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七章 惡臭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

“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弟子尹清諾甘願遁入佛門,從今往後,以青燈古佛相伴,日日茹素禮佛,不敢慢怠。弟子懇求菩薩保佑,讓皇上龍體早日康復。”

“皇上,勤政仁厚,愛民如子。勤儉節約,寬懷爲民。他是一個好皇上,爲了給災民多籌一份糧草,皇上屢屢擱置修繕宮殿之議。如此明君帝王,千古難遇一人!此次天災,弟子實在不伏!”

“若有萬般罪過,弟子願以一身相抵!弟子是皇上的皇后,是皇上的結髮妻子。只要皇上能醒來,便是舍盡壽元亦心甘情願,望菩薩垂憐!”

抄寫罷,尹後雙手合十,閉目禱告道。

禱告罷,尹後卻再度舉刀,欲放血書經。

一旁常年跟隨尹後身邊的一昭容落淚哽咽道:“娘娘,不能再傷身子了,你今天放出的血都有一大海碗了,如何得了?便是要再放血,也該先放奴婢的血。”

尹後搖頭道:“世人求佛拜菩薩,從來說的多做的少,菩薩如何能見誠意?今日本宮以真心相求,以血經相祭。皇上乃真命天子,縱一時磨難,也有萬佛相互。本宮的請求,菩薩定然能聽見。又如何能以你的血相代?青檸莫要多言,誠心祈福。”

昭容無法,只能跪地,眼看着尹後再度舉刀,然而沒等她切下,卻聽龍榻上傳來一聲:“梓童。”

尹後手上的刀剛割至手腕處,聽聞此聲時手腕處已經見紅,她霍然擡頭,看向龍榻方向,就見隆安帝睜着一雙晦暗幽森的眼眸,直直的看着她。

尹後被這眼神看的心中一寒,面上卻滿滿的激動,哽咽喚了聲:“皇上……皇上!!”

她幾步上前,匍匐在龍榻前,泣不成聲道:“皇上,您終於醒來了!皇上洪福齊天,終於醒來了!”

四個昭容彩嬪也紛紛跪地,哭着叩首。

隆安帝不能起身,森幽的目光落在尹後伏在地上的一雙手上。

看着十指纏紗,手腕處還在滴血,冰渣一樣的目光終於融化了稍許。

他醒來其實有一陣功夫了,但始終沒睜眼。

他對自身的情況已經有了最壞的判斷,因爲他根本感覺不到下半身的存在,只有腰部傳來的越來越清晰也越來越錐心的痛。

隆安帝心中炙恨蒼天無眼,痛恨命運不公,他恨這該死的一切!

想殺人,想毀滅,想與世偕亡!

不過,幾十年的心性打磨,終究還是讓他冷靜下來。

“皇后,起來罷。”

隆安帝聲音聽起來,比原先更冷了些。

但尹後恍若不覺,她擡起一張淚流滿面的臉,看着隆安帝道:“皇上,您終於醒來了!臣妾,臣妾……”

看着哭的說不上話的尹後,隆安帝心中的寒冰都微微觸動了下,他聲音柔和稍許,道:“朕無事,壞不了性命。”

尹後匆匆抹去眼淚,連連點頭道:“對對,皇上龍體必會康復……”

話音未落,就見林如海、韓琮、張谷、李晗四人領着一大批太醫進來。

原本聽到帳內痛哭聲,太醫們大驚還以爲隆安帝壞了事。

可先前尹後又下了懿旨,不等她祈福完,不許人隨意入內,所以太醫們未得傳召都不敢輕入,就打發人去急尋守值大學士。

林如海等人聞言也一陣恐慌,急急前來後,直接推門而入,就看到了龍榻上,隆安帝清醒過來睜着眼看着他們。

林如海等大喜過望,急步上前行跪拜大禮。

隆安帝目光又清冷了些,這個時候,他懷疑一切,也懷疑所有人。

叫起後,他看着林如海等人,沉聲問道:“元輔何在?”

林如海見天子如此表現,心頭微微一沉,果然未出其所料,大難之後,天子心性漸變,只希望莫要走極端,不然……從此多事矣。

林如海沉吟稍許,回道:“地龍翻身後,皇上受傷,元輔半山公也斷了一臂,左大人頭部受創,郭尚書……不幸罹難。眼下,元輔正在宮中養傷,太醫說,昨晚起開始發燒……不過元輔事先曾言,若有緊急國事,必須告知於他。現在……”

隆安帝聞言,當真心如刀絞,那都是他的肱骨重臣啊!

尤其是郭鬆年,那是他留着取代林如海用的,不想……竟在此時慘死!

隆安帝眼中戾色更深,龍帳內的氣氛,如墜冰窟。

林如海眼底的擔憂,也越來越深……

正這時,韓琮卻一步向前,厲喝道:“陛下早年尚爲雍王時,便憐民疾苦,志存變革千古之弊政,建萬世不易之盛世,使國富而民強。雖爲庶民,亦當安樂無憂,不受苦難。此等大志,臣等莫不敬伏,甘願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爲陛下大志,半山公等歷經天下最苦寒之邊省三十載,林大人以探花身坐鎮揚州鹽院十三年,夭嫡子,喪髮妻,仍無怨無悔。今日不過遭遇稍許天災,陛下便心志動搖,捨棄煌煌聖道,心起戾意暴虐耶?如此,焉敢與古之聖君相比?!”

隆安帝被罵了個狗血淋頭,他怔怔的看着韓彬,過了好一陣,方緩緩道:“韓卿,朕……怕是要長臥病榻了。又有何顏面,再去自比古之明君?”

韓琮愈怒,道:“些許傷病,太醫尚未言不能治,皇上何故先自棄?便是果真留下艱難,也是因皇上志向偉岸,才招天忌。若如此,天子更不能低頭,因爲傷都已經傷了,再退步,又有何益?

且孫子受臏刑而成兵聖,司馬公受腐刑而成史聖,天子立志爲千古第一聖君,豈能因區區傷痛便要後退?

莫說皇上只是久臥病榻,口仍能言,手亦可執筆,就是皇上只能張張嘴,臣等雖萬死,亦願爲實現君王生平之志效犬馬之勞!

元輔斷臂,林大人更是死撐着病體,左大人昏迷間偶爾清醒片刻,也不忘刑部之事,臣等如此,天子豈能自棄?”

隆安帝聞言,嘴脣顫了顫,眼睛泛紅,緩緩道:“韓卿之言,朕領受了!”

林如海輕聲道:“皇上,且先將養龍體要緊。只要振作起精神來,龍體康復的也快些。如今朝廷上下運轉正常,皇上昏睡時,娘娘和元輔將朝政暫且託付於臣,臣身子骨雖不爭氣,總也還能堅持到皇上和元輔康復爲止。”

隆安帝聞言,眼眸微微一眯,看向尹後。

尹後眼中滿是驚憂和委屈,聲音卻是柔和的,她看着隆安帝道:“臣妾原不該摻和政事,只是……皇上病倒昏迷後,九華宮那邊就鬧將起來,太后她老人家,要出來……”

隆安帝聞言,眸中瞳孔猛然收縮成針,臉色發青,看了尹後稍許後,問道:“是誰勸回了太后?”

尹後道:“是臣妾,當時,誰也沒有法子。太后直言要來看皇上,戴權束手無策來求助,可宰輔們也沒法子。臣妾就只能親自出動,帶着賈薔去的。賈薔,畢竟是太上皇良臣……去了後,賈薔以壽皇宮中那人,勸退了太后。”

隆安帝聞言,閉上了眼睛,心裡長鬆了口氣,對皇后當真是大爲欣慰。

又想起九華宮那位,心中卻一片冰涼。

若果真讓太后出來了,韓彬未必能治得住她,林如海這樣的君子性子更治不住她!

一旦太后出來,第一個放出來的,就是壽皇宮中那位郡王。

到那時,他這個皇帝,能否活下來都難說。

這,就是天家。

此時林如海忽然開口道:“娘娘先前爲何並未說,賈薔竟敢如此忤逆行事?”

聽出林如海語氣中的不滿,尹後眉眼間浮現出一抹苦楚,卻堅定道:“林大人放心,此事若有人翻後賬,本宮一力承擔。本宮已立誓,從今日起,就親入佛門,爲皇上……”

“不必說了。”

隆安帝睜開眼,打斷尹後之言,沉聲道:“此事是朕之意,與皇后無關,與賈薔……”

提起賈薔,隆安帝忽地頓住了。

賈薔……

在養心殿時,若是能聽了賈薔的建議,又何至於今日?

“賈薔何在?”

林如海道:“賈薔雖受了不輕的傷,可臣並未留他在京多待養傷。海糧着實不敢耽擱,就讓他按原定之策南下了。繡衣衛和兵馬司衙門,如今交在御史大夫門下。”

隆安帝聞言,皺眉道:“賈薔受了不輕的傷?”

尹後輕聲道:“皇上,臣妾的鳳藻宮也塌了。萬幸賈薔在,拼死抵住了一根橫樑,才讓臣妾有精無險。賈薔自己受了重傷,被救出來時已經昏迷過去,沒了鼻息。還是五兒,大哭之餘對着他的胸口打了幾下,打的賈薔嘔出好些淤血來,纔算活了過來。這孩子,本宮欠了好大的情分,日後還需好好待他。不過,臣妾寧願他未來鳳藻宮,若一直留在養心殿,必能救皇上不受傷痛之苦。”

隆安帝聞言沉默了好一陣後,忽問張谷身後的太醫院王院判,道:“王琦,朕的身體,可還能站起來?”

王琦腦袋上的汗一瞬間就激了出來,感受到金帳內天下至尊至貴的一羣人盯着他看,他後背很快都被汗水浸透了。

微微顫慄着老邁的身軀,王琦緩緩道:“皇上無性命之憂,這一點,臣敢立下軍令狀。至於何時龍體能完全康復……臣會竭盡所能辦到。御案砸的位置太要緊,那處骨骼斷了後,要恢復就十分緩慢……”

聽聞此言,衆人心裡也都有數了。

尹後偏過臉去,悄悄擦了把淚水過,轉過頭來卻已是滿面含笑,同隆安帝道:“王院判也說了,皇上龍體會慢慢康復的。臣妾今後甚麼也不幹,只焚香抄經,給皇上唸佛祈福。臣妾堅信,皇上很快就能康復!”

韓琮又開口道:“皇上,將養龍體要緊,且先立一皇子監國罷。”

此言一出,金帳內又是一陣寧寂。

“諸皇子何在?”

好一陣後,隆安帝方緩緩問道。

尹後道:“都在宮裡,因得太醫確定,皇上龍體會早日康復,臣妾就沒讓他們在跟前守着。四皇兒原是要一直守在跟前,只是臣妾知道皇上還是希望他們能上進。且內務府還要勞四皇兒看顧好,不然臣妾也放心不下。就下懿旨,打發他們回去了。”

#送888現金紅包# 關注vx 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看熱門神作 抽888現金紅包!

林如海心中輕輕一嘆後,開口道:“皇上所用之藥,娘娘必先嚐過一刻鐘無異狀後,纔給皇上用。皇后娘娘賢德溫莊,當爲後世皇后之表率。”平心而論,尹後也當真是他見過最有智慧的婦人。

隆安帝聞言,緩緩頷首,看着尹後一字一句道:“諸子年幼學淺,多不成器。朕養病期間,勞皇后唸誦奏摺,代朕硃筆批閱。”

尹後大驚道:“皇上,臣妾不過後宮婦人,焉敢幹預朝政?再者,臣妾已明誓皈依佛……”

不等她說完,隆安帝就微微搖了搖頭,氣息變得虛弱起來,道:“就這樣罷。”又看向太醫院判王琦道:“可有甚麼法子,與朕緩解病痛?此痛如烈火焚心,針扎斧鑿,實在……難捱。”

王琦聞言,忙引着一衆太醫趕緊上前診治。

可試了許多辦法,隆安帝反倒覺得愈發難忍劇痛。

王琦最後着實無法,咬牙道:“再上阿芙蓉罷!”

諸臣聞言大驚,都是學識淵博之輩,豈能沒聽說過阿芙蓉之名的?

尹後也吃驚道:“此物,不是有毒性的?”

王琦搖頭道:“回娘娘,阿芙蓉幾百年前就入藥了。只是前朝時有人做成福壽膏來害人,所以被禁了。不過宮裡醫用不必擔心,只要拿捏得當分寸,既能減緩皇上病痛,也不會產生毒害。先前陳老供奉給皇上開的方子裡,便有此物。”

尹後聞言看了眼愈發難忍痛苦的隆安帝,道:“先與本宮用罷,無事再與皇上……”

卻聽隆安帝強忍痛苦和焦躁,斥道:“無病用藥,豈非服毒?不要耽擱時間,快備藥來。無論如何,先減輕朕身上的劇痛再說……”

若是賈薔在,就會告訴尹後,腰椎內有全身最豐富的神經,所以痛起來,痛覺會放大十倍百倍。

這個病痛,能將人折磨瘋……

而這時,林如海引着諸大學士告退。

因爲龍榻上,忽然傳出一陣惡臭來……

隆安帝也發現了這一點,面色隨即木然……

……

PS:今天兒子打疫苗,第二章更新可能要放到下午了。希望兒子早日長大,好繼承我的作者賬號……

第九百九十四章 剷除內患第五十九章 林姑姑第五百二十五章 賈敬第九百四十九章 私會第六百六十二章 發行國債?第一百七十章 人才難得第四百二十三章 鳳危第一百九十二章 傻子 (求訂閱啊!)第五百零八章 生兒禮第二百六十四章 抄家(加更!)第四十二章 倒槍散第七百零一章 幕後黑手……第一百六十八章 一般見識(求訂閱啊!!!)第四百二十六章 唯極富貴者能大度第三百九十九章 東府原有這個習俗第一百三十四章 煩事第二十二章 生意火爆第六百七十一章 老四已出局,老三想法送出局!第四百七十四章 體諒第六百二十四章 天佑孔聖,留一血脈第三百六十一章 刺殺!(第二更!)第三百六十八章 太爺回來了 (第一更!)第七百五十三章 竊聽第六百二十九章 冷遇第二百九十章 如此兼祧第九百章 利令智昏第六百零六章 石破天驚的一刀!!第四百八十章 景陽鐘響,天下大哀第三百二十二章 林妹妹初入寧國府第五百一十章 火器營 (第三更!)第六百八十八章 玉樹臨風美少年,攬鏡自顧夜不眠第六百七十三章 多摘點黃瓜,晚上送給王妃第九十一章 嘔!!第九百九十一章 水乳交融第三十二章 會館第九百七十七章 馮淵案,復案!第六十三章 再倚天恩(第三更,求收藏)第五百五十九章 黛玉:生兒禮,沒有~第五百零二章 見不得人第三百一十一章 這樣也可以?第二百五十七章 神京震動第八百四十二章 昏招第一百六十二章 艱難(求訂閱啊啊!!)第三百八十章 菊月樓風波 (下)第一千零一十章 韓琮罷相第七百五十一章 御筆,意外……第九百八十六章 餵你吃荔枝~第四百五十六章 討公道第五百一十七章 冷香丸第八百五十五章 徹查!第三百一十三章 打醒她!第三百四十七章 晴天霹靂!(第二更!)第五百五十七章 黛玉:鳳兒,你走罷……第二章 “毒謀”?第三百六十五章 我心有猛虎,細嗅薔薇 (第三更!)第九百一十一章 皇貴妃賦閒第三百一十四章 吵嘴第六百六十九章 賈薔,爺不在時,你少來找王妃!第八百七十三章 大燕出不了武曌第八百三十二章 祝娘娘佳節安樂……第五百六十二章 “噩耗”第三百六十三章 想甚麼來甚麼!第七百三十五章 採生折割第八百七十四章 寶玉大婚第二百六十二章 當頭棒喝!第六百四十一章 尹皇后:賈薔,你敢同本宮說這樣的話?第三百零五章 林府點撥第八百二十一章 山中猶有讀書檯,風掃晴嵐畫障開第二百三十一章 榮慶堂上(二)第七百六十章 寶釵之悲第一百七十六章 去休!去休!第三百八十三章 給鳳姐兒個體面第七百零八章 一念之差第六百八十五章 將船擊沉?第九百六十一章 尹後警告第六百零五章 賈薔,離本王王妃遠點!第三百五十八章 趙姨娘上吊了(第四更!)第八百五十七章若今天變,汝能自保否?第九百二十八章 遷綠林豪強入安南?第八百六十九章 討要馬車第四百三十六章 開張大吉 (第一更!)第九百七十四章 每天在幹甚麼?第六百二十四章 天佑孔聖,留一血脈第八百三十二章 寶劍贈英雄!第六百一十四章 娶妻娶賢!第一千零七章 爺是阿斗,卻有子龍第二百二十二章 屈指可數第五百六十章 致命一擊第三百一十一章 這樣也可以?第八百九十三章 執掌教坊司第二百九十九章 雞飛蛋打第二百二十七章 來信第八百六十六章 管侄兒叫爹爹第六十章 我好慘第六百四十一章 尹皇后:賈薔,你敢同本宮說這樣的話?第九百一十三章 大哭第七百四十九章 誅惡!第四十章 變故第四百二十六章 唯極富貴者能大度第七百六十七章 萬劫不復
第九百九十四章 剷除內患第五十九章 林姑姑第五百二十五章 賈敬第九百四十九章 私會第六百六十二章 發行國債?第一百七十章 人才難得第四百二十三章 鳳危第一百九十二章 傻子 (求訂閱啊!)第五百零八章 生兒禮第二百六十四章 抄家(加更!)第四十二章 倒槍散第七百零一章 幕後黑手……第一百六十八章 一般見識(求訂閱啊!!!)第四百二十六章 唯極富貴者能大度第三百九十九章 東府原有這個習俗第一百三十四章 煩事第二十二章 生意火爆第六百七十一章 老四已出局,老三想法送出局!第四百七十四章 體諒第六百二十四章 天佑孔聖,留一血脈第三百六十一章 刺殺!(第二更!)第三百六十八章 太爺回來了 (第一更!)第七百五十三章 竊聽第六百二十九章 冷遇第二百九十章 如此兼祧第九百章 利令智昏第六百零六章 石破天驚的一刀!!第四百八十章 景陽鐘響,天下大哀第三百二十二章 林妹妹初入寧國府第五百一十章 火器營 (第三更!)第六百八十八章 玉樹臨風美少年,攬鏡自顧夜不眠第六百七十三章 多摘點黃瓜,晚上送給王妃第九十一章 嘔!!第九百九十一章 水乳交融第三十二章 會館第九百七十七章 馮淵案,復案!第六十三章 再倚天恩(第三更,求收藏)第五百五十九章 黛玉:生兒禮,沒有~第五百零二章 見不得人第三百一十一章 這樣也可以?第二百五十七章 神京震動第八百四十二章 昏招第一百六十二章 艱難(求訂閱啊啊!!)第三百八十章 菊月樓風波 (下)第一千零一十章 韓琮罷相第七百五十一章 御筆,意外……第九百八十六章 餵你吃荔枝~第四百五十六章 討公道第五百一十七章 冷香丸第八百五十五章 徹查!第三百一十三章 打醒她!第三百四十七章 晴天霹靂!(第二更!)第五百五十七章 黛玉:鳳兒,你走罷……第二章 “毒謀”?第三百六十五章 我心有猛虎,細嗅薔薇 (第三更!)第九百一十一章 皇貴妃賦閒第三百一十四章 吵嘴第六百六十九章 賈薔,爺不在時,你少來找王妃!第八百七十三章 大燕出不了武曌第八百三十二章 祝娘娘佳節安樂……第五百六十二章 “噩耗”第三百六十三章 想甚麼來甚麼!第七百三十五章 採生折割第八百七十四章 寶玉大婚第二百六十二章 當頭棒喝!第六百四十一章 尹皇后:賈薔,你敢同本宮說這樣的話?第三百零五章 林府點撥第八百二十一章 山中猶有讀書檯,風掃晴嵐畫障開第二百三十一章 榮慶堂上(二)第七百六十章 寶釵之悲第一百七十六章 去休!去休!第三百八十三章 給鳳姐兒個體面第七百零八章 一念之差第六百八十五章 將船擊沉?第九百六十一章 尹後警告第六百零五章 賈薔,離本王王妃遠點!第三百五十八章 趙姨娘上吊了(第四更!)第八百五十七章若今天變,汝能自保否?第九百二十八章 遷綠林豪強入安南?第八百六十九章 討要馬車第四百三十六章 開張大吉 (第一更!)第九百七十四章 每天在幹甚麼?第六百二十四章 天佑孔聖,留一血脈第八百三十二章 寶劍贈英雄!第六百一十四章 娶妻娶賢!第一千零七章 爺是阿斗,卻有子龍第二百二十二章 屈指可數第五百六十章 致命一擊第三百一十一章 這樣也可以?第八百九十三章 執掌教坊司第二百九十九章 雞飛蛋打第二百二十七章 來信第八百六十六章 管侄兒叫爹爹第六十章 我好慘第六百四十一章 尹皇后:賈薔,你敢同本宮說這樣的話?第九百一十三章 大哭第七百四十九章 誅惡!第四十章 變故第四百二十六章 唯極富貴者能大度第七百六十七章 萬劫不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