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五章 還有脈?

入夜。

運河之上,賈家樓船。

黛玉房內。

出了山東,進入江南境內,沿途不再是大片大片的荒野,多了許多人煙。

暮春的江南,也比北地暖和的多,到了一年中最舒適的時候。

夜晚開着窗,也沒甚麼涼寒之意。

即便外面淅淅瀝瀝下着春雨……

不過黛玉俏臉上的神情,與煙雨江南顯然不合,顯得過於凝重了些。

她看着賈薔擔憂道:“若是這樣說來,那爹爹豈不是很危險?”

賈薔笑了笑,將黛玉削瘦的肩膀攬入懷中,望着窗外的煙雨夜色,微笑道:“你太小瞧先生了,我昨晚才收到京中加急送來的一封信。信上先生叮囑我勿要衝動行事,他已經設法,爲我再爭取一年的光景,從容佈局。林妹妹雖爲先生親女,卻還是不如我知先生。先生和我不同,我呢,常常將計劃策劃的自以爲細緻周全,可後來發現,隨着時間的推移,總有意外發生,原先的計劃也就用不上了,計劃總沒變化快。

我原以爲大家都是如此,畢竟人算不如天算,是不是?

可後來我慢慢發現,如先生、半山公還有姜家那個老鬼、揚州的齊太忠這些當世頂尖高手,他們的佈局,纔是真正的從容不迫。設下一個願景,而後就一步一步堅定不移的實施下去。

先生能說出讓我寬心的話,就說明他已經布好大網,並且將要收網。”

黛玉聽着雖感到光彩,可還是擔心,道:“果真不會有危險?都說伴君如伴虎……”

賈薔嘴角浮現出稍許冷笑來,道:“天子若無災病,先生或許會有危險。不過他若無災病,也不急着除去我。如今他癱瘓在牀上,靠阿芙蓉續命,一天能清醒幾個時辰都未知,憑此也想威脅到先生?”

黛玉很是不解,道:“可是,他是皇上啊……”

賈薔搖頭道:“若是開國太祖,或是世祖那樣的馬上皇帝,自然可以爲所欲爲。但是後繼之君,除非想要亡國,否則又有幾人能恣意任性?再者,我相信先生必有手段對付他。”

黛玉怔怔的看着賈薔,賈薔見此,忽地低頭在她櫻脣上啄了口,黛玉回過神來,輕輕敲了他一下,道:“我原想不明白,爹爹還有你都如此用心盡力的爲朝廷出力,皇上爲何還容不下你。可現在有些明白了,薔哥兒,你對皇帝,竟無分毫敬意?”

賈薔聞言笑了笑,道:“他想殺我,還讓我對他有敬意?其實也不然,他能一心想要推行新政,解民之困,哪怕本意是爲了他李家江山萬萬年,我都對他心懷三分敬意。可是他終究無容人之量,容不下我這個驚才絕豔的天縱之才,就不免讓人不恥了。”

“呸!”

黛玉忍笑啐了口,嗔道:“不知羞!”

既然賈薔如此篤定林如海不會出事,那她也就放下心來。

賈薔哈哈一笑,將她摟的更近了些,感受着清瘦玲瓏的嬌軀,蠢蠢欲動。

黛玉俏臉漸漸暈紅,卻不想這樣早讓他欺負,岔開話題道:“那你接下來要幹甚麼?”

“幹你!”

賈薔附耳輕聲壞笑道。

黛玉大羞,舉起小拳頭打了兩下,星眸似能凝出水來,覷着他道:“好好說話!”

聲音酥沁入骨。

賈薔嘿嘿一笑,雙手環抱着她,眺望夜色道:“當然還是該幹甚麼就幹甚麼,只不過不用那樣急躁了,可以從容些也縝密些佈局。但也絕不能懈怠,總不能讓先生庇護一輩子罷?”

黛玉將螓首靠在賈薔肩頭,輕聲道:“薔哥兒,你上回說齊家那位老神仙,果真能醫好爹爹?我總覺着……爹爹怕是堅持不了許久了……”

聽着黛玉失落消沉的聲音,賈薔頓了頓,道:“你放心,必是有用的!先生自己也有求活之志,一定能想法子,從繁重的政務中脫身出來。”

黛玉略略好奇道:“可是,大行新政,不是爹爹畢生之志麼?我怕他會……”

賈薔笑道:“若無我,自然會如此。可我多次勸先生,新政大行天下,不是說強行推下去就算完事了。前朝也多有變法事,可結果如何?終難逃人亡政息的下場。想化解此困局,沒別的法子,唯有活的時間長些,多看上十年二十年,然後再選好接班人。”

黛玉聞言想了想,覺得也有道理,心下歡喜,輕輕踮起腳尖,在賈薔脣角親了親,誇讚道:“你真有法子。”

賈薔得意的哈哈大笑,其實心中卻有一分擔憂。

想讓林如海“偷懶”修養,只這番話其實是沒太大作用的。

只有一個前提,那就是阻礙新政的人都消失。

可賈薔着實想不出,如何才能夠徹底擺平荊朝雲、何振並諸多舊黨巨擘的法子來。

唯有心中期盼,林如海能有神機妙策,搬開絆腳石,功成身退。

“爺,姑娘,牀鋪好了……”

看着臨窗緊緊相擁的賈薔、黛玉,紫鵑和鴛鴦俏臉都有些泛紅。

鴛鴦因爲還要回去伺候賈母,所以名分不是妾,而是通房,房裡人,跟在黛玉名下。

莫要覺着這是慢怠了,實則跟在黛玉名下,絕對比一個妾更得利。

鴛鴦也知道內中深淺,所以來到這邊後,就盡心服侍……黛玉。

黛玉雖有些羞,可她是當家太太,正經國夫人,也就強撐起,讓她進來服侍。

賈薔笑眯眯的擁着黛玉,在她耳邊壞笑道:“今晚你在上面。”

黛玉回身敲了下他的額頭,輕輕咬了咬脣角,啐了口……

……

皇城,西苑。

海子龍舟上。

看着躺在地上雙目緊閉已經沒了鼻息的林如海,韓琮跪地大哭起來。

一身許國這四個字,太多人在用,可又有哪個當真做到?

唯有林如海!

韓彬亦是滾下眼中熱淚來,在他看來,林如海是用盡餘生最後的精力,替新政徹底掃平了道路。

並且,以一死,抹平了逼宮的後患。

此等無雙國士,爲何就這樣早早離去?

痛煞人心!

【看書福利】關注公衆 號【書友大本營】 每天看書抽現金/點幣!

張谷、李晗二人同樣唏噓不已,暗自垂淚。

雖有不少政見不合,但兩人對林如海的尊敬,從未少過。

而龍榻附近,尹後震驚的都有些懵了。

但她第一個念頭就是,壞事了。

賈薔若知此事,豈不要發瘋?!

而且對她來說,也是莫大的損失……

再看向隆安帝,這位消沉了數日的帝王,這一刻彷彿又恢復了地龍翻身前的精氣。

他雙眸圓睜,死死的看着地面上的林如海,目光震驚的不敢相信。

心中劇痛之餘,先前所積攢的猜忌、仇恨乃至殺機,紛紛灰飛煙滅。

這一刻,林如海又成了他最信任倚重的肱骨之臣!

這時,就見十多個太醫並宮中四大杏林聖手老供奉魚貫而入。

內侍們將林如海擡至一張軟榻上,王院判帶人與隆安帝見禮,隆安帝怒道:“都免了!甚麼時候了,還講究這些虛禮?快看看朕的林愛卿!”

王院判最先上前,仔細診了診脈後,面色凝重起來,再趴在心口聽了聽,臉色愈發難看,起身後搖了搖頭。

卻也不敢就此下結論,對身後一老者道:“徐供奉,還是你老過過手罷。”

老人一言不發,上前診起脈來,診了好一陣後,起身搖了搖頭,遲疑稍許,道:“李老,你最精通相脈,還是你來罷。”

李老供奉皺眉顫巍道:“既然已是死脈,又何須再診?”

聽聞此言,原見連續兩人都搖頭的一衆君臣,心也徹底涼了。

隆安帝開始思考起,到底該由誰來接林如海的位置,以及,該如何處置賈薔……

一場地龍翻身,朝廷損失豈是“慘重”二字可以形容?

再也經不起折騰了。

他若敢生事,不容原諒。

另一邊,韓琮對李老供奉沉聲道:“再複診一次。再診一次,就可下醫案了。”

李老供奉聞言,只得上前,拿起林如海有些發涼的手腕,聽了起來。

君臣衆人雖已經放棄大半,可仍就將目光看了過來。

只是診脈之初,就見李老供奉搖了搖頭,韓彬、韓琮不由心如刀絞,仰天長嘆。

不過李老供奉依舊按照基本的醫德,耐心的診了下去,只待三十息過後就可下定論。

然而在第二十九息時,原本木然死寂的脈搏中,忽地一個微弱的跳動,讓他白眉猛地一揚,高聲道了句:“不對!還有脈!!”

……

一刻鐘後。

龍舟正殿內,隆安帝頭下枕起錦靠,微微擡高上半身,看着韓彬等人。

此刻林如海被送往偏殿救治,各種名貴藥物,各類醫家典籍如流水般送往偏殿中。

只是情況始終不樂觀,就李老供奉斷言,即便救了過來,短時期內,也沒有清醒的可能……

“元輔,一場地龍翻身,讓朕罹受此難。朕代天下人受此難也則罷了,可是……郭愛卿慘死,左卿重傷昏迷不醒,元輔也斷了一臂,如今連林愛卿都……”

“此等國難,蒼生何計?社稷何計?大燕的江山,何計?”

看着隆安帝滿面痛苦,韓彬心中同樣在滴血,但他卻知道,此刻絕不能流露出絲毫悲觀,林如海用性命將隆安帝的心性扭轉過來,絕不可再頹敗灰喪回去。

他沉聲道:“皇上,此番天災,應該是上天給皇上與臣等最後的考驗。雖然損失之慘重,令人心如刀絞,但也不是沒有收穫,而且,是能化難成祥的收穫!”

隆安帝看向韓彬,道:“元輔且細言!”

韓彬道:“其一,皇上以萬金之軀代民受過。此事會傳揚天下,戲曲、詩詞、話本傳奇以及朝廷的邸報等等,還有以京城各大寺廟、道觀爲源頭,傳播天下方外之地,再由他們,傳之萬民。邸報朝廷可負責,其餘的,皆由賈薔去辦。此事……此事林大人昨日就佈置妥當,寫急信南下,讓賈薔以當務之急頭等大事來辦。皇上之德望,必將會空前高漲。”

聽聞此言,隆安帝面色複雜之極,眼睛微微溼潤,仰頭嘆道:“朕願用這些德望,換林愛卿康復。”

嗯……

這話韓彬等只聽聽,連捧哏都沒去當。

韓彬繼續道:“皇上,還有第二樁壞事變好事,那就是藉此妖言大案,將荊朝雲、何振等景初舊臣,徹底剷除!!這些人也是瘋了,獲罪於天無所禱也這樣喪心病狂之言都敢說得出口,心中對皇權無絲毫敬畏,巴不得社稷動盪,黎庶蒙難,方能顯出他們在景初朝時的‘英明’。將此等鼠輩一掃而空,今後新政再無聚結合謀的阻攔!沒了荊朝雲居中爲魁首,外省各地之阻攔也將淪爲一盤散沙,彈指可滅!”

隆安帝聞言,沉默片刻後,淡淡道:“彼輩奸賊,辜負皇恩,朕必誅之!”頓了頓又道:“元輔,荊朝雲等不必多提,如今林愛卿生死未定,郭鬆年……唉,郭鬆年也死了。天下財賦,何人可掌?”

新政所爲,無非是刷新吏治,再者就是豐盈國庫。

官帽子抓緊了,錢袋子裝滿了,順帶着能解民之苦,這就是聖德仁政了。

如今吏治倒是容易些了,可錢袋子誰來管?

韓彬嘆息一聲道:“昨日臣與如海長談,他告知臣,他身子骨未必能堅持太久,若驟然去世,可將戶部事託付於陳榮。”

“大理寺卿?”

隆安帝眉頭一皺,問道。

韓彬點頭道:“正是,林如海在揚州任巡鹽御史時,陳榮爲侍御史。這些年,將林大人的本領學了個七七八八。既然林大人說他可靠,那總得來說應該不會差。”

一旁韓琮道:“前夜臣去西殿尋林相,見他一直在奮筆疾書,便問他何事如此操勞?林相也是告知於臣,他身子骨不大好,許是堅持不了多久了,就將戶部諸事列個條陳,未來三年要緊的事,儘量都寫出來,方便後繼之人儘快接手……”

說這番話時,韓琮聲音沙啞低沉,看得出,他十分悲痛。

衆君臣沉默稍許後,韓彬沉聲道:“那就讓陳榮頂上來,蕭規曹隨!其實未來三年,戶部最重要的,就是儘可能多的籌備糧食,度過天象災難。只要度過這三年,新政之下,大燕國內的糧食,就足矣百姓食用!而銀子,就在林大人方纔所言,晉商錢莊處入手。鑄幣之權,絕不容輕落於商賈之手!”

“皇上,是不是派人叫賈薔回來。林大人膝下無子,獨女出閣,如今這般……以防萬一之時,身旁總要有人。”

尹後忽然開口說道。

隆安帝想也未想,搖頭道:“不可。”

……

第八百八十三章 二太太沒了……第九百六十章 腦後生反骨第七百四十六章 草原之憂第六百四十章 三十六命婦鬧金鑾!第九百八十三章 決人生死!第五百二十章 兵馬司成軍第六百九十一章 要成精的姜家老鬼第二百三十一章 榮慶堂上(二)第八百四十四章 雲妃瘋了?第九百九十一章 水乳交融第四百零六章 寶玉的絕望第五百七十九章 休息一年,勿擾……第五百一十一章 無故之仇第四百三十七章 擂臺爭鋒 (第二更!)第四百六十二章 掀桌子!第六百二十九章 冷遇第七百七十九章 必敗之局!第六百九十章 老少交鋒第五十四章 談妥第五百二十四章 賈蓉的遺願?第五百五十八章 王夫人:可來了青天大老爺了!第九百二十二章 婚後的日子……第七百三十六章 畜生!(第三更!)第二百一十章 伏殺第五百一十九章 套路太深……第七百四十八章 自此之後,無懈可擊!第三百二十五章 辦宴(第二更,求訂閱!)第二百五十九章 出家第六百三十章 狠辣決絕!第六百六十一章 再回榮慶堂……第一百四十七章 必有回報(求訂閱!!)第四百一十章 雷劈上架感言第九百五十章 陛下何故造反?第三百八十八章 九華宮中現殺機!(第一更!)第四百四十九章 投名狀(第二更!)第九百五十三章 林如海,你要與朕一個解釋!第九百三十六章 夜宴第三百五十章 捅破天!(第五更!)第六百三十六章 湘雲:我先摘了你的桃吃!第四百五十六章 討公道第八百二十三章 林如海:你的時間不多了……第九百七十三章 大丈夫第三百零七章 告御狀第四百八十九章 破門第七百四十九章 誅惡!第一百五十六章 透露 (求訂閱!求月票!)第一百三十一章 謀劃第一百九十七章 斬草除根(求訂閱!)第六百二十章 讀書改變命運 (第三更!)第一百八十九章 蠹蟲第二百九十一章 智深如海第五百八十八章 好好安胎……第八百零六章 最後一次絕殺!第五百六十三章 賈敬最後的殺招第四百三十八章 折服人心 (第三更!求訂閱!)第九百六十章 腦後生反骨第四十二章 倒槍散第一百七十七章 千手觀音第五百二十二章 登門相求第三百九十一章 更衣 (第四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討嫌第三百六十三章 想甚麼來甚麼!第一百五十五章 謀算第五百六十九章 狼心狗肺!第四百三十二章 天予弗取,反受其咎(第三更!)第二百二十六章 猙獰第三百六十二章 惡客(第三更!)第五百一十一章 無故之仇第八百四十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第五百五十八章 王夫人:可來了青天大老爺了!第八百零三章 砰!第九十七章 禍事第三百五十二章 夜未央 (第二更!)第二百一十八章 嫁妝第三百八十六章 原不該如此 (第四更!!)第三百三十四章 重頭戲 (第二更!)第五百一十八章 厲害第六百一十八章 二騎入神京……第六百八十六章 尤三姐:你可做個人罷……第七百一十五章 襲人失蹤第一百七十九章 五年第二百三十四章 榮慶堂上(四)第四百四十章 老而不死是爲賊!第九百八十四章 利益結合第五百九十九章 林如海之危與喜第三百六十五章 我心有猛虎,細嗅薔薇 (第三更!)第一百六十六章 罪過第八百五十六章 李暄的腦袋被他大哥打大了第九百七十八章 奔投第七百五十七章 蜜桃了不起?第七百六十九章 全福人第一百九十四章 梅家,義士也!第八百九十四章 娘娘,臣要解救萬千女子!第九百八十七章 兵臨巴達維亞第二十七章 賭第九百一十七章 歌舞昇平夜,提刀殺人時第三百二十九章 討要!(第一更!)第一百三十章 親近
第八百八十三章 二太太沒了……第九百六十章 腦後生反骨第七百四十六章 草原之憂第六百四十章 三十六命婦鬧金鑾!第九百八十三章 決人生死!第五百二十章 兵馬司成軍第六百九十一章 要成精的姜家老鬼第二百三十一章 榮慶堂上(二)第八百四十四章 雲妃瘋了?第九百九十一章 水乳交融第四百零六章 寶玉的絕望第五百七十九章 休息一年,勿擾……第五百一十一章 無故之仇第四百三十七章 擂臺爭鋒 (第二更!)第四百六十二章 掀桌子!第六百二十九章 冷遇第七百七十九章 必敗之局!第六百九十章 老少交鋒第五十四章 談妥第五百二十四章 賈蓉的遺願?第五百五十八章 王夫人:可來了青天大老爺了!第九百二十二章 婚後的日子……第七百三十六章 畜生!(第三更!)第二百一十章 伏殺第五百一十九章 套路太深……第七百四十八章 自此之後,無懈可擊!第三百二十五章 辦宴(第二更,求訂閱!)第二百五十九章 出家第六百三十章 狠辣決絕!第六百六十一章 再回榮慶堂……第一百四十七章 必有回報(求訂閱!!)第四百一十章 雷劈上架感言第九百五十章 陛下何故造反?第三百八十八章 九華宮中現殺機!(第一更!)第四百四十九章 投名狀(第二更!)第九百五十三章 林如海,你要與朕一個解釋!第九百三十六章 夜宴第三百五十章 捅破天!(第五更!)第六百三十六章 湘雲:我先摘了你的桃吃!第四百五十六章 討公道第八百二十三章 林如海:你的時間不多了……第九百七十三章 大丈夫第三百零七章 告御狀第四百八十九章 破門第七百四十九章 誅惡!第一百五十六章 透露 (求訂閱!求月票!)第一百三十一章 謀劃第一百九十七章 斬草除根(求訂閱!)第六百二十章 讀書改變命運 (第三更!)第一百八十九章 蠹蟲第二百九十一章 智深如海第五百八十八章 好好安胎……第八百零六章 最後一次絕殺!第五百六十三章 賈敬最後的殺招第四百三十八章 折服人心 (第三更!求訂閱!)第九百六十章 腦後生反骨第四十二章 倒槍散第一百七十七章 千手觀音第五百二十二章 登門相求第三百九十一章 更衣 (第四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討嫌第三百六十三章 想甚麼來甚麼!第一百五十五章 謀算第五百六十九章 狼心狗肺!第四百三十二章 天予弗取,反受其咎(第三更!)第二百二十六章 猙獰第三百六十二章 惡客(第三更!)第五百一十一章 無故之仇第八百四十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第五百五十八章 王夫人:可來了青天大老爺了!第八百零三章 砰!第九十七章 禍事第三百五十二章 夜未央 (第二更!)第二百一十八章 嫁妝第三百八十六章 原不該如此 (第四更!!)第三百三十四章 重頭戲 (第二更!)第五百一十八章 厲害第六百一十八章 二騎入神京……第六百八十六章 尤三姐:你可做個人罷……第七百一十五章 襲人失蹤第一百七十九章 五年第二百三十四章 榮慶堂上(四)第四百四十章 老而不死是爲賊!第九百八十四章 利益結合第五百九十九章 林如海之危與喜第三百六十五章 我心有猛虎,細嗅薔薇 (第三更!)第一百六十六章 罪過第八百五十六章 李暄的腦袋被他大哥打大了第九百七十八章 奔投第七百五十七章 蜜桃了不起?第七百六十九章 全福人第一百九十四章 梅家,義士也!第八百九十四章 娘娘,臣要解救萬千女子!第九百八十七章 兵臨巴達維亞第二十七章 賭第九百一十七章 歌舞昇平夜,提刀殺人時第三百二十九章 討要!(第一更!)第一百三十章 親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