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三章 賈太白!

“你也真是,以後也注意着些。這麼多姐姐妹妹,你就在院子裡沖涼?”

賈薔換了身乾淨衣裳進屋後,就聽黛玉嗔怪起來,姊妹們則紛紛嘻嘻見笑。

賈薔笑呵呵的辯解道:“並未脫赤溜……”

“哈哈哈!”

湘雲實在忍不住了,仰臉大笑起來。

迎春、探春、惜春也笑,覺着賈薔這般着實有趣。

黛玉沒好氣白他一眼,卻不再多說。

因爲她知道,她開過口的事,他都會聽。

李紈則笑道:“薔兒,聽說你在這島上造甚麼大炮、火器?這些牢什骨子,不都是朝廷才能造麼?”

她笑聲中帶着些害怕,不過和從前的膽小又不同,所以害怕中彷彿還帶着一絲絲刺激……

賈薔見幾個女孩子都在看他,笑道:“放心罷,宮裡知道這處。出海採買糧食,那麼多海匪、賊寇,沒點自保之力如何得了?不過也警告過我,不準在大燕境內見到一顆子藥,不然就要倒黴了。怎麼,大嬸嬸想去瞧瞧如何打炮?改明兒我帶你去。”

李紈登時紅了臉,啐道:“我一婦道女眷,看炮做甚?”

賈薔笑道:“有機會都開開眼也好,日後出海,不拘是頑還是幹正事,說不得都會遇到賊人,免不了放一通炮。那動靜,地動山搖,整艘船都會晃起!”

這話,愈發讓好幾個女孩子都紅了臉。

但也有懵懂的,如三春姊妹、寶琴、湘雲等,都覺得好似放個大炮仗,想去瞧瞧。

探春笑道:“這回出來,纔是真正開了眼。原以爲長江之闊,已是天上方有,未想海之無垠,更壯觀百倍。如今還能看到火炮……”

湘雲也眉飛色舞道:“要是咱倆能一起放一傢伙就好了!”

“我看把你倆當炮仗放了纔是,聽風就是雨!家去老太太知道了,你們的好多着呢!”

說罷,黛玉又嗔了賈薔一眼後,果斷岔開話題,道:“咱們也別隻一味的頑,逛過一遍就過去了,回頭甚麼也沒留下。”

嗯?

寶釵笑道:“聽這意思,是想做些甚麼?”

黛玉點了點頭,道:“我和子瑜姐姐商量了下,大家不如起個詩社。也有不好詩詞的,寫幾篇賦,或是時文,或是記幾筆雜記皆可。又或者好畫的,畫幾幅畫也很好。”

寶釵笑道:“這主意極妙!每日只一味的虛熱鬧,時日久了,連人也蹉跎了去。”

探春、湘雲、寶琴幾個有才學的,自不會反對。

李紈雖興趣平平,不過也樂得見着這羣小姑子們有正經事做。

只鳳姐兒雖然近來識得了幾十個大字,也會寫自己的名兒了,可作詩甚麼的,呵呵。

她眼珠子轉了轉,扶了扶圓溜的肚子,道:“哎喲,我有些頭暈,這會兒沒甚詩才,還是回去歇歇罷。”

雖明知她逗趣,諸姊妹等聽她自黑,還是忍不住大笑起來,黛玉笑道:“大可不必,寫不得詩,也做得篾片相公嘛。”

衆人笑罷,就見賈薔起身要走。

這如何使得?

探春、湘雲、寶琴等跳出來相攔,一個個義憤填膺!

“你若像二嫂子那樣不識字倒也罷,可你分明腹藏錦繡,怎能跑?”

“又不是要耽擱你正經事,左右眼下閒來無事,怎好偷跑?”

“薔哥哥,留下來嘛~”

“行了!”

黛玉勸止住幾人的勸攔,似笑非笑道:“他要去忙正經事,自去讓他忙就是。左右如我們這樣的粗蠢丫頭,如何配得上他國公爺的大作?”

有人可是在宮裡,給皇后娘娘寫了好幾闕當世名詞!

賈薔被打敗,斜着眼覷視這刀子嘴小娘皮片刻後,大聲道:“與本公拿筆墨來!”

探春等連連比劃眼神,一個個忍笑去取筆墨紙硯。

未幾,衆人圍在一張長條桌几旁,看着賈薔揮墨,一蹴而就:

“李杜詩篇萬口傳,至今已覺不新鮮。”

頭一行寫罷,縱是知道賈薔寫了幾闕極佳的詩詞,也被他這狂妄之言給驚住了。

一個個雖未開口,可眼神都異樣起來。

黛玉一如既往的犀利:“小年輕,不知輕重深淺!”

子瑜都不客氣:“幾斤幾兩,敢如此輕狂?”放十分親密前,這種話是斷不會說的。

不過,也有捧哏的。

寶琴就覺得:“薔哥哥的詞,就是好!!”

這小傢伙很理所當然的被鎮壓了……

不過很快,大家就都不說話了。

因爲……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

記着,以後叫我賈太白!

……

莊園前廳。

賈薔看着廳堂上坐着的一羣老少爺們兒,不由笑了起來。

褚家家主褚侖、司徒家主司徒華、歐陽家主歐陽順、司馬家主司馬紹,上官家主上官夢。

江南九大姓,來了五家。

另有施家、諸葛家、太史家和赫連家未至。

如果說十三行潘、伍、盧、葉四家,是倚着天子欽點,靠對外出口而積攢下潑天家業,是天下鉅富,那麼這九大姓,則是靠百年來,乃至從前朝起,就世代簪纓,輩輩皆有進士出爐。

放在歷史長河裡回看,一個進士不值當甚麼。

可把時間縮至百年光景中,代代皆有子弟高中進士,那就是一件可怕的事了。

尤其是對其鄉杍地而言。

一個秀才即能見官不拜,到了舉人已可與縣太爺平輩論交,到了進士,就是實打實的掌權者。

只要不是迂腐不知變通者,哪怕不能位列宰輔,也能編織出一張關係網來。

即使中規中矩,第一代織出一張小網,第二代在此基礎上,進一步擴張。

到了第三代,家資充沛,人脈底蘊深厚,已經可以向京官進發了。

京官多窮,可若本身不缺錢,又家學淵源會來事,那麼家族人脈根基,就會發生質變。

到了第四代即便軍機處難進,可當一任封疆,綠袍換朱紫,卻是大有希望。

如此一來,整個家族都會愈發昌盛強大。

而江南九大姓,便皆是這等世代簪纓之族!

家家出過巡撫、總督、尚書之職,便是武英殿內大學士,也有過幾人……

十三行不過因爲李曉自作聰明多了句嘴,就被賈薔抓住機會按在地上摩擦,各種敲打。

可是江南九大姓公開反對新政,表示江南民意不喜,可朝廷至今也還未對他們做些甚麼。

儘管,誰都知道推行新政是早晚的事。

可不到最後一刻,朝廷也不願動屠刀。

這些家族都是上百年不衰敗的巨族,代代掌權,關係網鋪展開來,着實驚人。

還都清譽名揚天下,殺之反噬太大……

所以,才由着賈薔帶着這羣地方巨室,看看能不能另外走出一條道來。

“皇家錢莊如今是我們做主,這件事辦妥當了,十輩子富貴不愁。”

“辦好錢莊絲毫不成問題,晉商的票號甚麼遭遇,想來你們也都聽說了。”

“從今往後,錢莊這座金山,再不會由晉商獨攬。”

“但是,諸位想在這座金山上紮下根來,除了要順應朝廷大局之外,最重要的,也是首要爲之的,就是趕緊將海糧採買回來。其他的都不頂數……”

賈薔也不願拉扯甚麼家常,開門見山,以利誘之。

甚麼世代簪纓甚麼書香門第?

到了他們這個地步,官場上政治資源不缺,最缺的始終是金銀。

一面官場通達,若一面再緊握一座金山,這幾家怕是自信再過幾代就能恢復隋唐門閥之盛。

但是隻以利誘之,這些人怕是以爲他上趕着求他們。

所以……

“另外,鑑於上回之事,上官家、太史家、赫連家除名。”

賈薔微笑着說出這句話時,還剝了一枚荔枝吃了下去。

缺啥補啥,這頑意兒最近用的有些多,今晚估計還得用……

可他如此風輕雲淡,其他人卻炸了鍋,尤其是上官家主上官夢。

“寧國公,你這是甚麼意思?甚麼上回之事?!”

九大姓的氣焰,可見一斑。

賈薔眼皮都未擡,又剝了一枚荔枝填入口中後,輕聲笑道:“你也不必狡辯,就本公所知,你們三家數次打退堂鼓,尤其是在上回本公遭人陷害落難之時,乾脆就想投了他人而去。也沒關係,開錢莊嘛,說的俗氣些,不過就是一門生意。

合夥做生意最講究甚麼?無非信任二字。沒了這個,甚麼都做不成。

既然你們三家信不過本公,那就出局好了。做生意從沒有順風順水的,保不齊後面還有甚麼差池坎坷,現在出局,總好比以後窩裡鬥,前面殺的慘烈,背後被人捅刀子強。

你說是不是,上官潛夫?”

“你……”

上官夢聞言面色驟然漲紅,但他畢竟非平庸之輩,張口反駁道:“此事怎能怪到我們頭上?當初約定以海糧認購錢莊股,我三家可曾變過?是寧國公回京後被人踢出了局,失信於我等在前!”

賈薔笑了笑,道:“你說的對,但差別在於,其他幾家都還信我,而你們不信了。此事我不記仇,原也不算甚麼仇,就是合作的基礎消失了。所以上官家主,請罷。”

“你!!”

上官夢何時受過如此羞辱?

只是他卻不敢走。

果真其他六家入了股,有了這樣一座金山當後路,那麼新政大刀砍下來時,還能指望他們六家拼命?

可是他們退得,上官家又退往何處?

世代簪纓之族,書香世家,聽着清貴。

可這裡面每年要花多少銀子去鋪平各路人情?

江南九大姓好大的名頭,門生故舊無數,強大到連朝廷想動他們,都要到萬不得已的地步纔敢動手。

可凡事豈有不付出代價的?

維持這些交情,每年花出去的嚼用都是一個巨大的數字!

失去這個,光憑官面上的勢力,又豈能維持住九大姓的地位?

他怒哼一聲,目光卻看向其他幾人。

褚家家主褚侖看到求助後,出面打圓場笑道:“國公爺,您方纔也說了,兩邊都出了些差池。當然,您是沒法子,上官、太史、赫連三位卻是自己動搖了。不過老夫以爲,也不能全怪他們,畢竟打交道的時日太短。您看這樣行不行,來前我去揚州見過齊家老太爺,他也點過此事,道由他和我來做個保人,若以後再出現不安定的事,由齊家和我褚家出面,收下他們的股,填上他們的坑。但我相信,再不會有這樣的事發生!”

其餘幾人也紛紛出面打圓場,他們也忌諱朝廷將他們九家分而化之,各個擊破。

好在,賈薔聽聞褚侖之言後,沉吟稍許緩緩道:“有齊老爺子和褚家主作保……也罷,暫且留他們在內。只是,一個月內,見不着二十萬石糧食回燕,此事就再莫多提。”

……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家事第八百五十五章 徹查!第三百六十七章 一品誥命(第二更!)第八百七十一章 權重卻朝野不驚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家事第十九章 決裂第六百七十九章 始知昨夜紅樓夢, 身在桃花萬樹中第二百一十四章 醜聞第九百二十章 從此爲夫妻第九百二十九章 子瑜,胳膊肘往哪拐?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反擊第九百五十一章 寵妾滅妻第八百九十八章 賈政續絃?第六十一章 沒玉第七百一十九章 捶到死!(感謝家有二喵安知魚大佬的白銀盟!)第十七章 祖宗怒火第九百八十九章 殺雞儆猴第七百一十五章 襲人失蹤第九百八十二章 金盃共汝飲,白刃不相饒!第八百六十六章 管侄兒叫爹爹第七百六十八章 鳳姐兒有了?第八百六十六章 管侄兒叫爹爹第九百五十九章 奪回四海王基業?第五百七十八章 鳳兒,你快活的活罷……第九百二十九章 子瑜,胳膊肘往哪拐?第二百五十四章 陶醉(加更!)第六百五十六章 賈薔:我愛吃桃!第五百三十二章 奪妻之恨,殺子之仇第三十一章 恩絕第九百三十七章 天崩地裂!第三百九十六章 西瓜 (第二更!)第七百七十一章 太后絕食第五百六十六章 繡衣衛指揮使第四百二十八章 哪有良善的岳家……(第四更!)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本宮等着你第一千零三十章 那日廢墟之下……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尹褚,你乞骸骨罷!第二百九十二章 辭官讓爵第六百六十一章 再回榮慶堂……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遺世獨立第九百一十五章 油盡燈枯?第四百七十八章 勸探春 (第三更!)第二百五十章 三千人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遺世獨立第七百三十九章 獨釣寒江雪第五章 外家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權奸,名相第七百八十九章 大威天龍!第九百五十八章 絕戶計第六十一章 沒玉第三百七十四章 傳信第七百八十六章 彼輩豎子,德不配位,難登大寶第八百八十章 戴刀進殿!第三百五十七章 賤婢!(第三更!)第九百零九章多謝……薔哥兒第四百二十四章 登門相求(第三更!)第四百二十五章 王見王第一千零七十章 無地自容第二百一十三章 來日方長第四百六十七章 同歸於盡第三百三十章 新書 (第二更!)第四百二十三章 鳳危第八百五十四章 重掌繡衣!第一千章 孩子沒保住……第一百一十六章 婦道第五百二十七章 宮妃?第六百六十三章 天真,幼稚,難得第七百一十二章 血書 (求訂閱!)第六百九十三章 尹後:賈薔快住口!第九百六十章 腦後生反骨第八百三十一章 這天下朝廷不取,我來取之!第二百四十五章 滿堂歡第六百二十六章 銀鞍白馬,貴比王侯第一千章 孩子沒保住……第五百九十六章 侯爺……大奶奶?第六百三十五章 只能委屈寶玉他娘了……第五百八十九章 趙姨娘背後的高人第一百五十九章 發昏當死第一百零四章 求參第六百五十六章 賈薔:我愛吃桃!第七百六十七章 萬劫不復第二百一十八章 嫁妝第七百零三章 無題第九百九十六章 禍根深種第五百六十六章 繡衣衛指揮使第五百九十二章 王爺,西洋去不去?第一百零五章 激動第二百五十二章 官印第九百四十八章 生死兇威第四百九十章 適可而止第二百三十七章 禍根第五百五十九章 黛玉:生兒禮,沒有~第三百八十章 菊月樓風波 (下)第八百七十八章 血洗到底!第一百四十五章 小浪蹄子第九百六十三章 幹了!第七百零六章 笑話第三百二十六章 扇子第六百零五章 賈薔,離本王王妃遠點!第九百二十三章 有沒有銀針測不出的毒?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家事第八百五十五章 徹查!第三百六十七章 一品誥命(第二更!)第八百七十一章 權重卻朝野不驚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家事第十九章 決裂第六百七十九章 始知昨夜紅樓夢, 身在桃花萬樹中第二百一十四章 醜聞第九百二十章 從此爲夫妻第九百二十九章 子瑜,胳膊肘往哪拐?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反擊第九百五十一章 寵妾滅妻第八百九十八章 賈政續絃?第六十一章 沒玉第七百一十九章 捶到死!(感謝家有二喵安知魚大佬的白銀盟!)第十七章 祖宗怒火第九百八十九章 殺雞儆猴第七百一十五章 襲人失蹤第九百八十二章 金盃共汝飲,白刃不相饒!第八百六十六章 管侄兒叫爹爹第七百六十八章 鳳姐兒有了?第八百六十六章 管侄兒叫爹爹第九百五十九章 奪回四海王基業?第五百七十八章 鳳兒,你快活的活罷……第九百二十九章 子瑜,胳膊肘往哪拐?第二百五十四章 陶醉(加更!)第六百五十六章 賈薔:我愛吃桃!第五百三十二章 奪妻之恨,殺子之仇第三十一章 恩絕第九百三十七章 天崩地裂!第三百九十六章 西瓜 (第二更!)第七百七十一章 太后絕食第五百六十六章 繡衣衛指揮使第四百二十八章 哪有良善的岳家……(第四更!)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本宮等着你第一千零三十章 那日廢墟之下……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尹褚,你乞骸骨罷!第二百九十二章 辭官讓爵第六百六十一章 再回榮慶堂……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遺世獨立第九百一十五章 油盡燈枯?第四百七十八章 勸探春 (第三更!)第二百五十章 三千人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遺世獨立第七百三十九章 獨釣寒江雪第五章 外家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權奸,名相第七百八十九章 大威天龍!第九百五十八章 絕戶計第六十一章 沒玉第三百七十四章 傳信第七百八十六章 彼輩豎子,德不配位,難登大寶第八百八十章 戴刀進殿!第三百五十七章 賤婢!(第三更!)第九百零九章多謝……薔哥兒第四百二十四章 登門相求(第三更!)第四百二十五章 王見王第一千零七十章 無地自容第二百一十三章 來日方長第四百六十七章 同歸於盡第三百三十章 新書 (第二更!)第四百二十三章 鳳危第八百五十四章 重掌繡衣!第一千章 孩子沒保住……第一百一十六章 婦道第五百二十七章 宮妃?第六百六十三章 天真,幼稚,難得第七百一十二章 血書 (求訂閱!)第六百九十三章 尹後:賈薔快住口!第九百六十章 腦後生反骨第八百三十一章 這天下朝廷不取,我來取之!第二百四十五章 滿堂歡第六百二十六章 銀鞍白馬,貴比王侯第一千章 孩子沒保住……第五百九十六章 侯爺……大奶奶?第六百三十五章 只能委屈寶玉他娘了……第五百八十九章 趙姨娘背後的高人第一百五十九章 發昏當死第一百零四章 求參第六百五十六章 賈薔:我愛吃桃!第七百六十七章 萬劫不復第二百一十八章 嫁妝第七百零三章 無題第九百九十六章 禍根深種第五百六十六章 繡衣衛指揮使第五百九十二章 王爺,西洋去不去?第一百零五章 激動第二百五十二章 官印第九百四十八章 生死兇威第四百九十章 適可而止第二百三十七章 禍根第五百五十九章 黛玉:生兒禮,沒有~第三百八十章 菊月樓風波 (下)第八百七十八章 血洗到底!第一百四十五章 小浪蹄子第九百六十三章 幹了!第七百零六章 笑話第三百二十六章 扇子第六百零五章 賈薔,離本王王妃遠點!第九百二十三章 有沒有銀針測不出的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