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章 鐵腰子王!

“閆帥?”

尹朝狐疑的看着齊筠,道:“齊小子,你一個爺們兒,這麼推崇一個女人,還叫她閆帥?你這該不是溜鬚拍馬,是個奸臣種子罷?”

齊筠無奈笑道:“讓國舅爺說笑了。只是祖父大人自幼教誨小子,要懂得見賢思齊之理,不可小覷任何人。有能爲的人,不分年歲老幼,小子思來,亦不該分男女。

小子稍有自知之明,也曾學習過一些海戰之事,然而學的越多,就越發現閆帥於海戰一道的天資,與古之名將亦相差拂遠……”見衆人面色怪異,齊筠忙道:“先前與西夷諸洋番海戰,其實對面的船和炮甚至還在德林軍之上。輜重補給,也比我們靠近的多。是靠閆帥出神入化的海狼戰術,指揮着德林艦隊生生將他們打敗的。

那一戰,既打出了德林軍的威名,也讓水師上下無人不敬服閆帥。要不然,西夷洋番們也不會千里迢迢跑來小琉球偷襲。”

雖未講具體戰況,但大家多少能想象出一些。

要知道,如今德林軍內部,大部分都是從運河上送來的力夫,這些力夫靠做苦力的出身,生來瞧不起女人。

能讓他們都對閆三娘敬服不已,可想而知那一戰是何等精彩。

而閆三娘,竟然還只是一個小妾……

尹朝忽地看向林如海,面色古怪道:“林相,你這弟子了不得!”

林如海猜到他沒好話,扯了扯嘴角,問道:“如何了不得?”

尹朝怪笑了聲,道:“人家起兵造反,都是親手打下江山,你這弟子靠納妾找女人來打江山,他只要就會生孩子就行……”

林如海還未開口,齊筠面色就是一變,輕聲道:“對了,閆帥好似也有了身子骨,今日大戰罷,還得請郡主幫忙看看。”

尹朝聞言臉都氣紅了,他這邊冷嘲熱諷着,人家還得讓她女兒好生伺候起來,這叫甚麼事?

不過嘴碎歸嘴碎,大事卻不會干預,一甩袖子道:“和我說這些作甚?她們一家子的事,老夫管不着!”

只是到底憋屈,回頭斜着眼看林如海道:“上回才說到當年的東虜,那些忘八有個****爵,世襲罔替,你們還尋思着,賈薔那小子說不得將來能得一世襲罔替的王位,如今我突然想到了他的封號。

這邊女人大着肚子給她打仗,京裡那個好似也是大着肚子替他賣命,我看,不如給他起個鐵腰子王的封號如何?”

林如海:“……”

對上這樣混不吝的人,他也不知該氣還是該笑。

不過也不好氣,林家的血脈,是人家閨女幾番出手保住的。

便是他自己的這條性命,當初也是人家閨女施針救治過的。

就憑這個,且隨他胡鬧幾句罷。

左右此人心中沒有半點權勢之心,實在難得……

“炮聲稀疏了!”

盧奇忽然高聲說道。

齊筠撫掌笑道:“必是他們以爲已經拔除了岸防炮,準備靠近炮轟安平城了,進入伏擊圈了!”

林如海問道:“方纔你說,船上的炮,並不如岸防炮?”

齊筠聞言,溫聲回道:“正如相爺所說,的確有所不如。雖然艦炮在攻,岸防炮在守。但在陸地上鑄炮可以更重更大,炮身角度也便於調整。艦炮在船上,而船會隨着海面始終上下起伏着,精準度自然就遠不如岸防炮。”

林如海瞭然的點了點頭,沒有問既然如此,爲何還要放進了打,又問道:“那就你們的預計,這一回,能否將來敵悉數殲滅?”

齊筠遺憾道:“不一定,多半隻能重創,大軍不在家。不過大軍若在家,他們也不敢來了。但就算只是重創,那也足夠了!”

盧奇素來和各國有交情,知道些他們的根底和性子,點頭附和道:“若是這回能重創他們,他們就真的認可德林號強國強軍的位份了……”

尹朝奇道:“這是甚麼鬼道理?在爪哇把他們打的落花流水,如今在家門口又要伏殺他們一場,還需要他們這羣西夷忘八的認可?”

潘澤緩緩道:“國舅爺不知,在巴達維亞的尼德蘭人,只有區區數千人,軍伍更少。即便如此,大軍也是靠以計奇襲裡外聯合才攻下的。就真正的軍力而言,尼德蘭之強大,不容小覷。小小一個尼德蘭,人口不過數百萬,巔峰時期就有兩萬餘條商船縱橫天下。這些商船需要護航,所以尼德蘭有強大的水師海軍,分散在各處。若聚集起來,單一個尼德蘭就夠咱們受的。當然,長遠來看,大燕必勝。但眼下……

說到底,西夷們已經開海劫掠了一二百年了,底蘊之深厚,不是德林號準備了二三年就能追的上的。”

伍元亦頷首道:“王爺曾言,大燕與西夷之間,必有一場大戰。大燕要贏,要贏的漂亮。但贏的目的,不是爲了消滅對方,而是爲了獲得瓜分世界的入場券。唯有先得了這張入場券,纔有資格往外走。不然大燕的商船往哪跑,都會被所謂的海盜攔截,那就很不好了。”

褚家家主褚侖不大理解,問道:“把他們打伏了獲得尊重,這我理解。可取得入場券以後,難道就不再爭鬥了?”

齊筠笑道:“自然不是這樣,說俗一點,這一仗,打的就是取得上臺面分豬肉的資格。可到底誰能吃到最多最肥美的豬肉,就要看誰的刀更利些。

如今這一仗打完,大勝之後,大燕的商船在外面,至少明面上無人敢強攔了。”

尹朝聞言,扯了扯嘴角道:“怎麼聽起來,這邊熱鬧哄哄的,還都是空架子?”

齊筠苦笑道:“國舅爺,德林號水師起家也不過二年,這還沾着四海王舊部的光。若非那些四海王舊部幫着將那麼多運河力夫訓練成海卒可以在船上操縱作戰,德林號想到今天這個境地,至少也要五年甚至十年,如今已經極好了。在大燕周遭的海域,咱們已經有足夠的實力應對任何戰爭。但早晚還要遠洋,王爺說過:西夷可往,吾亦可往!

不過,等咱們實力不斷壯大,根基越來越紮實後,會一家一家的教他們怎麼做人!”

……

三樓月臺上。

黛玉、探春、湘雲、寶琴等,幾個膽大的女孩子站在小小的女牆後,緊張兮兮的遠眺海面戰鬥。

分明就十來艘戰船排成列,對着港口上開炮,可感覺如同千軍萬馬一般,那一排排炮筒一連串的放炮,硝煙瀰漫,港口的四處炮臺被炸的碎石飛起,已經啞火多時了……

wωω ●тt kǎn ●¢ ○

探春小聲問黛玉道:“林姐姐,該不會被西夷攻上來罷?”

湘雲也緊張:“不會把我們抓去西夷當奴婢去罷?”

黛玉沒好氣道:“胡唚甚麼?島上那麼多護衛,還有那些工坊裡的工人,幾十萬,他們那些人才幾個?若尋常百姓手無寸鐵自然沒甚好法子,可島上的百姓,那是正常百姓麼?”

寶琴笑嘻嘻道:“這些百姓一個個的,都將薔哥哥當神明一樣敬重,會爲了他拼命的!”

妙玉此刻竟也在,看來這出家人六根是不怎麼清靜,還愛看這樣的熱鬧。

她抿了抿嘴,道:“若王爺入佛門,則佛門必然大興於世。”

諸女孩子聞言唬了一跳,不遠處的晴雯怒視妙玉:“王爺不當和尚!”

妙玉淡淡道:“只是說王爺的宣揚手段高絕,他就是想當和尚,佛門也不敢收。”

衆人笑了起來,黛玉知道妙玉性子,所以並不爲忤。

且妙玉說的,也未見就是錯的。

島上近二年來運來不知多少花魁,在織造工坊勞動改造上半年後,擇出各樣的人才來,或當文員,或當錄事,或當啓蒙女夫子……

但還有不少人,被安排至戲班子。

戲班子裡的戲,多是講旱災之艱難,多少人賣兒賣女,甚至易子相食的悲痛事蹟。

對那些災民而言,根本不用代入,那就是他們。

多少人看到這些戲都哭的喘不過氣來,而賈薔身爲德林號東主,爲救同胞,不惜傾家蕩產出海買糧,和西夷東倭們浴血奮鬥,幾回回險死還生,終於買回無盡糧米,救活無數百姓。

又開闢荒地,分封給百姓們去種,將願意做工的送去工坊裡做工,謀條生路。

總之,對這些人而言,賈薔就是活命的菩薩。

若是尋常男人跑去災民面前天天逼逼叨叨賈薔是聖人,多半會激起逆反心理,讓人厭煩。

可如今這些宣傳員都是花魁,是清倌人出身,按她們原本的身份,這個世上絕大多數男人一輩子都沒有接觸到她們這個層面女子的機會。

如今不僅在戲臺上能見,平常宣傳隊裡,都能見到她們。

那宣傳的效果還能差得了?

每一句話都能走心!!

林如海都心驚過這等安排,都快類似邪教了,將島上數十萬人宣傳成一心,當年黃巾賊也不過如此罷……

總之,島上不缺兵源。

又有林如海這樣的大才在,黛玉心中是真的相信,小琉球萬無一失。

在這片土地上,她心中有一種自在,自如的感覺,不似在京城裡,有時會隱隱擔憂……

但這裡不同,這裡是賈薔絕對掌控的地方。

她原是希望賈薔能捨棄那邊,直接來這裡,一家人高高興興的生活在此,豈不受用?

只是沒想到,賈薔如此能折騰,在京城那邊成了攝政王。

連賈母和薛姨媽等私下裡都說,賈薔是要坐江山了。

每每念及此,黛玉心中都有些恍惚……

怎會到這一步呢?

她如今還清晰的記得,當初在南下的客船內,賈薔書寫《白蛇傳》,她謄抄書寫的那一幕幕。

彷彿還在眼前,並未散去……

誰能想到,會有今日之盛?

外面的炮聲漸漸稀疏,黛玉側眸看去,遙遙只見一艘艘戰艦往港口方向緩緩駛來,好似一個個惡狼,張開血盆大口,呲着獠牙,朝島上咬來……

“娘娘,三娘子派人送來這個,請娘娘看一場煙花!”

正當黛玉遐思無限時,忽見姜英闊步進來,手裡拿着的東西大家也都認得,是一根單銅管望遠鏡。

只是這頑意兒不多,以軍用爲先。

連家裡原有的,都叫黛玉拿去送給了閆三娘。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

“三娘回來了?”

黛玉吃驚問道,周圍人也紛紛納罕。

閆三娘不是駕海船出征爪哇了麼?

最近戲班子裡都是賈薔運籌帷幄萬里之外,調海娘子閆三娘奇襲西夷,立大秦國的戲。

怎麼閆三娘神不知鬼不覺的回來了?

探春急道:“先不管這些,林姐姐,快看看怎麼樣了,西夷羅剎打上來了沒有?”

黛玉回過頭,舉起望遠鏡看了過去,就見七艘大艦,也就是所謂的戰列艦,還有不少小一些的戰船,緩緩駛向港口。

炮火仍未停歇,不斷的向安平城兩側的陪城開着火。

但是島上的反擊炮,幾乎沒有了。

即便對自家有十足的信心,此刻黛玉心中都不禁有些打起鼓來。

敵人炮火之兇猛,每落一彈丸恍若有毀天滅地之威,和青史之上記載的那些冷兵器弓來箭往的,都全然不同。

難怪賈薔每每同她在書信裡頑笑說:大人,時代變了……

“怎麼樣了,腦袋打卷兒的西夷鬼子們撤了沒撤?老太太已經開始燒香唸佛,求菩薩保佑了。”

寶釵從後面走來,與尹子瑜一併過來,看到黛玉拿着個物什在瞧,開口笑問道。

她素來大氣,此刻頗有幾分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之姿態。

尹子瑜自然更平靜,好似外面只是在放炮仗。

然而兩人的大佬姿態並未維持太久,繼而就感覺到一陣天崩地裂般的動靜傳來,且極近,好似就發生在跟前一般。

探春、湘雲、寶琴並幾個丫鬟們都尖叫起來,尹子瑜面色亦變得蒼白起來,寶釵更是花容失色,滿面驚恐。

獨手中握着望遠鏡的黛玉,和一身戎裝的姜英面色未慌。

黛玉臉色非但沒有驚怒,反而露出小興奮來,素手一揮舞,雖也因炮聲震的俏臉發白,可還是高興的跳了跳腳。

蓋因海面上最大的那七艘大艦,有三艘當場炸翻,其餘四艘也開了花,正在拼命往後逃!

那些小些的艦船則更慘,當場沉默的,爆炸的更多。

不過也沒高興多久,當黛玉親眼看到幾個活生生的人瞬間支離破碎飛向四面八方時,俏臉猛然雪白,彎腰乾嘔起來……

……

第五百九十五章 李紈:蘭兒,要做你大兄那樣的男人!第五百八十六章 李紈:薔兒,今晚單請你一個東道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驚變第三百四十一章 大戲 (第五更!說到最到了啊!)第六十四章 琅琊王氏第八十章 聞噩耗第六百五十九章 無道昏君第五百五十九章 黛玉:生兒禮,沒有~第二百二十八章 有我在第六百零五章 賈薔,離本王王妃遠點!第二百八十五章 逼婚(爆更求訂閱啊!)第一百七十六章 去休!去休!第九百五十六章 醒來第七百零三章 無題第三十四章 長隨(加更!)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仍是絕路?第八百八十六章 缺額二百萬 (第三更,求訂閱!)第六十一章 沒玉第八百四十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第六百一十二章 今夜醜正,建佛國,尊佛母!第九百三十九章 帝危?第七百六十一章 花開當折直須折!第四百零三章 誰家還沒個大人?第四百二十二章 眼睛第三百零二章 尹家第七百零六章 笑話第三百六十四章 滾! (第二更!)第六百八十五章 將船擊沉?第六百零一章 二嬸嬸,今兒在哪住?第六百零二章 兩位姑奶奶第七百二十四章 聰明反被聰明誤第五百五十一章 賈薔過生兒?第七百六十一章 花開當折直須折!第七百五十四章 尹後:他敢!第五十章 相托第一百六十三章 心中無佛(求訂閱啊!!)第五百五十七章 黛玉:鳳兒,你走罷……第八百二十七章 二太太病危……第一百三十三章 香菱學詩第三百七十九章 菊月樓風波(中)第八十六章 擺平第一千零一章 立太子第九百八十二章 金盃共汝飲,白刃不相饒!第四十六章 強索第二百四十八章 暴怒第二百二十四章 福氣第一百九十七章 斬草除根(求訂閱!)第五百零八章 生兒禮第四百三十三章 跋扈 (第一更!)第八百零四章 京城炸鍋了!第六百二十四章 天佑孔聖,留一血脈第一百四十六章 造化(第三更!求訂閱!!)第九十七章 禍事第九百九十二章 另闢蹊徑第九百五十四章 絕殺!第六百一十二章 今夜醜正,建佛國,尊佛母!第七十一章 西洋番醫第八百六十章 寧王到!第二十六章 爭命!第四百五十二章 國士無雙林如海第二百一十九章 撕破面皮第三百二十九章 討要!(第一更!)第八百四十九章 某人好自爲之第三百五十五章 顛倒黑白第三百五十九章 高人(第五更!)第九十章 半山公第九百九十章 你和寶丫頭,是怎麼個戲法?第五百零二章 見不得人第五百八十八章 好好安胎……第一百一十一章 白蛇第二百八十五章 逼婚(爆更求訂閱啊!)第九十九章 雪中送炭第六百七十三章 多摘點黃瓜,晚上送給王妃第二百五十五章 咔嚓第六百九十七章 子瑜口能言否?第七百八十九章 大威天龍!第三百三十一章 遊園 (第三更!)第五百九十九章 林如海之危與喜第八百三十二章 寶劍贈英雄!第四百一十四章 賈薔完了?(第三更!)第一百四十九章 磊落第九十章 半山公第七百二十四章 聰明反被聰明誤第十九章 決裂第四百二十六章 唯極富貴者能大度第七百一十二章 血書 (求訂閱!)第三百九十八章 薔兒你好下流!!第八百六十四章 亡羊補牢第九百四十二章 威脅第七百八十四章 索取方子(求訂閱!)第九百四十三章 碼頭之亂第二十四章 名師難求第三百五十七章 賤婢!(第三更!)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份第四百一十五章 呸!少神氣!(第四更!)第三百九十章 盼頭(第三更!)第五百一十章 火器營 (第三更!)第八十六章 擺平第五百七十一章 深失朕望第三百七十七章 賈母相攔
第五百九十五章 李紈:蘭兒,要做你大兄那樣的男人!第五百八十六章 李紈:薔兒,今晚單請你一個東道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驚變第三百四十一章 大戲 (第五更!說到最到了啊!)第六十四章 琅琊王氏第八十章 聞噩耗第六百五十九章 無道昏君第五百五十九章 黛玉:生兒禮,沒有~第二百二十八章 有我在第六百零五章 賈薔,離本王王妃遠點!第二百八十五章 逼婚(爆更求訂閱啊!)第一百七十六章 去休!去休!第九百五十六章 醒來第七百零三章 無題第三十四章 長隨(加更!)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仍是絕路?第八百八十六章 缺額二百萬 (第三更,求訂閱!)第六十一章 沒玉第八百四十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第六百一十二章 今夜醜正,建佛國,尊佛母!第九百三十九章 帝危?第七百六十一章 花開當折直須折!第四百零三章 誰家還沒個大人?第四百二十二章 眼睛第三百零二章 尹家第七百零六章 笑話第三百六十四章 滾! (第二更!)第六百八十五章 將船擊沉?第六百零一章 二嬸嬸,今兒在哪住?第六百零二章 兩位姑奶奶第七百二十四章 聰明反被聰明誤第五百五十一章 賈薔過生兒?第七百六十一章 花開當折直須折!第七百五十四章 尹後:他敢!第五十章 相托第一百六十三章 心中無佛(求訂閱啊!!)第五百五十七章 黛玉:鳳兒,你走罷……第八百二十七章 二太太病危……第一百三十三章 香菱學詩第三百七十九章 菊月樓風波(中)第八十六章 擺平第一千零一章 立太子第九百八十二章 金盃共汝飲,白刃不相饒!第四十六章 強索第二百四十八章 暴怒第二百二十四章 福氣第一百九十七章 斬草除根(求訂閱!)第五百零八章 生兒禮第四百三十三章 跋扈 (第一更!)第八百零四章 京城炸鍋了!第六百二十四章 天佑孔聖,留一血脈第一百四十六章 造化(第三更!求訂閱!!)第九十七章 禍事第九百九十二章 另闢蹊徑第九百五十四章 絕殺!第六百一十二章 今夜醜正,建佛國,尊佛母!第七十一章 西洋番醫第八百六十章 寧王到!第二十六章 爭命!第四百五十二章 國士無雙林如海第二百一十九章 撕破面皮第三百二十九章 討要!(第一更!)第八百四十九章 某人好自爲之第三百五十五章 顛倒黑白第三百五十九章 高人(第五更!)第九十章 半山公第九百九十章 你和寶丫頭,是怎麼個戲法?第五百零二章 見不得人第五百八十八章 好好安胎……第一百一十一章 白蛇第二百八十五章 逼婚(爆更求訂閱啊!)第九十九章 雪中送炭第六百七十三章 多摘點黃瓜,晚上送給王妃第二百五十五章 咔嚓第六百九十七章 子瑜口能言否?第七百八十九章 大威天龍!第三百三十一章 遊園 (第三更!)第五百九十九章 林如海之危與喜第八百三十二章 寶劍贈英雄!第四百一十四章 賈薔完了?(第三更!)第一百四十九章 磊落第九十章 半山公第七百二十四章 聰明反被聰明誤第十九章 決裂第四百二十六章 唯極富貴者能大度第七百一十二章 血書 (求訂閱!)第三百九十八章 薔兒你好下流!!第八百六十四章 亡羊補牢第九百四十二章 威脅第七百八十四章 索取方子(求訂閱!)第九百四十三章 碼頭之亂第二十四章 名師難求第三百五十七章 賤婢!(第三更!)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份第四百一十五章 呸!少神氣!(第四更!)第三百九十章 盼頭(第三更!)第五百一十章 火器營 (第三更!)第八十六章 擺平第五百七十一章 深失朕望第三百七十七章 賈母相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