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八章 從天而降!

半月之後。

泉州府,鷺島。

福建右路總兵、水陸提督府。

正廳,福建水陸提督馬祖昌震驚的看着眼前從天而降的二人,見其頭戴三山無翼紗帽,身着玄色黑鵠錦衣,身披墨色斗篷,腰刀刺眼,心中登時忐忑起來。

雖然福建距離京城遠隔數千裡之遙,可到了他這個官位,又豈能對京中事置之不理?

繡衣衛兇威昭著,上至宗室王公,下至文武百官,如今哪個不忌憚這些天子爪牙?

更不要提,繡衣衛的指揮使,如今是那位炙手可熱,於宮中受寵不下皇子的頂級權貴!

如今到他府上,會是甚麼事?

“奉國公爺鈞旨:召福建省右路總兵,水陸提督馬祖昌,率三艘福船戰艦,前往福清縣,平潭島待命!此命絕密,不許與任何人交談。”

聽聞是調令,馬祖昌心裡先是一驚,還以爲前來拿人,也沒想到傳說中的那位國公親臨,他海松了口氣,不過卻又皺起眉頭道:“非本官不遵國公爺之命,只是……繡衣衛並無調兵權,再者,寧國公是外洋海師衙門大都督,福建水陸提督衙門乃內洋水師,不在國公爺的管轄之下。非下官不願爲國公爺他老人家出力,只是下官若動了,不止下官人頭要落地,連國公爺都要犯大忌諱……”

其中一繡衣衛聞言,面無表情道:“早知你有此藉口,你看這是甚麼?”

說着,他從懷中掏出一塊金牌來,亮在馬祖昌眼前。

馬祖昌見之駭然大驚,忙跪地行大禮,口呼萬歲。

只見那面金牌上篆刻四字:

如朕親臨!!

……

平潭島。

岸上,賈薔身披大氅,背後只站着鐵牛,擎着一把大傘。

便是齊太忠也未想到,賈薔離了揚州後,還未行至鎮江,就於偏僻之地更換了座船。

帶着家眷,並伍、葉、潘三家家主,乘上了一艘福船,順着長江口入海,沿着近海海岸線,繞了一大圈,於隆安七年四月十六,到了福建。

若是從揚州直接乘船南下,且不提只能坐至贛州,剩餘數百近千里路要乘馬車,十分辛苦不便。

而且,會經過大片的荒蕪路段,路過不少高山夾道……

這樣走,就是擺明了給人伏殺創造條件的,賈薔又怎會爲之?

所以,出了揚州就換了船,又讓那兩艘船繼續往南下,順着長江一路行至九江方止,看看到底能釣出多少大魚來……

趙師道那個小子已經在水道上佈下了大網,等着他們。

四月的南省已經開始熱了,好在,此刻下着不小的雨。

海面似乎與天融合勾連,分不清哪片是天,哪片是海……

在他身後不遠處,站着的除了百餘親衛外,還有嶽之象,以及浙江水陸提督白啓。

福船入海後便至浙江境內,賈薔即派人以天子金牌將白啓調來護航。

這並不算調動大軍,只三艘福船戰艦,不到兩千兵馬。

以賈薔的威名,再加上天子金牌,白啓沒有多少拒絕的餘地。

而眼見太陽漸漸西斜時,海面上又駛來三艘福船戰艦,所打旗幟,正是福建水陸提督府。

“國公爺,來了!”

鐵牛高興的小聲說了句。

賈薔看了他一眼,問道:“還暈不暈了?”

作爲陸地上近乎無敵的悍將,鐵牛在船上卻差點死過去……

聽聞賈薔之言,鐵牛憨笑了聲,道:“不暈了,俺跟一些老水手打聽過,吐啊吐的,就吐習慣了,早晚能成。只是在船上打仗,俺可能不如在岸上……”

賈薔笑道:“放心,不會讓你去當水軍的。海師當然極重要,但陸地之上,始終是根本。”

這話鐵牛愛聽,連連點頭道:“就是就是,往後俺還是在地上殺敵!”後怕的看了眼停在附近的福船,又有些懊悔道:“偏爹孃不願跟着出來,大妞和小石頭也不來,要是他們這回也在,可開了眼了。大海,真是大,可運河大多了!”

賈薔聞言笑了笑,道:“有機會的……來了。”

說話間,商卓和其弟子引着福建水陸提督馬祖昌到來。

馬祖昌遠遠就看到一巨漢擎一把大傘,傘下站着位身着鬥牛服的年輕人,後面站着數百人,在雨中恭敬而立,紋絲不動。

看這氣派,就知道傘下貴人是誰?

待走到跟前,看到賈薔眼中淡漠的目光後,心頭一凜,於地上雨水泥沙中拜下,大聲道:“下官馬祖昌,請國公爺安!”

賈薔淡淡道:“起來罷。”

“謝國公爺!”

馬祖昌身量普通,卻有些癡肥,起身後,又小心的看了賈薔一眼。

賈薔頭也不回的說了句:“請浙江水陸提督白啓白將軍。”

鐵牛聞言,立刻回頭喊了聲。

正在後面與嶽之象小聲說話的白啓聞言,連忙收聲上前。

馬祖昌見之有些震驚,看了白啓一眼,沒想到連浙江水陸提督都來了。

兩人相互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一起看向賈薔。

賈薔道:“本公聽聞,此處是距離小琉球最近的地方,對否?”

馬祖昌忙道:“回國公爺,正是如此。”

賈薔道:“你們可知道,如今盤踞小琉球上的,是何人?”

馬祖昌聞言眼角跳了跳,道:“有部分粵、福、浙等省遷移過去的百姓,朝廷也立了小琉球衙門,只是設在了鷺島。另外,就是四海王閆平部也在島上,不過在南半島。”

賈薔搖頭道:“你這福建水陸提督,消息比本公還不如。四海王閆平如今骨頭都化成灰了,四海部二當家的黃超勾結倭奴、葡里亞海盜,裡應外合覆滅了閆平。只閆平之女帶着些殘部逃脫。而去歲四海王劫持朝廷海糧一案,便是黃超所爲。今日,本公前來報仇了。”

聽聞此言,馬祖昌、白啓登時變了面色,二人齊齊道:“國公爺不可!”

見賈薔瞪眼過來,兩人忙跪地,白啓道:“國公爺,四海部戰船逾百,兵丁過萬,甚至有兩萬之衆!實力強大,縱橫外海無對手。非下官膽怯無能,若是四海部敢侵犯內洋,上岸騷擾百姓,那下官拼死也要叫他有來無回!可是去外洋上,咱們的船和炮,都比不過他們啊!”

馬祖昌道:“再者,只下官和白大人的兵船,都靠近不了鹿耳門,就被他們幹敗了……”

賈薔聞言笑了笑,輕蔑道:“果真指望你們去覆滅殺賊,黃花菜也涼了,還用等到今日?”

也不給二人解釋的機會,賈薔輕輕扶住腰間寶劍,目光眺遠,看着天與海交接處,淡淡道:“另有人負責主戰,但是,你們也要出一份力。即刻派人前去打探消息,對岸至此處,不過一百五十餘海路,最多三天就能往返一趟。我需要對面最及時的戰況消息,打聽清楚,三日後粵州水陸提督到後,根據消息回報再做其他決定。”

馬祖昌和白啓聞言,都不由吸了口涼氣。

匯聚三省水陸提督,這可是大陣仗!

馬祖昌想了想,道:“國公爺,若是探信兒,福船就不好使了,速度不夠快,也容易叫人發現。不如下官派一艘廣船前往,最多兩天,就能打一個往返!”

賈薔點頭道:“好,但是不要透露本公的消息,另外,我會派人跟隨一併前往。”

“遵命!”

……

福清縣衙。

知縣高翔看向主簿孫橋,皺眉道:“貴人?甚麼貴人?莫非是福州府有上官前來?”

孫橋搖頭道:“不知,不過兵房典吏今日發現咱們縣城內最大的那家仙客來客棧,被人包了下來。而後卻是連掌櫃的、夥計都趕了出來,只留兩個會說點官話的婆子在內。只馬車人家就有十幾架,還都是鑲金嵌玉的。客棧被許多護院包繞着保護起來,有敢上前的,立刻被驅趕開來。兵房李九是福清縣老人,和地面上形形色色的人都認得。他說北城那個曲老五,素來仗着地頭蛇欺生,可這回聽說來了肥羊,帶了不少人去仙客來,結果站在路對面硬是沒敢過那條路,就灰溜溜的走了。”

高翔聞言吃驚道:“這又是爲何?”

孫橋道:“李九說,那曲老五稱他混了多年江湖,靠的就是一個感覺。曲老五說,今兒他要敢過路,都不用靠太前,他腦袋就得搬家!下官聽他說的玄奇,也過去看了眼,嘖,那陣勢……至少咱們的上官福州知府郝大人也沒這份氣派。”

高翔聞言緩緩站起身來,眉頭緊皺道:“咱們福清縣誌上,也沒記着出過甚麼大人物啊!怎麼突然就出現城裡了?本縣居然還不知道……不行,要去看看!果真是貴人,可不敢怠慢!備轎!”

……

仙客來客棧,三樓。

黛玉正在牀頭和子瑜說話,見香菱站在窗子邊往外望,啐笑道:“你就不能安分點?都有了身子了,還是不省心!仔細頭髮淋溼了傷寒了!”

香菱聞言忙關上窗,轉過頭來賠笑,一旁晴雯氣呼呼的拿着帕子給她擦了把臉,使勁搓了兩把。

香菱“慘叫”的跑開,到黛玉跟前蹲坐下,道:“太太,爺怎麼還不回來呀?外面那樣大的雨……”

黛玉還未開口,不遠處的探春笑道:“怎樣,有沒有漂泊他鄉的感覺?誰能想到,咱們會在海上待了那麼久,又在這樣的地方落腳。”

迎春也笑道:“做夢似的。”

黛玉歉意道:“都怪薔哥兒,讓你們跟着吃苦了。”

二春忙搖頭,附近的姜英卻忽然開口道:“一點都不苦,我喜歡這樣的日子。”

衆人聞言,都笑了起來。

正說笑着,聽外面傳來小吉祥、小角兒的歡呼聲:“國公爺回來啦!”

……

PS:今天狀態迷一樣,知道要寫什麼,可是手就是碰不得鍵盤,好像被封印住了,直到被老婆毒打一頓,咦,好像就可以了……

嘿嘿,開玩笑,就是太累了,想歇歇。

今天如果沒有第二更,我會上來說一下的,但應該會有。

第七百二十三章 負荊請罪第五百六十五章 借刀殺人說一下薛蟠此人第三百二十五章 辦宴(第二更,求訂閱!)第三百九十章 盼頭(第三更!)第五百六十八章 天子六璽第六百六十六章 幫我給艾薩克·蘋果·牛頓先生送封信……第六百九十六章 藥引!藥引!!第三百四十章 浩浩蕩蕩 (第四更!)第三百二十四章 大財主第七百一十六章 摘桃子第二百三十二章 撕破臉皮第七百一十章 鋒芒太甚第八百零六章 最後一次絕殺!第七百章 內鬼浮現第八百三十七章 四海王必須死!第六百六十七章 讓林如海驚豔的女人……第六百三十八章 閻王三點手第四百五十九章 不着調第四百九十二章 清掃東城?清掃東城!第五百七十二章 悶聲發大財第一百六十四章 種子第七百九十章 李時登門第五百零七章 壞話 (第三更!)第四百二十九章 誠心和氣,勝於觀心 (第五更!求訂閱啊!)第二十八章 搏命人第九百四十章 臨危受命!第三百三十五章 結交 (第三更!)第五百一十一章 無故之仇第六百五十一章 林如海:薔兒,送她早日歸西第九百四十七章 惡臭第六百二十六章 銀鞍白馬,貴比王侯第二百五十五章 咔嚓第四百八十七章 帝王手段!第五百五十五章 無事獻殷勤!第三百零五章 林府點撥第八百七十章 娘娘若生氣,小子的刀只能飲血第九百三十五章 何人贊同,何人反對?第三百九十四章 路遇 (第三更!)第六百三十七章 被人打爛臉第一百零一章 逆臣第七百七十三章 被發現了?第三百七十四章 傳信第一百三十九章 金雞納樹(第五更!!)第六百四十二章 一輪明月照西廂……第五百五十七章 黛玉:鳳兒,你走罷……第五百六十二章 “噩耗”第四百三十三章 跋扈 (第一更!)第三百一十二章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第九百二十九章 子瑜,胳膊肘往哪拐?第三百三十五章 結交 (第三更!)第八百七十三章 大燕出不了武曌第八百六十八章 薛蟠的親事又泡湯了……第二百七十八章 賞罰分明收軍心第四百五十二章 國士無雙林如海第九百八十八章 竟有這等好事上門!第八百二十三章 林如海:你的時間不多了……第二百五十九章 出家第二百六十八章 殺!殺!殺!(加更!)第五百五十一章 賈薔過生兒?第一百零七章 交出第九章 警示第三百零一章 喜信第四百零三章 誰家還沒個大人?第九百六十四章 二位賢妻~第一百六十九章 掌控第四百九十八章 太狠 (第三更!)第六百一十章 懸樑,吞金?第六百六十四章 賈薔:王爺,那是你母妃!!第六百二十八章 走,今晚大家洗溫湯!第五百九十一章 皇后娘娘,臣是正經人!第九百九十章 你和寶丫頭,是怎麼個戲法?第九百二十一章 機關算盡,反誤了……第八百五十七章若今天變,汝能自保否?第一百八十七章 問道第九百一十五章 油盡燈枯?第四百六十三章 卑劣無恥第七百六十三章 咦,又多了位二嬸嬸?第一百四十六章 造化(第三更!求訂閱!!)第五百六十三章 賈敬最後的殺招第五百零一章 溫湯第五百五十四章 吹吹?第九百一十三章 大哭第六百七十四章 儲位已定?第八百七十九章 繡衣衛,誅賊!第二百八十一章 再次平叛第五百七十三章 寶玉の絕路第三百九十七章 造化第六百二十六章 銀鞍白馬,貴比王侯第五百七十三章 寶玉の絕路第八百一十一章 火!火!火!第八百九十八章 賈政續絃?第三百五十一章 難道是他?(第一更!)第五百二十三章 生殉可卿第八十二章 擔待第二百五十六章 驚聞第五百二十九章 醜聞第四百六十二章 掀桌子!第二百三十三章 榮慶堂上(三)第十二章 肉香
第七百二十三章 負荊請罪第五百六十五章 借刀殺人說一下薛蟠此人第三百二十五章 辦宴(第二更,求訂閱!)第三百九十章 盼頭(第三更!)第五百六十八章 天子六璽第六百六十六章 幫我給艾薩克·蘋果·牛頓先生送封信……第六百九十六章 藥引!藥引!!第三百四十章 浩浩蕩蕩 (第四更!)第三百二十四章 大財主第七百一十六章 摘桃子第二百三十二章 撕破臉皮第七百一十章 鋒芒太甚第八百零六章 最後一次絕殺!第七百章 內鬼浮現第八百三十七章 四海王必須死!第六百六十七章 讓林如海驚豔的女人……第六百三十八章 閻王三點手第四百五十九章 不着調第四百九十二章 清掃東城?清掃東城!第五百七十二章 悶聲發大財第一百六十四章 種子第七百九十章 李時登門第五百零七章 壞話 (第三更!)第四百二十九章 誠心和氣,勝於觀心 (第五更!求訂閱啊!)第二十八章 搏命人第九百四十章 臨危受命!第三百三十五章 結交 (第三更!)第五百一十一章 無故之仇第六百五十一章 林如海:薔兒,送她早日歸西第九百四十七章 惡臭第六百二十六章 銀鞍白馬,貴比王侯第二百五十五章 咔嚓第四百八十七章 帝王手段!第五百五十五章 無事獻殷勤!第三百零五章 林府點撥第八百七十章 娘娘若生氣,小子的刀只能飲血第九百三十五章 何人贊同,何人反對?第三百九十四章 路遇 (第三更!)第六百三十七章 被人打爛臉第一百零一章 逆臣第七百七十三章 被發現了?第三百七十四章 傳信第一百三十九章 金雞納樹(第五更!!)第六百四十二章 一輪明月照西廂……第五百五十七章 黛玉:鳳兒,你走罷……第五百六十二章 “噩耗”第四百三十三章 跋扈 (第一更!)第三百一十二章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第九百二十九章 子瑜,胳膊肘往哪拐?第三百三十五章 結交 (第三更!)第八百七十三章 大燕出不了武曌第八百六十八章 薛蟠的親事又泡湯了……第二百七十八章 賞罰分明收軍心第四百五十二章 國士無雙林如海第九百八十八章 竟有這等好事上門!第八百二十三章 林如海:你的時間不多了……第二百五十九章 出家第二百六十八章 殺!殺!殺!(加更!)第五百五十一章 賈薔過生兒?第一百零七章 交出第九章 警示第三百零一章 喜信第四百零三章 誰家還沒個大人?第九百六十四章 二位賢妻~第一百六十九章 掌控第四百九十八章 太狠 (第三更!)第六百一十章 懸樑,吞金?第六百六十四章 賈薔:王爺,那是你母妃!!第六百二十八章 走,今晚大家洗溫湯!第五百九十一章 皇后娘娘,臣是正經人!第九百九十章 你和寶丫頭,是怎麼個戲法?第九百二十一章 機關算盡,反誤了……第八百五十七章若今天變,汝能自保否?第一百八十七章 問道第九百一十五章 油盡燈枯?第四百六十三章 卑劣無恥第七百六十三章 咦,又多了位二嬸嬸?第一百四十六章 造化(第三更!求訂閱!!)第五百六十三章 賈敬最後的殺招第五百零一章 溫湯第五百五十四章 吹吹?第九百一十三章 大哭第六百七十四章 儲位已定?第八百七十九章 繡衣衛,誅賊!第二百八十一章 再次平叛第五百七十三章 寶玉の絕路第三百九十七章 造化第六百二十六章 銀鞍白馬,貴比王侯第五百七十三章 寶玉の絕路第八百一十一章 火!火!火!第八百九十八章 賈政續絃?第三百五十一章 難道是他?(第一更!)第五百二十三章 生殉可卿第八十二章 擔待第二百五十六章 驚聞第五百二十九章 醜聞第四百六十二章 掀桌子!第二百三十三章 榮慶堂上(三)第十二章 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