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四章 絕殺!

“皇上息怒!”

林如海見隆安帝震怒,他跪伏在地,卻仍舊不慌不忙拱手道:“皇上,此等小事,臣已有對策,三日之內,情況就會翻轉。其實早在第一日有這等妖言傳出時,臣就已經知道,元輔也知,原是要下辣手處置。但防民之口甚於防川,更何況背後有奸邪趁機挑唆生事?所以只一味的嚴防,斷防不住。臣就藉機暗中查證了番,並且另有佈置。”

隆安帝心中急怒燃燒,沒有一個皇帝,對於威脅到他上天之子的權威,威脅到他帝位穩固的妖言能平心靜氣下來,尤其是在他身心如此敏感的時候,隆安帝暴怒道:“都知道了?好好,好!這等罪該萬死的大案,你們都知道了,倒將朕瞞在鼓裡,你們眼中還有朕這個天子麼?”

林如海微微皺了皺眉,語氣道:“皇上,若急切發作,必會讓幕後黑手藏的更深。如今幕後黑手已經鎖定,查辦之後,就剩下消弭妖言。其實也容易辦到……”

荊朝雲搖頭嘆息道:“唉,到底想的簡單了些。造謠一張嘴,闢謠怕是十年都難消除後患。林大人,草率了。此事事關天子聖名,更事關皇權之重,豈有以此爲餌,只爲了查幾個黑手的?孰輕孰重,爾等不知?還是……”

甚麼叫做殺人誅心,莫過如此。

就連素來好心性的林如海此刻都勃然惱怒,厲聲道:“荊朝雲,我敬你爲三朝元老,所以才屢屢退讓,不想你不知輕重,屢屢行誅心構陷之勾當!妄想將景初朝的黨爭惡臭再帶回朝廷,禍亂朝綱!你以爲本官不知你爲何如此陰毒?不過是背後牽扯到的晉商是你的錢袋子,是你控制景初舊黨,培植新人的根本!老而不死是爲賊也,大燕朝政,就是因你這等人才會被敗壞至此!

是何人在背後大肆宣揚皇上此次遭難,是獲罪於天?就是你們這些景初舊臣,爲首的,正是景初朝文華殿大學士何振!若非如此,又豈能造出如此之勢來?

只可惜,你們終不過是枉費心機!民意如烘爐,自會去蕪存菁,辨別清明!如今百姓們都知道,皇上最是愛民如子,纔會在地龍翻身時以萬金之體,替京城百萬黎庶擋難!若非皇上擋下大半天災,整個神京都中都會化爲廢墟!

皇上爲了百姓,爲了大燕的江山社稷罹受如此大難,感天動地!

何振這等飽受君恩,位居軍機大學士的宰輔閣臣,卻爲一己之私,爲黨爭,竟大肆造謠侮蔑天子,妄圖動搖皇權,其罪之惡,亙古罕見!

荊朝雲,你一箇舊黨黨魁,天子不以你過往不恥之行爲罪,屢屢加恩,沒想到你這老匹夫,做下這等喪心病狂惡毒之事,還有顏面在御前大放厥詞!!

莫非仍不知,世道變了!隆安朝,不是景初朝!隆安天子,也不是先帝!”

說罷,也不給瞠目結舌的荊朝雲反駁的機會,轉頭對隆安帝道:“皇上,此案人證物證,乃至賊子密談之時間、地點、何人談話又是如何進行造謠的,御史大夫韓琮那裡記得完整詳實!荊朝雲雖未直接參與其中,可若說他不知內情,卻是天大的笑話!繡衣衛有確鑿的證據,證明何振曾於三日前夜晚,前往佈政坊荊府密議!這是一樁鐵案!!”

此刻,林如海就是一個被惹急了的溫良君子,發出最嚴厲的決裂斥責,毫不留情!

一旁尹後看着他,眼中難掩讚歎。

何謂名臣?

不過如此!

往日裡總覺得林如海有些過於婦人之仁,過於講究體面,下手不夠果決。

今日方見老實人被逼急了後的絕地反擊!

可笑荊朝雲,好不容易得了個起復之機,選誰做筏子不好,非選林如海、賈薔師徒。

以爲賈薔出京了,就好欺負了?

今日才見林如海的手段罷!

最可怕的是,林如海並未從一開始就亮出這些,而是等着荊朝雲發難!

林如海既然知道了荊朝雲背後的晉商,就故意挑出錢莊之策,引得荊朝雲來攻。

環環相套下,荊朝雲一步步走入死局!

端的精彩!

果然如林如海所言,世道變了……

荊朝雲面色一片灰敗,顯然尹後能看出的事,他也想得到。

何振前夜去荊府其實並無密談之事,荊朝雲極善明哲保身之道,從來不爭、不貪,近乎以完人的形象混跡官場。

如果今日不是他一步步被引入死局中,單憑何振入荊府,絕不能將他如何。

可恨,林如海竟如此苦心積慮的設下此計。

大意了,也小覷了林如海這等後輩的陰險果決。

如今他身邊官員大都四散開來,京中勢力被打的四分五裂,倉促間,實力連三成都不到。

關鍵是他沒想到,這個節點隆安天子分明是起了平衡朝中局勢的心思,才重新起復於他,但凡揣摩點聖心,也該知道留着他,否則置天子於何地?

未想此輩們如此大膽,如此果決的想要伏殺於他!

荊朝雲眉頭緊皺,看着臉色鐵青的隆安帝,緩緩道:“皇上是知道老臣品性的,若是老臣想做些甚麼,絕不會等到今日,早在新政之初時就……”

然而不等他說完,林如海就在再度沉聲斥斷道:“正因如此,才顯得你心機陰沉歹毒。荊朝雲,這一日,你等了太長時間了罷?如果不是這次地龍翻身,如果不是皇上以萬金之軀,代社稷、代百萬黎庶受難,你還會等到甚麼時候?鐵證之前,憑你如何狡辯,又能如何?”

“皇上、娘娘,元輔韓彬韓大人、御史大夫韓琮韓大人、文華殿大學士張谷張大人、東閣大學士李晗李大人殿外求見。”

內侍進來,恭敬稟報道。

聽聞此言,隆安帝、尹後的面色都肅然起來。

顯然,今日就是韓彬、林如海、韓琮、李晗、張谷等對荊朝雲,以及景初舊黨的絕殺!

荊朝雲也明白這一點,嘆息一聲後,拜伏在地,同隆安帝道:“皇上,臣知形勢所迫,臣如今說甚麼都無用了。但妖言禍國之事,絕非臣所謀,臣更未想到,會是何振所爲……”

“好膽!你還敢在這巧言令色挑撥離間!”

林如海厲聲喝道:“荊朝雲,你睜大眼睛看看本官!”

荊朝雲轉過去,看向林如海,林如海虛點了點自身的身子骨,逼視着這位三朝元臣,大聲道:“你道本官還有幾日可活?若非滿腔忠心爲皇上,爲社稷,爲新政,本官在府上多苟延殘喘幾日,難道不更好些?本官之心,日月可明,天地可鑑!你這等官鬼實在太可怕了,也太可恨!挑撥人心頑弄手段之惡,當真罄竹難書!”

甚麼叫形勢所逼?

這分明又在往隆安帝心頭扎刺!

說林如海等今日所爲,是在逼宮。

當然,其實也的確是在逼宮。

但林如海此刻硬生生的將這種說法又釘死回去,他都病成這般模樣,逼宮所爲何事?

難道是爲了林家滿門富貴?林家除了他,一個小妾,一個尚未出生的嬰孩,還有甚麼滿門?

所以,無人可罪他逼宮。

眼看着韓彬、韓琮、李晗、張谷步步入內,荊朝雲再無話可說。

今歲也逾七十,萬般雄心壯志,還殘存幾何?

“罪臣別無所求,願盡辭官爵,告老還鄉。望皇上看在臣歷三朝相二帝,略有苦勞的份上,成全罪臣。”

“不可,妖言禍國,當誅!”

“除惡務盡!”

“留不得!”

又是林如海挑頭,必要絕了荊朝雲的生路。

荊朝雲見隆安帝一言不發,忽地哈哈大笑起來,道:“皇上,今日彼輩能逼宮殺老臣,來日就能逼宮皇上。便是皇上在時他們不敢,等後繼之君登基,也不過一傀儡爾!”

【書友福利】看書即可得現金or點幣 還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關注vx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領!

韓彬冷冷道:“如海說的沒錯,你果然是官場妖邪!到了這個地步,仍不忘離間君臣關係,想種禍社稷。也罷,讓你死個明白。便在昨日,我等剛剛定好軍機內閣的規矩,準備今日承奏天子。大學士四年一任,每人不得連任超過兩任。又年歲逾七十者,身體病弱者,皆不可連任,以免耽擱國事。所以,老夫連任不得,如海連任不得。如今四年已去一半,我等頂多在位二年。

荊朝雲,如何,你可死之瞑目否?”

荊朝雲震驚的看着韓彬道:“你們就不怕人亡政息?”

林如海淡淡道:“若靠我等老死於官位上,才能勉力維持住新政,那又有何意義?荊朝雲,你這類人,永遠不懂我輩開闢新政之心。本官嘗聞你素來以張子四言自勉,如今看來,橫渠先生的四言,你怕是讀到狗肚子裡去了!”

韓琮亦道:“若無煌煌磊落之胸襟,又如何能當國之大政?荊朝雲,就憑這一點,你該殺!”

“帶下去罷。”

隆安帝不想再聽這些了,微微擺了擺手,讓人將荊朝雲帶走。

荊朝雲也不再哭求甚麼,起身與隆安帝躬身一揖後,由內侍押出龍舟。

等荊朝雲走後,韓彬一隻手指向龍舟外,道:“皇上,你且聽!”

隆安帝聞言,淡漠的臉上一雙清冷的眼睛看了過來,順着韓彬的手眺望向龍舟外,甚麼也沒看到。

尹後卻忽然神情一變,鳳眸明亮道:“皇上,你聽外面的動靜……”

隆安帝這才側耳傾聽……

“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一道道山呼聲傳進耳中,並且聲音越來越清晰,也越來越浩蕩。

隆安帝的神情漸漸解凍,被逼宮的震怒化解了稍許,他看向韓彬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韓彬看向林如海,道:“你操持的,你來說。”

林如海咳嗽了兩聲後,淡淡道:“皇上,士林裡雖然被何振之流操持着,但他們卻操控不了民意。如今京城百萬民衆都知道,是皇上以龍體擋下昊天上帝降下的災劫,使得神京都城百萬黎庶未在地龍翻身下化爲齏粉。

此非臣一人之言,神京城內外七十二座寺廟和一百零八道觀的主持,都自神佛處得知此事。

另外,受災百姓身上穿着的新衣,都是出自天家內庫,是皇上在從昏迷中醒來第一件過問的事。還有散發下去的糧米,以及兵馬司、步軍統領衙門等幫助受災百姓起新屋,皆是出自聖意。

如此聖君,如此仁君,百姓們豈能不愛?

皇上,此刻無數百姓在寺廟、道觀中爲皇上祈福,皇城外此刻聚集十萬百姓,向上天禱告,我大燕聖君,合該早日康復龍體!

自國朝鼎定以來,從高祖皇帝至皇上,四代帝王中,今以皇上聲望最隆!

此事還會隨邸報傳遍天下。

皇上,咳,這世上,絕無人再能動搖皇上皇權分毫!

咳,咳咳咳……

荊朝雲、何振等跳樑小醜,枉費心機!

臣祝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說罷,叩倒在地。

韓彬等人亦紛紛拜倒,尹後隨之拜倒:“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聽着遙遙傳來的十萬百姓之山呼聲,看着地上皇后、宰輔們的跪拜,隆安帝心中的堅冰,終有了融化之兆。

他最擔憂的,不就是皇權不穩麼?果真有如此崇高之威望,誰又能威脅皇權?

他眸光隱隱波動,叫起道:“都起來罷,朕知諸卿心意,領受了。”

察覺出隆安帝發生的微妙變化,尹後鳳眸微微眯了眯後,含笑起身。

韓彬等也紛紛起身,面上都輕鬆了些。

直到,一衆人發現,林如海清瘦的身體,仍跪伏在那,一動不動。

見此,隆安帝心頭猛地一沉,側過臉看向林如海,張了張口,第二次才發出聲音來:“林愛卿,平身罷。”

韓彬等也變了面色,韓彬看着林如海,抿了抿嘴,道:“如海,皇上叫起了……如海!”

韓琮一步上前,躬身去扶,可哪裡還扶得起,只一碰,林如海清瘦的身軀就倒向一旁,露出一張慘白的臉。

面上,雙目緊閉。

韓琮顫着手,至林如海鼻下探了探,發現已沒了鼻息,登時落下淚來,哽咽喊了聲:“林相啊!”

“愛卿!”

“如海!”

“林相!”

“太醫!!!”

……

PS:本書無悲劇。

第四百四十四章 四人行……第四百七十九章 昏倒第三十三章 織網第二百六十三章 揚眉吐氣第二十五章 禍事上門(加更!)第四百三十六章 開張大吉 (第一更!)第九百一十一章 皇貴妃賦閒第九百四十七章 惡臭第三百五十六章 二太太在教我做事?(第二更!)上架感言第九百八十六章 餵你吃荔枝~第七百八十章 千萬莫要聲張!第一百九十五章 磕頭(求訂閱啊!!)第三百零二章 尹家第六百八十八章 玉樹臨風美少年,攬鏡自顧夜不眠第四百五十七章 激將第六百一十四章 娶妻娶賢!第一百零八章 團圓第八百七十三章 大燕出不了武曌第四百九十章 適可而止第五百九十八章 哎呀,壞了!林姑娘怎麼今兒就回來了?第五百五十三章 王二妹氣絕王子騰第六百五十二章 磐石口渡聚人傑!第四百二十八章 哪有良善的岳家……(第四更!)第五百五十三章 王二妹氣絕王子騰第四百零八章 打秋風第四百三十四章 大燕勳臣中的敗類(第二更!)第五百三十六章 拆皮扒骨第四百五十八章 苦湘雲第二百一十四章 醜聞第四百八十四章 撕破面皮!第二百六十三章 揚眉吐氣第七百二十三章 負荊請罪第七百四十章 壞事了……第九百九十五章 沉甸甸第一百七十一章 熟悉(爲塞外沙塵大盟賀!!)第八百零九章 擊潰韃子大軍,擊殺博彥汗?第七百七十四章 圈府拿人第二百一十九章 撕破面皮第六百九十八章 竇現,莫要給臉不要臉!第九百四十三章 碼頭之亂第七十八章 二嬸嬸第四百三十三章 跋扈 (第一更!)第三百八十九章 呸呸!(第二更!)第一百三十四章 煩事第五百七十八章 鳳兒,你快活的活罷……第六百九十四章 清晨遊園·三人行第五百八十五章 尹皇后:賈薔果真是個好的!第一百六十七章 善良 (爲多炮塔的遼河賀!)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母心第五百五十五章 無事獻殷勤!第七百零七章 小風波第七百三十九章 獨釣寒江雪第六百零八章 貪婪者的狂歡第三十章 寧王第四百六十三章 卑劣無恥第二百六十章 交換,鳴冤第二百七十三章 誰來修園子?第九十八章 逃出第五百三十二章 奪妻之恨,殺子之仇第九十二章 悲傷第二百一十三章 來日方長第二十三章 賈芸第九百零二章 大燕皇家錢莊第二百二十六章 猙獰第三百零一章 喜信第五百零三章 紅顏未老恩先絕第九百四十八章 生死兇威第三百三十四章 重頭戲 (第二更!)第三百八十六章 原不該如此 (第四更!!)第一百二十六章 太難了第十六章 賓客盡歡(求收藏,求推薦)第四百七十二章 過日子第三百章 斷個乾淨!第一百九十七章 斬草除根(求訂閱!)第八十一章 自省第九百七十七章 馮淵案,復案!第一百三十七章 崩塌(第三更!)第六百零三章 懼內第七百四十章 壞事了……第六百二十六章 銀鞍白馬,貴比王侯第五十二章 贈書第五百九十章 賈薔,本王殺了你!第八百五十七章若今天變,汝能自保否?第二百八十八章 斷官司第八百二十二章 閤家歡第二百零七章 二叔 (加更!求月票啊!)第六百六十一章 再回榮慶堂……第五百六十章 致命一擊第二百二十九章 青石壩碼頭第一百五十章 銀匱第九百五十八章 絕戶計第五百九十一章 皇后娘娘,臣是正經人!第六百八十三章 敵人的反擊第四百一十三章 踏平 (第二更!)第四百一十一章 損失慘重第四百二十章 託付第五百一十二章 捅了馬蜂窩第八百三十二章 祝娘娘佳節安樂……第八百章 天下興亡,與商賈何干?
第四百四十四章 四人行……第四百七十九章 昏倒第三十三章 織網第二百六十三章 揚眉吐氣第二十五章 禍事上門(加更!)第四百三十六章 開張大吉 (第一更!)第九百一十一章 皇貴妃賦閒第九百四十七章 惡臭第三百五十六章 二太太在教我做事?(第二更!)上架感言第九百八十六章 餵你吃荔枝~第七百八十章 千萬莫要聲張!第一百九十五章 磕頭(求訂閱啊!!)第三百零二章 尹家第六百八十八章 玉樹臨風美少年,攬鏡自顧夜不眠第四百五十七章 激將第六百一十四章 娶妻娶賢!第一百零八章 團圓第八百七十三章 大燕出不了武曌第四百九十章 適可而止第五百九十八章 哎呀,壞了!林姑娘怎麼今兒就回來了?第五百五十三章 王二妹氣絕王子騰第六百五十二章 磐石口渡聚人傑!第四百二十八章 哪有良善的岳家……(第四更!)第五百五十三章 王二妹氣絕王子騰第四百零八章 打秋風第四百三十四章 大燕勳臣中的敗類(第二更!)第五百三十六章 拆皮扒骨第四百五十八章 苦湘雲第二百一十四章 醜聞第四百八十四章 撕破面皮!第二百六十三章 揚眉吐氣第七百二十三章 負荊請罪第七百四十章 壞事了……第九百九十五章 沉甸甸第一百七十一章 熟悉(爲塞外沙塵大盟賀!!)第八百零九章 擊潰韃子大軍,擊殺博彥汗?第七百七十四章 圈府拿人第二百一十九章 撕破面皮第六百九十八章 竇現,莫要給臉不要臉!第九百四十三章 碼頭之亂第七十八章 二嬸嬸第四百三十三章 跋扈 (第一更!)第三百八十九章 呸呸!(第二更!)第一百三十四章 煩事第五百七十八章 鳳兒,你快活的活罷……第六百九十四章 清晨遊園·三人行第五百八十五章 尹皇后:賈薔果真是個好的!第一百六十七章 善良 (爲多炮塔的遼河賀!)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母心第五百五十五章 無事獻殷勤!第七百零七章 小風波第七百三十九章 獨釣寒江雪第六百零八章 貪婪者的狂歡第三十章 寧王第四百六十三章 卑劣無恥第二百六十章 交換,鳴冤第二百七十三章 誰來修園子?第九十八章 逃出第五百三十二章 奪妻之恨,殺子之仇第九十二章 悲傷第二百一十三章 來日方長第二十三章 賈芸第九百零二章 大燕皇家錢莊第二百二十六章 猙獰第三百零一章 喜信第五百零三章 紅顏未老恩先絕第九百四十八章 生死兇威第三百三十四章 重頭戲 (第二更!)第三百八十六章 原不該如此 (第四更!!)第一百二十六章 太難了第十六章 賓客盡歡(求收藏,求推薦)第四百七十二章 過日子第三百章 斷個乾淨!第一百九十七章 斬草除根(求訂閱!)第八十一章 自省第九百七十七章 馮淵案,復案!第一百三十七章 崩塌(第三更!)第六百零三章 懼內第七百四十章 壞事了……第六百二十六章 銀鞍白馬,貴比王侯第五十二章 贈書第五百九十章 賈薔,本王殺了你!第八百五十七章若今天變,汝能自保否?第二百八十八章 斷官司第八百二十二章 閤家歡第二百零七章 二叔 (加更!求月票啊!)第六百六十一章 再回榮慶堂……第五百六十章 致命一擊第二百二十九章 青石壩碼頭第一百五十章 銀匱第九百五十八章 絕戶計第五百九十一章 皇后娘娘,臣是正經人!第六百八十三章 敵人的反擊第四百一十三章 踏平 (第二更!)第四百一十一章 損失慘重第四百二十章 託付第五百一十二章 捅了馬蜂窩第八百三十二章 祝娘娘佳節安樂……第八百章 天下興亡,與商賈何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