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九章 姜英:我要和你幹一場!

事畢。

劉氏擦了擦嘴角,狐狸眼極媚的白了高茂成一眼,問道:“老爺可放心了?你說當日又是何苦?人家派人請你去護航,你偏藉口不去。今兒還得給人賠不是,回來倒拿我出火……”

高茂成罵道:“小浪蹄子,爺不拿你出火,到裡面拿那黃臉婆出火不成?再說你懂個屁!”

劉氏媚笑道:“妾身怎不懂?不就是老爺和趙巡撫、許布政使、孫按察使他們是一夥兒的,那位國公爺,卻是林如海的得意弟子,新舊兩黨不合嘛。可妾身聽老爺說過,都中舊黨已經被新黨打的一敗塗地,早晚會波及到外省。老爺這會兒去得罪這位,是不是……”

高茂成冷笑道:“你懂甚麼?朝廷那一套就是胡來!在京城能辦妥,在北地勉強也能應付,可在江南……嘿嘿!等着罷,除非殺個人頭滾滾,否則,絕無可能。再說,荊朝雲雖丟了實權,可仍是軍機處大學士,皇帝老子、韓半山都不敢真將他怎樣。在加上軍中也亂糟糟的,他們能成甚麼事?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小野種來粵州,規規矩矩的也罷,若想給總督府那個老忘八出頭,那他就是作死!”

劉氏提醒道:“人家畢竟是國公爺,還是繡衣衛指揮使……”

高茂成罵道:“頭髮長見識短,官大就好使了?天下誰還能大的過皇上去,可他的話要是管用,天下還有那麼多事?等着瞧罷!爺今兒先留下一隊兵看着他們,就看他怎麼辦。”

“那伍家又怎麼說?老爺,伍家那個園子要說能弄到手住進去,也不算白活啊……”

“放你孃的屁!伍家背後水深的很,敢打他家主意的,沒幾個好下場,給爺趴下,今兒非好好教訓教訓你這個小瀅婦不可!”

“老爺在這?啊,不要啊……”

……

兩廣總督府。

葉芸看着眼前的“江西老表”,見其身上破破爛爛,臉上也是髒兮兮的,可眉眼間的那股自信之氣,負手而立平視他的目光,登時讓葉芸神情動容,上前拱手道:“未想國公爺能以此等模樣相見,老夫身爲兩廣總督,實在慚愧,汗顏相見吶!”

來人自然就是賈薔,他笑呵呵的還禮道:“粵省如今這個爛攤子,如何能怪得了少穆公?今日這般做派,只當權變之計。其實也沒甚麼,宣鎮奇襲博彥汗的金帳時,爲了防止被牧犬嗅出氣味提前警戒,我們前往的百餘人,都用馬糞擦身。如今這般扮作乞兒,不算甚麼。”

葉芸聞言,深深看了賈薔一眼,讓座後道:“能讓半山公如此誇讚,如海、邃庵看重之人,果然非同一般,老夫先前淺薄了。”

賈薔也高興,笑道:“我還擔心少穆公是竇廣德那樣的老匹夫,瞧我勳貴出身就恨之入骨呢。”

提及竇現,葉芸面色變了變,沉默稍許道:“竇廣德,可惜了。若非他彈劾勳貴,致使兩個兒子先殘後死,他也不會如此偏激……”

賈薔道:“論殺黑心權貴,十個竇廣德加一起也比不過我。總不能因爲他出身慘,活的慘,就該殺我罷?果真想殺我也就算了,用的還是陰謀詭計潑髒水的下作手段,還牽扯到我先生。若不是我先生死活按着不讓動手,他也等不到在家病死。”

葉芸聞言苦笑起來,果然是京中頂級權貴的做派,他不再提此事,問道:“不知國公爺今日喬裝來此,是爲何事?”

賈薔開門見山道:“明日我斬高茂成,拿下趙國明、許珣、孫舯,不知少穆公能否鎮得住局面,不使粵州城出現動盪?”

葉芸聞言眼睛陡然睜大,目光駭然的看着賈薔。

高茂成且不提,武官曆朝歷代都好殺些。

可是趙國明是粵省巡撫,許珣爲布政使,孫舯是提刑按察使。

一個正二品,兩個正三品。

後兩者不提,趙國明封疆一省,手中亦有王命旗牌在,這樣的封疆大吏,沒有朝廷的旨意,誰敢拿問?

不過,當賈薔拿出手中“如朕親臨”的金牌後,葉芸總算緩了口氣。

繡衣衛指揮使持此金牌,倒是能辦成些事……

隨即就大爲心動,他也着實等不及了!

果真能辦成此事,一舉除去此四害,兩廣局勢都將大變!

破局之勢,居然就在當前!!

“只老夫一人之力艱難,還需要伍家、潘家、葉家和盧家四家的支持。說來汗顏,老夫堂堂兩廣總督,可在粵省之地,眼下能調動的力量,還不及幾家商賈,且是遠遠不及……”

葉芸說罷,並未矯情,又點道:“另外就是要防備粵省提督陸廣昌,和高茂成一樣,陸廣昌也是趙國公舊部出身。不過,操行比高茂成好些。可萬一事變,也是不好說的事。”

賈薔點頭道:“少穆公放心,伍家那邊沒甚問題,陸廣昌那邊也由我來安排,不會出差池。”

葉芸沉聲道:“既然如此,那老夫就準備動手了。”

賈薔聞言奇道:“你老動甚麼手?”

葉芸冷聲道:“攘外必先安內,不除內鬼,焉能做出大事來?來人!先斬督標營營指揮石帆、副將楚明、參將孫德勝、曲長才,肅清總督衙門!”

又問賈薔道:“不知寧國公準備以何罪名誅賊?”

賈薔淡淡笑道:“福壽膏如何?”

葉芸聞言大笑,眉間山字紋都舒展了些,道了聲:“英雄所見略同!”

心中有數,必是伍家也出手了。

不過想想又有些奇怪,伍家、潘家、盧家、葉家等十三行鉅富之族,和高茂成等關係還算不錯啊……

不過,十三行到底是天子東南內庫,根基仍在朝廷,也就不足爲奇了。

……

“尋我幫忙?”

伍家花園,賈薔回來後,派人將姜英請來求助,姜英納罕問道:“不知薔兒,尋我何事?”

這稱呼……

賈薔都楞了楞,直勾勾的看着姜英。

姜英也虎,反視之,皺眉看着賈薔道:“大嫂子、二嫂子不是如此叫你的?”

賈薔提醒道:“她們年歲比我大些。”

姜英蹙了蹙眉心,道:“我年歲雖比你小,可輩分卻大。”不過也不是囉嗦之人,搖頭道:“罷了,日後還是叫薔哥兒罷。甚麼事?”

賈薔答應過黛玉,所以沒再扯臊,將事情大致說了遍,最後道:“高茂成不僅貪贓枉法,壞事最盡,與舊黨勾結,擁兵自重,且欲於我不利,如今已經派了一隊兵卒在外面行監視之事。所以,我必拿下他,以正國法。

但粵省提督將軍陸廣昌也是老爺子舊部,怕會念在同袍之義的份上,出兵相救。粵省山高皇帝遠,繡衣衛在此力量微薄。所以,我請想三嬸嬸明日作客陸府,替我做兩件事。

第一,以老國公的名義去見他,等他聽聞動靜準備離開時,先好言相勸,若不聽,就直言警告他,本公持御賜金牌南下辦案,明日他敢調一兵一卒出營,本公必以謀逆大罪罪之!

第二,一旦出現不可收拾的動盪,本公會第一時間傳令於他,他需要帶兵平叛。不然,粵州城大亂,他要擔任重罪!

三嬸嬸,你身上擔負的這兩個擔子極重,能不能幹成?”

姜英面色嚴肅,看着賈薔道:“必能做好。陸叔叔我認得,是個好人。也知道高茂成,不過並不喜歡此人,他是走了我大伯的門路,才選的官,祖父也不是很看重他。陸叔叔和高茂成不是一路人,我聽爹爹說起過,高茂成每年給大伯送好些金銀,所以不把陸叔叔放在眼裡。”

賈薔笑道:“如此就更好了,那麼明日一早,我派人送你去陸府。”

姜英點了點頭後,忽然說道:“你那日不是說,要和我較量較量拳腳?”

賈薔扯了扯嘴角,看着姜英道:“我知道三嬸嬸拳腳功夫俊,在姜家也常和家裡兄弟過招。可到底男女有別,讓人瞧見了也容易出謠言。你還不知道,我如今身上揹負着多少謠言?”

姜英聞言眼神古怪的看着賈薔,道:“你那些是謠言?”又道:“我就是因爲知道你和太太保證過,才放心與你比武的。”

賈薔聞言唬了一跳,道:“連這你也知道?”

姜英沒說話,看向一旁,道:“西府裡,能有甚麼秘密?有人還以爲我會故意招惹你,拿這事來笑話我。我偏不服,我也是國公府裡的嫡小姐,難道就這樣不知自重?

高門大戶裡的是非多,可我也不想那樣唯唯諾諾的活着。既然心裡堂堂正正,又何懼流言?你到底和不和我打一場?”

她是欣賞他,尤其是對比寶玉後,但這種欣賞和情情愛愛無關。

她原本就是一個自幼習武好排兵佈陣的將門虎女,又不好讀個詩詞幻想那麼多花前月下,便是守一輩子活寡又如何?

她以爲,非要和賈薔堂堂正正的來一場,讓人看出她的清白坦蕩,看出她武功高明,往後的日子才能素淨些。

當然,她還有些小心思。

若將來能如李婧、閆三娘那樣,也能有用武之地就更好了……

賈薔大概猜出了些她的心思,想了想道:“只咱倆打不大便宜,不如這樣,擺個擂,請家裡人都來瞧瞧,只當看熱鬧了。”

“好!”

……

PS:求點保底月票啊,排名也別太尷尬呀~~

第九百六十六章 多多益善第五百五十一章 賈薔過生兒?第八百零二章 亂時當用重典,殺!第七百一十九章 捶到死!(感謝家有二喵安知魚大佬的白銀盟!)第七百五十七章 蜜桃了不起?第四百九十七章 黑手第八百四十九章 某人好自爲之第八百四十九章 某人好自爲之第四十一章 窩火第五百四十六章 賈薔,你可真陰險!第七百六十三章 咦,又多了位二嬸嬸?第七百章 內鬼浮現第八百一十五章 賈薔就是姜家喂不飽的狗?第二百九十五章 偷聽第七百零一章 幕後黑手……第九百二十九章 子瑜,胳膊肘往哪拐?第四百三十三章 跋扈 (第一更!)第一百九十四章 梅家,義士也!第一百四十五章 小浪蹄子第七百六十八章 鳳姐兒有了?第四百六十三章 卑劣無恥第三百三十五章 結交 (第三更!)第八百五十五章 徹查!第五百六十一章 同車夜遊第三百九十五章 不知好歹 (第一更!)第四百三十一章 養精蓄銳 (第二更!)第六百二十九章 冷遇第二百五十二章 官印第九十六章 滴血第三百二十七章 訓鳳 (第四更,求訂閱!)第七百七十六章 惹人厭第二百七十六章 悲傷的寶玉 (第二更!)第九百二十七章 一線生機第八百六十七章 試探第六百五十一章 林如海:薔兒,送她早日歸西第五百八十二章 隆安帝,你這個昏君!賈薔,奸臣也!第五百五十二章 唯孤家寡人爾!第七十章 前程第一百五十二章 說情第五百二十五章 賈敬第七十四章 大造化第六百五十八章 士紳一體納糧當差?第五百九十四章 大祝壽?不行第九百二十一章 機關算盡,反誤了……第三百三十八章 客至 (第二更!)第六百二十二章 劉姥姥一進榮國府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份第七百二十七章 揚州瘦馬?第四百七十二章 過日子第九百五十五章 還有脈?第二十四章 名師難求第四百三十七章 擂臺爭鋒 (第二更!)第六百三十九章 李暄:大哥,爲了你,我們甚麼罪都認!第一百一十二章 不賣第四百四十二章 男人就喜歡野的第六百三十三章 飛鳳亭夜話第六百三十七章 被人打爛臉第四百八十九章 破門第六十章 我好慘第六百三十八章 閻王三點手第四百九十六章 鴛鴦陪牀第一百八十六章 銀狐第七十六章 好多戲第八百八十八章 定婚期第一百五十章 銀匱第五百一十章 火器營 (第三更!)第二十四章 名師難求第八百九十五章 背後嚼舌第四百六十三章 卑劣無恥第六百二十九章 冷遇第七百零五章 黛玉:我們離京後的事都說說纔好第五百三十章 闖宮!第三百零三章 酒後之言?第四百九十五章 不知死活第八百九十一章 不癡不聾,不爲家翁第七百零七章 小風波第九百九十二章 另闢蹊徑第七百九十四章 景陽鐘響第三百五十一章 難道是他?(第一更!)第七百三十三章 薄義無情之輩第四百零六章 寶玉的絕望第八百六十二章 娘娘小心!第七十二章 太上皇,你大爺!第八百五十三章 遺書第九百六十七章 風雲起勢第七百六十六章 幾個姑姑何時說親?第七十六章 好多戲第四百五十九章 不着調第二百九十二章 辭官讓爵第六百九十章 老少交鋒第六百九十八章 竇現,莫要給臉不要臉!第五百三十章 闖宮!第三百六十九章 圈禁 (第二更!)第四百八十三章 驚變第四百五十四章 不急第九百九十四章 剷除內患第九百五十四章 絕殺!第四百一十七章 賈璉殺人事件(第六更!求訂閱!)第六百六十一章 再回榮慶堂……第四百八十五章 真正的至尊 (第三更!)
第九百六十六章 多多益善第五百五十一章 賈薔過生兒?第八百零二章 亂時當用重典,殺!第七百一十九章 捶到死!(感謝家有二喵安知魚大佬的白銀盟!)第七百五十七章 蜜桃了不起?第四百九十七章 黑手第八百四十九章 某人好自爲之第八百四十九章 某人好自爲之第四十一章 窩火第五百四十六章 賈薔,你可真陰險!第七百六十三章 咦,又多了位二嬸嬸?第七百章 內鬼浮現第八百一十五章 賈薔就是姜家喂不飽的狗?第二百九十五章 偷聽第七百零一章 幕後黑手……第九百二十九章 子瑜,胳膊肘往哪拐?第四百三十三章 跋扈 (第一更!)第一百九十四章 梅家,義士也!第一百四十五章 小浪蹄子第七百六十八章 鳳姐兒有了?第四百六十三章 卑劣無恥第三百三十五章 結交 (第三更!)第八百五十五章 徹查!第五百六十一章 同車夜遊第三百九十五章 不知好歹 (第一更!)第四百三十一章 養精蓄銳 (第二更!)第六百二十九章 冷遇第二百五十二章 官印第九十六章 滴血第三百二十七章 訓鳳 (第四更,求訂閱!)第七百七十六章 惹人厭第二百七十六章 悲傷的寶玉 (第二更!)第九百二十七章 一線生機第八百六十七章 試探第六百五十一章 林如海:薔兒,送她早日歸西第五百八十二章 隆安帝,你這個昏君!賈薔,奸臣也!第五百五十二章 唯孤家寡人爾!第七十章 前程第一百五十二章 說情第五百二十五章 賈敬第七十四章 大造化第六百五十八章 士紳一體納糧當差?第五百九十四章 大祝壽?不行第九百二十一章 機關算盡,反誤了……第三百三十八章 客至 (第二更!)第六百二十二章 劉姥姥一進榮國府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份第七百二十七章 揚州瘦馬?第四百七十二章 過日子第九百五十五章 還有脈?第二十四章 名師難求第四百三十七章 擂臺爭鋒 (第二更!)第六百三十九章 李暄:大哥,爲了你,我們甚麼罪都認!第一百一十二章 不賣第四百四十二章 男人就喜歡野的第六百三十三章 飛鳳亭夜話第六百三十七章 被人打爛臉第四百八十九章 破門第六十章 我好慘第六百三十八章 閻王三點手第四百九十六章 鴛鴦陪牀第一百八十六章 銀狐第七十六章 好多戲第八百八十八章 定婚期第一百五十章 銀匱第五百一十章 火器營 (第三更!)第二十四章 名師難求第八百九十五章 背後嚼舌第四百六十三章 卑劣無恥第六百二十九章 冷遇第七百零五章 黛玉:我們離京後的事都說說纔好第五百三十章 闖宮!第三百零三章 酒後之言?第四百九十五章 不知死活第八百九十一章 不癡不聾,不爲家翁第七百零七章 小風波第九百九十二章 另闢蹊徑第七百九十四章 景陽鐘響第三百五十一章 難道是他?(第一更!)第七百三十三章 薄義無情之輩第四百零六章 寶玉的絕望第八百六十二章 娘娘小心!第七十二章 太上皇,你大爺!第八百五十三章 遺書第九百六十七章 風雲起勢第七百六十六章 幾個姑姑何時說親?第七十六章 好多戲第四百五十九章 不着調第二百九十二章 辭官讓爵第六百九十章 老少交鋒第六百九十八章 竇現,莫要給臉不要臉!第五百三十章 闖宮!第三百六十九章 圈禁 (第二更!)第四百八十三章 驚變第四百五十四章 不急第九百九十四章 剷除內患第九百五十四章 絕殺!第四百一十七章 賈璉殺人事件(第六更!求訂閱!)第六百六十一章 再回榮慶堂……第四百八十五章 真正的至尊 (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