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因爲那時候安怡的年紀小,所以真說起來,記得並不清楚,可是她姐姐自小就與她說這些……安怡的家人活下來的也只剩下了她,在沒有姐姐保護後的安怡,也過了一段很苦的日子,其實安怡也不知道肚子裡的孩子是誰的,可是就算如此,在發現有孕後,安怡也想保住這個孩子,所以才她逃了……

安怡把所有都準備妥當了,纔開始逃跑,還真讓安怡跑了,當初安怡的姐姐死前曾說過,讓安怡有機會就往邊城的方向逃,那也是唯一一個敢收留她的地方,安怡成功逃到了邊城,可是一路的顛簸,就算最後在邊城有大夫的醫治,勉強把孩子保到了七個月,生下來後孩子太弱,甚至連哭的力氣都沒有,甚至還沒等安怡和孩子說上一句話,那孩子就沒了。

而且也傷了身子,本身在教坊的時候,她們就喝的有藥,那藥是防止女人有孕的很是傷身,安怡能有孕可以說是運氣,這種運氣很難再有第二次,所以安怡才這般珍惜。

沈錦也不知道怎麼安慰安怡好,倒是安怡早已看開,笑道,“所以夫人心中不用有負擔的,我們幾個都是沒牽沒掛的。”

“不一樣的。”沈錦笑了一下卻不再說什麼。

安怡其實經常聽人說起夫人的事情,可是她並沒有真的和沈錦相處過,如今她卻明白了爲什麼那麼多人對沈錦忠心耿耿。

沒了楚修明,這一路速度倒是快了不少,而沈錦像是要養精蓄銳一般,整日就躲在馬車裡面,吃吃睡睡的,雖然看着舒服,可是在走了半個月後,安寧就發現沈錦的衣服寬了一些,更準確一點應該說沈錦是瘦了。

只是沈錦吃的並不少,安怡也給沈錦把了脈,身體上並沒有什麼問題,雖然有些懷疑沈錦是不是有孕了,可是脈相上卻沒有顯露,不過安怡也沒瞞着沈錦,還仔細問了沈錦身體是不是有什麼不適的地方,沈錦並沒覺得什麼,而且前些時候小日子也剛過。

安怡其實也拿不準,也可能是沈錦因爲離開邊城心情不好,或者在馬車裡呆的久了的緣故,所以只是勸道,“夫人若是無事,不如多走走。”

沈錦開口道,“不太想動。”

安怡猶豫了下說道,“其實有時懷孕日子淺的話,還是會來小日子的。”

沈錦想到懷東東時候的情況,皺了皺眉坐直了身子,手不由自主的摸向了自己的肚子,其實她對自己的身體格外很注重的,而且聽得進人的勸告,皺了皺眉說道,“那大概什麼時候能確定?”

安怡不像是安寧她們沒經過人事,她對□□很瞭解,當初甚至受過這方面的專門教導,自然知道楚修明送沈錦的那段路上,兩個人親熱的事情,難不成孩子是那時候懷上的?也有可能,畢竟沈錦在離開邊城前,還專門把過脈,若是在邊城上的時候,有絲毫可能有孕的反應,他們都不可能讓沈錦上路的,這麼一想安怡也不知道該說孩子來的巧還是不是時候了。

其實安怡在之前,專門去找趙嬤嬤問過沈錦身體的情況,甚至連沈錦當初有孩子時候的反應都問過一些,想了一下說道,“最少要再等半個月了。”

再等半個月……沈錦咬了下脣,那時候都已經到了京城,安怡說道,“其實奴婢也不敢確定,夫人也可能是思慮過重,才這般沒有精神,又消瘦了許多。”

沈錦明白安怡的意思,想了一下說道,“既然如此……”沈錦的話還沒有說完,外面就聽見安寧的聲音。

因爲拿不準沈錦的態度,現在情況又有些特殊,所以安怡在回話的時候,並沒有第三者在場,安怡看了沈錦一眼,沈錦點了點頭,安怡這纔開口問道,“安寧,是怎麼了?”

“夫人坐穩了,馬車要停了。”安寧在外面開口道。

沈錦皺了皺眉頭,打開了車窗,外面是官道,按理說現在是不該停下來的,很快馬車就挺穩了,安寧這纔打開了門,進來說道,“夫人,前面來了一隊人。”

“可知道是什麼人?”沈錦問道。

安寧開口道,“嶽文說,都是騎馬的約數十人,因爲有些遠倒是看不清楚。”

“讓車伕靠邊讓道。”沈錦開口道。

安寧應了下來,很快就把沈錦的命令傳了出去,馬車往旁邊停靠,嶽文指揮着侍衛把沈錦的馬車護在中間,因爲不知是敵是友,所以格外的戒備。

沈錦和安怡也不好再說剛剛的事情,只是沒想到這隊人還真是衝着沈錦他們來的,是誠帝派來接沈錦的人馬,此時沈錦就算想調頭離開都是不成了,這隊騎兵說是護送沈錦進京的,倒是更像監視沈錦的,甚至想要接手鄭良的監管。

因爲帶着誠帝的聖旨,沈錦並不能拒絕,但是有嶽文這些侍衛在,這些人也近不得身,等傍晚的時候到了驛站修整的時候,那隊騎兵的隊長就求見了沈錦,可惜沈錦沒有見的意思,只讓安寧帶話說,永寧侯不在身邊,晚上不宜見外男。

這位隊長只說自己沒有考慮周全,第二日一大早就來求見了,誰知道根本沒能踏進院門,就被人攔在了外面,理由也很簡單,沈錦還沒有起來,這次這位隊長臉色都黑了,此時天色已經不早,而誠帝給他們的命令是早日帶人進京,此時強壓着火氣說道,“不知各位準備何時啓程?”

嶽文倒是不慌不忙,甚至馬車還沒開始收拾東西,說道,“等夫人醒了再做決定。”

“不知夫人何時能起身?”隊長問道。

嶽文搖頭只說不知,“怎麼稱呼?”

“在下孫鵬。”孫鵬開口道,然後看向嶽文,一般人這種情況就該自我介紹了,誰知道嶽文只是應了一聲,然後就不再看他,弄得孫鵬噎了一口氣,只是他也不願離開,就守在院門口,嶽文也不趕人,當做沒看見一般。

其實沈錦因爲安怡的話,昨日有些無法入睡,這才起得晚了一些,前段時日並非如此的,沈錦醒來後,安寧她們就伺候了沈錦起身,沈錦喝了幾口蜜水,這才說道,“安怡,昨日的話都忘了吧。”

安怡昨日建議沈錦寫信與楚修明的,本來沈錦也有考慮,可是瞧着稱帝的樣子,反而容易再生波折,不如等到了京城再做打算。

“是。”安怡心中也明白,如今情況也只能如此,若是那些騎兵沒來,安怡一定是要勸沈錦離開的。

驛站雖然有廚子,可是沈錦用的東西是安桃早起借了廚房做的,趙嬤嬤在知道安桃跟着沈錦後,特意把安桃帶在身邊□□了一番,飯菜的口味自然得了沈錦的喜歡,等沈錦用完了飯,安寧才把那個孫鵬的事情說了一遍,沈錦說道,“那就帶他進來吧。”

“是。”安寧恭聲應下後,就出去把人請了進來。

安寧很快就把人帶了過來,而嶽文也守在屋子門口,其實不管這個孫鵬本事如何,看起來倒是不錯,一進來就行禮道,“給永寧侯夫人請安。”

“起來吧。”沈錦開口道。

孫鵬這纔起來站在中間,沈錦問道,“你找我是有事情嗎?”

“回侯夫人的話。”孫鵬低頭說道,“不知侯夫人準備何時上路?”

“哦。”沈錦想了想說道,“安寧,東西可收拾好了?”

“已經準備妥當了,只是夫人想用的灌湯包還需要等一會。”安寧開口道。

沈錦點了點頭看向了孫鵬說道,“快了,你很急嗎?”

孫鵬恭聲說道,“陛下怕路上不安穩,叛賊驚擾了侯夫人,特讓下官帶人來護送侯夫人早日進京。”他特意點出了早日兩個字。

沈錦哦了一聲,說道,“等做完小籠包就可以走了,別急。”

孫鵬一時也弄不明白是不是自己說話太過委婉,使得沈錦沒有聽明白,“那不如接下來的行程由下官安排?”

站在門口的嶽文皺了皺眉頭,孫鵬的話猛一聽倒是沒什麼,可是實際卻是要接管整個隊伍,沈錦聞言說道,“哦,不用了。”

“可是有什麼不方便?”孫鵬不願意放棄,再次追問道。

沈錦搖頭說道,“沒什麼不方便啊。”

孫鵬眼神閃了閃說道,“下官安排的行程定會和侯夫人商議的。”

“不用了。”沈錦開口道,“夫君說這一路的行程和安全都交給嶽文了。”一句話堵住了孫鵬接下來想說的,沈錦看着孫鵬,“要不我寫信問問夫君?”

孫鵬恭聲說道,“不敢拿這點小事麻煩永寧侯。”

沈錦哦了一聲,說道,“那你還有事嗎?”

“不知夫人明日準備何時啓程?下官也好讓兵士提早準備。”孫鵬再次問道。

沈錦想了想說道,“不用急,這樣等我醒了,到時候就安排人去通知你們一聲,到時候你們準備即可。”

孫鵬嘴角抽了一下說道,“這樣一來會不會太過耽誤?”

“沒事的。”沈錦安慰道,“我可以多等會的。”

孫鵬咬了下牙說道,“陛下擔心英王世子別有陰謀,想要早日見到那位英王世子派到邊城的使者。”

“你怎麼不早說呢?”沈錦皺眉說道,“既然如此,那明日就稍微早點走。”

孫鵬這才鬆了一口氣,接着說道,“不知下官可以見一見英王世子的使者鄭良嗎?”

“不可以。”沈錦毫不猶豫地說道。

孫鵬皺眉,沈錦開口道,“鄭良是重要證人,在見到皇伯父之前,任何人不能接觸。”

“不如讓下官的人接受鄭良的看管,永寧侯府的侍衛也好全心保護侯夫人。”孫鵬恭聲說道。

沈錦忽然問道,“你真的是皇伯父派來的嗎?”

孫鵬愣了一下說道,“下官確實是陛下派來的,侯夫人可是有什麼疑問?”

沈錦卻是滿臉懷疑直接說道,“嶽文拿下。”

一直站在門口的嶽文在沈錦話剛落下的時候,整個人都動了,在孫鵬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就手中的刀已經出鞘,同時腳一踢,讓孫鵬跪在了地上,刀壓在了孫鵬的脖子上,孫鵬渾身一驚,滿臉驚恐看向了沈錦,“侯夫人,莫非你要殺了下官?陛下……”

沈錦開口道,“我懷疑你是英王世子的奸細。”

“下官昨日已經把陛下的聖旨給了侯夫人。”孫鵬出了一身冷汗,強自鎮定說道。

沈錦反問道,“難道不能是你殺人劫來的?”

孫鵬剛要反駁,就聽見沈錦說道,“就算是殺錯了又如何?還是你覺得皇伯父會爲了你治我的罪嗎?”

絕不可能,若沈錦只是郡主,還有些可能,可是沈錦是永寧侯夫人,就算誠帝再憤怒,在永寧侯沒死前或者說沈錦還有利用價值前,誠帝都不會動沈錦,反而會好好養着,孫鵬轉瞬就明白了自己的處境,再也沒有了剛來時候的傲氣,雙膝跪下行禮道,“剛剛是屬下失禮了,多有得罪請侯夫人莫要見怪。”

沈錦開口道,“你到底是何人派來的?”

孫鵬恭聲說道,“屬下真的是陛下派來保護侯夫人的。”

沈錦一臉疑惑,問道,“那你爲何口口聲聲要鄭良的,皇伯父的聖旨裡面可沒有提這點。”

“是屬下的不是。”誠帝的聖旨裡面自然沒有提,可是在孫鵬出京之前,誠帝特意見了孫鵬,其中自然有別的吩咐,特別是關於鄭良的,可是這類似於密旨,孫鵬自然不能告訴沈錦,所以此時也只能認錯了。

沈錦上下打量了孫鵬一番,然後又看了看嶽文問道,“你覺得他可信嗎?”

嶽文恭聲說道,“回夫人的話,屬下也不知道。”

沈錦像是思索了一番說道,“既然如此,就暫且相信你,只是你還是有很大的嫌疑,記得約束好你的兵士們,不要離我們太近,更不許靠近鄭良的馬車。”其實說到底沈錦憑藉着身份有些無理取鬧,可是孫鵬卻無可奈何,只是簡單的見面,誠帝的人馬和沈錦這邊的人馬,優劣之勢顛倒了過來。

不管是沈錦的身份還是脖子上的刀都容不得孫鵬拒絕,恭聲應了下來,沈錦這才點了點頭,嶽文收了刀,沒等孫鵬站起來,沈錦就說道,“有絲毫靠近,那你們就是英王世子派來的。”

第065章第058章第034章第025章第013章第028章第125章第050章第109章第141章第008章第012章第121章第120章第140章第144章第093章第081章第076章第023章第012章第097章第123章第044章第080章第092章第002章第097章第048章第032章第116章第051章第084章第089章第022章第135章第055章第124章第044章第092章第094章第034章第85章第053章第147章第099章第131章第091章第126章第128章第083章第146章第099章第132章第060章第040章第104章第077章第062章第123章第010章第010章第018章第071章第045章第52章第019章第124章第129章第055章第096章第005章第011章第111章第102章第095章第038章第049章第141章第127章第111章第047章第008章第041章第100章第111章第109章第028章第022章第121章第014章第086章第062章第119章第031章第018章第148章第045章第048章第063章
第065章第058章第034章第025章第013章第028章第125章第050章第109章第141章第008章第012章第121章第120章第140章第144章第093章第081章第076章第023章第012章第097章第123章第044章第080章第092章第002章第097章第048章第032章第116章第051章第084章第089章第022章第135章第055章第124章第044章第092章第094章第034章第85章第053章第147章第099章第131章第091章第126章第128章第083章第146章第099章第132章第060章第040章第104章第077章第062章第123章第010章第010章第018章第071章第045章第52章第019章第124章第129章第055章第096章第005章第011章第111章第102章第095章第038章第049章第141章第127章第111章第047章第008章第041章第100章第111章第109章第028章第022章第121章第014章第086章第062章第119章第031章第018章第148章第045章第048章第06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