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意外連連

如果眼神能殺人,那麼賈薔眼下已經死了超過一萬回了。

李暄眼中的滔天恨意,着實驚人。

他這二年來能夠興風作浪,能夠將所有人戲耍於手掌中,靠的就是那支龍雀。

可眼下,這個下賤的臣子,居然敢當着他的面,要殺絕他的龍雀。

若如此,他手裡還有甚麼?

偏偏,眼下他是那樣的無能爲力……

連狠話都不敢多言幾句,以免奸賊起了弒君之心。

他是真沒想到,此賊,隱藏的這樣深,欺世之賊也!

嶽之象派人出去安排,齡官也終於弄清了眼前的狀況,不是賈薔陷入險境,而是天家。

在尹後和尹家太夫人接連相勸下,齡官將事情說了遍,不過到底心善,將秦氏來捉她,她拔鳳簪自盡,怪罪於自己沒見過世面,過於激動了……

賈薔聞言點了點頭,目光落在被押在角落裡的尹江、尹河身上,冷笑了聲道:“還真是有甚麼樣的爹孃老子,就有甚麼樣的兒子。可我就納了悶兒了,老太太何等睿智何等慈愛,怎麼你們一丁點都沒學到?好的半點學不會,下流心思倒是學了一整套?”

又見二人神情悽慌,賈薔搖頭道:“不必怕,看在老太太的面上,我不殺你們,也不殺你們母親。你們怕是和你們老子一樣,心裡也埋怨老太太因爲娘娘耽擱了你們大好才華。

好,我成全你們。來人,送尹家大房全家老小前往爪哇,讓其自食其力,看看他們到底能有多大的能爲,有多了不起的才話,能夠翻天!”

以其今日身份,自然是言出法隨,立刻有人將他們帶了下去安排。

尹江、尹河被帶下去後,賈薔不無歉意的看向尹家太夫人,道:“處置的狠了些,老太太勿怪。”

他雖未殺人見血,可尹家大房被送去爪哇,無格外照顧,怕是光水土不服都要死幾個……

說到底,都是官宦人家養大的,不比尋常百姓粗糙結實。

尹家太夫人眼中雖有悲哀之色,卻擺手道:“種其因,得其果,豈能遷怒……”

賈薔溫聲笑道:“我就知道,老太太最明事理。你老放心,尹家會因二房而興。五哥晉領侍衛內大臣,執掌皇城御林,保護太后娘娘。宮中一切事務,皆由太后娘娘做主。至於小六……依我之見,也要出去闖一闖。他頭腦靈活,好好栽培栽培,立下功勳,未必不能得一片封地,爲尹家立下基業。五哥將來肯定也要外放的,五哥必是有一番作爲。老太太你且多保重身子,將來他們奉你老和太后娘娘出海逛逛,看看尹家的基業。”

尹家太夫人雖明睿,卻也聽不大懂,只能暈暈乎乎的連連點頭說好。

賈薔又看向李景,道:“我知道你心裡想殺我,想復仇。沒關係,大燕天家容不下我,我容得下你。但是不能在大燕,我會派人送你出海,有多少人願意與你同去,無論文武,我都不爲難。

給你十天時間,你能說服多少人,願意帶走多少銀子,都隨你。我甚至還能送你一座能容納養活十萬人的海島,作爲你初期的立足之地。至於之後,你能有甚麼造化,全看你自己的能爲。

待有朝一日,你覺得能夠復仇時,就揮師前來罷。

敢,還是不敢?”

茜香國除卻爪哇等四座大海島外,還有近兩萬座海島,只是多不能住人。

但也有一部分能住人,就是土地沒那麼肥沃,氣候不怎麼好,不過景色很優美,正合李景之名……

李景高高昂起下巴,看着賈薔道:“你會後悔的。”說罷,又看向尹後、李暄,似在向二人保證,有一天,他必會揮師回京,前來救他們。

賈薔笑了笑,道:“但願你能做到這一天。”

等李景被人帶下去,由他去準備。

賈薔又看向李含,問道:“你怎麼說,願意出去搏一把,還是願意留在京裡,當個閒王?”

李含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賈薔,道:“你……果真會放我們走?”

賈薔淡淡道:“只要願意出去開海壯大的,我都網開一面。我總說,一心只謀開海,爲社稷國運爭一把,可你們總不信。

如今將機會給你們,就看世人到底信不信罷。”

殿內諸人面色幾經變化,總以爲聽錯了。

歷朝歷代,哪個造反的不是斬草除根?

居然還有放出去,還贈其發展等人家回來造反的?

豈不荒唐……

“孤王願去!”

李含深深看了賈薔一眼後,點頭應道。

賈薔笑了笑,指了指太皇太后,道:“你可以問太皇太后借些銀子,若先帝還留下甚麼人手,你都可以一併帶了去。我希望有朝一日,你也能回來尋我復仇。但更希望看到你們憑自己,在外面開拓出比大燕更遼闊的疆土。到時候,你可以接了太皇太后一併去,安享晚年。”

太皇太后也有些懵,總覺着似在夢裡。

但無論如何,小兒子能跳出樊籠,能有一線生機,她都是極高興的。

甚麼話也沒說,連先帝被李暄這個畜生害死都暫時不去追究了,左右沒個好下場,還是爲活着的打算爲好,便同李含匆匆離去了。

“高明,高明啊!”

等一個個宗室被打發出去後,姜鐸那顆地瓜腦袋一伸一伸的看着賈薔,像極了千年老王八從龜殼裡往外探頭的樣子,他讚歎道:“你小子這手段真是絕了。你想以舉國之力開海,所以不想看到內亂。就將這幾個牌面人物推出去,讓世人看看。誰還能想到你是造反?你他孃的真是個……”

這話沒錯,如今太皇太后都會爲賈薔說兩句話,爲了幼子的周全,尹後自然也會。

再加上太上皇嫡長子李景活動自由,大張旗鼓的去開海。

先帝愛子李含也是,其餘一些宗室也能隨意活動……

如此,誰還信賈薔造反了?

天下間,有這樣的造反麼?

看似荒唐,實則高絕。

果真有人心存勤王之心,想起事,那就出海去尋二王罷……

“老爺子,你想好了再罵,上一個愛這樣罵我的人,已經涼了。”

賈薔截斷姜鐸的話後,同尹後道:“這老烏龜算計了一輩子,所以看甚麼都像是陰謀。能容下他們,沒有別的太多因素。最重要的,就是不想讓娘娘和老太太傷心。且我也真的認爲,一家人沒必要自相殘殺。”

在姜鐸的嘎嘎笑聲中,尹後眸光閃動,看着賈薔輕聲道:“我信你。只是,你果真不怕他們將來……”

賈薔呵呵笑道:“他們若有能爲超過我,還會有今天?”

一直未開過口的薛先在一旁提醒道:“王爺,便是他們明面上贏不過咱們,可若是派死士……沒有千日防賊的道理。”

賈薔溫聲道:“放心,會有人看住他們的。果真存下這樣的心思,也就不能怪我了。”

想到賈薔手裡無孔不入的繡衣衛和夜梟,薛先不再多言。

賈薔所做所爲,可以說傻,可以說天真,但因爲他手裡擁有的實力,這些就都變成了囊括寰宇的雄才大略和偉岸氣魄!

到了這個地步,舉起屠刀太容易,收住屠刀纔是最難的。

哪怕都知道,京城亂,則天下必然大亂。

但道理歸道理,爲了那個位置,又有多少人會在意這個道理?

坐上那個位置,纔是最重要的。

難怪,連姜鐸這樣的老人精,都甘願站到他這邊來。

“見過大兄。”

宗室裡留下的最後一人,李皙,上前與賈薔見禮。

賈薔眼中閃過一抹玩味,問道:“馮朝宗可還好?”

李皙聞言,明顯慌亂了下,正想說些甚麼,賈薔卻擺了擺手,讓人將他帶了下去。

這一幕,出乎衆人意料。

賈薔卻未多言甚麼,最終看向李暄,道:“不殺你,暫且也不廢你。在東宮好好讀書罷,望你好自爲之。”

說罷,十來名德林軍上前,將一臉麻木的李暄帶了下去。

“呼!”

等大部分事安排穩妥後,賈薔問齡官道:“我先讓人送你回家,等我忙完後就回去。”

齡官還未開口,就聽尹後輕聲道:“你家裡空無一人,回去做甚麼?留在宮裡陪陪本宮罷。”

齡官渾渾噩噩緊張了一天,獨現在忽然心智清明起來,屈膝福下,卻是婉拒道:“娘娘鳳體金貴,妾不過一餘身,不敢再欺瞞下去。且家裡,還有小婧姐姐在家。”

賈薔點頭笑了笑,同尹後道:“果真宮裡無趣,可往王府做客。我爲華夏立開天闢地之功德,足以庇佑你們,不受世俗流言中傷。”

尹後聞言,俏臉上終見飛紅,垂下眼簾不言。

這個,不要臉的……真男人!

賈薔能放過李景,李暄的性命,甚至還讓李景出海封國。

這等胸襟氣魄,當真震撼了她,讓她原本的一些想自救的心思也都淡了……

大勢之下,憑她心中有百般算計,又能如何?

且身爲女人,她還是認爲,賈薔這樣做,有思慮她在內……

尹家太夫人看在眼裡,心中一嘆,只當未看見。

天家,原不講這些。

她也愈發相信,賈薔是義忠親王的種了……

……

乾清門,小金殿。

賈薔毫無避諱的坐在龍椅上,見殿下諸武勳將門一個個目光炙熱的看過來,他呵呵一笑,道:“這位置並不舒服,有些硌屁股。”

“轟!”

原就是一羣粗坯,此刻笑聲更是衝破雲霄。

殿外彩霞漫天,雨過天晴後的天空,格外的清澈明朗。

就如諸勳臣將門的心情。

賈薔指了指龍椅,笑道:“別不信,來來來,都上來坐坐試試,看是不是硬的慌。”

此言一出,笑聲驟止。

心思靈動着都開始思慮起,莫非是要杯酒釋兵權?

姜鐸撐着精神道:“王爺想說甚麼,就直說,別唬人。”

賈薔無語道:“唬甚麼人?我就是想告訴諸位,將來諸位在封地立殿設椅子時,別弄這樣的,坐起來硌屁股!”

見其不似頑笑,笑聲“轟”的一下再起,愈發要揭破金殿之頂。

一個個心裡,都火熱滾燙起來。

立龍椅!!

何曾想過,會有這樣的一天?

賈薔重新落座後,呵呵笑道:“歷朝歷代,功臣都是極難的一撥人。開國帝王不殺功臣者,寥寥無幾。即便僥倖保全下來,後世子孫也都被當成豬狗一般圈養起來。名爲權貴,實則生死榮辱皆不能掌握在自己手中。遇到些仇恨權貴的文官一朝得志,滅幾家跟頑似的。

卻也不想想,若無我等先祖拋頭顱灑熱血,何來太平之世?

天家更是可恨,這些年不斷挑起開國一脈和元平一脈的爭鬥,似看狗咬狗一般,刻薄寡恩之極。

但從今往後,再不會有這樣的事發生。

外面着實太大了,土地太肥沃了,即便舉國之力去開海,百年內都佔不盡世上肥沃之土。

所以,望諸卿從今往後,懷寰宇之志,立不世之功,建萬世之業!

我不疑諸卿,亦望諸卿莫要負我!”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這一刻,即便這些年高老成的悍將勳爵們,都再無一絲干礙隔閡,喊出了振聾發聵的萬歲聲。

賈薔擺手笑道:“還不到時候……眼下大局初定,也很難看出還能有甚麼反覆,只要咱們自己不亂,前途註定無可限量。只是此時,我想與諸位約法三章。”

姜鐸已經很疲憊了,卻還是頷首道:“無規矩不成方圓,的確該約定些事。老子太老了,沒多少功夫可活,說不定一會兒就死了,沒甚麼精力來摻和這些事,就讓老子的孫兒代老子來議。可有誰覺得他不夠格?”

賈薔搖了搖頭,餘者也紛紛搖頭。

這老陰逼又說快死了,不知道又想陰哪個……

姜鐸說罷,就讓人將他放在一邊,閉上眼在軟轎裡睡起覺來。

他未說走,也沒人會說送他去別處。

姜林自後面走上前來,站在軟轎旁邊,代替姜鐸。

賈薔道:“有一事大家首先要明白,不論我當甚麼,這江山,從今往後,都不是我一人的,也是你們的。你們坐鎮京畿,坐鎮九邊,大權在握,家中子弟出海開疆,進可攻,退可守,這天下不是你們的,又是誰的?”

陳時笑道:“萬歲有何旨意,直接吩咐就是。臣等粗坯……”

賈薔擺手道:“還是先以王爺相稱罷,不急於一時。另外,道理還是要講明白的,且你們也不必自謙,將來封地諸事,都需要你們自己去解決。

如何選官,如何制定王法,如何治理子民……雖然名義主權上,封地依舊隸屬大燕,國主登基,需要天子冊封,但封地內的一切,都需要你們各家自己去處置……

先別美,這絕不只是好事,也有壓力。

看看現在的天家就知道,這個位置,並不好坐。

所以眼下你們要親自參與制定規則,不止是給大燕制定,也算是給你們自己打個樣,熟悉到底如何統治一個封國。”

見賈薔說的嚴肅,一衆武勳也都紛紛肅穆起來,儘管心裡,愈發火熱。

一衆人拱手請賈薔教誨。

賈薔也未推讓,正色道:“首先,要維護法度之神聖公正。想要王朝欣欣向榮,強大繁盛,法度公正神聖,是立國之本。尤其是大燕,我爲何百般忍讓付出無數也不願大燕衰敗生亂?因爲想開海,大燕是根基!

開海最需要的是甚麼?一是人口,二是錢財!大燕若不能穩定繁榮,咱們拿甚麼去開海?

這一點,能否達成共識?”

數十位武勳將門相互看了看,以前面十位執掌重權的王侯爲主,紛紛點頭,迴應了聲:“可!”

賈薔笑了笑,道:“看來這個道理,大家都明白了。大燕雖不是我們的封地,但兵權在我們,朝廷大權在我們,所以大燕就是我們的根本。既然明白了,那就好辦。

自今晚起,繡衣衛、五城兵馬司、步軍統領衙門巡捕五營,會嚴防神京生亂。

諸位要約束好家中子弟和部下,莫要以爲從此江山在手,就可以肆無忌憚猖獗起來。如此暴發戶行徑,能夠長久?

道理既然都明白,也希望能做的到,不然等本王王法天劍斬下時,莫要怪我不念今日功勞。”

諸人沉默稍許後,紛紛點頭應下。

賈薔目光掃視一圈,知道有些人未必放在心上,卻也只心中冷笑一聲。

好話說盡若仍不聽,那也怪不得他。

“其次,徹底梳理大燕百萬大軍!裁撤老弱病殘,精兵簡政!”

……

PS:老有人說寫崩了,其實一本書寫崩沒寫崩,作者肯定是最清楚的,一旦寫崩,每多寫一個字都煎熬無比,因爲邏輯不能自洽,會有一種瞎雞兒寫的罪惡感,就像大王后期。

可這本我沒有這種感覺,自我覺得邏輯上很順暢。讀者付費看書,批評寫的不咋地可以,天經地義。可總不能因爲我沒按你的思路寫,就說我寫崩了吧。就像點菜吃,鹽重了淡了批評都好,不能說菜是壞的端出來騙人,對吧?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亡國之痛第三百二十二章 林妹妹初入寧國府第八百七十五章 趙匡胤打棗第四百八十章 景陽鐘響,天下大哀第六百九十三章 尹後:賈薔快住口!第一百六十九章 掌控第一百六十五章 着惱 (求訂閱啊啊!)第五百四十五章 衝突!第一百八十二章 戲園子第六百五十九章 無道昏君第四百九十四章 龍潭虎穴第七百四十一章 李暄中毒 (第三更!求訂閱!)第九十章 半山公第七百七十二章 以母跪子第四百七十八章 勸探春 (第三更!)第八百一十五章 賈薔就是姜家喂不飽的狗?第二百九十一章 智深如海第四百六十七章 同歸於盡第三百八十七章 大觀園圖紙 (第五更!)第七百八十章 千萬莫要聲張!第六十六章 先敬羅衣後敬人第七百零九章 貞女失節,不如老妓從良第二百零五章 狐狸第六百六十七章 讓林如海驚豔的女人……第一千章 孩子沒保住……第一千零五十章 將歸第二百三十五章 榮慶堂上 (五)第七百四十六章 草原之憂第三百零七章 告御狀第一章 清白身第五百七十一章 深失朕望第一百一十四章 討嫌第五百七十一章 深失朕望第八百零一章 海船出事了……第四百二十九章 誠心和氣,勝於觀心 (第五更!求訂閱啊!)第一千零五章 嫁女第五百八十七章 寶玉你住玉皇廟,你娘住達摩庵第五百八十八章 好好安胎……第七百九十一章 賈蘭:娘,明晚我想請族長哥哥一個東道……第六百六十五章 御賜天子劍?不,是天子火器!第二百七十九章 憐可卿第七百一十四章 昏聵荒唐第八百一十二章 誅賈家,以淨天下!第九百零二章 大燕皇家錢莊第五百八十七章 寶玉你住玉皇廟,你娘住達摩庵第四百零二章 初會第九百八十三章 決人生死!第四百零五章 遷怒第八百零五章 抄家師徒第七百零七章 小風波第五百四十五章 衝突!第九百二十章 從此爲夫妻第七百零三章 無題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人想找死,皇上你攔不住的第五百零二章 見不得人第二百二十章 殘句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終是,看到了光明!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兵強馬壯者王之!第五百八十八章 好好安胎……第七十七章 寶玉,委屈你了第三百零四章 林子大了多歪鳥第五百三十一章 酷刑 (第三更!)第五百零五章 賈璉之恨第四十七章 安能辨我是雄雌第四百七十六章 有事相商第二百四十八章 暴怒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太上皇當面,臣有話說……第六百二十九章 冷遇第六百六十八章 諸金釵獨下江南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成王敗寇第九百零三章 喜!第二百零二章 寶琴第九百二十五章 後日的婚事,不許大辦!第五百三十七章 夏金桂……第五百九十六章 侯爺……大奶奶?第九百一十一章 皇貴妃賦閒第三百八十二章 生怨第三百三十六章 好險!(第四更!求訂閱!)第三百零八章 天子胸懷第六十六章 先敬羅衣後敬人第八百六十三章 奪了豐樂樓,咱倆當東家!第四百七十九章 昏倒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意外連連第一百八十七章 問道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請娘娘去桃園歇息……第九百章 利令智昏第五百六十四章 請二嬸嬸來東府幫幾天忙第八百一十五章 賈薔就是姜家喂不飽的狗?第八百一十一章 火!火!火!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十年第六百九十六章 藥引!藥引!!第八百九十二章 教坊司的女人,我都要第三百八十九章 呸呸!(第二更!)第二百六十二章 當頭棒喝!第二百三十二章 撕破臉皮第六百二十二章 劉姥姥一進榮國府第九百三十四章 義母?第一章 清白身第九十七章 禍事第六百四十六章 出賣和背叛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亡國之痛第三百二十二章 林妹妹初入寧國府第八百七十五章 趙匡胤打棗第四百八十章 景陽鐘響,天下大哀第六百九十三章 尹後:賈薔快住口!第一百六十九章 掌控第一百六十五章 着惱 (求訂閱啊啊!)第五百四十五章 衝突!第一百八十二章 戲園子第六百五十九章 無道昏君第四百九十四章 龍潭虎穴第七百四十一章 李暄中毒 (第三更!求訂閱!)第九十章 半山公第七百七十二章 以母跪子第四百七十八章 勸探春 (第三更!)第八百一十五章 賈薔就是姜家喂不飽的狗?第二百九十一章 智深如海第四百六十七章 同歸於盡第三百八十七章 大觀園圖紙 (第五更!)第七百八十章 千萬莫要聲張!第六十六章 先敬羅衣後敬人第七百零九章 貞女失節,不如老妓從良第二百零五章 狐狸第六百六十七章 讓林如海驚豔的女人……第一千章 孩子沒保住……第一千零五十章 將歸第二百三十五章 榮慶堂上 (五)第七百四十六章 草原之憂第三百零七章 告御狀第一章 清白身第五百七十一章 深失朕望第一百一十四章 討嫌第五百七十一章 深失朕望第八百零一章 海船出事了……第四百二十九章 誠心和氣,勝於觀心 (第五更!求訂閱啊!)第一千零五章 嫁女第五百八十七章 寶玉你住玉皇廟,你娘住達摩庵第五百八十八章 好好安胎……第七百九十一章 賈蘭:娘,明晚我想請族長哥哥一個東道……第六百六十五章 御賜天子劍?不,是天子火器!第二百七十九章 憐可卿第七百一十四章 昏聵荒唐第八百一十二章 誅賈家,以淨天下!第九百零二章 大燕皇家錢莊第五百八十七章 寶玉你住玉皇廟,你娘住達摩庵第四百零二章 初會第九百八十三章 決人生死!第四百零五章 遷怒第八百零五章 抄家師徒第七百零七章 小風波第五百四十五章 衝突!第九百二十章 從此爲夫妻第七百零三章 無題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人想找死,皇上你攔不住的第五百零二章 見不得人第二百二十章 殘句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終是,看到了光明!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兵強馬壯者王之!第五百八十八章 好好安胎……第七十七章 寶玉,委屈你了第三百零四章 林子大了多歪鳥第五百三十一章 酷刑 (第三更!)第五百零五章 賈璉之恨第四十七章 安能辨我是雄雌第四百七十六章 有事相商第二百四十八章 暴怒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太上皇當面,臣有話說……第六百二十九章 冷遇第六百六十八章 諸金釵獨下江南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成王敗寇第九百零三章 喜!第二百零二章 寶琴第九百二十五章 後日的婚事,不許大辦!第五百三十七章 夏金桂……第五百九十六章 侯爺……大奶奶?第九百一十一章 皇貴妃賦閒第三百八十二章 生怨第三百三十六章 好險!(第四更!求訂閱!)第三百零八章 天子胸懷第六十六章 先敬羅衣後敬人第八百六十三章 奪了豐樂樓,咱倆當東家!第四百七十九章 昏倒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意外連連第一百八十七章 問道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請娘娘去桃園歇息……第九百章 利令智昏第五百六十四章 請二嬸嬸來東府幫幾天忙第八百一十五章 賈薔就是姜家喂不飽的狗?第八百一十一章 火!火!火!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十年第六百九十六章 藥引!藥引!!第八百九十二章 教坊司的女人,我都要第三百八十九章 呸呸!(第二更!)第二百六十二章 當頭棒喝!第二百三十二章 撕破臉皮第六百二十二章 劉姥姥一進榮國府第九百三十四章 義母?第一章 清白身第九十七章 禍事第六百四十六章 出賣和背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