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垂簾聽政

事畢。

事畢。

事又畢……

“出去走走罷?”

“你還有氣力走路?”

“……睡不着。”

“也好。”

……

皇廷幽深,不知幾許。

晚春之時,夜深後仍有幾分涼意。

賈薔將身後斗篷取下,披於尹後身上。

尹後側眸看他一眼,神情複雜,終究化爲一股幽情,嘆了句:“恍如隔世。”

這座皇城,昨夜的時候,還有人在爲天家即將重掌乾坤,出了一位比太上皇還要雄才偉略,可比肩漢武太宗的天子而振奮。

也不過一日的功夫,卻是乾坤顛倒,李燕皇室,被鳩佔鵲巢,丟了江山……

賈薔未言語,他看着漫天璀璨的星辰,心情輕快,淡然。

似看出賈薔心中的喜悅,尹後輕聲道:“莫要大意,你們這一派,並不紮實。”

“嗯?”

賈薔回過頭來,看向尹後,目光清亮,笑道:“清諾這是在關心我?”

尹後聞言,俏臉上飛起一抹羞紅。

二人身後,兩個內侍與二人間隔五步,亦步亦趨的跟着。

聽聞此言,只當耳聾了。

一個自然是牧笛,另一個,則是李春雨。

都是三十來許的年紀,也曾相識。

但兩人此刻的狀態有些詭異……

說是各爲其主,可兩個主子又是這樣的關係。

說是一家子……

可今日李春雨帶着人,將牧笛的徒子徒孫殺了個七七八八,血海深仇!

尹後當作未聽到那個稱呼,行至漢白玉築就的月臺上,微微昂首望天,道:“你莫要以爲,本宮現在心中恨你入股,想要加害於你。本宮自認爲非凡俗之流,皇權之爭到了這一步,若還只滿心含恨,叫仇恨迷住了眼,與如此大勢逆道而行,那才叫愚不可及。”關鍵是,賈薔在這樣的情形下,還能保全李景、李暄闔家性命。

仁已至,義亦盡也。

當然,這種冷靜自省,天下九成九的人都沒有。

賈薔看着她,美豔幾無一絲瑕疵的絕色容顏,因餘韻未消,愈發添了三分顏色,輕笑了聲,問道:“那娘娘想要得到甚麼樣的結局?正如你所說,我們這邊臨時組建起來的利益集團,遠談不上牢靠。莫說我與他們,就是他們和姜家之間,都不是一條繩上的。娘娘信不信,就是眼下,這些勳臣家裡,尤其是執掌十團營的家裡,說不定就有驚喜在。”

尹後微微揚起脣角,道:“你都看的這樣清楚,想來自是已有安排應對,還問本宮這個?”

賈薔呵的一笑,道:“總有些人,自以爲聰明,藏在暗地裡鬼鬼祟祟,以爲能瞞得過哪個……罷了,且不去提這些。娘娘還未說,想要有個甚麼樣的結局?若我是娘娘,必是不會甘心的。”

孝莊委身多爾袞的故事,賈薔總不能重蹈覆轍。

尹後道:“若你今日未曾讓李景離開,準他去海外封國,我心中自然意難平,許會想法子做些甚麼,力挽天傾。儘管我明白,這種可能微乎其微了。但,總要去做些甚麼。

可是,你既然有如此胸懷,竟能讓李景去海外封國……我若再心存怨恨,就是不知好歹了。

我更希冀,你能坐的穩一些,走的順一點。等你足夠強大時,說不得,連李暄也能放出去,許他一地……”

賈薔笑了笑,道:“你不必試探,你說的對,等我足夠強大後,一切都有可能。”

尹後鳳眸看着賈薔,輕聲道:“我說的,都是真心話。”

賈薔伸出手,輕撫其微涼的側臉,溫聲道:“我信你,真的信你。於我平生而言,只有兩件事最重要。其一,便是開海,破千古王朝輪迴之厄,解黎庶於苦難中,改變民族命運。

其二,就是與心愛的女人們,相知相愛,相互包容體諒尊重,白頭偕老。

所謂皇權,不過是辦事的器具罷,算得了甚麼?我不會讓皇權將我反噬,淪爲其走狗,變了心性,成爲孤家寡人。”

尹後聞言神情動容,面色複雜難名,舉起手,覆蓋住撫在她俏臉上的手,問道:“所以,你纔會將那麼多人放出去,准許他們建立封國,而不是唯我獨尊?”

賈薔笑着頷首道:“是。只要對開海有利,能讓他們去與西夷爭,與西夷奪氣運的事,我都可以開口子。”

尹後仍不能理解,道:“你就不怕,將來有一日他們果真強大了,回來謀反?即便你不怕,可後世子孫……”

賈薔哈哈笑道:“不管是個人還是家族,亦或是王朝,從來都是弱轉強,強再轉弱,哪有萬世不敗之基業?兒孫不爭氣,哪怕我們今天將這些人都殺盡,難道就沒有別人來奪?漢家子弟來奪,總比西夷、東夷他們來欺負好罷?

再者,旁的不敢保證,至少百年,甚至二百年內,江山必如鐵打一般,無人能動搖!

想要江山不易,單純靠打壓對手是不成的,也是沒出息的。唯有自身強大,才能真正立於不敗之地。”

看着賈薔面上毫不遮掩的自信和豪氣,尹後眸光中閃爍着仰慕的目光。

這種目光,讓賈薔沉醉,他握住尹後的手,柔聲道:“我一事,需要清諾你的幫助。”

“甚麼事?”

賈薔握住尹後的手,往懷中牽引稍許,二人近在咫尺間,賈薔看着尹後的眼眸,輕聲道:“很簡單,昭告天下,天子病弱,由太后垂簾,監國聽政。”

當然,只是名義上的……

大權永遠掌握在槍桿子裡,是亙古不變的真理。

尹後神情再度動容,身子都震顫了下,不解的看着賈薔。

賈薔輕撫其腰身,笑道:“盡一切可能,平穩度過權力的交接。”

便是後世的漂亮國,權力交接中都出現各種變故,更何況是當下?

但賈薔仍希望,以最小的代價,穩紮穩打的將大權收攏在手。

尹後看着賈薔,緩緩點頭道:“好。只是,你準備如何將京營掌在手中?若不將京畿兵權攬起,終是要成爲禍根。”

賈薔聞言笑着點了點頭,微笑着將督促軍方“精兵簡政”的辦法說出,道:“將六到十年以上的老兵和校尉儘可能的都清洗出去,卻也不薄待,送去爪哇分地分宅分女人。欠缺的兵,就在北直隸範圍內招兵。”

尹後聞言眨了眨眼,道:“你這是……啓用金沙幫的人?那些人手,不是都已經送去小琉球了麼?”

上個月,車載馬拉,整整往外運了一個月,朝野皆知啊。

若非近半年來,賈薔麾下人手一日不停的往外運,去意堅決的讓人無法指摘,或許軍機處二韓等人,未必想不到他會留下……

賈薔笑了笑,道:“所有人的家眷老幼,都去了。青壯去了一部分,大多留了下來,以防萬一。”

“這些事,你都同我說?”

尹後看着賈薔,對於賈薔的節奏,她仍有些無所適從。

賈薔搖了搖頭道:“這些事,原也沒想瞞誰,都不是傻子。姜家已經擺穩妥,其餘人家,想抗拒也難。關鍵他們不必抗拒,因爲他們既得了好處,也未損失甚麼,除非想造反。

不過這一切收權過程想進展順利,需要足夠的時間,和穩定的朝局。”

“好,我答應你。”

“夜深了,回去歇着罷……”

“嗯。”

……

翌日清晨,乾清門。

新任元輔呂嘉帶着最新組建的臨時內閣,並諸勳臣第一次上朝後,卻發現御座前設了一珠簾。

衆文武正納罕,卻見賈薔一身杏黃蟒袍入內,與衆人解惑道:“本王雖以攝政王之身監國,然諸政繁雜,多有不明之處。太后娘娘自隆安年起,便協助太上皇處理政務,智謀高深,經驗豐富,故本王特請其出面,垂簾聽政。本王不在之時,則由太后執政。”

滿殿皆驚!

珠簾後,尹後壓制住心底的激動,聲音卻是清冷,淡淡道:“皇上龍體抱恙,太醫診治後,請其好生將養。皇上將軍國大政俱託付於秦王賈薔……不,應該是秦王李薔。

秦王乃天家嫡脈,流落在外,昨日經由太皇太后親自認定後,收歸天家玉碟,晉爲親王,以攝大政!

本宮知道,此政轉變,必有謠言四起,言攝政王謀逆造反。只是說這等話的人,有兩種。一種自然是忠於天家,忠於社稷,不願見祖宗江山淪陷奸逆之手的忠臣。第二種,則是包藏禍心的奸人,唯恐天下不亂。

今日起,先以邸報,將本宮這番話傳遍大燕十八省。傳召天下,之所以請秦王攝政開海,是因爲秦王已經在海外打下一片大大的疆土。那裡四季溫暖,雨水充足,百姓從不受乾旱之苦!

那裡的糧食一年三熟,從無飢餓之憂。這樣的疆土,合該由大燕子民去耕種!

從今往後,朝廷全力支持攝政王開海拓疆。

過些時日,本宮和太皇太后的鑾駕出宮,巡幸大燕疆土。

太皇太后和本宮會親口告訴世人:大燕,無人造反。

秦王,是本宮的擎天白玉柱,是朝廷的架海紫金樑,是社稷的大功臣!”

“太后聖明!”

新任元輔呂嘉最先反應過來,狂喜着跪地稱頌!

有了太后甚至太皇太后出面,那賈薔身上的謀反痕跡就愈發會淡下去。

而對呂嘉來說,不造反最好!

不造反,他就不算貳臣,在士林清流中,他就不會遺臭萬年!

才真正有可能,代替二韓,操持天下權柄!

林如海回京後,地位當然高於他,以太師的身份理政。

但林如海向來舉重若輕,很少干涉具體政務。

到頭來,仍由他來掌權。

當然,也有不少人面色複雜,心裡更如同吃了黃連一般發苦。

若果真由太皇太后和皇太后親自出面,爲賈薔站臺正名,那……

天下忠義,還怎麼勤王?

太皇太后和皇太后,都瘋了嗎?!

果然,牝雞司晨,國之巨禍也!

賈薔立於御階上,淡然的目光橫掃百官,道:“昨天的事,諸臣工多有親眼所見者。本王到底是忠是奸,春秋自有定論。自本王十六歲出仕,所作所爲,於社稷黎庶是功是過,青史必能分辯,本王不再贅言。

只一點,寶親王李景、義平親王李含,還有寧郡王李皙,將作爲第一批宗室王公爲天下表率,出海拓疆。

爲嘉獎三王之勇,敢爲天下先之擔當,本王給地、給人、給銀子!

朝廷上的官員,無論文武,想追隨前往者,朝廷非但不攔,還會給予嘉獎。

侯爵升國公,伯爵升侯爵,子爵升伯爵!

便是無爵者,也會賜予爵位。

當然,後期這些爵位會轉換成軍功爵制,但更加難得。

因爲今後再想獲封爵位,唯有以實打實的軍功來換。

所以這是最後一次輕易得爵的機會。”

滿朝文武聞言,一個個面色動容。

站賈薔這邊的,自不必多說,有些擔憂。

而站皇室那一邊的保皇黨們,一個個更是神情錯亂。

這也叫造反麼?

“禮罷了,也該論兵了。覺得本王謀逆造反者,可追隨三王出海,勵精圖治,總有堂堂正正揮師北伐一日,本王等着你們。大丈夫當世,總要堂堂正正的走,堂堂正正的回。”

“但若選擇留下的,就要規規矩矩本分踏實的當官,爲社稷、爲黎庶辦實事!但凡有妄圖生事,以亂百姓安居樂業之安穩者,本王必誅爾九族,並將汝之罪名刻碑以昭天下,爲亂太平之賊也,由億萬黎庶唾罵!”

“最後,不管走的,還是留下的,都可以冷眼旁觀之,看看本王行事,到底是爲了那個位置,還是爲了社稷,爲了華夏之氣運!”

說罷,賈薔環視一圈,問道:“朝政、軍務皆重,可還有事奏否?有事早奏,無事退朝。”

文官那邊還在消化着賈薔到底甚麼路數,武勳這邊倒是有了動靜……

臨江侯陳時拱手道:“王爺,如今新朝新氣象,這個……壓制着臣等喘不過氣來,被欺負的動輒抄家滅族的新法,是不是該廢黜了?”

聽聞此言,文官屬列瞬間死寂。

說起來,這些官員,皆爲新黨。

賈薔聞言沒好氣道:“所以才說叫你們好生讀書學習,不然總說出這樣的話來,沒的叫人好笑!”

陳時聞言抓撓了下腦袋,不解道:“王爺,咱……臣不大明白王爺的意思……”

賈薔好笑道:“新法是爲了壓制土地兼併,增加國庫收入的良法。你們馬上一個個都是要有封國的人了,你們封國里正好引入新法,攤丁入畝,士紳一體納糧當差,如此一來,你們的封國纔會安定,金庫纔會鼓起來。還不用擔憂,封國內出現尾大不掉的巨室。韓彬、韓琮等人,雖然於開海一途頑固不化,百般阻攔,不惜要殺我。但論起治國之能,的確堪稱國士。

怎麼,難道你們以爲拿到封國就完事了?不需要治天下麼?”

衆武勳恍然大悟,一個個心裡轉過彎來。

當着百官的面,皆歡喜起來。

治天下啊,那是該好生學學新法!

賈薔笑道:“還有另一個重要的緣由,那就是廢除丁口稅,改徵地稅,可以將大量的佃戶農民從土地裡解脫出來。如此一來,諸位開海才能招到百姓相隨。不然的話,哪有那麼多人願意出去?人離鄉賤,死也要死家裡的想法,在百姓間還是根深蒂固的。

唯有堅持不懈的強推新法,纔會有更多的人願意出去搏一回,搏個富貴。

不行新法,就咱們幾個跑外面親自種地去不成?”

陳時聞言,哈哈笑道:“王爺這樣一說,臣就明白了。對,王爺說的對,新法絕不可動搖!”

文臣之屬,一個個臉色不禁難看起來。

他們嘔心瀝血爲之奮鬥的目標,居然成了有利於勳臣的良法。

他們又算甚麼?

權貴們的賬房麼?

在文官們心裡,此刻這些權力暴發戶們,不該恣意妄爲,惹的天怒人怨纔對麼……

……

PS:說一下,書大概這個月底結束,但後面應該會有大篇幅的園子戲作番外,不定期更新。喜歡的看,覺得水的不喜歡的就不看。看書嘛,就圖個自在,不必強求~

第八百七十八章 血洗到底!第五百四十五章 衝突!第五百七十四章 寶玉實慘,金釧歸寧第二百七十八章 賞罰分明收軍心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千年一嘆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反擊第五百七十三章 寶玉の絕路第一百二十四章 坑慘第四百四十九章 投名狀(第二更!)第八百三十六章 未想賈薔如此重口味……第五百六十五章 借刀殺人第三百二十九章 討要!(第一更!)第六百五十八章 士紳一體納糧當差?第四百三十八章 折服人心 (第三更!求訂閱!)第三百零一章 喜信第四百六十一章 啊!第一百五十章 銀匱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活曹操!第五百六十一章 同車夜遊第九百二十五章 後日的婚事,不許大辦!第二百七十五章 截胡(第一更!)第一百一十八章 “慈愛”第七百九十一章 賈蘭:娘,明晚我想請族長哥哥一個東道……第四百六十章 紛至沓來第五百三十六章 拆皮扒骨第五百零九章 相邀第五十七章 可惜了第一千零八章 好球!第一百六十二章 艱難(求訂閱啊啊!!)第五百六十四章 請二嬸嬸來東府幫幾天忙第五十六章 心思第一百零三章 有事相求第六百九十四章 清晨遊園·三人行第二百九十五章 偷聽第六百六十章 鳳姐兒:呸!男人!第三百五十三章 可惜了 (第三更!)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母后高明第四百六十七章 同歸於盡第八百四十二章 昏招第一百四十三章 長短 (爲繪金盟主賀!!)第七百八十五章 以子試母第四百一十三章 踏平 (第二更!)第六十八章 起相思第六百零二章 兩位姑奶奶第六百四十四章 子瑜妹妹,不怕不怕!第一百九十五章 磕頭(求訂閱啊!!)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母后高明第一百九十五章 磕頭(求訂閱啊!!)第九百一十五章 油盡燈枯?第四百一十二章 蠱惑人心(第一章!)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賈薔?不,你叫李薔!第十二章 肉香第七百一十七章 權奸第七百四十五章 賈璉的野趣味……第三百七十九章 菊月樓風波(中)第四百四十章 老而不死是爲賊!第七百一十六章 摘桃子第六百五十三章 賈薔和三皇子同歸於盡?第四百二十八章 哪有良善的岳家……(第四更!)第九百四十一章 ,娘娘,臣乃偉丈夫!第一百一十二章 不賣第六百二十二章 劉姥姥一進榮國府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臣晚上再來第四百三十四章 大燕勳臣中的敗類(第二更!)第九百九十六章 禍根深種第四百九十六章 鴛鴦陪牀第二百五十七章 神京震動第三百六十五章 我心有猛虎,細嗅薔薇 (第三更!)第二百三十七章 禍根第八百六十七章 林如海的遺囑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千年一嘆第四百五十四章 不急第九百九十五章 沉甸甸第七百九十九章 出征前夜,賈薔都幹了甚麼第六百七十九章 始知昨夜紅樓夢, 身在桃花萬樹中第七百三十一章 和賈家聯姻?第三百四十八章 石碑衚衕 (第三更!)第八百七十八章 血洗到底!第八百三十一章 這天下朝廷不取,我來取之!第二百三十三章 榮慶堂上(三)第六百零一章 二嬸嬸,今兒在哪住?第三百二十八章 小姑姑(第五更,求訂閱!)第四百二十七章 也不是個好欺負的(第三更!求訂閱!)第七百八十八章 不……滾!第九百章 利令智昏第五百四十章 福耶?禍耶!第三百零六章 厚顏相求第五百一十五章 鳳姐兒驚恐第五百三十七章 夏金桂……第七十八章 二嬸嬸第七百七十六章 惹人厭第三十二章 會館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將行……第五百六十九章 狼心狗肺!第七百九十一章 賈蘭:娘,明晚我想請族長哥哥一個東道……第五百零五章 賈璉之恨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五年爲期第二百六十九章 封侯非吾願第六十五章 相交第五百五十五章 無事獻殷勤!
第八百七十八章 血洗到底!第五百四十五章 衝突!第五百七十四章 寶玉實慘,金釧歸寧第二百七十八章 賞罰分明收軍心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千年一嘆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反擊第五百七十三章 寶玉の絕路第一百二十四章 坑慘第四百四十九章 投名狀(第二更!)第八百三十六章 未想賈薔如此重口味……第五百六十五章 借刀殺人第三百二十九章 討要!(第一更!)第六百五十八章 士紳一體納糧當差?第四百三十八章 折服人心 (第三更!求訂閱!)第三百零一章 喜信第四百六十一章 啊!第一百五十章 銀匱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活曹操!第五百六十一章 同車夜遊第九百二十五章 後日的婚事,不許大辦!第二百七十五章 截胡(第一更!)第一百一十八章 “慈愛”第七百九十一章 賈蘭:娘,明晚我想請族長哥哥一個東道……第四百六十章 紛至沓來第五百三十六章 拆皮扒骨第五百零九章 相邀第五十七章 可惜了第一千零八章 好球!第一百六十二章 艱難(求訂閱啊啊!!)第五百六十四章 請二嬸嬸來東府幫幾天忙第五十六章 心思第一百零三章 有事相求第六百九十四章 清晨遊園·三人行第二百九十五章 偷聽第六百六十章 鳳姐兒:呸!男人!第三百五十三章 可惜了 (第三更!)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母后高明第四百六十七章 同歸於盡第八百四十二章 昏招第一百四十三章 長短 (爲繪金盟主賀!!)第七百八十五章 以子試母第四百一十三章 踏平 (第二更!)第六十八章 起相思第六百零二章 兩位姑奶奶第六百四十四章 子瑜妹妹,不怕不怕!第一百九十五章 磕頭(求訂閱啊!!)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母后高明第一百九十五章 磕頭(求訂閱啊!!)第九百一十五章 油盡燈枯?第四百一十二章 蠱惑人心(第一章!)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賈薔?不,你叫李薔!第十二章 肉香第七百一十七章 權奸第七百四十五章 賈璉的野趣味……第三百七十九章 菊月樓風波(中)第四百四十章 老而不死是爲賊!第七百一十六章 摘桃子第六百五十三章 賈薔和三皇子同歸於盡?第四百二十八章 哪有良善的岳家……(第四更!)第九百四十一章 ,娘娘,臣乃偉丈夫!第一百一十二章 不賣第六百二十二章 劉姥姥一進榮國府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臣晚上再來第四百三十四章 大燕勳臣中的敗類(第二更!)第九百九十六章 禍根深種第四百九十六章 鴛鴦陪牀第二百五十七章 神京震動第三百六十五章 我心有猛虎,細嗅薔薇 (第三更!)第二百三十七章 禍根第八百六十七章 林如海的遺囑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千年一嘆第四百五十四章 不急第九百九十五章 沉甸甸第七百九十九章 出征前夜,賈薔都幹了甚麼第六百七十九章 始知昨夜紅樓夢, 身在桃花萬樹中第七百三十一章 和賈家聯姻?第三百四十八章 石碑衚衕 (第三更!)第八百七十八章 血洗到底!第八百三十一章 這天下朝廷不取,我來取之!第二百三十三章 榮慶堂上(三)第六百零一章 二嬸嬸,今兒在哪住?第三百二十八章 小姑姑(第五更,求訂閱!)第四百二十七章 也不是個好欺負的(第三更!求訂閱!)第七百八十八章 不……滾!第九百章 利令智昏第五百四十章 福耶?禍耶!第三百零六章 厚顏相求第五百一十五章 鳳姐兒驚恐第五百三十七章 夏金桂……第七十八章 二嬸嬸第七百七十六章 惹人厭第三十二章 會館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將行……第五百六十九章 狼心狗肺!第七百九十一章 賈蘭:娘,明晚我想請族長哥哥一個東道……第五百零五章 賈璉之恨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五年爲期第二百六十九章 封侯非吾願第六十五章 相交第五百五十五章 無事獻殷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