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只望安好

西夷們很慘,不過東倭最慘。

也只不過一年前,葡里亞、東倭聯合四海王部內鬼,攻破安平城,將四海王閆平殺成殘廢,蒯鵬等舊部帶着幾百老幼病殘逃出生天。

那時雖然按照約定,葡里亞、東倭沒有佔領小琉球,但還是暗中將島上防衛摸了個透,尤其是岸防炮臺的位置,並模擬過強攻安平城的實況戰場。

艦炮精準度的確很低,可若設定好射擊諸元,打起來也並非太難。

現實也的確如此,東倭、尼德蘭、葡里亞、佛郎機甚至連英吉利都來插了一手。

不是他們相親相愛,相互扶住,而是因爲馬六甲就在茜香國,本是尼德蘭手中,如今被閆三娘摟草打兔子,用圍點打援、調虎離山二計,給拿在了手裡。

這是一處要命的所在,能扼住海上通道的咽喉,果真奪不回來,以後西夷商船穿梭通過此地,就要在德林軍的炮臺下穿行。

這對西夷們來說,簡直不可接受!

而德林軍用詭計偷襲了巴達維亞和馬六甲,佔領了兩地強大的炮臺陣地,連炮彈都是現成的,他們不願去硬碰硬,正巧東倭跳出來四處勾連,想要直接滅絕德林軍的老巢,釜底抽薪。

在順利拔除安平城四周的炮臺後,聯軍開始靠近,一邊直接炮轟安平城,一邊派了數艘兵船,開始登陸。

自然,以倭奴爲主。

其實眼下東倭正在閉關鎖國,幾十年前西夷們跑去東瀛傳教,挑唆百姓造反,鬧的極大。

而後東瀛就開始鎖國,除了西夷裡的正經商人尼德蘭人外,對了,還有大燕商人,餘者一律不準登陸東瀛。

上回之所以和葡里亞人聯合起來,抄了四海王,也是因爲四海王想幹翻矮騾子國,相中了人家的江山……

等到閆三娘得了賈薔的支持,以迅猛之勢翻身,並一舉打殘葡里亞東帝汶總督,並讓濠鏡跪唱征服後,東瀛人就沒睡過一天安生覺……

眼下幕府將軍德川吉宗算得上中興明主,不乏魄力和勇武,自然要消除“惡患”於國門之外。

他一直等着徹底解決德林號的機會,也密切關注着小琉球,當得知德林軍傾巢而出前往爪哇大戰後,他認爲機會來臨了……

然而這位東倭明主怕是想不到,賈薔和閆三娘等候他們多時了!

“砰砰砰砰!!”

幾乎在同一瞬間,隱藏在隱蔽工事裡的岸防巨炮們同時開炮!

整整八十門四十八磅重炮齊齊開火,在不足六百碼的距離,戰艦捱上這樣的重炮轟擊,能逃脫的希望十分渺茫了。

而岸防炮和艦炮最大的不同,就在於岸防炮可以隨時調整炮身角度,可以不斷的精確射擊諸元!

此次前來的七艘戰列艦,已經算是一股極強大的力量。

一艘戰列艦上就有近七十門大炮,僅三十六磅重炮都有二十餘門。

七艘戰列艦,再加上其餘稍小一些巡洋艦,合計數百門大炮。

這股力量若在海上放對起來,足以橫行東亞。

裝備實心炮彈的木質帆艦之間最大的一次海戰,英吉利也不過出動了二十七艘戰艦。

然而此刻,面對八十門岸防炮守株待兔式的突然暴擊,整個聯軍在僅僅經歷了三輪炮擊後,就開始打起白旗來。

太慘了,太狠了!

尤其是運兵船已經靠近海港碼頭,放下了近二千身高不足五尺的羅圈腿倭奴,被轟炸的慘不忍睹。

然而即便看見有人舉起白旗,炮戰仍未停止。

對於那些狼狽逃竄的聯軍戰艦,岸防炮盡情的揮灑着炮彈。

直到四五艘靠後些的戰艦,帶着傷終於逃出了岸防炮的射程內,然而也失去了戰鬥力,死傷慘重……

白旗再度揚起,聯軍投降。

……

安平城內,城主府議事廳。

林如海、齊太忠、尹朝並諸多天下巨室望族族長們,終於看到了當世傳奇女英豪閆三娘。

司馬紹的神情最是複雜,當初是他帶着閆三娘千里奔波,去京城尋賈薔求助的。

原是想着司馬家將四海王舊部給吃了,壯大家族實力。

結果被賈薔讓嶽之象連敲帶打,好一頓拾掇後才灰溜溜的回了揚州,一番苦心爲賈薔做了嫁衣……

再看看現在,司馬紹不由心酸,若是當初讓司馬家子弟娶了閆三娘,如今司馬家是不是也能有一個如此海戰無敵的女大帥?

不過也只是酸一酸罷,司馬紹心裡明白,閆三娘果真嫁進了司馬家,也只有在深宅大院裡伺候爺們兒一條路可走。

天下能容得她駕鉅艦縱橫大海的,唯有賈薔一人。

或許,這就是所謂的天命所歸了罷……

閆三娘與林如海等見罷禮,林如海溫聲道:“老夫也是才知道,你竟有了身孕。既然如此,何必這般奔波操勞委屈自己?果真有丁點閃失,薔兒那邊,連老夫也不好交差,更何況其他人。”

齊太忠呵呵笑道:“林相所言極是,不拘是爪哇還是甚麼,都沒有姨奶奶腹中嬰孩重要。王爺如今在京城,已掌控大局,晉爲攝政親王,真正的萬金之體。姨奶奶身份自然愈貴,還是好生保養的好。”

尹朝不懼這兩個,嘖了聲道:“分明人家打了大勝仗,不說些好聽的,非說這些掃興的。這位閆……”言至此,忽然卡殼。

尹朝一時間也弄不清該怎麼稱呼閆三娘。

只叫閆姨娘罷,似乎有些輕賤了。

若稱姨奶奶……

他就落不下這個臉。

忽地,尹朝眉開眼笑道:“閆帥閆帥,仗打的漂亮!賈薔那小子不指着你們這些能幹的小老婆,他能當個屁的攝政王!”

見林如海先呵呵笑了起來,餘者才鬨堂大笑。

閆三娘卻正色搖頭道:“天下間,能慣着我們做自己想做之事的人,也唯有王爺。德林號爲王爺一手所辦,若無德林號,絕無今日之局面。王爺纔是真正英明神武,運籌帷幄千里之外的世之英雄!”

尹朝聞言,一張臉都要扭曲了。

敢情這個傻女子,打仗厲害歸打仗厲害,結果還是被賈薔吃的死死的。

小琉球島上那些宣揚賈薔的戲班子說書女先們,着實太狠了!

伍元等大笑過後,林如海問閆三娘道:“外敵盡去了?”

對於黛玉之父,閆三娘極是尊敬,忙回道:“還沒,眼下正組織人手去搜救落水的水手。”

許是擔憂林如海不明白,她又解釋道:“對方已經投降了,按海上規矩,他們有活下去的權力。落在海里的船員若不救,都會死去。戰後通常會將還活着的沒受重傷的人救起來,成爲戰俘奴隸。他們家裡若有錢,可以來贖人。若沒錢,就當奴隸。另外,還要讓人打撈沉船,不能堵住港口。那些船雖然破了,可好些木頭都能用,炮也還能用。這一仗打下來,收穫極大,連爪哇那邊我也放心了。”

林如海笑道:“可是因爲,他們再無餘力去攻伐小琉球?”

閆三娘高興道:“正是!這次海戰,西夷諸國的實力損失慘重,想重新恢復過來,要從萬里之外的西夷各國再運兵船過來。可馬六甲如今在德林號手裡,他們想安穩的過去,也要我們答應才行。

如今就等着他們派人來談判求和!!”

看着閆三娘激動的神情,林如海笑了起來,道:“國舅爺方纔的話不是沒道理,薔兒能有你這樣的紅顏知己,是他的幸事。既然如今大事已定,你可願隨老夫一併進京,去見見薔兒?”

齊太忠在一旁笑道:“這可是了不得的殊榮了,其他王妃娘娘各位奶奶們都沒這個機會……”

閆三娘聞言,臉都羞紅了,低頭道:“相……相爺,家裡都沒人回,我也不好回,得守規矩。”

儘管,她極想去見賈薔。

林如海呵呵笑道:“不妨事,有老夫作保,玉兒她們不會說甚麼的。也是着實想不出,該怎麼嘉獎你,就由薔兒去頭疼此事罷。令尊可還好?”

閆三娘忙道:“勞相爺掛念,我爹如今還好……這次連東瀛倭奴一發收拾了,還會更好!”

林如海思量稍許後笑道:“你可以去問問他,願意不願意進京,做個海師衙門的大臣,封伯爵。你的功勞着實難封,就封到你父親身上罷。如今開海成爲朝廷的首要大事,可朝廷裡知海事的寥寥無幾。老夫回京後要主持朝政,需要一個知海疆兵事的可靠之人,常請教一二。”

閆三娘聞言大爲感激,趕緊替閆平謝過後,又擔憂道:“相爺,家父腿腳……”

林如海笑着擺手道:“不妨,以口述爲主。另外,若願意同去的話,令堂大人最好亦同去,要同封誥命。”

閆三娘高興壞了,從來只聽說,大丈夫縱橫天下馬革裹屍還,所求者不外乎封妻廕子,光宗耀祖。

如今她的作爲,能幫到丈夫賈薔已是榮耀。

不想還能讓父親封爵,母親得誥命,讓閆家徹底轉換成爲當世貴族!

見閆三娘感激的落淚,齊太忠等卻是欽佩的看着林如海……

替女兒拉攏住一個天大的幫手倒不算甚麼,重要的是,閆家在小琉球的權勢太炙,尤其是兩場大勝後,軍中威望太高。

賈薔若在倒也還好,賈薔不在,一旦有個反覆,小琉球幾無人能制。

不是說要打壓哪個,只是眼下,閆三娘暫不適合再留在德林軍。

不過正當他們這樣想時,林如海卻又忽地問道:“德林軍這邊,可還有甚麼要緊的事沒有?”

閆三娘聞言面色一變,遲疑稍許,神情終究冷靜下來,道:“相爺,此戰過後,德林水師自爪哇回來修整稍許後,要直接兵發東瀛,耽擱不得。回京之事……”

林如海聞言呵呵笑道:“既然如此,那自然是正事要緊。只要你能擔保照顧好自己,便以你的事爲主。

水師上的兵事,老夫等皆不插手。

你父親那裡倒是可以問問,若願意,他和你母親隨老夫一道回京即可。”

閆三娘聞言大喜,神情振奮道:“父親那裡我自去說……相爺,勞您轉過王爺,待教訓完倭奴後,我立刻就去京城!另外,會讓西夷各國和東瀛的使者都去京城見王爺,給王爺道賀服軟!齊總管說,這也算是萬邦來朝!”

……

待閆三娘急匆匆下去後,齊太忠看着林如海笑道:“武英殿的那幾位,若能有相爺一半的胸襟,事情何以至今日?”

林如海輕輕一嘆,搖了搖頭,目光掠過諸人,緩緩道:“二韓仍以舊時之目光看此世道,焉能不敗?然小琉球不同,小琉球很小,不及大燕一省,但小琉球亦足夠大,但有才華,諸位可恣意施展,不必憂心功高蓋主。”

尹朝氣笑道:“有賈薔那個怪胎在,誰的功勞還能邁過他去?咦……”

“如何?”

尹朝忽地挑眉笑道:“林相你一家,我一家,再加上四海王閆平一家,咱們三家一道回京,都是賈薔那小子的老丈人,嘖嘖,真有意思!”

衆人見林如海無奈苦笑,不由放聲大笑起來。

這一家子,卻是普天之下,最貴的一家子了……

不過這個尹朝還真有意思,賈薔都到了這個地步,尹家最大的靠山宮裡皇太后分量大跌,尹朝居然毫不在意,仍舊各種嬉戲渾鬧,也真是不易……

……

內堂。

看着黛玉面色蒼白,姜英面帶愧色。

賈母說話就不大好聽了,怪罪她將望遠鏡給黛玉,唬住黛玉了……

黛玉擺手強笑道:“哪裡就怪得了她,老太太也會指派。是我自己瞧着熱鬧,未想到的事……”

李紈笑道:“林妹妹還好這等熱鬧?”

可卿輕聲道:“豈是真看熱鬧?到底放心不下外面的情形,做當家奶奶的,王妃心裡擔負着許多呢。”

李紈啐道:“偏你這小蹄子知道的多!”

可卿也不惱,抿嘴一笑,美的讓一室女人都覺得耀眼……

鳳姐兒在一旁看着好笑,笑問可卿道:“可看過七郎了沒?這樣大的動靜,別受驚嚇了。”

可卿眸光柔軟許多,輕聲道:“看過了,不當緊呢。有崢兒照顧着弟弟妹妹們,不當緊。”

崢兒,李崢。

賈薔長子,和纔會爬就要四個嬤嬤隨時照看着的姐姐晴嵐不同,李崢靜的不像個孩子。

黛玉、寶釵她們甚至暗自擔憂過,孩子是不是有甚麼隱疾……

直到子瑜幾番檢查後,確定李崢雖有些單薄,不似姐姐晴嵐健壯,但並無甚疾病,只是孩子天生好靜。

不過,又和子瑜那種靜不同。

李崢很乖,極少聽見他哭鬧,纔不到兩歲,就喜歡聽人講故事。

而且有他在,其他幾個小孩子們,居然也少有愛哭的,很是神奇。

原本看到這一幕,都暗暗稱奇的人,又十分惋惜,李崢是個庶出,還不姓賈姓李,甚至不爲其母李婧喜歡。

因爲李婧覺得這個兒子一點沒有綠林扛把子的體魄和氣息……

但等京裡傳來消息,賈薔姓李不姓賈,有些事就變得有趣起來。

值得一提的是,李崢雖會說話,但很少說話,唯獨在黛玉面前,嘰嘰咕咕的會講故事。

這會兒聽可卿提起李崢來,黛玉笑道:“這孩子和我有緣,小婧姐姐忙,以後就養在我這邊好了。”

賈母語重心長道:“雖是薔哥兒心疼你,可如今這麼多孩子了,你這當家太太都當多少回嫡母了,也該準備準備了……大家子裡,以後多少煩心事?你對那孩子太好,未必是件好事。”

聽聞此言,一衆女人都微微變了面色。

這樣的話題,平日裡都極少談起……

若爲了她們自己,她們絕不會有任何爭鬥的心思,因爲知道賈薔不喜。

可爲了各自的骨肉……

感覺氣氛變得有些微妙起來,黛玉好笑道:“哪裡有這些是非……王爺早與我說過這些,想來和她們也多少提起過。咱們家和別家不同,不拘嫡庶,將來都有一份家業在。

不過王爺的本心還是希望,家裡的哥兒們莫要一個個伸着手問他討要。有能爲的,十多年後自己去打一片疆土下來,那纔是真能爲。”

見諸人氣氛仍有些古怪,黛玉臉上笑容斂起,眉尖輕揚,道:“我素來不在姐姐們跟前拿大,也是因爲家裡情形雖複雜,可卻一直相安無事,不爭不鬧的。如今多有了子嗣,連紫鵑也懷上了。紫鵑同我說,當孃的,就沒有不想爲自己兒子多爭些的。

我同她說,有這等心思,情理上可以理解,道理上說不通。都這般想,都想多佔些,家裡會成甚麼樣子?如今京城裡的皇上,爲何就一個閨女?便是因爲其他子嗣都叫嫡母給害了。若連我也這樣想,你們又該如何?

既然王爺已經定下了規矩,將來不拘孩子如何總有一份基業。其他的,要看孩子到底爭氣與否,那麼這件事就算是定格了,連我都不會去多想。

今後誰也不許再提,該怎樣就怎樣。咱們還這樣小,孩子更小,便是愁也沒到時候。

哪個好日子過的膩味了也不當緊,只是到時候莫要怪我不顧忌往日裡的情分。

將來若有得罪之處,我先與你們賠個不是。”

說着,黛玉起身,與堂內諸婦人們屈膝一禮,福了下去。

一個人操持着這麼大一家子,何況還不止一家子,還有島上諸多雜事,天性聰穎的黛玉成長的極快。

衆人豈敢受她的禮,一個個面色發白,紛紛避讓開來,各自還禮。

雖未說甚麼,但顯然都聽進心裡去了。

薛姨媽面色有些複雜,等衆人重新落座後,才輕聲問道:“王妃,這薔哥兒……王爺,怕不是要登龍椅,坐江山罷?這太子……”

“媽說甚麼呢?”

寶釵聞言面色一白,心裡大惱,不等薛姨媽說完,就惱火的截斷責怪道。

這會兒開口說這個,真真是……

生怕別人沒筏子可做,把她的親女兒上趕着送給人家開刀不成?

薛姨媽回過神來,忙賠笑道:“不過白話兩句,沒旁的意思,沒旁的意思……”

見她越描越黑,黛玉淺笑了下,小戲謔的看了眼氣的臉發白的寶釵,道:“咱們家都到了這個地步,還在意那些?我也不指望他給我換身衣裳穿穿,只盼他能平平安安,照顧好自己纔是。”

很是思念呢,只望安好。

……

第七百五十八章 賈薔:我是乃翁第六百五十五章 最肖朕躬?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終是,看到了光明!第八百七十八章 血洗到底!第二十八章 搏命人第六百零八章 貪婪者的狂歡第三百三十二章 清理宗族(第四更!求訂閱!)第九百八十八章 竟有這等好事上門!第三百七十二章 林姐夫第四百三十六章 開張大吉 (第一更!)第七十六章 好多戲第九百零三章 喜!第七百四十九章 誅惡!第四百一十六章 捉姦(第五更!求訂閱!)第七十一章 西洋番醫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驚變第四百四十八章 惡客第八百四十三章 情到濃時情轉薄第七百零八章 一念之差第八百四十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第一百八十九章 蠹蟲第一百五十九章 發昏當死第九百七十五章 隆安帝出手第七百一十章 鋒芒太甚第七百六十五章 王爺,你若想爭,我一定幫你!第一百三十八章 大福運(第四更!)第四百八十七章 帝王手段!第三十章 寧王第八百八十三章 二太太沒了……第二百五十一章 多多益善第九百四十六章 隆安帝醒了第五百四十二章 作妖第一千零六章 成長第九百一十七章 歌舞昇平夜,提刀殺人時第三百二十九章 討要!(第一更!)第七十章 前程第四百二十章 託付第一千零八十章 西北大捷!第五百八十七章 寶玉你住玉皇廟,你娘住達摩庵第四百一十一章 損失慘重第七百八十二章 誤入藕花深處……第五十六章 心思第一百九十四章 梅家,義士也!第三十三章 織網第六百一十章 懸樑,吞金?第二十八章 搏命人第五百四十六章 賈薔,你可真陰險!第三百零五章 林府點撥第六百三十六章 湘雲:我先摘了你的桃吃!第七百七十七章 妙玉:你面相早夭短壽第七百一十四章 昏聵荒唐第五百九十三章 二嬸嬸……過來第一百七十四章 公平第六百三十五章 只能委屈寶玉他娘了……第九百二十章 從此爲夫妻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臣晚上再來第三百八十二章 生怨第三百七十九章 菊月樓風波(中)第七百二十一章 我對錢沒興趣……第五十五章 金鳳五彩八寶鳳頭釵第七百四十章 壞事了……第六百三十章 狠辣決絕!第六百一十五章 十二老母朝無生,殺盡邪魔立佛國第九百九十一章 水乳交融第五百二十七章 宮妃?第二百四十六章 糊塗種子!第五百三十六章 拆皮扒骨第六百一十七章 李暄:嫉妒讓爺面目全非!第二百五十九章 出家第五百一十九章 套路太深……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安排穩妥第四百六十一章 啊!第九百二十二章 婚後的日子……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賣妹求榮第三百二十七章 訓鳳 (第四更,求訂閱!)第五百九十五章 李紈:蘭兒,要做你大兄那樣的男人!第九百九十六章 禍根深種第六百九十一章 要成精的姜家老鬼第四百四十八章 惡客第五百七十章 齊筠:侯爺,京里人都說你愛吃餃子!第三百六十一章 刺殺!(第二更!)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成王敗寇第一百四十四章 讀書三境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緊緊籠絡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讓娘娘受驚了……第六百三十五章 只能委屈寶玉他娘了……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成王敗寇第十二章 肉香第五百七十四章 寶玉實慘,金釧歸寧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仍是絕路?第五百八十六章 李紈:薔兒,今晚單請你一個東道第一百六十九章 掌控第四百六十六章 賊船(第三更!)第六百一十章 懸樑,吞金?第五百三十二章 奪妻之恨,殺子之仇第七百七十九章 必敗之局!第五百三十六章 拆皮扒骨第五百三十章 闖宮!第二百一十五章 喪音
第七百五十八章 賈薔:我是乃翁第六百五十五章 最肖朕躬?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終是,看到了光明!第八百七十八章 血洗到底!第二十八章 搏命人第六百零八章 貪婪者的狂歡第三百三十二章 清理宗族(第四更!求訂閱!)第九百八十八章 竟有這等好事上門!第三百七十二章 林姐夫第四百三十六章 開張大吉 (第一更!)第七十六章 好多戲第九百零三章 喜!第七百四十九章 誅惡!第四百一十六章 捉姦(第五更!求訂閱!)第七十一章 西洋番醫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驚變第四百四十八章 惡客第八百四十三章 情到濃時情轉薄第七百零八章 一念之差第八百四十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第一百八十九章 蠹蟲第一百五十九章 發昏當死第九百七十五章 隆安帝出手第七百一十章 鋒芒太甚第七百六十五章 王爺,你若想爭,我一定幫你!第一百三十八章 大福運(第四更!)第四百八十七章 帝王手段!第三十章 寧王第八百八十三章 二太太沒了……第二百五十一章 多多益善第九百四十六章 隆安帝醒了第五百四十二章 作妖第一千零六章 成長第九百一十七章 歌舞昇平夜,提刀殺人時第三百二十九章 討要!(第一更!)第七十章 前程第四百二十章 託付第一千零八十章 西北大捷!第五百八十七章 寶玉你住玉皇廟,你娘住達摩庵第四百一十一章 損失慘重第七百八十二章 誤入藕花深處……第五十六章 心思第一百九十四章 梅家,義士也!第三十三章 織網第六百一十章 懸樑,吞金?第二十八章 搏命人第五百四十六章 賈薔,你可真陰險!第三百零五章 林府點撥第六百三十六章 湘雲:我先摘了你的桃吃!第七百七十七章 妙玉:你面相早夭短壽第七百一十四章 昏聵荒唐第五百九十三章 二嬸嬸……過來第一百七十四章 公平第六百三十五章 只能委屈寶玉他娘了……第九百二十章 從此爲夫妻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臣晚上再來第三百八十二章 生怨第三百七十九章 菊月樓風波(中)第七百二十一章 我對錢沒興趣……第五十五章 金鳳五彩八寶鳳頭釵第七百四十章 壞事了……第六百三十章 狠辣決絕!第六百一十五章 十二老母朝無生,殺盡邪魔立佛國第九百九十一章 水乳交融第五百二十七章 宮妃?第二百四十六章 糊塗種子!第五百三十六章 拆皮扒骨第六百一十七章 李暄:嫉妒讓爺面目全非!第二百五十九章 出家第五百一十九章 套路太深……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安排穩妥第四百六十一章 啊!第九百二十二章 婚後的日子……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賣妹求榮第三百二十七章 訓鳳 (第四更,求訂閱!)第五百九十五章 李紈:蘭兒,要做你大兄那樣的男人!第九百九十六章 禍根深種第六百九十一章 要成精的姜家老鬼第四百四十八章 惡客第五百七十章 齊筠:侯爺,京里人都說你愛吃餃子!第三百六十一章 刺殺!(第二更!)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成王敗寇第一百四十四章 讀書三境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緊緊籠絡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讓娘娘受驚了……第六百三十五章 只能委屈寶玉他娘了……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成王敗寇第十二章 肉香第五百七十四章 寶玉實慘,金釧歸寧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仍是絕路?第五百八十六章 李紈:薔兒,今晚單請你一個東道第一百六十九章 掌控第四百六十六章 賊船(第三更!)第六百一十章 懸樑,吞金?第五百三十二章 奪妻之恨,殺子之仇第七百七十九章 必敗之局!第五百三十六章 拆皮扒骨第五百三十章 闖宮!第二百一十五章 喪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