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八章 生死兇威

武英殿。

地龍翻身對出殿造成的影響,竟是最小的。

除了已經收拾齊整的滿地狼藉外,宮殿連條裂縫都沒有。

此刻,自龍帳出來的林如海、韓琮、張谷、李晗四人來至此,面見元輔韓彬。

林如海臉色凝重,韓琮、張谷、李晗更是不加遮掩的面帶擔憂,神情晦暗不明。

便是韓彬,在得知方纔金帳中發生的事後,也神情肅穆目光深沉。

他們這些人,便是遭遇天大的禍事也不怕,都自信有足夠的心性和手段度過難關。

唯有,帝王身上出現的變故,會讓他們束手無策,這突如其來的災難,也着實令他們措手不及。

“倒也不必太過擔憂,邃庵公方纔的一方直面諫言,皇上還是聽了進去的。再者,天子乃聖君,心存偉志,一步步熬至今日,不會輕易被傷痛打垮。”

林如海輕聲寬慰道。

士氣着實太低落了,便是好事多磨,他們遭遇的挫折磨難,也太多了些。

而眼下所遭遇的,是他們這些被景初舊臣稱爲新黨中人,有史以來遇到的最大的難關。

“荊朝雲,要出山了。”

韓彬一直未開口,甫一開口,便是石破天驚之言。

荊朝雲何人也?

景初舊臣之魁首,便是此刻,門生故吏依舊遍佈天下。

而且,他始終佔據着軍機處一席之位,數次上書乞骸骨,隆安帝都未放他離去。

原是準備困住他,一點一點將他的黨羽削盡,儘量減少動盪。

但誰又能想到,今日之變故?

隆安帝若是康健之人,那自不必多說,甚麼難關都不怕,君臣齊心,萬重高山也終成平地。

可眼下……

隆安帝成了一個癱瘓的廢人,時刻遭受巨大的痛苦,甚至用上了阿芙蓉……

前朝所記吸食阿芙蓉之人的下場,他們誰人不知?

更不用說,一個當着軍機大臣,失禁便溺的天子,顏面何存?

這個時候,君臣之間再難復先前之信任。

隆安帝所想的,也不會再以天下黎庶爲先,而是要以皇權穩固爲先。

所以,新黨,要有人來抗衡!

除了荊朝雲,誰還能抗得住韓彬、林如海、韓琮這般巨擘人物?

唯有荊朝雲。

張谷長嘆息一聲,晦暗道:“元輔,新政還有望否?”

韓彬瞪眼喝道:“公瑾何出此等敗志之言?皇上會不會更改志向,要看我等到底如何操持朝政!我等所爲有成,則新政有望。若連我等都輕易言棄,則新政必敗!”

張谷默然,李晗輕聲道:“元輔,今時外面已經有傳言,此等天災,乃新政之禍。新政乃孽政,故獲罪於天,無所禱也。”

韓彬聞言面色大變,厲聲道:“這等誅心妖言,絕不允許傳散!”

說罷,看向林如海道:“如海,此事你親自盯着,發現一起查處一起,不可大意!這謠言不僅要將我等置之死地,更是直接指向天子!”

獲罪於天的天子,那還叫天子麼?!

林如海亦是面色肅煞,點頭道:“果然,一逢大亂,牛鬼蛇神就都跳出來生事了。只是,未免太過不自量力了些。”

韓彬沉聲道:“老夫相信你的手段,如海,朝事你多費些心,老夫這段時日,多往天子處走走,多與皇上開解開解。此事,比甚麼都重要。另外,你書信一封與賈薔,讓他務必多弄些糧食回來,多多益善!今年,無論如何都要熬過去!”

林如海應下後,韓琮開口問韓彬道:“元輔,皇上未立皇子監國,而是由皇后唸誦奏摺,代皇上硃筆批閱。縱然有擔心諸皇子難當大任之憂,可是若開了後宮干政之始,絕非國之幸事。”

這又是一樁棘手的事,韓彬眉頭擰在一起。

林如海思量稍許,緩緩道:“邃庵,皇后賢德溫莊,乃世之賢后也。由她代天子掌印批閱,未必是件壞事。”

此言並非沒有道理,換作皇子監國,當頭第一自然就是大皇子寶郡王。

若是李景監國……執拗起來怕是能讓幾個軍機大學士拿頭撞牆。

自負到那等地步的人,少見。

換做李時的話……

雖然當下李時口口聲聲站在新政這邊,但其心性又如何能瞞得過韓彬、林如海等當朝巨擘的眼睛?

李時骨子裡,仍是對太上皇那一套頂禮膜拜。

隆安帝縱然起復荊朝雲,也不過是爲了平衡朝局勢力,不至於天子被架空,後繼之君成爲傀儡。

可李時若上位,荊朝雲勢必會被大用,遭罷黜的景初舊臣,更是會一個一個的歸位,新政勢必毀於一旦。

李暄……就不必多提了。

韓琮卻搖頭道:“林相,再艱難,對於武、呂之禍,也要防患於未然。”

林如海笑道:“何至於此?今時今日,又豈是漢唐可比?皇后娘娘賢德,也未曾結交過外臣。”

韓琮沉默稍許,心道皇后是沒結交過外臣,可她卻結交了賈薔,賈薔背後牽扯的勢力,連軍機處都不得不謹慎對待,又何談沒有結交過外臣?

只是韓琮又明白,眼下他們幾人最是需要團結安定的局面,不然新政必敗,新黨必亡。

因而他只道了句:“所以,要防範於未然。”

韓彬搖頭道:“眼下還不當緊,皇上又非神智不明,皇后代持硃筆,聖意仍來自皇上。大夫,且先熬過今年這關罷。”

韓琮緩緩頷首,不再多言。

諸軍機正議到此處,卻見有軍機處行走前來通告:“方纔養心殿派了內侍出宮,前往佈政坊荊府。”

聽聞此言,諸人無不發出一聲長嘆。

多事矣。

這一刻,林如海心中卻開始慶幸,早一日讓賈薔離京南下。

遲一日,或許就走不脫了……

更慶幸,賈薔早在二年前,就開始爲今日做準備。

君之視臣如手足,則臣視君如腹心。

君之視臣如犬馬,則臣視君如國人。

君之視臣如土芥,則臣視君如寇仇!

亞聖之言,甚是!

天子歷生死而心性轉變,他林如海,亦是歷經過生死之人!

……

神京東城,十王街。

恪榮郡王府,書房。

李時滿臉慚愧的與三位清客致歉道:“小王前些時日怠慢了三位先生,誤信了無能之輩,導致一步錯,步步錯,淪落今日地步。還望三位先生不計前嫌,再爲孤王出謀劃策。”

先前李時因爲身邊不斷有人來投,有人好大名聲,在清流士林中更是被比作“臥龍”“鳳雛”。

再加上隆安帝警告,讓他離那些僧不僧道不道的妖人遠一些,莫要墮入下流。

所以就疏遠了府上三人。

可他沒想到,“臥龍”“鳳雛”之流會廢物到這個地步,手把手教着讓他將一手好牌打成稀爛。

他原本還以爲,他是隆安帝心中唯一的儲君人選,不會出現變故。

縱然先前出現過一些差錯,也於大局無礙。

到今日隆安帝醒來直接將監國大權託付於尹後,而非皇子時,他才登時醒悟過來。

原來遠非如此!

三位清客自然不會真的怪罪李時的怠慢,除了此地,三人也無處售賣他們的屠龍術。

彼此看了眼後,三人中智謀最高者慈恩大師同李時道:“先前之事就不必多說了,眼下極要緊的,就是王爺要儘快修復在皇上心中的印象。”

李時忙道:“大師,孤王該如何去做?是否要示好林如海和賈薔師徒?如今此師徒二人權傾朝野,炙手可熱……”

話未說完,慈恩大師,秋池先生和理連先生三位幕僚就齊齊色變,一起擺手道:“萬萬不可!”

李時見之,臉上笑容凝滯,不解的看向三人。

秋池先生性急些,道:“林、賈師徒看似烈火烹油、鮮花着錦,實則已到了十死無生的絕路上。皇上若龍體康健,還能多容他們幾年,總要等新政大行天下後。可如今這個局勢,實看不出他們的生路何在。最多熬過今年,糧荒之威解除後,必會動手!”

李時聞言目光隱隱駭然,不解問道:“這又是何故?”

理連先生緩緩道:“一是爲了防範,皇后坐大。誰都看得出,皇后從不結交外臣,唯獨對賈薔,寵愛不亞於皇子。而賈薔背後牽扯太多,太大。皇后只要將賈薔握在手心,其勢力就不容小覷。二來,賈薔此子着實膽大包天!不止對王爺不敬,便是對寶郡王,也沒幾分敬意。二皇子、三皇子之死,更是與他有直接的關係。再加上此子的確能爲過人,天生奇才,可越是這樣,皇上就越容不下他。連皇上對掌控這樣的臣子都覺得吃力,會放心留下他給後繼之君?一定會在皇上還有精力有把握下手的時候,除去他!

所以我斷定,賈薔回京之日,便是其遭難之始!等到熬過今歲艱難,賈薔必死!”

李時聞言,倒吸了口涼氣,道:“那林如海……”

慈恩大師緩緩道:“林如海,國士也。應該,能落個善終。只是,或許會成爲逼賈薔發瘋的棋子……若老衲沒猜錯的話,荊朝雲,該起復了。”

話音剛落,就聽門外有心腹侍衛緊急求見。

李時叫進後,就聽心腹侍衛報道:“王爺,宮裡派人去了佈政坊荊府。”

……

運河之上。

過了津門後,沿途繁華落去,至夜幕時,兩岸漸漸看不到燈火。

賈家樓船上,休息了一夜加一個白天的女孩子們,此刻卻都精神抖擻起來。

一起聚在三樓大廳內頑笑。

真的太愜意了……

尋常北地百姓人家一生也難見一回的瓜果,席面上有之。

南菜北餚,山珍美味,更是應有盡有,隨意享用。

地上鋪着厚厚的地毯,如香菱、小角兒、小吉祥還有十二小戲官裡性子活潑些的,都是打着赤腳跑來跑去。

處處歡聲笑語。

眼看過了子時,也無人想着回房睡覺。

這時,卻見賈薔和尹子瑜一道自房中出來,先與黛玉笑了笑後,拍手讓衆人看了過來,笑道:“今兒晚上有節目,大家都到窗邊,打開窗戶瞧着。不過臥房的窗子要先關緊了,一扇也不能打開。有開窗的都去關窗,都去檢查檢查。”

如晴雯、紫鵑、翠墨、鶯兒、司琪、金釧等一大羣丫鬟紛紛回房檢查關窗,稍許而回,都十分期待的看着賈薔。

賈薔又呵呵笑道,將廳堂上的窗子全部打開。

黛玉啐笑了聲:“大晚上的,仔細染上風寒。”

賈薔又忙讓衆丫鬟取來大氅斗篷來,給諸姊妹披戴好。

他和子瑜一併走到黛玉跟前,三人並立。

其他女孩子們也都站在窗前,期待着發生甚麼。

待所有人都站定後,賈薔拇指、食指圈起放入口中,猛吹一聲,發出一道清脆高亢的哨聲。

隨即,衆女孩子們只聽“砰”的一聲,繼而看到一道“火焰”忽然沖天而起,“咻”的一聲,升至最高處後,又“啪”的一聲炸開……

“哇!!!”

“老天爺!!”

“嗚……哇~~~”

一道道極盡抒情的驚歎聲此起彼伏,連李紈都顧不得大嫂子的形象,如女兒家一般提着裙角小跑到窗邊,仰頭看着漫天“繁星”。

然而這還只是第一道,隨後,只聽“砰砰砰”三聲,三道“火焰”沖天而起,火光劃破夜空,升至最高處後,“啪”“啪”“啪”的三聲,整個夜空都被無數星星點點五彩繽紛的色彩填滿。

莫說那些小姑娘激動的一個個發出一陣陣無意識的尖叫,賈薔身旁的黛玉和子瑜,眼中都綻放起明亮的光芒,怔怔的看着天上的焰火。

多麼希望,此時此景,能就此定格……

賈薔得意的眉尖揚了揚,悄悄一左一右,攬入懷中……

……

後一條船上,賈母、薛姨媽、鳳姐兒等在下面丫鬟們的驚叫聲中,先是唬了一跳,隨後問明緣由後,纔打開窗子去看。

看到那一船的煙花爛漫,賈母等自是無言以對,寶玉豔羨的眼珠子都紅了,對不能參與其中氣抖冷。

【書友福利】看書即可得現金or點幣 還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關注vx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領!

而鳳姐兒更是直接哭了起來,這樣好頑的事,居然不帶她?!

賈母見之哄道:“明兒再放,讓他們過來,到這邊放完了纔回去!”

自進賈家門兒就未哭過的姜英,此刻擡頭怔怔的望着照亮夜空的繁華,緩緩滾落兩滴淚來。

這一刻,她無比想家,想念趙國公府,想念孃親……

……

PS:感謝新盟“老書蟲麒麟”,這是老書友了。對了,欠多少更了來着?我加油加油,再努力努力,爭取完本前還完!

第二十四章 名師難求第七百一十一章 猜謎第三百一十二章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第十九章 決裂第三十七章 驚雷!第六百章 白蓮教主林如海?第一百九十三章 兵荒馬亂(訂閱飛來!!)第三百三十四章 重頭戲 (第二更!)第八百二十一章 山中猶有讀書檯,風掃晴嵐畫障開第八百七十二章 踢你出局!第一百一十五章 事發第九百五十一章 寵妾滅妻第三百八十章 菊月樓風波 (下)第二百七十六章 悲傷的寶玉 (第二更!)第二百八十五章 逼婚(爆更求訂閱啊!)第三百一十八章 捅破天第四百七十二章 過日子第一百六十三章 心中無佛(求訂閱啊!!)第七百章 內鬼浮現第七十六章 好多戲第七百章 內鬼浮現第一百三十四章 煩事第三百八十九章 呸呸!(第二更!)第二百六十六章 號角聲第九十八章 逃出第九百一十六章 朕給他這個體面第五百九十章 賈薔,本王殺了你!第三百七十八章 菊月樓風波(上)第一千零四章 必有大變!第一百六十七章 善良 (爲多炮塔的遼河賀!)第六百四十六章 出賣和背叛第四百六十四章 同流合污第七百八十六章 彼輩豎子,德不配位,難登大寶第二百零八章 答應(求訂閱!)第八百一十五章 賈薔就是姜家喂不飽的狗?第二百九十章 如此兼祧第一百五十三章 新衣第九百六十二章 不準碰姜英第二百三十八章 明快第五十七章 可惜了第三百七十章 賈母的名諱……第五百五十五章 無事獻殷勤!第四十七章 安能辨我是雄雌第九百八十五章 寶玉瘋了第六百二十一章 王爺抱歉,下官做不到……第四百六十九章 事了 (第三更!)第三百二十八章 小姑姑(第五更,求訂閱!)第二百六十二章 當頭棒喝!第七百三十五章 採生折割第九百三十八章 廢墟中……第七十四章 大造化第五百四十六章 賈薔,你可真陰險!第五百二十章 兵馬司成軍第四百九十章 適可而止第三百二十一章 吳家跌倒,隆安吃飽第五百九十章 賈薔,本王殺了你!第三百五十章 捅破天!(第五更!)第二百三十章 榮慶堂上(一)第六百六十章 鳳姐兒:呸!男人!第九百六十三章 幹了!第五百二十三章 生殉可卿第九十四章 哭不出第六百七十二章 賈薔:這操勞的人生,何時是個頭啊……第二十九章 重用第十五章 賀禮第三百六十二章 惡客(第三更!)第二百三十七章 禍根第九百五十五章 還有脈?第五百二十七章 宮妃?第二章 “毒謀”?第八百四十九章 某人好自爲之第九百二十八章 遷綠林豪強入安南?第六百四十八章 簡在帝心!第八百一十七章 九綵鳳凰與牧童戲牛第六百零四章 風起第二百五十章 三千人第八百四十五章 入幕之賓第八百八十章 戴刀進殿!第七百八十七章 不速之客第七百二十九章 薛文龍又又又捱打……第二百五十一章 多多益善第八百九十六章 恩威並施第六百九十二章 寧侯慢走,娘娘有請!第五百九十六章 侯爺……大奶奶?第四百九十五章 不知死活第一百六十六章 罪過第一百九十七章 斬草除根(求訂閱!)第二百一十九章 撕破面皮第六百六十六章 幫我給艾薩克·蘋果·牛頓先生送封信……第九百六十八章 從天而降!第六百七十章 背後黑手恪懷郡王?第四百六十九章 事了 (第三更!)第三百章 斷個乾淨!第三百一十九章 抄家第六百零八章 貪婪者的狂歡第五百九十八章 哎呀,壞了!林姑娘怎麼今兒就回來了?第五百二十九章 醜聞第六百一十二章 今夜醜正,建佛國,尊佛母!第四百二十章 託付第三百七十二章 林姐夫
第二十四章 名師難求第七百一十一章 猜謎第三百一十二章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第十九章 決裂第三十七章 驚雷!第六百章 白蓮教主林如海?第一百九十三章 兵荒馬亂(訂閱飛來!!)第三百三十四章 重頭戲 (第二更!)第八百二十一章 山中猶有讀書檯,風掃晴嵐畫障開第八百七十二章 踢你出局!第一百一十五章 事發第九百五十一章 寵妾滅妻第三百八十章 菊月樓風波 (下)第二百七十六章 悲傷的寶玉 (第二更!)第二百八十五章 逼婚(爆更求訂閱啊!)第三百一十八章 捅破天第四百七十二章 過日子第一百六十三章 心中無佛(求訂閱啊!!)第七百章 內鬼浮現第七十六章 好多戲第七百章 內鬼浮現第一百三十四章 煩事第三百八十九章 呸呸!(第二更!)第二百六十六章 號角聲第九十八章 逃出第九百一十六章 朕給他這個體面第五百九十章 賈薔,本王殺了你!第三百七十八章 菊月樓風波(上)第一千零四章 必有大變!第一百六十七章 善良 (爲多炮塔的遼河賀!)第六百四十六章 出賣和背叛第四百六十四章 同流合污第七百八十六章 彼輩豎子,德不配位,難登大寶第二百零八章 答應(求訂閱!)第八百一十五章 賈薔就是姜家喂不飽的狗?第二百九十章 如此兼祧第一百五十三章 新衣第九百六十二章 不準碰姜英第二百三十八章 明快第五十七章 可惜了第三百七十章 賈母的名諱……第五百五十五章 無事獻殷勤!第四十七章 安能辨我是雄雌第九百八十五章 寶玉瘋了第六百二十一章 王爺抱歉,下官做不到……第四百六十九章 事了 (第三更!)第三百二十八章 小姑姑(第五更,求訂閱!)第二百六十二章 當頭棒喝!第七百三十五章 採生折割第九百三十八章 廢墟中……第七十四章 大造化第五百四十六章 賈薔,你可真陰險!第五百二十章 兵馬司成軍第四百九十章 適可而止第三百二十一章 吳家跌倒,隆安吃飽第五百九十章 賈薔,本王殺了你!第三百五十章 捅破天!(第五更!)第二百三十章 榮慶堂上(一)第六百六十章 鳳姐兒:呸!男人!第九百六十三章 幹了!第五百二十三章 生殉可卿第九十四章 哭不出第六百七十二章 賈薔:這操勞的人生,何時是個頭啊……第二十九章 重用第十五章 賀禮第三百六十二章 惡客(第三更!)第二百三十七章 禍根第九百五十五章 還有脈?第五百二十七章 宮妃?第二章 “毒謀”?第八百四十九章 某人好自爲之第九百二十八章 遷綠林豪強入安南?第六百四十八章 簡在帝心!第八百一十七章 九綵鳳凰與牧童戲牛第六百零四章 風起第二百五十章 三千人第八百四十五章 入幕之賓第八百八十章 戴刀進殿!第七百八十七章 不速之客第七百二十九章 薛文龍又又又捱打……第二百五十一章 多多益善第八百九十六章 恩威並施第六百九十二章 寧侯慢走,娘娘有請!第五百九十六章 侯爺……大奶奶?第四百九十五章 不知死活第一百六十六章 罪過第一百九十七章 斬草除根(求訂閱!)第二百一十九章 撕破面皮第六百六十六章 幫我給艾薩克·蘋果·牛頓先生送封信……第九百六十八章 從天而降!第六百七十章 背後黑手恪懷郡王?第四百六十九章 事了 (第三更!)第三百章 斷個乾淨!第三百一十九章 抄家第六百零八章 貪婪者的狂歡第五百九十八章 哎呀,壞了!林姑娘怎麼今兒就回來了?第五百二十九章 醜聞第六百一十二章 今夜醜正,建佛國,尊佛母!第四百二十章 託付第三百七十二章 林姐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