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九章 殺雞儆猴

聯姻自然不可能聯姻,賈薔這點操守還是有的。

關鍵人家要的太高,他給不起。

閆三娘求了一個妾位,且看他的眼神裡,那份喜歡是藏不住的,也着實讓賈薔心動。

再加上那一雙大長腿……

但這位金髮姑娘不大相同,看向他的眼神裡沒有喜歡神色,唯有哀傷。

賈薔猜想,多半是人家早有戀人,卻不得不屈服於她媽的淫威……

“夫人,其實靠聯姻來締結盟約並不靠譜。就我所知,你們歐羅巴大陸上諸國間多有姻親,結果該戰爭的時候,仍會發生戰爭。更何況濠鏡是大燕之土,在大燕的地盤上,一紙婚約又能如何?有了這紙婚約,本公反手生吞了你的家底,也不過輕而易舉。只是,本公從不作這等強霸之事。我從不騙人,尤其不騙女人。所以這樁婚約換盟約的事,恕我不能答應。”

賈薔居高而坐,目光淡然的看着下方的洋婆子伯爵,聲音乾脆的說道。

這番話說罷,他就看到這位洋婆子碧藍的眼睛陡然綻放出炙熱的光芒,好似要吃了他一般。

連她女兒晦暗的眼神,也變得明亮了些,不無震驚的看向賈薔。

在貴族的世界裡,這樣的話,新奇的堪比長了兩個頭的馬。

徐臻則又恢復了懶洋洋的形容,看着伊麗莎白女伯爵道:“怎麼樣,這下看出爲何爺這等俊秀人傑,甘願爲國公爺的馬前卒了罷?只這等磊落胸襟,這等坦蕩品性,世間幾人能有?”

見伊麗莎白似乎都沒聽見,只直勾勾的看着賈薔眼神發騷,他氣的罵了聲:“野牛肏的!”

倒是一旁女伯爵的女兒約翰娜歉意的看向他,眼神中帶着幾分喜悅。

賈薔冷眼旁觀之,登時扯了扯嘴角,有些無語的看了徐臻一眼。

這球攮的了不得!

不過也懶得理會他這些破事,就聽伊麗莎白女伯爵問道:“公爵閣下,那閣下認爲,甚麼樣的盟約才最可靠?”

賈薔道:“以我之見,唯有靠根本利益的結盟,纔是最牢靠也最信得過的結盟。打個比方,就是你在濠鏡的存在,對我有利,值得我花費心思,甚至不惜與葡里亞開戰,也要保住你。”

伊麗莎白冷靜下來,問道:“那我要如何做,做甚麼,才能一直對你有利?”

賈薔道:“大燕無意於與西夷各國爲敵,但是,我們也要防備各國對大燕出手。畢竟,葡里亞、英吉利、尼德蘭正在大燕周邊大開殺戒,殖民掠奪。或許有一日,他們就會將堅船利炮對準大燕。這個威脅,本公認爲是會長久存在的。所以,我希望始終知道西夷各國的詳細動態。畢竟,想要與大燕開戰,不是輕易就能辦到的。”

伊麗莎白笑了起來,道:“原來,公爵閣下是想讓我當你的間諜?”

賈薔搖頭道:“這不只關乎我的利益,也關乎夫人的利益。另外,德林號會始終與夫人進行貿易。最多十年,夫人一定會成爲歐羅巴最富有的夫人,即便,葡里亞的國王在紅木國發現了大量的金礦。”

伊麗莎白聞言面色變了變,道:“公爵閣下真的讓我吃驚,你居然連這個消息都知道?”

賈薔微笑道:“這並不算太高深的秘密。”

伊麗莎白正色道:“好,我可以答應公爵閣下的要求。並且,除此之外我還可以不斷的替公爵閣下搜尋船匠、水手、占星家、鐘錶匠……也可以,將濠鏡船塢和武器工坊借給公爵閣下……”

賈薔聞言,看了徐臻一眼,笑道:“看來,有人已經逼迫到夫人頭上來,事情已經很焦急了,是嗎?”

徐臻聳了聳肩,看向伊麗莎白。

伊麗莎白點了點頭,昂着下巴,挺着雪膩的胸脯,道:“沒錯。若昂五世對葡里亞在濠鏡的利益停滯很不滿,所以派了東帝汶總督前來取代我。東帝汶總督,就是和東瀛人一起夾擊四海王船隊的那個傢伙。”

賈薔聞言眼睛陡然一睜,問道:“他現在就在濠鏡?”

伊麗莎白點頭道:“沒錯,是的。如果不是臻臻出謀劃策,利用這些年我在濠鏡積攢下的護衛力量,和大燕的官方勢力,威脅威廉那個猖狂的傢伙,現在我們已經在回返里斯本的路上了。若昂五世那個傢伙,是個很強勢也很貪婪的君主,威廉更是一個小塔巴克,他居然還要查濠鏡的賬?!真是個無禮之人!”

賈薔顧不得“臻臻”二字差點叫他嘔吐,直接看向徐臻,問道:“給你多少人,才能幹掉那個威廉?”

徐臻唬了一跳,道:“國公,你要和葡里亞開戰?”

賈薔點頭道:“我纔得到消息,尼德蘭在茜香國的總督凌虐漢家子民,甚至有屠殺的傾向。十三行建議在海上來一場軍演,以威懾尼德蘭。不過在我看來,只軍演未必夠,終究還是要殺雞儆猴!葡里亞這隻雞,再合適不過!

你先帶人和夫人一起,在濠鏡島上幹掉這個威廉,然後掌握住他的船隊。一個月後,大燕水師以葡里亞水師勾結倭寇,襲擊我大燕小琉球爲由,發動戰爭。於海戰中,威廉船隊被擊敗投降。我想,這個結果,比在海上放一通空炮,更能震懾尼德蘭。

另外,夫人到時候也可以出面力挽狂瀾,化干戈爲玉帛,挽救葡里亞在濠鏡的利益。”

這個小寡婦在濠鏡存在,更方便賈薔藉此機會,反插一批人手去歐羅巴,也能有機會學到西方大量的基礎科學。

想憑几個小發明就能彎道超車,無異於癡人說夢。

劍橋大學早在幾百年前就建立了,牛津大學更是在宋朝時就建立了。

西方的工業革命絕不只是因爲發明了蒸汽機。

基礎科學的重要,到了二十一世紀,都無比重要。

所以,扶持這位小寡婦,而後通過大量貿易,再源源不斷的將西方的基礎科學帶回來,這纔是真正有劃時代意義的大收穫!

算得上一次西天取經。

而伊麗莎白自然不知道賈薔的心思,聽聞他的話後,一雙碧藍的眼睛散發着海的光澤,道:“公爵閣下,您的慷慨和英勇,真的讓我深深的感動,在我的心底……”

賈薔看了眼徐臻,看他不知從哪尋了根綠飄帶在面前旋啊旋,忍不住笑了起來,對伊麗莎白道:“好了,濠鏡的處境並不安穩,你們最好不要離開太久,以免生變。”

又對徐臻道:“一會兒走時,會有人跟你一道回去。要用多少人,要準備甚麼,一應人力物力皆由你調動。務要將此事辦妥!另外記住,你的安危,最重要!”

徐臻聞言笑了笑,拱手一禮道:“國公爺,等好信兒罷!”

說罷,步履虛浮的起身往外走。

路過門檻時一個踉蹌,卻是伊麗莎白的女兒約翰娜上前扶穩了他,三人一併出去了……

……

後宅,荷園。

黛玉見只賈薔一人回來,笑道:“不是說來了甚麼葡里亞的女伯爵和她女兒,還巴巴的傳話回來叫我準備着,怎麼只你一個?”

說着,將手裡剝好的一顆荔枝吃入口中。

看到這場景,賈薔乾咳了聲,道:“要不,咱們回房去說?”

黛玉如今已經被薰陶的懂了許多從前不懂的梗,見他如此,登時紅了臉,狠狠瞪他一眼。

一旁伍柯不大明白,要起身告辭,卻被黛玉給勸下了。

不明不白的讓人坐了半天,沒個交代就打發走了,着實無禮。

賈薔見黛玉真有些惱了,也規矩老實了,在她身邊坐下後,笑道:“原以爲是上門做客的,沒想到是來聯姻的。話不投機,就讓我趕走了。”

黛玉聞言大爲意外,不過她還未開口,就聽薇薇安笑道:“是伊麗莎白麼?那可是個風流的伯爵,她的香(風)豔(騷)故事,說上三天三夜也說不完。薔,你趕她走是對的,不然她一定會爬到你的牀上,哪怕你娶了她的女兒。”

黛玉聞言簡直驚恐,怒視賈薔。

母女同夫,與禽獸畜生何異?

即便在這方面最荒誕的天家,頂多也就是姑侄共侍一夫……

賈薔忙保證道:“你放心,我果斷堅決的拒絕了此事,不留一點縫隙。若是說了一絲謊話,必不得好死!”

“哎呀你這人……”

黛玉氣惱道:“哪個叫你亂賭咒的?”

賈薔笑道:“我知道有些事做的很不好,你都包容了我。可是我絕不會做讓你厭棄噁心的事。以後少不得還要和濠鏡方面打交道,爲了不讓你難過,就賭了這個咒,以表決心。”

黛玉見他在人前說這樣表白的話,心裡既感動又羞澀,嗔道:“整天就知道亂說話,也不怕讓人笑話了去!”

薇薇安在下面雙手捧於心前,用詠歎調的語氣說道:“哦~~林姑娘,你真是世上最幸福的女孩子!”

這句話還好,卻聽她又道:“要是薔也這樣對我,那就好了!”

伍柯都嚇了一跳,忙看向黛玉。

黛玉卻是抿嘴笑罵道:“薇薇安,你這不害臊的洋婆子,可想瞎了你的心罷!”

衆人一陣好笑後,賈薔對黛玉道:“事情辦的很順利,晚上歇一宿,明兒去香江。最多再忙一個月,其餘功夫就能一直陪你們頑耍了!這二年跟陀螺一樣轉個不停,趁這個機會好好休息一段!”

拿下那位葡里亞總督,再得一支船隊,且將大燕水師威名打出去,接下來必能得一段安寧時光。

從暹羅、安南等地採買海糧,也不會出現大意外。

黛玉聞言自是高興,點頭應道:“好!”

她和他在一起的時日,其實也不多。

若賈薔能多些空閒時間一起相處,那自然是極好的……

……

PS:我自己覺得實力的增長,鋪墊的比較合邏輯,寫的挺順的。畢竟先前賈薔的所有實力,都來自天子。人家一句話也就取消了,現在就越來越紮實了。

最後,雙倍期快過去了,求一波月票。

第九百五十四章 絕殺!第五百九十四章 大祝壽?不行第八百六十九章 討要馬車第四百五十章 沙比 (第三更!)第七百零六章 笑話第九百七十三章 大丈夫第一百一十章 賢后第九百七十八章 奔投第三百零九章 絕處逢生第八百五十八章 小蜜桃第四百四十九章 投名狀(第二更!)第二百四十七章 考封成績……第一百三十八章 大福運(第四更!)第四百二十二章 眼睛第一百八十章 命運第八百九十五章 背後嚼舌第三百六十七章 一品誥命(第二更!)第五百三十六章 拆皮扒骨第二百八十二章 父皇,兒臣冤枉!第七百九十四章 景陽鐘響第九百五十四章 絕殺!第一百八十六章 銀狐第九百二十一章 機關算盡,反誤了……第二百五十六章 驚聞第五百五十九章 黛玉:生兒禮,沒有~第二十三章 賈芸第三十二章 會館第六百四十三章 黛玉:薔哥兒,加把勁兒!第九百六十七章 風雲起勢第三百九十五章 不知好歹 (第一更!)第六百零二章 兩位姑奶奶第八百八十八章 定婚期第七百七十一章 太后絕食第三十二章 會館第九百三十三章 三省調兵之權第八百九十三章 執掌教坊司第二百一十八章 嫁妝第四百六十三章 卑劣無恥第五百六十七章 天下奇毒!第九百七十八章 奔投第四百四十四章 四人行……第八百五十四章 重掌繡衣!第二百二十五章 伐開心第六百三十四章 點四香!第九十六章 滴血第七十三章 謀退路第九十一章 嘔!!第八百九十章 你娘就是不乾淨之人!第九百四十四章 子瑜:你身上怎麼有姑姑的氣味?第二百四十五章 滿堂歡第六十八章 起相思第六百三十章 狠辣決絕!第七百三十六章 畜生!(第三更!)第十五章 賀禮第五百四十六章 賈薔,你可真陰險!第三百八十六章 原不該如此 (第四更!!)第六百零八章 貪婪者的狂歡第二百九十九章 雞飛蛋打第七百二十一章 我對錢沒興趣……第二百零八章 答應(求訂閱!)第五百九十七章 賈母:不聾不啞,難做公婆第八百六十章 寧王到!第五十五章 金鳳五彩八寶鳳頭釵第九百七十九章 姜英:我要和你幹一場!第三百二十八章 小姑姑(第五更,求訂閱!)說一下薛蟠此人第五百三十三章 毛骨悚然第五百九十三章 二嬸嬸……過來第五百四十三章 身份不同了的王夫人……第九百一十二章 隆安帝:皇后爲何相中賈薔?第八百八十六章 缺額二百萬 (第三更,求訂閱!)第三百五十章 捅破天!(第五更!)第二百二十四章 福氣第八十九章 賜字第六百九十八章 竇現,莫要給臉不要臉!第一百一十一章 白蛇第五百九十六章 侯爺……大奶奶?第七百四十五章 賈璉的野趣味……第一百三十三章 香菱學詩第九十章 半山公第九百一十三章 大哭第五十四章 談妥第一百五十三章 新衣第五百四十二章 作妖第二百四十五章 滿堂歡第六百九十七章 子瑜口能言否?第五百三十九章 一別兩寬,各自安好第二章 “毒謀”?第五百六十一章 同車夜遊第六百五十一章 林如海:薔兒,送她早日歸西第七百二十七章 揚州瘦馬?第八百八十九章 儘想美事!第六百二十二章 劉姥姥一進榮國府第四百五十六章 討公道第四百九十章 適可而止第七百九十七章 臣請命,出征宣府!第二百一十三章 來日方長第七百一十五章 襲人失蹤第二百五十一章 多多益善第二百六十五章 黯淡
第九百五十四章 絕殺!第五百九十四章 大祝壽?不行第八百六十九章 討要馬車第四百五十章 沙比 (第三更!)第七百零六章 笑話第九百七十三章 大丈夫第一百一十章 賢后第九百七十八章 奔投第三百零九章 絕處逢生第八百五十八章 小蜜桃第四百四十九章 投名狀(第二更!)第二百四十七章 考封成績……第一百三十八章 大福運(第四更!)第四百二十二章 眼睛第一百八十章 命運第八百九十五章 背後嚼舌第三百六十七章 一品誥命(第二更!)第五百三十六章 拆皮扒骨第二百八十二章 父皇,兒臣冤枉!第七百九十四章 景陽鐘響第九百五十四章 絕殺!第一百八十六章 銀狐第九百二十一章 機關算盡,反誤了……第二百五十六章 驚聞第五百五十九章 黛玉:生兒禮,沒有~第二十三章 賈芸第三十二章 會館第六百四十三章 黛玉:薔哥兒,加把勁兒!第九百六十七章 風雲起勢第三百九十五章 不知好歹 (第一更!)第六百零二章 兩位姑奶奶第八百八十八章 定婚期第七百七十一章 太后絕食第三十二章 會館第九百三十三章 三省調兵之權第八百九十三章 執掌教坊司第二百一十八章 嫁妝第四百六十三章 卑劣無恥第五百六十七章 天下奇毒!第九百七十八章 奔投第四百四十四章 四人行……第八百五十四章 重掌繡衣!第二百二十五章 伐開心第六百三十四章 點四香!第九十六章 滴血第七十三章 謀退路第九十一章 嘔!!第八百九十章 你娘就是不乾淨之人!第九百四十四章 子瑜:你身上怎麼有姑姑的氣味?第二百四十五章 滿堂歡第六十八章 起相思第六百三十章 狠辣決絕!第七百三十六章 畜生!(第三更!)第十五章 賀禮第五百四十六章 賈薔,你可真陰險!第三百八十六章 原不該如此 (第四更!!)第六百零八章 貪婪者的狂歡第二百九十九章 雞飛蛋打第七百二十一章 我對錢沒興趣……第二百零八章 答應(求訂閱!)第五百九十七章 賈母:不聾不啞,難做公婆第八百六十章 寧王到!第五十五章 金鳳五彩八寶鳳頭釵第九百七十九章 姜英:我要和你幹一場!第三百二十八章 小姑姑(第五更,求訂閱!)說一下薛蟠此人第五百三十三章 毛骨悚然第五百九十三章 二嬸嬸……過來第五百四十三章 身份不同了的王夫人……第九百一十二章 隆安帝:皇后爲何相中賈薔?第八百八十六章 缺額二百萬 (第三更,求訂閱!)第三百五十章 捅破天!(第五更!)第二百二十四章 福氣第八十九章 賜字第六百九十八章 竇現,莫要給臉不要臉!第一百一十一章 白蛇第五百九十六章 侯爺……大奶奶?第七百四十五章 賈璉的野趣味……第一百三十三章 香菱學詩第九十章 半山公第九百一十三章 大哭第五十四章 談妥第一百五十三章 新衣第五百四十二章 作妖第二百四十五章 滿堂歡第六百九十七章 子瑜口能言否?第五百三十九章 一別兩寬,各自安好第二章 “毒謀”?第五百六十一章 同車夜遊第六百五十一章 林如海:薔兒,送她早日歸西第七百二十七章 揚州瘦馬?第八百八十九章 儘想美事!第六百二十二章 劉姥姥一進榮國府第四百五十六章 討公道第四百九十章 適可而止第七百九十七章 臣請命,出征宣府!第二百一十三章 來日方長第七百一十五章 襲人失蹤第二百五十一章 多多益善第二百六十五章 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