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四章 每天在幹甚麼?

“公蝦米,我親親,提頂欸仙縷~~”

五日後,賈薔等乘福船,在兩省水陸提督六艘戰艦護送下,前往粵州。

三層船樓內,賈薔臨窗躺在藤椅上,窗外海面上有海鳥飛行。

屋內,十二戲官吹拉彈奏着根據賈薔哼出來的小曲兒編排出的曲聲,聽他用操蛋的閩南話唱着古怪的小曲兒。

屋內黛玉、子瑜、寶釵諸姊妹們並李紈、鳳姐兒、可卿等,早已笑彎了腰。

一曲結束,連伴奏的都在笑着擦眼淚。

姜英站在對面窗邊,覺得忍笑忍的嘴角都有些僵了。

還能這樣?

要知道,這可是大燕身份地位權勢都堪稱最頂級的國公爺啊!

不過,也真的好歡快。

一家子都開心……

黛玉上前,笑的俏臉通紅,揪住賈薔的麪皮,嗔怪道:“羞也不羞,這唱的是甚麼呀?”

香菱嘻嘻哈哈的跑過來,學着唱起來:“公蝦米,我親親~”

小吉祥、小角兒跟着學,又讓人大笑一場。

賈薔任由黛玉在他臉上蹂罹了番,笑眯眯道:“這作詩詞呢,是要講天時地利人和嘛,好傢伙,一人叫我寫一首,我如何寫得來?才華這東西又不是氣力,吃飽了就能往外噴。不過小曲兒呢,那真是要多少有多少。林妹妹你要不要聽?”

黛玉當然想聽,不過不能當着人前。

這東西要是傳出去,賈薔還做不做人?威望盡失,會叫人取笑了去的。

有些事別人笑歸笑,可總不過風流二字。

可這事太嚴重了,讓人知道了會叫人小覷他流於下乘低俗。

因而趕跑一旁起鬨的香菱,啐道:“聽甚麼聽?叫人知道了還不笑死?你的好多着呢。”

賈薔自然明白黛玉的心意,就好比在前世唱國粹唱崑曲唱歌劇的人眼中,那些唱《學貓叫》的人絕不是同行,那都不叫頑意兒,要被鄙夷死一樣。

且眼下這世道更嚴重的多,連唱崑曲國粹的都是下九流的戲子,是讓人褻頑的腌臢頑意兒,更何況這?

當然,私下裡閨房樂趣時,倒可以唱着頑。

一旁齡官許是不忍心賈薔日子過的太慘,小聲道:“太太,爺還有首好的,是用東坡居士的詞重新譜的曲兒,我來唱可好?”

看着這個不僅形似,連神都有幾分相似自己過去的女孩子,黛玉總有幾分憐惜,她看了賈薔一眼後,笑道:“那你唱罷。”

十二小官其他人又開始吹拉彈奏起來,果然曲子聽着新鮮。

只見齡官幽幽憐憐的目光看了賈薔一眼後,就垂下了眼簾,張口唱道:“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嘶!”

莫說其他女孩子們,就連賈薔都爲這股清幽之意感到心底發麻,又有些酥……

等唱罷“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後,衆人都沉浸在蘇子瞻的千古才情中,不願醒來。

唯齡官,目光中韻着幽怨怯怯,望向了賈薔。

賈薔與她頷首笑了笑後,眨了眨眼,齡官俏臉登時一紅,低下頭去。

臉紅的女孩子,都很好看。

“其實蘇學士的詞,並不合唱。”

寶釵看到這一幕後,忽然說道。

賈薔不解,問道:“怎麼說?”

寶釵道:“李易安曾於《詞論》中說:至晏元獻、歐陽永叔、蘇子瞻,學際天人,作爲小歌詞,直如酌蠡水於大海,然皆句讀不齊之詩爾;又往往不協音律者,何邪?蓋詩文分平側,而歌詞分五音,又分五聲,又分六律,又分清濁輕重。本押仄聲韻,如押上聲則協,如押入聲,則不可歌矣。所以,她認爲蘇子瞻等人所寫非詞,而是長短句讀不齊的詩罷了。”

齡官聞言一怔,不知該說甚麼。

她的學識,又如何能同寶釵比?

黛玉卻在一旁笑道:“雖如此,不過後來越來越多的曲調失傳,‘不協音律’也就不算甚麼了。就好比詩詞多要押韻,可果真是好的,這些儘可不顧,方不拘俗套,能得傳世之作。”

賈薔連連點頭道:“林妹妹這話說的比李易安強多了!就是誇我誇的有些叫人難爲情……”

“呸!!”

“嘔~~~”

一衆人驚恐,隨即紛紛捧腹。

這一回,連姜英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好一陣後,鳳姐兒招呼靠在窗邊的探春道:“三丫頭,仔細掉下去。這海上也行了這麼些天了,你怎就看不夠?”

探春笑道:“就是看不夠!”

臨窗而立,愈發趁得她俊眼修眉,神采飛揚,笑道:“也是奇了,我總覺着不知甚麼時候做過夢似的,夢裡也坐過船出過海……真真的,似曾相識的感覺。”

黛玉笑道:“咱們以前不就說過這樣的事,突然走到一處,看到一景,見着一人,或是聽到哪句話,就覺得很是熟悉,似曾相識一般。”

探春笑道:“便是如此。”不過她非多愁善感之人,很快將此鬼神之念拋之腦後,同衆人道:“我原以爲咱們姊妹就該守着本分,做些針黹女紅,平日裡讀些書,寫寫詩打發些閒散時間也就完事了。可前有小婧,如今又來了一三娘子,都是巾幗英雄,做出好大的事業,讓人豔羨。和她們一比,咱們可遜色太多。何不也尋些正經事來做?”

寶釵驚笑道:“你這話說的纔不正經,你一個閨中姑娘,還想做甚麼?”

如今已經夠離經叛道了,還想去殺人不成?

迎春也害怕:“咱們……也提不得刀啊。”

衆人都笑了起來,探春沒好氣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李紈也忙勸道:“都好好的,出來一回不易,讓老太太知道了,可了不得。”

探春急道:“我是說,咱們可以在家裡辦些實事。像平兒她們,不就和寶姐姐一起幫着薔哥兒做事?”又問寶釵道:“這難道不是正經事?”

寶釵笑道:“那你先前就該拿我們做比,不該拿小婧和三娘,還怪我們誤會?”

湘雲哈哈笑道:“要是咱們也有那樣厲害的武功,咱們也去闖蕩江湖!”

一衆女兒家就被帶岔了道,開始幻想起各自的江湖匪號來……

正說着熱鬧,探春回過神來,才發現樓已經歪到爪哇國去了,也明白大家覺得她的提議不靠譜,一跺腳,與衆人道了聲“回去午睡”,就去了。

姊妹們也不多留,紛紛離去。

連尹子瑜也回自己房去了……

等人去屋空,清靜下來,黛玉躺在賈薔方纔躺過的藤椅上,笑問道:“你每日裡都叫我幫你處置一些卷宗,子瑜姐姐那邊也有些,怎不叫三丫頭她們幫手?”

賈薔倚在窗欄邊,笑道:“有些事,她們還是不知道的好。倒不是信不過,只是她們的眼界畢竟還在內宅,知道多了徒增煩惱。”

黛玉側着螓首,凝望着他,道:“你將大量十分要緊的事都叫我看,還教我如何處置,可是擔心有個萬一?”

賈薔打了個哈哈,笑道:“主要是想偷點懶,當然,也不排除萬一發生。”

黛玉輕輕一嘆,沉默稍許。

一陣暖煦的海風從窗外吹進,拂亂她幾縷髮梢,賈薔看的入神。

黛玉卻又輕聲道:“總覺着你外面那些事太複雜,誰都要防着,要仔細調查……且你的膽量也太大,昨兒晚上揚州那邊送來的急捲上說,眼下四處都缺銀子,可你還在不停的各處佈局。小琉球初定,又不知要多少銀子往裡填。我見着都心慌,先前爹爹那處的銀子你也未要……你可是有法子了?還唱曲兒呢!”

賈薔聞言,上前彎腰撫平黛玉蹙起的眉心,笑道:“不用擔心,既然你瞧着卷宗,就該知道早在二月前,我就下令讓皇家錢莊的四位掌櫃的先一步南下。他們在揚州落腳了半月後,眼下已經在粵州了。此其一。再有,九大姓拿出兩千萬兩銀子買股的事,先前一度停滯,可如今又生效了。所以,採買海糧不需要銀子。此其二。

最重要的,是第三點。有了這一點,咱們缺銀之憂,就徹底解除了。”

“是甚麼?”

黛玉仰着眼,看着賈薔問道。

賈薔笑道:“過去一二年裡,我們積攢了不少好東西,尤其是布。放在過去,布帛是可以用來做錢用的。因爲人總要穿衣裳,衣裳則是用布做的。我們準備用低於市價三成的價格,將這些布賣到安南、暹羅、呂宋等國去。次一級的,賣給東瀛、高麗等國。最好是賣給安南、暹羅他們,因爲可以直接抵糧食的錢。如此一來,咱們就能收回大筆的金銀。”

黛玉聞言,看着賈薔好一會兒後笑道:“你心裡有數就好,我只當你……”

“甚麼?”

黛玉似笑非笑的看着,沒好氣道:“我只當你沉溺於花柳繁華地、富貴溫柔鄉中不能自拔呢。”

賈薔訕笑了聲,道:“沒有的事!別人不知道,難道妹妹你還不知道我每天在幹甚麼?”

黛玉聞言,看着他咬了咬脣角,啐道:“我就是太知道你每天在幹甚麼了!”

說完,俏臉已經紅透,一雙星眸中早已凝露。

那還等甚麼?

午休罷!

賈薔嘿嘿上前……

“不要……啊~”

“紫鵑進來!”

……

第三百零八章 天子胸懷第六百六十四章 賈薔:王爺,那是你母妃!!第九百九十六章 禍根深種第四百三十六章 開張大吉 (第一更!)第六百零二章 兩位姑奶奶第一百一十八章 “慈愛”第八百五十七章若今天變,汝能自保否?第五百零三章 紅顏未老恩先絕第一百四十章 一凝 (爲倚劍聽春雨盟主賀!)第六百七十六章 皇后の不捨第一百七十五章 不與人做刀第五百一十五章 鳳姐兒驚恐第九十九章 雪中送炭第四百零三章 誰家還沒個大人?第六百二十三章 八百里加急:山東大捷!第一百二十七章 轉性兒了?第六十五章 相交第五百五十五章 無事獻殷勤!第四百六十一章 啊!第六百七十九章 始知昨夜紅樓夢, 身在桃花萬樹中第九百三十三章 三省調兵之權第五百三十三章 毛骨悚然第九百八十二章 金盃共汝飲,白刃不相饒!第四百八十章 景陽鐘響,天下大哀第八百五十四章 重掌繡衣!第七百三十五章 採生折割第三百七十章 賈母的名諱……第二百七十八章 賞罰分明收軍心第三百七十四章 傳信第七十一章 西洋番醫第二百六十六章 號角聲第三百零四章 林子大了多歪鳥第五百三十八章 薔哥兒,我要尤二姐!第六十七章 可憐第五百三十三章 毛骨悚然第一百九十五章 磕頭(求訂閱啊!!)第一百五十一章 三味書屋(求訂閱,第三更!)第四百七十五章 國舅“妙”計第四百五十七章 激將第二百九十三章 君子不器第一百三十章 親近第九百九十一章 水乳交融第九百八十六章 餵你吃荔枝~第三百三十六章 好險!(第四更!求訂閱!)第五百七十七章 家門口被劫第六十三章 再倚天恩(第三更,求收藏)第八百一十七章 九綵鳳凰與牧童戲牛第一百三十三章 香菱學詩第八百零五章 抄家師徒第三百一十四章 吵嘴第九百一十三章 大哭第七百九十六章 不可放虎歸山!第四百六十一章 啊!第三百六十三章 想甚麼來甚麼!第二百三十五章 榮慶堂上 (五)第二百七十二章 晴雯去哪了第二百八十一章 再次平叛第五百四十九章 佳兒欲爲趙子龍?第二百三十三章 榮慶堂上(三)第六百零一章 二嬸嬸,今兒在哪住?第三百三十八章 客至 (第二更!)第八百一十三章 封國公!第五百零六章 細思極恐第六百五十章 繡衣衛指揮使,賈薔?第八百七十一章 權重卻朝野不驚第五百四十七章 劉備摔孩子第八百一十七章 九綵鳳凰與牧童戲牛第六百四十六章 出賣和背叛第十一章 東道第三百三十七章 夜話 (第一更!)第四百六十三章 卑劣無恥第七百一十六章 摘桃子第七百八十六章 彼輩豎子,德不配位,難登大寶第六百六十六章 幫我給艾薩克·蘋果·牛頓先生送封信……第八百四十五章 入幕之賓第九十八章 逃出第八百零三章 砰!第七百四十七章 邢岫煙第五百二十三章 生殉可卿第二十三章 賈芸第三十五章 隔牆有耳第四百五十七章 激將第一百八十章 命運第三百八十九章 呸呸!(第二更!)第九十一章 嘔!!第一百三十章 親近第二百六十六章 號角聲第九百九十四章 剷除內患第五百四十五章 衝突!第四百二十章 託付第四百四十五章 寶丫頭有些不對(第一更!)第八百四十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第三百零九章 絕處逢生第六百二十五章 賈薔:今兒的風,有些喧囂啊……第三百五十一章 難道是他?(第一更!)第六百一十六章 天譴第七百一十一章 猜謎第七百二十八章 天家第八百二十二章 閤家歡第八百四十一章 這一對師徒,着實該殺!
第三百零八章 天子胸懷第六百六十四章 賈薔:王爺,那是你母妃!!第九百九十六章 禍根深種第四百三十六章 開張大吉 (第一更!)第六百零二章 兩位姑奶奶第一百一十八章 “慈愛”第八百五十七章若今天變,汝能自保否?第五百零三章 紅顏未老恩先絕第一百四十章 一凝 (爲倚劍聽春雨盟主賀!)第六百七十六章 皇后の不捨第一百七十五章 不與人做刀第五百一十五章 鳳姐兒驚恐第九十九章 雪中送炭第四百零三章 誰家還沒個大人?第六百二十三章 八百里加急:山東大捷!第一百二十七章 轉性兒了?第六十五章 相交第五百五十五章 無事獻殷勤!第四百六十一章 啊!第六百七十九章 始知昨夜紅樓夢, 身在桃花萬樹中第九百三十三章 三省調兵之權第五百三十三章 毛骨悚然第九百八十二章 金盃共汝飲,白刃不相饒!第四百八十章 景陽鐘響,天下大哀第八百五十四章 重掌繡衣!第七百三十五章 採生折割第三百七十章 賈母的名諱……第二百七十八章 賞罰分明收軍心第三百七十四章 傳信第七十一章 西洋番醫第二百六十六章 號角聲第三百零四章 林子大了多歪鳥第五百三十八章 薔哥兒,我要尤二姐!第六十七章 可憐第五百三十三章 毛骨悚然第一百九十五章 磕頭(求訂閱啊!!)第一百五十一章 三味書屋(求訂閱,第三更!)第四百七十五章 國舅“妙”計第四百五十七章 激將第二百九十三章 君子不器第一百三十章 親近第九百九十一章 水乳交融第九百八十六章 餵你吃荔枝~第三百三十六章 好險!(第四更!求訂閱!)第五百七十七章 家門口被劫第六十三章 再倚天恩(第三更,求收藏)第八百一十七章 九綵鳳凰與牧童戲牛第一百三十三章 香菱學詩第八百零五章 抄家師徒第三百一十四章 吵嘴第九百一十三章 大哭第七百九十六章 不可放虎歸山!第四百六十一章 啊!第三百六十三章 想甚麼來甚麼!第二百三十五章 榮慶堂上 (五)第二百七十二章 晴雯去哪了第二百八十一章 再次平叛第五百四十九章 佳兒欲爲趙子龍?第二百三十三章 榮慶堂上(三)第六百零一章 二嬸嬸,今兒在哪住?第三百三十八章 客至 (第二更!)第八百一十三章 封國公!第五百零六章 細思極恐第六百五十章 繡衣衛指揮使,賈薔?第八百七十一章 權重卻朝野不驚第五百四十七章 劉備摔孩子第八百一十七章 九綵鳳凰與牧童戲牛第六百四十六章 出賣和背叛第十一章 東道第三百三十七章 夜話 (第一更!)第四百六十三章 卑劣無恥第七百一十六章 摘桃子第七百八十六章 彼輩豎子,德不配位,難登大寶第六百六十六章 幫我給艾薩克·蘋果·牛頓先生送封信……第八百四十五章 入幕之賓第九十八章 逃出第八百零三章 砰!第七百四十七章 邢岫煙第五百二十三章 生殉可卿第二十三章 賈芸第三十五章 隔牆有耳第四百五十七章 激將第一百八十章 命運第三百八十九章 呸呸!(第二更!)第九十一章 嘔!!第一百三十章 親近第二百六十六章 號角聲第九百九十四章 剷除內患第五百四十五章 衝突!第四百二十章 託付第四百四十五章 寶丫頭有些不對(第一更!)第八百四十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第三百零九章 絕處逢生第六百二十五章 賈薔:今兒的風,有些喧囂啊……第三百五十一章 難道是他?(第一更!)第六百一十六章 天譴第七百一十一章 猜謎第七百二十八章 天家第八百二十二章 閤家歡第八百四十一章 這一對師徒,着實該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