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八章 奔投

粵州城,伍家花園。

賈薔看着肥頭大臉的高茂成,笑的如同一個豬頭,心裡膩味的不行。

對於他喋喋不休的說着他爲姜鐸老鬼的親衛,當年如何隨趙國公姜鐸征戰,賈薔也全當放屁。

這高茂成看起來不過五十歲上下的樣子,他當姜鐸親衛時,大燕還有個鬼仗可打?

賈薔也沒掩飾他的不喜,淡淡應對幾句後,就端茶謝客了。

高茂成走後,伍元有些納罕的看向賈薔,道:“國公爺方纔不是說,要虛與委蛇一番麼?”

賈薔搖頭道:“此人看似粗蠢,實則在自身安危上,十分精明狡詐。顯然對我的性子做派,也瞭解不少。我若滿面含笑的與他應對,他反倒易生戒心。如此對待正好,不至於讓他立刻生疑。

另外,他表面上對我有些過分的畢恭畢敬,實則心裡全不當我是回事。

此人怕是除了姜老鬼,世間其他人都不放在眼裡。

正因爲狂傲無邊,所以才能跪的下去,心裡只當跪蠢貨。他還不定怎麼得意,頑弄天下人於股掌間,自詡能屈能伸,聰明絕頂。

這樣的人,不能以常理對待。”

伍元頷首道:“原來如此。”

心裡對賈薔的城府聰慧,和對人性的掌斷,又有了新的認知。

賈薔道:“所以且不急,既然他和兩廣總督葉芸不睦,那就等見過葉芸後再議。也是猖獗,一個水陸提督敢和兩廣總督叫板。他當趙國公能活一千歲不成?”

伍元解釋道:“高茂成和前總督施靜關係莫逆,二人有不少利益勾連。施靜被調離粵省,高茂成很是不滿。倒也嘗試過和葉總督親近,只是葉總督是半山公所舉之人,品性高潔,又怎會與他同流合污?因此總督府和水陸提督府之間,多有齟齬。不過,葉總督新官上任,不比高茂成在粵省經營十數載,根基深厚,一時間奈何他不得。高茂成和粵東巡撫趙大人、布政使許大人、提刑按察使大人,都有些交情。”

賈薔聞言面色有些肅然,道:“不出意外。前兩廣總督施靜是荊朝雲的人,甚麼德性也就不問自知了。他和高茂成,一個權傾天下權相門生,一個執掌天下兵馬姜家走狗,兩人勾結起來,粵省其他人要麼順從,要麼滾蛋,哪有他法?

另外,粵東巡撫趙國明、布政使許珣、提刑按察使孫舯,原都是景初舊臣。朝廷纔剛剛將朝中肅清乾淨,還未來得及動這邊。當初調離施靜時,荊朝雲就開了口,粵省重地,不宜動作過甚。只是如今荊朝雲都死透了,他這些走狗焉敢猖獗?

至於葉芸,是半山公的同年,出京前,半山公還同我說起過此人,書信一封,叫我幫葉芸打開粵東局面,直言葉芸處境艱難。”

聽聞此言,伍元有些不安道:“國公爺,此類國朝機密……我終不過一介草民。”

賈薔笑道:“草民?你身上不是捐着二品的官兒麼……再者,我自忖看人的目光沒有娘娘厲害,她都信得過你,我還怕甚麼?”

以尹後不惜親自出面作保的姿態,伍家對賈薔所說的這些事,沒有可能不知道……

而伍元能如此恭敬對待賈薔,看的又豈是賈薔的體面?

其中必有尹後的叮囑罷了。

二人正說着,卻見商卓面色肅重的進來。

伍家人離開後,伍家花園的駐防已由國公府親衛交接。

“國公爺,高茂成離開前,留下了一隊兵馬,說是給國公爺聽用。不過小的以爲,監視之意更多。”

賈薔聞言氣急反笑道:“都道強龍難壓地頭蛇,這廝是肆無忌憚了。看來事不宜遲……”

頓了頓,他看向伍元道:“伍員外,伍家園子可有隱秘些的對外門道?”

……

兩廣總督府。

書房。

葉芸面容尋常,眉間山字紋有些深,雙目深沉。

景初五年那一科,韓彬爲狀元,葉芸爲榜眼。

不過葉芸的仕途,比韓彬還要艱難些。

韓彬雖在苦寒邊疆省份輪轉了一圈,但好歹也是各省封疆之臣,手握王命旗牌,執掌一省大權。

而葉芸則一路坎坎坷坷,做到州府主官後,再往上,就常年在布政使、提刑按察使的一省佐官位置上打轉。

至到隆安初年,纔在韓彬上書之下,隆安帝點了江西巡撫。

擔任六年後,於去年升任兩廣總督。

шшш● TTKΛN● ℃o

但江西那種窮地方,複雜程度又如何能與兩廣比?

尤其是粵省這樣的大省,地方勢力極其複雜。

去年年底上任,至今已有半年光景,但總督府的局勢,始終難以打開。

總督府上下屬官,大半都是對立勢力的人。

甚至督標營都難以聽命……

這讓葉芸對地方勢力坐大,中樞權威削弱感到擔憂。

葉芸以爲,缺少一個有力的契機,來破此局。

而朝廷裡半山公韓彬書信於他,會派強勢之人前來相助,助他一臂之力,打開新政。

如今看來,多半就是今日到粵的這位年輕國公了。

就他和韓彬書信來往所瞭解,此人雖年輕,卻頗得聖眷,再加上自身能爲不差,更難得的是心懷黎庶,所以不止天子倚重皇后寵愛,連韓彬、韓琮等都偏愛幾分,林如海就更不必多說了,視若親子。

可葉芸卻擔憂,年輕驟貴,又執掌大權,如此人物,必目無餘子,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可這樣的行事做派,在都中可以,在粵東卻怕是要碰釘子。

除非朝廷派大軍前來,否則蠻幹在粵東絕對行不通。

不說其他,今日賈薔入粵,出行必有人監視。

他想幹點甚麼,怕是還沒出門兒多久,該知道的就都知道了。

然後就會一路上意外頻發……

眼瞎耳聾走不動道的老太太被撞怕不怕?

尋常碰瓷當然不怕,可人家就死在你跟前,然後千百個土著百姓圍着鬧事頭疼不頭疼?

還不怕?

驅趕百姓時,再出幾個人命,怕不怕?

這就是地方勢力的手段。

“但願,那位寧國公不要把事想的簡單了……”

葉芸輕輕一嘆,旁邊坐着二人,皆是跟隨了他多年的幕僚。

一人隨着葉芸嘆息聲一併搖頭,顯然不看好京中權貴。

可另一人卻笑道:“明公何須多慮,觀寧國公行事,雖看似魯莽,動輒搏命,但內中仍有分寸在。譬如當初林相愛女車駕被焚,寧國公敢帶兵圍趙國公府,敢圍雄武候府,敢以命相搏,以屠府相脅,但到了二皇子府,卻只是一番折辱,抽了一記耳光。當然,這比殺了二皇子更讓其羞恥憤恨,但終究沒有動殺人之念。這種分寸拿捏,就很微妙了。還有其他幾樁事,亦皆如此。”

葉芸聞言緩緩頷首,道:“子謙所言之事,老夫又何嘗不知?但是,你也說了,那是二皇子。對趙國公、雄武候他都不放在眼裡,粵省那些人,在他眼裡怕還不如阿貓阿狗。少年驟貴,必眼高於頂。罷了,且靜觀其變罷。老夫也不可能將希望都寄託於他身上,還是以煙館案爲突破口,準備動手……”

話音未落,就聽門外敲門聲響起,葉芸皺頭一眉,一幕僚起身開門問道:“何事?”

管家面色古怪,進門道:“老爺,前面傳話,來了一江西老表,自稱是老爺的親戚,活不下去了,上門奔投。”

葉芸聞言氣笑道:“混帳!老夫在江西何時有過親戚?”

管家道:“門房看他衣着破爛,原也是要趕他走,可他再三懇求,並說有物證,是老爺當初送給他的一把摺扇。門房見他言之鑿鑿,就請了小的去。可小的也認不得,又問不出甚麼來,說的話也聽不大明白,小的就將摺扇送來,請老爺過目。”

說罷,從袖兜裡拿出摺扇送上。

葉芸自知是假,搖頭罵了聲“荒唐”,不過還是接過摺扇看了眼,這一看,素來形容威重的他,卻是忽地面色大變……

……

粵省水陸提督府。

高茂成自伍家花園回來後,臉色就不好看。

入偏廳後,罵罵咧咧道:“毛還沒漲齊的小雜種,倒敢在他高太爺跟前拿大!老子跟國公爺南征北戰那會兒,你賈家祖宗就成廢物了!”

他雖有意爲之,也試探出賈薔是個沒甚叼毛能爲的佞幸權貴,可該惱火的地方仍惱火。

偏寵小妾劉氏打發人將冰鑑擺起,笑着寬慰道:“老爺息怒!爲了一雜毛小子,何必氣成這般?早晚叫他給老爺磕頭賠罪就是!”

劉氏生的一對狐狸眼,眼角往上翹的天然一股媚韻。

原是高茂成手下參將的妻子,被他看上後,請參將夫妻來府,灌醉後,當着人面糟蹋了。

事後將參將提拔成副將,也就沒事了……

高茂成聞言哈哈大笑了聲後,罵道:“小瀅婦盡說好聽的,他甚麼位份的人,眼睛都快長到腦門頂上了,能跪爺?不過你別說,那小野種長的可真俊秀,要是你這瀅婦瞧見了,非吞了他不可!”

劉氏聞言花容失色,雙手捧心道:“哎呀!老爺,那你何時請他來府上,妾身見見他,幫老爺吞了他如何?”

高茂成聞言哈哈笑罵道:“你這騷貨好大的膽,當着爺的面就敢想着偷人!不過,爺就喜歡你這股浪勁!過來,給爺跪下!”

……

PS:保底月票來一波啊,每月都是月初被人落下十萬八千里,到月底最後一天爆一串菊,可我喜歡小娘子,只走正道啊~~

第四百零四章 道之所在,雖千萬人吾往矣第三百四十二章 金冊 (第一更!)第九百三十六章 夜宴第四百七十五章 國舅“妙”計第四百八十九章 破門第九十九章 雪中送炭第四百八十四章 撕破面皮!第二百八十五章 逼婚(爆更求訂閱啊!)第一百二十二章 方子有問題第三百一十三章 打醒她!第七百六十章 寶釵之悲第八百五十章 壞透了的林丫頭!第四百九十四章 龍潭虎穴第八百六十三章 奪了豐樂樓,咱倆當東家!第七百四十五章 賈璉的野趣味……第九百零二章 大燕皇家錢莊第八百五十五章 徹查!第七百二十章 我只是敲了敲邊鼓,搭了個臺……第三百一十章 長樂郡主第七百四十四章 李暄の慘狀(新年快樂啊!)第五百三十五章 三個驚雷!第一百六十章 激怒第六百五十三章 賈薔和三皇子同歸於盡?第二百二十一章 賈·柯里昂·薔?第七百七十一章 太后絕食第一百八十七章 問道第九百五十七章 驚聞喜訊第六百三十六章 湘雲:我先摘了你的桃吃!第九百五十一章 寵妾滅妻第八百三十二章 祝娘娘佳節安樂……第五百八十四章 竇現,你就是個渣渣(第三更!)第三百零一章 喜信第六百二十八章 走,今晚大家洗溫湯!第七百五十七章 蜜桃了不起?第九百零九章多謝……薔哥兒第六百一十六章 天譴第三百一十章 長樂郡主第九百二十七章 一線生機第六百零七章 殺人償命!(感謝狂拽鄭大師的盟主!)第五百八十一章 園子修好了!!第一百零六章 強取豪奪第六百六十七章 讓林如海驚豔的女人……第一百三十七章 崩塌(第三更!)第六百七十章 背後黑手恪懷郡王?第五百五十五章 無事獻殷勤!第六百八十四章 苦肉計?第五百八十七章 寶玉你住玉皇廟,你娘住達摩庵第四百九十八章 太狠 (第三更!)第二百零八章 答應(求訂閱!)第四百七十七章 婉拒第九百四十四章 子瑜:你身上怎麼有姑姑的氣味?第四百七十五章 國舅“妙”計第一百零六章 強取豪奪第十六章 賓客盡歡(求收藏,求推薦)第六百三十一章 黛玉毆打賈薔二三事……第三百五十五章 顛倒黑白第八百五十章 壞透了的林丫頭!第一百九十三章 兵荒馬亂(訂閱飛來!!)第四百八十九章 破門第二百一十四章 醜聞第九百四十二章 威脅第一百五十四章 陰差陽錯(求訂閱!!)第一百八十二章 戲園子第七百三十章 當着賈薔的面,再打一回!第六百八十六章 尤三姐:你可做個人罷……第三百一十七章 一夜掃空!第三十五章 隔牆有耳第三百三十章 新書 (第二更!)第六百三十章 狠辣決絕!第八百一十一章 火!火!火!第二百四十九章 警告第一百九十七章 斬草除根(求訂閱!)第三百零八章 天子胸懷第四百八十章 景陽鐘響,天下大哀第四百八十五章 真正的至尊 (第三更!)第九百三十一章 閨中趣第九百三十六章 夜宴第三百零八章 天子胸懷第三百一十九章 抄家第一百七十章 人才難得第八十七章 告別第八十二章 擔待第一百八十七章 問道第八百六十七章 試探第三百八十八章 九華宮中現殺機!(第一更!)第六百六十二章 發行國債?第六百九十章 老少交鋒第九十一章 嘔!!第六百一十二章 今夜醜正,建佛國,尊佛母!第八百二十三章 林如海:你的時間不多了……第九百八十五章 寶玉瘋了第八百零六章 最後一次絕殺!第八百二十九章 元妃歸寧!(新年好!!)第四百八十九章 破門第四百九十章 適可而止第五百零九章 相邀第九百七十二章 大局已定第十八章 初見第十三章 膽氣第七百八十五章 以子試母
第四百零四章 道之所在,雖千萬人吾往矣第三百四十二章 金冊 (第一更!)第九百三十六章 夜宴第四百七十五章 國舅“妙”計第四百八十九章 破門第九十九章 雪中送炭第四百八十四章 撕破面皮!第二百八十五章 逼婚(爆更求訂閱啊!)第一百二十二章 方子有問題第三百一十三章 打醒她!第七百六十章 寶釵之悲第八百五十章 壞透了的林丫頭!第四百九十四章 龍潭虎穴第八百六十三章 奪了豐樂樓,咱倆當東家!第七百四十五章 賈璉的野趣味……第九百零二章 大燕皇家錢莊第八百五十五章 徹查!第七百二十章 我只是敲了敲邊鼓,搭了個臺……第三百一十章 長樂郡主第七百四十四章 李暄の慘狀(新年快樂啊!)第五百三十五章 三個驚雷!第一百六十章 激怒第六百五十三章 賈薔和三皇子同歸於盡?第二百二十一章 賈·柯里昂·薔?第七百七十一章 太后絕食第一百八十七章 問道第九百五十七章 驚聞喜訊第六百三十六章 湘雲:我先摘了你的桃吃!第九百五十一章 寵妾滅妻第八百三十二章 祝娘娘佳節安樂……第五百八十四章 竇現,你就是個渣渣(第三更!)第三百零一章 喜信第六百二十八章 走,今晚大家洗溫湯!第七百五十七章 蜜桃了不起?第九百零九章多謝……薔哥兒第六百一十六章 天譴第三百一十章 長樂郡主第九百二十七章 一線生機第六百零七章 殺人償命!(感謝狂拽鄭大師的盟主!)第五百八十一章 園子修好了!!第一百零六章 強取豪奪第六百六十七章 讓林如海驚豔的女人……第一百三十七章 崩塌(第三更!)第六百七十章 背後黑手恪懷郡王?第五百五十五章 無事獻殷勤!第六百八十四章 苦肉計?第五百八十七章 寶玉你住玉皇廟,你娘住達摩庵第四百九十八章 太狠 (第三更!)第二百零八章 答應(求訂閱!)第四百七十七章 婉拒第九百四十四章 子瑜:你身上怎麼有姑姑的氣味?第四百七十五章 國舅“妙”計第一百零六章 強取豪奪第十六章 賓客盡歡(求收藏,求推薦)第六百三十一章 黛玉毆打賈薔二三事……第三百五十五章 顛倒黑白第八百五十章 壞透了的林丫頭!第一百九十三章 兵荒馬亂(訂閱飛來!!)第四百八十九章 破門第二百一十四章 醜聞第九百四十二章 威脅第一百五十四章 陰差陽錯(求訂閱!!)第一百八十二章 戲園子第七百三十章 當着賈薔的面,再打一回!第六百八十六章 尤三姐:你可做個人罷……第三百一十七章 一夜掃空!第三十五章 隔牆有耳第三百三十章 新書 (第二更!)第六百三十章 狠辣決絕!第八百一十一章 火!火!火!第二百四十九章 警告第一百九十七章 斬草除根(求訂閱!)第三百零八章 天子胸懷第四百八十章 景陽鐘響,天下大哀第四百八十五章 真正的至尊 (第三更!)第九百三十一章 閨中趣第九百三十六章 夜宴第三百零八章 天子胸懷第三百一十九章 抄家第一百七十章 人才難得第八十七章 告別第八十二章 擔待第一百八十七章 問道第八百六十七章 試探第三百八十八章 九華宮中現殺機!(第一更!)第六百六十二章 發行國債?第六百九十章 老少交鋒第九十一章 嘔!!第六百一十二章 今夜醜正,建佛國,尊佛母!第八百二十三章 林如海:你的時間不多了……第九百八十五章 寶玉瘋了第八百零六章 最後一次絕殺!第八百二十九章 元妃歸寧!(新年好!!)第四百八十九章 破門第四百九十章 適可而止第五百零九章 相邀第九百七十二章 大局已定第十八章 初見第十三章 膽氣第七百八十五章 以子試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