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章 既然都不讓我走,那我不走就是

“嗚……”

“嗚……”

“咚!”

“咚!”

“咚!”

禮樂陣陣,聲衝雲霄。

九象九駝十八白馬,在太僕寺的引領下,緩緩穿過玉帶河上的金水橋。

一百二十名威武御林,持大戟列於大戟門前。

五開間的金殿內,君臣齊整,文武俱列。

文臣之屬,自是以韓彬、韓琮爲首當頭。

勳爵武將之屬,則是以賈薔爲首。

另有宗親一列,只是除了寶親王李景,義平親王李含,寧郡王李皙外,其餘皆是些雜支,最高也不過一個鎮國公,便是這樣,人數也很少,不足勳貴武將之列的三成……

開國一脈且不必多說,與賈薔交好的十家,除了鎮國公府牛家外,餘者多在外省提督一省軍務。

牛繼宗今日也上了朝,以其手提四萬豐臺大營的地位,在武勳一列,排名第九位。

賈薔身後,站着北靜郡王水溶。

水溶雖無實權,但王爵之清貴,可列第二。

排名第三者,爲元平功臣,永城候薛先。

薛先原爲薊州鎮副總兵,可提格爲總兵。

如今被調入京中,加兵部尚書銜,執掌奮武營!

同例者,還有武定侯郭淮,執掌練武營!

臨江侯陳時,執掌敢勇營!

景川侯張溫,執掌果勇營!

荊寧侯葉升,執掌鼓勇營!

永定侯張全,執掌效勇營!

吳興侯楊通,執掌立威營!

興安伯徐良,執掌伸威營!

武康伯李珍,執掌揚威營!

順昌伯王佐,執掌振威營!

除了耀武營和顯武營留給尹江、尹河外,其餘十大京營,皆爲元平功臣所領!

元平功臣幾經清洗,留守神京城的,已經寥寥無幾。

如今這些,大多是從九邊折返回來的。

韓彬憑此手,一來掌了兵權,二來也斷了這些軍門在邊關的根基,算是一舉雙得。

且有這十位在九邊打熬多年的王侯親領京營,足以辦成今日大事。

賈薔和元平功臣之間,不僅是血海深仇那麼簡單,還是世仇。

如今拿下賈薔,絕對是元平功臣最願看到的事。

至於會不會讓武夫坐大,重現隆安初年的窘境……

自然不可能。

等辦完今日事,往後二年裡,再一個個去職削爵就是。

一羣匹夫之勇,想尋他們的破綻漏洞,不要太簡單!

太平盛世,留那麼多武夫做甚麼?

即便朝廷需要兵馬,從寒門中挑選武將足矣。

武科舉裡,未必選拔不出良將。

比這些跋扈的勳門強十倍!

“良辰已到!”

一應君臣文武,聽聞內侍宣聲後,無不精神一震。

李暄引領王公百官出了金殿,前往太廟正殿,祭拜大燕列祖列宗。

一應禮儀,由分掌禮部的葉芸所主持。

待君臣叩首罷,葉芸宣尹江、尹河二將率火器營入殿,獻上準葛爾汗王旗,並諸多被俘之蒙古貴人。

由內侍接過王旗,遞至李暄手中,李暄親自獻於李燕王朝諸皇神像前。

隨後就是一系列的封賞……

然而這一切,都不能在重臣中興起多少波浪。

滿朝王公重臣,從始到終除了賈薔外,再無第二人露出笑臉。

一個個面色陰沉的,就如天上滾滾翻騰的黑雲。

很沉悶的一個獻俘大典,只用了不到一個時辰,就走完了流程。

然而當禮畢,君臣文武並新晉顯武營指揮尹江、耀武營指揮尹河,轉至太和殿時,王公諸臣才從漫不經心的沉悶中清醒過來,一個個目光或明或暗的落在武臣之首的那位年輕人身上。

今日太和殿上,是否會起刀兵,是否會見鮮血……

“皇上,臣彈劾平海王賈薔,懷不測之志,居心叵測,謀逆造反,無旨調私兵入京,其罪當誅!”

“轟隆!”

隨着一殿內御史率先發難,天上順勢起道驚雷,隨即大雨聲傳入殿內。

有了這場春雨,京畿之地的旱情,將明顯減緩。

好兆頭!

只是此刻,已無人關注殿外春雨。

隨着一位御史打頭,接下來,文官之屬陸續站出數十位大臣,官位逐漸增高,言辭也愈發激烈,紛紛彈劾賈薔,喊打喊殺!

“行事貪鄙酷烈,借抄家中飽私囊!”

“好色如魔,亂惑倫常,平康坊、秦淮河、瘦西湖何其無辜!”

“手段殘忍,殺害忠良!”

“名爲賑濟,實爲搜刮!”

“養私兵破萬,入京城如入無人之境!”

“行割據之實,爲大燕之禍根!”

“不殺,不足以平民憤!”

“不殺,不足以安社稷!”

“當殺!”

“當殺!!”

“當殺!!!”

千言萬語,最終匯聚成一言:

誅國賊!

“轟隆!”

又一道驚雷炸響,聲音之巨,彷彿就在皇庭。

悽風厲雨,平地起。

然而賈薔依舊面色淡淡,嘴角甚至還噙着微笑,無動於衷。

龍椅上,李暄看到這一幕眨了眨眼,沒有開口,目光落在二韓身上。

執掌蘭臺的大學士韓琮緩緩出列,看向賈薔,一字一句問道:“平海王,你還有何話可說?”

賈薔想了想,道:“其實沒甚麼好說的,不過你韓邃庵問我,那我就說兩句。我自隆安六年出山,至今也不過三年。這三年內,平叛何止三回?宣鎮蒙古叩關,博彥汗爲我親手斃殺。這一次西北兵戈戰事,我雖未親至,但說一句爲我所平,不爲過罷?至於賑濟災民一事……但凡長了眼,但凡有丁點良心者,都不會視而不見。

好,功高難賞,是人臣大忌,我認了。我雖可以生內亂,可以舉兵造反,但我不忍,也不願,我走,還不行麼?

身爲世受皇恩的大燕勳臣,身爲華夏之民炎黃子孫,對大燕,我自認爲,俯仰之間,皆無愧天地。

如今你韓邃庵問我有何話可說,只一句:就憑一句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便誅國之功臣,爾等與秦檜何異?”

這番話,非但沒有激起文臣百官的良知,反而愈發激怒了他們,一個個似是不共戴天的仇人,愈發跳出來指責斥罵賈薔。

“世受皇恩,而存不忍言之志,還敢狡辯!”

“立微末之功,盡本分之事,高居王位,還敢道冤?可見心存怨望!”

“叛亂乃邊境將士所平,爾黃口豎子,也敢貪天之功,厚顏無恥!”

“恣意爲禍江南,橫行無忌,反意昭彰!”

賈薔靜靜聽罷,看向龍榻上的李暄,笑道:“論耍嘴皮子功夫,倒是不能與他們比。”

李暄反應比較奇怪,沒有接口,只打了個哈哈,笑了笑。

賈薔“嘖”了聲,點了點頭,卻也未再說甚麼。

韓琮看着賈薔,沉聲道:“平海王,莫要再執迷不悟了。只要你交出小琉球,交出德林軍,老夫以闔族性命擔保你一生榮華富貴!”

葉芸在一旁附和道:“交出小琉球,交出德林軍,你的功勞朝廷仍認可。莫要在邪魔之道上,越走越遠。”

新晉東閣大學士,兵部尚書呂嘉厲聲道:“平海王,你看看今時今日之局面,可還有你選擇的餘地?”

隨着其話音落,殿外忽地響起一陣陣腳步聲。

一隊百餘人持戈甲士踏步入內,圍向了賈薔。

窮圖,匕見。

同一時間,內大臣尹浩帶着一應披甲御林,出現在了御階前,以防萬一。

尹浩看向賈薔的目光,滿是沉重,難掩悲痛。

這是他的,親妹婿!

倒是賈薔,反倒寬慰的與他笑了笑,示意無事。

賈薔沒有理會呂嘉,而是看向韓彬,未言,但目光之輕挑,讓這位負天下重望的元輔,怒氣大升!

不過到了這個地步,他壓抑的住怒氣。

韓彬目光冰冷的看着賈薔,道:“你是指望林如海起兵救你?老夫明白告訴你,老夫的家眷,闔族老小,無一人疏漏,已經全部送到福州了。還有韓邃庵的滿門,連三歲稚童,都一併送了過去。你可知道,送過去何用的?”

卻也不給賈薔回答,聲音陡然拔高,厲聲道:“就是送給他林如海殺的!待除去你這個禍國大奸後,老夫和韓邃庵,親赴福州,於林如海當面,將這條命給他!如此,總能救得了江南六省的無辜百姓罷?所以,今日你莫再存一絲僥倖!”

此番言論一出,滿朝文官,大半跪倒在地,痛哭流涕。

一邊斥罵賈薔、林如海師徒,一邊爲二韓許身社稷爲國除奸的無私感動稱頌。

連葉芸、呂嘉二人,都跪地落淚,感動莫名。

或許,站在他們的立場上,二韓以升格爲當世聖人了……

賈薔卻覺得有些好笑,他擡頭看向御座上的那位,問道:“皇上,你怎麼說?”

在一衆再度斥罵他對皇上敢用“你”字的聲討聲中,李暄乾笑了聲,爲難道:“朕還未親政,眼下說話也不作數,要不,你留下來?”

賈薔還未再開口,韓彬聲音強硬如鋼鐵,道:“今日無人能救你,天子亦不能!”說罷,看向武臣屬列,沉聲道:“你們怎麼說?”

話音剛落,尹江、尹河齊齊出列,異口同聲道:“願效忠天子,效忠朝廷,共誅國賊!!”

御階上,尹浩怒吼一聲:“大哥、二哥,你們在胡說甚麼?他是你們的妹婿!”

老大尹江回答很簡單:“殺父之仇,不共戴天!”

尹浩面色驟變,一時無言。

頓了頓,他還想解釋甚麼,賈薔卻與他擺了擺手,隨後側眸看向尹江,淡淡笑道:“尹褚那個廢物,的確是被人所殺,而非自殺。不過,並非是我所殺。他應該算是弄巧成拙,自己作死。原是想以死之悲壯慘烈,來證明他的忠誠和無私,來逼迫娘娘讓步,博取同情,他甚至還留下了遺書。只是沒想到,有人將他的假自殺,變成了真自盡。那個廢物死的實在是,可笑。”

尹河怒聲咆哮道:“狗賊!你敢羞辱先父!”

賈薔視若罔聞,看向御臺上的李暄,笑道:“皇上沒同他們說過,尹褚是怎麼死的?”

李暄臉上的笑容掛不住了,看着賈薔搖了搖頭。

賈薔笑了笑,不再提這一茬,他問道:“皇上,臣南下離京,是你和娘娘同意過的。如今臣不在意他們說甚麼,只問皇上一句,臣到底離得,離不得?”

李暄看着賈薔,苦惱道:“賈薔,你何必非要逼朕?你要是將小琉球、德林軍和德林號都交出來,朕拼着這個皇上不做了,你想去哪就去哪,如何?”

賈薔哈哈笑道:“你還真實誠。太上皇死的不冤,李曜、李曉、李時他們,也都敗的不冤。”

“胡言亂語,喪心病狂!”

韓彬聞言面色劇變,厲聲道:“你竟然敢詆譭聖躬!!永城候,臨江侯,你們怎麼說?你們同樣世受皇恩,此等狂妄之輩,當如何處置?”

永城候薛先身量高大,面容黝黑,聽聞此問,他緩緩道:“元輔,吾等武將,持戈之人,不善言辭。”

韓彬點點頭,沉聲道:“既然如此,那就動手罷。賈薔之罪,無需多言。只蓄養私軍,無旨調兵入京一事,就是殺他一百回都不爲過!拉出去,於午門外,明正典刑,以昭天下!並傳令忠勤伯楊華,立即肅清賈逆餘孽!”

韓彬話音落,御臺上李暄忽然開口,道了聲:“且等等!”

韓彬聞言眉頭一皺,回頭看向李暄,拱手道:“皇上,還有何聖宣?”

李暄嘆息一聲道:“元輔,賈薔是有功於社稷的,你又何必……”

“皇上,此事不必多言!”

韓彬悍然打斷李暄之言。

李暄面色抽了抽,嘆息一聲道:“朕沒有別的意思,只是相識一場,朕還想最後再請賈薔吃一盞杯中酒……來人!”

陸豐忙躬身,從一旁接過一個托盤,托盤上裝着一隻九龍金盃。

李暄看着賈薔道:“吃了這一杯罷。”

賈薔笑了笑後,陸豐親自端着托盤走了下來,於賈薔面前躬身道:“王爺,請飲杯中酒。”

賈薔將金盃拿起,看了眼杯中酒,嗅着那股清香,忽地嘆息了聲,擡眼看向陸豐,道:“皇上的好意,我心領了。只是近來要備胎生子,郎中告訴我,萬不可飲酒。這酒倒了可惜,不如小豐子你代我飲瞭如何?”

陸豐聞言面色微變,賠笑道:“王爺說笑了,這金盃是萬歲爺的御用之物,奴婢卑賤,豈敢僭越?”

賈薔點了點頭,倒也未再逼迫他。

韓彬見他不說話,以爲他在拖延時間,冷笑一聲。

到了這個地步,便是大羅金仙下凡也別想再有變數,便同薛先、陳時等道:“不要耽擱時間,拉下去斬了,京營即刻出動,清繳繡衣衛和金沙幫餘孽!”

此番令下,所有人都以爲,事情至此,便是結局了。

然而,意外終究還是發生了。

韓彬一聲令後,薛先、陳時等十個執掌京營的元平功臣,竟恍若未聞,站在那,動也不動。

韓彬、韓琮見之,眸瞳幾乎在同一時間,收縮如針!

心口如同被一隻鋼鐵大手,狠狠攥住……

再看賈薔,依舊是一臉的,雲淡風輕,看着他們輕聲微笑道:“既然都不讓我走,那我不走就是。”

“轟隆!!”

又一聲驚雷!

……

PS:感謝盟主“我心飛翔6919”的新盟~

第二百五十八章 託付?!第四十八章 得勝第六百七十五章 李紈:薔兒,容我再想想……第五十七章 可惜了第十七章 祖宗怒火第二百九十五章 偷聽第三百三十五章 結交 (第三更!)第九百五十一章 寵妾滅妻第一百三十八章 大福運(第四更!)第二百一十七章 怎及你好看第一百五十九章 發昏當死第四百四十九章 投名狀(第二更!)第八百六十七章 林如海的遺囑第五百三十三章 毛骨悚然第九百五十二章 荊朝雲之謀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走了也好第六百一十四章 娶妻娶賢!第四百三十六章 開張大吉 (第一更!)第二十二章 生意火爆第六百三十九章 李暄:大哥,爲了你,我們甚麼罪都認!第九百二十二章 婚後的日子……第七百二十一章 我對錢沒興趣……第七百八十五章 以子試母第四百零九章 信個鬼!第一百零二章 風波大惡第二百一十六章 孝子第九百章 利令智昏第五百九十五章 李紈:蘭兒,要做你大兄那樣的男人!第八十七章 告別第一百九十七章 斬草除根(求訂閱!)第七百五十七章 蜜桃了不起?第五百二十九章 醜聞第六百一十七章 李暄:嫉妒讓爺面目全非!第八百七十三章 大燕出不了武曌第二百七十一章 膽寒第一百七十六章 去休!去休!第六百四十六章 出賣和背叛第五百二十章 兵馬司成軍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要回京了……第一千零九十章 既然都不讓我走,那我不走就是第三百二十五章 辦宴(第二更,求訂閱!)第九百二十二章 婚後的日子……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直接摁死!第九百四十二章 威脅第八百五十八章 小蜜桃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平海王第二百零五章 狐狸第六百三十七章 被人打爛臉第一百一十八章 “慈愛”第三百三十一章 遊園 (第三更!)第七百六十三章 咦,又多了位二嬸嬸?第八百七十九章 繡衣衛,誅賊!第七十二章 太上皇,你大爺!第八百四十五章 入幕之賓第一百一十八章 “慈愛”第四百九十八章 太狠 (第三更!)第四百一十三章 踏平 (第二更!)第四百六十一章 啊!第七十二章 太上皇,你大爺!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五年爲期第七百六十三章 咦,又多了位二嬸嬸?第八百零六章 最後一次絕殺!第一百零八章 團圓第六百八十六章 尤三姐:你可做個人罷……第四百九十八章 太狠 (第三更!)第五十七章 可惜了第七百五十四章 尹後:他敢!第四百二十五章 王見王第二十七章 賭第九百三十五章 何人贊同,何人反對?第五十九章 林姑姑第二百七十九章 憐可卿第七十一章 西洋番醫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兵強馬壯者王之!第五百一十八章 厲害第七百九十章 李時登門第二百四十一章 婦人之見第六百一十一章 此子德行不佳,配不得我尹家郡主?第五百一十章 火器營 (第三更!)第九十五章 仁慈堂第一百四十二章 對答 (爲蘇少爺的劍盟主賀!)第二百二十章 殘句第七百六十七章 萬劫不復第五百三十一章 酷刑 (第三更!)第一百零四章 求參第五百二十三章 生殉可卿第六百一十六章 天譴第二百九十章 如此兼祧第八百六十三章 奪了豐樂樓,咱倆當東家!第一百零二章 風波大惡第二百四十七章 考封成績……第五十五章 金鳳五彩八寶鳳頭釵第八百五十五章 徹查!第四百五十八章 苦湘雲第五百一十七章 冷香丸第八百八十三章 二太太沒了……第二百三十六章 榮慶堂上 (完)第七百四十八章 自此之後,無懈可擊!第八百八十五章 李紈:球攮的!第四百八十一章 蠢婦
第二百五十八章 託付?!第四十八章 得勝第六百七十五章 李紈:薔兒,容我再想想……第五十七章 可惜了第十七章 祖宗怒火第二百九十五章 偷聽第三百三十五章 結交 (第三更!)第九百五十一章 寵妾滅妻第一百三十八章 大福運(第四更!)第二百一十七章 怎及你好看第一百五十九章 發昏當死第四百四十九章 投名狀(第二更!)第八百六十七章 林如海的遺囑第五百三十三章 毛骨悚然第九百五十二章 荊朝雲之謀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走了也好第六百一十四章 娶妻娶賢!第四百三十六章 開張大吉 (第一更!)第二十二章 生意火爆第六百三十九章 李暄:大哥,爲了你,我們甚麼罪都認!第九百二十二章 婚後的日子……第七百二十一章 我對錢沒興趣……第七百八十五章 以子試母第四百零九章 信個鬼!第一百零二章 風波大惡第二百一十六章 孝子第九百章 利令智昏第五百九十五章 李紈:蘭兒,要做你大兄那樣的男人!第八十七章 告別第一百九十七章 斬草除根(求訂閱!)第七百五十七章 蜜桃了不起?第五百二十九章 醜聞第六百一十七章 李暄:嫉妒讓爺面目全非!第八百七十三章 大燕出不了武曌第二百七十一章 膽寒第一百七十六章 去休!去休!第六百四十六章 出賣和背叛第五百二十章 兵馬司成軍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要回京了……第一千零九十章 既然都不讓我走,那我不走就是第三百二十五章 辦宴(第二更,求訂閱!)第九百二十二章 婚後的日子……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直接摁死!第九百四十二章 威脅第八百五十八章 小蜜桃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平海王第二百零五章 狐狸第六百三十七章 被人打爛臉第一百一十八章 “慈愛”第三百三十一章 遊園 (第三更!)第七百六十三章 咦,又多了位二嬸嬸?第八百七十九章 繡衣衛,誅賊!第七十二章 太上皇,你大爺!第八百四十五章 入幕之賓第一百一十八章 “慈愛”第四百九十八章 太狠 (第三更!)第四百一十三章 踏平 (第二更!)第四百六十一章 啊!第七十二章 太上皇,你大爺!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五年爲期第七百六十三章 咦,又多了位二嬸嬸?第八百零六章 最後一次絕殺!第一百零八章 團圓第六百八十六章 尤三姐:你可做個人罷……第四百九十八章 太狠 (第三更!)第五十七章 可惜了第七百五十四章 尹後:他敢!第四百二十五章 王見王第二十七章 賭第九百三十五章 何人贊同,何人反對?第五十九章 林姑姑第二百七十九章 憐可卿第七十一章 西洋番醫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兵強馬壯者王之!第五百一十八章 厲害第七百九十章 李時登門第二百四十一章 婦人之見第六百一十一章 此子德行不佳,配不得我尹家郡主?第五百一十章 火器營 (第三更!)第九十五章 仁慈堂第一百四十二章 對答 (爲蘇少爺的劍盟主賀!)第二百二十章 殘句第七百六十七章 萬劫不復第五百三十一章 酷刑 (第三更!)第一百零四章 求參第五百二十三章 生殉可卿第六百一十六章 天譴第二百九十章 如此兼祧第八百六十三章 奪了豐樂樓,咱倆當東家!第一百零二章 風波大惡第二百四十七章 考封成績……第五十五章 金鳳五彩八寶鳳頭釵第八百五十五章 徹查!第四百五十八章 苦湘雲第五百一十七章 冷香丸第八百八十三章 二太太沒了……第二百三十六章 榮慶堂上 (完)第七百四十八章 自此之後,無懈可擊!第八百八十五章 李紈:球攮的!第四百八十一章 蠢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