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權奸,名相

“李皙啊,你是說那個冒牌貨……”

將尹後攬入懷中,賈薔仰望星空,呵呵笑道,笑聲中滿是譏諷。

尹後聞言一怔,仰起臉來看賈薔,道:“冒牌貨……你知道?”

賈薔低頭在她眉心處啄了口,看着她道:“他那套名堂幾無破綻,也的確厲害。若非從開始就知道有個人在他那邊,並安排了人死死盯住,連我也未必能發現端倪。呵……不說他了,不讓他繼續藏下去,我又怎麼能釣出私下裡那些居心叵測包藏禍心的虎狼之輩?不將那些混帳斬盡殺絕,我離京都不怎麼放心。”

尹後聽聞這等帶着血氣的話,心都顫了顫,也頗有幾分不是滋味。

賈薔似有所覺,側眸看她一眼,笑道:“你心裡難過是應該的,雖然被他誆騙的人裡,多有投機之輩,但也有不少當真是心懷李燕皇族,願意給你們送死的。這樣的人,我殺的時候都有些難過,更何況你們?”

尹後沉默許久,並未問先前願意跟着李景出海的都放走了,這些人爲何不發落出海這樣淺薄的問題。

她嘆息一聲道:“連李皙都在你的掌控下,如跳樑小醜一般。賈薔,這天下就這樣易了主,本宮有時總覺得不真切……”

賈薔好笑道:“你看我平日裡,有關注那些權傾天下的事,有沉迷其中麼?”

朝廷上的政事,他都交給了呂嘉去處置,尹後垂簾。

軍務上的事,他則交給了五軍都督府去處置,只是時時關注着。

無論是呂嘉還是五軍都督府裡的五位王侯,在那日兵變之前,同賈薔都極少有交集。

呂嘉肯定沒有,那些王侯即便有,也不過是爲了“求活”和“封國”,和死忠談不上。

而賈薔將軍國大權交給兩撥這樣的人……也着實讓許多人想不通。

近二月來,賈薔的重心仍在德林號和皇家錢莊上。

和過去,似乎並未太多分別。

尹後聞言一怔後,也忍不住笑了起來,道:“其實我未想過,你居然會信任呂嘉?那樣的人,品德二字與其不相干吶。”

賈薔笑了笑,道:“眼下還沒到用德的時候,有品德德行的人,現在會跟我?”

尹後輕聲道:“你可以自己理政的,以你的聰穎、見識和遠見……”

賈薔擺手笑道:“罷了罷了,人貴有自知之明。朝廷上那些政務,我聽着都覺得頭疼,哪裡耐煩去理會那些?”

尹後氣笑道:“誰不是這樣過來的?你不學,又豈能會?學了自然也就會了。”

賈薔搖頭道:“我知道,我也沒有不學。正因爲一直在默默學習,才愈發明白行政門道到底有多深。

和那些一輩子浸淫在政務上的官員,尤其是一步步爬上來的人中龍鳳比,我至少要埋頭苦學二十年,或許能趕上他們的治國水準。

門門都是學問,哪有想的那麼簡單……所以,乾脆將權力下放,保留能隨時收回來的權力就好。

再者我以爲,若每日裡都去做那些左右無數人命運的決定,難免會在日復一日中爲此而着迷,繼而迷失在其中,成爲六親不認唯有權力至上的孤家寡人。

我先前同你說過,絕不會做權力的走狗,爲其所掌控。

清諾,我們都不要迷失在權力的浮華和誘惑中,踏踏實實的做事,穩穩當當的過日子,過些年回過頭來再看,我們一定會爲我們在權力面前把持住自我,而感到驕傲。”

尹後鳳眸明亮,一直盯着賈薔看,一顆早已經過千錘百煉的心,卻不知爲何,跳的那樣劇烈。

這世上,怎會有如此奇男子,如此偉男子?

她握住賈薔的手,指尖觸碰在一起,牽引着他的手,放在了心房。

這一夜,她彷彿回到了豆蔻之年……

“要我……”

……

翌日清晨。

彷彿天剛剛亮時,整個神京城就開始沸騰燥熱起來。

皇權更迭未出現大的變故,最大的受益者,除了賈薔,就是百姓。

再加上有不少人在民間引導風向,所以和在士林清流中不同,賈薔不見血奪天下的做法,讓百姓們交口稱讚,還多了那麼多天的談資……

西城菜市口,牌坊前。

正當不知多少菜販各式早點攤子陳列道路兩旁,裡面更是沸反盈天,熱鬧之極時,一隊西城兵馬司的兵丁高舉着一張大大的露布前來。

京城百姓最好熱鬧,登時圍了上去,連一些心急的菜販、攤販都顧不得吃飯的傢伙,跟上前去看着。

只是如今的百姓,絕大多數都不識字。

待看到兵馬司的人將露布貼好後,有人壯膽問道:“爺們兒,給說說,上面寫的甚麼啊?”

“就是,說說,說說!”

爲首的一隊正笑道:“好事,天大的好事!”

“哎喲!這位爺,您就別賣關子了,甚麼好事,您倒說說啊!”

隊正笑道:“還碰到個心急的,這會兒心急,當初怎不去學裡念幾天書?”

一旁兵卒提醒:“頭兒,你不是也不認得字麼……”

“閉嘴!”

“哈哈哈!”

百姓們覺得太歡樂了,鬨堂大笑。

倒也有認字的生員,看完露布後面色卻震驚起來。

旁邊有人催問,生員搖頭道:“朝廷露布,竟如此粗淺直白,實在有失體統……”

衆人:“……”

那隊正笑道:“這是攝政王爺爺的意思,他老人家鈞旨:百姓識字的少,弄一篇之乎者也四六駢文在上面,幾個能看得懂?所以不僅這回,往後對百姓們宣的露布,都這樣寫。”

“哎喲!攝政王聖明!”

“倒是說說,到底是甚麼好事!一羣棉花套子,扯個沒完!”

兵馬司隊正道:“好事自然多磨嘛,這位小兄弟,吃了嗎?”

“……”

又是一陣鬨笑後,兵馬司隊正不再扯淡,道:“事情很簡單,是天大的好事。如今大家也都知道了,攝政王他老人家在海外打下了萬里江山,趕的上半個大燕了!可那裡土地肥沃,最重要的是,永不缺水,都是上好的水田!

咱們大燕北地一年只能種一茬糧食,可攝政王他老人家打下的江山,一年能種三茬!”

“好事是好事,可那些地都是攝政王的,又不是我們的,算甚麼喜事……”

京城百姓素來敢說話,人羣中一個起鬨道。

隊正笑罵道:“聽我說完!要不怎麼說是好事?攝政王他老人家說了,他要那麼些地做甚麼?德林號賺下金山銀海,十輩子也花不完。他老人家爲何一心想要開海?還不就是爲了給咱們老百姓多謀些地?歷朝歷代,到了中後期,這地都叫大戶巨室們給兼併了去,尋常百姓哪還有地可種?攝政王老人家爲了這事,成宿成宿的睡不着啊。如今好了,打下了萬里江山,從今往後,大燕就算再多億兆百姓,糧食也夠吃的!

諸位老少爺們兒,諸位鄉親父老,攝政王他老人家說了,只要是大燕子民,無論貧富貴賤,只要願意去小琉球或者爪哇的,去了立時分地五十畝!

一個人去,分五十,兩個人去,分一百畝,若是十個人去,就是五百畝!上等的水澆地啊,一畝頂三畝啊!!一家十口人,只要去,就是千畝良田,從此全家富貴!”

當這位兵馬司隊正嘶吼着說出最後一句話後,整個菜市口都沸騰了!

“轟!”

……

民間的熱浪滾滾蒸騰,朝廷各部堂衙門同樣人聲鼎沸。

就爲那一億畝養廉田!

過去大家都海外的地還停留在蠻荒的印象上,可近二三年大旱,堂堂大燕竟是靠從海外採買糧食度過了極難之危局,外面的地到底甚麼樣的,至少在官員心裡,是有些數的。

據說那邊一年三熟,且從無干旱之憂,種起地來比大燕容易許多。

一年三熟,如此對照起北方一年一熟的地而言,就相當於三億畝了。

眼下京郊一畝水澆地要十二兩銀子,算下來,這得多少銀子……

數以十億計啊!

更別提,每年產出多少……

振奮,亢奮!

“李大人,朝廷總算想起咱們這些窮官兒了!難得,難得!這二年考成法攆的咱們跟狗似的,一邊還追繳虧空,都快逼死咱了!如今可算見着回頭銀子了!”

“銀子在哪呢?讓你去種地,誰給你銀子了?”

“嘖,等把地分給咱,咱賣了,不就到手一筆銀子麼?”

“做你的青天白日夢!地是天家的,只分給你種了收些出息,還想賣?”

“不能賣啊……”

“別不知足了!打發幾個人過去,種上千把畝地,一年怎麼着也能出息上幾千兩銀子,還是細水長流的,還不行?”

“話雖如此,可……罷了罷了,先看看,到底能封多少地罷。唉,如今看來一時間進項添不來,還得掏不少盤纏銀子,但願能早點收回些來。”

此類對話,在各部堂衙門內,比比皆是。

武英殿內。

呂嘉笑呵呵的看着六部、五寺、二監、二院的諸多朱紫大員們,道:“這纔是真正的曠世隆恩啊!新政自然是善政,不管甚麼時候,都能穩定世道安寧。但節流固然重要,可只節流不成,官員們太苦了,並非社稷之福啊。清官當然好,可王爺說的更好,清官也不該天生就過苦日子啊!所以,王爺拿出一億畝上等良田來,作爲天家貼補天下官員的養廉田。這養廉田到底該怎麼分,王爺並不干預,要我等拿出個章程來。不過等議定章程後,天家會派天使,挨家挨戶的上門相賜,以彰各位爲社稷勞苦之功。

諸位,打大家金榜題名後,有多少年未見此等登門報捷誇功的殊榮了,啊?”

原本還覺得朝堂上堂而皇之談這些的官員,此刻聽聞此言,都不禁笑了起來。

是啊……

誰不是經過無數次考試,一步步熬到今日的?

縣試、府試、鄉試、會試、殿試……

雖然極苦,卻也是絕大多數讀書人一生中最榮耀的時刻。

後來雖當了官,可是卻只能在宦海中浮沉,歷經無數陰謀算計,艱難坎坷。

運道好的,青雲直上。

運道不好的,一生蹉跎。

卻未想到,還有天使登門御賜養廉田之日。

哪怕大部分人心裡對賈薔之所作所爲仍難以接受,甚至深惡痛絕,留在京裡只爲了一個“官”字,可如今也不由爲賈薔的驚天大手筆所震驚欽佩。

呂嘉看出百官面色的轉變,呵呵笑道:“攝政王一心想要南下,非二韓所逼,絕不會至今日之地步。眼下可還有人懷疑王爺存心爲之否?且看看近二月來,王爺召開過幾次朝會?王爺不是懶政,也不是荒唐之人,他日夜爲賑濟之事操持着,再有就是開海大業。

多餘的話就不多說了,老夫知道,外面不知多少人在罵老夫,老夫不解釋,也不生氣,待二三年後,且再回頭看來。

是非功過,融入褒貶,由春秋去書寫罷。

除了官員的養廉田外,王爺還號召大燕百姓,主動前往海外,德林號會負責給他們分田。不過就老夫推測,未必會有太多人去。

人離鄉賤,且大多數百姓都是本分老實之人,能有一口活的,就不願奔波萬里,路費盤纏都捨不得。

所以咱們要快些將章程議出來,將地分下去後,各家早早派人去種,也好早有收穫。

官員先行,並在那裡發了財,賺得金山銀海,百姓們自然也就願意去了。”

禮部侍郎劉吉笑道:“元輔大人是王爺親自開的金口,三萬畝良田。一年三熟的話,摺合起來將近十萬畝咯。我等自然不敢與元輔比肩,較六部尚書、翰林院掌院學士等也要次一級。一萬畝不敢作想,八千畝總能有罷?

另,大燕共一千五百四十九個縣,另有縣丞、主簿、典史等八品、九品官員,這些人又能分多少?若只分個百十畝,恐未必能入得了他們的眼。”

戶部左侍郎趙炎呵呵笑道:“那自然遠不止。一千五百餘縣,便是一個縣分一萬畝,縣令、縣丞、主簿、典史四人分,也不止百餘數。劉大人,這可是一份前所未有的厚禮、重禮啊!”

劉吉聞言神情卻有些微妙,道:“若這般說來,一個縣令都能分上幾千畝?”

他自忖也就分個七八千畝……

趙炎笑道:“哪有那麼多……縣上面還有府,府上面還有道,道上面還有省,再加上河道,亂七八糟加起來,官員數萬!合計到八九品的小官兒,一人能分五百畝,已經算不錯了。七品縣令,大概也就是千畝之數。總得來說,若是按照王爺的說法,每年的收益肯定遠遠超過俸祿。”

呂嘉呵呵笑道:“不損民力分毫,反而還能往大燕運回無數糧米,讓大燕百姓再無飢餓之憂。王爺立意之高,當稱千古第一人!諸位,老夫也不逼你們現在就視王爺爲君上,大可再等二三年,看看這世道到底是昌盛起來了,還是衰敗下去了。看看我呂伯寧,到底是厚顏無恥古今第一的權奸,還是成爲青史之上流芳百世的名相!”

百官聞言,面色多有動容者。

……

第二百八十一章 再次平叛第五百七十二章 悶聲發大財第三百六十六章 過街之鼠 (第一更!)第三百六十一章 刺殺!(第二更!)第三百五十九章 高人(第五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促狹第四百四十五章 寶丫頭有些不對(第一更!)第九百一十五章 油盡燈枯?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一億畝養廉田第五十一章 警告第六百八十一章 其智近乎妖!(十二月的第一更,求月票!)第八百三十三章 天上掉餡餅第六百五十八章 士紳一體納糧當差?第三百九十三章 毒殺!(第二更!)第九百三十四章 義母?第四百八十章 景陽鐘響,天下大哀第七百二十一章 我對錢沒興趣……第一百五十一章 三味書屋(求訂閱,第三更!)第三百四十六章 沖天大火(第一更!)第三百五十九章 高人(第五更!)第七百四十章 壞事了……第五百九十一章 皇后娘娘,臣是正經人!第七百七十四章 圈府拿人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難得糊塗第八百二十三章 林如海:你的時間不多了……第八百三十二章 寶劍贈英雄!第三百五十一章 難道是他?(第一更!)第九百七十八章 奔投第三百三十章 新書 (第二更!)第二百二十五章 伐開心第七百六十二章 遼東案發第八百二十二章 閤家歡第二百一十一章 兵荒馬亂第二百九十一章 智深如海第九百八十六章 餵你吃荔枝~第九百三十二章 林如海在第五層……第八百一十章 林妹妹,恭喜你當娘了!第七百零九章 貞女失節,不如老妓從良第三百八十四章 婦人之見 (第二更!)第五百九十七章 賈母:不聾不啞,難做公婆第一百八十四章 贈人第八百一十二章 誅賈家,以淨天下!第八十三章 薛大傻子第八百三十六章 未想賈薔如此重口味……第六百九十八章 竇現,莫要給臉不要臉!第五百八十四章 竇現,你就是個渣渣(第三更!)第三十八章 朕喜歡你第四百零四章 道之所在,雖千萬人吾往矣第五百五十八章 王夫人:可來了青天大老爺了!第五百六十四章 請二嬸嬸來東府幫幾天忙第八百三十二章 祝娘娘佳節安樂……第一百二十章 夜話第六百五十七章 賈薔:紫鵑,消失!第一百四十八章 大恩(求訂閱!!求月票!!)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清理乾淨,一個不留第五百五十章 叫王子騰來!第十七章 祖宗怒火第八百九十五章 背後嚼舌第五百七十二章 悶聲發大財第七百三十七章 這船可不怎麼隔音……第七百二十三章 負荊請罪第四百一十八章 與賈赦的交易(第七更!求訂閱啊!)第五百七十三章 寶玉の絕路第三十六章 奇遇第六百二十八章 走,今晚大家洗溫湯!第三百二十七章 訓鳳 (第四更,求訂閱!)第四百四十一章 騷氣沖天第八百三十四章 早晚讓你哭着求饒!第九百七十六章 福壽膏第六百六十章 鳳姐兒:呸!男人!第三百零五章 林府點撥第三百二十四章 大財主第八百四十八章 我是世間最美的情郎第三百八十四章 婦人之見 (第二更!)第五百四十一章 不安第一百三十四章 煩事第二百一十二章 他怎麼敢?第八百二十五章 觀孫第九百八十九章 殺雞儆猴第七百八十七章 不速之客第五百零二章 見不得人第三百三十七章 夜話 (第一更!)第七百一十七章 權奸第三百零二章 尹家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仍是絕路?第七百五十五章 回京第七百五十一章 御筆,意外……第八百七十四章 寶玉大婚第三百一十二章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第三百九十三章 毒殺!(第二更!)第三百七十一章 撒嬌第一百一十章 賢后第八百零一章 海船出事了……第九百二十五章 後日的婚事,不許大辦!第九百零四章 寶釵:你還想幹甚麼?第三百一十二章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第六百一十二章 今夜醜正,建佛國,尊佛母!第三十五章 隔牆有耳第七百五十八章 賈薔:我是乃翁第九百八十五章 寶玉瘋了
第二百八十一章 再次平叛第五百七十二章 悶聲發大財第三百六十六章 過街之鼠 (第一更!)第三百六十一章 刺殺!(第二更!)第三百五十九章 高人(第五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促狹第四百四十五章 寶丫頭有些不對(第一更!)第九百一十五章 油盡燈枯?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一億畝養廉田第五十一章 警告第六百八十一章 其智近乎妖!(十二月的第一更,求月票!)第八百三十三章 天上掉餡餅第六百五十八章 士紳一體納糧當差?第三百九十三章 毒殺!(第二更!)第九百三十四章 義母?第四百八十章 景陽鐘響,天下大哀第七百二十一章 我對錢沒興趣……第一百五十一章 三味書屋(求訂閱,第三更!)第三百四十六章 沖天大火(第一更!)第三百五十九章 高人(第五更!)第七百四十章 壞事了……第五百九十一章 皇后娘娘,臣是正經人!第七百七十四章 圈府拿人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難得糊塗第八百二十三章 林如海:你的時間不多了……第八百三十二章 寶劍贈英雄!第三百五十一章 難道是他?(第一更!)第九百七十八章 奔投第三百三十章 新書 (第二更!)第二百二十五章 伐開心第七百六十二章 遼東案發第八百二十二章 閤家歡第二百一十一章 兵荒馬亂第二百九十一章 智深如海第九百八十六章 餵你吃荔枝~第九百三十二章 林如海在第五層……第八百一十章 林妹妹,恭喜你當娘了!第七百零九章 貞女失節,不如老妓從良第三百八十四章 婦人之見 (第二更!)第五百九十七章 賈母:不聾不啞,難做公婆第一百八十四章 贈人第八百一十二章 誅賈家,以淨天下!第八十三章 薛大傻子第八百三十六章 未想賈薔如此重口味……第六百九十八章 竇現,莫要給臉不要臉!第五百八十四章 竇現,你就是個渣渣(第三更!)第三十八章 朕喜歡你第四百零四章 道之所在,雖千萬人吾往矣第五百五十八章 王夫人:可來了青天大老爺了!第五百六十四章 請二嬸嬸來東府幫幾天忙第八百三十二章 祝娘娘佳節安樂……第一百二十章 夜話第六百五十七章 賈薔:紫鵑,消失!第一百四十八章 大恩(求訂閱!!求月票!!)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清理乾淨,一個不留第五百五十章 叫王子騰來!第十七章 祖宗怒火第八百九十五章 背後嚼舌第五百七十二章 悶聲發大財第七百三十七章 這船可不怎麼隔音……第七百二十三章 負荊請罪第四百一十八章 與賈赦的交易(第七更!求訂閱啊!)第五百七十三章 寶玉の絕路第三十六章 奇遇第六百二十八章 走,今晚大家洗溫湯!第三百二十七章 訓鳳 (第四更,求訂閱!)第四百四十一章 騷氣沖天第八百三十四章 早晚讓你哭着求饒!第九百七十六章 福壽膏第六百六十章 鳳姐兒:呸!男人!第三百零五章 林府點撥第三百二十四章 大財主第八百四十八章 我是世間最美的情郎第三百八十四章 婦人之見 (第二更!)第五百四十一章 不安第一百三十四章 煩事第二百一十二章 他怎麼敢?第八百二十五章 觀孫第九百八十九章 殺雞儆猴第七百八十七章 不速之客第五百零二章 見不得人第三百三十七章 夜話 (第一更!)第七百一十七章 權奸第三百零二章 尹家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仍是絕路?第七百五十五章 回京第七百五十一章 御筆,意外……第八百七十四章 寶玉大婚第三百一十二章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第三百九十三章 毒殺!(第二更!)第三百七十一章 撒嬌第一百一十章 賢后第八百零一章 海船出事了……第九百二十五章 後日的婚事,不許大辦!第九百零四章 寶釵:你還想幹甚麼?第三百一十二章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第六百一十二章 今夜醜正,建佛國,尊佛母!第三十五章 隔牆有耳第七百五十八章 賈薔:我是乃翁第九百八十五章 寶玉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