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清理乾淨,一個不留

與尹後和尹家太夫人同時到的,還有天子行璽,一件宮裙,和一塊九龍玉佩。

又派人,去九華宮請太皇太后臨朝。

尹後一雙鳳眸看了賈薔許久,後緩緩問道:“你果真從一開始,就未想過南下?”

賈薔搖頭道:“我從不騙人,更不騙女人。太后若不信我,可以問問姜老公爺。”

姜鐸藏身狐裘內,就露一地瓜腦袋在外,這會兒看着尹後嚯嚯樂道:“這就是個榆木腦袋,迂腐的緊。他先前就同老臣說,今日便是滿朝皆喊打喊殺,只要天子不動他,他就南下。至於老臣這些人,可派遣家中子孫,隨他一道開海。大燕,仍可交給天子來掌。

可老臣卻知道,天子一定會出手。果不其然,一杯毒酒賜下,絕了君臣情分。”

尹後面色難看,看了眼面無表情的李暄後,又看向姜鐸不解道:“老公爺一生站隊天家,爲何這一回……”

她確實想不明白,以趙國公今時今日穩如泰山的地位,被視爲國之幹臣,天家敬仰倚爲干城,爲何會反水。

姜老頭兒樂呵呵道:“因爲怕吶。”

“怕?”

尹後若有所思。

姜老頭兒嘆息一聲道:“若是能夠,誰願意鬧到今天這樣的地步?可打隆安五年到今天,滿打滿算不到三年。天家殺了多少勳臣?超過七成!開國一脈除了賈小子外,多是廢物,便是如此,也查抄了十來家。元平功臣一脈,更是慘烈!

多少爲大燕江山立下汗馬功勞,流盡血淚的勳門,因爲一些莫名其妙的罪名,抄家的抄家,流放的流放,殺頭的殺頭!

太狠了,太慘了!老臣焉能不怕?

正巧,賈小子這邊有一條新路數,一條世代無憂的活路!

讓太后娘娘來選,又如何作擇呢?”

薛先、陳時、張溫等紛紛冷哼一聲,他們也被這二三年殺的膽寒。

尹後無言以對,隆安帝行事激進,她不是沒有勸過,可是……賈薔這把刀太好用了,好用的讓隆安帝忘了,刀鋒太利,也會反噬。

她目光終究又落在賈薔面上,緩緩道:“以你的才智,當明白,太平盛世,你篡不了位的。即便得逞一時,終將成爲一場空。”

不用賈薔開口,姜鐸就道:“娘娘,賈薔實則爲李薔,他是義忠親王的血脈。”

尹後聞言,鳳眸陡然眯起,看了眼託着寶璽、宮裙和玉佩的托盤,道:“就憑這些?”

姜鐸沒毛的眉頭一揚,笑道:“足矣。”

天下兵馬盡在賈薔這邊,憑藉這些,足夠了!

尹後聞言,沉重的心房揪起,她目光不無哀憐的看向賈薔,道:“賈薔,你不是想去開海麼?本宮全力幫你。”

賈薔聞言,看着尹後的眼神,輕聲道:“娘娘,你明白的。到了這一步,哪裡還能退?退下去,就是粉身碎骨,死無葬身之地的下場。且,還會失信那麼多相信我的人。”

忽地,他目光看了圈,問道:“內子何在?”

尹後面色不變,道:“在九華宮那邊,她很好。”

賈薔看着尹後的眼睛,二人對視稍許後,賈薔與身後嶽之象道:“派人去請王妃到此。”

聽聞此言,尹後、尹家太夫人終是變了面色。

而這微樣的變化,也未逃過賈薔的目光。

他緩緩垂下眼簾來……

同尹後,便是有三分情,又怎抵一個肯爲他去死,全心全意繫於他的女人。

即便,一爲太后之尊,一爲戲子之卑。

若齡官有事,有人會付出代價。

“賈薔,你若果真爲義忠親王之後,今日便可入天家玉碟,改姓歸宗。入軍機處,爲輔政大臣……”

尹後冷靜的開出了條件,這個條件,不可謂不厚,可惜,不夠。

賈薔不開口,又是姜鐸出言:“輔政大臣就罷了,直接上攝政王罷,不搞那些虛頭巴腦的。方纔那些個,是直接山呼萬歲的。”

都到這個地步了,再扯些沒用的,豈不可笑?

論起無情來,這位快一百歲的老鬼,纔是真正的鐵石心腸。

見尹後落下淚來,賈薔輕聲道:“娘娘,我所爲者,非爲一家一姓之皇位,非爲某一人的富貴權勢。我當輔政,還是當攝政,有甚麼區別?

今日我站在這,而非二韓站在這,不是因爲我計謀高絕,不是因爲我手握百萬大軍,更不是因爲我是輔政或是攝政,而是因爲我所行之事,代表大勢。

此大勢不敗,他們就永遠會向着我。

所以,即便我爲白身,依舊不會改變甚麼。”

一旁姜鐸嘖了聲,道:“賈小子也不知是怎麼長出來的,只這份眼光之高,格局之大,老夫活了近百歲,也沒見過第二個。天下大勢,都在掌握中,天家和武英殿那些個,輸的不冤。”

尹後聞言,又沉默稍許後,目光中百味繁雜。

她做夢都未想到,形勢會發生到這一步!

心心念念想要南下開海的賈薔,會選擇留下來。

可她都無法去怪罪賈薔,因爲……

是天家不放過他,是武英殿那些宰輔大學士不放過他。

尹後相信賈薔說的話,她自信不會看走眼,賈薔有時候,的確天真的讓人無法相信。

今日最後關頭,李暄若不出手,他一定會南下。

“你準備,如何對待皇帝?”

尹後聲音中透着哀傷,縱然她聰明蓋世,可正如賈薔所言,眼下大勢在賈薔手中握着,她又有何力迴天?

如今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讓形勢繼續惡化下去。

要穩住,只要穩住,就還有機會……

賈薔不知她心中是何作想,第一回,拿眼看向李暄,想不明白道:“外人疑我,恨我,想要殺我,都有道理。儘管從最開始你還是王爺,就接近我親近我時,我就知道你是爲了招攬我利用我。但也因此,你才更應該看明白,我從不是一個心口不一之人才是。我說要去開海拓疆,就一定會去。我說不反,就一定不反。

我知道,身爲帝王,懷有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之心思,是該有的。

但我以爲,以你的聰明絕頂,應該會懂得抉擇。

車軲轆話再說一遍,我若想造反,坐視大燕天災人之禍齊齊爆發,再舉旗重整河山,難道不更容易些?

這個道理,你怎麼就會不明白呢?”

李暄面色冰冷的讓人既可怕,又陌生,他看着賈薔冷冷道:“朕爲天子,要靠你的仁義,你的慈悲,你的同情憐憫不造反,才能坐的穩江山,那這個皇位,還有甚麼意思?

且你今日不反,焉知明日不反?你在小琉球體會到至尊至貴的滋味後,豈會不覬覦大燕萬里河山?便是你不反,你的兒孫,難道也不反?

朕,和後繼之君,難道將希望,寄託於天意之上?永遠提心吊膽?”

賈薔沒意外,這種念頭才符合這個世道,他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那就承受相應的後果罷。”

“你敢弒了朕?”

李暄嘴角浮現譏諷的笑意,面容刻薄的看着賈薔,目光甚至帶着挑釁意味。

他的確聰明絕頂,看得出,賈薔不想燕國大亂,想以舉國之裡開海。

到這一刻,李暄才明白賈薔不惜代價的賑濟,甚至還將兵馬借給朝廷平叛邊亂的陰險用心。

他哪裡是爲了朝廷,哪裡是爲了天子,分明就是爲了他自己!

一個人,要卑鄙陰險到甚麼地步,才能施下如此瞞天過海的奸細,撒一個彌天大謊,讓所有人都成了小丑!

李暄這一刻對賈薔的恨,傾盡七海之水,都難以洗清!

賈薔看得出李暄刻骨的恨意,卻並未放在心上,淡淡道:“我與你不同,你能弒殺先帝,誅血親手足,甚至謀害親舅,可以賜我一杯毒酒,即便當時二韓已要誅我,你還是要我死在你手裡……你天生是帝王種,我不同,我不殺你。但伊霍之事,亦能爲之。李燕皇族,非你才能繼承大統。”

“你說甚麼?先帝……先帝是他害死的?”

剛剛被請來的太皇太后,甫一進殿,正巧聽到賈薔之言,整個人登時激動起來。

然而此刻,竟無人在意她。

李暄冷笑道:“世人不會相信你的彌天大謊了,你是這個世上,最卑鄙的騙子!”

賈薔看着李暄淡淡道:“我給你提個醒,李春雨。”

李暄聞言,眼中瞳孔陡然緊縮,面色發白,咬牙看着賈薔,狠聲道:“你,是怎麼做到的?”

那是他最信任的暗中勢力頭子!

而衆人聽聞他這一句,一個個不無駭然的看向他。

居然是真的!

賈薔輕聲道:“是人,就有破綻。李春雨在進宮前,有一子在民間,由其父母照看着。”

李暄面色再變,狠聲道:“不可能!李春雨說過,他家人早就死絕了!”

賈薔呵了聲,未再解釋甚麼。

這件事,要感謝他的老岳父,尹朝。

李暄死也不會想到,尹朝對他還留了一手,更不會想到,是他對尹褚的殺招,讓尹朝對他這個原本最疼愛的外甥,徹底寒心,將後手給了賈薔……

尹家太夫人則顫顫巍巍的看着李暄,道:“小五,你大舅舅,果真是你所害?”

李暄看過去一眼,見不止尹家太夫人,李含、李景、李皙等也都看着他,他抿了抿嘴,否認道:“外祖母莫要聽此奸賊胡唚,朕沒做過。”

尹家太夫人看向賈薔,賈薔淡淡道:“尹褚原是準備以死明志,也向太后娘娘表明其態度,參與李晗謀逆,並非是想傷害娘娘和皇上。當然,死是不可能真的死,會被人碰巧發現,然後緊急救活。然而,皇上手下的那支龍雀,成全了尹褚,讓他求仁得仁。此事,李春雨說的明白。李暄手中的龍雀,原在二老爺手裡,只是二老爺不耐煩這些,早先被李暄發現後,就早早接手過去。如今尹家,仍有他安插的眼線。”

衆人聽聞此言,再看向李暄的目光,一個個都變了。

變的那樣的不可思議,變的那樣的驚駭忌憚,也變的那樣的厭棄痛恨。

李暄見之,眼中的恨意愈炙,看着賈薔尖聲笑道:“你是好人,你是聖人,你有情有義。朕拿你當朋友,拿你當兄弟,你又如何對朕的?”

賈薔皺眉道:“我何處對不起你?”

李暄死死咬緊牙關,目光冰渣子一樣看着賈薔,寒聲道:“你夜宿行宮,與當朝太后行苟且之事時,可曾想過,對得起朕?”

一片死寂,唯有姜鐸一雙老眼放光,敬佩的看着賈薔!

今日這驚雷,真是一個接上一個,爽利!

尹後的臉上,則沒有一絲血色。

當着諸人之面,當着其母、其子、其舅姑之面,當着臣子的面,李暄將她的體面,踩入污泥中狠狠踐踏。

然而,賈薔卻皺眉道:“我與太后雖因誤會而有了接觸,繼而兩情相悅,其中或許還夾雜着些許算計,但終究是有真情實意在。

太上皇殘暴刻薄,尤其是地龍翻身後,更是六親不認,掌摑太后。夫妻至此,早已恩斷義絕。只因身份之故,天家沒有和離一說。但那是天家虧欠太后的,不是太后虧欠天家的。

總不能說太后賢德如此,就只能生生被欺負死罷?

至於你,更沒有資格說這等話。你喜歡上了你妃母的妹妹,和你爹成了連襟,比我又能好哪去?

且太后爲了你,耗盡心血,你就這樣衆目睽睽之下想羞辱作踐她?

讓你失望了,至少於我而言,這不算虧心事。

至於太后是子瑜的姑姑……

這等事在天家,古往今來都不算甚麼新鮮事罷?

又談何大逆不道。”

衆人見識了賈薔的臉皮,李暄愈發覺得肺都要氣炸了,雙目猩紅,看着賈薔道:“你也配談天家?”

賈薔聞言,環視了太和殿一圈後,呵了聲笑道:“若不是我顧慮大局,今日這江山,就該換人坐了。

李燕天家的運數,被景初帝李贄敗壞了一半,被太上皇李哲敗壞了一成,而你李暄,則敗壞了三成。

還剩下一成,如今在我。

你說我配不配提天家?”

這已經是赤果果的攤牌了。

姜鐸在一旁忽然開口提醒道:“太皇太后開個口,行廢立之事,並不是難事。”

“賈薔!”

尹後面容悽絕的看着賈薔喚了聲,哽咽道:“何須如此?本宮做主,由你來當攝政王便是。”

賈薔見其形容,面色微微和緩,然而還未開口,卻見齡官被送了來,脖頸處包紮的白紗。

他面色瞬間陰沉下來,見牧笛想要解釋甚麼,一個眼神制止後,同齡官道:“說說看,誰難爲的你。”

齡官雙眸垂淚,似遲疑又似不敢言。

尹後見之,輕聲道:“好丫頭,快說罷。今日你若不說,會死很多人的。”

這話似提醒了賈薔,他回頭與嶽之象道:“讓李春雨去清理龍雀,清理乾淨,一個不留。”

……

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母心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血流成河!第四百五十三章 欺負 (第三更!求訂閱!)第五百四十三章 身份不同了的王夫人……第九百三十七章 天崩地裂!第六百一十八章 二騎入神京……第二百三十六章 榮慶堂上 (完)第六百六十九章 賈薔,爺不在時,你少來找王妃!第一百五十六章 透露 (求訂閱!求月票!)第一千章 孩子沒保住……第一百七十七章 千手觀音第九百七十一章 悍勇無敵第八百三十三章 天上掉餡餅第三百五十章 捅破天!(第五更!)第七十四章 大造化第八百四十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第八百六十六章 管侄兒叫爹爹第九百九十四章 剷除內患第七百五十五章 回京第四百七十六章 有事相商第七百五十四章 尹後:他敢!第六百六十七章 讓林如海驚豔的女人……第七百四十七章 邢岫煙第一千零一十章 韓琮罷相第一百二十四章 坑慘第四百二十九章 誠心和氣,勝於觀心 (第五更!求訂閱啊!)第四十五章 相嫌第十一章 東道第三百零四章 林子大了多歪鳥第三百六十二章 惡客(第三更!)第九百八十六章 餵你吃荔枝~第四百章 信使第一百一十九章 機靈鬼第二百六十章 交換,鳴冤第一百零四章 求參第二百四十七章 考封成績……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走了也好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安排穩妥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宿敵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登基第二百八十三章 繡衣衛指揮使?(第三更求訂閱!!)第一百三十四章 煩事第七百一十二章 血書 (求訂閱!)第五百六十九章 狼心狗肺!第三百四十四章 朕再收個義女如何?(第三更!)第九百一十九章 十里紅妝,萬花綻放!第七百五十三章 竊聽第八百五十八章 小蜜桃第四百九十八章 太狠 (第三更!)第六百四十四章 子瑜妹妹,不怕不怕!第九百四十章 臨危受命!第八百七十章 娘娘若生氣,小子的刀只能飲血第八百四十一章 這一對師徒,着實該殺!第八百九十七章 殺雞儆猴第三百六十八章 太爺回來了 (第一更!)第五十章 相托第七百七十章 結親,結盟?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遺世獨立第四百六十七章 同歸於盡第八百零九章 擊潰韃子大軍,擊殺博彥汗?第七百五十二章 綠豆糕第二十七章 賭第九十二章 悲傷第二百二十八章 有我在第八十七章 告別第七百一十三章 皇上不好了,竇大夫被五皇子騎馬撞翻了……第七百四十二章 賈薔“寫詩”第九百三十六章 夜宴第九百五十九章 奪回四海王基業?第一百五十五章 謀算第一百七十二章 憂慮 (爲MUNDI和多炮塔的遼河加更!)第八百四十五章 入幕之賓第五百四十九章 佳兒欲爲趙子龍?第七百四十六章 草原之憂第一千零二章 皇上,林如海醒來了第四百二十八章 哪有良善的岳家……(第四更!)第五百六十七章 天下奇毒!第九百二十章 從此爲夫妻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份第四百四十六章 不知好歹 (第二更!)第一百五十四章 陰差陽錯(求訂閱!!)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被發現了!第六百六十六章 幫我給艾薩克·蘋果·牛頓先生送封信……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雲妃生妖第七百三十章 當着賈薔的面,再打一回!第三百八十一章 青雲第六百八十四章 苦肉計?第二百四十七章 考封成績……第五章 外家第一百六十二章 艱難(求訂閱啊啊!!)第七百四十六章 草原之憂第四百九十九章 推心置腹第六百零一章 二嬸嬸,今兒在哪住?第二百四十二章 機關算盡第七百四十四章 李暄の慘狀(新年快樂啊!)第一百五十一章 三味書屋(求訂閱,第三更!)第七百六十一章 花開當折直須折!第一百五十九章 發昏當死第一百一十四章 討嫌第三百二十七章 訓鳳 (第四更,求訂閱!)
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母心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血流成河!第四百五十三章 欺負 (第三更!求訂閱!)第五百四十三章 身份不同了的王夫人……第九百三十七章 天崩地裂!第六百一十八章 二騎入神京……第二百三十六章 榮慶堂上 (完)第六百六十九章 賈薔,爺不在時,你少來找王妃!第一百五十六章 透露 (求訂閱!求月票!)第一千章 孩子沒保住……第一百七十七章 千手觀音第九百七十一章 悍勇無敵第八百三十三章 天上掉餡餅第三百五十章 捅破天!(第五更!)第七十四章 大造化第八百四十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第八百六十六章 管侄兒叫爹爹第九百九十四章 剷除內患第七百五十五章 回京第四百七十六章 有事相商第七百五十四章 尹後:他敢!第六百六十七章 讓林如海驚豔的女人……第七百四十七章 邢岫煙第一千零一十章 韓琮罷相第一百二十四章 坑慘第四百二十九章 誠心和氣,勝於觀心 (第五更!求訂閱啊!)第四十五章 相嫌第十一章 東道第三百零四章 林子大了多歪鳥第三百六十二章 惡客(第三更!)第九百八十六章 餵你吃荔枝~第四百章 信使第一百一十九章 機靈鬼第二百六十章 交換,鳴冤第一百零四章 求參第二百四十七章 考封成績……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走了也好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安排穩妥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宿敵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登基第二百八十三章 繡衣衛指揮使?(第三更求訂閱!!)第一百三十四章 煩事第七百一十二章 血書 (求訂閱!)第五百六十九章 狼心狗肺!第三百四十四章 朕再收個義女如何?(第三更!)第九百一十九章 十里紅妝,萬花綻放!第七百五十三章 竊聽第八百五十八章 小蜜桃第四百九十八章 太狠 (第三更!)第六百四十四章 子瑜妹妹,不怕不怕!第九百四十章 臨危受命!第八百七十章 娘娘若生氣,小子的刀只能飲血第八百四十一章 這一對師徒,着實該殺!第八百九十七章 殺雞儆猴第三百六十八章 太爺回來了 (第一更!)第五十章 相托第七百七十章 結親,結盟?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遺世獨立第四百六十七章 同歸於盡第八百零九章 擊潰韃子大軍,擊殺博彥汗?第七百五十二章 綠豆糕第二十七章 賭第九十二章 悲傷第二百二十八章 有我在第八十七章 告別第七百一十三章 皇上不好了,竇大夫被五皇子騎馬撞翻了……第七百四十二章 賈薔“寫詩”第九百三十六章 夜宴第九百五十九章 奪回四海王基業?第一百五十五章 謀算第一百七十二章 憂慮 (爲MUNDI和多炮塔的遼河加更!)第八百四十五章 入幕之賓第五百四十九章 佳兒欲爲趙子龍?第七百四十六章 草原之憂第一千零二章 皇上,林如海醒來了第四百二十八章 哪有良善的岳家……(第四更!)第五百六十七章 天下奇毒!第九百二十章 從此爲夫妻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份第四百四十六章 不知好歹 (第二更!)第一百五十四章 陰差陽錯(求訂閱!!)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被發現了!第六百六十六章 幫我給艾薩克·蘋果·牛頓先生送封信……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雲妃生妖第七百三十章 當着賈薔的面,再打一回!第三百八十一章 青雲第六百八十四章 苦肉計?第二百四十七章 考封成績……第五章 外家第一百六十二章 艱難(求訂閱啊啊!!)第七百四十六章 草原之憂第四百九十九章 推心置腹第六百零一章 二嬸嬸,今兒在哪住?第二百四十二章 機關算盡第七百四十四章 李暄の慘狀(新年快樂啊!)第一百五十一章 三味書屋(求訂閱,第三更!)第七百六十一章 花開當折直須折!第一百五十九章 發昏當死第一百一十四章 討嫌第三百二十七章 訓鳳 (第四更,求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