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九章 奪回四海王基業?

“煙花三月下揚州,爲了這句話,咱們緊趕慢趕,終究還是趕到了!”

樓船上,賈薔笑眯眯的看着一衆內眷姊妹,賞心悅目道。

樓船對着碼頭的窗子關着,對着河對岸的窗戶開着。

透過窗子,可以看見河面上的嫋嫋青煙與絲絲細雨繾綣纏綿。

堤岸邊的垂柳,映襯着齊放的百花,像是一幅上了色的水墨畫……

這就是江南了。

倒是鳳姐兒,打小在金陵長大,對於淅淅瀝瀝的雨不是很喜歡,她喜歡烈日……

這會兒靠着碼頭這邊的窗子,打開了條縫隙瞧了瞧後,同賈薔道:“薔兒,外面那麼老些人在等你呢,真是氣派。”

黛玉在窗邊瞧了眼後,道:“你有要緊事自去忙你的,我們和老太太直接回家就是。”

如今都換上了初夏時的薄裳,黛玉上面是一件點點梅花白底琵琶衿上裳,下面則是娟紗金絲繡花長裙,美豔金貴。

鳳姐兒道:“老太太在這邊落腳不了兩天,急着回金陵呢。”

她已經開始顯懷了,本來孕吐嚴重,後來子瑜與她調了種湯汁,吃了後輕快了許多。

因已過了前三個月的危險期,和賈薔處了處後,就徹底不吐了……

賈薔摩挲着下巴,道:“下面有粵州十三行的人,我原是叫他們四月初五來見我,未想提前這麼多天。是不是該晾一晾?這夥子,可不是甚麼省油的燈……”

聽聞最後一句,也不知想到了甚麼,好幾人都紅了紅臉。

黛玉沒好氣白了賈薔一眼後,道:“平日裡你不是最膩煩下馬威那一套做派麼?今兒怎還用起來了?”

賈薔哈哈笑道:“我不喜歡別人對我來甚麼下馬威,不過嘛,對別人倒是可以。”

衆女孩子都笑啐起來,連小惜春都拿起姑姑的做派,板起小臉凝重教誨道:“薔哥兒,豈不聞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賈薔“喲”了聲,拱手正色道:“四姑姑言之有理!”

小惜春一下破了功,“嘻嘻”笑着躲到了迎春懷裡,衆人大笑。

賈薔到窗邊看了眼後,思索稍許道:“也罷,今兒心情好,給他們一些體面。”說着對內眷中一不施粉黛連衣裳都以有些修身的姑娘道:“三娘隨我一道去見,再叫上楊六郎。以後,你們和十三行打交道的時候很多,見一面,讓他們知道輕重。”

閆三娘應下後,辭別黛玉、子瑜,先一步下去叫人,身姿矯健。

【書友福利】看書即可得現金or點幣 還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關注vx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領!

家裡人穿衣以習慣舒適爲主,閆三娘這樣常年在大海之上持刀拼殺的人,若是寬袍大袖極爲不便,所以穿的都是窄袖衣裳,華服之美看着倒是喜歡,穿起來並不自在。

寶釵笑道:“楊六郎?倒和《說岳》裡的抗遼名將一個名兒。”

賈薔道:“這十來天我每天抽出一個時辰來與他們上課,初時一個個都當樂子在看,可聽着聽着,就覺得我說的很有些東西。再到後面,一個個都開始叫我先生了。這個楊六郎,連性子都與那位名將相仿。年歲只二十出頭,但沉穩的很,學東西也快。可惜就發現這麼一個大將之材……如今攤子越鋪越大,也就愈發感覺那句‘千軍易得一將難求’說的多麼對。”

黛玉笑道:“且慢慢來,總能越來越多。先前不是還有一個董家子?好了,外面的事我們不多說,咱們走罷,一會兒老太太該急了。”頓了頓又道:“你是回家,還是去別的地兒議事?”

賈薔道:“我去齊家議事,齊太忠年事太高,回齊家草堂他自在些。這個老銀狐,是當世最有智慧的頂尖人物,多活幾年,對我也大有益處。”

“去罷去罷。”

……

“老爺子,你這都快一百歲的人瑞了,跑碼頭上來接我算甚麼?故意給我折福?”

賈薔下了船後,倒未先理會呼啦啦跪下的一羣人問安,而是看着輪椅上的齊太忠,笑呵呵問候道。

齊筠已經先回揚州了,此刻站在齊太忠身後,身旁是跪地見禮的胞弟齊符。

齊太忠自賈薔下船後老眼就一直細細觀察着賈薔,見其雖比從前愈發自信了些,舉手投足間多是霸氣,但並無驕狂自大之色,甚至與他還更親厚尊敬了些,拱手笑眯眯道:“在家閒着也是閒着,出來透透氣。國公,這幾家遠來之客,也是今早纔到。”

賈薔目光落在當前那四個陌生男子身上,兩老一中年一年輕人,他笑了笑,道:“粵州天高皇帝遠,兩廣總督粵省巡撫都叫你們餵飽了,多少年沒跪過了罷?”

此言誅心。

有過一面之緣的潘家家主潘澤道:“國公爺明鑑,十三行雖在粵省,離京萬里,但十三行能起家,全靠皇恩浩蕩,豈敢不遵王法,輕狂忘禮?”

另一年輕人也忍不住道:“十三行雖與洋番交道,習洋文,但家中子弟自蒙童起就要學禮數知大義,不敢忘本。”

賈薔問道:“這位是……”

潘澤忙擡頭介紹道:“回國公爺,這是番禺盧家家主盧奇,是經濟商賈行當的奇才,尤擅與諸洋番國交道。我等雖年長几十年,如今卻不得不服老了。如今,是年輕人的天下。”

賈薔聞言笑了笑,道:“那麼說,讓朝廷外洋海師遠離粵州,不得驚擾十三行做生意,也是他的主意了?果然是奇才。”

這話登時讓在場諸人變色,就憑這一句,拿下殺頭問題都不大。

潘澤忙解釋道:“國公爺,此事和十三行絕不相干,我等事先都不知……”

賈薔奇道:“如此說來,就是恪榮郡王冤枉你們,栽贓你們了?王爺在御前和諸軍機相國面前說的分明,爾等雖未明言,可話裡的意思分明就是擔憂本公的外洋海師會給十三行帶來混亂,影響你們和洋人做生意,進而耽擱了給天家進貢。

怎麼,要不要和本公一道回京問問恪榮郡王,這些話是不是你們說的?

還敢狡辯!!”

潘澤等着實有苦說不出,鬼知道李時到底說沒說這樣的話,關鍵是,他們也不敢去對峙啊!

李時到時候真說一句,十三行說了,那就是抄家滅族的大罪過!

額頭冷汗都出來的潘澤這時看向一旁的齊太忠,目光求救。

換個官員來,潘澤都不會怕成這樣,到底是經過大風大浪的人。

可就怕賈薔這樣年紀輕輕就早登高位,手握大權還聖眷驚人的權貴,萬一一衝動,或是生氣顏面上覺得過不去,真起了殺心,他們死的冤不冤?

他們可是知道,賈薔和那位恪榮郡王不對付。

連皇子的體面都敢駁的人,會在意他們幾個商賈?

齊太忠見他冷汗都下來了,心裡好笑,賈薔雖然膽大包天,心狠手辣,但也不會隨意因怒殺人。

既然將這四家叫到了揚州來,就不是爲了開殺戒的。

不過,他也有些佩服賈薔會抓時機,藉着李時的餿主意,這一通殺威棒打下來,當真讓十三行受了不輕的驚嚇。

先立威,而後再大用嘛。

齊太忠笑道:“國公,便是看在皇后娘娘的面子上,且寬恕了這一遭罷。”

賈薔聞言,面色果然舒緩了下來,笑道:“你老爺子還真是耳目聰伶,連他們的根腳都摸的清。只是你老還是不知,若非念在皇后娘娘當面給他們說情,這會兒十三行家都抄過幾回了。也是撞客了,軍國重事他們都敢插手,誰給你們的膽子?荊朝雲麼?好叫你們知道,荊朝雲、何振之流,已被我先生斬落下馬多時矣!”

聽聞此言,齊太忠都霍然變了面色,老眼震驚的看向賈薔。

十三行四大家和陳、李、彭三大鹽商家主都驚駭變色。

荊朝雲雖已離元輔相位二年,可誰也不敢輕視此人。

歷三朝相二帝,德行操守堪稱官場完人,其門生故舊遍佈大燕官場的邊邊角角,受其恩惠提拔者不計其數。

連隆安帝都不敢將他驟然拿辦,即便是先帝駕崩之後,屢屢開口說,必讓荊朝雲善終。

這樣一個巨擘,突然就倒了?

賈薔卻未在此多解釋,與潘澤等道:“原讓你們四月初五來見,今日還不到初一。不過早也有早的好處,你們且先去吧,下去好好想想,何爲大燕商人之本分!過兩日,本公會傳見你們。對了,你們可以先打聽打聽晉商的下場,再仔細思量思量,這大燕的天下,到底是誰的江山!以商賈之身,妄議軍國重事,你們和晉商有的一比。此事十三行要反思,要給朝廷一個交代。”

說罷,不理面色大變的潘澤四人,又叫起了三大鹽商家主後,同齊太忠道:“老爺子,先去齊園議事罷。我那裡甚麼都沒準備,慢怠你了可不成。如今就指着你老多活幾年,替我掌掌家底。”

此話並不算過,鳳凰島上那麼多機密事,若無齊太忠坐鎮揚州,賈薔也不敢放在此地。

還有揚州船塢,屢有靠運河漕運那條金河吃飯的人想來搗亂,卻無一人能成功。

齊太忠這隻老銀狐,居功至偉。

齊太忠聞言呵呵笑道:“本分之事。也好,先回家罷。明日再去見見你家太夫人,當年和老國公爺,也是有一面之緣的。”

一行人離了碼頭。

從始至終,閆三娘和楊六郎都站在賈薔身後靜靜的看着。

京城貴人他們不認得,可十三行這四家鉅富,他們卻是不知聽說過多少回,那是真正富可敵國富貴已極的通天大人物。

如今卻匍匐在地,跪在賈薔面前戰戰兢兢求活……

這一幕,再度衝擊了他們,和後面不遠處四海舊部的心靈。

望着前面那個推着齊太忠輪椅笑呵呵往前去的年輕男子,四海舊部心中無不大起敬畏。

賈薔在他們心中的形象,漸漸猶如天人。

……

齊園,草堂。

淅淅瀝瀝的春雨在玻璃窗上滑下一道道的水路,屋外清涼,屋內暖煦。

上茶罷,齊太忠率先問起了京裡情況,荊朝雲這樣的人物,到底是怎麼被斬落下馬的。

賈薔將信中得知的事告知了遍,京城劇變,讓齊太忠這隻老銀狐都連連色變。

最後長嘆息一聲道:“所以,人算不如天算。”

彭家家主忍不住道:“都沒事,就天子出了這樣大的事,也難怪荊朝雲他們說獲罪於天。”

齊太忠聞言白眉登時揚了揚,斥道:“奉安,慎言!”

賈薔目光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後,同齊太忠道:“此事還要勞煩老爺子你出把力,讓江南儘可能多的茶館、酒樓、戲臺,或說、或唱、或演,天子以萬金之軀爲民擋難的故事。如今大燕亂不得,一旦動盪起來,對咱們絕非好事。”

齊太忠自然明白,頷首道:“是啊,一旦出了動盪亂起來,方纔十三行那四家就不會是這樣的姿態了。”

每逢亂世,這樣的鉅富大族必是立刻先起自保之心,而後待價而沽。

如十三行那四家,挾洋自重都是等閒事。

賈薔如今能威懾他們,不是他本身有通天本領,更多的,還是倚仗朝廷的威望。

如果拎不清這一點,那就離死不遠了。

齊太忠顯然對賈薔能始終保持這份冷靜感到高興,笑道:“都是極聰明之人,會看清時勢,知時務的。不過,晉商那邊,應該不會輕易就範,必還是要生事的。”

賈薔搖頭道:“朝廷那邊他們是打不開局面的,多半要南下來尋我,死中求活。呵,且看他們的手段罷。老爺子,九大姓那邊如何?司馬紹那匹老馬可還心甘?”

陳家家主在一旁笑道:“還能有甚麼不甘心的?技不如人,伎倆讓國公爺看破了,自然認賭服輸。”

賈薔笑了笑,問道:“可我怎麼聽說,還是有幾家想站到別人隊伍去的?”

聽聞此言,陳、李、彭三家家主的面色都微微一變。

齊太忠笑道:“人心嘛,總是如此,也沒甚奇怪的。國公且看在我的薄面上,再給他們一次機會罷。再者,那幾家正好都臨近出海口,許多事需要他們出力,就算將功折罪罷。”

賈薔點了點頭,道:“也好,就看你老的面子上了。”

齊太忠笑道:“不叫你白賞老夫的臉……這位就是四海王的閨女,如今該叫一聲姨奶奶了罷?”

老頭子突然看向閆三娘問道。

閆三娘突然被點到,稍微有些慌,不過看到賈薔的目光後,就安定了下來,以江湖禮抱拳道:“老爺子,正是在下。”

齊太忠呵呵笑道:“好哇,虎父無犬女。前些時日,老夫專門去和閆平談了幾回。今日老夫問你,若是給你機會,由姨奶奶帶人去奪回四海王在琉球的家業,你敢是不敢?”

聽聞此言,莫說閆三娘、楊六郎兩個四海出身的舊部,連賈薔都眼睛驟然一睜,大爲期待的看向齊太忠。

若是能奪回四海王的基業,那……

可是實力大增啊!

……

第六百零八章 貪婪者的狂歡第三百五十章 捅破天!(第五更!)第二百二十二章 屈指可數第一百六十三章 心中無佛(求訂閱啊!!)第七百二十七章 揚州瘦馬?第八百三十九章 寶參第二百五十七章 神京震動第九百五十一章 寵妾滅妻第三百零五章 林府點撥第三百零七章 告御狀第七百八十九章 大威天龍!第一千零四章 必有大變!第二百七十五章 截胡(第一更!)第二百零九章 借我一用第五百七十五章 封氏原姓秦?第九百二十章 從此爲夫妻第八百零三章 砰!第三百七十三章 炮仗第四十三章 拒絕第一百九十三章 兵荒馬亂(訂閱飛來!!)第六十五章 相交第七百一十五章 襲人失蹤第七十章 前程第一千零二章 皇上,林如海醒來了第六十二章 恆生布號第八百三十八章 榮國太夫人不大好了……第四百三十四章 大燕勳臣中的敗類(第二更!)第二百二十三章 愛屋及烏第五百九十二章 王爺,西洋去不去?第二十一章 招攬第五百一十九章 套路太深……第二百二十七章 來信第三百四十八章 石碑衚衕 (第三更!)第一百一十一章 白蛇第六十章 我好慘第三百八十章 菊月樓風波 (下)第六百八十九章 鳳姐兒:別擔心,寶丫頭在屋裡照顧着呢第九章 警示第三百九十七章 造化第三百二十八章 小姑姑(第五更,求訂閱!)第三百五十九章 高人(第五更!)第六百九十二章 寧侯慢走,娘娘有請!第六百三十一章 黛玉毆打賈薔二三事……第四百四十二章 男人就喜歡野的第四百三十一章 養精蓄銳 (第二更!)第三百七十八章 菊月樓風波(上)第九百零二章 大燕皇家錢莊第八十三章 薛大傻子第二百九十六章 狠辣無情第八百五十三章 遺書第七百五十四章 尹後:他敢!上架感言第九百八十九章 殺雞儆猴第七十八章 二嬸嬸第八十五章 受氣第六百七十五章 李紈:薔兒,容我再想想……第一章 清白身第八百零六章 最後一次絕殺!第五十七章 可惜了第六百七十章 背後黑手恪懷郡王?第五百一十二章 捅了馬蜂窩第六百二十一章 王爺抱歉,下官做不到……第九百八十七章 兵臨巴達維亞第五百二十六章 可卿身世?第四百九十六章 鴛鴦陪牀第六百三十八章 閻王三點手第九百五十二章 荊朝雲之謀第三百七十七章 賈母相攔第七百九十六章 不可放虎歸山!第六百零七章 殺人償命!(感謝狂拽鄭大師的盟主!)第六百三十章 狠辣決絕!第一百三十一章 謀劃第三百五十章 捅破天!(第五更!)第二百七十七章 必死無疑!(第三更!求訂閱啊!)第五百七十二章 悶聲發大財第六百七十六章 皇后の不捨第四百八十六章 再起波瀾第八百二十一章 山中猶有讀書檯,風掃晴嵐畫障開第五百三十八章 薔哥兒,我要尤二姐!第七章 求助第三百三十五章 結交 (第三更!)第七百四十五章 賈璉的野趣味……第八百三十二章 祝娘娘佳節安樂……第八百零二章 亂時當用重典,殺!第六百一十二章 今夜醜正,建佛國,尊佛母!第四百四十三章 平兒姐姐,今晚……第一百九十三章 兵荒馬亂(訂閱飛來!!)第三十二章 會館第一百七十三章 退一步 (第四更!!)第四百二十一章 促狹鬼 (第三更!求訂閱!)第八百二十八章 你再不醒來,媳婦給薔哥兒了!第二百一十八章 嫁妝第八百二十七章 二太太病危……第二百一十九章 撕破面皮第七百七十八章 摘桃第四百四十一章 騷氣沖天第二百二十九章 青石壩碼頭第四百八十四章 撕破面皮!第一百三十七章 崩塌(第三更!)
第六百零八章 貪婪者的狂歡第三百五十章 捅破天!(第五更!)第二百二十二章 屈指可數第一百六十三章 心中無佛(求訂閱啊!!)第七百二十七章 揚州瘦馬?第八百三十九章 寶參第二百五十七章 神京震動第九百五十一章 寵妾滅妻第三百零五章 林府點撥第三百零七章 告御狀第七百八十九章 大威天龍!第一千零四章 必有大變!第二百七十五章 截胡(第一更!)第二百零九章 借我一用第五百七十五章 封氏原姓秦?第九百二十章 從此爲夫妻第八百零三章 砰!第三百七十三章 炮仗第四十三章 拒絕第一百九十三章 兵荒馬亂(訂閱飛來!!)第六十五章 相交第七百一十五章 襲人失蹤第七十章 前程第一千零二章 皇上,林如海醒來了第六十二章 恆生布號第八百三十八章 榮國太夫人不大好了……第四百三十四章 大燕勳臣中的敗類(第二更!)第二百二十三章 愛屋及烏第五百九十二章 王爺,西洋去不去?第二十一章 招攬第五百一十九章 套路太深……第二百二十七章 來信第三百四十八章 石碑衚衕 (第三更!)第一百一十一章 白蛇第六十章 我好慘第三百八十章 菊月樓風波 (下)第六百八十九章 鳳姐兒:別擔心,寶丫頭在屋裡照顧着呢第九章 警示第三百九十七章 造化第三百二十八章 小姑姑(第五更,求訂閱!)第三百五十九章 高人(第五更!)第六百九十二章 寧侯慢走,娘娘有請!第六百三十一章 黛玉毆打賈薔二三事……第四百四十二章 男人就喜歡野的第四百三十一章 養精蓄銳 (第二更!)第三百七十八章 菊月樓風波(上)第九百零二章 大燕皇家錢莊第八十三章 薛大傻子第二百九十六章 狠辣無情第八百五十三章 遺書第七百五十四章 尹後:他敢!上架感言第九百八十九章 殺雞儆猴第七十八章 二嬸嬸第八十五章 受氣第六百七十五章 李紈:薔兒,容我再想想……第一章 清白身第八百零六章 最後一次絕殺!第五十七章 可惜了第六百七十章 背後黑手恪懷郡王?第五百一十二章 捅了馬蜂窩第六百二十一章 王爺抱歉,下官做不到……第九百八十七章 兵臨巴達維亞第五百二十六章 可卿身世?第四百九十六章 鴛鴦陪牀第六百三十八章 閻王三點手第九百五十二章 荊朝雲之謀第三百七十七章 賈母相攔第七百九十六章 不可放虎歸山!第六百零七章 殺人償命!(感謝狂拽鄭大師的盟主!)第六百三十章 狠辣決絕!第一百三十一章 謀劃第三百五十章 捅破天!(第五更!)第二百七十七章 必死無疑!(第三更!求訂閱啊!)第五百七十二章 悶聲發大財第六百七十六章 皇后の不捨第四百八十六章 再起波瀾第八百二十一章 山中猶有讀書檯,風掃晴嵐畫障開第五百三十八章 薔哥兒,我要尤二姐!第七章 求助第三百三十五章 結交 (第三更!)第七百四十五章 賈璉的野趣味……第八百三十二章 祝娘娘佳節安樂……第八百零二章 亂時當用重典,殺!第六百一十二章 今夜醜正,建佛國,尊佛母!第四百四十三章 平兒姐姐,今晚……第一百九十三章 兵荒馬亂(訂閱飛來!!)第三十二章 會館第一百七十三章 退一步 (第四更!!)第四百二十一章 促狹鬼 (第三更!求訂閱!)第八百二十八章 你再不醒來,媳婦給薔哥兒了!第二百一十八章 嫁妝第八百二十七章 二太太病危……第二百一十九章 撕破面皮第七百七十八章 摘桃第四百四十一章 騷氣沖天第二百二十九章 青石壩碼頭第四百八十四章 撕破面皮!第一百三十七章 崩塌(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