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軍功爵!

“老爺子,你知道甚麼?”

太和殿內,聽聞姜鐸連姓都給他變了,今日賈薔面色第一次發生了變化,目光不善的看向姜鐸。

姜鐸嘎嘎笑道:“小子,老子就知道,你必也知道此事。不然,又怎會每每做出不合人臣之理的事?

尋常勳門臣子,誰如你這般爲黎庶社稷着想?千百年來,都無一人!

你若非天家嫡脈血親,犯得着傾家蕩產的幫扶天家,還搏命去殺博彥汗?

你又不是當世聖人,也不是菩薩轉世,被人欺負成這般,還步步退讓,想着開疆拓海,哪來的如此慈悲?

其實老子打一開始就知道了,之所以不說,就是想看看你到底能走到何等境地……

嘖嘖,當年寧國賈敬與義忠親王當真是君臣相得吶,任誰都以爲將來必成一段佳話,不想景初十八年,義忠親王突然被廢,賈敬也自甘墮落,考中了進士都不去做官,跑去城外燒香拜佛修長生去了。

義忠親王爲何被廢?賈敬爲何如此?

真正的緣由,知道的人當年就不多,如今還活着的就更不多了。

恰巧,老子便是其一。

其實若非事情到了今天這個地步,老子是真不想拿此事說嘴。

畢竟那義忠親王,連老夫也要讚一聲,百世皇朝第一賢太子。

至今還有不少老臣,常憶其賢德。

但人非聖賢孰能無過?

義忠親王也非完人,也有毛病。

正是這個毛病,使得他被廢……”

“老公爺,到底是甚麼毛病?當年只聽說義忠親王犯了狂症,對先帝不敬,狂悖無禮,莫非不是如此……”

薛先皺眉問道,這老鬼許是裝死裝的太久了,如今一開口就喋喋不休,老婦人一般。

姜鐸嘿了聲,瞥了薛先一眼,道:“倒也不算全錯。義忠親王犯的毛病,就是寡人之疾。當然,以他的身份,好色不算甚麼大毛病。偏偏,他勾搭的……咳咳,他愛慕上的,是當時的貴妃娘娘,他的妃母!

怎麼樣,一聽這個,是不是覺得很耳熟?嘎嘎嘎!不愧是一脈相承吶,都是一個德性!”

賈薔在一旁已經黑了臉,目光森然的看着姜鐸。

球攮的老忘八!

姜鐸一點也不在意,沒毛的眉頭挑了挑,繼續興致勃勃道:“那會兒先帝爺身子骨已經不行了,身無扶雞之力!秦貴妃卻是天下第一等的美人,正值嬌媚之年。

而義忠親王的風姿,就不必老夫多言了。老夫平生別無長處,獨這相貌,你們也瞧見了,堪稱一絕!可這輩子,於相貌上,老子卻服義忠親王,連老子也比他稍微差那麼一丟丟。

咳咳,正趕上那年先帝南巡,讓義忠親王監國,難免常進後宮問安,不料就與秦貴妃多照面了幾回,有時候黃昏,有時候夜晚……這一來二去,就成了勾搭在一起,成了郎情妾意……”

賈薔咬牙道:“老公爺,你老糊塗了不成?誰有心思聽你在這說這些宮闈秘事?”

事實上,還是有許多人想聽的。

天家秘事,從來讓人覺得過癮!

且很不少人,猜出了姜鐸想說甚麼。

果不其然,姜鐸咂摸了下乾癟的嘴後,繼續道:“別急別急,就要入正題了。兩人郎情妾意,花前月下,明修棧道,暗度陳倉,七上八下的成就了好事……

義忠親王極具才幹,他執掌宮務,想瞞天過海,不算難事。總之這天長日久,也一直未被人發現,直到秦貴妃有了身孕!

可有了身孕,起初也未被發現,被安排的周到。直到臨產之時,也不知怎地,太后給摸了過去,這才被發現了私情。

對了,此事真僞,現在還可以去尋太后,也就是現在的太皇太后對峙!

先帝那會兒廢了好幾年了,也有一二年沒讓秦貴妃侍過寢,這些太后是知道的,這還了得?

事情敗露,賈敬那忘八羔子原是準備來一場玄武門宮變的,球攮的還直接尋到了老夫家裡來,說是要奉太子登基。

可義忠親王居然捨不得秦貴妃,也捨不得兩人的骨肉,就這樣,被耽擱了下去,先帝揮手廢黜。

但是義忠親王也不是白給的,臨了,還是安排了秦貴妃假死脫身……

只可惜,秦貴妃用情至深,哪裡捨得拋下義忠親王一人獨活?便一根白綾,投繯自盡了。

好在,二人所誕下的麟兒,終究還是被賈敬給偷換了出來,並且故佈疑陣,從養生堂抱了個女嬰回來,當寧國府未來的當家太太,好讓有些人以爲,義忠親王和秦貴妃生的是個女娃!

可惜啊,這一切都沒能瞞過老夫的眼,一直盯着賈家呢。

若非如此,當初這小子領了千把爛兵魚蝦圍了老夫的國公府,老夫豈能容他輕易過去,真當老夫是好相與的……”這番話說的聲情並茂,神秘兮兮,若非二人商議好的,賈薔差點自己都信了……

“簡直胡說八道!!”

韓彬雙拳攥緊,忍了許久終於忍無可忍斥斷道:“一派胡言!爲了行篡逆之事,爾等耗費心機,又豈能騙過史筆如刀?天下忠義之士,絕不會爲爾等所誆騙!趙國公,先帝、太上皇在位時,就對姜家屢屢加恩!如今新君臨朝,老匹夫就要行弒逆之行耶?”

姜鐸樂呵呵道:“韓小子,老夫這一生,歷五帝,相四朝。立下的功勞如何,不必多言。可臨了又落得甚麼下場?戰戰兢兢,夜不能寐,唯恐落得個抄家滅族的勾當。爲了避難,老夫親手持刀,將姜家一刀一刀的活剮了!算了,提這些多了沒甚意趣,老子又不是賈小子。

言歸正傳……空口白話,當然不行。好在,老夫還是有證據的。除了太皇太后是當年的證人外,賈小子,賈敬臨死前,就沒給你交代點甚麼?就老夫所知,義忠親王當初可是將天子六璽之一,天子行璽放入嬰孩襁褓內……對不對?此事禮部應該也知道,天子六璽缺一個天子行璽!是真是假,一看就知!”

“王爺手中,應該是有天子六璽的,去歲九月八,王爺提兵還京,以嚴旨封了十團營的門。聖旨上所蓋之印,應該就是天子行璽罷?”

大學士呂嘉,捧了一記極好的話哏,並在看到賈薔沒有開口反駁時,畢恭畢敬的又道:“未想王爺出身如此尊貴,原是天家血脈……”

“呂伯寧!!”

韓彬今日幾欲吐血,厲聲斥道:“老夫真是瞎了眼,竟未看出你這等厚顏無恥之徒!”

呂嘉大義凜然道:“元輔,此言謬矣。若王爺果真只是爲了權位篡逆,那下官自有文人風骨,當捨身效忠社稷。可你也親耳聽聞了,王爺非爲權位,乃是爲了民族社稷之氣運!他老人家,一心對外拓海開疆,所爲者,只求於百姓黎庶謀福祉!”

呂嘉言至此,聲音都有些哽咽了,又道:“只王爺一人說,下官未必會信。可元輔你看看,這麼多年輕俊彥,都親眼所見,爪哇甚至是他們親自攻佔下來的!西夷都知道爲百姓謀福祉,人家也都這樣做了百年了,難道我們大燕的官員,還能無動於衷,只知道屠戮功臣?元輔,你雖對下官有知遇之恩,但在大是大非面前,下官只能選擇大忠,而非小忠。”

衙內圈裡,有人都震驚了,有人則忍不住笑出聲來。

這他孃的,活開了天眼了!

這還是宰輔軍機?

只是剛一笑,就被前面長輩回頭狠狠瞪了眼。

忘八肏的,多少氣運都因這一笑丟了……

這些肉麻的話看似可笑,可又藏着多少富貴,多少殺機?

隨着呂嘉此言,文官隊伍裡,居然有近四成人,紛紛附和起來。

“賈薔,未想到,你還是朕的堂兄弟!”

李暄聲音有些古怪,似是心寒徹底,似是半哭半笑。

賈薔未言,姜鐸卻繼續道:“賈小子,該決斷時就要決斷,莫要耽擱了大事。”

賈薔聞言,緩緩點了點頭,道:“不錯,賈敬臨死前,的確交給了我一方天子行璽,和一份宮裙,一塊玉佩。”

雖話是假的,東西卻都是真的,不過都是可卿的就是……

“轟!”

整個太和殿,卻是一片譁然!

隨即大家就果然往姜鐸方纔所言的方向想去,確實有道理!

若非天家嫡親血脈,誰會這樣大公無私的屢屢將自家家財散出,救濟社稷、黎庶?

歷代聖人,也沒這樣幹過啊!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莫說他們,連二韓等人心裡都狐疑起來真僞。

但越是如此,越叫他們遍體生寒……

賈薔被逼着,讓人回家去取寶璽、宮裙和玉佩後,面對第二次請登皇帝位的跪請時,再度堅定搖頭道:“不是三辭三讓,我若想坐這個位置,不搞這些虛頭巴腦的,讓後世之人恥笑。

我平生所願,唯有開海拓疆!”

眼下一旦上位,即便京城能安定,也要將官場血洗一番。

只京城都不足懼,外省同樣要血洗一遍。

京外十八省,勢必多有勤王大軍起。

莫說此時,便是宋末昏君迭出,嶽武穆都成日裡想要朝天闕,迎回二聖。

果真亂事一起,勢必浪費精力。

漢室傾頹如斯,曹操都沒敢直接篡逆。

袁術倒是敢,結果完犢子了。

倒不是說不能坐這個位置,等幾年,真正讓天下士紳百姓嚐到了開海的甜頭,功績名望通天時,一切都是水到渠成之事。

所以,眼下並不着急。

與其當一個亂糟糟的燕國皇帝,不如當一個大漢中央皇朝的大天子!

如今,他要以舉國之力開海!

“賈薔,你果真想造反?”

一直面色深沉的寶親王李景緩緩走向賈薔,目光森冷的看着他問道。

賈薔沒有看他,而是同姜鐸並諸武勳功臣道:“朝廷庶政,可由呂兵部這樣的開明有遠見的宰輔執掌,協同願意行開海大業的官員們操持朝政。京畿兵權,諸位留五人在京,十二團營合併爲五軍都督府,由五位分掌。其餘五人,前往九邊重鎮,由德林軍相助,尋求戰機,以求徹底平定草原兵戈,將草原納入大燕治下。

三年一輪換,爭取十年內,永除北戎邊患!

讓萬里草原,成爲大燕的牧場。

另外,本王決定,恢復軍功爵制!”

雖不急着登基,但天下權柄,他必是要操持在手!

“砰!”

寶親王李景被嶽之象摔倒在地,由兩名德林軍壓伏。

但朝廷百官已經顧不得看這邊了,因爲“軍功爵”三個字,炸了鍋!

這一回,連呂嘉都顫了顫嘴,沒說出恭維的話來。

何謂軍功爵?

以軍功封爵!

但不只是勳貴和大將軍,還有全國的百姓!

只要斬殺一個敵人,割下他的腦袋,就能升一級爵。

越往上,需要殺戮的人就越多。

相應的,分封的土地,也就越多,享受的待遇越好。

秦朝因此而興,卻也因此而亡,得暴秦之名。

因爲到了後期,秦朝的土地已經封無可封。

賈薔當然不存在這個問題,可他這樣做,卻是在掘儒家的根!

何謂儒家?

簡而言之: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

正是因爲讀書成爲了改變命運的唯一途徑,儒家的地位纔會唯我獨尊!

而當上升的渠道不再只是讀書科舉時,那可想而知,儒家的地位會受到何等衝擊。

這便是賈薔想出的法子,他深知,在華夏這片土地上,想靠商人階級來破滅儒家,絕無可能。

唯有倚仗比儒家一統天下還更長久些的軍功爵制,利用人心中尚武的貪婪,才能大破之!

連呂嘉都深知,此等制度對儒家的挖墳衝擊,故而不敢輕易開口。

好在,賈薔似聽出他們的心聲,與他們微笑道:“你們完全不必擔心文官的地位,暴秦爲何稱之爲暴?便是過於嚴苛,少了懷柔之法。所以軍功爵制的封賞不必多言,峻法則需要重新梳理一遍,這需要你們來辦。

另外,這些功勳封地越大,越需要官員治理。

如今朝廷吏部等候排官的人成百上千,天下舉子、秀才更是數以萬計。這些人如今都是靠朝廷養着,戶部雖不說,心裡也嫌他們坐吃山空。

但不出十年,這些人怕是人人都能當得上一官半職,還不夠。所以會有越來越多的人讀書。”

這話算是給文官們吃下了一顆定心丸,呂嘉感動莫名道:“王爺聖明!王爺,臣有一事相求!”

賈薔呵呵笑道:“但說無妨。”

呂嘉躬身道:“臣斗膽,請國之大賢如海公早日北還神京,執掌朝政!”

若無林如海在,朝廷八成就成了這羣丘八的玩物了。

呂嘉德性操守如何且不論,能入閣爲相,能力上絕不算差,所以看得透這一步。

如今唯有請林如海早日還京,才能保留文官的最後體面……

賈薔思量稍許後,點點頭道:“倒也可以。”

京城中自會留有足以鎮壓一切的德林軍在,但也需要一個分量足夠的人,賈薔足以信任的人,來操持國政。

大燕一旦安穩下來,小琉球那邊,就不再需要林如海這樣的大賢大德去操持了,齊筠足矣。

李暄漠然的看着這一切,分明他還是大燕天子。

可這一刻,誰還將他放在眼裡?

這些亂臣逆子,就這樣當着他的面,瓜分天家的大權。

這世上,最大的羞辱,不就是無視麼?

賈薔沒有在意李暄在想甚麼,他看了眼還在破口大罵奸佞的韓彬,輕笑了聲,道:“我知道你們不服,還堅信你們是對的,是偉大的,是無私的。

也罷,我也不殺你們,你們不是將家眷都送去福州,準備送到小琉球讓我先生殺麼?

本王成全你們!你們這些人,都去小琉球罷。

一人分你們二畝地,一邊種地,一邊看看,我等武夫,到底能開創出一個怎樣的盛世!

看看青史之上,我等到底是亂國之臣,還是爲後世子民崇仰的再造神州之祖!

不過無論怎樣,我等功臣,再不必擔憂會因功勳太著,反遭彼輩屑小謀害清算。

從今天起,除非封地治下天怒人怨,百姓揭竿而起,否則,再無人能誅我等。”

聽聞此言,薛先、陳時等武勳貴胄,一個個終於恣意暢快的大笑起來。

這是自元平朝後,武勳們第一次在朝堂上,發出他們的笑聲。

對他們而言,這便是平生最快意之時!

姜鐸老鬼都跟着嘎嘎的笑了兩聲,正這時,卻見商卓入內,稟道:“王爺,皇太后並尹家太夫人請求上殿!”

賈薔聞言,並未急着迴應,與薛先等道:“皇城如今在德林軍手中,不必多慮。但步軍統領衙門還在楊華手裡,那個老獨戶是說不通的。勞一人前去拿下他,步軍統領衙門由東城兵馬司指揮高隆接手。戒嚴神京,待一切風平浪靜後再議大政。”

又與呂嘉道:“由你重新組閣,穩定朝政。會有繡衣衛協助你,只有一個要求,絕不允許出現大的動亂。”

等遣散文武百官,又將閒雜宗親都圈往壽皇宮後,殿內只餘李暄、李景、李含、李皙,並姜鐸、薛先、陳時等真正要緊人物,還有尹江、尹河和尹浩……

賈薔同商卓道:“請皇太后、尹家太夫人入內。”

……

第七百七十一章 太后絕食第四百七十四章 體諒第六百九十六章 藥引!藥引!!第一百一十二章 不賣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遺世獨立第二百八十一章 再次平叛第二百六十七章 大亂第八百七十四章 寶玉大婚第五百三十四章 槍殺林如海!第五百四十七章 劉備摔孩子第三百二十一章 吳家跌倒,隆安吃飽第八百五十八章 小蜜桃第四百五十七章 激將第四百二十六章 唯極富貴者能大度第五百七十章 齊筠:侯爺,京里人都說你愛吃餃子!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兵強馬壯者王之!第八百五十八章 小蜜桃第四百六十一章 啊!第九十四章 哭不出第八百三十八章 榮國太夫人不大好了……第三百四十九章 玉石俱焚 (第四更!)第七百八十三章 退股!退股!第八十四章 身契第一百七十四章 公平第七十三章 謀退路第一百五十八章 風變(求訂閱啊啊啊!)第四百三十二章 天予弗取,反受其咎(第三更!)第九百五十七章 驚聞喜訊第二百七十六章 悲傷的寶玉 (第二更!)第五百五十三章 王二妹氣絕王子騰第六百七十二章 賈薔:這操勞的人生,何時是個頭啊……第七百四十五章 賈璉的野趣味……第八百四十二章 昏招第九百三十一章 閨中趣第九百八十九章 殺雞儆猴第一百一十五章 事發第六百七十七章 賈薔:皇后娘娘,臣鐵骨錚錚,不會折腰!!第八百一十九章 御前奏對第九百零五章 賞春第五百五十五章 無事獻殷勤!第八百九十二章 教坊司的女人,我都要第九百一十八章 終於到了這一天……第六百二十八章 走,今晚大家洗溫湯!第一百三十七章 崩塌(第三更!)第七百一十五章 襲人失蹤第一百五十八章 風變(求訂閱啊啊啊!)第九百零五章 賞春第四百三十七章 擂臺爭鋒 (第二更!)第九百四十八章 生死兇威第九百二十九章 子瑜,胳膊肘往哪拐?第六百五十七章 賈薔:紫鵑,消失!第九百二十三章 有沒有銀針測不出的毒?第八百七十二章 踢你出局!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日常第九百三十四章 義母?第五百二十一章 哎呀,爹爹回來了!第七百八十二章 誤入藕花深處……第一百一十章 賢后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九月初七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第九百七十五章 隆安帝出手第三百四十六章 沖天大火(第一更!)第三百二十九章 討要!(第一更!)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遺世獨立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德林海師歸來第八百四十七章 人生若只如初見第五十二章 贈書第七百九十九章 出征前夜,賈薔都幹了甚麼第一千零七章 爺是阿斗,卻有子龍第六百七十九章 始知昨夜紅樓夢, 身在桃花萬樹中第七百七十一章 太后絕食第九十七章 禍事第一千零九章 化身爲船第九百五十五章 還有脈?第三百三十四章 重頭戲 (第二更!)第二百一十七章 怎及你好看第五十四章 談妥第五百零四章 謀母 (第三更!)第八百一十章 林妹妹,恭喜你當娘了!第四百零八章 打秋風第一百四十章 一凝 (爲倚劍聽春雨盟主賀!)第八百五十六章 李暄的腦袋被他大哥打大了第九百五十七章 驚聞喜訊第七百五十九章 林如海:這不忠不孝之子……第八百四十九章 某人好自爲之第七百四十九章 誅惡!第十三章 膽氣第十八章 初見第八百五十章 壞透了的林丫頭!第七百一十五章 襲人失蹤第五百七十一章 深失朕望第八百三十九章 寶參第二十四章 名師難求第七百六十一章 花開當折直須折!第二百八十五章 逼婚(爆更求訂閱啊!)第二百三十七章 禍根第三百九十三章 毒殺!(第二更!)第三百零二章 尹家第六百七十一章 老四已出局,老三想法送出局!第九百六十七章 風雲起勢
第七百七十一章 太后絕食第四百七十四章 體諒第六百九十六章 藥引!藥引!!第一百一十二章 不賣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遺世獨立第二百八十一章 再次平叛第二百六十七章 大亂第八百七十四章 寶玉大婚第五百三十四章 槍殺林如海!第五百四十七章 劉備摔孩子第三百二十一章 吳家跌倒,隆安吃飽第八百五十八章 小蜜桃第四百五十七章 激將第四百二十六章 唯極富貴者能大度第五百七十章 齊筠:侯爺,京里人都說你愛吃餃子!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兵強馬壯者王之!第八百五十八章 小蜜桃第四百六十一章 啊!第九十四章 哭不出第八百三十八章 榮國太夫人不大好了……第三百四十九章 玉石俱焚 (第四更!)第七百八十三章 退股!退股!第八十四章 身契第一百七十四章 公平第七十三章 謀退路第一百五十八章 風變(求訂閱啊啊啊!)第四百三十二章 天予弗取,反受其咎(第三更!)第九百五十七章 驚聞喜訊第二百七十六章 悲傷的寶玉 (第二更!)第五百五十三章 王二妹氣絕王子騰第六百七十二章 賈薔:這操勞的人生,何時是個頭啊……第七百四十五章 賈璉的野趣味……第八百四十二章 昏招第九百三十一章 閨中趣第九百八十九章 殺雞儆猴第一百一十五章 事發第六百七十七章 賈薔:皇后娘娘,臣鐵骨錚錚,不會折腰!!第八百一十九章 御前奏對第九百零五章 賞春第五百五十五章 無事獻殷勤!第八百九十二章 教坊司的女人,我都要第九百一十八章 終於到了這一天……第六百二十八章 走,今晚大家洗溫湯!第一百三十七章 崩塌(第三更!)第七百一十五章 襲人失蹤第一百五十八章 風變(求訂閱啊啊啊!)第九百零五章 賞春第四百三十七章 擂臺爭鋒 (第二更!)第九百四十八章 生死兇威第九百二十九章 子瑜,胳膊肘往哪拐?第六百五十七章 賈薔:紫鵑,消失!第九百二十三章 有沒有銀針測不出的毒?第八百七十二章 踢你出局!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日常第九百三十四章 義母?第五百二十一章 哎呀,爹爹回來了!第七百八十二章 誤入藕花深處……第一百一十章 賢后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九月初七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第九百七十五章 隆安帝出手第三百四十六章 沖天大火(第一更!)第三百二十九章 討要!(第一更!)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遺世獨立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德林海師歸來第八百四十七章 人生若只如初見第五十二章 贈書第七百九十九章 出征前夜,賈薔都幹了甚麼第一千零七章 爺是阿斗,卻有子龍第六百七十九章 始知昨夜紅樓夢, 身在桃花萬樹中第七百七十一章 太后絕食第九十七章 禍事第一千零九章 化身爲船第九百五十五章 還有脈?第三百三十四章 重頭戲 (第二更!)第二百一十七章 怎及你好看第五十四章 談妥第五百零四章 謀母 (第三更!)第八百一十章 林妹妹,恭喜你當娘了!第四百零八章 打秋風第一百四十章 一凝 (爲倚劍聽春雨盟主賀!)第八百五十六章 李暄的腦袋被他大哥打大了第九百五十七章 驚聞喜訊第七百五十九章 林如海:這不忠不孝之子……第八百四十九章 某人好自爲之第七百四十九章 誅惡!第十三章 膽氣第十八章 初見第八百五十章 壞透了的林丫頭!第七百一十五章 襲人失蹤第五百七十一章 深失朕望第八百三十九章 寶參第二十四章 名師難求第七百六十一章 花開當折直須折!第二百八十五章 逼婚(爆更求訂閱啊!)第二百三十七章 禍根第三百九十三章 毒殺!(第二更!)第三百零二章 尹家第六百七十一章 老四已出局,老三想法送出局!第九百六十七章 風雲起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