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七章 風雲起勢

鳳凰島上,薛明拄着拐,與其子薛蝌一道,引着賈薔、齊太忠並陳、彭、李三位鹽商家主,伍、潘、葉三大十三行巨頭家主,以及後面數十位江湖巨室之族,遊覽了島上各處。

王守中、趙博安兩大售賣織染的奇才亦在。

其實就地盤大小而言,鳳凰島別說和那些大族鉅富名下的產業比,就是那些江湖大豪坐擁的田莊,也比此處大的多。

但是,鳳凰島上的佈局,林立的作坊廠房,來來往往忙碌的工匠,以及軌道上車來車往,送往碼頭的貨物,那熱火朝天的繁忙場景,卻是他們從未見過的。

“國公啊,老夫有一事不明,能否解惑?”

逛了一圈後,齊太忠站在碼頭上,看着一船一船的布運走,忽地開口問道。

賈薔笑道:“老爺子是想問問,山東那邊不停的織布,揚州這邊不停的染布,堆積起來的布,怕已經是個天文數字了,怎市面上卻未見那麼多布,對否?”

齊太忠笑道:“好些年,沒見到如國公這樣讓人看不透的年輕人了。”

除了齊太忠外,其他人也紛紛看了過來,除了揚州三大鹽商外,其他人還是頭一回聽說,還有這樣的事。

賈薔道:“因爲德林號革新了織布工藝,生產效率比從前快了近十倍!換句話說,從前一個人一天能紡出織一匹布的紗,如今能紡出織十匹布的紗。如此一來,德林號織布的成本……就是本錢,就大大降低。如果我們敞開了賣,大燕境內的布商基本上活不下來幾家。尤其是尋常百姓家,對他們來說,要短一大筆收入。

大丈夫行事,頂天立地,不能只顧自己。這些布,暫時不在大燕境內大量售賣。”

齊太忠讚許的看着賈薔,道:“有擔當,不愧是朝廷的國公爺!”

一直未開過口的伍家家主伍元忽地開口道:“國公爺高義!只是小人斗膽猜測,國公爺莫非是想將布賣往番國?不知價錢如何?”

賈薔看了他一眼,淡淡道:“的確是這樣打算,至於價格……比市面上布帛的價錢,低三成。”

伍元聞言面色變了變,思量稍許道:“小人伍家素來做布匹絲綢的生意,和西夷諸國商人都有來往……”見賈薔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伍元拱手道:“小人願意引見諸國番商與德林號面談,商議買賣!”

賈薔聞言一怔,收斂了神色,仔細的看了看伍元,又看向齊太忠,笑道:“是我小瞧了天下人,想想也是,能與老爺子你爲友的,又怎會是凡類?”

這可是出貨渠道啊,堪稱一個商業家族最大的本錢。

他原以爲伍元是準備說服他將布放在伍家的出貨渠道上,少收些費用做表示。

沒想到,這個其貌不揚的瘦小老頭,能做到這一步!

齊太忠呵呵笑道:“稟鑑之爲人,國公以後熟了就知道了,當得起忠厚二字。”

賈薔看着伍元,他是知道這個伍家的,前世華爾街日報都公認的當時世界首富。

富貴了幾百年,果然,不是沒有道理。

“伍家想要甚麼?”

賈薔看着伍元問道。

伍元拱了拱手,道:“伍家願附國公爺之驥尾,以至千里!”

賈薔聞言笑了起來,問道:“出京時走的匆忙,也忘了進宮問問娘娘……常進京孝敬娘娘的,應該是你伍家,而不是潘家罷?”

這個伍元的做派,他感覺太熟悉了,分明就是尹家的路數!

相比之下,潘澤進京和李時攪和在一起……若他是尹後的心腹,斷不至於鬧出這麼些零碎事來。

聽他點在此處,以伍元的城府,面上都不禁動容的看向賈薔。

他沒想到,這位年輕權貴居然能想到這些……

不過他不敢點尹後的身份,只躬身默然,也算是承認了。

賈薔見之瞭然,他收回目光,又深沉的看了眼潘家家主潘澤,此人和李時勾搭上,如今看來,裡面的水很深。

就是不知道,宮裡皇后娘娘是怎麼想的……

此事未明前,賈薔也沒甚麼好說的。

賈薔挑起眉尖,問伍元道:“伍員外,本公一個都中權貴,多少人罵我殺人不眨眼,暴虐冷酷貪婪,怎麼你居然會願意交出和西夷買賣的渠道?以你伍家和宮裡的關係,本公也未必能將你如何。”

伍元依舊沉穩低調道:“只因國公爺方纔那一句,大丈夫頂天立地,不能只顧自己,小人就知道國公爺是甚麼樣的人了。放着金山銀海不掙,只爲給世間百姓留口吃的。小人相信,國公爺必定能在海外之地幹一番大事業!”

齊太忠呵呵笑道:“稟鑑之言,亦爲老夫心聲。”

賈薔沉吟稍許,道:“好,此事於你於我,都是好事。等南下途中再詳談,總之,賈家沒有讓同伴吃虧過就是。”

說罷,他看向齊太忠,道:“若是南邊事情順利,此地最遲在年前就要搬過去。”

齊太忠頷首道:“合該如此。此地,原非長久之計。”

這裡是大燕腹地,一旦發生大變,瞬間就成了甕中捉鱉之勢,變成一塊孤島絕地。

若是能在小琉球那座寶島上立下一片基業,那麼攻守之勢就有利的太多。

“走,再去船塢逛逛。”

心情大好之下,賈薔提議前往今日最後一個目的地。

……

船塢落座於距離鳳凰島不足三裡的一座島上,整個島爲一座造船工坊。

島上除了大燕工匠外,還有十多位西夷船匠。

都是徐臻犧牲了財色,才從濠鏡那位葡里亞伯爵夫人處淘換來的……

待衆人下了船登上岸,往南半島走去,也不過一盞茶功夫後,遠遠就能看到兩艘龐然大物矗立在船塢內。

幾位鉅富族長倒也罷了,尤其是十三行那三位,住在海邊,見過的巨船不少。

可那些江湖客們,又何曾見過如此艨艟鉅艦?

這一刻,他們才真正能體會到,甚麼是真正的頂級權貴!

而他們平日裡自詡爲一方勢力,跺跺腳就能震動一地官民,可眼下卻都自覺如同井底之蛙,寒酸的可笑。

“盧家獻上了幾艘戰艦,若是南邊順利,如這樣的戰艦,還有很多艘!老爺子,這份禮着實太大了。”

賈薔心情頗爲不錯的看着眼前的鉅艦,雖然距離徹底完工還有三個月的時間,但他已經不着急了。

齊太忠擺手笑道:“原就是你的,老夫所爲者,不過讓日子提前了些罷。”

賈薔笑了笑,道:“世道變了,提前些好,有備無患。總之,希望南邊的行動能夠順利,此事成了,賈、齊兩家,再無後顧之憂。”

齊太忠聞言,笑着深深看了賈薔一眼後,轉頭對八卦門的宋門主道:“宋老弟,這是前所未有之世道啊。對你們江湖人來說,可以說是最壞的時候,但也未必不能變成最好的世道!

是置之死地而後生,另闢一條生路,爲子孫後代搏出一份富貴,還是心驚膽戰,擔心家業被那些官兒們惦記上,老弟你心裡要有數啊。”

陳家家主也勸道:“這一回與以往不同,朝廷新政就兩個,一是清查田畝,增加稅賦。二是保民安生,剷除惡霸青皮。這兩樣都關係到官員的帽子,你們想想,他們會不會輕易放過?這不是打點幾兩銀子就能了賬的事。

還有一點,當着國公爺的面我也放肆一回。朝廷那些官甚麼德性,諸位不會不知罷……沒事時尚且要搜刮壓榨一番,時不時上門打打秋風,給的少了還不高興。如今得了由子,藉着掃除黑惡之名,還不是想吃誰就吃誰?

我們倒也罷了,背後總還有些人在。可各位……都是有些家業的人,偏還是混江湖的,恕我直言,若不早做打算,下場堪憂啊。”

賈薔目光掃了一圈,見這數十人裡,一部分面色晦暗,極少部分若有所思,大多數滿面恨意,不由搖頭道:“本來本公不欲多事,只是到底不忍大燕強人都隕落在內部除惡中。你們這些人,出去之後都能混的風生水起,也就能保得一方百姓安寧,何苦非困死於此地?果真捨不得,過幾年風聲小了,再回來就是。不過那個時候,你們在外面自在逍遙慣了,又都成了一方勢力,未必願意回來。

當然,耳聽爲虛眼見爲實,本公這次南下,最主要的差事就是替朝廷採買海外糧米。不如你們趁着這個機會一併南下,隨船隊去安南、暹羅、柔佛等國走一圈,看看那些地方到底是江湖樂土,還是荒蕪不拔之地。”

聽聞此言,這回動心的人多了不少,只是……

宋門主道:“老朽只怕出去後,家裡無人看着,被人所趁……”

賈薔淡淡笑了聲,道:“好似你在家守着,人家想謀你時你還能拼命一樣。罷了,看在齊老爺子的面,你們各遣一子侄,持一面繡衣衛對牌回去,告訴當地官府,你們在隨本公爲朝廷辦差,未歸前,當地官府不得驚擾。此對牌,有效期爲三個月。”

“國公爺,若能長保我家門不失,老朽這條命就賣給你了!”

到底是老江湖,一下就聽到了生機,宋門主一副刀山火海皆等閒的大無畏面容,看着賈薔賣身道。

其他人也紛紛鼓譟起來,彷彿只要賈薔能保他們,立刻就能多一批死士。

賈薔卻搖了搖頭,心裡一嘆:和伍元比,這些草莽之輩實在差的太多。

他看着眼前的鉅艦,淡淡道:“本公的確需要一些江湖義士,去安南等地替本公安民,以免前去耕作之百姓,無故被害。朝廷不便開大軍前往,那就是兩國戰爭了,如今要淡化這個。但是,大燕的江湖義士有很多,並非一定用你們。津門金刀趙五,一大把年紀了,只聽聞本公說了一句‘俠之大者,爲國爲民’,就甘願領着弟子,並諸多北地江湖同道前往安南。相比於趙老金刀,你們遜色了何止一籌?罷了,方纔之議作罷。”

一衆江湖大豪們聞言,登時急了。

他們不會懷疑賈薔說謊話騙他們,在這樣的場合不至於,他們也不值當。

但今日若不將面子找回來,以後不管在哪,他們都要矮北地江湖同道一頭,這如何使得?

宋門主“嗨”了聲,懊悔的大聲道:“國公爺若早說這句‘俠之大者,爲國爲民’,我等也不會如市儈商販一樣在這聒噪多嘴!這可真是冤死我們了……齊老爺子,齊老爺子,老哥哥你得幫我們說句公道話啊!”

齊太忠聞言笑了起來,到底是林如海的弟子,這一手敲打中另藏着玄機,讓人敬畏之餘,還給人留下的臺階,着實漂亮!

他笑呵呵的看着賈薔道:“我們南省綠林,也是有好漢的。俠之大者,爲國爲民!這句話說的好啊!國公爺,還是再給他們一個機會罷。就按方纔所言,給他們三個月的功夫,讓他們親眼去見見,安南、暹羅、柔佛到底是甚麼樣的地方。”

賈薔聞言,沉吟稍許道:“也罷,既然是齊老爺子你作保,那就再給他們一次機會。不過我手下暫時無人來指引他們,不如就由老爺子你家那位在柔佛的老二,由齊萬海來引着他們在安南落腳紮根。”

齊太忠聞言一怔,再看向賈薔那張微笑的臉,心中微微凜然,遲疑道:“不合適罷?老夫那個混帳兒子甚麼德性,國公不是不知道……”

那是自幼好江湖,手下養了不知多少死士的一路大豪。

若是將這些人手都交到齊老二手裡,將來怕是連賈薔都不服了。

賈薔笑道:“海外之地,無窮無盡。齊二爺若是想憑一雙拳腳打天下,我只會助他一臂之力,而不會防範。這是真心話。總之,只要保證刀刃對外,內敬朝廷。那麼四海無主之地,齊家可憑本事自取之。當然,不管甚麼時候,都要尊大燕爲中央皇庭。這一點,至關重要!”

齊太忠看着賈薔,嘆息道:“老夫已經盡老夫所能的高看國公爺,可到底還是看低了。”

賈薔卻不願多耽擱了,看了看日色,笑道:“時日不早,也該出發了。宮裡若知道我在揚州停留了兩天,必是要剝我的皮的。老爺子,有甚麼事,直接讓德昂來尋我。書信保持暢通,年底見。”

說罷,又拱手與黑壓壓一片人物一禮後,轉身闊步離去。

伍元、潘澤、葉星三人也忙與齊太忠見禮,一併離去,要和賈薔一道回粵州。

看着賈薔風風火火離去後,齊太忠讚歎了聲:“不世出之人傑吶!筠兒……”

“在,祖父大人有何吩咐?”

“寫急信,讓你二叔至濠鏡,與國公爺相見。”

“轟隆!”

此時天上忽然炸響一聲春雷,不少人皆驚,齊太忠卻哈哈笑道:“風雲起勢啊!吉兆也!”

……

第六百零六章 石破天驚的一刀!!第五百七十八章 鳳兒,你快活的活罷……第三百二十七章 訓鳳 (第四更,求訂閱!)第六百七十九章 始知昨夜紅樓夢, 身在桃花萬樹中第八百七十二章 踢你出局!第八百八十章 戴刀進殿!第九百六十四章 二位賢妻~第十一章 東道第九十八章 逃出第十三章 膽氣第八百七十九章 繡衣衛,誅賊!第五百二十五章 賈敬第二百九十三章 君子不器第九百六十五章 尹後硃批第六百五十七章 賈薔:紫鵑,消失!第十八章 初見第四百八十四章 撕破面皮!第二百六十五章 黯淡第一百四十章 一凝 (爲倚劍聽春雨盟主賀!)第四百一十六章 捉姦(第五更!求訂閱!)第五百八十八章 好好安胎……第八百五十章 壞透了的林丫頭!第九百五十四章 絕殺!第九百零七章 尹後的大禮第七百七十一章 太后絕食第五百三十三章 毛骨悚然第七百三十三章 薄義無情之輩第八百五十三章 遺書第五百三十四章 槍殺林如海!第二百六十五章 黯淡第一百九十九章 不踏實(求訂閱啊!)第八百五十二章 生,死第四百零九章 信個鬼!第三十四章 長隨(加更!)第四百零一章 平兒……第一千零七章 爺是阿斗,卻有子龍第七百七十一章 太后絕食第四百三十六章 開張大吉 (第一更!)第六百二十七章 來人,送大老爺赴邊關建功立業!第八百八十章 戴刀進殿!第六十八章 起相思第八百零七章 火器顯威!第八百八十八章 定婚期第一百七十五章 不與人做刀第九百零二章 大燕皇家錢莊第四百六十一章 啊!第九百六十四章 二位賢妻~第五百二十三章 生殉可卿第三百三十一章 遊園 (第三更!)第四百九十八章 太狠 (第三更!)第四百八十三章 驚變第五百五十九章 黛玉:生兒禮,沒有~第四百一十章 雷劈第三百一十六章 賈赦出擊第三百三十六章 好險!(第四更!求訂閱!)第四百九十一章 宮辛第一百八十一章 公案第四百三十八章 折服人心 (第三更!求訂閱!)第七百二十八章 天家第一百零一章 逆臣第八十五章 受氣第九百九十五章 沉甸甸第七百五十二章 綠豆糕第三百二十五章 辦宴(第二更,求訂閱!)第九百六十八章 從天而降!第三十章 寧王第八百七十九章 繡衣衛,誅賊!第五十四章 談妥第九十六章 滴血第九百二十七章 一線生機第六百二十三章 八百里加急:山東大捷!第九百五十一章 寵妾滅妻第八百九十三章 執掌教坊司第一百四十九章 磊落第七百三十章 當着賈薔的面,再打一回!第七百九十六章 不可放虎歸山!第二百七十六章 悲傷的寶玉 (第二更!)第三百四十八章 石碑衚衕 (第三更!)第四百零九章 信個鬼!第八百七十八章 血洗到底!第一百四十九章 磊落第八百九十二章 教坊司的女人,我都要第六百一十章 懸樑,吞金?第六百一十五章 十二老母朝無生,殺盡邪魔立佛國第七百六十二章 遼東案發第六百五十五章 最肖朕躬?第五百二十五章 賈敬第九百八十二章 金盃共汝飲,白刃不相饒!第九百一十四章 我還要……第八百九十二章 教坊司的女人,我都要第六百八十一章 其智近乎妖!(十二月的第一更,求月票!)第九百九十八章 如在夢中第九百四十章 臨危受命!第四百四十八章 惡客第三百九十四章 路遇 (第三更!)第八百七十一章 權重卻朝野不驚第六百四十五章 以毒攻毒第八百零一章 海船出事了……第二百零八章 答應(求訂閱!)第七百三十章 當着賈薔的面,再打一回!
第六百零六章 石破天驚的一刀!!第五百七十八章 鳳兒,你快活的活罷……第三百二十七章 訓鳳 (第四更,求訂閱!)第六百七十九章 始知昨夜紅樓夢, 身在桃花萬樹中第八百七十二章 踢你出局!第八百八十章 戴刀進殿!第九百六十四章 二位賢妻~第十一章 東道第九十八章 逃出第十三章 膽氣第八百七十九章 繡衣衛,誅賊!第五百二十五章 賈敬第二百九十三章 君子不器第九百六十五章 尹後硃批第六百五十七章 賈薔:紫鵑,消失!第十八章 初見第四百八十四章 撕破面皮!第二百六十五章 黯淡第一百四十章 一凝 (爲倚劍聽春雨盟主賀!)第四百一十六章 捉姦(第五更!求訂閱!)第五百八十八章 好好安胎……第八百五十章 壞透了的林丫頭!第九百五十四章 絕殺!第九百零七章 尹後的大禮第七百七十一章 太后絕食第五百三十三章 毛骨悚然第七百三十三章 薄義無情之輩第八百五十三章 遺書第五百三十四章 槍殺林如海!第二百六十五章 黯淡第一百九十九章 不踏實(求訂閱啊!)第八百五十二章 生,死第四百零九章 信個鬼!第三十四章 長隨(加更!)第四百零一章 平兒……第一千零七章 爺是阿斗,卻有子龍第七百七十一章 太后絕食第四百三十六章 開張大吉 (第一更!)第六百二十七章 來人,送大老爺赴邊關建功立業!第八百八十章 戴刀進殿!第六十八章 起相思第八百零七章 火器顯威!第八百八十八章 定婚期第一百七十五章 不與人做刀第九百零二章 大燕皇家錢莊第四百六十一章 啊!第九百六十四章 二位賢妻~第五百二十三章 生殉可卿第三百三十一章 遊園 (第三更!)第四百九十八章 太狠 (第三更!)第四百八十三章 驚變第五百五十九章 黛玉:生兒禮,沒有~第四百一十章 雷劈第三百一十六章 賈赦出擊第三百三十六章 好險!(第四更!求訂閱!)第四百九十一章 宮辛第一百八十一章 公案第四百三十八章 折服人心 (第三更!求訂閱!)第七百二十八章 天家第一百零一章 逆臣第八十五章 受氣第九百九十五章 沉甸甸第七百五十二章 綠豆糕第三百二十五章 辦宴(第二更,求訂閱!)第九百六十八章 從天而降!第三十章 寧王第八百七十九章 繡衣衛,誅賊!第五十四章 談妥第九十六章 滴血第九百二十七章 一線生機第六百二十三章 八百里加急:山東大捷!第九百五十一章 寵妾滅妻第八百九十三章 執掌教坊司第一百四十九章 磊落第七百三十章 當着賈薔的面,再打一回!第七百九十六章 不可放虎歸山!第二百七十六章 悲傷的寶玉 (第二更!)第三百四十八章 石碑衚衕 (第三更!)第四百零九章 信個鬼!第八百七十八章 血洗到底!第一百四十九章 磊落第八百九十二章 教坊司的女人,我都要第六百一十章 懸樑,吞金?第六百一十五章 十二老母朝無生,殺盡邪魔立佛國第七百六十二章 遼東案發第六百五十五章 最肖朕躬?第五百二十五章 賈敬第九百八十二章 金盃共汝飲,白刃不相饒!第九百一十四章 我還要……第八百九十二章 教坊司的女人,我都要第六百八十一章 其智近乎妖!(十二月的第一更,求月票!)第九百九十八章 如在夢中第九百四十章 臨危受命!第四百四十八章 惡客第三百九十四章 路遇 (第三更!)第八百七十一章 權重卻朝野不驚第六百四十五章 以毒攻毒第八百零一章 海船出事了……第二百零八章 答應(求訂閱!)第七百三十章 當着賈薔的面,再打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