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章 苦肉計

神京西城,佈政坊。

林府忠林堂。

梅姨娘挺着已經高高鼓起的肚子,有些艱難的坐在牀榻邊,看着依舊昏迷不醒的林如海,落了許多淚,也說了許多話。

wωω ◆тт kan ◆CO

直到老管家忠伯進來後,她用帕子擦了擦眼角。

忠伯看着她,嘆息一聲道:“姨太太,還是要多保重身子,如今您是雙身子的人,可經不起這樣哭。萬一有甚麼閃失,可怎麼得了?再者,你看老爺,雖還未醒,可氣色是不是別前些時日好一些了?您快去歇息罷,這裡有我。許是再過二月,孩子出生時,老爺一聽嬰孩的哭聲,就能醒來了!”

梅姨娘神情落寞,但眼中終究還帶着希望,道:“勞煩忠伯了。”

忠伯笑道:“都是老奴該做的事,快去罷。”

梅姨娘起身離去,等忠伯送她出門,將門關上折返後,就見林如海已經睜開了眼。

忠伯不落忍道:“老爺,姨太太終究是和老爺一條心的,雖說……可如今這樣下去,不是法子吶。”

林如海緩緩搖了搖頭,道:“那位大行前,薔兒一直活着,我就不能醒來。不然,必落險地。對她和孩子動手,便是殺人不見血的高明法子。忠伯,到了這一步,又豈敢行差半步?”

賈薔執掌繡衣衛,爵拜國公,開國一脈唯其馬首是瞻,這些倒不算甚麼。

可他又有點石成金之本領,富可敵國。

手下豢養了不知多少人手……

再加上,藉着開海之名,堂而皇之的組建了一支水師。

這些事,若沒有地龍翻身,其實也都只是不起眼的小事。

沒有誰會以爲,這些能威脅到皇權。

大燕雄師百萬,便是內洋水師也不會將賈薔那三兩條船看在眼裡。

可天子一旦出現變故,龍御歸天,賈薔的存在,就會顯得十分刺眼了。

倒不是說他能造反,太平世道沒人相信賈薔能造反,敢造反,關鍵在於皇后……

皇后有這樣一人聽用,若再加上軍機處排名第二的宰輔大學士,對皇權來說,那是十分可怕的事。

所以,林如海當下又如何能醒?

他如今昏迷不醒,還能給賈薔多爭取些時日,說不得總能拖到那日……

如今他醒來,氣色還越來越好,連軍機處那幾位都不會再反對天子對賈薔下手。

即便不殺,多半也是圈起來享一輩子“清福”。

伴君如伴虎,這五個字字字皆白骨。

“薔兒可有消息傳來?”

林如海神情並不輕鬆,看向忠伯問道。

忠伯搖頭道:“自上回送密信回來,說換走海路後,就再無消息傳回。不過,以國公爺的能耐,必定順風順水。老爺,若是那位閆平之女拿下小琉球,國公爺是不是就有了一條退路?”

林如海聞言笑了笑,道:“難爲他了,真走出這麼一條路來。這也算是前無古人,之後應該也無來者了。”

忠伯不大懂,問道:“這又是爲甚麼?”

林如海輕輕嘆道:“此事要成,天時極重要。若非推行新政,齊家不好說,但其他諸大家族,如九大姓,十三行,揚州鹽商,甚至還有正追趕薔兒的晉商,他們斷不會想着出海的。漢家儒教,終講究個落葉歸根,忌諱背井離鄉,成爲孤魂野鬼。但新政大行之下,連宗室諸王、武勳親貴和都中那麼多皇親國戚都交出了土地,抗旨者沒一個有好下場的,那些大族豈能不懼?更不用說那些所謂的綠林大豪了。

再加上災荒之年,流民災民無數,待佔下一片地盤時,纔有可能招百姓過去墾荒。若非如此,只佔下地,也不過是荒地而已。且若非災年,薔兒也沒有正當理由,來經營眼下之事。

故而,此天命也。”

聽聞“天命”二字,忠伯都楞住了,看着林如海。

林如海也未解釋甚麼,只笑道:“薔兒不會造反,他心中是有百姓的。不管甚麼緣由發生的戰爭,最悲慘的,一定是百姓。所以,他不會爲之。”

忠伯相信這話,他又道:“老爺,您已經篤定,那位閆三娘一定會打下小琉球?連朝廷都拿那塊沒甚法子……”

林如海笑道:“從齊太忠處,就能看出薔兒的運勢到了。人在得天命時,運道便是如此,做甚麼,成甚麼。”

忠伯聞言失笑道:“老爺寵溺姑爺太過了罷?”

林如海難得談興,搖頭道:“越到了歲數,經歷的事越多,也就越相信天命二字。如今回過頭再看看,這一路走來,與其說是薔兒自己去求得現在這些,倒不如說天命使然。當然,從最初之時,薔兒就心懷社稷,或許,這便是天命鍾愛於他的緣故。

總之,此次薔兒南下,必能成事!”

賈薔將小琉球之事完完整整寫下來,以密信送進京裡,夾在蔬菜框裡運進林府。

林如海看後,仔細推演了幾遍,都認爲只要天時不差,必能成事。

如今,就看天命到底在不在賈薔!

若在,則生路可見!

“老爺,如今就盼着,姨太太肚子裡的是個少爺,那就齊美了!”

忠伯喜滋滋的說道。

賈薔的事,如今只能看天意,既然林如海說了能成事,那就多半能成。

若是梅姨娘過二月再生下一個男嬰,那就是雙喜臨門了!

“且看天意罷。”

林如海思慮片刻後,又道:“忠伯,你再去做些安排,等梅氏臨盆時,尋一死嬰來……”

忠伯聞言悚然而驚,急道:“老爺,這不吉利啊!使不得!!”

林如海輕笑了聲,道:“咱們這越慘,薔兒、玉兒他們,就能多太平些時日。也是不得已爲之……對了,告訴下面人,死嬰是別人家不幸沒保住的孩子,絕不可動妄念。若那樣,才真正折福。”

忠伯道:“這是自然,斷沒人敢害人。可是……老爺,姨太太那邊又怎麼說?她要是知道了,那宮裡……可她要是不知道,怕也活不了了。”

林如海聞言,緩緩皺起眉頭來……

……

福建省,福清縣。

仙客來客棧內。

賈薔看着第三次前來相請的潘澤,微笑道:“我們頂多在此再住三天,你就把縣城最好的宅子買下來?錢多的沒處花了罷?”

潘澤笑道:“國公爺,這樁生意虧不了。這福清縣是距離小琉球最近的地兒,往後這裡來來往往的人還能少了?大不了,回頭等國公爺走了,我就讓人將那座宅子翻修成一座園子,專爲貴人臨時落腳準備,也算是一份福氣!眼下雖粗糙了些,可無論如何,也比這客棧強的多不是?”

一旁葉家家主葉星笑道:“是啊國公爺,到了南省來,叫國公爺您住這樣的地方,傳到揚州去,連齊老太爺也要笑我等無能。”

伍元素來少話,這會兒卻也開了口:“若只國公爺一人倒也罷了,可還有那麼多內眷。客棧先前到底人來人往,便是清洗了多遍,鋪蓋皆自帶,可還是委屈了國夫人。國公爺,還是搬過去罷,搬過去等信兒。”

賈薔沉吟稍許後,笑道:“住在哪裡不重要,昨晚福清縣令還要本公去他縣衙裡落腳,豈有此理。重要的是,儘快聯繫到盧奇。你們是沿海諸省的地頭蛇,這點事對你們來說,應該不算難事。”

伍元拱手道:“已經尋到了盧家人,嶽大爺也接手過去,想來應該就快了。”

一旁潘澤又請求道:“國公爺,不如去新宅等着?那宅子原是一京官兒告老還鄉後蓋的,前後三進,帶有花園,倒也有幾分雅意。雖比不得國公府的園子,也不及揚州齊園,可總能讓國公爺帶來的內眷去逛逛,透透氣……”

賈薔點了點頭,道:“也罷,那就過去罷。”

潘澤聞言大喜,他心裡一直忐忑着,擔心賈薔記恨他在京中會見李時,還發生了那麼多破事。

雖然有皇后娘娘保着,未必出得了甚麼大事,可若能緩解一些賈薔心中的厭惡,那也是極好之事。

眼下能盡一份力,賈薔能點頭,那說明還有挽回的餘地,因此愈發殷勤。

福清縣屬福州府,距離福建省府之地也不遠,潘家在福州有不小的基業,昨日卻是派人急令那邊人手,連夜將各般名貴家俬古董器具搬至這邊。

另外各類山珍海味,時鮮佳餚也通通運來。

只是還未等賈薔派人往上面送信,通知黛玉等人,準備搬家,就見商卓入內,道:“國公爺,派往粵州傳令粵州水陸提督來見的人回來了,只是粵州水陸提督高茂成沒來。”

賈薔聞言眉尖輕揚,道:“爲何不至?”

商卓道:“水陸提督府的人說,那高茂成沒在粵州,帶船出海巡視海防去了。”

賈薔聞言沉吟稍許,笑了笑道:“那就這樣罷。”說罷,又轉頭問伍元道:“本公知道各省水陸提督皆由兵部知照軍機處開列請旨簡放,這高茂成是老趙國公點的將,不知此人品性如何?”

伍元聞言,一時不知該如何開口。

見他如此,賈薔笑了起來,道:“看來不怎麼樣。是貪斂無度,還是仗勢欺人?”

伍元緩緩道:“高提督善於治財,在不少船東、商號中都佔有乾股。因爲背後站着趙國公,所以兩廣總督拿他也沒甚麼法子。另外,凡出海捕魚的漁民,都要按時上交份子錢。所以此人在粵州名聲很差……”

賈薔笑道:“在你們商號裡,也有乾股?”

伍元苦笑起來,沒有說話,算是默認了。

賈薔點了點頭,道:“行了,此事我知道了。且不必出聲,等至粵州後,本公親自前去拜訪。”

伍元擔憂道:“可若是少了三艘戰船,一二千兵馬,那……”

賈薔搖頭道:“原也未指望他們去強攻,就是亮個相,開幾炮,也算表明朝廷的立場和態度即可。不是對黃超,而是對倭奴和西夷們。小琉球,自古以來便是漢家故土。如今天軍收復,不容外敵再染指。現在就等着,何時傳來……”

話未說盡,就見嶽之象闊步而入,滿面笑容大聲道:“國公爺,大喜!聯繫到盧家艦船了,捷報!!盧家家主親筆回信,姨太太已經帶兵進了安平城,殺盡城內黃超手下,收服舊部,奪回了四海王基業。如今盧家家主帶着五六條船,在和安平城互相放炮作攻殺之勢,派去尋黃超回程救援的人已經出發了,算算時日,最多再有兩天,甚至一天,黃超部就能回來!本就沒出發多久……安平城已經佈下天羅地網,等着黃超回城。嘖,他的下場想來有趣。”

賈薔聞言哈哈笑道:“這不是黃超用來伏殺閆平的計策麼?不過,三娘準備如何取信黃超,讓他放心入城呢?”

黃超能伏殺四海王,是因爲當時閆平絲毫未懷疑過他,出其不意下,才讓閆平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遭遇了滅頂之災。

可黃超卻不會毫無防備的就上當罷?

嶽之象笑着將盧奇的信送上,賈薔看了一遍後,面色漸漸凝重起來。

這位年紀輕輕的盧家家主果然是個狠人,他給閆三娘獻上了一計:

苦肉計!

好一個盧奇,他應該知道,閆三娘若果真有個閃失,盧家滿門賠進去都不夠。

可他仍敢出此奇計。

此人心中,比賈薔更無敬畏。

只是,現在就算想派人去勸阻,怕也來不及了……

……

PS:加油加油,儘快恢復狀態。

第八百二十五章 觀孫第三百四十六章 沖天大火(第一更!)第九百零七章 尹後的大禮第六百一十二章 今夜醜正,建佛國,尊佛母!第五百四十一章 不安第五百八十六章 李紈:薔兒,今晚單請你一個東道第五百七十五章 封氏原姓秦?第五百七十四章 寶玉實慘,金釧歸寧說一下薛蟠此人第一百五十三章 新衣第九百一十六章 朕給他這個體面第九百六十章 腦後生反骨第八百九十四章 娘娘,臣要解救萬千女子!第一百八十二章 戲園子第六百三十四章 點四香!第八百六十五章 自毀太阿第一百二十五章 算老幾?第三百四十五章 鳳輦 (第四更!)第四百九十八章 太狠 (第三更!)第二百三十六章 榮慶堂上 (完)第一百零八章 團圓第七百九十九章 出征前夜,賈薔都幹了甚麼第一百七十五章 不與人做刀第九百四十二章 威脅第七百三十三章 薄義無情之輩第二百八十二章 父皇,兒臣冤枉!第五百九十九章 林如海之危與喜第三百六十七章 一品誥命(第二更!)第九百七十八章 奔投第三百八十五章 叔叔怎來了?(第三更!)第三百六十四章 滾! (第二更!)第三百八十四章 婦人之見 (第二更!)第六百七十三章 多摘點黃瓜,晚上送給王妃第七百一十五章 襲人失蹤第六十七章 可憐第五百一十七章 冷香丸第二百二十一章 賈·柯里昂·薔?第六十三章 再倚天恩(第三更,求收藏)第六百零一章 二嬸嬸,今兒在哪住?第十一章 東道第八百八十六章 缺額二百萬 (第三更,求訂閱!)第三百五十一章 難道是他?(第一更!)第八百三十八章 榮國太夫人不大好了……第七百七十一章 太后絕食第七百八十七章 不速之客第八百三十六章 未想賈薔如此重口味……第三百二十三章 深沉 (第五更,求訂閱!)第一百五十章 銀匱第九百五十五章 還有脈?第九十三章 置身事外第三百九十七章 造化第六百九十四章 清晨遊園·三人行第六百五十五章 最肖朕躬?第一百三十章 親近第一百章 鴻溝第四百零一章 平兒……第四百五十六章 討公道第八百七十五章 趙匡胤打棗第一百六十七章 善良 (爲多炮塔的遼河賀!)第六百九十二章 寧侯慢走,娘娘有請!第五百九十三章 二嬸嬸……過來第九百三十五章 何人贊同,何人反對?第四十一章 窩火第三十一章 恩絕第二百零二章 寶琴第八百零九章 擊潰韃子大軍,擊殺博彥汗?第九百四十二章 威脅第五百三十九章 一別兩寬,各自安好第九百九十四章 剷除內患第六百二十四章 天佑孔聖,留一血脈第三百七十六章 寶玉捱打第六百三十四章 點四香!第五百八十一章 園子修好了!!第八百四十三章 情到濃時情轉薄第八百七十六章 自欺欺人第二百八十一章 再次平叛第四百七十四章 體諒第七百一十六章 摘桃子第八百三十二章 寶劍贈英雄!第六百零三章 懼內第十章 母女相商第七十八章 二嬸嬸第六百零八章 貪婪者的狂歡第一百六十三章 心中無佛(求訂閱啊!!)第九百六十章 腦後生反骨第三百六十八章 太爺回來了 (第一更!)第六百六十章 鳳姐兒:呸!男人!第六百四十二章 一輪明月照西廂……第六百零五章 賈薔,離本王王妃遠點!第一百四十三章 長短 (爲繪金盟主賀!!)第五百五十四章 吹吹?第九百三十一章 閨中趣第五十三章 但爲君故第九百四十八章 生死兇威第四十八章 得勝第七百四十八章 自此之後,無懈可擊!第九十一章 嘔!!第二十一章 招攬第九百零七章 尹後的大禮第九十五章 仁慈堂
第八百二十五章 觀孫第三百四十六章 沖天大火(第一更!)第九百零七章 尹後的大禮第六百一十二章 今夜醜正,建佛國,尊佛母!第五百四十一章 不安第五百八十六章 李紈:薔兒,今晚單請你一個東道第五百七十五章 封氏原姓秦?第五百七十四章 寶玉實慘,金釧歸寧說一下薛蟠此人第一百五十三章 新衣第九百一十六章 朕給他這個體面第九百六十章 腦後生反骨第八百九十四章 娘娘,臣要解救萬千女子!第一百八十二章 戲園子第六百三十四章 點四香!第八百六十五章 自毀太阿第一百二十五章 算老幾?第三百四十五章 鳳輦 (第四更!)第四百九十八章 太狠 (第三更!)第二百三十六章 榮慶堂上 (完)第一百零八章 團圓第七百九十九章 出征前夜,賈薔都幹了甚麼第一百七十五章 不與人做刀第九百四十二章 威脅第七百三十三章 薄義無情之輩第二百八十二章 父皇,兒臣冤枉!第五百九十九章 林如海之危與喜第三百六十七章 一品誥命(第二更!)第九百七十八章 奔投第三百八十五章 叔叔怎來了?(第三更!)第三百六十四章 滾! (第二更!)第三百八十四章 婦人之見 (第二更!)第六百七十三章 多摘點黃瓜,晚上送給王妃第七百一十五章 襲人失蹤第六十七章 可憐第五百一十七章 冷香丸第二百二十一章 賈·柯里昂·薔?第六十三章 再倚天恩(第三更,求收藏)第六百零一章 二嬸嬸,今兒在哪住?第十一章 東道第八百八十六章 缺額二百萬 (第三更,求訂閱!)第三百五十一章 難道是他?(第一更!)第八百三十八章 榮國太夫人不大好了……第七百七十一章 太后絕食第七百八十七章 不速之客第八百三十六章 未想賈薔如此重口味……第三百二十三章 深沉 (第五更,求訂閱!)第一百五十章 銀匱第九百五十五章 還有脈?第九十三章 置身事外第三百九十七章 造化第六百九十四章 清晨遊園·三人行第六百五十五章 最肖朕躬?第一百三十章 親近第一百章 鴻溝第四百零一章 平兒……第四百五十六章 討公道第八百七十五章 趙匡胤打棗第一百六十七章 善良 (爲多炮塔的遼河賀!)第六百九十二章 寧侯慢走,娘娘有請!第五百九十三章 二嬸嬸……過來第九百三十五章 何人贊同,何人反對?第四十一章 窩火第三十一章 恩絕第二百零二章 寶琴第八百零九章 擊潰韃子大軍,擊殺博彥汗?第九百四十二章 威脅第五百三十九章 一別兩寬,各自安好第九百九十四章 剷除內患第六百二十四章 天佑孔聖,留一血脈第三百七十六章 寶玉捱打第六百三十四章 點四香!第五百八十一章 園子修好了!!第八百四十三章 情到濃時情轉薄第八百七十六章 自欺欺人第二百八十一章 再次平叛第四百七十四章 體諒第七百一十六章 摘桃子第八百三十二章 寶劍贈英雄!第六百零三章 懼內第十章 母女相商第七十八章 二嬸嬸第六百零八章 貪婪者的狂歡第一百六十三章 心中無佛(求訂閱啊!!)第九百六十章 腦後生反骨第三百六十八章 太爺回來了 (第一更!)第六百六十章 鳳姐兒:呸!男人!第六百四十二章 一輪明月照西廂……第六百零五章 賈薔,離本王王妃遠點!第一百四十三章 長短 (爲繪金盟主賀!!)第五百五十四章 吹吹?第九百三十一章 閨中趣第五十三章 但爲君故第九百四十八章 生死兇威第四十八章 得勝第七百四十八章 自此之後,無懈可擊!第九十一章 嘔!!第二十一章 招攬第九百零七章 尹後的大禮第九十五章 仁慈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