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五章 隆安帝出手

“元輔,今日心情很好?”

皇城西苑,龍舟上,見韓彬少見的笑吟吟入內,正帶着一衆昭容、彩嬪服侍完隆安帝用膳的尹後笑問道。

韓彬與隆安帝見禮罷,將夾在臂彎處的一卷厚厚的卷宗拿出來,道:“皇上、娘娘,內府大匠雷家璽在宛平縣西山附近勘測罷,也請欽天監偵測過,俱是極上等的風水。臣昨天下午親自去看過一遭,的確不錯。那一帶多泉多溪,遠襯蒼翠西山,層巒疊嶂,碧水澄澈,青山秀麗,似江南水鄉,又似塞外綠洲!”

聽素來嚴謹肅重的韓彬說的熱鬧,連隆安帝都起了興致,讓戴權將卷宗接來,於榻前擺下平條几後,他倚在錦靠上,尹後展開了卷宗。

看着上面勾勒的山水地形,尹後笑道:“西郊的確是個好地方,賈薔曾與本宮誇過那處,說是‘十里青山行畫裡,雙飛白鳥似江南’,他和五兒的桃花莊子就在那處。”

韓彬笑了笑後,同隆安帝道:“雷家璽已經根據地勢、山脈、水向、林地、湖泊、溫泉等,設計好了園子的大體概括,今兒特意來請皇上和娘娘過目,看看何處需要增減。”

隆安帝未置可否,目光看了一遍後,問韓彬道:“元輔日理萬機,還有功夫理會這些?”

韓彬笑道:“託皇上洪福,新政終於算是步入正軌了。考成法已經下沉到七省,就從旱情最嚴重的甘肅、山東、寧夏諸省始,刑部……左驤已經醒轉過來,雖然仍是半日昏睡,但只清醒三個時辰,他也緊抓天下除惡之事。各省也已經開始嚴查賭坊、青樓、幫派、印子錢並諸多青皮、惡霸,和仗勢欺人的巨室惡紳。戶部清查田畝的差事也有條不紊的進展着,工部興修天下水利也展開了……最多三歲,天下將大大改觀!”

隆安帝面色仍舊淡淡,道:“元輔也不必只拿好事來安慰朕,北地士紳巨室原就遠不及江南,再加上晉商爲了求活,答應了朝廷清查田畝丈量土地,算是解了一大難。不過再往下,就未必好說話了。一旦推行攤丁入畝,必有激烈的對抗。北地民風彪悍,元輔當早做準備。且江南那邊,纔是最大的絆腳石。刑部的事,也必會招致不少反彈。賈薔那個混帳出的那勞什子主意,到底有幾分可行性?還需要佐證辯論一番。不然逐民於外的罪名,朕和愛卿都擔待不起。至於興修天下水利,那更需要一筆龐大數目的銀子,國庫怕是擔待不起罷?”

談及正事,韓彬也收斂了笑容,道:“皇上,萬事開頭難,但只要入了門檻,接下來不過就是見山移山,遇海填海!皇上爲了新政大行天下,爲了天下萬民之苦,爲了大燕的江山社稷,已經付出了太多太多,遭受了不知多少磨難!臣等若不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又如何面對君恩?所以,不敢在御前言畏難二字!”

隆安帝聞言,神情微微變化,沉默許久後嘆息一聲道:“是啊,朕,付出了太多太多……”

又過了片刻後,隆安帝看向韓彬,沉聲道:“元輔放心,朕大行新政之志,從未動搖。”

韓彬聞言大喜,道:“臣也知,皇上之志堅若磐石!”

隆安帝點了點頭後,道:“不過,如今林愛卿仍昏迷不醒,郭鬆年……左卿也重病在身,便是韓卿你,右臂仍舊常常劇痛,這些朕都知道。連朕在內,一夥子傷君殘臣!這樣不行,要選拔年輕力壯有才能者上來,爲朕與愛卿等分憂。”

韓彬聞言心頭微沉,卻連連點頭道:“合該如此!只是臣之意,是等新政推行一年,或者二年後,從外省封疆中選拔賢能,再……”

不等他說完,隆安帝就搖頭道:“那如何來得及?”

韓彬輕聲道:“皇上,不歷州縣,不擬臺省吶。”

隆安帝笑了笑,道:“林如海就未經州縣,不也同樣成爲朕之肱骨?當不得元輔就是。當然,愛卿之言也是老成之言。所以,朕也沒打算,直接將人提到武英殿內,先磨礪一番再說。”

韓彬頷首道:“不知皇上,中意何人?”

隆安帝說出了四個人的名字,其他三個倒也罷,韓彬心裡有數,總體算是新黨範圍內。

可最後一個,卻讓他有些訝然的看向了尹後。

卻發現尹後更是驚詫,竟以大禮拜下,勸諫道:“皇上萬萬不可,尹褚纔能有限,於吏部清吏司一位上,已是竭盡所能勉力爲之,豈能擢升高位?再者,尹褚出身後族,未免重現漢時外戚干政之弊政,臣妾請皇上萬萬三思啊!”

隆安帝聞言卻是笑了起來,與韓彬道:“聽聽,聽聽,朕的皇后勸朕,仔細外戚之禍。有這句話在,朕還擔心甚麼?元輔,你擔心麼?”

韓彬:“……”

尹後卻仍不氣餒,甚至直言道:“皇上,臣妾的兄長臣妾瞭解。臣妾這些年爲何一定要壓着他,幾番懇求皇上不要升他的官?不只是因爲臣妾要避嫌,不是臣妾圖一賢德的名聲,而是因爲臣妾知道,尹褚官心太炙!今天皇上擢升他爲四品官,明日他就想着三品官。明日得了三品官,他後日就敢妄想邁入武英殿!這樣的臣子,豈堪重用?”

隆安帝聞言,目光微微動容的看着尹後。

若先前他還對尹後之心存有猜疑,這一刻這份猜忌便消散了大半。

畢竟,連這等絕人前程的話都說出來,這份狠心決絕,做不得假。

但是,越是如此,他反而越放心重用!

因爲尹褚既然是這樣的人,知道尹後這般說他,怕是要成仇的。

隆安帝嘆息一聲道:“你問問元輔,他們想不想升官?天下當官的,哪怕是爲了施展平生所學,實現一生抱負,也都渴望着得一把清涼傘,宣麻拜相。尹褚有此心思,實乃天經地義之事。他能在五品官位上打磨十數年,從無差錯疏漏,已是十分不易了。”

見尹後還想說甚麼,隆安帝面色微沉,道了聲:“梓童,莫要干政。”

尹後聞言雖滿面艱難,卻也不敢再多言甚麼。

隆安帝見之微笑頷首,又看向韓彬。

韓彬已經沉吟片刻了,此刻見隆安帝看來,點頭道:“皇上慧眼識人,必是錯不了的。其實尹褚壓制太久,原不利朝廷選拔賢能。只是不知皇上以爲,他該擢升到哪個位置?”

隆安帝淡淡道:“既然左愛卿重傷未愈,一天只能清醒二三時辰,就給他派個幫手罷。升尹褚爲大理寺卿,掌斷天下奏獄。”

尹後聞言着實忍耐不得了,勸道:“皇上,尹褚不過五品,今日驟貴爲從三品,不合朝廷規矩……”

隆安帝搖頭笑道:“你啊……以尹褚的資歷和積功,早該擢拔升遷了。如今給個從三品,哪裡不合規矩?此事就這麼定了,皇后不必多言。”

……

武英殿,東閣。

二韓相對而坐。

韓琮面色肅然,沉聲道:“皇上,竟猜忌我等至斯……”

自漢唐之後,歷朝君臣最忌者,一爲婦寺之禍,即宦官干政。

其二,便是外戚之禍。

可如今,隆安帝顯然寧肯相信外戚,也要提拔上來平衡朝綱。

韓彬搖頭道:“也不必太悲觀。這原在意料之中,如海定計剷除景初舊臣,原就有逼宮之嫌。若非他身子病弱,已經命懸一線,皇上此刻已經開始佈局對他動手了。能忍下此事來,皇上已是寬宏大量。”

其實二人都知道,隆安帝不是已經原諒了林如海,而是將一些罪過,遷移到了賈薔身上。

林如海絕對稱得上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乃一世名臣。

這個時候再朝他下手,未免顯得太過涼薄了些。

韓琮嘆息一聲,這便是伴君如伴虎,且註定了變革新法新臣的下場罷……

韓彬再寬慰道:“此事,未必皆在我等。依僕看來,更多的,也是在看尹家。”

韓琮何許人也,一聽就明白了韓彬之意,隨即悚然而驚,道:“娘娘賢德至此,難道還……”

韓彬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驟逢大難,又要忍耐無盡痛苦折磨,隆安帝能做到只是用這種手段來考驗後族和軍機處,已經算得上是難得的明君了。

韓琮輕聲道:“尹褚若賢,入了軍機處,即便排名靠後,可他是後族,乃皇后長兄,地位超然,誰會以末位視之?足以平衡我等。若不賢,拉幫結派,結黨營私,早早暴露出來,也好早除之。皇上,好高明的帝王之道啊!”

……

粵州城南,漱珠涌。

涌東,伍家花園。

萬鬆園。

隆安七年,四月二十九。

賈薔攜衆家眷,終抵粵州城。

下榻伍家花園。

伍家早早得信,將園子騰出,並請德林號粵州分號主事之人薛蝌親自前來巡視,一一查看。

除古董家俬外,其餘一應生活用品亦皆出自德林號。

“伍員外,有心了。”

賈薔看着這一園子的哥特式建築,典型的肋架拱頂和飛扶壁,笑言道。

伍元謙遜道:“這園子是請了西夷的工匠所設計,國公爺和夫人、小姐們在京裡甚麼樣的天下名園都見過,連草民都耳聞過此園只應天上有的大觀園。再者,還有揚州府的齊園,也盡匯江南園林之美,幾到極致。伍家不敢與國公府上的大觀園相比,亦有自知之明,比不得揚州齊園,就取了巧,蓋了處西式宅子。自然比不得我漢家園林秀美,只請國公爺和夫人、小姐們瞧個新鮮罷。”

賈薔哈哈笑道:“伍員外,你是個極聰明之人。這園子,怕也是爲了方便和西夷商人們來往交流罷?”

伍元笑道:“草民就知道,瞞不過國公法眼。”

正說着,卻見伍元次子入內,道:“啓稟國公爺、父親,兩廣總督大人葉大人、粵東巡撫趙大人、布政使許大人、提刑按察使孫大人遞來拜帖,水陸提督高大人已經往這邊過來,提督府親衛過來送上名帖。”

伍元聞言,看向賈薔。

賈薔接過兩廣總督、巡撫、布政使和提刑按察使的拜帖後,又瞥了眼伍元次子伍崇手裡高茂成的名帖,對身旁商卓道:“去告訴高茂成的親兵,叫高茂成回去等傳見。”

商卓聞言領命而出,伍崇小心的看向伍元。

伍元恍若未聞,同賈薔道:“國公爺一路辛勞,不如早些安歇。”

賈薔點了點頭,目光又眺望遠處千百株松木,嗅着空氣中的清新,笑道:“也好,這幾天有的忙。”

……

第四百九十七章 黑手第五百七十一章 深失朕望第三百四十九章 玉石俱焚 (第四更!)第五百二十九章 醜聞第二十三章 賈芸第五百四十四章 武曌?第八百四十六章 送爺回府,別叫太醫,爺用不起第四百五十四章 不急第一千章 孩子沒保住……第八百六十七章 試探第四百七十一章 操盡心思第九百零七章 尹後的大禮第五百九十章 賈薔,本王殺了你!第七十七章 寶玉,委屈你了第二百二十六章 猙獰第二百八十二章 父皇,兒臣冤枉!第六百八十五章 將船擊沉?第八百九十九章 涼薄之人(求訂閱!)第九百四十一章 ,娘娘,臣乃偉丈夫!第三百一十五章 榮府夜宴第七百零九章 貞女失節,不如老妓從良第六百零二章 兩位姑奶奶第四百二十三章 鳳危第九百三十八章 廢墟中……第七百零三章 無題第六百二十三章 八百里加急:山東大捷!第一百三十章 親近第一百三十一章 謀劃第十八章 初見第五百一十六章 幫你數數心跳第一百九十六章 悲壯第七百三十七章 這船可不怎麼隔音……第九百六十六章 多多益善第四百二十一章 促狹鬼 (第三更!求訂閱!)第九百八十九章 殺雞儆猴第四百四十二章 男人就喜歡野的第八百二十九章 元妃歸寧!(新年好!!)第一百八十章 命運第九百二十九章 子瑜,胳膊肘往哪拐?第三百四十五章 鳳輦 (第四更!)第三百四十一章 大戲 (第五更!說到最到了啊!)第三百六十七章 一品誥命(第二更!)第五十三章 但爲君故第三百八十二章 生怨第三百七十章 賈母的名諱……第五百九十四章 大祝壽?不行第七百四十章 壞事了……第三百七十一章 撒嬌第六百七十一章 老四已出局,老三想法送出局!第三百二十七章 訓鳳 (第四更,求訂閱!)第二百零三章 心情大壞第十四章 走水第一百四十九章 磊落第七百四十四章 李暄の慘狀(新年快樂啊!)第一千零三章 住口,你這個契丹女人!第七百五十三章 竊聽第二十七章 賭第八百五十四章 重掌繡衣!第九百五十六章 醒來第三百八十二章 生怨第九章 警示第一百六十五章 着惱 (求訂閱啊啊!)第九百三十四章 義母?第九百一十八章 終於到了這一天……第六百六十二章 發行國債?第四百九十九章 推心置腹第三百八十章 菊月樓風波 (下)第三百九十三章 毒殺!(第二更!)第五百二十一章 哎呀,爹爹回來了!第三百六十二章 惡客(第三更!)第一百五十四章 陰差陽錯(求訂閱!!)第二百二十六章 猙獰第八百五十九章 殺紅眼!!第四百二十八章 哪有良善的岳家……(第四更!)第四百三十六章 開張大吉 (第一更!)第五百四十八章 廷仗第三章 污名第六十九章 知足常樂第七百三十三章 薄義無情之輩第三百三十章 新書 (第二更!)第三十三章 織網第七百三十九章 獨釣寒江雪第八十八章 交鋒第九百五十六章 醒來第五百八十二章 隆安帝,你這個昏君!賈薔,奸臣也!第九百五十八章 絕戶計第八百九十三章 執掌教坊司第六百五十章 繡衣衛指揮使,賈薔?第三百二十七章 訓鳳 (第四更,求訂閱!)第四百五十三章 欺負 (第三更!求訂閱!)第五百一十二章 捅了馬蜂窩第六百八十四章 苦肉計?第三十九章 恩賜第三百五十八章 趙姨娘上吊了(第四更!)第三百九十九章 東府原有這個習俗第一千零七章 爺是阿斗,卻有子龍第一百一十二章 不賣第九百八十九章 殺雞儆猴第三百一十七章 一夜掃空!第八百零二章 亂時當用重典,殺!
第四百九十七章 黑手第五百七十一章 深失朕望第三百四十九章 玉石俱焚 (第四更!)第五百二十九章 醜聞第二十三章 賈芸第五百四十四章 武曌?第八百四十六章 送爺回府,別叫太醫,爺用不起第四百五十四章 不急第一千章 孩子沒保住……第八百六十七章 試探第四百七十一章 操盡心思第九百零七章 尹後的大禮第五百九十章 賈薔,本王殺了你!第七十七章 寶玉,委屈你了第二百二十六章 猙獰第二百八十二章 父皇,兒臣冤枉!第六百八十五章 將船擊沉?第八百九十九章 涼薄之人(求訂閱!)第九百四十一章 ,娘娘,臣乃偉丈夫!第三百一十五章 榮府夜宴第七百零九章 貞女失節,不如老妓從良第六百零二章 兩位姑奶奶第四百二十三章 鳳危第九百三十八章 廢墟中……第七百零三章 無題第六百二十三章 八百里加急:山東大捷!第一百三十章 親近第一百三十一章 謀劃第十八章 初見第五百一十六章 幫你數數心跳第一百九十六章 悲壯第七百三十七章 這船可不怎麼隔音……第九百六十六章 多多益善第四百二十一章 促狹鬼 (第三更!求訂閱!)第九百八十九章 殺雞儆猴第四百四十二章 男人就喜歡野的第八百二十九章 元妃歸寧!(新年好!!)第一百八十章 命運第九百二十九章 子瑜,胳膊肘往哪拐?第三百四十五章 鳳輦 (第四更!)第三百四十一章 大戲 (第五更!說到最到了啊!)第三百六十七章 一品誥命(第二更!)第五十三章 但爲君故第三百八十二章 生怨第三百七十章 賈母的名諱……第五百九十四章 大祝壽?不行第七百四十章 壞事了……第三百七十一章 撒嬌第六百七十一章 老四已出局,老三想法送出局!第三百二十七章 訓鳳 (第四更,求訂閱!)第二百零三章 心情大壞第十四章 走水第一百四十九章 磊落第七百四十四章 李暄の慘狀(新年快樂啊!)第一千零三章 住口,你這個契丹女人!第七百五十三章 竊聽第二十七章 賭第八百五十四章 重掌繡衣!第九百五十六章 醒來第三百八十二章 生怨第九章 警示第一百六十五章 着惱 (求訂閱啊啊!)第九百三十四章 義母?第九百一十八章 終於到了這一天……第六百六十二章 發行國債?第四百九十九章 推心置腹第三百八十章 菊月樓風波 (下)第三百九十三章 毒殺!(第二更!)第五百二十一章 哎呀,爹爹回來了!第三百六十二章 惡客(第三更!)第一百五十四章 陰差陽錯(求訂閱!!)第二百二十六章 猙獰第八百五十九章 殺紅眼!!第四百二十八章 哪有良善的岳家……(第四更!)第四百三十六章 開張大吉 (第一更!)第五百四十八章 廷仗第三章 污名第六十九章 知足常樂第七百三十三章 薄義無情之輩第三百三十章 新書 (第二更!)第三十三章 織網第七百三十九章 獨釣寒江雪第八十八章 交鋒第九百五十六章 醒來第五百八十二章 隆安帝,你這個昏君!賈薔,奸臣也!第九百五十八章 絕戶計第八百九十三章 執掌教坊司第六百五十章 繡衣衛指揮使,賈薔?第三百二十七章 訓鳳 (第四更,求訂閱!)第四百五十三章 欺負 (第三更!求訂閱!)第五百一十二章 捅了馬蜂窩第六百八十四章 苦肉計?第三十九章 恩賜第三百五十八章 趙姨娘上吊了(第四更!)第三百九十九章 東府原有這個習俗第一千零七章 爺是阿斗,卻有子龍第一百一十二章 不賣第九百八十九章 殺雞儆猴第三百一十七章 一夜掃空!第八百零二章 亂時當用重典,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