那邊,你父王的話,聽過就算了。”

沈熙點頭應了下來,瑞王妃開口道,“不是想去軍營嗎?”

“我昨日與三姐夫說了,三姐夫讓我陪着母親在邊城逛逛。”沈熙被提醒了,才意識到自己的疏忽,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母親,邊城和京城不一樣,我帶你去走走吧。”

瑞王妃聞言抿脣一笑,說道,“也好,那明日你帶着我與你姐姐出去走走。”

“大姐……”沈熙猶豫了一下問道,“大姐好些了嗎?”他也是路上才知道大姐和大姐夫的事情,可是也不好勸什麼。

瑞王妃搖了搖頭,“希望多走走,你大姐能想開一些。”

沈熙點了點頭,又和母親說了一些在邊城的趣事,特別是軍營中的,還說了趙駿和趙澈的事情,瑞王妃知道了趙駿喜歡吃烤全羊而趙澈更喜歡吃烤牛肉,知道了沈軒給他寫信的內容,也知道沈錦時常給他們送東西,瑞王妃看着長高了許多的沈熙,也不知道大兒子如今是怎麼樣了。

當看見京城城門的時候,孫鵬只覺得整個人都鬆了口氣,該如何和誠帝交代,他心中也有了想法,因爲天『色』的原因,沈錦並沒有直接進宮,反而去了瑞王府,此時的瑞王府可謂是人去樓空,當時誠帝爲了找出瑞王和瑞王妃潛逃的路,把瑞王府搜了許多遍,而且當初瑞王府的人都被瑞王妃遣散了,就算是誠帝一時也找不出來,現在可不像是當初他登基那會,還有英王世子在一旁虎視眈眈,若是他動靜大了,怕是英王世子那邊……

現在瑞王府的人都是誠帝后來安排的,雖然也會打理瑞王府的事情,可是並不傷心,所以沈錦到了瑞王府門口的時候,才覺得有些驚訝,問道,“我父王和母妃呢?”

孫鵬就在一側,看着沈錦的樣子,一時也分不清是真是假,若是真的……那麼就意味着沈錦是真不知道瑞王和瑞王妃已經逃出京城的事情,瑞王他們並沒有去邊城嗎?若是假的,孫鵬仔細看了看,皺了皺眉頭,心中仔細思量着。

沈錦卻已經打發了守門的,直接帶着人進了瑞王府,然後整個人都慌了,再三詢問下才知道瑞王和瑞王妃離京的事情,沈錦看向了孫鵬,沉聲問道,“你可知道是怎麼回事?”

“屬下並不知道。”孫鵬跪下恭聲說道。

沈錦明顯不相信,可是因爲孫鵬已經跟着入京了,倒是不再說孫鵬是不是英王世子『奸』細這件事了,只是讓人把她當初住的院子收拾了出來,倒是孫鵬問道,“侯夫人爲何不去永寧侯府?”

“那邊太久沒有人住了,我這次來京時間又緊,並沒有派人提前去收拾。”沈錦心情雖然不好,倒是沒有爲難人的意思。

孫鵬恭聲說道,“屬下已經護送永寧侯夫人入京了,屬下先告辭了。”

沈錦點了點頭,說道,“前些日子誤會你了,實在不好意思。”

孫鵬開口道,“不敢。”

沈錦看向了嶽文說道,“想來他是要找皇伯父覆命的,嶽文把英王世子的使者交給他吧。”

孫鵬一時沒反應過來,這一路沈錦都防的很,他根本沒發現英王世子使者的下落,怎麼此時就情誼交給了他?

沈錦卻沒再說什麼,只是揮了揮手,嶽文領命帶着孫鵬去交接人了。

安寧留在沈錦的身邊,安桃進來後就去小廚房了,此時端了紅棗茶來,能這麼快也是因爲這些東西一直在馬車的小爐子上溫着,沈錦捧着紅棗茶喝了幾口,安怡帶着人收拾院子了,除了需要用的外,剩餘的行李並沒有打開,畢竟她們都知道,只是在瑞王府暫時歇腳的。

而安瀾已經回房,去收拾她們幾個丫環住的地方了,沈錦倒是見到了安媛,這一路上安媛一直守在鄭良的身邊,她對着沈錦笑了笑,也和安怡一併收拾東西,安桃問道,“夫人晚上用些什麼?”

沈錦開口道,“怕是府中沒什麼準備,這個時辰去買菜也都不新鮮了,看看有什麼就隨便做些吧。”

“是。”安桃恭聲應了下來。

沈錦看向安寧說道,“不要讓那些人靠近我的院子。”

安寧開口道,“夫人放心。”

沈錦應了一聲,屋中的牀已經收拾好了,安怡進來請了沈錦進去休息,沈錦點了點頭,她也有些累了,而且就在前兩日,安怡也確定了沈錦有孕的事情,不過日子尚淺,也正是因爲如此,才更需要注意。

“明日一大早,就讓嶽文他們離開。”沈錦微微垂眸說道。

“是。”安怡應了下來。

沈錦看向了安桃說道,“你辛苦點,帶着人多給他們備些乾糧一類的,安寧再拿些銀子給嶽文他們。”

“夫人一個都不留嗎?”安寧有些猶豫地問道。

沈錦搖了搖頭說道,“他們自有安排。”

“是。”安寧應了下來。

沈錦打了個哈欠說道,“需要什麼,就安排了府上的那些人去買,明日我不見外人,他們塞了什麼給你們,只管收着就是了。”

“是。”

沈錦看了眼說道,“安怡留下來,你們都退下吧。”

安寧見沈錦沒有別的事情,就先帶着人下去了,安怡把手上的事情交給了安媛,自己留在沈錦的身邊,等沒人的時候,沈錦才讓安怡給她把了脈,說道,“孩子沒事吧?”

安怡仔細把脈後,才說道,“夫人這幾個月還是要好好休養纔是。”雖然這一路上有她的照顧,沈錦又注意休養,可是到底有些不穩,“奴婢一會讓安桃給夫人熬些滋補的湯品,夫人用些,好好調理一番。”

沈錦抿脣點了點頭,沒再說什麼。

安怡扶着沈錦到牀上躺下,才說道,“夫人早些休息吧。”

沈錦應了一聲,“記得告訴安寧,讓嶽文他們城門一開就走。”若是不走,怕是就不好走了。

安怡恭聲說道,“奴婢記下了。”

第091章第003章第068章第043章第086章第094章第004章第067章第083章第083章第023章第132章第062章第011章第008章第043章第077章第133章第129章第033章第042章第026章第040章第031章第011章第035章第086章第039章第123章第001章第087章第118章第127章第122章第093章第077章第040章第049章第003章第082章第031章第133章第042章第014章第108章第043章第047章第025章第113章第097章第076章第103章第018章第110章第101章第038章第100章第124章第078章第128章第111章第137章第133章第070章第027章第037章第037章第020章第103章第028章第084章第065章第105章第012章第049章第084章第027章第88章 補全第097章第034章第044章第060章第047章第025章第106章第013章第082章第092章第029章第123章第045章第121章第139章第52章第081章第047章第058章第035章第048章
第091章第003章第068章第043章第086章第094章第004章第067章第083章第083章第023章第132章第062章第011章第008章第043章第077章第133章第129章第033章第042章第026章第040章第031章第011章第035章第086章第039章第123章第001章第087章第118章第127章第122章第093章第077章第040章第049章第003章第082章第031章第133章第042章第014章第108章第043章第047章第025章第113章第097章第076章第103章第018章第110章第101章第038章第100章第124章第078章第128章第111章第137章第133章第070章第027章第037章第037章第020章第103章第028章第084章第065章第105章第012章第049章第084章第027章第88章 補全第097章第034章第044章第060章第047章第025章第106章第013章第082章第092章第029章第123章第045章第121章第139章第52章第081章第047章第058章第035章第04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