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三章 林如海,你要與朕一個解釋!

皇家西苑,海子龍舟上。

林如海輕提袍裳前擺,步入內殿。

其形容清癯,目光溫潤,兩鬢霜白。

相較之下,周身雍貴的荊朝雲,雖多了些威儀,卻也多了許多流俗之氣。

林如海請安罷,清咳了幾聲。

就面色而言,他甚至還不如隆安帝。

拄着拐,起身平緩,看得出,對於朝政,他如今也是在勉力爲之。

太醫院內關於林如海的病情醫案,是隆安帝每日必看的卷宗之一。

“愛卿,保重身體啊。”

饒是心有忌憚,可是看着林如海的情形,隆安帝仍嘆息一聲後勸慰道。

除卻林如海外,這句話都是其他人對隆安帝說的。

林如海聞言笑了笑,道:“不礙事,總能堅持到,陛下龍體康復。世事雖多艱,只當好事多磨罷。”

尹後在一旁笑道:“怪道皇上總是誇林大人溫潤如玉,是朝臣中少見的君子。”

林如海慚愧笑道:“哪裡還是甚麼君子,近來不知捱了多少罵,名聲和臣那個弟子差不離兒了。權奸師徒的名號,怕是要等到蓋棺定論時才能去了。”頓了頓,他看向隆安帝問道:“皇上急召臣來,可是有甚麼要緊事?”

隆安帝一時間,忽然有些難以啓齒,不過身下的麻木,讓他又漸漸冰冷下來,手臂微微擡起,指了指荊朝雲,道:“荊愛卿有事商議。”

【看書領現金】關注vx公 衆號【書友大本營】 看書還可領現金!

林如海看向荊朝雲,荊朝雲一直審視着林如海。

此人雖不聲不響,可是這二年來栽倒在他手裡的景初舊臣,絕不比韓彬等人少。

他落了個官場君子的名聲,可他那弟子,恍若瘋狗,撕碎了多少人?

着實狠辣陰毒!

荊朝雲面色紅潤,官儀頗佳,看着林如海笑着將欽天監新任監丞張道子關於修園子一事說了遍。

林如海沉吟稍許道:“該修。無論皇城的風水如何,園子都一定要修。皇上,若時光能倒流,臣等砸鍋賣鐵,也要爲皇上修一座萬園之園。未修此園,爲臣等平生最大之憾事。莫說臣,連元輔、御史大夫等從來最是尚儉之人,都因此事悔恨多時。臣等之罪,萬死難贖。”

看着形容隱隱有些激動的林如海,隆安帝心中好受了稍許,不再爲修園子而感到隱隱的不安了。

皇城,他是決計不願再去住了……

隆安帝問道:“今年國事艱難,戶部可有餘銀?”

林如海搖頭道:“戶部沒甚餘銀了……”

隆安帝聞言,臉色一下鐵青起來,就聽林如海繼續道:“但臣會想法子的,此事,爲頭等大事,絕不會耽擱了。”

隆安帝道:“你身上擔了那麼些事,此事就不必多操勞了。正好,荊愛卿想出了一良策。”

林如海笑道:“荊大人歷三朝,相二帝,對新政也有大功。與荊大人相比,連半山公都是下官。荊大人想出的良策,必是極好的法子。臣洗耳恭聽。”

隆安帝對於林如海的品性,當真是沒有任何挑剔之處。

若非身子骨着實太差,性格又有些過於處處謙卑,可謂是完美的臣子了。

不過,身子太差,也有太差的好處。

至少眼下,仍可以放心大用。

荊朝雲將他的“良策”說了遍後,在訴說時,隆安帝、尹後都靜靜的觀察着林如海的神情變化,原以爲他會動怒,卻未想到,他神情始終淡然,聽到最後,竟是笑了出來,於隆安帝道:“不想與臣之想法,大同小異。不過,比臣之預設老成一些。”

隆安帝聞言怔了怔,荊朝雲的眼角卻抽了抽,問道:“不知林大人所想之策是……”

林如海道:“倒也不算皆是我的主意,主要還是賈薔。”

又是一樁意料之外的事……

荊朝雲微微眯了眯眼,道:“寧國公,想孝敬建園子的銀子?”

林如海搖了搖頭,道:“我是說錢莊之事,咳咳。”清咳了兩聲後,林如海看向隆安帝道:“皇上可還記得大燕皇家錢莊的股本是多少?”

隆安帝聞言,若有所思道:“是,一億兩白銀?”

林如海頷首道:“正是,而天家獨佔六成,股本算作六千萬兩。皇上,您可知爲何天家不出一文,卻能佔據如此巨大的股本?要知道,國庫一年也不過三千萬兩的進項。”

隆安帝道:“是賈薔的孝心,還是皇家兩個字的分量?”

林如海笑道:“皇上英明,正是皇家兩個字的分量。皇上,這絕非只是尊榮,而是實打實的銀子。用賈薔的話來說,這六千萬兩還只是最初的作算,越往後,家底越厚,股本也越厚。”

以荊朝雲的城府,此刻都着實忍不住了,道:“林大人,寧國公之言,何異於癡人說夢?這種話,他年歲小在皇上面前誇誇海口也就罷了,林大人如今暫掌天下大權,又豈能在御前說這等荒誕之言?”

“荒誕之言?”

林如海涵養極好,若是賈薔在這,怕是早就冷嘲熱諷開罵了,林如海卻只是笑了笑,道:“荊大人莫急,且聽我說完,自有分曉。”

林如海同隆安帝道:“皇上,賈薔之意,錢莊之用,若是用的好,於百姓有莫大的便利,其中又有莫大的利益。旁的不說,只提銀票的貨幣性質,就註定了那是一座用之不竭的金山!”

“貨幣?”

隆安帝皺眉問道。

尹後在一旁,卻是若有所思起來。

論起聰慧,她不在世間任何人之下。

林如海道:“正是,貨幣!能夠發行銀票,等同於發行貨幣的權力。賈薔說,他之所以將六成股,算上宗室甚至在七成以上的股本都歸於皇族,又懇請皇上從戶部、大理寺、蘭臺御史調官員坐鎮錢莊,就在於這個發行貨幣之大權,堪稱一國一朝之命脈,豈敢握於私人之手?”

荊朝雲已經察覺出不對了,皺眉沉聲道:“林相,未免過於危言聳聽了罷?錢莊縱有些許便利,也不過便利些許商賈,談何鑄幣權?”

民間擅自鑄錢者,等同於謀逆,是要抄家滅族的!

這等大權,只能在朝廷手中。

林如海將銀票等同於銅錢,其心可誅!

林如海擺手道:“荊大人放心,雖然外面罵我吃相難看,卻也不會想着以此去覆滅各地錢莊,那會出大亂子的。”

荊朝雲聞言心中稍安,卻還是搖頭道:“此事務必要說清楚,不然傳了出去,天下必然人心惶惶,憑生禍端。”

林如海微笑道:“荊大人言重了,眼下的錢莊,不過是便利商賈罷了,談不到甚麼禍端。”

說罷不再辯論,同隆安帝道:“過去的事,可以不計較,但往後,卻不能再放縱。皇上,此絕非臣言過其實。錢莊的銀票眼下分五十兩、一百兩、五百兩和一千兩四等。所以對尋常百姓而言,不算甚麼。畢竟絕大多數百姓,日常都只用銅錢,連銀子都用的少,一生也見不到五十兩、一百兩銀子的鉅額財富。但如果錢莊發行一兩、二兩、五兩、十兩,乃至發行更小額些的銀票,這些小額銀票能在商鋪貨棧裡買貨物……這和鑄幣又有甚麼分別?就臣所知,大燕皇家錢莊,就有此打算。

這類做法的好處就是,天下再無缺錢之憂。更大的好處,在於消除火耗,可以極大的減少百姓負擔!而錢莊所生利錢,皇上根本不可能用完,可設天家養廉銀子,發放與天下官員,高薪養廉。如此,也讓他們知道,天恩深重,皇恩浩蕩!

皇上,這等大權,絕不容輕易操持於商賈之手,是要出大亂子的!”

不等臉色凝重的荊朝雲開口,隆安帝就問道:“愛卿準備如何處置?”

林如海道:“民間錢莊想繼續開設下去,就必須要行兩條路數。其一,向皇家錢莊交付一筆足以應付私人錢莊生亂時可安撫動盪的預備金,此金額數目皇家錢莊交付的是六千萬,民間錢莊只需十一即可,也就是六百萬。並且錢莊賬目要對朝廷完全開放,戶部、大理寺、御史臺還有繡衣衛、中車府,每年都要清查一回。

其二,民間錢莊不得私自印製銀票,所需銀票,皆需由皇家錢莊來印製,而後發放至各錢莊流通使用。私自印發銀票等同於私自鑄錢,是絕不允許的大罪!”

一家六百萬……

天下有多少錢莊?

別的不說,晉商商幫中就有八大錢莊,果真一家交六百萬,都快抵得上一年國庫進項了!

而不準私自印刷銀票,更是等同於掘了他們的祖墳……

荊朝雲斬釘截鐵道:“林大人此爲與民爭利,士林百姓絕不會同意。”

林如海呵呵笑道:“士林不會不同意,不同意的只是受晉商豢養的文賊。百姓更不會不同意,因爲受益的終將是百姓。

荊大人,我知道老相爺與晉商關係向來交好,勞老相爺與他們帶句話。若不想交太多銀子,就將商號合併。

八大錢莊合併成一家,這樣他們只交一份保證金就足矣。皇家錢莊發行銀票時也省心些,發行那麼多銀票做甚麼?朝廷管理起來也不便利。

且八家合一,股本深厚,等閒不會出事,朝廷也放心些不是?”

說罷,不再看面色鐵青的荊朝雲,轉頭對隆安帝道:“皇上,此策臣思慮良久,也或是臣爲宦生涯中,與皇上所出的最後一策。此法操持的好,天家再無缺銀之憂,天下黎庶必感皇恩深重,天下官紳歲歲得養廉之銀,也會感念君父慈恩。皇上,此法可固皇權萬年!”

隆安帝怔怔的看着眼中隱隱帶有血絲的林如海,輕聲喚了聲:“愛卿……”

荊朝雲見之心中驚怒,他的根基就是晉商。

景初朝臣中,數他最爲清廉,因爲他根本不用去貪,晉商孝敬給他的銀子,他就用之不竭。

如今最富有的十大晉商中,有四位都是他的門人。

有銀子未必能成爲大官,但當了大官後手中若握有足夠的可支配財富,那就等於開了掛一般。

便是新政到這個地步,不斷更換官員,可荊朝雲始終穩坐不動。

就憑藉銀子發揮的作用,十個新黨官員裡,至少有三個是他的人。

而這三個人在他的官網扶持下,很容易就能升至高位。

論起做官的手段,論起結黨佈局的本事,韓彬、林如海等都不是他的對手!

但是,如果斷了晉商最大的財路,就等於斷了他的根本,荊朝雲如何肯答應?

看着隆安帝和林如海一對離死都不遠的君臣此刻竟又君臣相得起來,荊朝雲面色不變,微笑道:“林大人,此法或爲良策,可是想真正鋪開辦成,非十年光陰不能也。十年或許都說少了些,真正到做州縣皆設錢莊,連百姓交納稅賦都用銀票,怕是沒有三十年的光景,絕辦不到。”

聽聞此言,隆安帝如兜頭潑下一盆涼水。

十年,三十年?

他還能活三年?!

眼見隆安帝眼神緩緩變得冰冷,林如海卻呵呵笑了笑,道:“是啊,非二三十年功而不得行。但是,眼下不就是想修個園子麼?即便只六百萬兩,也足以給皇上修一座萬園之園!修好園子,皇上搬進去避喧聽政,受龍脈滋養,誰說就不能萬歲萬萬歲?”

荊朝雲沉聲道:“林大人,原本如今非老夫執政,許多事老夫不願多嘴。可是卻着實看不下去,爾等如此欺瞞君王!”

林如海奇道:“不知老相爺何出此言?”

荊朝雲聲量提高喝道:“何出此言?如今外面沸沸揚揚妖言四起!都道皇上此遭劫難,是因遭受奸臣蠱惑,獲罪於天,故而無所禱也!不然,爲何偏偏只養心殿坍塌,爲何只天子罹遭此難?寧國公賈薔分明已經進宮預警了,卻仍逃不過此劫,非天意又是甚麼?此刻你又出此等與民爭利,盤剝苛刻的法子,豈不讓天子愈發遭人非議?你想讓青史之上,如何書些皇上的功過?”

隆安帝聞言,臉色陡然變化,他心中最畏懼的事情,終於發生了。

他雙眸銳利森然的看向林如海,沉聲道:“此等妖言,朕爲何絲毫不知?林如海,你要與朕一個解釋!”

……

第三百二十八章 小姑姑(第五更,求訂閱!)第六百八十六章 尤三姐:你可做個人罷……第六百九十五章 子瑜之難第一百一十三章 促狹第九百六十四章 二位賢妻~第七百五十九章 林如海:這不忠不孝之子……第五百二十八章 不要讓秦氏受委屈第八百一十三章 封國公!第四百九十八章 太狠 (第三更!)第八百五十六章 李暄的腦袋被他大哥打大了第三十六章 奇遇第五百二十九章 醜聞第一百七十八章 來信第七百三十一章 和賈家聯姻?第九百五十六章 醒來第三百章 斷個乾淨!第九百一十六章 朕給他這個體面第一百三十五章 麒麟兒 (求首訂!)第一百九十章 風起第八百四十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第六百九十四章 清晨遊園·三人行第九章 警示第三百八十章 菊月樓風波 (下)第七百八十八章 不……滾!第九百一十七章 歌舞昇平夜,提刀殺人時第一百一十章 賢后第十二章 肉香第一百七十五章 不與人做刀第六百八十三章 敵人的反擊第一百一十一章 白蛇第二百零四章 深意第九十二章 悲傷第五百七十二章 悶聲發大財第四百一十章 雷劈第八百一十七章 九綵鳳凰與牧童戲牛第一千零六章 成長第三百七十九章 菊月樓風波(中)第三百三十六章 好險!(第四更!求訂閱!)第八百二十三章 林如海:你的時間不多了……第一百一十八章 “慈愛”第五百四十章 福耶?禍耶!第八百四十五章 入幕之賓第四百零四章 道之所在,雖千萬人吾往矣第一百零四章 求參第六百一十八章 二騎入神京……第二百零三章 心情大壞第七百一十五章 襲人失蹤第三百七十二章 林姐夫第八百八十四章 隆安帝:皇后待賈薔,是不是過於厚愛了?第六章 舊事第五百六十四章 請二嬸嬸來東府幫幾天忙第五百九十四章 大祝壽?不行第二百六十八章 殺!殺!殺!(加更!)第四十五章 相嫌第六百九十五章 子瑜之難第二百零二章 寶琴第八百八十九章 儘想美事!第四百六十六章 賊船(第三更!)第七百七十八章 摘桃第六百九十二章 寧侯慢走,娘娘有請!第二百九十二章 辭官讓爵第九十八章 逃出第二百三十八章 明快第七百八十二章 誤入藕花深處……第九百三十三章 三省調兵之權第五十三章 但爲君故第六百八十三章 敵人的反擊第四百六十七章 同歸於盡第四百七十三章 話家常第二百二十七章 來信第八百零二章 亂時當用重典,殺!第七十八章 二嬸嬸第八百三十四章 早晚讓你哭着求饒!第七百六十一章 花開當折直須折!第五百一十一章 無故之仇第三百一十章 長樂郡主第六百七十二章 賈薔:這操勞的人生,何時是個頭啊……第四百二十四章 登門相求(第三更!)第七百八十七章 不速之客第十三章 膽氣第二百零九章 借我一用第九百二十一章 機關算盡,反誤了……第四百六十九章 事了 (第三更!)第八百二十三章 林如海:你的時間不多了……第五百七十四章 寶玉實慘,金釧歸寧第九百七十二章 大局已定第一百二十九章 沾染不得第八百二十九章 元妃歸寧!(新年好!!)第四百一十一章 損失慘重第二百七十二章 晴雯去哪了第七百一十八章 林如海:竇現失德,當罷免之!第七百九十二章 生了第三百二十二章 林妹妹初入寧國府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份第二百三十八章 明快第四百一十六章 捉姦(第五更!求訂閱!)第一百四十九章 磊落第七百三十章 當着賈薔的面,再打一回!第一千零六章 成長第九十章 半山公
第三百二十八章 小姑姑(第五更,求訂閱!)第六百八十六章 尤三姐:你可做個人罷……第六百九十五章 子瑜之難第一百一十三章 促狹第九百六十四章 二位賢妻~第七百五十九章 林如海:這不忠不孝之子……第五百二十八章 不要讓秦氏受委屈第八百一十三章 封國公!第四百九十八章 太狠 (第三更!)第八百五十六章 李暄的腦袋被他大哥打大了第三十六章 奇遇第五百二十九章 醜聞第一百七十八章 來信第七百三十一章 和賈家聯姻?第九百五十六章 醒來第三百章 斷個乾淨!第九百一十六章 朕給他這個體面第一百三十五章 麒麟兒 (求首訂!)第一百九十章 風起第八百四十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第六百九十四章 清晨遊園·三人行第九章 警示第三百八十章 菊月樓風波 (下)第七百八十八章 不……滾!第九百一十七章 歌舞昇平夜,提刀殺人時第一百一十章 賢后第十二章 肉香第一百七十五章 不與人做刀第六百八十三章 敵人的反擊第一百一十一章 白蛇第二百零四章 深意第九十二章 悲傷第五百七十二章 悶聲發大財第四百一十章 雷劈第八百一十七章 九綵鳳凰與牧童戲牛第一千零六章 成長第三百七十九章 菊月樓風波(中)第三百三十六章 好險!(第四更!求訂閱!)第八百二十三章 林如海:你的時間不多了……第一百一十八章 “慈愛”第五百四十章 福耶?禍耶!第八百四十五章 入幕之賓第四百零四章 道之所在,雖千萬人吾往矣第一百零四章 求參第六百一十八章 二騎入神京……第二百零三章 心情大壞第七百一十五章 襲人失蹤第三百七十二章 林姐夫第八百八十四章 隆安帝:皇后待賈薔,是不是過於厚愛了?第六章 舊事第五百六十四章 請二嬸嬸來東府幫幾天忙第五百九十四章 大祝壽?不行第二百六十八章 殺!殺!殺!(加更!)第四十五章 相嫌第六百九十五章 子瑜之難第二百零二章 寶琴第八百八十九章 儘想美事!第四百六十六章 賊船(第三更!)第七百七十八章 摘桃第六百九十二章 寧侯慢走,娘娘有請!第二百九十二章 辭官讓爵第九十八章 逃出第二百三十八章 明快第七百八十二章 誤入藕花深處……第九百三十三章 三省調兵之權第五十三章 但爲君故第六百八十三章 敵人的反擊第四百六十七章 同歸於盡第四百七十三章 話家常第二百二十七章 來信第八百零二章 亂時當用重典,殺!第七十八章 二嬸嬸第八百三十四章 早晚讓你哭着求饒!第七百六十一章 花開當折直須折!第五百一十一章 無故之仇第三百一十章 長樂郡主第六百七十二章 賈薔:這操勞的人生,何時是個頭啊……第四百二十四章 登門相求(第三更!)第七百八十七章 不速之客第十三章 膽氣第二百零九章 借我一用第九百二十一章 機關算盡,反誤了……第四百六十九章 事了 (第三更!)第八百二十三章 林如海:你的時間不多了……第五百七十四章 寶玉實慘,金釧歸寧第九百七十二章 大局已定第一百二十九章 沾染不得第八百二十九章 元妃歸寧!(新年好!!)第四百一十一章 損失慘重第二百七十二章 晴雯去哪了第七百一十八章 林如海:竇現失德,當罷免之!第七百九十二章 生了第三百二十二章 林妹妹初入寧國府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份第二百三十八章 明快第四百一十六章 捉姦(第五更!求訂閱!)第一百四十九章 磊落第七百三十章 當着賈薔的面,再打一回!第一千零六章 成長第九十章 半山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