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五章 血經

賈薔看到尹子瑜落筆之言,眼睛眨了眨,將她從膝上抱下放在榻上,然後脫下了衣裳……

尹子瑜看着賈薔雖不健壯但肌肉流線很好看的身子,俏臉微紅,但沒有挪開眼。

也是賈薔教誨的好:閨房之樂若是忸怩,人生實在少了許多樂趣。

直到,賈薔轉過身去……

尹子瑜美眸圓睜,賈薔背後從脖頸往下,整面後背的皮都沒了,露在外面的肉高高腫起,也不是紅色,而是淤紫,實在駭人。

賈薔卻又轉過身來,看着尹子瑜柔聲笑道:“原不想讓你擔憂,不想你鼻子這樣靈。我沒撐住橫樑,實在是太重了,砸了下來,若非有一個香爐正巧抵在另一端,怕是……兇險了。

娘娘正在橫樑下,也沒地方往外推,就只能將她壓在身下。隨後兩人都昏迷了過去,直到被牧笛帶人挖了出來。牧笛不願娘娘清名受損,畢竟一旦傳出去,必有人嚼舌。便對外說,娘娘在橫樑前段,我頂在後面……當時其實我若先跑,也能跑出去。但若如此,娘娘絕難倖免。不提娘娘仁愛,便是爲了你,爲了老太太,我也不能見死不救。”

其實橫樑頭端即便沒有香爐在,往下也壓不下去了,鳳榻前的丹陛就足夠支撐起橫樑留下一片生天。

否則單憑一個香爐,和一個賈薔,哪裡支撐得起一座宮殿的重量。

賈薔能撲過去,既是救人,也是自救。

但這些話就不用多說了……

尹子瑜聞言卻大爲感動,上前緊緊擁住了賈薔。

她自然明白,尹後的存在,對整個尹家意味着甚麼。

待放手後,尹子瑜落筆道:“我大概明白了,林妹妹爲何會縱着你了。”

這等做法,豈能不讓人心疼?又怎能不讓人死心塌地?

爲了她們,他連命都可以不要,難道不是真心愛着她們,認真對待她們?

他都做到這個地步了,其餘的由着他做些喜歡做的事……

尹子瑜總覺着,這是陽謀。

賈薔聞言卻尷尬的笑了起來,道:“我忘了,小瑜兒你的鼻子如此靈驗……”

而聽聞賈薔稱呼她在上回歡好時他給她起的愛稱時,尹子瑜這樣滿身清韻歲月靜好的姑娘,都忍不住打了個激靈,抖落一身雞皮疙瘩。

賈薔見她如此可愛,哈哈笑着將她重新抱在膝上,愛撫不夠,笑眯眯問道:“你還嗅出誰的氣味來?”

【看書領紅包】關注公 衆號【書友大本營】 看書抽最高888現金紅包!

尹子瑜小惱火的白他一眼,不接這茬兒,頓了頓問道:“宮裡可要緊?皇上如何了?”

賈薔將事情大致說了遍,手也早又開始攻城略地。

尹子瑜自幼恬靜,卻又聰明絕頂。

尋常人與其相處,便是女孩子,也會敬若神人。

放在賈薔前世,妥妥的傾國女神。

但閨房中,“褻瀆”起這樣的美人來,也愈發讓賈薔心情澎湃。

“你的心跳的好快……”

尹子瑜強忍着身上的安祿山之爪,落筆寫道。

她還是喜歡多和賈薔“說”些話……

賈薔忙裡抽閒看了眼後,不解道:“甚麼意思?”

尹子瑜俏臉通紅的按住他往下作怪的手,清韻明眸中快要凝出水來,卻還是落筆道:“你欺負人時,心跳總是很強烈,砰砰砰的!”

賈薔嘿嘿一笑,拍了拍胸口道:“不用聽心跳,只看力度、深淺、速度、持久……”

不等他混賬話說完,尹子瑜就聽不下去了,將滾燙的俏臉埋進賈薔懷裡。

然而她卻沒發現,她才低下頭,賈薔臉上的得意沒持續多久,笑容就忽然凝結了。

欺負人的時候,心跳會變得很強烈?!

嘶……

……

前艘船,樓船三樓上。

賈母摩挲着身邊寶玉的脖頸,笑眯眯道:“今兒可唬壞了罷?”

因賈政也在,寶玉未敢多言,只搖了搖頭。

賈政見之冷哼一聲,譏諷道:“這孽障連站也站不穩,地龍翻身時尚好,可瞧着有亂民似要攻船,唬的摔倒在地。”

賈母聞言不樂意了,啐道:“寶玉又沒經歷過那些,不似薔哥兒屍山血海裡滾爬出來的,自然受不得這樣的嚇。你這當老子的不說好生寬慰,還說這等話傷人,豈有此理?”

賈政嘆息道:“若他三五歲,哪怕七八歲,我也不會苛求於他。可如今都成親了,還只從前那般,可怎麼了得?往後,他也要有兒有女,老太太你看他這德性,可能當得起不能?”

賈母聞言卻未惱,反而得意笑道:“這就不用你操心了!兒孫自有兒孫福,寶玉是個天生富貴的,也合該他受用一輩子福氣。”

賈政壓着心頭火,奇道:“老太太這話怎說?”

一旁薛姨媽已經笑了出來,指着姜英道:“寶玉娶了個好媳婦。”

賈政納罕,看向姜英,姜英低着螓首,本本分分的站在一旁。

對於這個兒媳,賈政也談不上多滿意。

許是因爲他去趙國公府時被輕視怠慢的緣故,也許是姜英不是傳統上相夫教子做女紅讀女誡的大家閨秀。

只一個“好舞刀弄槍”,在賈政看來已是落了下乘。

不過他一個當公公的,自不會多說甚麼,更何況他也知道自家兒子是甚麼德性。

文不成武不就,草包一個。

賈母笑道:“今兒外面那些亂民看着想要攻船,旁個都唬的甚麼似的,鳳丫頭平日裡那樣厲害,那會兒也嚇的臉上沒點人色。倒是英哥兒是個厲害的,要帶人持兵器守在樓梯口。只要不放火,就能一女當關,萬夫莫開。今兒若不是薔哥兒回來的早,全家都要指着寶玉媳婦了!寶玉生性稟弱,能有這樣一個媳婦護着,我便是合上了眼,也能放心的下。”

然而對寶玉心性瞭解不少的鳳姐兒心裡卻好笑起來,寶玉是喜歡女孩子,可他喜歡的女孩子,絕不是姜英這樣花木蘭似的女豪傑。

莫說姜英了,記得前些年寶釵和湘雲這樣的女孩子勸寶玉上進時,寶玉都厭棄的往外趕人。

賈政聽了驚奇的又看了看姜英後,沉吟稍許道:“若能如此,倒是極好的。只是寶玉一個男子,倒讓女人保護,祖宗的臉也讓他丟盡了。”

賈母氣惱道:“在你眼裡,寶玉就沒一處是好的。罷罷,我這也不留你了,時候不早,你去歇着罷。”

賈政只得離去,等賈政走後,寶玉立時恢復了些神氣,卻同賈母、薛姨媽道:“如今也沒外人,姊妹們……也不在了。何不讓姨媽家的大哥哥和服侍他的人也上來。人多些,還熱鬧些。”

聽聞此言,薛姨媽忙道:“你大哥哥的房裡人非良善出身,這可使不得。”

青樓窯姐兒出身的妾侍,哪裡好隨意見人?

對見的人,十分不尊重。

孰料寶玉卻搖頭正色道:“姨媽這話有些偏了,那花解語雖是花魁出身,卻精通琴棋書畫針黹女紅,說話溫和知禮,便是尋常大家閨秀也難及。有些大家閨秀,出身倒是不差,可爲人行事做派卻粗糙的緊,還不如花解語呢。”

聽聞此言,滿堂人都變了色。

都不是傻子,豈有聽不出寶玉之意的?

只是,誰也沒想到,他會說的如此……惡毒!

再看姜英,本來就一直蒼白的臉,此刻愈發慘白的有些駭人。

一雙原本頗有英氣的美眸中,此刻目光盡是驚怒,和支離破碎。

這一世,終難逃青裙白髮,落個孤雛腐鼠的下場。

欺人,太甚!

……

皇城,大明宮。

因顧忌餘震,所以帝后始終在皇庭上的大帳內所居,不曾搬回宮殿。

這一波,心有餘悸。

便是士林朝臣們,也已經紛紛上書朝廷,承奏林如海,今歲即便再難,也務要先與帝后修繕宮殿。

大部分朝臣的屋宅也不過是有驚無險,皇上、皇后卻因爲宮殿太破舊,差點被活埋。

這種事,無論怎麼說都說不過去了。

深夜,鳳帳內。

尹後疲倦的倚在一明黃錦靠上,雙眸緊閉,一隻纖白玉手捏着眉心,問着不遠處的牧笛道:“孫老供奉如何說?”

牧笛躬身道:“回娘娘,孫老供奉以爲皇爺的情況並不十分好。雖然救治的及時,性命無憂。可御案砸的太狠,砸的位置也太要緊,正在腰骨脊椎最脆弱處。雖有正骨聖手在,可那處不比其他,便是正合了,也沒太多用處。從今往後,皇爺怕只能躺着了……且,連大小解都要人伺候着。很是痛苦……”

聽聞此言,尹後手從絕美的俏臉上放下,卻仍未睜眼,面上看不出許多悲色,唯有凝重和肅穆。

她輕聲道:“此事,爲何先前不同本宮和林如海、韓琮等人說明?是否皇上仍有治癒的可能?”

牧笛搖頭道:“奴婢問過孫老供奉了,他只說這種可能微乎其微。之所以沒說,是因爲涉及天子龍體,這等極壞的情況,沒到不得不說的時候,是不會說的。這等做法,原是成例。”

尹後聞言,終於緩緩睜開了眼,道:“從今日起,本宮要在龍帳內伺候皇上,寸步不離。你去將本宮的紫毫取來,再尋一本《般若心經》來,還有一把乾淨的短刃,和白紗。”

聽聞此言牧笛心驚,問道:“娘娘這是要……”

尹後緩緩起身,面上盡是凜然之色,一雙鳳眸明亮的讓人有些炫目,不敢直視,只聽她緩緩道:“本宮要爲天子,抄血經,祈福!”

……

第四百九十一章 宮辛第十五章 賀禮第八百七十三章 大燕出不了武曌第五百九十二章 王爺,西洋去不去?第九十七章 禍事第四十五章 相嫌第四百三十三章 跋扈 (第一更!)第六十章 我好慘第二百五十二章 官印第八十九章 賜字第一百六十章 激怒第八百三十二章 祝娘娘佳節安樂……第三百二十六章 扇子第九十六章 滴血第七百一十三章 皇上不好了,竇大夫被五皇子騎馬撞翻了……第三百八十三章 給鳳姐兒個體面第二百八十章 栽贓陷害第六百三十三章 飛鳳亭夜話第八百二十三章 林如海:你的時間不多了……上架感言第八百五十四章 重掌繡衣!第九百六十六章 多多益善第六百六十四章 賈薔:王爺,那是你母妃!!第四十四章 分庭抗禮第七百一十五章 襲人失蹤第三十五章 隔牆有耳第一百三十八章 大福運(第四更!)第五百八十二章 隆安帝,你這個昏君!賈薔,奸臣也!第二百五十一章 多多益善第六百六十一章 再回榮慶堂……第八百二十三章 林如海:你的時間不多了……第一百七十八章 來信第二百一十一章 兵荒馬亂第六百一十二章 今夜醜正,建佛國,尊佛母!第八百四十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第六百一十二章 今夜醜正,建佛國,尊佛母!第六百零二章 兩位姑奶奶第五百八十二章 隆安帝,你這個昏君!賈薔,奸臣也!第五百二十五章 賈敬第五百八十八章 好好安胎……第四百三十九章 接你回家……(第一更!)第三百零三章 酒後之言?第六百四十二章 一輪明月照西廂……第一百九十六章 悲壯第四百一十三章 踏平 (第二更!)第一百三十七章 崩塌(第三更!)第七百二十八章 天家第三百四十二章 金冊 (第一更!)第三百八十九章 呸呸!(第二更!)第二百八十七章 天經地義第二百五十八章 託付?!第四十一章 窩火第二百八十一章 再次平叛第三百零一章 喜信第二十八章 搏命人第五百一十六章 幫你數數心跳第三百章 斷個乾淨!第二百八十五章 逼婚(爆更求訂閱啊!)第八百九十三章 執掌教坊司第七十八章 二嬸嬸第三百一十九章 抄家第五百零三章 紅顏未老恩先絕第一百六十五章 着惱 (求訂閱啊啊!)第六百七十一章 老四已出局,老三想法送出局!第二百六十章 交換,鳴冤第九百零一章 欺人太甚第五百五十三章 王二妹氣絕王子騰第七百一十二章 血書 (求訂閱!)第九十九章 雪中送炭第五百四十一章 不安第五百四十二章 作妖第六百九十九章 封王!第四百三十一章 養精蓄銳 (第二更!)第五百六十二章 “噩耗”第六百五十章 繡衣衛指揮使,賈薔?第五百八十八章 好好安胎……第五章 外家第五百七十六章 日常之晴雯的慘叫聲第八百三十一章 這天下朝廷不取,我來取之!第九百一十五章 油盡燈枯?第三百二十六章 扇子第三百八十九章 呸呸!(第二更!)第二百九十二章 辭官讓爵第六百五十三章 賈薔和三皇子同歸於盡?第五百一十三章 寧郡王妃第二百八十章 栽贓陷害第五百八十五章 尹皇后:賈薔果真是個好的!第九百一十七章 歌舞昇平夜,提刀殺人時第四百一十五章 呸!少神氣!(第四更!)第四十八章 得勝第四百一十八章 與賈赦的交易(第七更!求訂閱啊!)第七百五十四章 尹後:他敢!第三十六章 奇遇第一百四十九章 磊落第二百一十八章 嫁妝第六百九十五章 子瑜之難第三百八十三章 給鳳姐兒個體面第八百章 天下興亡,與商賈何干?第六百二十四章 天佑孔聖,留一血脈第五百六十三章 賈敬最後的殺招
第四百九十一章 宮辛第十五章 賀禮第八百七十三章 大燕出不了武曌第五百九十二章 王爺,西洋去不去?第九十七章 禍事第四十五章 相嫌第四百三十三章 跋扈 (第一更!)第六十章 我好慘第二百五十二章 官印第八十九章 賜字第一百六十章 激怒第八百三十二章 祝娘娘佳節安樂……第三百二十六章 扇子第九十六章 滴血第七百一十三章 皇上不好了,竇大夫被五皇子騎馬撞翻了……第三百八十三章 給鳳姐兒個體面第二百八十章 栽贓陷害第六百三十三章 飛鳳亭夜話第八百二十三章 林如海:你的時間不多了……上架感言第八百五十四章 重掌繡衣!第九百六十六章 多多益善第六百六十四章 賈薔:王爺,那是你母妃!!第四十四章 分庭抗禮第七百一十五章 襲人失蹤第三十五章 隔牆有耳第一百三十八章 大福運(第四更!)第五百八十二章 隆安帝,你這個昏君!賈薔,奸臣也!第二百五十一章 多多益善第六百六十一章 再回榮慶堂……第八百二十三章 林如海:你的時間不多了……第一百七十八章 來信第二百一十一章 兵荒馬亂第六百一十二章 今夜醜正,建佛國,尊佛母!第八百四十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第六百一十二章 今夜醜正,建佛國,尊佛母!第六百零二章 兩位姑奶奶第五百八十二章 隆安帝,你這個昏君!賈薔,奸臣也!第五百二十五章 賈敬第五百八十八章 好好安胎……第四百三十九章 接你回家……(第一更!)第三百零三章 酒後之言?第六百四十二章 一輪明月照西廂……第一百九十六章 悲壯第四百一十三章 踏平 (第二更!)第一百三十七章 崩塌(第三更!)第七百二十八章 天家第三百四十二章 金冊 (第一更!)第三百八十九章 呸呸!(第二更!)第二百八十七章 天經地義第二百五十八章 託付?!第四十一章 窩火第二百八十一章 再次平叛第三百零一章 喜信第二十八章 搏命人第五百一十六章 幫你數數心跳第三百章 斷個乾淨!第二百八十五章 逼婚(爆更求訂閱啊!)第八百九十三章 執掌教坊司第七十八章 二嬸嬸第三百一十九章 抄家第五百零三章 紅顏未老恩先絕第一百六十五章 着惱 (求訂閱啊啊!)第六百七十一章 老四已出局,老三想法送出局!第二百六十章 交換,鳴冤第九百零一章 欺人太甚第五百五十三章 王二妹氣絕王子騰第七百一十二章 血書 (求訂閱!)第九十九章 雪中送炭第五百四十一章 不安第五百四十二章 作妖第六百九十九章 封王!第四百三十一章 養精蓄銳 (第二更!)第五百六十二章 “噩耗”第六百五十章 繡衣衛指揮使,賈薔?第五百八十八章 好好安胎……第五章 外家第五百七十六章 日常之晴雯的慘叫聲第八百三十一章 這天下朝廷不取,我來取之!第九百一十五章 油盡燈枯?第三百二十六章 扇子第三百八十九章 呸呸!(第二更!)第二百九十二章 辭官讓爵第六百五十三章 賈薔和三皇子同歸於盡?第五百一十三章 寧郡王妃第二百八十章 栽贓陷害第五百八十五章 尹皇后:賈薔果真是個好的!第九百一十七章 歌舞昇平夜,提刀殺人時第四百一十五章 呸!少神氣!(第四更!)第四十八章 得勝第四百一十八章 與賈赦的交易(第七更!求訂閱啊!)第七百五十四章 尹後:他敢!第三十六章 奇遇第一百四十九章 磊落第二百一十八章 嫁妝第六百九十五章 子瑜之難第三百八十三章 給鳳姐兒個體面第八百章 天下興亡,與商賈何干?第六百二十四章 天佑孔聖,留一血脈第五百六十三章 賈敬最後的殺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