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七章 馮淵案,復案!

神京,皇城。

西苑。

龍舟上,尹家太夫人滿面笑容,絲毫看不出對面之人是個殘廢,還是她的女婿。

姿態神情都畢恭畢敬。

隆安帝對這個老婦人也有幾分敬意和好感,當初他最艱難時,就是這個老太太傾盡全家所有相助於他。

更難得的是,每次重賞都不受。

只一個一品夫人誥命,還是禮部連上三次尊號都不受,只道無功難受祿,最後還是皇太后出面才定下的。

皇太后是出了名的喜怒不定難搞之人,對他這個皇帝兒子都看不上眼,可對這個親家老太太,卻是高看一眼。

由此可見,這位老太太的爲人。

“每每請太夫人進宮,太夫人總是不就。這些年來除了年初大朝進宮賀拜外,進宮次數屈指可數。倒是先前爲了賈薔那個混帳進宮一回,今日太夫人怎就進宮來了?”

隆安帝難得頑笑一句。

尹家太夫人笑的燦爛,道:“皇上日理萬機,老身這樣的閒雜老太婆,怎好不知輕重隨意進宮叨擾?皇上看在娘娘的面上厚待尹家,那尹家就更要知本分,不能讓皇上勞心勞力。尹家上下哪個不深沐皇恩?若仍不知本分,就是自己折福了。”

隆安帝聞言動容,也不知想到了甚麼,隱隱激動道:“莫說天下萬民,便是天下食君之祿的臣子們,能有太夫人一半忠敬,朕又何至於落到這個地步?!”

聽聞此言,一旁尹後微微變了變面色,鳳眸中浮現出擔憂的目光。

如今隆安帝一旦激動,情緒就容易失控。

尹家太夫人則仍舊不動聲色,細語和聲道:“皇上,老身聽聞,凡古之聖君,無不遭遇萬千坎坷者。必是能忍常人之不能忍,吃常人絕不能吃之苦,捱多少豪傑也無法忍受之痛,歷經劫難方稱得上一個‘聖’字!這個‘聖’字,非臣子所賀封,非番邦所諂獻,更不是自己所封,而是上天所賜,是億萬黎庶百姓所敬!天意如何,老身不知,但民意如何,老身爲尋常一婆子,如今都知皇上以萬金之軀,替京城百萬生靈擋下傾天之災!如今多少戲臺、酒樓、茶館都是傳頌皇上之聖明賢德?京城多少道觀、佛寺在傳頌皇上乃昊天上帝之子,西方佛祖轉世?這些,皇上只要派人去打聽打聽就知道。便是坊間三歲孩童,如今亦知我大燕出了個千年一出的聖君吶!皇上,您是代萬民受苦呀!”

隆安帝信了,第一回有人說時,他只是覺得可笑。

第二回有人說,他漸漸沉默。

第三回,他也覺得可能是真的。

到現在,他已經開始深信!

不然,爲何未傷及旁人,只傷了他這個聖君?

至於宮裡死了不少內侍宮女……

那些也算人?

如何配與他相提並論?

所以,他就是聖君,代萬民受過,合該受到敬仰稱頌!

尹後在一旁看着隆安帝,心裡有些難過。

她明白隆安帝的心境,若不尋出這樣一個藉口來寄託,便是身上的痛不能要了他的命,心中的炙恨也會焚燬了他。

只是,到底可憐……

隆安帝漸漸平靜下來,沉默稍許後,道:“太夫人今天進宮,可是有事?”

尹家太夫人笑道:“是爲了尹褚之事……”

隆安帝聞言眉頭微微一蹙,道:“尹褚之事,尹褚甚麼事?”

他心裡有些不痛快了,以爲尹家太夫人是來退官的。

卻聽尹家太夫人笑道:“蒙皇上隆恩,擢升他去當了大理寺寺卿。老身同他說,既然是皇上欽點,那他就該死心塌地本本分分的給皇上當差,萬萬不能辜負這份皇恩,不然老身也認不得他。”

隆安帝聞言心情登時大好,笑道:“太夫人比皇后還開明些,皇后聽聞朕要升她兄長的官,還很是不願意,求了幾遭。可如今朝廷多遭罹難,正是用人之時。後族有才幹者不出力,何人爲朕效命?”

尹家太夫人笑道:“娘娘也是爲了避嫌,畢竟連老身這樣沒讀過甚麼書的無知婦人,也聽說過外戚之禍,所以素來將家裡約束的緊。不求他們有多大能爲,可以爲皇上分擔多少差事,只要他們莫要做出醜事,讓皇上、娘娘臉上無光即可。”

隆安帝頷首笑道:“論後族操守,尹家當爲世之表率。不過,也不必矯枉過正。尹朝則罷了,外甥隨舅,李暄和他舅一個德性。但尹褚不錯,在吏部當了十幾年的五品小官,也能本本分分從不出錯,殊爲難得。”

尹家太夫人卻道:“皇上,老身原不該自揭短處,壞自家子弟的前程。只是,一來怕辜負皇恩,讓皇上失望,二來也不想看尹家子弟走上岔路。”

隆安帝收斂神情,不解問道:“太夫人何出此言?”

尹家太夫人嘆息一聲道:“老身是尹褚的母親,看着他長大,他是甚麼樣的性子,老身再清楚不過。看着沉穩本分,可心裡卻一直想着升官,他官心很重吶。老身雖不知外面的事,可也知道,這做事當和做人一樣,得守住本心才行。他若能像半山公、林相爺他們那樣,以爲皇上當差做事,爲社稷謀福祉爲先,那就算讓他做再大的官老身都不敢多言半句。可老身觀他,就是想當官,這樣不成。能當個從三品的大理寺卿已經到頭了,真的到頭了,可萬萬不敢再給他升官吶!”

隆安帝聽了半天,見尹家太夫人焦急的模樣,沒忍住笑出聲來,道:“可真真是……這天下間,還有怕兒子當官當大了的?罷罷,此事朕心裡有數,看在太夫人的面,且讓他多當幾年大理寺卿罷。就怕尹褚知道了,會埋怨你老封君壞他前程!”

尹家太夫人笑道:“他連甚麼是前程都不知道,若生怨意,那就讓他生去罷。”

隆安帝奇道:“升官難道不是前程?”

尹家太夫人笑道:“他安安分分的當差,勤勉忠敬,事事以皇上爲先,能做到這點,纔是臣子最大的前程。若只是爲了當官而當官,那就是個糊塗祿蠹,算不得明白人。”

隆安帝聞言哈哈大笑起來,道:“太夫人若爲男子,武英殿內當有一席之位,朕看,可爲元輔!”

尹後在一旁見之,有些欽佩了看了眼自家母親,嘴角微微上揚。

……

大理寺。

新官上任的尹褚身上官威更重了,坐於官衙內,看着左右屬官,顧盼之間,生出豪氣來。

即便看着面前堆積如山的卷宗,也毫無懼色。

爲宦數十年,在五品官位上一坐就是十數年。

他已經不叫一步一印穩打穩紮了,他是將公事手段都刻進了骨子裡,又豈會懼怕案牘之勞?

只是,當他打開第一個卷宗,看到案件時,眼神就凌厲起來。

只見卷宗首頁寫道:金陵馮淵枉死案,復斷!!

對賈家瞭解的已經夠多了,尹褚又如何不知此案?

這會兒牽扯出來,被人放在第一個卷宗呈上來與他,這其中安的甚麼心,不問而知。

他目光深沉的看了眼大理寺左少卿,淡淡問道:“朱少卿,此案是何要緊大案,要當大理寺頭等要案來掌斷?”

大理寺左少卿朱興賠笑道:“回大人,此案也是巧了,正好陳大人升任戶部尚書前,就斷在此處。原本此案早已結案,成了鐵案。可近來新法大行,金陵處馮家聽說若有舊日冤案亦可鳴狀,就一紙狀書將薛家重新告來,不但如此,連先前金陵知府賈雨村也一併狀告了。此案在江南影響很大,好些人抗拒新法,就想看看此案到底如何查辦,朝廷是果真有信心治民之安,爲民伸冤,還是……”

尹褚聞言,目光愈發深沉,知道這位朱興有問題。

但其背後之人如今用的正是陽謀,又事關新政,他如何敢輕視?

因而問左右道:“按《大燕律》,此案當如何復斷?”

典客署大理寺丞躬身道:“按《大燕律》,此案當傳問當事人,包括原告、嫌犯、受害人並原金陵府衙諸案牘屬官。還有,賈雨村。如今在兵馬司負責倒夜香的賈雨村已經拿問,就他交代,當時是榮國府二房賈政並王子騰親筆書信於他,讓他赦免薛蟠,他才草草結案。所以此案又涉及王子騰並賈政,皆需傳問。”

朱興“憂愁”道:“其實原本以賈家、王家在江南的根基,這等事絕不該發生。只是後來發生了驚天變故,賈家、王家、史家、薛家等金陵四大家族,被寧國公鐵面無私一網打盡,大義滅親。如今才被人翻起了舊賬……據說現在南邊已經傳開,可謂是世之矚目啊。”

大理寺右少卿鄭華拱手道:“大人,此案之棘手處,就在寧榮賈家。對大理寺而言,亦是一樁考驗。下官懷疑,此案怕是江南抗拒新法之人,故意挑出和朝廷打擂的。咱們大理寺,擔子不輕啊。”

朱興亦拱手道:“此案事關新政權威,更涉及我大理寺掌斷之公正與否。到底該如何查處此案,還請大人示下!”

尹褚聞言,垂下眼簾,淡漠道:“此案本官尚未清楚始末,且待思慮一日再議,退衙!”

……

PS:最後幾個小時了,大家別忘了投票啊,過了今天就過期了。提前祝大家五一快樂~

第九百零八章驚夜第四百零三章 誰家還沒個大人?第七十六章 好多戲第三百零一章 喜信第五十五章 金鳳五彩八寶鳳頭釵第五百八十三章 竇現,本侯勸你莫要倚老賣老!第二百八十八章 斷官司第十八章 初見第四百六十八章 養心殿外第八十四章 身契第三百七十一章 撒嬌第九百八十七章 兵臨巴達維亞第二百二十二章 屈指可數第五百二十五章 賈敬第三百三十章 新書 (第二更!)第三百三十二章 清理宗族(第四更!求訂閱!)第四百一十八章 與賈赦的交易(第七更!求訂閱啊!)第一百九十三章 兵荒馬亂(訂閱飛來!!)第八百八十三章 二太太沒了……第五百零四章 謀母 (第三更!)第六百四十章 三十六命婦鬧金鑾!第五百八十一章 園子修好了!!第三百九十二章 筆友……(第一更!)第二百四十八章 暴怒第五百八十三章 竇現,本侯勸你莫要倚老賣老!上架感言第四百零八章 打秋風第八百二十三章 林如海:你的時間不多了……第四十三章 拒絕第八百九十三章 執掌教坊司第七百零二章 可卿:二十四橋明月夜,玉人何處教吹簫第一百四十九章 磊落第三百章 斷個乾淨!第五百五十三章 王二妹氣絕王子騰第九百三十一章 閨中趣第四十五章 相嫌第五百九十九章 林如海之危與喜第四百四十一章 騷氣沖天第三百七十一章 撒嬌第二百七十六章 悲傷的寶玉 (第二更!)第一百二十七章 轉性兒了?第二百八十三章 繡衣衛指揮使?(第三更求訂閱!!)第八百四十九章 某人好自爲之第六百零七章 殺人償命!(感謝狂拽鄭大師的盟主!)第七百六十二章 遼東案發第二百四十九章 警告第一百九十一章 不留餘地 (大威天龍,訂閱飛來!)第九百一十一章 皇貴妃賦閒第一百三十三章 香菱學詩第六百九十八章 竇現,莫要給臉不要臉!第十八章 初見第二百三十三章 榮慶堂上(三)第八百九十七章 殺雞儆猴第四十七章 安能辨我是雄雌第一百七十一章 熟悉(爲塞外沙塵大盟賀!!)第七百四十四章 李暄の慘狀(新年快樂啊!)第八百三十九章 寶參第八百六十四章 亡羊補牢第七百八十七章 不速之客第六百一十章 懸樑,吞金?第一百五十五章 謀算第五十四章 談妥第八百九十七章 殺雞儆猴第五百七十五章 封氏原姓秦?第九百三十二章 林如海在第五層……第六百三十章 狠辣決絕!第四十五章 相嫌第五十章 相托第九十章 半山公第八十五章 受氣第八百五十四章 重掌繡衣!第七百六十二章 遼東案發第九百零八章驚夜第五百九十六章 侯爺……大奶奶?第六百七十九章 始知昨夜紅樓夢, 身在桃花萬樹中第六百八十一章 其智近乎妖!(十二月的第一更,求月票!)第六十六章 先敬羅衣後敬人第七百八十一章 天日昭昭!第五百九十八章 哎呀,壞了!林姑娘怎麼今兒就回來了?第二百八十八章 斷官司第六百六十章 鳳姐兒:呸!男人!第三百五十三章 可惜了 (第三更!)第五百六十七章 天下奇毒!第六百五十六章 賈薔:我愛吃桃!第二百零六章 年關第七百七十八章 摘桃第一千零七章 爺是阿斗,卻有子龍第三百四十二章 金冊 (第一更!)第一百一十八章 “慈愛”第九十九章 雪中送炭第五百四十五章 衝突!第四百六十七章 同歸於盡第六十八章 起相思第二百二十八章 有我在第六百零七章 殺人償命!(感謝狂拽鄭大師的盟主!)第八百一十章 林妹妹,恭喜你當娘了!第五百八十三章 竇現,本侯勸你莫要倚老賣老!第九百一十六章 朕給他這個體面第三百五十八章 趙姨娘上吊了(第四更!)第八百章 天下興亡,與商賈何干?
第九百零八章驚夜第四百零三章 誰家還沒個大人?第七十六章 好多戲第三百零一章 喜信第五十五章 金鳳五彩八寶鳳頭釵第五百八十三章 竇現,本侯勸你莫要倚老賣老!第二百八十八章 斷官司第十八章 初見第四百六十八章 養心殿外第八十四章 身契第三百七十一章 撒嬌第九百八十七章 兵臨巴達維亞第二百二十二章 屈指可數第五百二十五章 賈敬第三百三十章 新書 (第二更!)第三百三十二章 清理宗族(第四更!求訂閱!)第四百一十八章 與賈赦的交易(第七更!求訂閱啊!)第一百九十三章 兵荒馬亂(訂閱飛來!!)第八百八十三章 二太太沒了……第五百零四章 謀母 (第三更!)第六百四十章 三十六命婦鬧金鑾!第五百八十一章 園子修好了!!第三百九十二章 筆友……(第一更!)第二百四十八章 暴怒第五百八十三章 竇現,本侯勸你莫要倚老賣老!上架感言第四百零八章 打秋風第八百二十三章 林如海:你的時間不多了……第四十三章 拒絕第八百九十三章 執掌教坊司第七百零二章 可卿:二十四橋明月夜,玉人何處教吹簫第一百四十九章 磊落第三百章 斷個乾淨!第五百五十三章 王二妹氣絕王子騰第九百三十一章 閨中趣第四十五章 相嫌第五百九十九章 林如海之危與喜第四百四十一章 騷氣沖天第三百七十一章 撒嬌第二百七十六章 悲傷的寶玉 (第二更!)第一百二十七章 轉性兒了?第二百八十三章 繡衣衛指揮使?(第三更求訂閱!!)第八百四十九章 某人好自爲之第六百零七章 殺人償命!(感謝狂拽鄭大師的盟主!)第七百六十二章 遼東案發第二百四十九章 警告第一百九十一章 不留餘地 (大威天龍,訂閱飛來!)第九百一十一章 皇貴妃賦閒第一百三十三章 香菱學詩第六百九十八章 竇現,莫要給臉不要臉!第十八章 初見第二百三十三章 榮慶堂上(三)第八百九十七章 殺雞儆猴第四十七章 安能辨我是雄雌第一百七十一章 熟悉(爲塞外沙塵大盟賀!!)第七百四十四章 李暄の慘狀(新年快樂啊!)第八百三十九章 寶參第八百六十四章 亡羊補牢第七百八十七章 不速之客第六百一十章 懸樑,吞金?第一百五十五章 謀算第五十四章 談妥第八百九十七章 殺雞儆猴第五百七十五章 封氏原姓秦?第九百三十二章 林如海在第五層……第六百三十章 狠辣決絕!第四十五章 相嫌第五十章 相托第九十章 半山公第八十五章 受氣第八百五十四章 重掌繡衣!第七百六十二章 遼東案發第九百零八章驚夜第五百九十六章 侯爺……大奶奶?第六百七十九章 始知昨夜紅樓夢, 身在桃花萬樹中第六百八十一章 其智近乎妖!(十二月的第一更,求月票!)第六十六章 先敬羅衣後敬人第七百八十一章 天日昭昭!第五百九十八章 哎呀,壞了!林姑娘怎麼今兒就回來了?第二百八十八章 斷官司第六百六十章 鳳姐兒:呸!男人!第三百五十三章 可惜了 (第三更!)第五百六十七章 天下奇毒!第六百五十六章 賈薔:我愛吃桃!第二百零六章 年關第七百七十八章 摘桃第一千零七章 爺是阿斗,卻有子龍第三百四十二章 金冊 (第一更!)第一百一十八章 “慈愛”第九十九章 雪中送炭第五百四十五章 衝突!第四百六十七章 同歸於盡第六十八章 起相思第二百二十八章 有我在第六百零七章 殺人償命!(感謝狂拽鄭大師的盟主!)第八百一十章 林妹妹,恭喜你當娘了!第五百八十三章 竇現,本侯勸你莫要倚老賣老!第九百一十六章 朕給他這個體面第三百五十八章 趙姨娘上吊了(第四更!)第八百章 天下興亡,與商賈何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