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終是,看到了光明!

內廷,九華宮。

西鳳殿。

齡官進宮時,緊張到了極致,唯恐有點閃失。

因爲她和賈薔來的早,剛來時其他命婦還未至,所以就被尹後招至鳳榻邊坐下。

不過在尹後端詳了她片刻,隨後讚歎了句“真像”時,齡官猶如五雷轟頂。

整個人驚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

好在,隨後尹後並未再說出甚麼讓她心肝俱裂之言,甚至在看出她難掩憂愁時還寬慰她:“莫要擔心,前面的事,自有前面的人去辦,不當緊的。”

尹後何等道行,三言兩語就暫且安撫住了齡官。

接下來也並未再難爲她,讓她在命婦之首坐了下來。

不過,隨着一應宗室、勳臣誥命陸續到來,氣氛漸漸變的古怪起來。

這旬月來,都中氣氛一日比一日微妙。

內中緣由,又豈會瞞得過殿內諸人?

甚至,她們都暗自明白,今日就是天變之時!

而此刻,在西鳳殿內還能看到旋渦正中的人物,她們都不知該拿甚麼態度招呼。

再看看“黛玉”神情怯怯不安,神魂不屬的模樣,和往日裡大氣端方的形容完全不同,見過黛玉的諸誥命,心裡也愈發有數了。

最後,尹家太夫人在秦氏並寶親王妃方氏的攙扶下進來,連尹後在內,諸王公誥命紛紛起身相迎。

尹家太夫人笑的清淡,與尹後見了半禮,就被攙扶起來。

尹後要尹家太夫人與她同坐鳳榻,尹家太夫人如何肯?

執拗不過,尹後只得讓人在鳳榻邊另設一榻。

然而尹家太夫人落座後,卻又將齡官叫到了身邊坐下。

不是寶親王妃,也不是秦氏。

見此,衆命婦的面色愈發微妙起來。

着實摸不透,天家到底甚麼意思……

尹後端坐鳳榻,鳳眸掃了一圈後,淡淡笑道:“方纔本宮還在和林丫頭說,莫要擔憂。這些時日來,謠言傳的沸沸揚揚,說甚麼的都有。前面的事,本宮極少理會,也不願摻和。但命婦內眷的事,本宮還做得了主。本宮只一句話:平海王有大功於社稷,不管平海王和朝廷之間會鬧到甚麼地步,本宮在一日,賈家內眷婦孺,就不允許任何人欺負了去。”

尹家太夫人笑道:“這話在理,薔兒那孩子,我是打心底裡喜歡,高門裡難得的情義之人。有人說,是他害死了我的長子,這等混賬話若是叫我知道哪個嚼的舌頭,那是斷不能依的。人各有命數,強求不得。

且我瞧着薔兒的命數就好,他的家人內眷和子嗣,命數更好。”

滿殿誥命聽聞這話,神情再度發生了變化。

尹後和尹家太夫人,當今世上位份最尊貴的母女倆,竟會如此保全賈家……

着實太令人意外了。

而秦氏的面色,則難看到了極點。

這算甚麼?

這算甚麼?

她卻不知,甚麼叫家有一老,似有一寶。

尹家的命運,便是因爲這番話,發生了變化……

其餘如南安郡王老太妃、北靜郡王太妃等,纔開始與“黛玉”招呼起來……

不能怪她們,這便是世道。

……

太和殿。

驚雷炸響,卻無法分散滿朝君臣文武王公貴戚們半分注意力。

出事了!

永城候薛先、臨江侯陳時等十位執掌京城兵權的王侯,居然未動!!

這一刻,有人不寒而慄,面色漸漸慘白。

韓彬雖眯起眼來,卻仍鎮得住。

他不信,和賈薔有血海深仇的元平功臣,會和賈薔勾結在一起。

賈薔眼瞧着必敗,又留下這樣大的產業,多少人眼紅惦記着?

這個時候,元平功臣應該是最想殺之分肥的人!

沒有任何道理……

“薛先,陳時,爾等還在等甚麼?”

韓彬邁前一步,目光深沉的看着打頭的二人問道。

薛先沉默稍許後,緩緩道:“在等人。”

“等人?”

韓彬皺眉道:“等誰?”

只要不出現根本變故,他心裡就踏實一半。

然而未等薛先回應,就聽到殿外內侍尖聲傳報:“趙國公到!”

聽聞此聲,殿內諸人無不動容!

這個老鬼……

居然還活着,還能動?

他不是自上回西苑之行後,就一直昏迷不醒,趙國公府連壽材都備好了,喇嘛、道士、和尚都請齊備了麼?

韓彬眼角劇烈抖動了下,隨即緩緩回身,看向大殿宮門方向……

就見一擡軟轎輕入,轎子上坐着一個全身裹在虎皮大氅內,就留一個如同地瓜的腦袋在外的老人入殿來。

這個看起來快要老死,連入金殿眼睛都有些睜不開,半眯着,腦袋一點一點的老人,卻給今日之局,帶來了莫大的變數……

“趙國公親來,是要保賈逆?”

韓彬先發制人,冷冰冰的質問道。

姜鐸的軟轎在殿中央停下,卻未放下。

一旦放下,他又站不起,就只能仰視諸人說話了。

他有些吃力的睜開了眼,咂摸了下嘴,先與面色僵硬的李暄點了點頭,拱了拱手,算是見過君臣之禮後,方開了貴口:“賈小子那個野牛攮的,能爲大的很,還用老子來保?再者,老子憑甚麼保他……”

聽聞此言,韓彬拿捏不準,抿了抿嘴,問道:“趙國公,到底何意?”

姜鐸嘎嘎笑道:“老子的意思是,賈小子不是社稷的功臣麼?你們這羣忘八肏的,天天搗鼓新政新法,奪了多少人家的地,之所以沒鬧出大亂子,還不都是賈小子狗腿子當的好?大旱賑濟就更不用提了,這個缺心眼兒的玩意兒,敗家舍業的出力出錢,如今大旱都還沒全過去,就急趕着卸磨殺驢,不地道罷?”

見韓琮上前想解釋甚麼,姜鐸擺手道:“如今老子就是一個老的快要死的老廢物,今兒就是來看戲。你們且說你們的,不用管老子。老子眯一會兒,撐不住了……”

說罷,竟閉上眼,打起鼾來。

二韓等見之,一個個面色陰沉之極,轉過身來,再看向賈薔,卻見其垂着眼簾,沒有想要開口的意思,便將目光落在薛先身上,緩緩道:“永城候,世受皇恩……”

然而這一回,不等他說完,薛先就聲音冷漠的截斷道:“我永城候薛家,並非白受皇恩,是用鮮血和戰功換回的。只是如今,薛家兩代人戍邊三十年,換回來的,卻是成爲爾等政績官聲的踏腳石。”

陳時點頭道:“元平功臣受封時恩賞原本就少,統共就那麼點地,居然還要想方設法給奪走。爲了此事,多少曾經爲大燕立下汗馬功勞的功臣之門,被清算抄家!刻薄至此,還談甚麼世受皇恩?”

呂嘉怒聲道:“那都是賈薔乾的好事!他是藉機報復元平功臣!今日除去他,德林號富甲天下,你們想要多少好處沒有?鼠目寸光!”

吳興侯楊通冷冷道:“吃你們吃剩下的,然後再被你們尋由子抄家滅門?”

呂嘉一張臉陡然漲紅,怒道:“這叫甚麼話?甚麼叫我們吃剩下的,吳興侯你……”

楊通冷笑一聲,道:“狡辯甚麼?李子升能爺倆兒一起上陣往家裡撈銀子,都勒索到本侯的頭上來了,敢做還不敢認?”

武康伯李珍呵呵笑道:“老楊,這就是你的不是了。人家窮酸了一輩子,如今抖起來了,豈會不作威作福?能施捨給你一點,就算是莫大的恩典。”

韓琮面色有些蒼白,沉聲道:“吳興侯,李子升已經伏法。”

楊通冷笑道:“對,是被平海王親手所殺!”

至此,二韓終於知道問題出在哪了……

二人目光落在武勳之首,那個依舊面色淡然,嘴角甚至還噙笑的年輕人身上。

韓彬一字一句問道:“原來是你弄的鬼……”頓了頓,他眼眸陡然圓睜,目光中難掩駭然之色看着賈薔,厲聲道:“你從來,都未想過要離京?!”

這一刻韓彬心中之悔恨,傾盡三江五湖都無法洗盡。

他居然,從未想過賈薔根本沒想過走!

此言一出,遠比殿外的驚雷更震撼,讓滿朝文武的目光都看了過來。

李暄臉上不羈懶散的笑容也徹底消失了,眼睛死死的盯着賈薔。

他仍不敢相信,最不可能出現疏漏的一關,出現了漏洞。

賈薔又能給元平功臣甚麼?!

賈薔輕聲笑道:“這世上真是沒天理可講,我若未想過離京,往小琉球搬去的人,搬去的那麼些東西,又算甚麼?只是……既然你們如此希望我留下來,那我就留下來好了。

你韓半山又何必這樣看着我?好似我做了何等罄竹難書的罪惡一般。

你捫心自問,這些年來,我賈薔哪一樁事對不起社稷,哪一樁事對不起你們?若無我,你們的新法現在怕是連京畿都還未平!

不知好歹的東西。

還是那句話,我願意給社稷黎庶當走狗你們都不要,怕我咬你們,所以在利用完我後,就想殺我。

我是如何走到今天這步的?還不是被你們逼的?

你們現在是不是特別想知道,永城候他們爲何會站在我這邊?”

韓彬面色鐵青,雙目如刀一般看着賈薔,恨其不死,但又當真想知道,賈薔到底使了甚麼妖法,說服這些不忠不義的反賊們,背主從逆!

韓琮到底忽地神情一動,道:“莫非,仍是開海分封那套騙人的把戲?”

“騙人的把戲……”

賈薔側眸看了韓琮一眼,呵呵笑道:“騙人與否,不是你說算,當然,也不是我說的算。若空口白話,你當人家都是傻子不成?

也是,你們的確當人是傻子。

韓邃庵,你說的沒錯。正是開海那套把戲,你們猜猜看,他們到底是想隨時被人清算抄家,給人當狗,還是堂堂正正,挺直身體當家做主!”

韓彬聞言暴怒的看向薛先等,道:“他那樣蠱惑人心,你們竟也敢信?!”

……

東海,小琉球。

安平城內。

黛玉驚聲問道:“這樣說,他們會信?”

不過隨即就反應過來:“莫非是爪哇?”

林如海微笑頷首,道:“沒錯,就是爪哇。上回閆三娘送薔兒北上,在津門停留了許久。正是那個時候,由趙國公府打頭,諸元平功臣府第的子嗣和家將們就上了船。三娘子好大的能爲,回小琉球補給一天後,徑直兵發爪哇。

先前齊家早出海一年,在那邊佈下許多準備,裡應外合之下,三娘子並不費許多氣力,就拿下了爪哇,並炮擊覆滅了尼德蘭援兵。

有此天威在,又讓那些衙內們見識到了爪哇的富饒,他們豈有不動心之理?

如今薔兒最缺的是甚麼,讓他們看在眼裡,最缺的,就是人。

薔兒願意將土地拿出來分給他們,這可是分封諸侯吶!

在朝廷大肆屠戮清洗勳臣之餘,誰能抗拒的了這個……”

黛玉還是無法相信,道:“他們會爲了萬里之遙的地方,選擇與朝廷割裂?”

林如海呵呵笑道:“玉兒莫要忘了,這二年來薔兒還一直都是繡衣衛指揮使,查出些他們的根底,輕而易舉。哪個軍門不喝兵血?哪個軍門在九邊不搜刮兼併?所以,他們若是不從,根本挺不到今日,就被抄家削爵了。即便他們告發了薔兒,以朝廷的做派,他們遲早也會被清算。這一點,想來他們都能想的明白。

再說,又不只有他們。揚州鹽商、晉商、粵州十三行,甚至還有江南九大姓,這些天下巨室都在,豈容他們不信?”

黛玉聞言,抿了抿嘴緊張道:“那就不怕他們反覆?怎麼總覺着,是在弄險……爹爹可曾勸過他?”

林如海笑道:“我是到了小琉球后,才得知了他的謀劃。甚麼叫瞞天過海?無過於此。連爲父都以爲,他是真心想要南下。先前他爲何要接你們回京,爲父還認爲他多此一舉,憑白弄險。

如今看來,是爲了安人心,是爲了杜絕韓半山、韓邃庵他們,懷疑他的用心。

現在想想,還真是……荒唐!

他都做到這個地步,居然無一人懷疑他會造反,只一心南下……”

黛玉也不知是氣還好,還是笑還好,咬牙道:“怎這樣陰險?他居然還瞞着爹爹?”

林如海搖了搖頭,道:“算不得陰險,薔兒在信裡與我說的明白,到底出京還是不出京,決定權不在他,而在宮裡。那位若果真願意放他南下,那他就南下。哪怕多耗費二十年功夫,也絕不辜負人心。可是,他以爲,那位不會放他走,所以不得不做這樣的打算。”

黛玉沉吟片刻後,輕聲道:“爹爹,若如此,是否仍不周全?”

林如海微笑道:“當然不周全,所以,他還留了些其他的後手。這一場大戲,當真是驚豔!”

……

太和殿上,進了數十名武勳衙內。

以趙國公府姜鐸之孫姜林、姜泰起,又有永城候之子薛戰、臨江侯之子陳騫,景川侯之子張軒,荊寧侯之子葉銓等十二位元平功臣衙內。

又有鎮國公府牛繼宗之子牛城,理國公府柳芳之子柳璫,襄陽侯府戚建輝之子戚琥,安定侯府胡深之子胡寧,定城侯府謝鯨之子謝強等十位開國功臣衙內。

執掌大燕軍方八成以上力量的代表,今日盡在此殿。

他們上殿,只爲一事,那就是講述隨德林軍出海,襲佔茜香國爪哇島,並且在茜香國,與前朝就遷移至爪哇的遺民交談,詳細瞭解了當地情形。

“只看爪哇,比江南省還大些,土地極其肥沃,一年三熟!”

“雨水充足,耕種簡易,使得當地百姓不思進取,隨便勞作一二就足以飽食,從無飢餓之憂,真真好地方!”

“爪哇國大半土地荒蕪未開墾,共有百姓四百餘萬人,卻爲尼德蘭不足三千西夷兵丁統治,民風雖兇,實則又懶惰又散漫。”

“攻佔巴達維亞受到的最大阻力,不是來自尼德蘭人,也不是爪哇百姓,而是當了尼德蘭走狗的漢人,叫勞什子峇峇孃惹。他們甘願給尼德蘭人當狗,也不願大燕攻佔那裡,因爲他們怕我們過去過上好日子。”

“整個茜香國,有島萬餘,絕大多數無人佔領,雖然大多數不宜居人,但也有不少土地十分肥沃,只是沒人去種,多好的地方!”

一衆年輕人語氣激動的說着這一切,若不是親走這一遭,他們都不信,世上還有這樣的地方,就被一羣西夷洋番幾千人佔據。

等他們說罷,韓彬目光冰冷的看着賈薔,道:“你就是用這些,收買了這些無君無父之徒?既然爪哇這般好,爾等還留在大燕做甚?”

賈薔聞言,並不急着迴應。

他只輕輕一嘆,轉頭望向殿外,看着烏雲漸漸疏散,一縷陽光落下……

終見光明……

……

PS:埋了多少伏筆,忍了多少抱怨,終於到了今日。不一遍一遍的傾訴,他們怎會相信賈薔一心南下?連你們都信了,是不是?哈哈哈!太強了!

再說一下更新,本來不願訴苦,只是母親離開重慶後,又要寫書,又要和媳婦看娃,家裡父親又傷了腰腿,心裡牽掛着,半個月瘦了十二斤。其實現在很缺錢,買房結婚生娃,家裡丁點幫不上,每個月還要給爸媽些錢。人到中年,一言難盡。所以也很想要多更些多賺些,確實力有不逮,抱歉。

第五百八十七章 寶玉你住玉皇廟,你娘住達摩庵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割袍斷義第二百一十九章 撕破面皮第二百九十五章 偷聽第九十九章 雪中送炭第八十章 聞噩耗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他年我若爲青帝第四百五十五章 平兒第五百九十四章 大祝壽?不行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本宮等着你第三百一十四章 吵嘴第三百九十章 盼頭(第三更!)第七百五十四章 尹後:他敢!第三百八十一章 青雲第八百一十八章 姜鐸の遺折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安排穩妥第二百一十二章 他怎麼敢?第五百八十五章 尹皇后:賈薔果真是個好的!第一百一十一章 白蛇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登基第二百五十章 三千人第六百二十二章 劉姥姥一進榮國府第八百七十四章 寶玉大婚第四百四十三章 平兒姐姐,今晚……第四十二章 倒槍散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大姐和我同去……第一百二十五章 算老幾?第三百四十七章 晴天霹靂!(第二更!)第三百六十七章 一品誥命(第二更!)第七百六十章 寶釵之悲第四百七十九章 昏倒第九十一章 嘔!!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未想到……第四百三十五章 血口噴人!(第三更!)第三百七十四章 傳信第二百六十一章 老而不死是爲賊!!第五百九十一章 皇后娘娘,臣是正經人!第二百六十四章 抄家(加更!)第八百二十六章 世世代代子爲奴,女爲娼!第八百二十二章 閤家歡第六百二十章 讀書改變命運 (第三更!)第三百四十九章 玉石俱焚 (第四更!)第一百九十七章 斬草除根(求訂閱!)第二百一十八章 嫁妝第六百零五章 賈薔,離本王王妃遠點!第八百六十四章 亡羊補牢第一百八十六章 銀狐第一百六十五章 着惱 (求訂閱啊啊!)第五百零四章 謀母 (第三更!)第十章 母女相商第一千零四十章 且觀之第四百五十六章 討公道第八百零三章 砰!第一千零四章 必有大變!第九百六十四章 二位賢妻~第五百三十六章 拆皮扒骨第三百一十五章 榮府夜宴第三百八十八章 九華宮中現殺機!(第一更!)第二百三十章 榮慶堂上(一)第七百五十一章 御筆,意外……第二十七章 賭第一百四十四章 讀書三境第五百零七章 壞話 (第三更!)第七百六十六章 幾個姑姑何時說親?第九百六十二章 不準碰姜英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五年爲期第七百七十四章 圈府拿人第四百九十六章 鴛鴦陪牀第三百二十五章 辦宴(第二更,求訂閱!)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大是大非第一千零五章 嫁女第四百八十六章 再起波瀾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被發現了!第二百七十八章 賞罰分明收軍心第八百三十一章 這天下朝廷不取,我來取之!第三百五十六章 二太太在教我做事?(第二更!)第九百八十五章 寶玉瘋了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權奸,名相第五百四十八章 廷仗第一百五十章 銀匱第八百二十二章 閤家歡第三百七十一章 撒嬌第六百八十九章 鳳姐兒:別擔心,寶丫頭在屋裡照顧着呢第八百二十七章 二太太病危……第四百九十五章 不知死活第四百零四章 道之所在,雖千萬人吾往矣第八百六十七章 試探第九十二章 悲傷第四十章 變故第八百三十三章 天上掉餡餅第四百三十九章 接你回家……(第一更!)第八十一章 自省第二百八十八章 斷官司第二百章 劃清界限第四百五十八章 苦湘雲第四百四十八章 惡客第八十二章 擔待第五百五十二章 唯孤家寡人爾!第八百六十二章 娘娘小心!第一百五十三章 新衣
第五百八十七章 寶玉你住玉皇廟,你娘住達摩庵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割袍斷義第二百一十九章 撕破面皮第二百九十五章 偷聽第九十九章 雪中送炭第八十章 聞噩耗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他年我若爲青帝第四百五十五章 平兒第五百九十四章 大祝壽?不行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本宮等着你第三百一十四章 吵嘴第三百九十章 盼頭(第三更!)第七百五十四章 尹後:他敢!第三百八十一章 青雲第八百一十八章 姜鐸の遺折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安排穩妥第二百一十二章 他怎麼敢?第五百八十五章 尹皇后:賈薔果真是個好的!第一百一十一章 白蛇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登基第二百五十章 三千人第六百二十二章 劉姥姥一進榮國府第八百七十四章 寶玉大婚第四百四十三章 平兒姐姐,今晚……第四十二章 倒槍散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大姐和我同去……第一百二十五章 算老幾?第三百四十七章 晴天霹靂!(第二更!)第三百六十七章 一品誥命(第二更!)第七百六十章 寶釵之悲第四百七十九章 昏倒第九十一章 嘔!!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未想到……第四百三十五章 血口噴人!(第三更!)第三百七十四章 傳信第二百六十一章 老而不死是爲賊!!第五百九十一章 皇后娘娘,臣是正經人!第二百六十四章 抄家(加更!)第八百二十六章 世世代代子爲奴,女爲娼!第八百二十二章 閤家歡第六百二十章 讀書改變命運 (第三更!)第三百四十九章 玉石俱焚 (第四更!)第一百九十七章 斬草除根(求訂閱!)第二百一十八章 嫁妝第六百零五章 賈薔,離本王王妃遠點!第八百六十四章 亡羊補牢第一百八十六章 銀狐第一百六十五章 着惱 (求訂閱啊啊!)第五百零四章 謀母 (第三更!)第十章 母女相商第一千零四十章 且觀之第四百五十六章 討公道第八百零三章 砰!第一千零四章 必有大變!第九百六十四章 二位賢妻~第五百三十六章 拆皮扒骨第三百一十五章 榮府夜宴第三百八十八章 九華宮中現殺機!(第一更!)第二百三十章 榮慶堂上(一)第七百五十一章 御筆,意外……第二十七章 賭第一百四十四章 讀書三境第五百零七章 壞話 (第三更!)第七百六十六章 幾個姑姑何時說親?第九百六十二章 不準碰姜英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五年爲期第七百七十四章 圈府拿人第四百九十六章 鴛鴦陪牀第三百二十五章 辦宴(第二更,求訂閱!)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大是大非第一千零五章 嫁女第四百八十六章 再起波瀾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被發現了!第二百七十八章 賞罰分明收軍心第八百三十一章 這天下朝廷不取,我來取之!第三百五十六章 二太太在教我做事?(第二更!)第九百八十五章 寶玉瘋了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權奸,名相第五百四十八章 廷仗第一百五十章 銀匱第八百二十二章 閤家歡第三百七十一章 撒嬌第六百八十九章 鳳姐兒:別擔心,寶丫頭在屋裡照顧着呢第八百二十七章 二太太病危……第四百九十五章 不知死活第四百零四章 道之所在,雖千萬人吾往矣第八百六十七章 試探第九十二章 悲傷第四十章 變故第八百三十三章 天上掉餡餅第四百三十九章 接你回家……(第一更!)第八十一章 自省第二百八十八章 斷官司第二百章 劃清界限第四百五十八章 苦湘雲第四百四十八章 惡客第八十二章 擔待第五百五十二章 唯孤家寡人爾!第八百六十二章 娘娘小心!第一百五十三章 新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