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閆帥

神京,皇城。

西苑勤政殿。

賈薔一身單衣蟒袍坐於御座上,臉上神情也沒當回事。

四周走獸冰鑑的獸口往外噴着白霧寒氣,殿內清爽宜人。

他笑呵呵的看着永城候薛先、臨江侯陳時、景川侯張溫、荊寧侯葉升等,道:“近來五軍都督府的議會卷宗本王看了看,這會大家越開越有名堂了,比本王想象中的要好的多。軍功爵制弄的比本王想的還周到,封國對子民數量的要求,這一點很好。”

陳時笑呵呵道:“也是沒法子的事,眼下一家也就百萬畝封國,誰家手下沒有萬把人,要求不嚴些,怕地不夠封……”

賈薔笑罵道:“臨江侯這是在與本王哭窮,那百萬畝也不是你們的封國,你們的封國在別的地方,爪哇的土地,都是本王的封國,國名爲秦。一家百萬畝,是贈與爾等經營賺銀子用的。沒銀子拿甚麼去開國?你們拿去經營上十年,必可累積得到富可敵國之財富,再以此財富出去開海。這十年內,西夷攻來有大秦庇佑。這樣好的條件,你若不滿意,本王現在就送你們一片封國,十個百萬畝都不止,你要不要?”

陳時哈哈笑道:“罷了罷了,還是跟隨王爺,穩紮穩打的好!”

賈薔自然不只是做善事,匯聚這十家王侯的力量底蘊,正好可以開發出爪哇來。

不然僅憑德林號一家,還是太慢。

再者,將諸爲軍頭們最強的力量拉去,也是爲了藉助其兵力一用。

要知道,爪哇島上現在還有四五百萬土著呢。

笑罷,賈薔屈指叩擊着桌面,道:“現在看來,五軍都督府還是很有用的。先前有軍機處,雖掛着軍機之名,但諸大臣裡除了趙國公掛個名外,就沒第二個武人了。沒軍伍之人,也敢叫軍機?”

此言就太引起共鳴了,連性格沉穩些的薛先都罵道:“歷朝歷代,除了開國之時,餘者皆文貴武賤。七品小吏,自仗功名在身,清貴文官,就敢在兵部清選司呵斥二品參將。但凡頂嘴,就是罪過。”

其餘諸勳亦紛紛開口大罵,尤其是二韓。

賈薔呵呵笑道:“這種情形斷不可取,今後也不允許再發生這樣的事。不過,古來常有武人爲禍,也不可不防。不止大燕要防,各位將來的封國內也要防備。一句王侯將相寧有種乎,成了多少人造反的出師之名。如何破之?當然不能將命運交到文官手中,所以本王之意,由五軍都督府出面,另立一軍中大理寺,組建憲軍,以正大燕百萬大軍軍紀軍法。

怎麼立法,該設幾人,何人當爲第一任軍法都督,該如何肅整軍中法紀,皆由五軍都督府來定這個規矩。立下這個規矩後,諸位所執掌的,就不只是京營兵馬,而是督查普天之下所有兵將之榮辱,所以務必要慎重。”

諸將聽着面色本有些微妙,這些日子以來,賈薔將一層又一層的枷鎖套了過來。

姜家在京營中抽調走了整整八千人,再加上各家剝離出的數千兵馬,京營被抽走了一萬兩千人。

十二團京營總計也不過八萬人,去掉被賈薔幹掉的兩營兵馬,剩餘七萬兵。

再去處水分,剔除吃空餉的,實額連五萬都不到。

去掉一萬兩千實額兵馬,剩餘三萬餘兵。

而要合併成前後左右中五軍,還差兩萬兵丁。

這兩萬倒是很快都補充齊全了,但任誰都知道,這些兵馬十之八九都是賈薔的手下。

再加上皇城御林軍、五城兵馬司甚至連步軍統領衙門都爲其掌控,賈薔的權勢,每過一日都在飛速的增長中。

這纔過去一個半月……

不過,幸好賈薔不是那等過河拆橋的主兒,雖然不斷的在削弱他們的力量,但給予的好處也是實實在在的。

今日雖然又拋出一個主意,要肅整大燕百萬大軍,既要清理軍務,又要他們去當這個壞人,對軍中舉起屠刀……

但不可否認,賈薔也給予他們越來越大的權力。

從一介軍頭,變成操持天下兵權的巨頭。

只要他們不想造反,這就是最好的選擇。

“近來可有人尋你們勤王?”

熱鬧罷,賈薔忽地開口問道。

衆人面色一凝,有幾人面色不大自然。

賈薔呵呵笑道:“大同鎮淮安侯華文和遼東鎮懷遠侯興才都書信於孤,問孤甚麼個情況。爲何短短不到兩個月時間內,有三四波人往他們那跑,勸他們甚至逼他們起兵勤王?華文特意將其子華安派了回來,興才也將世子興遠派了回來,以表寸心。

怎麼,他們一個遠在大同,一個更身在遼東,尚且被賦予深厚期望。你們就在京城,以麾下精銳起刀兵,事發突然,只要剿殺本王,則大功成矣,就沒人去尋你們?”

見話音落地後,幾乎盞茶功夫,勤政殿內一片死寂,賈薔輕聲笑道:“不管有還是沒有,本王都希望諸位能想清楚一事,那就是得與失。且不說能不能辦成,果真辦成了,頂了天了,也就是趙國公當年。可是姜老鬼後面付出了甚麼樣的代價才苟全性命的?你們以爲,你們或是你們的後人,能有他那樣的手腕和魄力,將自家一刀刀給凌遲了?即便你們有這樣的手腕和魄力,你們在軍中有他那樣的威望,一言出而無人敢反抗?到頭來,終究不過是天家的一條狗罷了,想吃狗肉時,就殺瞭解饞,或是立威。

而如今咱們做的這番事業,又意味着甚麼,本王不信你們看不到前程……”

“王爺!”

永城候薛先出列,面色肅重拱手道:“王爺,近來的確多有說客登門,許下的諾言已經到了荒唐可笑的地步。臣等之所以沒有擒拿下來,砍了腦袋送與王爺,一來礙於一些世交老親的情面,但這並非主要緣由,真正的緣由,是王爺連罪魁禍首和二韓等都未誅之,只遠遠打發走了。臣等着實想不出,王爺會殺這些人的道理。所以與其再由王爺不疼不癢的放了,索性不理會,也不動手。”

賈薔哈哈笑道:“原來是本王自己種下的禍根……”

永定侯張全輕聲道:“王爺,臣等非蠢貨。若無當日太和殿兵變,臣等中間或許還會有人被說客迷了心,轉向走回頭路。可當日臣等堅定的站在王爺身後,此刻再轉向,即便僥倖事成,回頭來也絕難逃清算。此事,臣等只要非蠢貨,就不會不知。所以王爺真不必擔心臣等忠心,封國之誘惑,沒人能擋得住的。”

荊寧侯葉升亦抱拳沉聲道:“只要王爺不負臣等,臣等絕不負王爺!”

見其餘人也紛紛附和,賈薔揉了揉眉心笑道:“本王之過,讓你們產生了混亂,以爲……罷了,現在還是說清楚的好。二韓等之所以不殺,是爲了減少大燕十八省造反的可能,譬如雲貴那邊的何澄。眼下好了,何澄已經被繡衣衛秘密押解回京,過些時日就到京了。”

陳時笑道:“他肯乖乖的回京?”

賈薔沒好氣道:“當然是賺回來的,用韓彬的印信調回來的,不然必生風波。但當時不殺二韓等,是爲了天下安寧,如今將那些暗中挑事的斬盡殺絕,也是爲了天下安寧。這裡面的道理,不用本王贅述了罷?”

諸武勳自然明白,紛紛暗自點頭。

賈薔道:“那好,從今天起,再有說客上門,一律殺無赦,最好連背後之人也一併殺了。等本王先生回京,操持朝政後,本王就要奉太皇太后和皇太后南巡。京中局勢,甚至是天下大勢,都操於諸卿之手。不乾淨利落狠辣一些,怎能震懾屑小?”

聽聞此言,薛先皺眉道:“王爺,這個時候,您怎好離京?”

賈薔搖頭道:“這個時候離京,巡幸天下,同樣還是爲了天下安寧。諸卿,開海要有一個穩定的大後方。這樣,咱們在封地種出來的糧食,纔有賣的地方。種出來的甘蔗榨成糖,纔有富庶的百姓來買。這裡面有很深的學問,但總而言之,就是一句話:大燕越安穩平定,咱們的封國就能建起的越快越強大!咱們這一輩子所有的目標,都是圍着這個進行。本來可能需要百十年幾代人的努力付出,但本王貪心些,想咱們這一代人,就把事情辦了,起碼也要打下堅實的基礎!”

諸勳臣聞言,紛紛點頭。

若有的選擇,誰願意做狗?

如今,他們有的選擇,所以選擇做人,操持天下權柄的人!

儘管還有賈薔在他們頭上,可一個全心全意想要開海的偉略君王,他們並不覺得屈居於下是一種恥辱。

君不見,李燕天家的太后,都淪陷了嗎?

……

“轟隆!”

“砰砰砰砰!”

“轟!!”

不絕於耳的大炮聲,傳入安平城內,清晰的震顫感,更讓人心生恐懼。

安平城城主府正堂上,林如海、齊太忠、尹朝並江南九大姓中的六位,還有粵州十三行伍家家主伍元、潘家家主潘澤、盧家家主盧奇和葉家家主葉星等。

便是林如海和齊太忠這等當世一等一的人傑,見多識廣,卻也未親身經歷過如此炮戰,因而一個個面色凝重,心裡沒譜。

因爲小琉球的主力船隊,並不在家……

戰爭的陰影,就這樣突然降臨。

“這薔哥兒搞的甚麼名堂?闔家老小都在這裡,竟讓德林軍大部走的遠遠的!如今仇家殺上門來,豈不是一窩端了?”

尹朝心裡煩躁,在堂上來回踱步埋怨道。

如今天下間,敢用這樣語氣埋怨賈薔的人已經不多了。

林如海沒有說話,倒是齊太忠微笑道:“國舅爺何須擔憂?老夫雖不知兵事,不過猜想以王爺的謀算之力,再加上對家人的親近在意,豈會讓小琉球出事?”

尹朝聞言惱火道:“他有甚麼謀算之力?除了能生兒子!”罵罷,自己又忍不住笑了起來。

林如海聞言也是啞然失笑,對這個尹家二爺,他並無厭惡之心。

相比於滿心官場算計,做夢都想往上爬的尹家大爺尹褚,這位尹家二爺單純的讓人喜歡。

對於賈薔生了那麼多兒子,他在林如海當面都抱怨過幾回了。

但這位尹二爺又希望他閨女生的也是兒子……

伍元等見林如海、齊太忠等還有心思說笑,都欽佩不已,到底是通了天的大人物,非比尋常。

盧家家主盧奇最是年輕,這會兒坐不住道:“爪哇是尼德蘭最要緊的殖民地,被咱們偷襲攻佔了後,必懷恨在心。他們不敢和德林水師打,就繞到小琉球來,偷襲老巢。而且……”

“而且甚麼?”

林如海問道。

盧奇道:“而且,未必是尼德蘭一家。恐怕還有葡里亞,倭奴,甚至佛郎機、英吉利等國。畢竟,他們誰也不願看到一個如此強大的東方大國崛起。尤其是倭奴和葡里亞,上一回就是他們兩家合謀起來,和四海王內鬼勾結,打下了小琉球。”

潘澤緩緩點頭道:“外面的炮聲太密集,恐怕正如盧員外所言,麻煩大了……”

“何來麻煩之有?”

潘澤話音剛落,就見齊筠大步從外進來,面色從容帶着微笑。

進來後,先與林如海、尹朝、齊太忠等尊長見了禮,尹朝也知道此人爲賈薔親信,急問道:“齊小子,你何時從爪哇回來的?就你一個人回來的?”

齊筠笑了笑,躬身道:“小子前來請罪,回來已經三天了,一直在周邊小島上藏匿着。原以爲這夥子不會來了,還好,終究還是來了。”

“嗯?”

“咦?”

一連串驚疑聲響起,回來三天了?

齊太忠聞言,看了看自己的得意孫兒,而後轉頭看向林如海。

林如海頷首笑道:“看來,這些西夷賊寇的到來,是你們預見的了?還是就是你們引來的?”

齊太忠在一旁眼角跳了跳,這可是兩回事,若是後者,那就犯了大忌了……

好在齊筠忙解釋道:“老相爺明鑑,我等縱然有一萬顆腦袋,又豈敢以主公家眷爲餌誘敵深入?這等事便是做成了也是功不抵過,稍有閃失,都是傾天大罪。實是此次大軍傾巢而出,以巧計奇襲巴達維亞,佔領了巴達維亞後也接手了他們強大的防備炮臺,和尼德蘭交手後,對方在吃了幾次虧後就遠遁了。閆帥說他們走的古怪,必有陰謀,又幾經偵查後推測,他們的目的許是要放在小琉球,圍魏救趙,故而我等才隨閆帥星夜兼程,乘船速快的小船連夜饒道趕回來……”

齊太忠皺眉道:“大軍未回?只你們乘小船回來,又有甚麼用?”

齊筠笑道:“祖父大人勿憂,閆帥說,小琉球乃王爺基業所在,豈敢輕忽?這半年來造出的大炮,只有小部分用來壯大船隊,大部分都佈置在岸防上。戰艦上的炮雖厲害,又如何能和岸防炮比?上回那些西夷東倭們用陰謀攻入安平城,就算有心將岸防炮的位置記了去,也是白費心思,因爲大部分新炮都不在老炮位上。他們將老炮位上的炮轟去後,若以爲高枕無憂了,敢靠近前來甚至登陸,那今日,便是彼輩葬身海底餵魚之日!

閆帥說,這一仗若是順利,王爺開海之路,就算是真正趟開了!”

……

第五百零六章 細思極恐第八章 冰糖蓮子羹第九百零九章多謝……薔哥兒第四十一章 窩火第三百三十四章 重頭戲 (第二更!)第一百六十七章 善良 (爲多炮塔的遼河賀!)第四百零一章 平兒……第五百四十二章 作妖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尹褚,你乞骸骨罷!第二百六十五章 黯淡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春雷炸響第三百二十一章 吳家跌倒,隆安吃飽第六百六十八章 諸金釵獨下江南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意外連連第五百八十四章 竇現,你就是個渣渣(第三更!)第六百一十八章 二騎入神京……第二百八十七章 天經地義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喪音第四百九十四章 龍潭虎穴說一下薛蟠此人第二十七章 賭第一百五十三章 新衣第三百五十四章 馬道婆使妖 (第四更!)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難得糊塗第三百九十九章 東府原有這個習俗第八百二十六章 世世代代子爲奴,女爲娼!第八十三章 薛大傻子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賈薔?不,你叫李薔!第五百一十九章 套路太深……第八百七十二章 踢你出局!第八百零一章 海船出事了……第四百章 信使第一百四十二章 對答 (爲蘇少爺的劍盟主賀!)第一百七十八章 來信第九百一十八章 終於到了這一天……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閆帥第三百七十九章 菊月樓風波(中)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不可!第三百章 斷個乾淨!第七百四十三章 妖精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五年爲期第四百六十八章 養心殿外第一百一十二章 不賣第一百五十七章 善良第四百二十章 託付第三百七十三章 炮仗第三百八十五章 叔叔怎來了?(第三更!)第七百三十四章 變故第七百九十章 李時登門第一千一百章 鐵腰子王!第四百九十二章 清掃東城?清掃東城!第九百三十四章 義母?第五百六十一章 同車夜遊第六百三十八章 閻王三點手第二百七十七章 必死無疑!(第三更!求訂閱啊!)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人想找死,皇上你攔不住的第九百二十一章 機關算盡,反誤了……第七百零一章 幕後黑手……第四百三十三章 跋扈 (第一更!)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天下在我!第六百五十四章 林如海:直去榮國府!第六百零二章 兩位姑奶奶第九百一十八章 終於到了這一天……第七百三十三章 薄義無情之輩第六百九十八章 竇現,莫要給臉不要臉!第四百零八章 打秋風第四百四十一章 騷氣沖天第四百八十五章 真正的至尊 (第三更!)第三百八十章 菊月樓風波 (下)第八百六十八章 薛蟠的親事又泡湯了……第六百四十三章 黛玉:薔哥兒,加把勁兒!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漸生波瀾起澎湃第三百四十七章 晴天霹靂!(第二更!)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不可!第七百一十七章 權奸第四百八十六章 再起波瀾第七十五章 壽禮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請娘娘去桃園歇息……第八百三十七章 四海王必須死!第三百一十九章 抄家第一千零五章 嫁女第五百零四章 謀母 (第三更!)第七百一十一章 猜謎第四百二十一章 促狹鬼 (第三更!求訂閱!)第五十章 相托第五百九十三章 二嬸嬸……過來第九百一十章 謠傳第七百三十章 當着賈薔的面,再打一回!第七百一十七章 權奸第五百八十六章 李紈:薔兒,今晚單請你一個東道第四百八十三章 驚變第八百六十五章 自毀太阿第九百零四章 寶釵:你還想幹甚麼?第四百六十一章 啊!第七百零九章 貞女失節,不如老妓從良第一百二十四章 坑慘第四百二十二章 眼睛第九十六章 滴血第九百九十一章 水乳交融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三日後,勤王誅逆!
第五百零六章 細思極恐第八章 冰糖蓮子羹第九百零九章多謝……薔哥兒第四十一章 窩火第三百三十四章 重頭戲 (第二更!)第一百六十七章 善良 (爲多炮塔的遼河賀!)第四百零一章 平兒……第五百四十二章 作妖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尹褚,你乞骸骨罷!第二百六十五章 黯淡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春雷炸響第三百二十一章 吳家跌倒,隆安吃飽第六百六十八章 諸金釵獨下江南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意外連連第五百八十四章 竇現,你就是個渣渣(第三更!)第六百一十八章 二騎入神京……第二百八十七章 天經地義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喪音第四百九十四章 龍潭虎穴說一下薛蟠此人第二十七章 賭第一百五十三章 新衣第三百五十四章 馬道婆使妖 (第四更!)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難得糊塗第三百九十九章 東府原有這個習俗第八百二十六章 世世代代子爲奴,女爲娼!第八十三章 薛大傻子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賈薔?不,你叫李薔!第五百一十九章 套路太深……第八百七十二章 踢你出局!第八百零一章 海船出事了……第四百章 信使第一百四十二章 對答 (爲蘇少爺的劍盟主賀!)第一百七十八章 來信第九百一十八章 終於到了這一天……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閆帥第三百七十九章 菊月樓風波(中)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不可!第三百章 斷個乾淨!第七百四十三章 妖精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五年爲期第四百六十八章 養心殿外第一百一十二章 不賣第一百五十七章 善良第四百二十章 託付第三百七十三章 炮仗第三百八十五章 叔叔怎來了?(第三更!)第七百三十四章 變故第七百九十章 李時登門第一千一百章 鐵腰子王!第四百九十二章 清掃東城?清掃東城!第九百三十四章 義母?第五百六十一章 同車夜遊第六百三十八章 閻王三點手第二百七十七章 必死無疑!(第三更!求訂閱啊!)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人想找死,皇上你攔不住的第九百二十一章 機關算盡,反誤了……第七百零一章 幕後黑手……第四百三十三章 跋扈 (第一更!)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天下在我!第六百五十四章 林如海:直去榮國府!第六百零二章 兩位姑奶奶第九百一十八章 終於到了這一天……第七百三十三章 薄義無情之輩第六百九十八章 竇現,莫要給臉不要臉!第四百零八章 打秋風第四百四十一章 騷氣沖天第四百八十五章 真正的至尊 (第三更!)第三百八十章 菊月樓風波 (下)第八百六十八章 薛蟠的親事又泡湯了……第六百四十三章 黛玉:薔哥兒,加把勁兒!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漸生波瀾起澎湃第三百四十七章 晴天霹靂!(第二更!)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不可!第七百一十七章 權奸第四百八十六章 再起波瀾第七十五章 壽禮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請娘娘去桃園歇息……第八百三十七章 四海王必須死!第三百一十九章 抄家第一千零五章 嫁女第五百零四章 謀母 (第三更!)第七百一十一章 猜謎第四百二十一章 促狹鬼 (第三更!求訂閱!)第五十章 相托第五百九十三章 二嬸嬸……過來第九百一十章 謠傳第七百三十章 當着賈薔的面,再打一回!第七百一十七章 權奸第五百八十六章 李紈:薔兒,今晚單請你一個東道第四百八十三章 驚變第八百六十五章 自毀太阿第九百零四章 寶釵:你還想幹甚麼?第四百六十一章 啊!第七百零九章 貞女失節,不如老妓從良第一百二十四章 坑慘第四百二十二章 眼睛第九十六章 滴血第九百九十一章 水乳交融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三日後,勤王誅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