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七章 天崩地裂!

翌日清晨,天將將明。

李紈就帶着素雲,逐院的去叫人。

她是大嫂子,原就負責帶這一羣大姑子小姑子……

昨兒晚宴時計劃好了,上了船後再吃早飯,船上那邊會提前準備好,乘舟觀日出而用,頗有幾分意趣。

所以一大早,天還未明,李紈就來叫人。

說來也奇怪,許是已經累過了,雖昨晚一宿未睡,此刻竟絲毫不覺着困累……

先去了旁邊的蘅蕪苑,子瑜、寶釵倒已經起來了。

二人都是自律之人,心中念着事,自不會賴牀。

寒暄幾句後,一行又去了紫菱洲,叫起了迎春,再一路南向,去了藕香榭,叫醒了惜春。

路過秋爽齋,去叫探春。

探春卻有幾分起牀氣,被強叫醒來後看見李紈就惱火,抱怨道:“昨晚稻香村在弄甚麼鬼?一晚上就聽到雞鴨鵝的叫聲!離的八百里遠,叫聲都能傳到這邊來,吵的人天明纔將將睡下,又來催!”

李紈聞言俏臉登時漲紅,不過也是納罕尋思道:“還真不知是怎回事,昨晚上一宿那些雞鴨鵝都不素淨,我也聽着幾個婆子在外面喲呵了半宿。去問了問,只說是受了驚嚇,許是因爲園子裡狗的叫聲。”

迎春聽她們都說開了,跟着笑道:“我還以爲稻香村那邊鬧了毛賊……”

李紈聞言心中又愧又惱,啐道:“紫菱洲還在我邊兒上,要鬧毛賊也先鬧你!”

迎春自知失言,紅着臉低下了頭,李紈也不好和這個二木頭計較,催翠墨、侍書趕緊服侍探春洗漱罷,一行人又往瀟湘館行去。

子瑜一路行來,見此處最是幽靜,尤其是那千百杆鳳尾竹,翠翠森森,連呼吸間都瀰漫着翠竹之清新,十分喜歡。

黛玉也還未起,李紈叫醒後,睜着惺忪星眸看着李紈疑惑道:“昨晚可是稻香村有甚麼事?怎鬧騰的那樣厲害,惹得巡夜的狗叫了半晌?打發嬤嬤去瞧瞧,只說是大嫂子那邊動靜大。”

李紈都快撐不住了,紅着臉搖頭道:“我也不知,昨兒晚上養在稻田邊上鴨棚裡的家畜都瘋了般,幾個婆子吆喝了半宿也沒安頓好。”

黛玉倒未多心,皺眉道:“可別是要出甚麼事……”

寶釵笑道:“哪有那樣邪乎,上回不也是這樣,說是外面侍衛們在操演,這次多半也是這般,狗亂吠,驚得雞鴨亂叫。”

黛玉笑道:“也是……那些家禽平日裡瞧着很有幾分鄉間意趣,只沒想到鬧騰起來這樣煩人。走罷,去叫了雲兒和琴兒,就該出發了。”

寶釵問道:“櫳翠庵的那兩個要不要叫上?昨兒還忘了說了……”

李紈在一旁笑道:“邢姑娘倒也罷了,是個好性子。只妙玉那性子,着實惹人厭的很。”

黛玉沉吟稍許道:“打發個人去問問罷,若是願意就一併去。若是好清靜的,留在園子裡也不算委屈,吃穿用度上讓留家裡的照顧穩妥了。”頓了頓看向身旁的紫鵑道:“你去走一遭,一會兒去怡紅院雲兒處尋我們。”

這樣的事,原就該她來拿主意,旁人也無意見。

紫鵑聞言忙應下出去了,李紈則帶着素雲、雪雁服侍着黛玉洗漱起來。

探春在一旁氣笑道:“大嫂子也是勢利眼,方纔怎不見伺候伺候我?”

李紈沒好氣道:“這是紫鵑出去了,你身邊的翠墨、侍書也出去了?”

黛玉不理,問子瑜道:“姐姐昨兒晚上睡的可還好?”

子瑜微笑頷首,一旁寶釵笑道:“郡主和我相仿,都睡的沉些。我原還擔心她認生……”

黛玉笑道:“這纔是有福氣的。”

洗漱罷,一行人又前往怡紅院,果然湘雲、寶琴還在呼呼大睡。

剛將二人叫醒,就見賈薔一身風塵僕僕的從外面進來。

先與李紈照了個面,問候了聲,也不知李紈想到了甚麼,淺淺一應後就紅着臉避開了目光,好在此刻無人多想,就聽賈薔面色肅然的道:“昨兒晚上不素淨,各種家畜都在鬧騰,許是要地龍翻身,你們不要多耽擱,趕緊出城登船。果真地龍翻身了,船上也安全的多。”

衆人聞言唬了一跳,黛玉道:“我剛纔也說來着,許是有天災。那……小婧和李崢、晴嵐怎麼辦?”

賈薔道:“已經讓她帶着孩子、奶嬤嬤一併去了大觀樓那邊。那邊是新起的,最是堅固結實,庭院裡也寬敞。我已經派人去佈政坊和朱朝街那邊言語了,說的嚴重些,想來他們會預備。最好是虛驚一場,不然……”他搖了搖頭,都不忍想這個多事之春。

這時紫鵑回來,同黛玉道:“邢姑娘和妙玉都說不必麻煩了,她們留下。”

黛玉同賈薔解釋了番後,賈薔想了想道:“派人再去一趟,就說我說的,請她們去大觀樓那邊,幫小婧照看孩子。”

回頭對諸姊妹道:“若只說讓她們去避險,她們多半不願意。那兩個,也都是極有個性之人。”

衆人被他說的心中有些惶恐,也都不敢多言,一行無話,出了大觀園後,早有馬車備着,連榮慶堂都未去,直接出城往碼頭上去了。

賈母等已經先一步離去,待賈薔送至碼頭,看一架架馬車陸續上了船後,方折返回城,打馬往宮裡行去。

在碼頭上徐徐而行時,就聽到多有力夫漁民們,笑談着昨晚的異象。

雞犬亂叫只是等閒,運河裡的魚密密麻麻的翻跳才熱鬧。

但他們絕大多數人也只是當個樂子來談,京城多少年沒遇到過地龍翻身,即便偶有一二次,也並未成大災。

再者,對他們來說,地龍翻身也比不上一天的工錢要緊……

賈薔的心情,卻愈發沉重。

……

皇城,養心殿。

隆安帝皺起眉頭來,臉色不大高興,看着賈薔沉聲呵斥道:“朕今日讓你來,不是讓你來危言聳聽的!家裡雞鴨鬧了一晚上,你就跑來說甚麼有地龍翻身?你比欽天監的人還知天象?”

賈薔聞言道:“皇上,臣以爲,這等事最好以防萬一。且又不止是臣家裡,臣在碼頭上聽許多人都在談,昨晚上家裡的狗貓都不素淨。另外,運河裡的魚也有異象。種種跡象表明,真有些不大對勁。”

隆安帝擺手道:“行了,廢話說少。朕問你,你先前說和那些所謂的江湖綠林談判,讓他們遷往安南,你說他們會自願遷往安南,如今可談妥了?”

賈薔心裡無奈,他倒不是真有孝心,關心隆安帝的死活。

但眼下各種局勢纔剛剛穩定下來,果真天子出了事,變數着實太多。

眼下對他和德林號最有益的,就是繼續依附在大燕龐大的身軀上,茁壯發展。

一旦這具龐大的身軀發生動亂,對他和德林號而言,壞處都遠遠大於好處。

不過,佛渡有緣人,隆安帝不信,他也沒甚法子。

再者,他本身也不能確定,是否真的會有地龍翻身……

沉吟稍許,他點頭道:“已經談妥了。那三百餘家的老幼婦孺先不去,青壯先行。到了粵省後,臣會當他們旬日左右的先生,教教他們甚麼是俠之大者,爲國爲民。教教他們甚麼是凡日月所照,江河所至,皆爲漢土。

總要讓他們真正明白了大義,纔好放出去。此事因臣而起,果真出了事,臣要揹負起責任來。所以不敢小覷……”

隆安帝聞言,面色好看了些,點頭道:“你能有這份心思,不枉朕對你的信任。賈薔,此事朕由得你去辦,只一點,要儘快盡多的運回糧食來。此事之重要,不必朕多言,你心裡明白。辦好此事,不僅有功於朝廷,也能爲你先生分憂解難。林愛卿,着實不易。”

賈薔沉聲道:“皇上放心!臣必不負皇命!且安南、暹羅等地的糧米,既然買,就不會只買一回,而會源源不斷的運回國內。

他們那地一年能夠三熟,三四個月就能耕種一輪。所以即便當地百姓懶散,耕種水平不高,都能吃飽肚子。

臣到粵省後,會一邊督促九大姓去買糧,還要一邊去租地,請大燕的百姓去耕作,哪怕多舍給當地勢力一些好處,也爭取儘快爲大燕多開發出一個大糧倉,以助朝廷新政大行。

非萬不得已,臣不會挑起紛爭,孰輕孰重,臣心中明白。

臣素來混鬧,蒙皇上、娘娘厚愛,不曾怪罪。甚至親臨寒舍,爲臣高堂父母。

此等厚恩重德,自國朝鼎定以來不曾有過,翻開青史觀之,也未曾有過,臣一日不敢或忘。

所以,爲報皇恩,臣甘願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後面進來的韓彬、郭鬆年、左驤等正好聽到了這番慷慨激昂的表態,一個個面色精彩。

實難相信,這是林如海最看重最喜愛的弟子……

不過隆安帝的面色看起來還是有些感動,同韓彬道:“方纔賈薔來時就說了,家裡雞鴨鵝犬亂叫了一宿,怕是有地龍翻身。元輔怎麼看?”

韓彬住在宮裡,自然接觸不到這些,聞言莫名其妙,不過到底性子穩重些,道:“此事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打發人去欽天監問問也好。”

隆安帝爲給賈薔一個面子,點點頭道:“那就派人去問問,可有甚麼異象。”

說罷,又問道:“你們還有甚麼事囑咐賈薔的?糧食之事,朕已經說過了,不必再說了。”

韓彬笑道:“賈薔,放二年前,老夫都很難相信,朝廷會將如此要緊的大事,交給你一個才成親的小年輕手中,還寄予如此厚望。但現在,老夫相信這世上是有奇才的。你賈薔,就是如海發現的一塊璞玉,一個奇才。好生當差,不要辜負了這一身的能爲。老夫相信,將來青史之上,必有你一個名號。話不多說,你早去早回。”

“是!臣告退!”

……

鳳藻宮,偏殿。

賈薔來時,李暄竟然也在。

見賈薔眼神詫異,登時罵道:“看甚麼?母后的寢宮,你來得爺反倒來不得了?”

賈薔不理他,與尹後見禮後,尹後指了指殿內已經備好的兩個箱籠,笑道:“先前給子瑜添了兩個箱籠作嫁妝,如今新認了個女兒,可不能厚此薄彼,這兩個箱籠你帶了去,給林丫頭,就說本宮很喜歡她,等從南邊兒回來了,常和子瑜一併進宮看本宮。”

看着尹後絕美的俏臉上柔美的笑容,賈薔心中感慨,能將事做到這一步,該是何等的聰穎蓋世。

讓他明知道是手段,卻仍不得不感動。

他並未推辭,大禮拜下,代黛玉謝恩。

尹後叫起後笑道:“快去罷,莫要耽擱行程。”

賈薔卻未急着走,將昨晚在稻香村聽到的動靜說了遍,最後道:“臣在碼頭上,聽不少漁伕力工們也在談此事,運河裡的魚也是密密麻麻的翻跳。臣以爲,此事怕是不尋常,恐怕是地龍翻身的徵兆……”

尹後、李暄聞言都唬了一跳,尹後紅脣輕啓,倒吸涼氣,看着賈薔道:“此事你可同皇上說了?”

賈薔點點頭,道:“皇上已經打發人去問欽天監了……只是臣還是有些擔心,畢竟宮裡除了九華宮外,其他大殿好些年沒修葺過了。娘娘您這鳳藻宮也是,未必結實。不如娘娘今兒先去西苑海子裡的船上待一待,安全許多。”

尹後聞言好笑道:“豈有這般道理?既然皇上已經打發人去問欽天監了,那等有了結果,自會妥善安排,你不必擔憂了。再說,本宮好好的跑去西苑乘船,還不叫人笑掉大牙?”

李暄也笑罵道:“你自己去乘船不嫌夠,還蠱惑母后也去乘船?還扯那麼些有的沒的,爺昨兒晚上怎沒聽到勞什子貓叫狗叫?別是你家不素淨,撞客了罷?”

賈薔皺眉道:“王爺,這樣的事,我會開頑笑?果真是個誤會,等我回來後給娘娘磕頭賠罪就是。可萬一是真的,後果敢想麼?”

李暄見他說的嚴肅,眨了眨眼道:“你認真的?”

賈薔沒說話,只是點了點頭,李暄抓了抓後腦勺,道:“果真有魚亂蹦?爺記得外面龍缸裡就養了幾條金魚兒,爺去瞧瞧,是不是蹦出來了。果真蹦出來了,爺馬上就和母后去西苑坐船去。”

說着,他將信將疑的出宮去看,結果剛走出殿內,步入皇庭,忽地一頓,只察覺到腳下傳來一陣震顫,李暄面色驟然一變,回頭厲聲吼道:“賈薔,帶母后出來!!快帶母后出……”

話音未落,一陣劇烈的天旋地轉讓他摔倒在地,他一切顧不得手腳並用往殿內掙扎爬去,正此時,卻聽“轟隆”一聲,鳳藻宮偏殿倒塌下來……

“母后!!!”

………

PS:我今天努力一下,爭取再更一章,太晚了的話,就明早看。

第六百五十九章 無道昏君第三百零四章 林子大了多歪鳥第一百八十九章 蠹蟲第四百一十二章 蠱惑人心(第一章!)第八百一十四章 衆生相第九百四十二章 威脅第九十七章 禍事第九百八十二章 金盃共汝飲,白刃不相饒!第七百九十二章 生了第六百零九章 賈林氏:誰敢動我東府分毫?第三百六十六章 過街之鼠 (第一更!)第三百七十九章 菊月樓風波(中)第三百七十章 賈母的名諱……第七百二十章 我只是敲了敲邊鼓,搭了個臺……第四百零六章 寶玉的絕望第五百七十一章 深失朕望第八百七十九章 繡衣衛,誅賊!第八百五十二章 生,死第四百一十章 雷劈第九百四十八章 生死兇威第九百五十五章 還有脈?第三百零三章 酒後之言?第八百六十六章 管侄兒叫爹爹第二百一十五章 喪音第五百九十二章 王爺,西洋去不去?第六百三十八章 閻王三點手第四百九十二章 清掃東城?清掃東城!第二百七十三章 誰來修園子?第一百二十七章 轉性兒了?第九十章 半山公第三百四十七章 晴天霹靂!(第二更!)第三十六章 奇遇第一百六十九章 掌控第一百八十四章 贈人第六百三十三章 飛鳳亭夜話第二百八十五章 逼婚(爆更求訂閱啊!)第四百九十九章 推心置腹第五百九十七章 賈母:不聾不啞,難做公婆第六百零四章 風起第六百二十四章 天佑孔聖,留一血脈第七百五十八章 賈薔:我是乃翁第八百三十六章 未想賈薔如此重口味……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母心第四百四十三章 平兒姐姐,今晚……第三百三十二章 清理宗族(第四更!求訂閱!)第五百八十九章 趙姨娘背後的高人第四百零四章 道之所在,雖千萬人吾往矣第七百零八章 一念之差第七百四十三章 妖精第六百六十九章 賈薔,爺不在時,你少來找王妃!第七百七十五章 遼東來人第四百九十章 適可而止第三百五十五章 顛倒黑白第一百三十八章 大福運(第四更!)第一百九十八章 說親第二百三十七章 禍根第七百六十三章 咦,又多了位二嬸嬸?第五百七十四章 寶玉實慘,金釧歸寧第九百二十六章 火樹銀花不夜天第二百四十九章 警告第六百五十六章 賈薔:我愛吃桃!第六百八十九章 鳳姐兒:別擔心,寶丫頭在屋裡照顧着呢第五十六章 心思第四百七十九章 昏倒第七百一十五章 襲人失蹤第一百六十一章 磕頭認錯?(求訂閱啊啊啊!)第六百四十七章 王家掛白報喪第六百五十六章 賈薔:我愛吃桃!第三百五十章 捅破天!(第五更!)第八百七十九章 繡衣衛,誅賊!第五百九十八章 哎呀,壞了!林姑娘怎麼今兒就回來了?第二百四十九章 警告第三百三十一章 遊園 (第三更!)第九百九十一章 水乳交融第二百六十三章 揚眉吐氣第七十四章 大造化第四百九十六章 鴛鴦陪牀第一百五十二章 說情第七百零三章 無題第一千零七章 爺是阿斗,卻有子龍第六百一十五章 十二老母朝無生,殺盡邪魔立佛國第五百六十九章 狼心狗肺!第八百三十三章 天上掉餡餅第六百一十八章 二騎入神京……第三十一章 恩絕第五百七十八章 鳳兒,你快活的活罷……第五百四十七章 劉備摔孩子第四百五十八章 苦湘雲第九百三十一章 閨中趣第八百四十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第八百零三章 砰!第四十章 變故第三百零七章 告御狀第四百九十四章 龍潭虎穴第九百五十七章 驚聞喜訊第四百零九章 信個鬼!第二百一十六章 孝子第四百一十三章 踏平 (第二更!)第五百三十四章 槍殺林如海!第六百一十八章 二騎入神京……
第六百五十九章 無道昏君第三百零四章 林子大了多歪鳥第一百八十九章 蠹蟲第四百一十二章 蠱惑人心(第一章!)第八百一十四章 衆生相第九百四十二章 威脅第九十七章 禍事第九百八十二章 金盃共汝飲,白刃不相饒!第七百九十二章 生了第六百零九章 賈林氏:誰敢動我東府分毫?第三百六十六章 過街之鼠 (第一更!)第三百七十九章 菊月樓風波(中)第三百七十章 賈母的名諱……第七百二十章 我只是敲了敲邊鼓,搭了個臺……第四百零六章 寶玉的絕望第五百七十一章 深失朕望第八百七十九章 繡衣衛,誅賊!第八百五十二章 生,死第四百一十章 雷劈第九百四十八章 生死兇威第九百五十五章 還有脈?第三百零三章 酒後之言?第八百六十六章 管侄兒叫爹爹第二百一十五章 喪音第五百九十二章 王爺,西洋去不去?第六百三十八章 閻王三點手第四百九十二章 清掃東城?清掃東城!第二百七十三章 誰來修園子?第一百二十七章 轉性兒了?第九十章 半山公第三百四十七章 晴天霹靂!(第二更!)第三十六章 奇遇第一百六十九章 掌控第一百八十四章 贈人第六百三十三章 飛鳳亭夜話第二百八十五章 逼婚(爆更求訂閱啊!)第四百九十九章 推心置腹第五百九十七章 賈母:不聾不啞,難做公婆第六百零四章 風起第六百二十四章 天佑孔聖,留一血脈第七百五十八章 賈薔:我是乃翁第八百三十六章 未想賈薔如此重口味……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母心第四百四十三章 平兒姐姐,今晚……第三百三十二章 清理宗族(第四更!求訂閱!)第五百八十九章 趙姨娘背後的高人第四百零四章 道之所在,雖千萬人吾往矣第七百零八章 一念之差第七百四十三章 妖精第六百六十九章 賈薔,爺不在時,你少來找王妃!第七百七十五章 遼東來人第四百九十章 適可而止第三百五十五章 顛倒黑白第一百三十八章 大福運(第四更!)第一百九十八章 說親第二百三十七章 禍根第七百六十三章 咦,又多了位二嬸嬸?第五百七十四章 寶玉實慘,金釧歸寧第九百二十六章 火樹銀花不夜天第二百四十九章 警告第六百五十六章 賈薔:我愛吃桃!第六百八十九章 鳳姐兒:別擔心,寶丫頭在屋裡照顧着呢第五十六章 心思第四百七十九章 昏倒第七百一十五章 襲人失蹤第一百六十一章 磕頭認錯?(求訂閱啊啊啊!)第六百四十七章 王家掛白報喪第六百五十六章 賈薔:我愛吃桃!第三百五十章 捅破天!(第五更!)第八百七十九章 繡衣衛,誅賊!第五百九十八章 哎呀,壞了!林姑娘怎麼今兒就回來了?第二百四十九章 警告第三百三十一章 遊園 (第三更!)第九百九十一章 水乳交融第二百六十三章 揚眉吐氣第七十四章 大造化第四百九十六章 鴛鴦陪牀第一百五十二章 說情第七百零三章 無題第一千零七章 爺是阿斗,卻有子龍第六百一十五章 十二老母朝無生,殺盡邪魔立佛國第五百六十九章 狼心狗肺!第八百三十三章 天上掉餡餅第六百一十八章 二騎入神京……第三十一章 恩絕第五百七十八章 鳳兒,你快活的活罷……第五百四十七章 劉備摔孩子第四百五十八章 苦湘雲第九百三十一章 閨中趣第八百四十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第八百零三章 砰!第四十章 變故第三百零七章 告御狀第四百九十四章 龍潭虎穴第九百五十七章 驚聞喜訊第四百零九章 信個鬼!第二百一十六章 孝子第四百一十三章 踏平 (第二更!)第五百三十四章 槍殺林如海!第六百一十八章 二騎入神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