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八章 絕戶計

看着含羞低頭的平兒,和一抽一抽喜極而泣的香菱……

黛玉在這一刻,愈發覺得她真的成了大人了。

似乎昨晚……不,似乎上個月,她還與從前沒太多分別,仍是閨中一姑娘,未經世事。

可如今,她竟然都要成好幾個孩子的嫡母了……

且按照這個速度下去,大概不到二十歲,就要成十幾二十個孩子的母親。

【看書領現金】關注vx公 衆號【書友大本營】 看書還可領現金!

念及此,一時間黛玉有些頭暈。

不過她終不忘當家嫡母的本分,看着平兒、香菱兩人笑道:“是好事。”

又上前揚手摸了摸香菱的鬢角,叮囑道:“如今有了身子,就不能再像從前那樣瘋了。規矩點多休息,還有,小老虎讓小吉祥、小角兒幫你先帶着,不許摸,記下了?你雖呆憨,可心裡甚麼都明白,不許與我裝傻。果真出了點差池,你非得哭死不可。”

香菱抿着嘴,一手悄然撐起腰來,一手撫在身前,臉上都綻放出聖潔色彩來,鄭重點頭道:“姑娘放心,我一定規規矩矩!”

“啪!”

說罷,後腦勺捱了下,無辜轉頭看去,就見晴雯咬牙道:“還不到時候,你挺甚麼挺!”

轉頭又同已經習以爲常的黛玉道:“她剛還說,晚上要吃冰碗!”

香菱忙連連擺手賠笑道:“不敢了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見其嬌憨至斯,衆人都笑了起來。

鳳姐兒這時走到平兒身邊,亦是一臉感慨道:“沒想到,你這蹄子如今也懷上了。原還想着叫你幫我看孩子,誰料你這樣急……”

平兒紅着臉啐道:“奶奶才急呢!”

兩人對視一眼,都覺得有些奇妙的感覺。

兩人打小一起長大,名爲主僕,實則與姊妹無異。

如今又懷了一個男人的骨肉……

黛玉請諸人落座後,問子瑜道:“她們怎麼尋上姐姐去的?”

子瑜笑了笑,落筆道:“兩人身子不舒服,一起作嘔,心裡也就猜上了,便來尋我瞧瞧,果是喜脈。”

黛玉聞言有些唏噓,忽地悄聲問子瑜道:“你心裡慌不慌?”

尹子瑜笑了笑,落筆道:“慌甚麼?”

黛玉白了一旁伸着脖頸往這邊打望的賈薔一眼後,小聲笑道:“過二年家裡好大一羣孩子,認都認不過來……”

尹子瑜笑着落筆道:“讓他們自己報名字,從老大、老二,一直到小十八。”

黛玉見之,笑的歡快。

賈薔摩挲了下下巴,高興道:“這得慶祝慶祝。”

“怎麼慶祝?”

一衆女孩子都齊刷刷的看向賈薔,黛玉問道。

賈薔想了想,道:“前面就是彭城了,是西楚楚霸王定都之所在,咱們去逛逛?”

其他人還未反應過來,就聽黛玉啐道:“逛個屁!”

衆人和賈薔一起驚恐,仙女兒也會罵人髒話?

黛玉紅着臉解釋道:“一點也不吉利!”

賈薔反抗道:“林妹妹,你可不要搞地域歧視哦!”

黛玉橫他一眼,道:“誰歧視了?分明是你說的有問題。”

衆人一想,賈薔和西楚霸王還真有幾分相像。

都是出身勳貴不說,連氣力也都大的驚人,女孩子裡好多人都見識過,非人哉……

另外,楚霸王重情重義,最愛虞姬,賈薔不也寵黛玉寵上了天?

確實不吉利,不可不可。

寶釵勸道:“爲了籌措海糧,朝廷連京裡都不讓多待,若是在徐州逛上兩天,都中非鬧翻天不可,還是作罷的好。”

“那怎麼慶祝?”

賈薔眨眼問道。

一旁湘雲口直心快,笑道:“着甚麼急?說不得等到了揚州,還有人懷寶寶……”

“這丫頭!”

好幾個女兒家都紅了臉,寶釵擰了把湘雲的香腮,嗔了句。

未幾,又見連可卿也來了。

這時,姊妹們才隱約反應過來,當家太太到底意味着甚麼。

那是內宅地位最高的女主人,其他人,都要以她爲中心。

想想賈母就知道了,一輩子享盡榮華富貴!

“好!那就到了揚州再好好慶祝!今兒先用早飯,吃完飯去釣魚!”

……

神京,西城。

西市百川錢莊。

今日八大晉商錢莊大掌櫃的,齊聚於此。

作爲北地財神,晉商底蘊之深厚,絕不下於揚州鹽商和粵省十三行四大家族。

除了北向草原,直至厄羅斯,用茶、糧、鐵、鹽等貨物賺了個盆滿鉢滿外,晉商另一大吸金利器,便是錢莊。

譬如這介休渠家的百川錢莊,總號雖在平遙,可分號卻幾乎開遍天下各大省府州城。

三十餘座分號,讓百川錢莊的銀子遍佈大江南北,隨之而行的,就是渠家百川號的商貨暢銷天下,聚得海量財富。

渠家如此,曹家同樣如此,還有喬家、王家、衛家、楊家、劉家等,亦是如此。

可以說,晉商的錢莊營生,壟斷了大燕當下的金融營生!

大燕三大商幫,除了晉商外還有揚州鹽商和粵州十三行的粵商。

他們不是不想搞錢莊生意,只是這項營生需要的不僅是充足的資本底蘊,還要更高的信用。

晉商打國朝初年起,就開始經營票號,是用了百年光景建立起來的信用。

晉商雖實力雄厚,但從不像揚州鹽商那樣張揚奢靡,也不像十三行四大家那般遠離官場。

晉商賺得的銀子,除了買成地,蓋大宅,埋進土裡外,還會灑出大筆的銀子,資助貧苦儒生進學,近乎不要回報的資助。

不是一年兩年如此,而是十幾年、幾十年、上百年的如此。

而且晉商極盡結交權貴,結交官員的手段。

到了後來,晉商商幫對朝廷的影響,達到了驚人的地步。

所以,晉商錢莊既低調沉穩,又給人一種官場上牢不可破的信心。

但這一回,晉商錢莊遭遇了國朝以來百年內最大的危機!

百川錢莊京城分號,中院正廳。

閣樓樓檐椽頭用油漆彩繪畫成銅錢圖案,並依次寫有一本萬利、二人同心、三元及第、四季平安、五穀豐登、六合同春、七子團圓、八仙上壽、九世同居、十全富貴等寓意刻字。

廳內,卻無人去欣賞閣樓的雅緻韻意。

百川錢莊大掌櫃的郭遙身爲東道,此刻卻面色凝重道:“今日請諸位大掌櫃的來,就是商議一番,朝廷昨日頒下的關於對晉商錢莊觸犯朝廷鑄幣大權,犯有大罪一事。朝廷這次下手,是要掘咱們晉商錢莊的根啊!”

日昌升票號大掌櫃的張盛臉色更難看,緩緩道:“荊朝雲、何振完了,咱們就沒了最大的靠山!林如海個老絕戶,額賊他娘,用計太狠太毒!”

志成信錢莊大掌櫃的李早嘆息一聲道:“大燕爲甚麼只咱們晉商錢莊票號生意做的最好?便是因爲官場上有靠山,到哪都有父母官護着。其他人開錢莊,不出仨月就能被咱們擠兌垮了。垮一處分號,再沒人敢用他們的銀票。原是打算那個勞什子鬼皇家錢莊開業後,咱們如法炮製,也讓他開不下去,讓那個黃口孺子知道,錢莊不是憑几張方子就能辦成的生意。誰成想,咱們還沒來得及下手,人家就先來掘咱們根來了。那六百萬‘份子錢’其實倒也還是小事,關鍵是咱們以後不能發銀票,要多少得跟人家買……這算甚麼事?”

大德通票號大掌櫃的孫可搖頭道:“連這個也能忍一回,更要命的是,朝廷可以隨時查賬!你們想想,若是如此,誰還敢把銀子存在錢莊?財不可露白啊!便是咱們自己,往後還敢把銀子存在賬上麼?朝廷知道了,開口要借怎麼辦?張總櫃罵的對,這就是老絕戶計,又陰又毒!”

三晉源票號大掌櫃的岑樂苦笑道:“如今再罵這些還有甚麼用?那林如海已經快死了,沒幾天活頭,這會兒連人事也不知了,只躺着喘幾口氣,你們罵他,也沒用。如今戶部當家的是陳榮陳勉仁,那是林如海的狗腿子,在揚州的時候,就是林如海開個口,剩下的交給陳榮去辦,那廝比林如海還狠毒,還是好好想想,該怎麼對付此人罷。”

協同慶票號大掌櫃的董偉嘆息一聲,緩緩道:“如今就看看,能不能破財消災。另外,讓這些年咱們晉商結交下的官場人脈,都動起來,多給朝廷上書,勸諫這等與民爭利,擾亂民生的毒計。”

東道郭遙一拍桌几,大聲道:“說的對,今日就是請諸位來想轍子的!要動起來,不能坐以待斃!”

日昌升大掌櫃的卻搖頭低沉道:“你當我沒動這個心思?昨晚知道這個信兒後,我當時就去拜訪四五家,可沒一個人敢在這個時候出頭的。那韓半山這幾天已經瘋了,正在大肆清洗荊朝雲餘孽,誰敢在這個時候冒頭?要不我罵林如海?這個老鰥夫,計太毒啊!朝廷如今多缺糧食,可我將價碼都開到十萬石了,人家仍只是搖頭。”

三晉源大掌櫃的沉吟片刻後,道:“要我看,這個關頭硬頂不是法子,那是給朝廷對咱們下手的由子。別說十萬石糧食,就是再翻三倍,能值多少銀子?人家開口就是六百萬,胃口大的要命。這一任內閣,都是狠茬子!那新上任的戶部尚書陳榮更是死腦筋,林如海不發話,他必是死咬着咱們不鬆口。咱們如今之計,就是要拖,拖到天變之時,拖到林如海死了,說不得就能活過來。”

衆人都明白他的意思,一場地龍翻身,隆安帝已經死了半截兒。

他能熬幾年,誰也不知道,但卻知道,他熬不了幾年了。

一旦隆安帝駕崩,新政到底還能不能繼續,就兩說了。

林如海就更不必提了,聽說林府連棺棟壽材都準備好了……

“可問題是,咱們想拖,朝廷又怎麼會給咱們這個機會?”

郭遙眉頭緊皺問道。

三晉源大掌櫃的道:“我們三晉源的情況大家也知道,東家常年臥病,在老家養病,號裡大小事,都由少東家做主。昨兒個少東家知道此事後,便說得想法子緩和緩和。出銀子不當緊,賬卻不能隨意查。想查也可以,出了亂事後朝廷再查。若沒亂子,朝廷就查不得。

Wшw☢ тtkan☢ c○

但少東家也知道,朝廷不會同咱們講道理。他今日一早就往南邊兒去了,說是解鈴還需繫鈴人,找那位少年國公好好談談,想法子拖幾年!讓我今兒來同諸位也說說,最好八家都往南邊派人去談。那位國公爺說動了,其他的,就好辦了!”

郭遙聞言眼睛一亮,道:“去找賈薔?嗯,這主意好!貴號少東家果然足智多謀,眼光不錯,林如海此計,多半是和這位小國公有關。如今看來,這人年紀雖不大,倒確實知道些錢莊的內幕,一出手就打在七寸上。若是果真能擺平了他,那此事的確還有轉圜的餘地!老夫這就派人快馬回老家,請東家出面!”

“不錯,林如海昏死過去,陳榮根本說不通,韓半山他們一個個也都是石頭。倒是那位少年國公,心思大的很,想要的也多。咱們就從他下手,他要是通了,也就好辦了!我也派人回去報信!”

“可那位國公爺想要甚麼?銀子人家不缺,勢力更不少,咱總不能變出一堆小寡婦來送給他罷?”

協同慶的大掌櫃苦惱道。

衆人聞言一陣大笑後,大德通大掌櫃的緩緩道:“大德通下面的人曾留意到,德林號的人一直在悄悄的採買火硝。而且,數目巨大。朝廷的火器營有專門的熬硝營,德林號自然不敢明目張膽的熬,所以就在川蜀、黔貴之地,高價從土司那邊採買。

原本我們大德通還準備拿這個當一把柄,告他密謀造反。後來發現,這些硝石大部分用在他們的冰室裡。還有一部分,送到了南邊兒去。以賈家的根腳,這樣的把柄沒甚麼用。但他們的硝用的越來越多,正巧,前些時日大德通在草原上發現了一處硝礦山,熬出了不少硝。可以看看,那位國公爺有沒有興趣。他一心想出海,就少不了火器,也就少不了硝了。”

郭遙聞言高興道:“好,這是一樁!還有沒有?”

志成信大掌櫃的道:“我聽說德林號下面的車馬隊騾馬缺口很大,若是能談,我志成信願意賣他們三萬頭牲口!”

郭遙高興的站起來,一拍手道:“我覺得,這事可談!這樣,咱們一邊在京裡,想法子和朝廷周旋。一邊請東家趕緊下江南,和那位寧國公好好談談。總要給咱們留條活路不是?”

“對!果真拼個魚死網破,誰也沒好處!”

“他也蹦躂不了幾年了,咱們先委屈上幾年,這些賬,回頭好好算個清楚!”

“對,今日他師徒二人要絕咱們,來日,必要血債血償!”

“先別放狠話了,過了眼前這關再說罷!”

“……”

……

隆安七年,三月三十。

三月的最後一天,賈家兩艘樓船,於揚州碼頭邊,緩緩靠岸。

碼頭上,除了地主齊家家主齊太忠和陳、李、彭三大鹽商家主外,還有潘、伍、葉、盧粵州十三行四大中堅家族的家主。

天下最大的三大商幫今日到齊其二,一起靜候大燕一等寧國公下船。

……

第一百九十一章 不留餘地 (大威天龍,訂閱飛來!)第七十八章 二嬸嬸第一百二十章 夜話第五十三章 但爲君故第二百六十七章 大亂第四百九十八章 太狠 (第三更!)第二百二十一章 賈·柯里昂·薔?第一百四十四章 讀書三境第六百二十二章 劉姥姥一進榮國府第八百三十四章 早晚讓你哭着求饒!第六百四十二章 一輪明月照西廂……第三百四十七章 晴天霹靂!(第二更!)第一百八十六章 銀狐第六十五章 相交第七百零四章 錯綜複雜第七百四十章 壞事了……第四百六十四章 同流合污第五百四十五章 衝突!第九百六十六章 多多益善第六百六十六章 幫我給艾薩克·蘋果·牛頓先生送封信……第七十八章 二嬸嬸第二百四十章 人不人,鬼不鬼第八百零一章 海船出事了……第三百九十六章 西瓜 (第二更!)第二百三十二章 撕破臉皮第五百六十七章 天下奇毒!第四百二十二章 眼睛第六百七十三章 多摘點黃瓜,晚上送給王妃第五百二十二章 登門相求第七百八十六章 彼輩豎子,德不配位,難登大寶第七百九十三章 龍鳳雙生!第一百九十二章 傻子 (求訂閱啊!)第六百四十三章 黛玉:薔哥兒,加把勁兒!第二百一十九章 撕破面皮第三百七十四章 傳信第七百零二章 可卿:二十四橋明月夜,玉人何處教吹簫第三百六十四章 滾! (第二更!)第八十二章 擔待第六百九十七章 子瑜口能言否?第二百四十六章 糊塗種子!第二百八十二章 父皇,兒臣冤枉!第二百零二章 寶琴第七百三十二章 清晨“慘劇”第七百六十八章 鳳姐兒有了?第六百二十三章 八百里加急:山東大捷!第八百七十六章 自欺欺人第一百一十五章 事發第八百二十八章 你再不醒來,媳婦給薔哥兒了!第八百五十二章 生,死第九百七十五章 隆安帝出手第九百二十九章 子瑜,胳膊肘往哪拐?第二百一十八章 嫁妝第七百五十二章 綠豆糕第八百三十六章 未想賈薔如此重口味……第七百五十六章 廢黜!第八百二十九章 元妃歸寧!(新年好!!)第七百七十六章 惹人厭第七百九十三章 龍鳳雙生!第三百四十七章 晴天霹靂!(第二更!)第七百一十四章 昏聵荒唐第二百八十五章 逼婚(爆更求訂閱啊!)第四百五十章 沙比 (第三更!)第一百七十五章 不與人做刀第四百零三章 誰家還沒個大人?第九百七十九章 姜英:我要和你幹一場!第六百六十九章 賈薔,爺不在時,你少來找王妃!第九百九十三章 賈太白!第四章 出衆第七百一十九章 捶到死!(感謝家有二喵安知魚大佬的白銀盟!)第六百七十一章 老四已出局,老三想法送出局!第七百五十三章 竊聽第七百零一章 幕後黑手……第四百零三章 誰家還沒個大人?第六百二十六章 銀鞍白馬,貴比王侯第五百六十二章 “噩耗”第二百四十六章 糊塗種子!第四百八十三章 驚變第六百九十六章 藥引!藥引!!第五百七十五章 封氏原姓秦?第五百九十六章 侯爺……大奶奶?第五百零八章 生兒禮第三百二十一章 吳家跌倒,隆安吃飽第二百二十八章 有我在第六百五十三章 賈薔和三皇子同歸於盡?第四十三章 拒絕第八百一十三章 封國公!第二百一十五章 喪音第九百四十章 臨危受命!第八百八十五章 李紈:球攮的!第一百六十七章 善良 (爲多炮塔的遼河賀!)第四百七十六章 有事相商第二百九十九章 雞飛蛋打第六百六十三章 天真,幼稚,難得第三百八十七章 大觀園圖紙 (第五更!)第五百七十章 齊筠:侯爺,京里人都說你愛吃餃子!第七百四十章 壞事了……第一百零四章 求參第一百二十二章 方子有問題第二百二十八章 有我在第十章 母女相商
第一百九十一章 不留餘地 (大威天龍,訂閱飛來!)第七十八章 二嬸嬸第一百二十章 夜話第五十三章 但爲君故第二百六十七章 大亂第四百九十八章 太狠 (第三更!)第二百二十一章 賈·柯里昂·薔?第一百四十四章 讀書三境第六百二十二章 劉姥姥一進榮國府第八百三十四章 早晚讓你哭着求饒!第六百四十二章 一輪明月照西廂……第三百四十七章 晴天霹靂!(第二更!)第一百八十六章 銀狐第六十五章 相交第七百零四章 錯綜複雜第七百四十章 壞事了……第四百六十四章 同流合污第五百四十五章 衝突!第九百六十六章 多多益善第六百六十六章 幫我給艾薩克·蘋果·牛頓先生送封信……第七十八章 二嬸嬸第二百四十章 人不人,鬼不鬼第八百零一章 海船出事了……第三百九十六章 西瓜 (第二更!)第二百三十二章 撕破臉皮第五百六十七章 天下奇毒!第四百二十二章 眼睛第六百七十三章 多摘點黃瓜,晚上送給王妃第五百二十二章 登門相求第七百八十六章 彼輩豎子,德不配位,難登大寶第七百九十三章 龍鳳雙生!第一百九十二章 傻子 (求訂閱啊!)第六百四十三章 黛玉:薔哥兒,加把勁兒!第二百一十九章 撕破面皮第三百七十四章 傳信第七百零二章 可卿:二十四橋明月夜,玉人何處教吹簫第三百六十四章 滾! (第二更!)第八十二章 擔待第六百九十七章 子瑜口能言否?第二百四十六章 糊塗種子!第二百八十二章 父皇,兒臣冤枉!第二百零二章 寶琴第七百三十二章 清晨“慘劇”第七百六十八章 鳳姐兒有了?第六百二十三章 八百里加急:山東大捷!第八百七十六章 自欺欺人第一百一十五章 事發第八百二十八章 你再不醒來,媳婦給薔哥兒了!第八百五十二章 生,死第九百七十五章 隆安帝出手第九百二十九章 子瑜,胳膊肘往哪拐?第二百一十八章 嫁妝第七百五十二章 綠豆糕第八百三十六章 未想賈薔如此重口味……第七百五十六章 廢黜!第八百二十九章 元妃歸寧!(新年好!!)第七百七十六章 惹人厭第七百九十三章 龍鳳雙生!第三百四十七章 晴天霹靂!(第二更!)第七百一十四章 昏聵荒唐第二百八十五章 逼婚(爆更求訂閱啊!)第四百五十章 沙比 (第三更!)第一百七十五章 不與人做刀第四百零三章 誰家還沒個大人?第九百七十九章 姜英:我要和你幹一場!第六百六十九章 賈薔,爺不在時,你少來找王妃!第九百九十三章 賈太白!第四章 出衆第七百一十九章 捶到死!(感謝家有二喵安知魚大佬的白銀盟!)第六百七十一章 老四已出局,老三想法送出局!第七百五十三章 竊聽第七百零一章 幕後黑手……第四百零三章 誰家還沒個大人?第六百二十六章 銀鞍白馬,貴比王侯第五百六十二章 “噩耗”第二百四十六章 糊塗種子!第四百八十三章 驚變第六百九十六章 藥引!藥引!!第五百七十五章 封氏原姓秦?第五百九十六章 侯爺……大奶奶?第五百零八章 生兒禮第三百二十一章 吳家跌倒,隆安吃飽第二百二十八章 有我在第六百五十三章 賈薔和三皇子同歸於盡?第四十三章 拒絕第八百一十三章 封國公!第二百一十五章 喪音第九百四十章 臨危受命!第八百八十五章 李紈:球攮的!第一百六十七章 善良 (爲多炮塔的遼河賀!)第四百七十六章 有事相商第二百九十九章 雞飛蛋打第六百六十三章 天真,幼稚,難得第三百八十七章 大觀園圖紙 (第五更!)第五百七十章 齊筠:侯爺,京里人都說你愛吃餃子!第七百四十章 壞事了……第一百零四章 求參第一百二十二章 方子有問題第二百二十八章 有我在第十章 母女相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