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二章 大局已定

是夜,寅時二刻。

距離天明,也不過一個時辰了。

賈薔剛剛睡下,聽到門外有叫門聲:“國公爺,國公爺……”

賈薔睜開眼,本來不滿的目光,不知想到了甚麼,忽地一下明亮起來。

“爺……”

身旁兩個身上只披着輕紗,曼妙身姿若隱若現,眉眼間滿是餘韻春意的人間絕色此刻也醒來,看着賈薔有些擔憂的喚了聲。

見二人疲憊不堪,面上淚痕未乾,賈薔忙笑着哄道:“沒事沒事,必是前面有急事尋我,你們兩個快歇下罷,操持狠了……”

“哎呀!”

щщщ_ тTk án_ ¢ ○

“呸!”

可卿嗔怨一聲,李紈淺啐一口,賈薔哈哈一笑,一人抱着親吻了下後,下牀穿上衣裳開門,見素雲在那,便問道:“甚麼事?”

素雲道:“前明傳話進來,說有十萬火急之事尋爺。”

賈薔點了點頭,正要走,又見素雲巴巴的望着他,便輕聲笑道:“下回你再和你奶奶一道侍寢。”

素雲紅着臉點了點頭,抿嘴一笑。

……

“國公爺,盧奇回來了!”

賈薔剛出二門,就見嶽之象不掩興奮的大聲說道。

賈薔雙眼明亮,道:“成了?”

嶽之象重重點頭,道:“成了!”

賈薔輕輕呼出了口氣,輕聲笑了起來。

四海王閆平曾以一己之力,縱橫東海和南亞海域,幾無敵手,其所部船隊實力,可見一斑。

若非出了個內鬼,再加上倭奴和葡里亞海師內外夾擊,閆平斷不至於落到這個地步。

到今日,雖然幾經火併,四海部實力估計剩下不到三成,但此事對賈薔來說,反而是好事。

“走,去見盧奇。”

……

“草民盧奇,給國公爺請安!”

前廳,賈薔看着這個身上包紮着紗布,隱隱見血跪地請安的年輕人,賈薔未急着問小琉球之戰,而是饒有興趣的審視着他,問道:“盧員外,以你們十三行的體量和通天耳目,應該很容易聽到一些絕密的消息。譬如,本公如今的處境,看似鮮花着錦、烈火烹油,實則遠沒有這樣好。不然,本公也不至於時時念着出海。揚州齊家嘛,經營揚州超過一甲子年,朝廷早有治齊家的心思,齊老爺子心知肚明,所以願意死中謀活,求一條出路,可以理解。

九大姓呢,有些類似。新政當前,他們手裡握有太多土地,迫不得已,再者,那九家在江南盤根錯節,處處有他們的影響,也算是犯了朝廷的忌諱,所以也想在外面留一支。

只是本公看不明白,你們十三行乃天子南海內庫,頗受器重,且還有皇后娘娘庇護,本公又能將你們如何?你怎會如此賣命?”

盧奇聞言心裡苦笑,球攮的說的好聽,按常理說應是如此,可誰不知道你是屬狗臉的,說翻臉就翻臉?

連娘娘打發出宮的人都警告他們,叫他們在賈薔跟前規矩些,不然賈薔脾氣上頭真要拿他們作筏子,斬了他們,皇上都不會怪他。

抄家上千萬兩,皇上當然不會怪!

不過話不能這樣說,盧奇道:“國公爺,草民說心裡話,除了畏懼國公爺虎威外,草民以爲,朝野上下,國公爺是唯一一個看到西夷番邦之危害的人。草民常與西夷洋商打交道,知道那些人看似有禮貌,實則心思倨傲,且常懷叵測之心!英吉利和尼德蘭的商號,以商貿爲名,收買莫臥兒國總督和柔佛當地官員,入駐之後,一邊給當地官員贈送大量財富收買,一邊不停的圈地,練兵。等莫臥兒國和柔佛人反應過來時,已經沒用了。這還是針對大國,徐徐圖之,對一些小國,他們直接進行攻佔屠殺!”

賈薔看了盧奇稍許,問道:“你覺得,朝廷諸公會放他們進來開那勞什子商號?還是覺得,他們敢在大燕圈地?”

“那自然不敢……”

“那你爲何要養私兵?本公也算膽大的,可和你比起來,卻是遠遠不如。”

賈薔看着盧奇的目光漸漸森然。

盧奇額頭見汗,道:“國公爺明鑑,那些船並非在盧家名下,是海外義士,因得盧家所救,因此才……”

賈薔生生氣笑,道:“你覺着這番話,能說服皇上,還是能說服武英殿的諸位大學士?”

盧奇默然,打心底開始發寒。

他沒想到,賈薔這就要翻臉了,是覬覦盧家財富?

賈薔似看破他的心思,笑了聲,道:“你無非是看到西夷商賈們,能以憑商賈手段在外裂土封王,富貴之極,你盧奇比那些西夷鬼畜強十倍百倍,憑甚麼做不得,對罷?”

盧奇聞言面色驟變,叩首急道:“國公爺明鑑,草民從無不臣之心!盧家是倚皇恩而發家,怎會……”

不等他說完,賈薔擺手道:“你不必驚慌,也不必解釋甚麼。先前的事,可以過往不究。只要你沒有和那些西夷合作,當他們的走狗,靠出賣大燕的利益來換取那些西夷的支持,其他的,本公並不願多理會。但今後不行,商賈,就當正經的商賈。你可以出去做生意,經營買賣,但不得再豢養私軍。”

賈薔太瞭解國人的品性了,“王侯將相寧有種乎”這八個字似乎刻進了國人的骨血裡。

一旦放開這個口子,賈薔敢肯定,將來在東南海域爭破頭,打出狗腦子的,一定是國人各方勢力間。

連齊家等都只能在陸地上建自保的力量,不允許在海上成軍,更遑論其他?

等盧奇恭敬應下後,賈薔道:“起來罷,說說小琉球那邊的情況。”

盧奇被這一番敲打後,表功的心思也散了,規矩道:“回國公爺的話,隆安七年四月二十五,我等跟隨姨太太,乘着起大潮時,通過了鹿耳門,至入大員灣,到達安平城下。因爲城內有內應,所以叩門而入,順利的解決了黃超留下的二百心腹。而後就尋思着該如何取信黃超,等他返航上岸時除掉他。苦思無解,草民就妄自做主,獻上苦肉計……”

賈薔聞言淡淡笑了笑,目光清冷的看着盧奇,問道:“盧奇,你可知道若是三娘出了任何閃失,你是甚麼下場?”

盧奇點頭道:“草民知道,若是姨太太出了丁點閃失,草民全家賠進去都不夠。但草民以爲,事情總得做,不能因爲畏手畏腳就膽怯了。且與國公爺在宣鎮行奇計襲殺汗王金帳相比,草民這點粗陋伎倆,不值一提。”

賈薔哈哈笑了起來,道:“說你膽大包天,一點也不爲過。只是你也必是數讀史書的,當明白如你這樣性子的人,能得善終者不多。應該說,幾乎沒有一個。說好聽點,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溼鞋。說難聽點,你太狂妄,腦後生有反骨,再加上商賈出身……便是你做生意沒賠的海乾河盡,最後朝廷也難容你。你和晉商都不同,晉商是爲了謀取暴利,走私草原違禁商貨。你若是出身晉商,你怕是最後想入主汗王金帳,當個漢王。”

盧奇面色蒼白,還想解釋甚麼,賈薔卻擺手道:“你好自爲之罷,念你薄有微功的份上,閒話兩句,今日到此爲止。說說看,眼下小琉球甚麼情況。”

盧奇被噎了個半死,滿腹心裡話想說,可又沒機會了,他抿了抿嘴,壓了壓心頭梗塞,道:“國公爺,黃超上岸後,被姨太太親自所殺,其所部親信八百人馬,也悉數被殺。經此一戰,島上無人不服姨太太。他們聽說四海王閆平已死,在蒯老鯊的帶領下,就尊姨太太爲新四海王。不過有人聽說姨太太已經嫁人,還是給國公爺做妾,好像不大高興。對丁超、鐵頭、柱子等漕幫弟兄們,也有些隔閡……”

賈薔聞言沉吟稍許,問道:“三娘怎麼說?”

盧奇忙道:“姨太太說,請國公爺放心,此事她會解決妥當。姨太太帶回去的一百多人,都在和島上人說國公爺的傳奇故事。另外,姨太太請國公爺多往島上送些運河上的弟兄……還有,請嶽大叔帶些人手,上島上幫忙。如今小琉球雖然收回,可島上實力連三成都不足了。若倭奴和葡里亞賊子攻來,十分危險。”

賈薔想了想,看向一旁嶽之象道:“也好,你去幫幫他,清查出有二心之輩,以免再讓人來一遭裡應外合。至於從漕運上調人,此事你和丁超商議,在不影響漕運的前提下,多往島上調些人手過去,先調三千,最好是闔家前往。穩定後,再多調些。只調運河上的,京裡的不動。”

嶽之象點了點頭,道:“我明白了……只是我若走了,國公爺這邊……”

賈薔笑道:“此去粵州,是十三行的地盤。若是在那還會有甚麼閃失,就真的說不過去了。另外,商卓他們也在,德林號也已南下,不必擔心。”

香江島上,還有濠鏡那邊,都有伏兵在。

不過,這話就不必讓盧奇知道了。

嶽之象道:“好罷,我這就去交代一番,然後上島,爭取速去速回。”

賈薔搖頭道:“不必着急,務必將島上經營穩妥。安平城內既然有齊家的人,就一定會有倭人和葡里亞人的探子,找出他們來。那處對咱們意義重大,絕不可再來一回裡應外合的戲碼了。”

嶽之象應下後,又問道:“國公爺可有話帶給姨太太?”

賈薔思量稍許道:“你告訴她,眼下島上人心未定,我現在去,對她穩定軍心不利。再等等,三月之後,我一定登島去看她。”

盧奇忍不住插話道:“姨太太知道國公爺就在福清,感動的都落淚了,十分想來,只是被人所勸,爲了穩定大局……”

賈薔點點頭,對嶽之象道:“如今諸事平定,大局已定,我也放心了。等馬祖昌和白啓回來後,我就動身前往粵州,主持德林號出海採買海糧一事。嶽叔,替我穩住小琉球!”

“遵命!”

……

第二百二十章 殘句第四百八十五章 真正的至尊 (第三更!)第三百五十九章 高人(第五更!)第八百五十二章 生,死第九百五十章 陛下何故造反?第三百八十一章 青雲第七百九十八章 多謝娘娘厚愛!第五百八十一章 園子修好了!!第六百五十四章 林如海:直去榮國府!第二十七章 賭第四百章 信使第四十八章 得勝第六百二十四章 天佑孔聖,留一血脈第八章 冰糖蓮子羹第四百三十九章 接你回家……(第一更!)第五百九十章 賈薔,本王殺了你!第一百四十四章 讀書三境第九百零一章 欺人太甚第九百八十四章 利益結合第九百五十六章 醒來第三十九章 恩賜第五百七十三章 寶玉の絕路第二百五十七章 神京震動第四百五十八章 苦湘雲第六百一十六章 天譴第七百七十七章 妙玉:你面相早夭短壽第八百四十二章 昏招第八百五十四章 重掌繡衣!第七百五十四章 尹後:他敢!第六百六十一章 再回榮慶堂……第六十六章 先敬羅衣後敬人第四百二十一章 促狹鬼 (第三更!求訂閱!)第一百一十三章 促狹第五百四十章 福耶?禍耶!第七百二十四章 聰明反被聰明誤第二百一十八章 嫁妝第三百零八章 天子胸懷第十章 母女相商第七百九十九章 出征前夜,賈薔都幹了甚麼第一百四十九章 磊落第五十八章 豪宅第六百一十一章 此子德行不佳,配不得我尹家郡主?第三百一十二章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第六百八十二章 林如海摔杯第四百八十四章 撕破面皮!第八百九十章 你娘就是不乾淨之人!第二百五十五章 咔嚓第四章 出衆第二百一十四章 醜聞第二百三十六章 榮慶堂上 (完)第七百六十四章 曹賊,受死罷!第七百二十五章 四桅大船第六百九十六章 藥引!藥引!!第六百六十四章 賈薔:王爺,那是你母妃!!第八百六十一章 雙寧會第一百零八章 團圓第二百四十六章 糊塗種子!第五百五十四章 吹吹?第五百六十七章 天下奇毒!第四百一十九章 平兒姐姐,我都羨慕你第八十五章 受氣第九百九十二章 另闢蹊徑第五百九十一章 皇后娘娘,臣是正經人!第四百七十一章 操盡心思第八百七十五章 趙匡胤打棗第一百九十七章 斬草除根(求訂閱!)第六百三十八章 閻王三點手第二百二十一章 賈·柯里昂·薔?第三百四十七章 晴天霹靂!(第二更!)第二百三十九章 冷酷第一百零六章 強取豪奪第二百零四章 深意第一百九十三章 兵荒馬亂(訂閱飛來!!)第五百二十五章 賈敬第五百二十八章 不要讓秦氏受委屈第二百五十二章 官印第六百四十六章 出賣和背叛第六百一十章 懸樑,吞金?第七百零四章 錯綜複雜第一百六十八章 一般見識(求訂閱啊!!!)第九百一十章 謠傳第三十三章 織網第七百三十二章 清晨“慘劇”第九百四十九章 私會第一百五十六章 透露 (求訂閱!求月票!)第四百八十五章 真正的至尊 (第三更!)第一百七十九章 五年第六十五章 相交第三百三十六章 好險!(第四更!求訂閱!)第二百零七章 二叔 (加更!求月票啊!)第五十章 相托第二百六十章 交換,鳴冤第三百九十二章 筆友……(第一更!)第四百五十一章 催婚?第七百七十七章 妙玉:你面相早夭短壽第二十章 禍兮福所倚第八百五十四章 重掌繡衣!第三百八十二章 生怨第一百八十一章 公案第八百三十三章 天上掉餡餅
第二百二十章 殘句第四百八十五章 真正的至尊 (第三更!)第三百五十九章 高人(第五更!)第八百五十二章 生,死第九百五十章 陛下何故造反?第三百八十一章 青雲第七百九十八章 多謝娘娘厚愛!第五百八十一章 園子修好了!!第六百五十四章 林如海:直去榮國府!第二十七章 賭第四百章 信使第四十八章 得勝第六百二十四章 天佑孔聖,留一血脈第八章 冰糖蓮子羹第四百三十九章 接你回家……(第一更!)第五百九十章 賈薔,本王殺了你!第一百四十四章 讀書三境第九百零一章 欺人太甚第九百八十四章 利益結合第九百五十六章 醒來第三十九章 恩賜第五百七十三章 寶玉の絕路第二百五十七章 神京震動第四百五十八章 苦湘雲第六百一十六章 天譴第七百七十七章 妙玉:你面相早夭短壽第八百四十二章 昏招第八百五十四章 重掌繡衣!第七百五十四章 尹後:他敢!第六百六十一章 再回榮慶堂……第六十六章 先敬羅衣後敬人第四百二十一章 促狹鬼 (第三更!求訂閱!)第一百一十三章 促狹第五百四十章 福耶?禍耶!第七百二十四章 聰明反被聰明誤第二百一十八章 嫁妝第三百零八章 天子胸懷第十章 母女相商第七百九十九章 出征前夜,賈薔都幹了甚麼第一百四十九章 磊落第五十八章 豪宅第六百一十一章 此子德行不佳,配不得我尹家郡主?第三百一十二章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第六百八十二章 林如海摔杯第四百八十四章 撕破面皮!第八百九十章 你娘就是不乾淨之人!第二百五十五章 咔嚓第四章 出衆第二百一十四章 醜聞第二百三十六章 榮慶堂上 (完)第七百六十四章 曹賊,受死罷!第七百二十五章 四桅大船第六百九十六章 藥引!藥引!!第六百六十四章 賈薔:王爺,那是你母妃!!第八百六十一章 雙寧會第一百零八章 團圓第二百四十六章 糊塗種子!第五百五十四章 吹吹?第五百六十七章 天下奇毒!第四百一十九章 平兒姐姐,我都羨慕你第八十五章 受氣第九百九十二章 另闢蹊徑第五百九十一章 皇后娘娘,臣是正經人!第四百七十一章 操盡心思第八百七十五章 趙匡胤打棗第一百九十七章 斬草除根(求訂閱!)第六百三十八章 閻王三點手第二百二十一章 賈·柯里昂·薔?第三百四十七章 晴天霹靂!(第二更!)第二百三十九章 冷酷第一百零六章 強取豪奪第二百零四章 深意第一百九十三章 兵荒馬亂(訂閱飛來!!)第五百二十五章 賈敬第五百二十八章 不要讓秦氏受委屈第二百五十二章 官印第六百四十六章 出賣和背叛第六百一十章 懸樑,吞金?第七百零四章 錯綜複雜第一百六十八章 一般見識(求訂閱啊!!!)第九百一十章 謠傳第三十三章 織網第七百三十二章 清晨“慘劇”第九百四十九章 私會第一百五十六章 透露 (求訂閱!求月票!)第四百八十五章 真正的至尊 (第三更!)第一百七十九章 五年第六十五章 相交第三百三十六章 好險!(第四更!求訂閱!)第二百零七章 二叔 (加更!求月票啊!)第五十章 相托第二百六十章 交換,鳴冤第三百九十二章 筆友……(第一更!)第四百五十一章 催婚?第七百七十七章 妙玉:你面相早夭短壽第二十章 禍兮福所倚第八百五十四章 重掌繡衣!第三百八十二章 生怨第一百八十一章 公案第八百三十三章 天上掉餡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