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天下在我!

“裁撤軍隊,精兵簡政!”

此言一出,諸手握兵權的勳貴們,一個個都遲疑起來。

軍權,如今是他們立身之本。

若是削了他們的兵權,那他們真是半點退路也無了,又要淪爲任人宰割的下場。

見他們不言,賈薔呵呵笑道:“看來還是有防範之心,不過也是人之常情。裁減軍隊,精兵簡政,並不是要廢黜兵權,而是將沒有戰力的,在軍中打熬了十多年二十年的那些兵油子,給裁減了,不止是京營,還有邊軍,你們的老部隊。”

先前邊軍、京營輪戍,太遠的邊鎮暫且未動,兵馬輪調耗費嚼用太多,只從薊鎮調了一部分入京,充斥了兩營兵馬。

所以十二團京營,如今大體仍是京營老底子,輔以兩營邊軍。

聽聞此言,吳興侯楊通緩緩道:“王爺,那些老兵在兵營裡待了小半輩子,裁撤了他們,讓他們往哪裡去?”話雖如此,目光卻瞟向了姜鐸。

他們倒是樂意,可清理老兵油子,這是在掘姜家的祖墳啊……

賈薔微笑道:“我又豈是隆安、宣德他們,會逼着你們對舊部下手?不是壞事,是好事。裁撤的這些戍邊將士,尤其是那些老兵油子,多半是光棍兒罷?由朝廷出軍資,送他們出海,去爪哇!

那裡氣候溫和,送他們去你們的封地,分給他們土地,再從當地土著中,每人給他們娶三個老婆!他們是你們的舊部啊,再封好地,分老婆,他們就會成爲你們封地上最堅實的死忠!這是壞事麼?

與其同時,大燕軍方不再臃腫,強化戰力,你們還可以藉此機會,徹底梳理京營。眼下京營幾經變換主帥,亂七八糟,你們未必能握的穩。你們不穩,本王就不穩。這個道理,你們當明白啊。”

衆人紛紛點頭。

他們多回京纔不過數月,這次兵變,之所以能坐穩軍隊,一是藉着朝廷大義,韓彬可能未想到……

二則是有趙國公府出面。

他們想徹底執掌京營,還有很長的路走。

考覈篩檢裁撤這一招,的確是妙招!

但姜家,會同意麼?

“此事由五軍都督府全權負責,本王會一直關注着。”

被人一直悄悄關注着的姜鐸閉起的一雙老眼皮下,眼珠子轉了幾下,不過終究未睜開眼……

見此,諸勳再無異議。

賈薔自商卓手中接過一盞茶,吃了口後,笑道:“第三點,要讀書,要學習。”

“轟!”

這一次,爆發出了比前兩次更狂放的大笑聲。

賈薔也笑,一直等到諸人笑的有些力竭了,他方緩緩道:“重新恢復軍功爵制度,肯定仍是由五軍都督府打頭,也就是由你們來打頭。你們要知道,這意味着甚麼。這意味着和文人的科舉制度打擂!你們得學啊,深學秦制,學學當年是怎麼辦到的。”

景川侯張溫扯了扯嘴角,道:“王爺,如此大事,怎叫我們來辦?您能如此信重我們,我們自然萬分感激。可這樣大的事……”

賈薔微微皺眉道:“我們要做的事,是千百年來,頭一回,是開天闢地的大事。不能只指望哪一個人,一手包攬了。我是能做,可是我若不再了呢?我若死了呢?你們就不幹了麼?”

聽聞此言,諸人面色微微一變。

永城候薛先沉聲道:“王爺一身系社稷之重,亦系我等武勳之門的生死存亡,和萬世富貴!還請王爺萬萬保全好萬金之體,不可輕忽!”

賈薔笑道:“心意領了,我說的,是萬一。依我之意,是我們這輩人,儘可能的將符合當下世道的軍功爵制度完善出來!人會死,制度不會死。只要將這個制度打造成鐵律,讓後世之人有章可循,那麼就算我,或者你們,老死病死,也不怕人死政消,再被文官騎到頭上去。

但想要完善如此龐大的制度,可不就要不斷的讀書學習?

你們將來都是要做國主的人,本來就不能不學習。

不僅你們學,家中子弟也都要學,務必要讓他們明白這個道理,如今的天下,如今的江山,是我們自己的!

我們在爲萬世之基業而學習。

最後,你們可以輪流出一趟海,光聽家中子弟、家將們描述,未必直觀。

等大勢安穩後,論換着出海,看看你們爲你們後世子孫,立下的基業!”

“遵旨!!”

……

“呼!”

待諸多武勳退去後,殿外已是星光燦爛,賈薔長呼出口氣,看着躺在軟椅上的姜鐸,沒好氣道:“老爺子,還不家去?”

姜鐸緩緩的睜開了一隻眼,癟着嘴看着賈薔,道:“你小子,真準備帶這些忘八賊羔子一道去開海,稱王稱霸?你信得過他們?老子提前說好,老子都信不過他們。”

一旁處,姜林扯了扯嘴角,不過也知道,這裡沒有他開口的餘地。

當初被他居高臨下俯視之輩,如今已經成了他踮起腳都無法仰望,如神靈般的存在。

賈薔笑道:“爲甚麼不呢?這些都是帶老了兵的將門,除了他們,我到哪去找這麼多能帶兵的人?他們多家學淵源,比開國一脈強十倍不止。不用他們,靠自己慢慢培養,不知道培養到猴年馬月去。能不能培養得出來,都不好說。

至於擔心不擔心他們反噬……呵,我比他們強太多。若連這點自信都沒有,也別張羅着去開海了,就在小琉球上終老拉倒。”

姜鐸又睜開了一眼,兩眼看着賈薔道:“老子現在愈發懷疑,你真是義忠親王的種了。不然賈家就算祖墳被人燒的青煙滾滾,也沒道理能生出你這樣的人物來!你小子如今真還有些以衆生爲棋的氣概。人人都可成爲你的棋子,連宗室那幾個,都被你打發出去了。不過也是,你連老子都指派的滴溜溜轉,到頭來還蠱惑那羣忘八肏的,清洗了老子的人?”

裁減老兵油子……

京營裡的坐地戶十年以上的老兵油子,十個裡不說八個,起碼五個和姜家有淵源。

這些兵將校尉,纔是姜家的根基。

如今轉眼間,就被賈薔給賣了,他豈能沒意見?

賈薔哈哈笑道:“老爺子,我這樣做,你敢說你沒鬆一口氣?我果真藏着掖着,一直熬着等你老嚥氣兒,那才叫包藏歹心!

現在,趁你老在時,把此事安排妥當了。姜家的人趁早抽出來,我立馬派船,全都給你運出海去,先他們一步。

老爺子,眼下大旱並未完全消去,海船運力有限。誰先過去,裡面大有名堂。最起碼,先去的,可以先挑地兒。

所以依我之見,姜家還是以最快的速度,將封國建起。

總要在你老真正閉眼前,登一回基纔好。如此,我也算沒有辜負你老最後一次站隊。”

聽到“登基”二字,留下來侍奉姜鐸的姜林、姜泰二人,呼吸明顯粗重起來。

姜鐸回頭就啐:“老子攮你們兩個忘八肏的祖宗!人家兩句話就把你們哄的恨不能給人家送死去!老子怎麼就生了你們這兩個豬狗不如的蠢毛蛋子?

這人和人果然不能比,平日裡瞧你們兩個還算是草雞裡個兒高些的,如今和人家一比,連他孃的草雞都不如,就是倆草狗!”

姜林、姜泰兩個被罵的擡不起頭來,賈薔在一旁呵呵笑道:“你老說的都叫甚麼話,我哪有那麼大的能爲?”

姜鐸回過頭罵道:“你都快成精了!都說諸葛亮多智近妖,老子瞧你比他更妖!賈小子,想把姜家清除出神京城,也不是不行。但你得答應老子一個條件,不然,老巢斷斷不能丟的。”

“你說,只要你老開口,我給你這個體面。”

賈薔微笑道。

姜鐸聞言一滯,回頭罵姜林姜泰道:“兩個鱉孫,看好了人家是怎麼用計的!把姜家從京城清理出去,薛先那些黑了心的,再傻乎乎的聽他的話,將帶來的邊軍也清洗一遭。

清洗一遭後,總還要填補新兵罷?北直隸附近的青壯,讓金沙幫拉攏了多少去?

有繡衣衛在手,有那勞什子夜梟在,薛先他們想和賈小子爭奪京營兵權?

除非他們將邊關舊部全部拉攏過來,否則,他們就是想吃屁!

算算看,如今步軍統領衙門、五城兵馬司、繡衣衛、皇城御林軍,各處要害軍權都在人家手裡。等那勞什子精兵簡政之策實施罷,這座神京城,就徹底改姓賈了!

這就叫做天下在我!”

其實不止,京營動完,邊軍也是要動的。

大燕百萬大軍,真實戰力能有五十萬就是奇蹟了。

正好趁着眼下的機會,好好減減肥。

錯過這一回再想動刀割肉,反噬必大十倍。

姜林、姜泰聞言,不寒而慄的看向賈薔,如今他的謀算已經這樣深了麼?

等等……

待賈薔徹底掌控了大權後,如今這十家京營權貴,還能活命麼?

他們若不能,那……

賈薔說的那些話,豈非都是假的?

賈薔似看出了二人蒼白麪色下的猜忌之心,呵呵笑道:“你們別聽老爺子唬人!五軍都督府,是要託付真正大權的。老爺子若以爲我是那種唯我獨尊的孤家寡人,你們以爲他還會站在我這邊?”

“唉……”

姜鐸悲聲一道嘆息,同賈薔道:“賈小子,老夫也算是英明一世,難道真是因爲老夫太過英明,將姜家的氣運耗盡了,才剩下這麼一羣蠢貨?

老夫爲何臨了臨了當了貳臣,站你這邊?就是因爲老夫知道,老夫一旦歸西,這羣忘八肏的一定會讓人吃的骨頭渣都不剩!跟着你,你還有許多人情味兒。”

賈薔笑道:“就知道你放心不下,所以才讓姜家早早拉隊伍出去建新城,姜家老小都搬過去,你也就能安心去死了。如今總是這樣吊着,我都不落忍。

你的條件應該是讓我照應一下姜家罷?好,我答應了。再保姜家百年富貴,沒有問題。”

姜鐸聞言眨了眨眼,嘎嘎笑道:“這個當然好,你既然說了,老子也認了。不過,老子說的是另一個條件,小條件。”

“……你說。再一再二不再三。”

姜鐸呵呵一樂,道:“放心,斷不會有三……賈小子,你得帶着姜家做點來錢的營生。那羣挨雷劈的下流種子,一個個都被封地迷了眼,卻忘了沒錢連個鳥窩都搭不起來幾座。果真去封地上搜刮,那封地能存活幾年也不好說。若是在大燕搜刮,嘿,必要落你手裡。

姜家這邊也沒人能賺銀子,你得拉扯一把,如何?”

賈薔聞言,深深看了姜鐸一眼,這個老鬼能活到今天,能庇佑姜家這麼多年,的確不是僥倖得來的。

見賈薔不言語,姜鐸笑了笑,道:“賈小子,老子就知道你不見兔子不撒鷹,要麼就是不想帶姜家一起混。這樣,老子再開個條件,你答應則罷,不答應,再另說。”

“老爺子請說。”

賈薔輕聲道。

姜鐸肅穆起一張佈滿老年斑的臉,道:“姜家再送你五十名練兵的好手,不是參將、遊擊,最高不過都司,多是六品校尉。你不用付與他們兵權,當個練兵教頭就好。德林軍雖多是火器兵,可火器兵也要操練罷?怎樣?都是諳熟兵法練兵之道的好手!讓他們給你練兵,不多,練出十萬大軍,配上火器,足以縱橫天下無敵手!”

賈薔微微仰起頭,想了想道:“五十個,太少。起碼也得,五百個罷?”

姜鐸聞言,乾癟的腦袋都氣圓了些,罵道:“球攮的你倒敢開口,把姜家這些忘八鱉孫都湊齊了給你拉倒,看看有沒有五百個!”

賈薔呵呵笑道:“最少四百五,不能再少了。”

如今他能調動的兵馬不少,但論精銳……

不提也罷。

所以,姜鐸的話提醒了他,要練強軍,就少不了好武官。

只是這方面他的底蘊,幾近於無。

大燕兵權近三十年來,都掌在元平功臣手裡。

尤其是姜家……

“最多八十,不要就拉倒!”

“四百,不能再少了,再少姜家就留京裡罷。”

“一百二!”

“三百八!”

“一百五!”

“三百五!”

姜鐸瞪了賈薔好一會兒後,疲憊的搖了搖腦袋,道:“最多一百八,多一個都沒了。賈小子,姜家要留些家底兒,不然未必能站得穩。”

賈薔點點頭,道:“好,一百八就一百八。回頭德林號會前往姜家封地建一座大大的工坊,生產雪花洋糖。這種洋糖在大燕賣的快跟金子一樣重了,恰巧茜香國那邊盛產甘蔗。到時候,姜家封地上的工坊,姜家佔股四成。每年至少有數十萬兩銀子打底,不夠我補,如此可行?”

姜鐸想了想,點頭道:“好!老夫信你!”

……

時已四月,晚春臨夏。

到了夜裡,不甚清涼。

姜鐸在趙國公府的親衛護從下,離了皇城。

一場大戲終於落幕……

賈薔自乾清門出來,遍觀這座古今中外第一壯闊的皇城,周遭皆是御林軍護衛。

一個個兵卒,目光不掩崇仰的望着他。

“王爺,牧笛求見。”

嶽之象身上帶着血腥氣,自後廷而來,與賈薔稟道。

賈薔微微頷首,未幾,就見四名繡衣衛“護”着牧笛前來。

看到賈薔,牧笛躬身道:“王爺,娘娘說您若是得閒,可往九華宮一敘。”

賈薔聞言,餘光都能看到周圍親衛很是擔憂的面色,連嶽之象都是如此。

九華宮那邊,因爲賈薔要給尹後留體面,所以並不徹查。

不能保證十分的周全,他們絕不希望賈薔前往。

賈薔笑着指了指周遭,道:“我倒是想去,只是我若去了,這些弟兄怕要心驚膽戰恐懼一宿。他們是我的手足,不論身份如何變化,我都不願太過任性,讓他們憂懼不安。所以……告訴娘娘,明日我請她往王府一敘。”

牧笛躬身道:“王爺的話,奴婢一定帶到。不過娘娘還說了,王爺若不便前往,她可親自過來。”頓了頓又補充了句:“有事相商。”

“善。”

……

第六百三十五章 只能委屈寶玉他娘了……第三百四十八章 石碑衚衕 (第三更!)第六百八十一章 其智近乎妖!(十二月的第一更,求月票!)第四百一十八章 與賈赦的交易(第七更!求訂閱啊!)第六百五十八章 士紳一體納糧當差?第六百零六章 石破天驚的一刀!!第二百二十九章 青石壩碼頭第一百一十二章 不賣第六十六章 先敬羅衣後敬人第二百九十二章 辭官讓爵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安排穩妥第六百八十五章 將船擊沉?第二百六十一章 老而不死是爲賊!!第六百一十九章 朕,不配做這個天子!第四百零五章 遷怒第第六百一十三章 天亡史家!第八百零八章 姜,還是老的辣!第五百三十三章 毛骨悚然第二百七十九章 憐可卿第九百六十一章 尹後警告第五百一十五章 鳳姐兒驚恐第三百九十九章 東府原有這個習俗第三百六十三章 想甚麼來甚麼!第三百八十二章 生怨第一章 清白身第一百四十八章 大恩(求訂閱!!求月票!!)第九百四十七章 惡臭第三百零五章 林府點撥第八百三十八章 榮國太夫人不大好了……第五百五十章 叫王子騰來!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母后高明第一百三十一章 謀劃第五百八十八章 好好安胎……第三百八十六章 原不該如此 (第四更!!)第四百二十七章 也不是個好欺負的(第三更!求訂閱!)第一千零六章 成長第五百七十三章 寶玉の絕路第六百一十九章 朕,不配做這個天子!第三百四十三章 至寶!(第二更!爲乞貓晨餐二寸魚大盟賀!)第一百五十六章 透露 (求訂閱!求月票!)第三百六十九章 圈禁 (第二更!)第二百二十六章 猙獰第一百七十八章 來信第二百一十二章 他怎麼敢?第七百八十九章 大威天龍!第八百四十八章 我是世間最美的情郎第三百五十六章 二太太在教我做事?(第二更!)第七百四十六章 草原之憂第五百七十四章 寶玉實慘,金釧歸寧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春雷炸響第一百二十二章 方子有問題第五百五十章 叫王子騰來!第六百二十六章 銀鞍白馬,貴比王侯第七百四十六章 草原之憂第三百五十五章 顛倒黑白第三百八十四章 婦人之見 (第二更!)第四百零二章 初會第八百二十七章 二太太病危……第三百七十七章 賈母相攔第六百一十二章 今夜醜正,建佛國,尊佛母!第二百九十三章 君子不器第一百章 鴻溝第四百七十二章 過日子第二百三十二章 撕破臉皮第四百一十章 雷劈第九百八十六章 餵你吃荔枝~第二百四十七章 考封成績……第五十章 相托第六百八十七章 臣舉薦皇后娘娘當總莊主!第四百五十五章 平兒第八百五十二章 生,死第四百八十九章 破門第九百五十二章 荊朝雲之謀第五十六章 心思第三百零三章 酒後之言?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平海王第一百一十一章 白蛇第六百九十一章 要成精的姜家老鬼第一千零四十章 且觀之第九百一十四章 我還要……第三百七十八章 菊月樓風波(上)第六百六十章 鳳姐兒:呸!男人!第一百二十三章 恩怨第二百七十四章 變了心思……(如此爆更,求訂閱啊!)第六百七十三章 多摘點黃瓜,晚上送給王妃第二十七章 賭第七百七十二章 以母跪子第一百三十九章 金雞納樹(第五更!!)第四百零五章 遷怒第五百一十六章 幫你數數心跳第六百二十章 讀書改變命運 (第三更!)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千年一嘆第三百零四章 林子大了多歪鳥第九百六十八章 從天而降!第五百零一章 溫湯第二百九十章 如此兼祧第二百五十四章 陶醉(加更!)第九百五十二章 荊朝雲之謀第五百二十章 兵馬司成軍第三百七十三章 炮仗
第六百三十五章 只能委屈寶玉他娘了……第三百四十八章 石碑衚衕 (第三更!)第六百八十一章 其智近乎妖!(十二月的第一更,求月票!)第四百一十八章 與賈赦的交易(第七更!求訂閱啊!)第六百五十八章 士紳一體納糧當差?第六百零六章 石破天驚的一刀!!第二百二十九章 青石壩碼頭第一百一十二章 不賣第六十六章 先敬羅衣後敬人第二百九十二章 辭官讓爵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安排穩妥第六百八十五章 將船擊沉?第二百六十一章 老而不死是爲賊!!第六百一十九章 朕,不配做這個天子!第四百零五章 遷怒第第六百一十三章 天亡史家!第八百零八章 姜,還是老的辣!第五百三十三章 毛骨悚然第二百七十九章 憐可卿第九百六十一章 尹後警告第五百一十五章 鳳姐兒驚恐第三百九十九章 東府原有這個習俗第三百六十三章 想甚麼來甚麼!第三百八十二章 生怨第一章 清白身第一百四十八章 大恩(求訂閱!!求月票!!)第九百四十七章 惡臭第三百零五章 林府點撥第八百三十八章 榮國太夫人不大好了……第五百五十章 叫王子騰來!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母后高明第一百三十一章 謀劃第五百八十八章 好好安胎……第三百八十六章 原不該如此 (第四更!!)第四百二十七章 也不是個好欺負的(第三更!求訂閱!)第一千零六章 成長第五百七十三章 寶玉の絕路第六百一十九章 朕,不配做這個天子!第三百四十三章 至寶!(第二更!爲乞貓晨餐二寸魚大盟賀!)第一百五十六章 透露 (求訂閱!求月票!)第三百六十九章 圈禁 (第二更!)第二百二十六章 猙獰第一百七十八章 來信第二百一十二章 他怎麼敢?第七百八十九章 大威天龍!第八百四十八章 我是世間最美的情郎第三百五十六章 二太太在教我做事?(第二更!)第七百四十六章 草原之憂第五百七十四章 寶玉實慘,金釧歸寧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春雷炸響第一百二十二章 方子有問題第五百五十章 叫王子騰來!第六百二十六章 銀鞍白馬,貴比王侯第七百四十六章 草原之憂第三百五十五章 顛倒黑白第三百八十四章 婦人之見 (第二更!)第四百零二章 初會第八百二十七章 二太太病危……第三百七十七章 賈母相攔第六百一十二章 今夜醜正,建佛國,尊佛母!第二百九十三章 君子不器第一百章 鴻溝第四百七十二章 過日子第二百三十二章 撕破臉皮第四百一十章 雷劈第九百八十六章 餵你吃荔枝~第二百四十七章 考封成績……第五十章 相托第六百八十七章 臣舉薦皇后娘娘當總莊主!第四百五十五章 平兒第八百五十二章 生,死第四百八十九章 破門第九百五十二章 荊朝雲之謀第五十六章 心思第三百零三章 酒後之言?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平海王第一百一十一章 白蛇第六百九十一章 要成精的姜家老鬼第一千零四十章 且觀之第九百一十四章 我還要……第三百七十八章 菊月樓風波(上)第六百六十章 鳳姐兒:呸!男人!第一百二十三章 恩怨第二百七十四章 變了心思……(如此爆更,求訂閱啊!)第六百七十三章 多摘點黃瓜,晚上送給王妃第二十七章 賭第七百七十二章 以母跪子第一百三十九章 金雞納樹(第五更!!)第四百零五章 遷怒第五百一十六章 幫你數數心跳第六百二十章 讀書改變命運 (第三更!)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千年一嘆第三百零四章 林子大了多歪鳥第九百六十八章 從天而降!第五百零一章 溫湯第二百九十章 如此兼祧第二百五十四章 陶醉(加更!)第九百五十二章 荊朝雲之謀第五百二十章 兵馬司成軍第三百七十三章 炮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