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難得糊塗

五月。

東海,小琉球。

安平城內,齊太忠並江南九大姓家主、粵州十三行四大家主自爪哇回來後,原本皆是滿腔歡喜。

爪哇的情況,真是比他們想象中好的太多。

溫和的氣候,肥沃的土地,雖常年多雨,那又如何?

江南本就在煙雨中!

而江南山多林密,耕種面積卻不如爪哇平坦寬廣。

本是雨林密佈的爪哇,因爲火山的緣故,使得森林並不多,土地反而十分肥沃。

他們與諸多前朝就過去的華夏子民,在當地有些地位被稱之爲峇峇孃惹的人詳細交談過,愈發認爲爪哇是一片寶地!

甚至,還要優越於小琉球!

一年三熟,再加上充分的雨水,換算下來,頂兩個江南省有餘。

所以這片肥沃的土地,足以容納下揚州鹽商、粵州十三行和江南九大姓。

這是立足繁盛之根基啊!

他們這次親眼所見後,回來就準備齊齊發力,將宗族還有各家奴僕、佃戶、夥計等,陸續遷移至爪哇。

各家還準備再從災區採買上數以萬計的災民,一併遷移過去。

他們相信最多二年,爪哇就將迅速繁榮昌盛起來。

他們和賈薔牽扯太深,早晚爲朝廷清算,所以下定主意離開大燕。

當然,即便他們和賈薔牽扯不深,新法當頭,他們也落不得甚麼好下場。

但未曾想,人算不如天算,計劃不如變化快,這邊乾的轟轟烈烈,京城的局勢竟然又發生瞭如此驚天動地的變化……

“王爺,成了攝政王?!”

短短一句話,卻讓齊太忠這樣以布衣結交天子的傳奇爲之震撼。

旁的不提,只“成爲攝政王”這五個字,就如一道可撕破天地的巨雷一般,讓一衆老人久久回不過神來。

到底齊太忠心智堅韌的多,最先回過神來,深深的看了林如海一眼,道:“林相,王爺是否……並未想過真正南下?”

開你孃的甚麼頑笑?

若一心南下,掉過頭來回首一掏,就把江山給掏進兜裡……

若說是隨手爲之,那豈不是羞辱大家的智慧?

若非經過深思熟慮百般謀劃,怎能行下此等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的瞞天過海之大計?

可若賈薔一切所作所爲,都是爲了今日,那開海豈非只是個幌子?

如此一來,這麼多人家,這麼多勢力,花費了多少人力、物力、財力和心力,就被他溜着玩?!

林如海甚麼樣的人物,一見齊太忠的面色不對,心頭一轉,就明白過來,他呵呵笑道:“老員外莫要多憂,原是不得已而爲之的自保之法。二韓必要誅他,他才聯合天下武勳,辦成此事。

從今而後,朝廷全力支持開海拓疆之策。武勳答應支持他的條件,也是許以海外分封之土。接下來,薔兒的精力,仍在對外開海一事上。

他書信於我,決定在爪哇與諸位分封十八城。爪哇雖爲秦王……也就是薔兒的封國,此十八城也仍要遵守秦國法律,但十八城官員,可由各家認命,爲期二十年。”

齊太忠聞言面色舒緩許多,緩緩頷首。

褚家家主褚侖先喜後憂,道:“只二十年?”

林如海啞然失笑道:“這十八城,是各家對外開拓的橋頭堡。薔兒念及諸位同甘共苦開闢之功,所以願意庇佑諸家二十年。這二十年內,諸家以此爲根基,壯大後再向外開拓,難道還不足?逢此千古未有之局勢,諸家總不會只甘心守着一地足矣?”

褚侖聞言,一拍額頭笑道:“林相爺此言極是,此言極是!是我想左了……”

赫連家主赫連克看着林如海笑道:“相爺,既然奸邪已誅,那惡政是不是也該廢黜了?所謂新法,弄的天下人心惶惶,李燕皇室更是連江山都丟了。前車之鑑,後事之師。相爺……”若能不走,在江南經營了幾輩子的巨室豪族們,更願意留下來。

不等他說完,林如海就搖了搖頭,看向上官夢和太史卓二人,道:“你們兩位,想來也是如此看法罷?”

上官、太史二人雖心中隱隱覺得此問來者不善,可三家素來同氣連枝,此刻自然只能站一起,二人一起點頭應道:“是,惡法當廢!”

林如海目光看了一圈,見餘者亦有人目光閃爍,他淡淡道:“此言謬矣。其一,李燕皇室的江山未丟。

薔兒,實乃義忠親王老千歲的骨肉。此事,由趙國公所證,賈薔出生的襁褓內,藏有天子行璽,九龍玉佩,和其母所留的一件宮裙。太皇太后親眼所見,皇太后亦已認可。所以,賈薔實爲李薔,亦爲李燕皇族之嫡脈。

其二,新法到底是善法還是惡法,汝等皆飽學之士,心中自明。

唉,可惜啊,都到這了……”

“不知林相可惜甚麼?”

褚侖怕兩邊再鬧不愉快,忙擋在赫連克前問道。

林如海嘆道:“薔兒於信中明言,若赫連、太史、上官三家不言,則十八城中,有三家三城。若三家開口,必是提議廢黜新法。若出此言,則表明三家心中並無開海之心,許以三家的三城就此作罷。”

赫連克三人聞言驚怒,但也知道此時誰強誰弱,赫連克強壓怒意,拱手道:“相爺明鑑!若我三家無開海之心,何故出人出力,打通官場阻攔,幫德林號往內運糧往外運人?總不能如今成了大勢,就翻臉不認人了罷?”

即便廢黜了新法,各家留下,也一樣可以派家中管事家奴去開海嘛。

一城之地,那是多大的利益!

上官夢忙道:“是啊是啊,我等就那麼一說……”

林如海淡淡笑道:“你們的確出了不少力,可得到的難道少了?別家都好,獨你們三家藉口無力承擔,問德林號要去海量商號,以極低的價格進,卻以高價賣出,獲利何止三倍?若只如此,倒也容得下你們。可你們採買海糧中藉口遭遇海難,一個月能翻三四回船,糧食丟盡不說,船也報廢,還要德林號進行貼補。即便如此,薔兒仍說,只要你們想着開海,也可放過不究,往前看就好。

孰料爾等連最後的底線都守不住,還叫的甚麼屈啊?

來人,請三家家主下去,讓他們好好解釋解釋,採買海糧中到底弄了多少鬼?”

自有德林軍出動,將三人於驚怒中押了下去。

等三人被帶下去後,餘者才一個個神情凜然,震驚的看向林如海。

林如海卻只是同齊太忠道:“出海之後,諸家仍要以‘團結一致、共同對外’爲第一存世之法。西夷並沒有那麼容易就放棄,各地土著,也不會甘心大好土地被漢家子民所佔。留下這樣心存異志、三心二意的,只能成爲後患,不能成爲助力。

你們不用擔憂甚麼,薔兒讓我轉過一言與諸位:本王不負諸卿,亦望諸卿,不負本王。”

“王爺,萬歲!”

……

待各家紛紛散去,想一想到底該如何面對這等變局時,齊太忠卻留了下來。

他神情肅穆的看着林如海,沉聲道:“相爺,若只是以開海封國爲利誘,不穩吶。天下,勢必要大亂。”

林如海微笑道:“薔兒在京城並未大開殺戒,幾一人未殺。寶親王李景、義平親王李含、寧郡王李皙並諸多宗室,將作爲第一批開海之人南下。朝廷給人、給糧、給地、給銀子。

太皇太后、皇太后將於下月南巡,順便送諸王出海,江南百官,也可前往龍舟覲見,看一看,到底是不是造反。”

齊太忠聞言,老臉滿是古怪,雙眼震驚的看着林如海道:“林相爺,這些都是你教的?”

這個年紀,距離那個位置又是近在咫尺,關鍵是周遭還並不穩當,居然未大開殺戒,還能將太皇太后、皇太后說服出來站臺……

妖孽!

林如海則再不用隱忍甚麼,當着齊太忠的面放聲大笑起來,道:“我亦是才知不久!薔兒的確是長大了!”

看得出,他是發自內心的高興。

世人皆知進一步難,卻不知有時退一步,更難。

齊太忠驚豔了好一陣後,又問道:“那京營……元平功臣他們,可不是善茬。趙國公要是年輕十歲,還能鎮得住場面。可現在……兵權不在手,也難說。”

林如海微笑着將眼下京城熱火朝天的“精兵簡政”說了下,齊太忠感慨笑道:“王爺慈悲,終究還是捨不得殺人見血。不過如此才愈發難得,待經歷過這一波後,王爺纔算是真正的天下無敵!了不起,了不起!不知相爺何時北還神京?要等二韓他們到來麼?”

林如海搖了搖頭,道:“不等他們了,道不同,不相爲謀。”

二韓一心想誅賈薔,不管於公於私,林如海都已經與二人割袍斷義,無話可說。

雖然唯勝利者能大度,但這份大度,林如海給不了。

齊太忠笑道:“相爺就不怕他們到了這邊後不安分?”

林如海笑道:“有德昂看着,無妨。老員外,德昂有宰輔之才,十分難得。只是眼下還年輕些,你要幫他看顧着些。”

眼下齊筠還在爪哇,林如海離開小琉球前,他重回此地,執掌此處根基之地。

二韓等沒一個善茬,若是正常的宦海鬥爭,賈薔絕不會是其對手。

賈薔能贏,是因爲劍走偏鋒,以粗暴之法勝之。

當然,賈薔所挾之煌煌大勢,也是他自己一手營造出的,贏的並非僥倖。

將二韓等留下不殺,是爲了安撫天下新黨官員的人心。

卻也不能放鬆警惕,儘管,他們沒有絲毫可能翻轉乾坤了。

齊太忠笑道:“本分之事也!不過相爺,王爺的諸多王子,是不是都要帶回京?”

林如海淡淡道:“不,一個不帶,內眷亦是如此。至明歲再說罷,一年折騰幾個來回,不合適。倒是尹二爺一家要回京,郡主許是也要回。”

齊太忠老臉上,神情隱隱有些微妙,輕聲勸道:“若如此,那郡主也不好回罷?如今郡主有身孕在身,她若回去了,獨一人……”

枕邊風一吹,萬一立了嫡,就不好了。

奪嫡之爭,從來都是高門不可輕忽之事。

更何況是天家……

下面的人,選擇站隊,也是必不可少的。

齊家顯然,堅定的選擇站位在林家這邊。

林如海微微一笑,道了句:“無妨。”

……

海邊。

藍天、白雲、沙灘、海鷗……

一排遮陽傘下,一羣容貌靚麗衣着富貴的女人們,或坐在椅子上閒談,或在地毯上觀看一堆嬰孩互飆“嬰語”。

正中一座遮陽傘下,黛玉眉眼如畫,看着對面的尹子瑜微笑道:“既然伯父母都想讓姐姐一併回京,姐姐且先回去就是。京裡出了不少變故,也該回去看看。”

尹子瑜淺淺一笑,相較從前,她國色天香的俏臉上,多了幾分婦人的成熟,許是因爲有了身子的緣故,聽聞黛玉之言她落筆書道:“不過女兒輩,回去也不能做甚麼,徒增煩惱。且身子也不甚方便,未必經得起顛簸。”

提及此事,黛玉目光看向周遭的孩子,神情一時間都有些恍惚。

只李婧就生了四個,再加上香菱的、平兒的、鳳姐兒的、可卿的、李紈的、鴛鴦的……

小十個了!

可還有未出世的,譬如子瑜的、鶯兒的、紫鵑的……寶釵的。

沒錯,寶釵也有了身子。

算上這些,如今她已經是十四個孩子的嫡母了。

興許是蝨子多了反而不怕咬了,黛玉心裡連生氣的心思都提不起,看着這滿滿當當的嬰兒國,她同尹子瑜笑道:“周文王兒孫有百男,卻不知咱們家裡,將來能有多少。”

尹子瑜也看了眼附近“咿咿呀呀”聊的熱火朝天的一羣嬰孩,淺笑落筆道:“想來只會多,不會少。”頓了頓又書道:“他突然改姓李,成了皇族之人,老太太很是不受用。臥牀兩天了,如今可好些了?”

賈薔變成了李薔,事實到底如何,誰也摸不清。

大局未真正抵定前,林如海也不好過多透露消息。

所以賈母就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擊……

關鍵是若賈薔姓賈,肉爛在鍋裡,爛了也就爛了。

可現在不姓賈,不是賈家人了,這一大家子,又算怎麼回事?

黛玉忍笑道:“不當緊,昨兒晚上我同她說了,薔哥兒仍姓賈,姓李只是權宜之計,她也就好了許多。”

子瑜含笑書道:“老太太信了?”

黛玉輕聲笑道:“老太太最是明白難得糊塗的道理,再者,即便薔哥兒真姓李,對賈家也不全是壞事。”

有這份淵源在,賈家得富貴多少年……

子瑜淺笑頷首,落筆嘆道:“是啊,最是難得糊塗。”

正值二人相視微笑之際,忽聽遙遙傳來一陣兵鼓角號聲,未幾,就見一身戎裝的姜英闊步行來,面色肅煞道:“王妃,有強敵來犯,諸內眷速回安平城,以避戰火!”

……

第五百五十五章 無事獻殷勤!第四百九十七章 黑手第六百七十一章 老四已出局,老三想法送出局!第八百七十章 娘娘若生氣,小子的刀只能飲血第八百五十四章 重掌繡衣!第二百一十八章 嫁妝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尹後:賈薔留下來……第七百一十四章 昏聵荒唐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他就是有一根金箍棒……第六百一十章 懸樑,吞金?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本宮等着你第十九章 決裂第八百九十五章 背後嚼舌第七百一十六章 摘桃子第九百七十八章 奔投第二百九十四章 人情第六百七十章 背後黑手恪懷郡王?第四百七十五章 國舅“妙”計第一百八十九章 蠹蟲第七百八十九章 大威天龍!第九百四十三章 碼頭之亂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難得糊塗第四百八十八章 大禍根!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太上皇當面,臣有話說……第二百三十三章 榮慶堂上(三)第一千零四章 必有大變!第二百七十八章 賞罰分明收軍心第八十二章 擔待第四十章 變故第七百七十九章 必敗之局!第四百三十八章 折服人心 (第三更!求訂閱!)第六百四十八章 簡在帝心!第五百九十四章 大祝壽?不行第八百三十八章 榮國太夫人不大好了……第八章 冰糖蓮子羹第三十九章 恩賜第六百三十七章 被人打爛臉第九百六十七章 風雲起勢第八百四十三章 情到濃時情轉薄第二十八章 搏命人第四百二十章 託付第八十二章 擔待第二百章 劃清界限第七百九十四章 景陽鐘響第一千零三章 住口,你這個契丹女人!第八百九十九章 涼薄之人(求訂閱!)第七十九章 賈母相招第六百零一章 二嬸嬸,今兒在哪住?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慈愛第四百六十六章 賊船(第三更!)第十一章 東道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大是大非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難得糊塗第六百二十六章 銀鞍白馬,貴比王侯第九百五十二章 荊朝雲之謀第四百五十四章 不急第七百四十三章 妖精第八百七十六章 自欺欺人第四百五十四章 不急第七百九十章 李時登門第五百八十七章 寶玉你住玉皇廟,你娘住達摩庵第五百九十七章 賈母:不聾不啞,難做公婆第六百八十六章 尤三姐:你可做個人罷……第二百七十章 武英殿風波第五百九十四章 大祝壽?不行第九百八十二章 金盃共汝飲,白刃不相饒!第五百五十章 叫王子騰來!第四百八十章 景陽鐘響,天下大哀第六十一章 沒玉第六百八十九章 鳳姐兒:別擔心,寶丫頭在屋裡照顧着呢第三百五十六章 二太太在教我做事?(第二更!)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太上皇當面,臣有話說……第一百九十六章 悲壯第五百二十六章 可卿身世?第四百八十六章 再起波瀾第一百零一章 逆臣第六百四十五章 以毒攻毒第二百四十二章 機關算盡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千年一嘆第八百八十五章 李紈:球攮的!第八百九十三章 執掌教坊司第一百四十六章 造化(第三更!求訂閱!!)第九百七十三章 大丈夫第九百三十章 重賞第六百九十九章 封王!第三百五十二章 夜未央 (第二更!)第三百八十九章 呸呸!(第二更!)第三百零七章 告御狀第四百八十六章 再起波瀾第八百九十七章 殺雞儆猴第五百二十章 兵馬司成軍第六百四十七章 王家掛白報喪第一百六十四章 種子第七百零三章 無題第五百八十二章 隆安帝,你這個昏君!賈薔,奸臣也!第一百六十三章 心中無佛(求訂閱啊!!)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焉能放虎歸山林?第二百三十二章 撕破臉皮第七百六十五章 王爺,你若想爭,我一定幫你!第二百二十五章 伐開心
第五百五十五章 無事獻殷勤!第四百九十七章 黑手第六百七十一章 老四已出局,老三想法送出局!第八百七十章 娘娘若生氣,小子的刀只能飲血第八百五十四章 重掌繡衣!第二百一十八章 嫁妝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尹後:賈薔留下來……第七百一十四章 昏聵荒唐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他就是有一根金箍棒……第六百一十章 懸樑,吞金?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本宮等着你第十九章 決裂第八百九十五章 背後嚼舌第七百一十六章 摘桃子第九百七十八章 奔投第二百九十四章 人情第六百七十章 背後黑手恪懷郡王?第四百七十五章 國舅“妙”計第一百八十九章 蠹蟲第七百八十九章 大威天龍!第九百四十三章 碼頭之亂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難得糊塗第四百八十八章 大禍根!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太上皇當面,臣有話說……第二百三十三章 榮慶堂上(三)第一千零四章 必有大變!第二百七十八章 賞罰分明收軍心第八十二章 擔待第四十章 變故第七百七十九章 必敗之局!第四百三十八章 折服人心 (第三更!求訂閱!)第六百四十八章 簡在帝心!第五百九十四章 大祝壽?不行第八百三十八章 榮國太夫人不大好了……第八章 冰糖蓮子羹第三十九章 恩賜第六百三十七章 被人打爛臉第九百六十七章 風雲起勢第八百四十三章 情到濃時情轉薄第二十八章 搏命人第四百二十章 託付第八十二章 擔待第二百章 劃清界限第七百九十四章 景陽鐘響第一千零三章 住口,你這個契丹女人!第八百九十九章 涼薄之人(求訂閱!)第七十九章 賈母相招第六百零一章 二嬸嬸,今兒在哪住?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慈愛第四百六十六章 賊船(第三更!)第十一章 東道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大是大非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難得糊塗第六百二十六章 銀鞍白馬,貴比王侯第九百五十二章 荊朝雲之謀第四百五十四章 不急第七百四十三章 妖精第八百七十六章 自欺欺人第四百五十四章 不急第七百九十章 李時登門第五百八十七章 寶玉你住玉皇廟,你娘住達摩庵第五百九十七章 賈母:不聾不啞,難做公婆第六百八十六章 尤三姐:你可做個人罷……第二百七十章 武英殿風波第五百九十四章 大祝壽?不行第九百八十二章 金盃共汝飲,白刃不相饒!第五百五十章 叫王子騰來!第四百八十章 景陽鐘響,天下大哀第六十一章 沒玉第六百八十九章 鳳姐兒:別擔心,寶丫頭在屋裡照顧着呢第三百五十六章 二太太在教我做事?(第二更!)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太上皇當面,臣有話說……第一百九十六章 悲壯第五百二十六章 可卿身世?第四百八十六章 再起波瀾第一百零一章 逆臣第六百四十五章 以毒攻毒第二百四十二章 機關算盡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千年一嘆第八百八十五章 李紈:球攮的!第八百九十三章 執掌教坊司第一百四十六章 造化(第三更!求訂閱!!)第九百七十三章 大丈夫第九百三十章 重賞第六百九十九章 封王!第三百五十二章 夜未央 (第二更!)第三百八十九章 呸呸!(第二更!)第三百零七章 告御狀第四百八十六章 再起波瀾第八百九十七章 殺雞儆猴第五百二十章 兵馬司成軍第六百四十七章 王家掛白報喪第一百六十四章 種子第七百零三章 無題第五百八十二章 隆安帝,你這個昏君!賈薔,奸臣也!第一百六十三章 心中無佛(求訂閱啊!!)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焉能放虎歸山林?第二百三十二章 撕破臉皮第七百六十五章 王爺,你若想爭,我一定幫你!第二百二十五章 伐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