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六章 多多益善

翌日清晨,天將將亮。

賈薔便與黛玉一道來到正廳,同賈母、薛姨媽乃至賈政、傅秋芳等一道用早飯。

此時賈家諸姊妹們也都到齊了。

吃完早飯,就該分別了。

賈家三春姊妹還有湘雲都有些傷感,她們都明白,若不是有賈母在,她們的命運絕不是現在這個樣子,或許等不到賈薔的出現就不在了……

最難過的當然是寶玉,若非連賈政也在,寶玉此刻應該默默垂淚纔對……

“林姐姐,你今兒真好看!”

見賈薔、黛玉二人如神仙眷侶一般進來,道邊兒上的寶琴巴巴的跑過去,看着黛玉驚歎道。

也不知想到了甚麼,黛玉俏臉忽地一紅,沒好氣道:“去,邊兒上耍子去。”

寶琴莫名,夸人怎還誇錯了?

她旁邊的可卿,一雙幽眸中百種情絲傾訴,看着賈薔嘴角抿笑。

賈薔微微頷首後,和黛玉徑直向前,在賈母下座坐下。

倒還在賈政、傅秋芳之上……

“老太太這次去了,是想住老國公府,還是住史家?”

待鴛鴦上了兩萬碧梗粥後,賈薔嚐了一口笑問道。

賈母聞言一怔,好笑道:“這叫甚麼話?我還能……”

話未說完,反應過來,老眼中目光登時激動起來,道:“薔哥兒,你是說……”

如今這座鹽院衙門,原該還給朝廷,或由朝廷發賣了的,不就是賈薔買了下來,送給黛玉的麼?

賈薔笑了笑道:“老保齡侯府位置不錯,園子也還好,充公變賣了可惜,我就讓人買了下來。如今保齡侯雖然已經除爵,可我一個國公,用那樣的地方還不僭越。所以裡面一應陳設都沒動,只園子裡一處枕霞亭倒了,我讓人又按原模樣修了一座。”

賈母聞言,已是淚流滿面,道:“好啊,好!薔哥兒,難爲你有心了!”

鳳姐兒最會湊趣,道:“老祖宗,如今那老保齡侯府也是賈家的家業,你住進去並不算住外頭。”

賈母愈發淚流不止,衆人勸了好一陣方止住,遲疑稍許後,終究嘆了口氣,道:“不敢住吶。再等等罷,再等二年……”

衆人聽明白她的意思,是想等到最後的時候,再住進去。

也是,到了她這個年紀,住進爹孃雙親曾住的閣樓屋宅,豈不是滿目淒涼?

保齡侯府落到這個地步,若是夜裡入夢,她也無法面對父親老保齡侯……

唯有等到最後的時刻,葉落歸根時,她纔敢見。

賈薔看着她笑了笑,道:“成,那你得多等幾年,史家小輩裡出了個成器的,和蘭哥兒比也不遜色多少,將來是能成事的。你老總要瞧着,他恢復了保齡侯府的榮光,再閉眼纔好。”

賈母又是好大一個驚喜,看着賈薔道:“果真有成器的?”

賈薔道:“就是前陣子成親時,在府上幫忙的那個史行的兒子,今年雖然才十二歲,但書讀的極好,我前兒才接到族學上報的信兒,是他們出發前月考的成績,族學統共七十六人,史行之子史隋考了頭名。聽族學老夫子說,便是今歲下場,考上三場跑不了一個秀才的功名。只是幾個老夫子都不建議太早下場,一來希望他厚積薄發,二來也擔心少年成名,對往後成長不利。但總的來說,是個人才。”

賈母聞言連飯都進不香了,待發現賈薔也並不知道更多史隋的消息後,經鴛鴦提醒,史行家的就在船上,便一迭聲打發人要去叫史行家的來問話。

好在鳳姐兒勸住了,道:“等一會兒進了早飯,去乘船時再問罷。這會兒巴巴的叫來,人家只當出了甚麼事。”

李紈也附和了句“正是這個道理”,不過隨後就轉頭問賈薔道:“那蘭兒這回考的……莫菲沒考好?”

賈薔笑道:“平日裡在族學,就他和這個史隋爭頭名。二人實力相近,對半勝負。是好事,有個一同成長的同學競爭,進步只會更快,因爲他自己不敢偷懶。”

賈母忽地回過神來,因看到寶玉的頭在他老子目光的逼視下,快垂到褲襠裡了,忙岔開話題道:“快吃飯快吃飯……蘭兒他娘,你莫要讓薔哥兒管蘭小子管的太狠了,說一千道一萬,咱們這樣的人家,難道還缺那份功名?不過是錦上添花的,留下些名額,給寒門子弟也是積福。果真想當官,有薔哥兒在,還少得了他一個前程?”

本來快窒息過去的寶玉聞言,漸漸活了過來……

一頓早飯用罷,林之孝家的進來傳話,前面已經將馬車都準備好了。

賈母聞言,目光落在賈薔面上,道:“薔哥兒,家裡這麼些人,就都交給你了。”

賈薔笑道:“又不是頭一回了,你老放心就是。”

賈母點點頭,道:“放心,如何不放心?”

目光依次從黛玉、迎春、探春、惜春、湘雲等女孩子面上滑過,一衆姑娘們忙起身福禮道別,一一紅了眼。

倒是最後,賈母灑脫些,起身笑道:“罷了,左右到年關頭就都回來了,乾脆今年就在金陵過年!”

賈薔笑道:“到時候若是朝廷不催着回的話,在金陵過年也不錯。對了,過些時日,賈蘭、史隋他們會先到金陵,少不得給你老人家磕頭請安。有一事要叮囑一下……”

“甚麼事?”

賈母高興過後問道。

賈薔道:“他們這一次行萬里路,關鍵就在於吃苦,長見識。族學裡的條件太過優渥,不是好事。所以等他們來拜見你老時,你可不要大手一揮賞下幾百兩銀子,幾個小侍女……”

“呸!”

賈母繃不住笑道:“你當他們是你?”

衆人都笑了起來,不再多言,黛玉和鳳姐兒一併攙扶着賈母往外行去。

至二門前住了腳,目送老太太上了馬車,仍揮手作別。

“行了,進去罷。在外面的時候不比在家裡,都仔細着點。”

賈薔讓琥珀打開車窗,撩開窗簾叮囑說道。

“老太太,且等等,我也去金陵!”

馬車還未走,鴛鴦忽然從人羣中站出來叫道。

說罷,她轉過身來看向黛玉,紅着眼哽咽道:“太太,我着實放心不下老祖宗。沒我在身邊照看着,她吃飯睡覺也不踏實……”

黛玉笑道:“原我就想同你說,只是怕委屈了你,只道我容不得你。如今你也放心不下,那就同去金陵罷。左右年下里就回家了,也沒多久功夫。”

見黛玉點頭了,鴛鴦大喜,幾步跑到馬車邊,開了車門跳了上去,跪倒在賈母膝前,趴在她腿上哭了起來。

賈母自然愈發高興,撫着她的頭髮笑道:“好好,不枉我疼你一場!走走,咱們快家去!”

……

揚州城外,齊園。

賈薔自碼頭送走賈母、賈政、寶玉等人後,就直接來至此地。

這會兒家裡一衆女孩子們已經去了高旻寺,揚州八大名剎之首。

早有寧國親衛前去清場,又有幾十個通拳腳的婆子媳婦護着,夠她們遊個盡興了。

等到用過齋飯就回來,直接乘船南下。

草堂。

賈薔目光在一衆形容各異年歲也皆不同的人面上掃了眼後,同齊太忠道:“要不你老就別一道去了,我往鳳凰島上看一看,心裡有個數,再看看船塢,就動身南下了。朝廷催的急,沒法子。不過老爺子你跟着奔波,就沒必要了罷?”

齊太忠聞言笑了笑,道:“我雖老了,但還能動動。趁着還能動,就多走走,多看看罷。國公爺,耽擱你些許功夫,這些個,都是老頭子我這麼些年在江湖上攢下的一些朋友。有多年舊友,有傾蓋如故的至交,還有忘年交,都是些值得交往的人。如今他們信得過老頭子,又知道你這位貴人賣我幾分薄面,就想來同你問句實話,你看得行不得行?”

賈薔笑道:“你老都開口了,我還能說個不字?”

齊太忠呵呵笑道:“國公爺言重了……”謝罷,轉頭對一年歲看着比他小不了多少的白髮老人道:“宋老弟,你是八卦門的門主,大老遠的從鄂州前來,就想問一句交底的話。如今國公爺既然應允下來,你就問罷。”

八卦門門主聞言,先與齊太忠抱拳道了聲:“齊太爺高義!”然後也不囉嗦,看向賈薔開門見山問道:“國公爺,老朽就想問一句,我們江湖人到底何罪,朝廷如何才能給我們一條活路?”

其他人跟着紛紛附和起來:

“是啊!我們到底何罪?何故趕盡殺絕?!”

“總不能真要逼上梁山罷?”

“是要銀子,還是想要甚麼?總該劃出個盤口來罷?”

賈薔也不急,端起茶盞直到將一盞茶啜飲盡後,再擡起頭時,紛亂才平息下來,他淡淡道:“本公未想到,京城佈告都張貼出去那麼久,各州郡的露布也都下達,你們居然還在糾結這些事。不過既然你們問了,本公還是願意再回答一次。

朝廷,從未想過要將良善之民趕盡殺絕過。

本公只問你們,你們,和你們的徒子徒孫,手下可有過人命?

可幹過恃強凌弱強買強賣之事?

可幹過逼良爲娼欺男霸女之事?

不要與本公說沒有,哪個敢說沒有,本公現在就讓繡衣衛去查!

大燕的江湖是甚麼樣的,你們當我不知道?

此事我着實不想多談,只跟你們說一點,凡做過惡的,這一次一個都逃不了。

即便使足了銀子,今年逃過去了,明年也一定逃不過去。

稽查嚴打地方惡霸,涉及到當地官員的官帽子,即便你們在當地都有關係,可你們關係再硬,有官老爺們的官帽子值錢麼?”

八卦門門主臉色鐵青道:“即便門下出了兩個不肖……”

不給他說完,賈薔搖頭道:“這些話,你們去同那些官去談罷,本公沒有功夫聽,也沒興趣去理會,更不可能去插手干預,你們好自爲之就是。”

說罷,不再理會這些人,看向齊太忠道:“既然你想走走,那就走罷,一道去島上看看,再看看船塢。”

齊太忠笑着點了點頭,讓幼孫齊符推着他,跟上了賈薔的腳步。

不過臨走時看了一旁齊筠一眼……

齊筠會意,等二人都走後,悄聲與那些各省前來的江湖大豪們道了句“跟上”,就急急去追賈薔、齊太忠了。

他其實心裡也知道賈薔的心思,巴不得這樣的狠人多去番邦之地,也好助燕民紮根那裡,所以,又怎麼可能放走?

這樣的人,多多益善!

……

PS:最近都是鋪墊轉折劇情,有些平淡但又不能不寫,有些卡文,更新可能不及時,望體諒。月底儘量出一篇番,彌補一下。

第四百一十九章 平兒姐姐,我都羨慕你第一百二十八章 甄家第四百四十七章 田國舅 (萬更求訂閱!)第七十一章 西洋番醫第二百七十一章 膽寒第四百六十三章 卑劣無恥第二百五十章 三千人第五百一十九章 套路太深……第二百六十章 交換,鳴冤第四百二十四章 登門相求(第三更!)第五百章 骨肉離苦第五十三章 但爲君故第四十六章 強索第九百一十六章 朕給他這個體面第六百三十二章 鳳姐兒:今晚上可卿陪我洗溫湯第二百六十五章 黯淡第三百八十七章 大觀園圖紙 (第五更!)第六百三十四章 點四香!第九百九十九章 留血脈於外第七百五十八章 賈薔:我是乃翁第六百一十六章 天譴第八百三十章 獻俘!第十五章 賀禮第八百九十八章 賈政續絃?第二百一十章 伏殺第三百九十五章 不知好歹 (第一更!)第七百零六章 笑話第五百七十章 齊筠:侯爺,京里人都說你愛吃餃子!第八百七十七章 展旗,誅逆!第九百一十七章 歌舞昇平夜,提刀殺人時第九百四十六章 隆安帝醒了第九百九十八章 如在夢中第七百九十七章 臣請命,出征宣府!第一百九十五章 磕頭(求訂閱啊!!)第四百六十七章 同歸於盡第五百三十章 闖宮!第七百三十九章 獨釣寒江雪第二百三十一章 榮慶堂上(二)第六百零八章 貪婪者的狂歡第六百一十六章 天譴第四百零五章 遷怒第六百四十九章 夫妻情絕,便在今日第七百九十八章 多謝娘娘厚愛!第四百五十三章 欺負 (第三更!求訂閱!)第一百六十章 激怒第二百八十五章 逼婚(爆更求訂閱啊!)第四百八十九章 破門第六百九十一章 要成精的姜家老鬼第二百一十五章 喪音第一百六十四章 種子第一百六十八章 一般見識(求訂閱啊!!!)第一百八十九章 蠹蟲第三百九十六章 西瓜 (第二更!)第四百七十八章 勸探春 (第三更!)第五百六十三章 賈敬最後的殺招第一百零七章 交出第三十一章 恩絕第八十七章 告別第八百六十八章 薛蟠的親事又泡湯了……第四百七十一章 操盡心思第一百五十八章 風變(求訂閱啊啊啊!)第八十八章 交鋒第一百六十一章 磕頭認錯?(求訂閱啊啊啊!)第三百二十三章 深沉 (第五更,求訂閱!)第九百三十二章 林如海在第五層……第五百二十九章 醜聞第一百二十三章 恩怨第二百九十七章 寧侯高義!第二百五十三章 姑姑,師妹?第七百一十七章 權奸第七百九十二章 生了第八百九十六章 恩威並施第六百四十六章 出賣和背叛第四百四十三章 平兒姐姐,今晚……第五百一十章 火器營 (第三更!)第四百八十四章 撕破面皮!第五百四十章 福耶?禍耶!第七百八十六章 彼輩豎子,德不配位,難登大寶第七百一十八章 林如海:竇現失德,當罷免之!第二百七十章 武英殿風波第五百七十二章 悶聲發大財第四百九十五章 不知死活第八百一十八章 姜鐸の遺折第四百八十一章 蠢婦第九百二十六章 火樹銀花不夜天第一百二十七章 轉性兒了?第九百四十二章 威脅第八百二十章 這枚戒指送給娘娘……第二百三十一章 榮慶堂上(二)第六百四十五章 以毒攻毒第一百三十六章 命不該絕(第二章!求訂閱!)第六百七十三章 多摘點黃瓜,晚上送給王妃第二百八十四章 皇后做媒第七百八十三章 退股!退股!第五百二十章 兵馬司成軍第四百六十二章 掀桌子!第一百一十七章 眼皮淺第八百二十四章 怒極!第七百章 內鬼浮現
第四百一十九章 平兒姐姐,我都羨慕你第一百二十八章 甄家第四百四十七章 田國舅 (萬更求訂閱!)第七十一章 西洋番醫第二百七十一章 膽寒第四百六十三章 卑劣無恥第二百五十章 三千人第五百一十九章 套路太深……第二百六十章 交換,鳴冤第四百二十四章 登門相求(第三更!)第五百章 骨肉離苦第五十三章 但爲君故第四十六章 強索第九百一十六章 朕給他這個體面第六百三十二章 鳳姐兒:今晚上可卿陪我洗溫湯第二百六十五章 黯淡第三百八十七章 大觀園圖紙 (第五更!)第六百三十四章 點四香!第九百九十九章 留血脈於外第七百五十八章 賈薔:我是乃翁第六百一十六章 天譴第八百三十章 獻俘!第十五章 賀禮第八百九十八章 賈政續絃?第二百一十章 伏殺第三百九十五章 不知好歹 (第一更!)第七百零六章 笑話第五百七十章 齊筠:侯爺,京里人都說你愛吃餃子!第八百七十七章 展旗,誅逆!第九百一十七章 歌舞昇平夜,提刀殺人時第九百四十六章 隆安帝醒了第九百九十八章 如在夢中第七百九十七章 臣請命,出征宣府!第一百九十五章 磕頭(求訂閱啊!!)第四百六十七章 同歸於盡第五百三十章 闖宮!第七百三十九章 獨釣寒江雪第二百三十一章 榮慶堂上(二)第六百零八章 貪婪者的狂歡第六百一十六章 天譴第四百零五章 遷怒第六百四十九章 夫妻情絕,便在今日第七百九十八章 多謝娘娘厚愛!第四百五十三章 欺負 (第三更!求訂閱!)第一百六十章 激怒第二百八十五章 逼婚(爆更求訂閱啊!)第四百八十九章 破門第六百九十一章 要成精的姜家老鬼第二百一十五章 喪音第一百六十四章 種子第一百六十八章 一般見識(求訂閱啊!!!)第一百八十九章 蠹蟲第三百九十六章 西瓜 (第二更!)第四百七十八章 勸探春 (第三更!)第五百六十三章 賈敬最後的殺招第一百零七章 交出第三十一章 恩絕第八十七章 告別第八百六十八章 薛蟠的親事又泡湯了……第四百七十一章 操盡心思第一百五十八章 風變(求訂閱啊啊啊!)第八十八章 交鋒第一百六十一章 磕頭認錯?(求訂閱啊啊啊!)第三百二十三章 深沉 (第五更,求訂閱!)第九百三十二章 林如海在第五層……第五百二十九章 醜聞第一百二十三章 恩怨第二百九十七章 寧侯高義!第二百五十三章 姑姑,師妹?第七百一十七章 權奸第七百九十二章 生了第八百九十六章 恩威並施第六百四十六章 出賣和背叛第四百四十三章 平兒姐姐,今晚……第五百一十章 火器營 (第三更!)第四百八十四章 撕破面皮!第五百四十章 福耶?禍耶!第七百八十六章 彼輩豎子,德不配位,難登大寶第七百一十八章 林如海:竇現失德,當罷免之!第二百七十章 武英殿風波第五百七十二章 悶聲發大財第四百九十五章 不知死活第八百一十八章 姜鐸の遺折第四百八十一章 蠢婦第九百二十六章 火樹銀花不夜天第一百二十七章 轉性兒了?第九百四十二章 威脅第八百二十章 這枚戒指送給娘娘……第二百三十一章 榮慶堂上(二)第六百四十五章 以毒攻毒第一百三十六章 命不該絕(第二章!求訂閱!)第六百七十三章 多摘點黃瓜,晚上送給王妃第二百八十四章 皇后做媒第七百八十三章 退股!退股!第五百二十章 兵馬司成軍第四百六十二章 掀桌子!第一百一十七章 眼皮淺第八百二十四章 怒極!第七百章 內鬼浮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