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賈薔?不,你叫李薔!

“收買?韓半山,你此言既看輕了我們,又暴露出你們這些自以爲是之輩,視我等武勳功臣爲走狗。

需要時則用,不需要時則推出來羞辱之,唾棄之,挑撥離間打壓之。

你們希望我們自相殘殺,任由你們擺佈,我們是功臣之後吶!”

賈薔收回目光,聲音平淡的說道,卻也不給韓彬咆哮反駁的機會,又道:“又何須收買?那些地,就在那裡,荒蕪在那,他們帶着兵馬,帶着人手,去佔就是。

大燕地不足,武臣去開拓,難道不是極好之事麼?

他們可以在那裡建城,此城當爲分封之土,可以世襲罔替。

不止他們,他們的子嗣兒孫,不分嫡庶,還可以繼續去開海,繼續去佔領。

天下無窮盡也,便是窮極一生,都不可能佔盡。

如此,就不需要家裡的骨肉,爲了一個位置拼個你死我活。

或許幾百年後,仍難免這種事發生,但那也是幾百年後的事。”

這句話,讓上殿的衙內們一個個眼睛冒光,一個個心潮澎湃。

除卻姜林外,餘者皆非世子,甚至非嫡子,只在家裡掌着庶務。

只因嫡庶二字,嫡爲主,庶幾爲奴,心中豈能服?

如今賈薔之言,卻讓他們看到了希望!

這一刻,最擁護賈薔的,便是這些衙內!

韓琮看着薛先等人,沉聲道:“他的話,你們果真信?去了萬里之外的爪哇,還由得你們做主?最終即便成事了,也不過爲他做嫁衣裳!”

賈薔呵呵笑道:“誰說他們需要去?他們不用去,派家中子弟,帶着人手去就是。

建城池,開墾土地,繁衍封地城民。他們仍在都中,掌京畿兵權!

對了,此事你們該高興纔是,如此重臣,不會在大燕圈一畝地。

因爲他們在外面,可以坐擁數以十萬計的良田。

一年三熟……相當於百萬畝了。

封地世襲自己做主,他們憑甚麼不信?

話又說回來,我需要謀算他們麼?

如今我最缺的是甚麼,是缺地麼?”

一衆衙內們鬨堂大笑起來,他們見識了小琉球,見識了爪哇,誰敢說賈薔缺地,那纔是好笑!

一羣年輕人恣意的大笑着,根本不顧滿朝重臣面色鐵青。

而文官們,此刻一個個如同身陷冰窟。

武夫當國!

待他們笑罷,賈薔方輕聲笑道:“我這邊最缺的,是人,越有雄心壯志越好,因爲我需要幫手。

西夷們如今瘋狂的在世界各國瘋狂侵佔着土地,奴役着人口,在不斷的強大壯大。

如果我們不去搶,必會讓他們都佔了去。

我和你們不同,我巴不得他們滿腹雄心,去與西夷爭雄。

我們爭的絕不是一家一姓的帝王皇位,爭的是華夏的氣運!

韓半山,你們不懂……

茜香國如今也只佔了爪哇,就已經讓小琉球方面力有不逮,着實分不出多餘的人手。

可還有蘇門答臘、加裡曼丹、伊裡安三大島,每個都比爪哇大數倍。

能養活多少百姓……

而拿下他們,並不費太多氣力。

可是光拿下沒用,要安排大量人口去佔領。

這些,都是他們親眼所見。

你說,他們到底信你們,還是信他們自己的眼睛。

你說,他們到底是想當一個隨時會被削爵抄家的走狗,還是想當一方真正的諸侯,爲子孫謀一份萬世基業!

在大燕之西,有一莫臥兒帝國,也就是過去的天竺。

如今西夷英吉利人不過派過去千餘人,就佔據了莫臥兒最肥沃的一片土地。天竺人好神靈,好黃金。英吉利人藉口查抄幾座神廟,得到的黃金就比大燕國庫的存金還多。

英吉利人將天竺產的各類糧米麻糖運回國內,使得小小一座島國,日益強盛繁榮。

茜香國的良田,可養民五千萬!

莫臥兒的良田更多,可養民八千萬!

若得此二處,大燕百姓,則世代再無缺糧之危。

韓半山,這,才叫爲國爲民謀福祉!

而不是彼輩,一心只想刀口對內,猜忌完這個,猜忌那個。

以莫須有之名,擅殺國之功臣!

如今世道變了,如你們這樣的臣子,對整個社稷黎庶,對華夏國運而言,你們都是大大的奸臣,是攔路石,是禍國殃民耽擱國運的混帳!”

“賈薔,你從一開始,就沒想過要南下出京罷?”

御臺上,李暄忽然開口問道,臉上再無一絲笑容,也無一絲喜怒。

賈薔搖了搖頭,指了指身邊几上的那一隻金盃,道:“今日若無此酒,若無人強留,最遲明日,我就南下了。這樣,皇上你吃了這杯酒,我現在掉頭就走,如何?”

一衆武勳們聽聞此言,以極無禮的目光覷視着李暄。

連睡了半晌的趙國公姜鐸,都緩緩睜開了眼,看向龍椅方向。

李暄面色一點點鐵青,可看着賈薔淡漠的目光,臉色又逐漸慘白。

“賈薔,你敢弒君?金殿御林何在,大燕忠勇何在?與老夫立誅奸逆!!”

看到賈薔如此欺辱君父,韓彬勃然大怒,想抓住最後的機會,誅殺賈薔。

他如今愈發明白了,賈薔此賊,絕不可留!

賈薔說的那些話,蠱惑之大,連他都有些起了貪心,更何況那些粗鄙丘八?

今日若不斬此輩,社稷必然傾倒。

然而尹江、尹河聞言,卻是稍微猶豫了稍許,才鼓起膽量,上前數步。

只是還未近前,就被姜林、姜泰一人一拳放倒。

太和殿上,終見血。

且隨着這一動,先前圍着賈薔的那些御林侍衛,紛紛扯下身上的御林軍袍,露出了裡面讓二韓目眥欲裂的軍裝:

德林軍服!

爲首之人,正是入京多時,卻從未露過面的嶽之象。

看到這一幕,韓彬眼前一黑,差點昏厥過去。

韓琮在一旁攙扶了韓彬一把,看着賈薔道:“你不會得逞的,歷朝歷代,都不會有權臣於太平之世篡位成事。大燕養民百年,十室之邑,必有忠信。且即便是海外,你也必不能成事。因爲,好戰必亡!”

賈薔輕聲道:“好戰必亡是對的,窮兵黷武之戰,一定沒有下場。但我們不是窮兵黷武,我們只是去佔領一些無主的肥沃土地,能在彼處收穫無盡的好處。這不是臆想,而是西夷們已經在做的事實。他們已經做了上百年了,也該大燕去做了。

華夏的子民,如此高貴,每一個都不該因爲缺糧而餓死。每一個,都不該因爲沒有土地成爲佃戶,成爲奴隸。

每一個華夏子民,都該擁有自己的農場,都有番人做幫傭,有吃不完的米糧和肉,有吃不完的糖果和點心。

他們不再會窮困潦倒,只要努力,他們都應該過上好日子。

我們比你們更希望國泰民安,更希望百姓昌盛。因爲他們過的好,我們纔會更好。各家的封地,才能傳承百代!”

“唔,此言大善!”

趙國公姜鐸看着薛先、陳時、張溫等王侯們說道:“都聽見了沒有?別有了自己的地盤,就忘八肏的連野牛都攮,那都是你們自己的子民。”

一衆武勳聞言,都忍不住咧嘴笑了起來。

封地……

這個誘惑,絕對是他們無法抗拒的。

“將這些阻礙國運的腐朽之人,都……”

賈薔不想再被幾個老頭不斷試着用目光殺死了,他擺擺手,讓人將韓彬、韓琮等帶下去。

然而正此時,卻見韓彬麾下的紅人,新晉東閣大學士,兵部尚書呂嘉呂伯寧上前兩步至殿中央,“噗通”一下跪倒在地,滿面神聖嚴肅,眼神動容激盪,對着賈薔高聲嘶喊道:“有眼無珠之罪臣呂嘉,叩見聖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嘶!

滿殿皆驚!

賈薔都怔住了,一時面色古怪的看着他,過了好一會兒,才擡頭看向面如黑鍋的韓彬,哈哈大笑道:“韓彬啊韓彬,這就是你們的衆正盈朝,這就是你們的羣賢畢至!”

不過,讓賈薔意外的是,他笑的如此開懷,居然沒人爲他捧哏。

待他回過頭來看去,卻見武勳行列,薛先等年歲大的雖還未拜下,可之後,他們的一衆衙內們,卻齊齊拜下,扯着嗓子山呼“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這還不是最詭異的,最詭異的是,文官屬列中,居然也陸續有人跪倒,高呼萬歲。

其中,就有先前罵的最狠的那些官員……

賈薔見連姜鐸都在軟轎上與他拱了拱手,一如方纔面聖之禮,不由沒好氣道:“你老爺子就別添亂了,廢黜軍機處,哪怕行伊尹之事,和上位都是兩回事。如今外面多少大事等着我去做,哪有功夫在這攪和?”

此言,讓不少人心頭一動。

還有餘地?!

連李暄的眼睛,都眯了眯。

賈薔笑了笑,他不是天予不取,實在是……

不需要太着急,暫時,也不需要這樣的虛名。

今日他急着上位,不出一個月,大秦各省必處處可見烽煙,多有勤王大軍。

至於外省諸大營提督……

開國一脈的那些人,十有八九不是各省督撫的對手。

想想前世宋、明之末,如此昏君尚且有多少忠義之士舉兵造反,嶽武穆都一心想迎回二聖。

所以,要慢慢的熬,急不得。

然而卻聽姜鐸嚯嚯笑道:“你哪裡是甚麼賈薔,分明是李薔。多年前的一樁懸案,今日老夫且破之。”

……

“娘娘,出事了!”

九華宮,西鳳殿內,顧不得滿殿誥命在此,牧笛匆匆進來,面色凝重到了極點,甚至連聲音都變的比過往尖細許多,壓抑不住顫抖。

尹後知道牧笛的性子,若非天塌地陷之事,他不會如此失態。

她心裡咯噔一下,不過到底經歷過許多事,鳳眸看着牧笛,輕聲問道:“出了甚麼事?”

在座諸人,屬齡官最緊張擔憂,她雙目浮淚,清瘦的身子都顫慄起來,眼中難掩驚恐哀絕,唯恐聽到讓她心肝俱碎的話,卻也不敢錯過……

尹家太夫人感覺到她的悲傷,輕輕握住了她的手,拍了拍她的手背。

就聽牧笛顫聲道:“娘娘,諸軍機大學士們……敗了。元平功臣……還有趙國公,悉數轉向了平海王。平海王,不走了。”

此言一出,西鳳殿內先是一靜,隨即驚呼聲此起彼伏。

一個個不敢置信,可她們分明多出自開國功臣和元平功臣……

尹後一瞬間瞳孔緊緊收縮,沉吟稍許後,緩緩道:“原是臣子相爭,既然賈薔棋高一籌,那也很好。總不能只准捱打,不準反擊罷?”頓了頓,又問道:“皇上是怎麼說的?”

尹家太夫人似乎很放心,笑道:“皇上和平海王素來要好,好似親兄弟般。記得當初太上皇和幾位皇子都爲此吃過醋。”

衆誥命紛紛附和,說起一些趣事來。

然而尹後只是盯着牧笛看,她知道,若這般,牧笛不會如此驚慌失措。

果不其然,就聽牧笛惶恐道:“之前二韓要將平海王推出午門外斬首時,平海王數度問過皇上的看法,皇上只用金盃,賜下一杯酒。現在平海王說,若方纔皇上準他走,他就走了,不會留。如今想讓他走也可以,讓皇上吃下方纔賜下的那杯酒!”

尹後聞言,面色驟然霜白,而牧笛又看向尹家太夫人,道:“武臣中,只有尹江、尹河出列,要殺平海王。”

“這兩個畜生!”

尹家太夫人驚怒交加,但她當真不凡,脫口罵罷,又問道:“尹浩如何反應?”

牧笛忙道:“五爺是偏向平海王的,平海王也很領情。”

尹家太夫人聞言,海松了口氣,正要同尹後說話,卻見秦氏面色猙獰上前,一把抓住齡官的手,道:“他敢傷我兒子,我就殺了這個浪蹄子!”

“不可!”

“哎喲!使不得!”

“傻孩子,快快住手!”

這些驚言,自不是同秦氏說的,而是朝齡官所言。

誰能想到,清瘦孱弱,一直眼中含淚怯怯不安的齡官,竟會有如此剛烈的性子。

一隻胳膊任秦氏抓住,另一手卻果決的從發間拔下一支鳳簪來,揮手決絕的往脖頸處插去。

寧死,也不肯連累賈薔分毫!

牧笛不用尹後吩咐,身形一閃出現在齡官身前,於在千鈞一髮之際,伸手將齡官的胳膊往後推了稍許。

然而齡官自幼學戲,身手了得,雖避開了要害,到底還是挨着肌膚劃過,一道刺眼的殷紅,在白皙的脖頸上點點滲出……

……

第七百一十二章 血書 (求訂閱!)第六百五十九章 無道昏君第三百五十八章 趙姨娘上吊了(第四更!)第三百六十四章 滾! (第二更!)第二百零六章 年關第四百九十章 適可而止第五百零四章 謀母 (第三更!)第一百五十章 銀匱第一百九十八章 說親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色膽包天的小混帳!第八百一十二章 誅賈家,以淨天下!第五百四十六章 賈薔,你可真陰險!第一百六十四章 種子第七百零五章 黛玉:我們離京後的事都說說纔好第九百三十三章 三省調兵之權第五百七十一章 深失朕望第五百四十三章 身份不同了的王夫人……第七百零三章 無題第一百二十八章 甄家第六十章 我好慘第六百六十四章 賈薔:王爺,那是你母妃!!第六十章 我好慘第一百零九章 老王八第九百二十九章 子瑜,胳膊肘往哪拐?第七百四十三章 妖精第三百零八章 天子胸懷第六百三十一章 黛玉毆打賈薔二三事……第六百五十八章 士紳一體納糧當差?第二百三十六章 榮慶堂上 (完)第六百七十七章 賈薔:皇后娘娘,臣鐵骨錚錚,不會折腰!!第十一章 東道第六百四十章 三十六命婦鬧金鑾!第二百五十章 三千人第三百八十五章 叔叔怎來了?(第三更!)第一百七十四章 公平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要回京了……第九百零六章 光宗耀祖第七百四十一章 李暄中毒 (第三更!求訂閱!)第九百七十二章 大局已定第八百二十五章 觀孫第九百八十九章 殺雞儆猴第一百五十一章 三味書屋(求訂閱,第三更!)第七百五十九章 林如海:這不忠不孝之子……第七百二十章 我只是敲了敲邊鼓,搭了個臺……第六百六十四章 賈薔:王爺,那是你母妃!!第十三章 膽氣第一百八十六章 銀狐第二百六十八章 殺!殺!殺!(加更!)第八百四十三章 情到濃時情轉薄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反叛第九百八十七章 兵臨巴達維亞第三十一章 恩絕第八百四十七章 人生若只如初見第八百四十一章 這一對師徒,着實該殺!第二百四十五章 滿堂歡第一百五十八章 風變(求訂閱啊啊啊!)第二百三十八章 明快第三百三十一章 遊園 (第三更!)第四十六章 強索第九百三十四章 義母?第十四章 走水第七百四十四章 李暄の慘狀(新年快樂啊!)第三百三十九章 失德之人 (第三更!)第五百二十一章 哎呀,爹爹回來了!第五百三十八章 薔哥兒,我要尤二姐!第二百八十八章 斷官司第五百二十七章 宮妃?第六十八章 起相思第三十九章 恩賜第七十章 前程第五百三十九章 一別兩寬,各自安好第三百四十九章 玉石俱焚 (第四更!)第五百三十二章 奪妻之恨,殺子之仇第九百七十七章 馮淵案,復案!第一千章 孩子沒保住……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慈愛第二百九十六章 狠辣無情第五百九十八章 哎呀,壞了!林姑娘怎麼今兒就回來了?第八百六十六章 管侄兒叫爹爹第六百八十四章 苦肉計?第一百八十章 命運第八十八章 交鋒第七百七十八章 摘桃第三百八十一章 青雲第四十章 變故第三百九十八章 薔兒你好下流!!第八百一十六章 回京!!第四百一十四章 賈薔完了?(第三更!)第三百五十八章 趙姨娘上吊了(第四更!)第五百八十三章 竇現,本侯勸你莫要倚老賣老!第四百七十二章 過日子第五十九章 林姑姑第五百二十三章 生殉可卿第九百二十四章 看似多情,實則寡情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終是,看到了光明!第七百一十九章 捶到死!(感謝家有二喵安知魚大佬的白銀盟!)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臣晚上再來第二十章 禍兮福所倚第七百七十三章 被發現了?第二十二章 生意火爆
第七百一十二章 血書 (求訂閱!)第六百五十九章 無道昏君第三百五十八章 趙姨娘上吊了(第四更!)第三百六十四章 滾! (第二更!)第二百零六章 年關第四百九十章 適可而止第五百零四章 謀母 (第三更!)第一百五十章 銀匱第一百九十八章 說親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色膽包天的小混帳!第八百一十二章 誅賈家,以淨天下!第五百四十六章 賈薔,你可真陰險!第一百六十四章 種子第七百零五章 黛玉:我們離京後的事都說說纔好第九百三十三章 三省調兵之權第五百七十一章 深失朕望第五百四十三章 身份不同了的王夫人……第七百零三章 無題第一百二十八章 甄家第六十章 我好慘第六百六十四章 賈薔:王爺,那是你母妃!!第六十章 我好慘第一百零九章 老王八第九百二十九章 子瑜,胳膊肘往哪拐?第七百四十三章 妖精第三百零八章 天子胸懷第六百三十一章 黛玉毆打賈薔二三事……第六百五十八章 士紳一體納糧當差?第二百三十六章 榮慶堂上 (完)第六百七十七章 賈薔:皇后娘娘,臣鐵骨錚錚,不會折腰!!第十一章 東道第六百四十章 三十六命婦鬧金鑾!第二百五十章 三千人第三百八十五章 叔叔怎來了?(第三更!)第一百七十四章 公平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要回京了……第九百零六章 光宗耀祖第七百四十一章 李暄中毒 (第三更!求訂閱!)第九百七十二章 大局已定第八百二十五章 觀孫第九百八十九章 殺雞儆猴第一百五十一章 三味書屋(求訂閱,第三更!)第七百五十九章 林如海:這不忠不孝之子……第七百二十章 我只是敲了敲邊鼓,搭了個臺……第六百六十四章 賈薔:王爺,那是你母妃!!第十三章 膽氣第一百八十六章 銀狐第二百六十八章 殺!殺!殺!(加更!)第八百四十三章 情到濃時情轉薄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反叛第九百八十七章 兵臨巴達維亞第三十一章 恩絕第八百四十七章 人生若只如初見第八百四十一章 這一對師徒,着實該殺!第二百四十五章 滿堂歡第一百五十八章 風變(求訂閱啊啊啊!)第二百三十八章 明快第三百三十一章 遊園 (第三更!)第四十六章 強索第九百三十四章 義母?第十四章 走水第七百四十四章 李暄の慘狀(新年快樂啊!)第三百三十九章 失德之人 (第三更!)第五百二十一章 哎呀,爹爹回來了!第五百三十八章 薔哥兒,我要尤二姐!第二百八十八章 斷官司第五百二十七章 宮妃?第六十八章 起相思第三十九章 恩賜第七十章 前程第五百三十九章 一別兩寬,各自安好第三百四十九章 玉石俱焚 (第四更!)第五百三十二章 奪妻之恨,殺子之仇第九百七十七章 馮淵案,復案!第一千章 孩子沒保住……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慈愛第二百九十六章 狠辣無情第五百九十八章 哎呀,壞了!林姑娘怎麼今兒就回來了?第八百六十六章 管侄兒叫爹爹第六百八十四章 苦肉計?第一百八十章 命運第八十八章 交鋒第七百七十八章 摘桃第三百八十一章 青雲第四十章 變故第三百九十八章 薔兒你好下流!!第八百一十六章 回京!!第四百一十四章 賈薔完了?(第三更!)第三百五十八章 趙姨娘上吊了(第四更!)第五百八十三章 竇現,本侯勸你莫要倚老賣老!第四百七十二章 過日子第五十九章 林姑姑第五百二十三章 生殉可卿第九百二十四章 看似多情,實則寡情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終是,看到了光明!第七百一十九章 捶到死!(感謝家有二喵安知魚大佬的白銀盟!)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臣晚上再來第二十章 禍兮福所倚第七百七十三章 被發現了?第二十二章 生意火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