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六章 醒來

隆安帝對尹後開口很是不滿,看了他一眼後,道:“林愛卿爲了新政,熬到這個地步。此刻將賈薔叫回來,耽擱了海糧大計,林愛卿知道了,也絕不會同意。”

話雖如此,可這番話卻不該由這位天子來說。

韓彬略略有些詫異的看了眼尹後,倒也沒有多想,只當她寵愛賈薔,因此才關心他的回程。

韓彬點了點頭道:“無論如何,賈薔都必須南下,操持海糧一事。短期內,不得回來。這一次,海糧絕不允許出現去歲海糧船毀糧歿的事。此事事關無數百姓的生計,大意不得。”

一旁李晗嘆息道:“說來也算是一語成讖,賈薔臨走前還在威脅我等,若他先生出了事,饒不過我們。誰知道,才幾天功夫?果真回來了,勢必大鬧一場。可眼下,着實經不起折騰了。”

韓彬搖頭道:“賈薔雖素來天馬行空,行事恣意,但於大局上,十分明白輕重。如海爲何會累成這般?終是爲了新政。賈薔不會不明白這一點,所以即便以後回京,也不會亂來。當然,發一通脾氣是少不了的……”

一旁韓琮淡淡道:“林相若真的去了,賈薔回不回來,都是兩說。當年賈薔就志在漂泊,無意於官場,是半山公說服林相,讓賈薔爲社稷出力。這數年來,賈薔作爲如何,世人不知,我等卻都看在眼裡。往後他回京後果真要去,諸位還是莫要相攔纔是。”

這話,顯然不是說給諸位聽的……

隆安帝自然也明白,他面色深沉下來,不過沒等他開口,忽見戴權引着王院判和李老供奉急急進來,甫一入內,就報喜道:“萬歲爺,林相救回來了!”

聽聞此言,君臣諸人無不大喜過望!

隆安帝上半身都往上擡了擡,大聲道:“當真?”

王院判躬身上前,道:“回皇上,的確是救回來了。當下林相雖然脈象依舊薄弱,但經過李老供奉的施針後,已經可以觸及的到了。只是……”

“只是甚麼?”

韓彬沉聲問道。

王院判看起來有些怵,回頭看了看李老供奉後方道:“只是幾位老供奉都道,林大人陷入昏迷,近期醒來的可能性不大……”

李老供奉聲音顫巍道:“林相是過勞而病,引發了諸般舊疾,如今昏迷過去,不全算壞事,也是身子骨自己在修養。”

隆安帝追問道:“那何時能醒來?”

李老供奉搖頭道:“這就要看造化了,近期內不大可能。還有,要精心呵護修養,最好能送回相府。熟悉的地方,熟悉的親人照顧,對病情穩定有好處。”

尹後忍不住問道:“宮裡有最好的太醫,還有幾位老供奉,不是比相府那邊好的多?林家沒甚麼人了……”

李老供奉搖頭道:“林大人這病倒也不必常有太醫守在跟前,只要定時去看看,讓家屬將藥煎好後伺候着服下,另外,也要常翻身、擦洗。在宮裡,多有不便。”

韓琮道:“那就等林相安穩些後,送回林府去。皇上,要讓人與林府內眷好好解釋分說清楚,不要讓林府內眷驚憂。”

隆安帝緩緩頷首道:“朕知道了,戴權,你……”

話未說完,隆安帝面色忽地一變,額頭上豆大的汗珠幾乎是一瞬間滴下,臉色慘白的嚇人。

尹後見之大驚,忙道:“快,快!給皇上用藥!”

隨之而起的,是一股惡臭自龍榻上傳來。

【看書福利】送你一個現金紅包!關注vx公衆【書友大本營】即可領取!

尹後絕美的俏臉上看不見絲毫異色,反而轉過身來對韓彬等道:“元輔大人,皇上要用藥了,今日着實操勞的狠了些,往後可不能如此了。千說萬說,總沒有皇上龍體要緊,是不是?”

韓彬等自無話可說,一併告辭出去,又一起轉向偏殿,去探望林如海。

最後決議由韓琮親自帶人,護送林如海出宮,回到佈政坊林府。

……

入夜。

皇城,武英殿。

見韓琮回來,等候良久的韓彬放下手中筆,問道:“可都安頓好了?”

韓琮嘆息一聲道:“林府那位姨娘,到底很哭了一場,好在隨行有太醫在,未曾出事。”

韓彬沉默稍許後,看着韓琮道:“今日邃庵說話,孟浪了。”

韓琮自然明白韓彬說的是哪一句,他緩緩道:“如今林大人爲了新政爲了社稷,已經到了這個地步。賈薔,雖屬異類,卻也不必趕盡殺絕!”

韓彬問韓琮道:“邃庵,若你處在皇上那個位置,你以爲該如何對待賈薔?這個孩子,掌不住啊。”

就目前來看,繼承皇位的多半是四皇子李時。

若果真立李時爲皇儲,那麼天子最防的人,就是皇后。

只一個皇后其實並不算甚麼,皇后也素來恪守後宮不得干政的鐵律,從不與外朝結交。

就連後族,也始終被她壓在五品以下,難能可貴!

所以她想幹甚麼,也是有心無力。

唯獨一個漏洞,就是賈薔。

如果隆安帝大行,立李時爲太子,那麼尹後聯合賈薔,是有機會行廢立之事的。

這種可能性,不算小。

便是爲了杜絕此類,天子都容不下賈薔。

更何況,賈薔與李時交惡,其仇根本難以化解。

韓琮沉聲道:“所以,僕之意,是讓賈薔不再回京。”

韓彬苦笑道:“他今日不回京,誰知他明日回不回京?皇上豈能放心?”

韓琮眉頭緊緊皺起,道:“元輔,如今,連你都要殺賈薔麼?”

韓彬搖頭道:“如今就要看看,能不能想個法子,讓天家信任,賈薔永不回京。”

除非能如此,否則隆安帝絕容不下賈薔。

想來他現在已經後悔,爲何沒能早些下手……

……

佈政坊,林府。

忠林堂。

臥房內,老忠伯看着垂淚不止的梅姨娘,勸道:“姨奶奶,您是雙身子的人,如今林家就指着您腹內的骨血,您可千萬要保重,還是先去歇息罷。”

梅姨娘用帕子擦了擦眼睛,哽咽道:“老爺這般模樣,我又怎放心的下?”

老忠伯道:“方纔太醫說的明白,只要用心服侍,慢慢修養,許是過段時日就好了。有老奴在,絕不會出差池的。老爺還小時,就是老奴伺候着。斷不會疏忽……如今,您比甚麼都要緊。興許小少爺出生時,老爺就醒來了!”

梅姨娘被說服了,點點頭道:“好,那……那我明早再來。”

老忠伯道:“姨太太最好多歇息,每日來瞧瞧,和老爺說說話就是。”

梅姨娘頷首,又看了林如海片刻後,方落淚而去。

老忠伯將梅姨娘送出門外後,又回至榻邊,看了眼林如海,顫着手,從袖兜中掏出一玉盒來,打開後,取出一丸藥,上前小心的伺候着林如海服下。

又緊張的等候了足足半個時辰後,終見林如海的眼睛動了動,忠伯屏住呼吸,小聲喚道:“老爺,老爺……”

林如海緩緩睜開了眼……

置之死地而後生,他活着,賈薔短時間內,才能無憂。

“老爺!!”

忠伯見林如海醒來後,不由得老淚縱橫,哽咽起來。

他服侍了林家三代人,若林如海沒了,林家就真的死絕了。

林如海恍惚了片刻後,才漸漸凝起神來,看向忠伯,輕聲道:“我無事。忠伯,去請老供奉來。這具身子骨,是要好生養一養了。”

對於這個朝廷,對於君恩,他自忖已無愧於心。

自回京以來,新政大半皆由他和賈薔完成。

李晗、張谷、左驤等爲何對他漸漸生疏乃至防備起來?便因此由。

接下來,他要好生休養一番。

總要看着賈薔脫困淺灘,龍遊大海,看着骨血臨世後,他才能放心閤眼……

……

翌日清晨。

運河之上。

天不過將將明時,賈薔已經在樓下船艙內處置了一個時辰的公事。

在漕運上投入海量金銀鋪平渠道的好處已經開始顯現,京城發生的事,正源源不斷的沿着運河送到他這裡。

急遞的消息當然不可能是通過船來傳遞,沿岸德林號的貨棧便是驛站,繡衣衛的腰牌就等於八百里加急一路暢通無阻的令牌。

京城消息,最遲兩天可到。

不過眼下,林如海昏迷的消息還未送至。

只知道荊朝雲起復,另外就是林如海的第二封信,依舊讓他勿要多憂,辦好他自己的事。

雖然不可能完全放下心來,但顯然,賈薔明白林如海有其自己的謀算,連寫兩封信讓他不要插手,多半是怕他壞事……

既然如此,他也就撂開了手。

畢竟,最讓人厭恨惱火的從來不是強大的敵人,而是豬隊友。

將德林號的事處理了番,樓船上也是不斷有人上下,即便船隻不停,船員也能靠着繩索接舷往來。

看着這些人手往來,賈薔愈發能感覺到,他手裡掌握着的,是一支甚麼樣的力量……

當然,就目前來說,還遠遠不夠。

卻也不必着急……

“國公爺,閆姨娘去下面了……”

商卓進來通報。

賈薔點了點頭,起身舒展了下筋骨,道:“走,下去瞧瞧。”

……

船艙內,氣味感人。

一羣糙漢子們,光腳赤背的,在訓練室內打熬着筋骨,消磨着氣力。

賈薔專門讓人在船艙內空出好大一片地方來,放了沙袋、石鎖、拉力器等鍛鍊器材。

看到女扮男裝的閆三娘下來,正在和賈薔親兵較勁的一衆四海殘部登時高興起來。

不過隨即,有年歲長一些的就掉下臉來,幾步上前壓着怒氣斥道:“這是甚麼地方?豈是貴人能落足的?還不快上去!”

他怕閆三娘會被活活打死……

閆三娘笑道:“齊二叔,不當緊,家裡不約束這個。往後,我還能出海呢。”

齊二叔仍是連連搖頭道:“一碼歸一碼,你坐船上指揮可以,這裡卻不能再來了,快快上去。”

蒯姓巨漢都走過來甕聲道:“三娘,如今你身份金貴,不好再來這種地方了。”

他和鐵牛方纔交手,着實過癮。

一拳一拳的肉到肉,放開手腳的打,此刻全身上下散發着汗臭氣。

閆三娘掩了掩鼻子,道:“好吧好吧,走就是了。一個二個都來趕我……”

說罷,轉身要走,剛至門口,就看到賈薔站在那,看着她。

四海舊部們看到後,紛紛臉色大變。

壞事,終於還是要捱打了嗎?

閆三娘被他們說的心裡都敲起鼓來,上前笑道:“爺怎麼下來了?”

賈薔看着她這一身打扮,心裡卻想着回頭讓她換上海島女王的衣服,肯定得勁……

他笑道:“忙了一早上,坐的骨頭都乏了,下來活動活動。你到這邊來……不大便利罷?這羣粗坯們一個個沒個好形象。”

閆三娘忙道:“以後再不來了,方纔蒯大叔、齊二叔他們都說了我。”

賈薔笑道:“日常訓練還是可以的,將來你是要駕駛萬船縱橫四海的,身子差可不行。這樣,回頭我讓人單設一個訓練室,你去訓練就是。”

一邊說,一邊往裡進,去了身外薄衫,也打起赤膊來,上了擂臺,對着蒯姓巨漢勾了勾手,道了句:“你,上來啊!”

四海舊部想忍來着,沒忍住,鬨堂大笑起來。

……

第三百三十章 新書 (第二更!)第八百六十章 寧王到!第八百三十四章 早晚讓你哭着求饒!第一百九十一章 不留餘地 (大威天龍,訂閱飛來!)第七百九十六章 不可放虎歸山!第九十八章 逃出第六十章 我好慘第九百七十七章 馮淵案,復案!第三百七十一章 撒嬌第五百一十四章 不寒而慄第九百七十七章 馮淵案,復案!第三百九十章 盼頭(第三更!)第二百三十二章 撕破臉皮第六百一十六章 天譴第五百六十九章 狼心狗肺!第八百三十七章 四海王必須死!第八百七十七章 展旗,誅逆!第一千零三章 住口,你這個契丹女人!第六十九章 知足常樂第二百五十一章 多多益善第一百九十四章 梅家,義士也!第四百六十八章 養心殿外第八百六十三章 奪了豐樂樓,咱倆當東家!第九百七十五章 隆安帝出手第二百五十六章 驚聞第四百六十四章 同流合污第六百五十五章 最肖朕躬?第八百二十四章 怒極!說一下薛蟠此人第二百七十四章 變了心思……(如此爆更,求訂閱啊!)第二百七十五章 截胡(第一更!)第三百二十七章 訓鳳 (第四更,求訂閱!)第五百八十二章 隆安帝,你這個昏君!賈薔,奸臣也!第四百二十三章 鳳危第五百一十四章 不寒而慄第七百一十四章 昏聵荒唐第六百六十八章 諸金釵獨下江南第九百六十章 腦後生反骨第五百一十七章 冷香丸第四百四十八章 惡客第二百二十七章 來信第四百五十七章 激將第五百八十三章 竇現,本侯勸你莫要倚老賣老!第五百四十四章 武曌?第一百零八章 團圓第三百三十七章 夜話 (第一更!)第八百四十七章 人生若只如初見第四百零七章 誅心之問第四百七十四章 體諒第一百三十一章 謀劃第三百零一章 喜信第二百六十三章 揚眉吐氣第七百一十五章 襲人失蹤第八百二十四章 怒極!第五十五章 金鳳五彩八寶鳳頭釵第五百六十六章 繡衣衛指揮使第二百一十六章 孝子第三百四十二章 金冊 (第一更!)第三百九十三章 毒殺!(第二更!)第七百二十七章 揚州瘦馬?第三百零四章 林子大了多歪鳥第七百三十一章 和賈家聯姻?第一百一十四章 討嫌第八百二十六章 世世代代子爲奴,女爲娼!第五百九十九章 林如海之危與喜第五百四十七章 劉備摔孩子第三百五十一章 難道是他?(第一更!)第九百零七章 尹後的大禮第四百四十四章 四人行……第六百四十六章 出賣和背叛第十一章 東道第三十一章 恩絕第五百七十二章 悶聲發大財第一百二十七章 轉性兒了?第一百三十八章 大福運(第四更!)第六十九章 知足常樂第九百九十章 你和寶丫頭,是怎麼個戲法?第八百九十九章 涼薄之人(求訂閱!)第二百四十七章 考封成績……第八百八十六章 缺額二百萬 (第三更,求訂閱!)第六百零二章 兩位姑奶奶第四百二十八章 哪有良善的岳家……(第四更!)第九百一十章 謠傳第六百九十五章 子瑜之難第二十章 禍兮福所倚第八百五十一章 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第八百二十章 這枚戒指送給娘娘……第八百零九章 擊潰韃子大軍,擊殺博彥汗?第三百七十章 賈母的名諱……第六百八十一章 其智近乎妖!(十二月的第一更,求月票!)第六百四十二章 一輪明月照西廂……第三百一十一章 這樣也可以?第三百二十五章 辦宴(第二更,求訂閱!)第三百三十七章 夜話 (第一更!)第四百九十四章 龍潭虎穴第五百六十七章 天下奇毒!第四百九十三章 天理難容第六百零一章 二嬸嬸,今兒在哪住?第八百四十四章 雲妃瘋了?第九百七十四章 每天在幹甚麼?
第三百三十章 新書 (第二更!)第八百六十章 寧王到!第八百三十四章 早晚讓你哭着求饒!第一百九十一章 不留餘地 (大威天龍,訂閱飛來!)第七百九十六章 不可放虎歸山!第九十八章 逃出第六十章 我好慘第九百七十七章 馮淵案,復案!第三百七十一章 撒嬌第五百一十四章 不寒而慄第九百七十七章 馮淵案,復案!第三百九十章 盼頭(第三更!)第二百三十二章 撕破臉皮第六百一十六章 天譴第五百六十九章 狼心狗肺!第八百三十七章 四海王必須死!第八百七十七章 展旗,誅逆!第一千零三章 住口,你這個契丹女人!第六十九章 知足常樂第二百五十一章 多多益善第一百九十四章 梅家,義士也!第四百六十八章 養心殿外第八百六十三章 奪了豐樂樓,咱倆當東家!第九百七十五章 隆安帝出手第二百五十六章 驚聞第四百六十四章 同流合污第六百五十五章 最肖朕躬?第八百二十四章 怒極!說一下薛蟠此人第二百七十四章 變了心思……(如此爆更,求訂閱啊!)第二百七十五章 截胡(第一更!)第三百二十七章 訓鳳 (第四更,求訂閱!)第五百八十二章 隆安帝,你這個昏君!賈薔,奸臣也!第四百二十三章 鳳危第五百一十四章 不寒而慄第七百一十四章 昏聵荒唐第六百六十八章 諸金釵獨下江南第九百六十章 腦後生反骨第五百一十七章 冷香丸第四百四十八章 惡客第二百二十七章 來信第四百五十七章 激將第五百八十三章 竇現,本侯勸你莫要倚老賣老!第五百四十四章 武曌?第一百零八章 團圓第三百三十七章 夜話 (第一更!)第八百四十七章 人生若只如初見第四百零七章 誅心之問第四百七十四章 體諒第一百三十一章 謀劃第三百零一章 喜信第二百六十三章 揚眉吐氣第七百一十五章 襲人失蹤第八百二十四章 怒極!第五十五章 金鳳五彩八寶鳳頭釵第五百六十六章 繡衣衛指揮使第二百一十六章 孝子第三百四十二章 金冊 (第一更!)第三百九十三章 毒殺!(第二更!)第七百二十七章 揚州瘦馬?第三百零四章 林子大了多歪鳥第七百三十一章 和賈家聯姻?第一百一十四章 討嫌第八百二十六章 世世代代子爲奴,女爲娼!第五百九十九章 林如海之危與喜第五百四十七章 劉備摔孩子第三百五十一章 難道是他?(第一更!)第九百零七章 尹後的大禮第四百四十四章 四人行……第六百四十六章 出賣和背叛第十一章 東道第三十一章 恩絕第五百七十二章 悶聲發大財第一百二十七章 轉性兒了?第一百三十八章 大福運(第四更!)第六十九章 知足常樂第九百九十章 你和寶丫頭,是怎麼個戲法?第八百九十九章 涼薄之人(求訂閱!)第二百四十七章 考封成績……第八百八十六章 缺額二百萬 (第三更,求訂閱!)第六百零二章 兩位姑奶奶第四百二十八章 哪有良善的岳家……(第四更!)第九百一十章 謠傳第六百九十五章 子瑜之難第二十章 禍兮福所倚第八百五十一章 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第八百二十章 這枚戒指送給娘娘……第八百零九章 擊潰韃子大軍,擊殺博彥汗?第三百七十章 賈母的名諱……第六百八十一章 其智近乎妖!(十二月的第一更,求月票!)第六百四十二章 一輪明月照西廂……第三百一十一章 這樣也可以?第三百二十五章 辦宴(第二更,求訂閱!)第三百三十七章 夜話 (第一更!)第四百九十四章 龍潭虎穴第五百六十七章 天下奇毒!第四百九十三章 天理難容第六百零一章 二嬸嬸,今兒在哪住?第八百四十四章 雲妃瘋了?第九百七十四章 每天在幹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