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八章 如在夢中

“國公爺,尼德蘭東莫臥兒國公司總商如今就在濠鏡,想見您。”

翌日,入夜時分,觀海莊園前廳,齊筠、伍元二人自濠鏡歸來,看着賈薔說道。

賈薔呵呵一笑,側着身子看着玻璃窗外不遠處的海天一色,輕聲道:“不必見面,讓他將信送去爪哇,交給那裡的尼德蘭總督就好。”

伍元遲疑稍許,緩緩道:“國公爺,如今形勢當真一片大好。這兩天西夷各國夷商都瘋了,粵州城內尋我不到,得知去了濠鏡,便去濠鏡追我。他們想弄清楚,今日海戰那支戰艦船隊是誰的,是大燕所有,還是國公爺私人所有。他們想弄清楚國公爺和朝廷的意圖,是否想侵佔他們的利益,是否想破壞現有的秩序……”

賈薔“嘖”了聲,他們的利益,現有的秩序,這羣雜碎幾百年來都不會變。

他們的利益高於一切,而有利於他們的規矩,就是現有的秩序,誰破壞誰有罪。

說白了,他們自詡爲人世間的上帝。

賈薔道:“他們對你們的態度可有變化?”

伍元笑道:“雖說原先也不曾無禮,但眼神總有種居高臨下的俯視感,對於大燕的一些規矩,好像他們總覺得很可笑,也很愚昧。但今日再見,這些人雖明眼看得出起了防備之心,但卻是尊重了許多。”

賈薔笑了笑,道:“這些西夷原是這樣,你們禮數招待,他們卻以爲好欺負。面上笑呵呵,背後捅刀子。果真將他們打趴下一回,總能長几年教訓。而這幾年,對我們至關重要。”

眼下一輪炮戰,家底都快掏空了。

大炮一響,黃金萬兩,絲毫不誇張。

但是,很有必要。

伍元道:“那,該如何與西夷諸商回話?”

賈薔道:“你就告訴他們,我漢家幾千年來的歷史,都是尋求和平友善的歷史。即便在最強盛之漢唐,也不曾對海外之土發起過戰爭。我們所有的目的,只是爲了保證漢家子民,不受外侮!過去如此,現在如此,將來同樣如此!先前誰刁難過運糧海船的,自己主動賠償,可過往不究。尼德蘭在爪哇凌虐大燕子民,所以一定要給個交代。不然大燕不惜傾國之力討伐,以求公道!除此之外,大燕更願意與西夷各國友好通商,和平共處。對於他們在東方的利益,也毫無興趣。便是葡里亞,如果願意賠償,濠鏡依舊可以租借給他們,以表示大燕的誠意。

怎樣,冰鑑,如此一來,總能安撫得住他們了罷?”

伍元敬服道:“國公爺真乃神人也!對西夷人心之把握,精妙到了極點。”

賈薔笑了笑,道:“這纔到哪?你告訴他們,德林號需要一個歐羅巴方面的總商夥伴,負責採買各式西洋商貨。這些商貨的數量,即便他們開動所有的商船,也能從頭運到尾,一直不空閒。”

伍元聞言,倒吸一口涼氣,道:“國公爺,我大燕地大物博,往外賣都賣不及,怎還要買回來那麼多?”

賈薔搖頭道:“咱們不可妄自菲薄,但也不能妄自尊大。大燕的確地大物博,有許多好東西,但也有很多東西沒有。就我所知,佛郎機有一種羊,羊毛極白細,做棉紗相當之好。英吉利也有一種羊,羊毛又長又粗韌,天然彎曲,可織造名貴地毯。尼德蘭有一種奶牛,產乳又好又多……諸如此類好東西,難道不該我大燕百姓擁有?這些東西,越多越好!我們將絲綢、布帛、瓷器等精美貴重的奢侈商貨賣過去,再多多進口些大燕沒有,卻能改善民生造福百姓的東西,何樂而不爲?”

伍元聞言肅然起敬,正色作揖道:“國公爺之胸懷,草民領教了!”

賈薔擺手道:“不說這些,盡力爲之就是。”

伍元遲疑稍許,卻道:“國公爺是否聽說,京裡的風向,好像不大對……”

賈薔冷笑一聲,道:“怎會不知?我原以爲景初舊臣盡去,新上來的會好些。誰知道,狗改不了吃屎,還是那個德行!”

齊筠在一旁感嘆笑道:“海外之糧已經開始往回運了,多大一樁功勞吶。那些文官,豈能看着國公爺全須全尾的生受了此功?而且,也防備您養望太重。清理粵省官場是一樁,金陵那樁案子又是一樁,他們怕是巴不得國公爺能如從前那樣,或是直接派兵去搶人。一步步將國公爺往坑裡陷,逼着您步步錯,削去功勞不說,還要上緊絞索。”

賈薔笑道:“德昂,你不是愛發牢騷的。”

齊筠搖頭道:“若國公爺只一心謀金銀,或者一心謀權勢,那我自不會多嘴。可國公爺在做甚麼事,他們果真不知道?我想未必。可是他們雖知道,卻還要往國公爺身上潑髒水。新黨之流,口口聲聲爲國爲民,可他們承了好處,卻是翻臉不認人。那位兩廣總督又如何?可曾爲國公爺說過一句沒有?以國公爺之能爲,想富甲天下,不過舉手爲之。想高官厚祿,天下還有幾人在國公之上?”

伍元在一旁忍不住說了句:“越是如此,朝廷上的官員越不放心,甚至越害怕。誰敢相信,當世能出一個聖人?”

“去去!”

賈薔哈哈笑罵道:“扯哪去了……有本公這般聲名狼藉的聖人?我也不想做勞什子聖人。出海之策,雖本意是解民之難,在自身功成名就之後,做些利國利民之事。但另有一重要的初衷,是想給自己尋一條退路。總之,那些人以爲污了我的名聲,再以刀斧加身,我就會乖乖就範,他們也是想瞎了心了。我未想過當甚麼聖人,更未想過當甚麼禍國之賊。但選擇權不在我,而在那些人手裡。”

說完,他意味深長的看了伍元一眼,就端茶送客了。

不過,面色凝重的伍元和齊筠離去後沒多久,齊筠又折返回來。

賈薔亦未離開前廳,見其歸來笑道:“如何?”

齊筠搖頭道:“至少不會壞事。”

賈薔笑道:“我說與你聽,你不信。十三行當然不會是自己人,我又沒勞什子王霸之氣,能叫人見面就拜。但利益方面,還是一致的。”

齊筠沉吟稍許問道:“國公爺,伍家到底是中車府的人,還是龍雀的人?”

賈薔呵呵笑了聲,道:“多半是龍雀,不過誰又說的準?但十三行裡,必有中車府的人就是。其實也沒甚麼大不了,我所爲之事,無不可對人言。”

齊筠擔憂道:“只擔憂,有人等不起,相煎何太急啊……若是能給三年時間就好了。”

賈薔搖了搖頭,道:“哪那麼多美事?不過今日之後,你還怕他們敢煎我?雖然不管哪一位,一定會想盡法子打壓我。但是,我先生如今昏迷着,天下間誰還能困得了我?

他們最大的錯誤,就是放任我南下。如今德林號坐擁如此龐大的戰艦水師,要錢有錢要人有人,等吞併葡里亞船隊,再將火器坊遷至小琉球,最多半年光景,就能攢出打一次大戰的家底兒!

我倒想看看,誰能耗得過誰。

這江山天下,又不姓賈!

大燕禁海多年,就憑東南沿海那些破船,內洋裡欺負欺負漁民還好,敢冒頭攔我?

放心罷德昂,沒人敢逼反我,也沒人能阻擋我們的步伐。”

齊筠聞言,轉過頭去遙望着外面的大海,輕聲嘆道:“如在夢中啊,如在夢中。”

……

金陵府,寧榮街。

榮國府。

看着被擡着送回來的薛蟠,薛姨媽自然是“心肝肉”的哭叫起來。

賈母、鴛鴦忙相勸,不過兩人看着面色木然,眼神空洞的薛蟠,也有些心驚,這模樣,怎麼看着……像是被人糟蹋過了?

過了好一陣,才見賈政領着寶玉進來。

當日薛蟠被暴打送官後,寶玉倒和兇手們一道又去吃酒了,還吃的稀碎,回來後發酒瘋,罵賈薔斥薛蟠,連他老子也一併怪上了。

好在醒來又恢復了清醒,還在賈母指點下,巴巴的去尋薛姨媽道了歉。

賈政進來後,同薛姨媽道:“姨太太莫要擔心,褚家人說了,哥兒在裡面沒受苛待。早就請了郎中,還有衙役伺候着。就是那一日打的有些狠了,傷着了筋骨,所以還得繼續臥牀休養些時日……”

說到最後,賈政面色都古怪起來。

這二三年,薛蟠好似就沒下過炕……

“也不知薔哥兒收到信了沒有……”

賈母嘆息一聲,薛姨媽也連連點頭,道:“人不能叫白打了!”

鴛鴦沒忍住,問了重點:“老爺,薛家大爺的官司如何了?”

賈母、薛姨媽才反應過來,忙看了過去。

賈政道:“沒事了,薔哥兒讓褚家出面,還有揚州齊家一道,將案子理清了。罪魁禍首在柺子,馮淵帶人打上門去搶人也有罪責,薛家對馮淵之死負責,交出當初動手打人的奴才,並再賠一筆銀子即可。此案金陵知府已經上呈大理寺,馮家族人全部簽了字畫了手印,往後再不會有起復。”

薛姨媽唸佛不止,放下心來,賈母倒是有些奇怪,賈薔怎轉了性兒了?

……

第三百九十一章 更衣 (第四更!)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尹家姑爺的施捨第二百六十三章 揚眉吐氣第五百四十九章 佳兒欲爲趙子龍?第五百四十二章 作妖第九百零四章 寶釵:你還想幹甚麼?第二百零一章 來客第三百二十八章 小姑姑(第五更,求訂閱!)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五年爲期第五十三章 但爲君故第六十二章 恆生布號第八百章 天下興亡,與商賈何干?第七百五十一章 御筆,意外……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千年一嘆第四百四十五章 寶丫頭有些不對(第一更!)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登基第一百九十七章 斬草除根(求訂閱!)第七百三十五章 採生折割第五百七十八章 鳳兒,你快活的活罷……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割袍斷義第五百二十五章 賈敬第五百九十二章 王爺,西洋去不去?第七百七十三章 被發現了?第三百三十四章 重頭戲 (第二更!)第二百六十四章 抄家(加更!)第五百四十五章 衝突!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請娘娘去桃園歇息……第一百四十二章 對答 (爲蘇少爺的劍盟主賀!)第六百七十九章 始知昨夜紅樓夢, 身在桃花萬樹中第三百七十八章 菊月樓風波(上)第四百一十二章 蠱惑人心(第一章!)第一百零五章 激動第二百二十九章 青石壩碼頭第五百零九章 相邀第五百七十一章 深失朕望第四百六十六章 賊船(第三更!)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軍功爵!第三百七十三章 炮仗第六百四十章 三十六命婦鬧金鑾!第九百八十九章 殺雞儆猴第六百一十章 懸樑,吞金?第六百六十一章 再回榮慶堂……第九百八十三章 決人生死!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成王敗寇第一百三十六章 命不該絕(第二章!求訂閱!)第六百九十三章 尹後:賈薔快住口!第三百四十九章 玉石俱焚 (第四更!)第六百三十八章 閻王三點手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平海王第一百五十三章 新衣第四百四十三章 平兒姐姐,今晚……第五百二十三章 生殉可卿第一百二十二章 方子有問題第一百六十五章 着惱 (求訂閱啊啊!)第二百三十三章 榮慶堂上(三)第八百九十四章 娘娘,臣要解救萬千女子!第六百八十章 借刀殺人!第一百二十八章 甄家第一百五十四章 陰差陽錯(求訂閱!!)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尹家姑爺的施捨第八百七十五章 趙匡胤打棗第八百五十章 壞透了的林丫頭!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知否,知否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慈愛第八十六章 擺平第八百七十四章 寶玉大婚第六百二十七章 來人,送大老爺赴邊關建功立業!第五百三十七章 夏金桂……第九百二十九章 子瑜,胳膊肘往哪拐?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權奸,名相第四百七十七章 婉拒第六百四十三章 黛玉:薔哥兒,加把勁兒!第四百三十二章 天予弗取,反受其咎(第三更!)第二百四十二章 機關算盡第一百七十八章 來信第六百三十二章 鳳姐兒:今晚上可卿陪我洗溫湯第四百七十三章 話家常第九百三十九章 帝危?第一百一十五章 事發第九百零四章 寶釵:你還想幹甚麼?第三章 污名第七百五十二章 綠豆糕第九百三十一章 閨中趣第六百八十八章 玉樹臨風美少年,攬鏡自顧夜不眠第五百四十九章 佳兒欲爲趙子龍?第十二章 肉香第九百八十八章 竟有這等好事上門!第五百五十三章 王二妹氣絕王子騰第六百八十九章 鳳姐兒:別擔心,寶丫頭在屋裡照顧着呢第八百一十三章 封國公!第六百五十四章 林如海:直去榮國府!第七百五十三章 竊聽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宿敵第八百五十三章 遺書第五百零九章 相邀第三百七十二章 林姐夫第七百零九章 貞女失節,不如老妓從良第八百二十章 這枚戒指送給娘娘……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臣晚上再來第一百七十章 人才難得
第三百九十一章 更衣 (第四更!)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尹家姑爺的施捨第二百六十三章 揚眉吐氣第五百四十九章 佳兒欲爲趙子龍?第五百四十二章 作妖第九百零四章 寶釵:你還想幹甚麼?第二百零一章 來客第三百二十八章 小姑姑(第五更,求訂閱!)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五年爲期第五十三章 但爲君故第六十二章 恆生布號第八百章 天下興亡,與商賈何干?第七百五十一章 御筆,意外……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千年一嘆第四百四十五章 寶丫頭有些不對(第一更!)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登基第一百九十七章 斬草除根(求訂閱!)第七百三十五章 採生折割第五百七十八章 鳳兒,你快活的活罷……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割袍斷義第五百二十五章 賈敬第五百九十二章 王爺,西洋去不去?第七百七十三章 被發現了?第三百三十四章 重頭戲 (第二更!)第二百六十四章 抄家(加更!)第五百四十五章 衝突!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請娘娘去桃園歇息……第一百四十二章 對答 (爲蘇少爺的劍盟主賀!)第六百七十九章 始知昨夜紅樓夢, 身在桃花萬樹中第三百七十八章 菊月樓風波(上)第四百一十二章 蠱惑人心(第一章!)第一百零五章 激動第二百二十九章 青石壩碼頭第五百零九章 相邀第五百七十一章 深失朕望第四百六十六章 賊船(第三更!)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軍功爵!第三百七十三章 炮仗第六百四十章 三十六命婦鬧金鑾!第九百八十九章 殺雞儆猴第六百一十章 懸樑,吞金?第六百六十一章 再回榮慶堂……第九百八十三章 決人生死!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成王敗寇第一百三十六章 命不該絕(第二章!求訂閱!)第六百九十三章 尹後:賈薔快住口!第三百四十九章 玉石俱焚 (第四更!)第六百三十八章 閻王三點手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平海王第一百五十三章 新衣第四百四十三章 平兒姐姐,今晚……第五百二十三章 生殉可卿第一百二十二章 方子有問題第一百六十五章 着惱 (求訂閱啊啊!)第二百三十三章 榮慶堂上(三)第八百九十四章 娘娘,臣要解救萬千女子!第六百八十章 借刀殺人!第一百二十八章 甄家第一百五十四章 陰差陽錯(求訂閱!!)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尹家姑爺的施捨第八百七十五章 趙匡胤打棗第八百五十章 壞透了的林丫頭!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知否,知否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慈愛第八十六章 擺平第八百七十四章 寶玉大婚第六百二十七章 來人,送大老爺赴邊關建功立業!第五百三十七章 夏金桂……第九百二十九章 子瑜,胳膊肘往哪拐?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權奸,名相第四百七十七章 婉拒第六百四十三章 黛玉:薔哥兒,加把勁兒!第四百三十二章 天予弗取,反受其咎(第三更!)第二百四十二章 機關算盡第一百七十八章 來信第六百三十二章 鳳姐兒:今晚上可卿陪我洗溫湯第四百七十三章 話家常第九百三十九章 帝危?第一百一十五章 事發第九百零四章 寶釵:你還想幹甚麼?第三章 污名第七百五十二章 綠豆糕第九百三十一章 閨中趣第六百八十八章 玉樹臨風美少年,攬鏡自顧夜不眠第五百四十九章 佳兒欲爲趙子龍?第十二章 肉香第九百八十八章 竟有這等好事上門!第五百五十三章 王二妹氣絕王子騰第六百八十九章 鳳姐兒:別擔心,寶丫頭在屋裡照顧着呢第八百一十三章 封國公!第六百五十四章 林如海:直去榮國府!第七百五十三章 竊聽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宿敵第八百五十三章 遺書第五百零九章 相邀第三百七十二章 林姐夫第七百零九章 貞女失節,不如老妓從良第八百二十章 這枚戒指送給娘娘……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臣晚上再來第一百七十章 人才難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