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春雷炸響

時已四月……

寧榮街上,人已去了大半。

曾經攪動神京風雲,惹得無數人側目、忌憚、憤恨和豔羨的頂級權貴高門,在陽光明媚的春日裡,卻透露出秋之蕭瑟和淒涼。

今日,最後一撥賈家人,也將要離去。

榮慶堂。

“薔哥兒,近來是不是有事?”

賈母一身大妝,眼看着就要遠行了,到了她這個歲數,到底能不能再回來都不好說,心中總有些不安,似是去漂泊……

賈薔微笑道:“老太太怎麼了?這不都好好的,哪裡有事?哦,是了,必是老太太捨不得給見面禮,如今莫說重孫,玄孫都一大堆,認也認不過來。可你老這樣的老祖宗,甭管認不認得,見了面總要給見面禮罷?禮輕了面上都掛不住,不合你老的身份。可若是將寶貝都散出去,掏光壓箱底怕都不夠,估計得將寶玉的那塊玉給當了才行……”

賈母聞言,一下笑開了,道:“又欺負寶玉!你放心,眼下玄孫雖多,可我的壓箱底寶貝還夠,當我的嫁妝是頑笑的?不過你這也……別的能爲倒也罷了,只生兒子的本事,滿天下誰也比不上你!

你怎這樣會生,鴛鴦也生了個兒子,好傢伙!這都多少了?

寧榮二府,這幾輩子兒孫都少,到了你這裡,都找補回來了!

不過,薔哥兒,越是如此,越是興旺,你越要保重好自己吶!”

說着說着,賈母又從喜轉憂,看着賈薔叮囑道。

賈薔點頭笑道:“自然如此……老太太怎會這樣想?”

賈母擺手道:“你也莫以爲我就是個混吃等死的瞎老太太,這些年,還是經歷了不少事。往日裡,便是賈家閉門謝客,可每日上門請安送禮的親舊世交何曾真正短過?這次回京,剛開始同樣是門庭若市,那些世交老親成日裡登門請安。

可左近這一個月,尤其是近半月,來的人越來越少,如今這二三天,我都要離京了,竟連個登門相送的人都沒有。

若說我還察覺不出些甚麼來,豈不真成了老廢物?”

上回被押赴回京,幾乎都要以爲落個滿門抄斬的下場。

好在扛了過去……

可如今看着,似乎還是沒有真正扛過去。

人都是趨利避害的,越是高門越是如此。

人家連門都不登了,豈不愈發意味着要壞事……

“薔哥兒,你要保重好自己吶!”

看着賈母含淚叮囑,賈薔笑了笑,溫聲道:“老太太且放心,如今我落得如此基業,又怎捨得沒個下場。你老放心去南邊兒逛一圈,今年過年時候再回來便是,沒甚大事。”

賈母點頭道:“好,你有成算就好!”

又看了眼賈政,回頭問賈薔道:“寶玉他老子還是想回金陵,不知可便宜不便宜?二房的家當,都還在金陵老宅呢。”

賈薔聞言也是有些無語,卻也不強求,點了點頭道:“沒問題,到了津門,自有人奉着老太太轉船去小琉球,二老爺便是金陵就是。”

賈母最後遲疑稍許,輕聲問道:“那……大老爺和大太太他們……”

賈薔淡淡一笑,道:“老太太放心,等年底家來,保管還能見着他們。”

賈母笑了笑,又拍了拍“黛玉”的手,溫聲說了句:“好孩子,難爲你了。”

“黛玉”抿嘴淺笑,眸光流轉間看向了賈薔,不無悲切的目光中又有心甘情願赴湯蹈火的決絕,讓賈薔懷疑他是不是真的不是人……

其實,真的沒甚麼危險的,只是給一些人一個臺階下而已……

……

“老太太,您尋我有事?”

剛在碼頭上送走了賈母,寧榮兩府除了“黛玉”還在,幾近人去樓空,不想尹家太夫人又派人急尋他。

至豐安坊尹家後,尹家太夫人面容沒有往日裡的和藹從容,顯得有些冷清,她看着賈薔問道:“榮國太夫人已經走了?”

賈薔還是一臉微笑,看了看尹家太夫人身邊面色淡漠的秦氏,點頭道:“剛在碼頭上送走。”

尹家太夫人頷首,又問道:“你何時離京?”

賈薔想了想,笑道:“老太太,大哥、二哥已經到城外了,明日舉行祭告太廟的獻俘大典。總要等完事後再走……”

尹家太夫人目光凝重的看着賈薔,沉聲呵斥道:“糊塗!完事後?完事後你還走得了?”

賈薔還想說甚麼,尹家太夫人惱怒道:“我知道你必還留了些後手,可又何苦非要弄險?我知道你的心思,你年輕氣盛,又立下這樣大的潑天功勞,朝廷賞無可賞,非但不念你的好,還要謀你,你氣不過,非要和他們頂一回……

可這樣的事,豈是好置氣的?

薔兒,快走罷!再不走,就要走不脫了!”

賈薔聞言,未急着答覆,轉頭看向一旁的尹家老六尹瀚,笑道:“你和老太太說甚麼了,將老太太唬成這樣?”

尹瀚糾結着一張臉道:“姐夫,大哥、二哥帶回來的德林軍和火器營,剛進直隸就被重兵‘保護’起來了,說是犒軍,和圈禁有甚麼分別?聽說今兒皇城裡的德林軍也出城了,一出城,又被看了起來。五城兵馬司那邊,尤其是東城兵馬司,被步軍統領衙門巡捕五營的兵看死,城內十二團京營都轉動了起來,京裡各坊市街道,都開始佈置兵馬……防的就是繡衣衛作亂!姐夫……”

賈薔笑着截斷道:“這不是爲了獻俘準備的麼?也值當你驚慌?”

尹瀚氣的跺腳,道:“姐夫!!連國子監的監生們都看出來,如今已是十面埋伏了,是必死之局面,你怎還這樣糊塗?”

賈薔呵呵一笑,關心問道:“小六,國子監的監生們怎麼看此事?拍手稱快大罵誅國賊的多,還是有同情心的多些?”

尹瀚聞言,爲難稍許後,咬牙道:“姐夫,你把平康坊七十二家抄了,江南那邊蘇州、揚州、杭州、金陵的名樓也都抄了,還指望天下讀書人能念你的好?全天下的文人,怕都在罵你……不是姐夫,如今你還管這些?”

他快氣瘋了,怎麼看賈薔如今都似魔怔了般。

和當年董卓老賊一味的在梅塢高樂,死到臨頭都不知,有何分別?

賈薔不理他了,回頭同尹家太夫人笑道:“老太太且放心,不妨事的。二韓頂多在太廟奉先殿前,痛斥警告我一番,以彰顯彰顯朝廷的威嚴。

他們不敢真拿我如何,德林軍並不只有四千,敢殺我,大燕的半壁江山都要陷入戰火中。”

看着自信滿滿的賈薔,尹家太夫人一時也不知該說甚麼纔好,過了好一會兒,方嘆息道:“也罷,你自己心裡有數就好。總而言之,薔兒,你需記得一言: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不拘何時,保全自己,纔是第一位的。便是暫時受些委屈,也一定要忍過去……那麼大一家老小們,都指着你呢!”

“是。”

……

入夜。

平海王府,寧安堂內堂。

李婧滿臉怒火,道:“爺,我剛進來時發現,如今連寧榮街兩邊都有兵馬遠遠盯着了,真是欺人太甚!”

賈薔正在給“黛玉”看手相,說的天花亂墜,逗的“黛玉”頻頻抿嘴淺笑,聽聞李婧的怒言後,笑道:“說了讓你一道走,你偏不去,這會兒又生氣,何苦來哉?”

李婧嗔怪一眼,道:“爺沒走,我能走?我尋思着,萬一事情有變,我也好叫他們知道知道厲害!”

賈薔呵呵笑了笑,道:“好!到時候,你就叫他們知道知道厲害!不過明兒你未必能出得了家門……”

說罷,又同“黛玉”道:“明兒進宮,除了與太后娘娘見禮外,餘者皆不必搭理。果真有人說些難聽的話也不怕,回頭誰說的,誰給你磕頭掌嘴。說一句,磕十個頭,掌嘴十下。說十句,磕一百個頭,掌嘴百下。”

見“黛玉”只是抿嘴笑,也不言語,就知道她不信。

賈薔呵呵笑道:“我此生,從不對人說謊,尤其不對女人說謊。你心思細膩,對我讓你做這件事,心裡必是有傷心之處……”

“黛玉”卻搖了搖頭,輕聲道:“又不是隻留下我一個人,連爺也未去。有你在,我甚麼也不怕。便是……便是果真沒了,爺在左近,我也是不怕的。”

賈薔無奈道:“你要是沒了,那我豈不是也沒了?忒不吉利。”

李婧看着“黛玉”嘖嘖道:“妹妹,你真是……水做的一般。瞧你這水汪汪含淚的眼睛,這世上哪個男人能經得起?”

見“黛玉”變了變面色,賈薔笑道:“別理她,她就是嫉妒你。”而後同李婧道:“林妹妹原也是這樣的,蓋因身世的緣故。後來遇見了我,先生也險死還生,回到京裡成了大學士,她才慢慢安定下來,不再動輒敏感落淚。如今這個妹妹,身世比林妹妹還難些。我又不想因爲她像林妹妹這個緣由收進房,一直等到現在,才識得其品質之珍貴。相信日後,會越來越開朗活潑。”

“黛玉”聽聞此言,反倒有些羞愧的不好意思起來,眉眼流轉間,細聲道:“是我的不是,原已經好許多了,也和香菱、晴雯、小角兒、小吉祥她們瘋頑。可是近來,不是瞧出爺有難事?心裡就焦亂的慌。只要爺能沒事,我就不怕了。”

這會兒瞧出賈薔的自信,不是沒有根底的自信,她也覺得不會有差池了,因而放下大半心來。

李婧羨慕的看着“黛玉”,道:“妹妹真好,心也好,都是女人味兒,聲音也好聽,又細又媚又嬌滴滴,還微喘着,怪道爺夜裡最喜歡……”

話沒說完,“黛玉”一張俏臉都快滴出血來。

也顧不得對明日的擔憂了,起身要去撕了李婧的嘴。

李婧英姿颯爽,逗着“黛玉”頑鬧起來。

眼見“黛玉”嬌喘吁吁的要吃虧,賈薔忙上前,將兩人一左一右攬住,往牀榻處勸:“算了算了,都是一家人,好姊妹,要多互幫互住,不打了不打了!”

一夜無話。

……

翌日清晨。

宣德元年,四月十四。

宜東土、安葬,作竈。

忌出行、上樑、齋醮。

許是日子果真不好,一早起,天氣陰沉,不見日頭。

烏泱泱的雲層雖不見黑,卻壓在半空。

使得整座神京都中,愈發顯得肅穆厚重。

寧安堂內堂,丫鬟金釧與“黛玉”拾整好了妝容,以郡王妃的佩戴,今日要與賈薔一併進宮,參加這一場大勝後的盛事。

另一邊,後半夜在“黛玉”暈暈乎乎時就出去,也不知做甚麼去的李婧,也幫賈薔穿戴齊整了。

看得出,昨晚上還一直在挑釁“黛玉”的李婧,此刻神情繃緊,幫賈薔理玉帶時,手都微微有些顫抖。

怎能不緊張?

怎會不緊張?

一步步走到了今日,用了一個近乎彌天大謊,來佈下這個誰都不可能預料到的局。

但是,若這個局出現丁點閃失,就不叫局了,而是笑話。

儘管,按道理來說,不會有甚麼閃失,南邊兒那位閆三娘着實立下潑天功勞,大局應當足以抵定,可保不齊有人腦子壞掉了,不識好歹,又該如何?

賈薔看出李婧的憂心和緊張,呵呵笑了起來,拍了拍她的手,待李婧站直身子後,又抱了抱她,道:“放心罷,都到了這一步,大勢在我們,不會有任何問題。”

李婧紅着眼圈,重重的點了點頭,抿了抿嘴後,看着賈薔道:“我知道!爲了這一天,爺付出了多少心血,受了多少委屈,都忍下來了。今天,必勝!”

賈薔哈哈笑道:“說的好,今天,必勝!!出發罷!”

“黛玉”的手被賈薔牽起,一道出了寧安堂,隨後“黛玉”上了八擡大轎,賈薔則直到出了王府正門,才上了王轎,在數百親衛的緊密護從下,隊伍出發,前往皇城。

看着不遠處有兵馬調動,李婧緊緊抿住嘴,眼中目光凌厲,甚至隱隱瘋狂。

同一時間,賈薔上了王轎,前往皇城的消息,也往四面八方傳散開來……

“轟隆!”

毫無徵兆間,天上滾滾烏雲中,一道春雷炸響!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太爺回來了 (第一更!)第八百八十八章 定婚期第六百六十章 鳳姐兒:呸!男人!第三百一十六章 賈赦出擊第六百一十一章 此子德行不佳,配不得我尹家郡主?第三百二十二章 林妹妹初入寧國府第五百六十五章 借刀殺人第二百一十六章 孝子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清理乾淨,一個不留第四十二章 倒槍散第四百三十九章 接你回家……(第一更!)第九百三十一章 閨中趣第九百零五章 賞春第五百零七章 壞話 (第三更!)第一百三十三章 香菱學詩第九百五十八章 絕戶計第一百三十五章 麒麟兒 (求首訂!)第一百二十九章 沾染不得第三章 污名第六百八十九章 鳳姐兒:別擔心,寶丫頭在屋裡照顧着呢第五百五十三章 王二妹氣絕王子騰第八百八十一章 臣請娘娘賞桃花(求訂閱!)第七十三章 謀退路第九十五章 仁慈堂第一千零九十章 既然都不讓我走,那我不走就是第二百三十三章 榮慶堂上(三)第二十二章 生意火爆第九百四十四章 子瑜:你身上怎麼有姑姑的氣味?第三百六十二章 惡客(第三更!)第四十四章 分庭抗禮第九百二十一章 機關算盡,反誤了……第五百一十九章 套路太深……第四百五十二章 國士無雙林如海第五百六十一章 同車夜遊第一百六十九章 掌控第八百九十八章 賈政續絃?第二百一十三章 來日方長第九百七十一章 悍勇無敵第九百六十二章 不準碰姜英第二百二十四章 福氣第六百三十七章 被人打爛臉第八十四章 身契第六十二章 恆生布號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垂簾聽政第四百九十二章 清掃東城?清掃東城!第一百三十八章 大福運(第四更!)第一百章 鴻溝第九百四十五章 血經第五百八十八章 好好安胎……第二百一十二章 他怎麼敢?第六百三十八章 閻王三點手第一千零五章 嫁女第三百五十五章 顛倒黑白第一千零四十章 且觀之第十七章 祖宗怒火第三百零九章 絕處逢生第三百三十六章 好險!(第四更!求訂閱!)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善始善終?第三百八十二章 生怨第七百零一章 幕後黑手……第一百九十三章 兵荒馬亂(訂閱飛來!!)第五百一十二章 捅了馬蜂窩第五百一十三章 寧郡王妃第四百三十三章 跋扈 (第一更!)第六百二十九章 冷遇第二百七十六章 悲傷的寶玉 (第二更!)第四百一十二章 蠱惑人心(第一章!)第一百六十二章 艱難(求訂閱啊啊!!)第六百零八章 貪婪者的狂歡第五百二十六章 可卿身世?第八百八十五章 李紈:球攮的!第六百六十三章 天真,幼稚,難得第九百五十二章 荊朝雲之謀第七百六十二章 遼東案發第一千零七十章 無地自容第六百七十七章 賈薔:皇后娘娘,臣鐵骨錚錚,不會折腰!!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要回京了……第二百五十九章 出家第六百三十九章 李暄:大哥,爲了你,我們甚麼罪都認!第五百二十八章 不要讓秦氏受委屈第十一章 東道第八百六十七章 試探第七百七十七章 妙玉:你面相早夭短壽第八百二十六章 世世代代子爲奴,女爲娼!第三百二十章 金殿問奏第一百九十四章 梅家,義士也!第六百四十章 三十六命婦鬧金鑾!第一千零六十章 賈薔格外會鑽營第八百四十九章 某人好自爲之第九百六十二章 不準碰姜英第六百三十章 狠辣決絕!第四百四十五章 寶丫頭有些不對(第一更!)第二百二十五章 伐開心第六百八十二章 林如海摔杯第三百四十六章 沖天大火(第一更!)第一百八十八章 男兒當世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難得糊塗第三百二十三章 深沉 (第五更,求訂閱!)第六百八十一章 其智近乎妖!(十二月的第一更,求月票!)第七百六十八章 鳳姐兒有了?
第三百六十八章 太爺回來了 (第一更!)第八百八十八章 定婚期第六百六十章 鳳姐兒:呸!男人!第三百一十六章 賈赦出擊第六百一十一章 此子德行不佳,配不得我尹家郡主?第三百二十二章 林妹妹初入寧國府第五百六十五章 借刀殺人第二百一十六章 孝子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清理乾淨,一個不留第四十二章 倒槍散第四百三十九章 接你回家……(第一更!)第九百三十一章 閨中趣第九百零五章 賞春第五百零七章 壞話 (第三更!)第一百三十三章 香菱學詩第九百五十八章 絕戶計第一百三十五章 麒麟兒 (求首訂!)第一百二十九章 沾染不得第三章 污名第六百八十九章 鳳姐兒:別擔心,寶丫頭在屋裡照顧着呢第五百五十三章 王二妹氣絕王子騰第八百八十一章 臣請娘娘賞桃花(求訂閱!)第七十三章 謀退路第九十五章 仁慈堂第一千零九十章 既然都不讓我走,那我不走就是第二百三十三章 榮慶堂上(三)第二十二章 生意火爆第九百四十四章 子瑜:你身上怎麼有姑姑的氣味?第三百六十二章 惡客(第三更!)第四十四章 分庭抗禮第九百二十一章 機關算盡,反誤了……第五百一十九章 套路太深……第四百五十二章 國士無雙林如海第五百六十一章 同車夜遊第一百六十九章 掌控第八百九十八章 賈政續絃?第二百一十三章 來日方長第九百七十一章 悍勇無敵第九百六十二章 不準碰姜英第二百二十四章 福氣第六百三十七章 被人打爛臉第八十四章 身契第六十二章 恆生布號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垂簾聽政第四百九十二章 清掃東城?清掃東城!第一百三十八章 大福運(第四更!)第一百章 鴻溝第九百四十五章 血經第五百八十八章 好好安胎……第二百一十二章 他怎麼敢?第六百三十八章 閻王三點手第一千零五章 嫁女第三百五十五章 顛倒黑白第一千零四十章 且觀之第十七章 祖宗怒火第三百零九章 絕處逢生第三百三十六章 好險!(第四更!求訂閱!)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善始善終?第三百八十二章 生怨第七百零一章 幕後黑手……第一百九十三章 兵荒馬亂(訂閱飛來!!)第五百一十二章 捅了馬蜂窩第五百一十三章 寧郡王妃第四百三十三章 跋扈 (第一更!)第六百二十九章 冷遇第二百七十六章 悲傷的寶玉 (第二更!)第四百一十二章 蠱惑人心(第一章!)第一百六十二章 艱難(求訂閱啊啊!!)第六百零八章 貪婪者的狂歡第五百二十六章 可卿身世?第八百八十五章 李紈:球攮的!第六百六十三章 天真,幼稚,難得第九百五十二章 荊朝雲之謀第七百六十二章 遼東案發第一千零七十章 無地自容第六百七十七章 賈薔:皇后娘娘,臣鐵骨錚錚,不會折腰!!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要回京了……第二百五十九章 出家第六百三十九章 李暄:大哥,爲了你,我們甚麼罪都認!第五百二十八章 不要讓秦氏受委屈第十一章 東道第八百六十七章 試探第七百七十七章 妙玉:你面相早夭短壽第八百二十六章 世世代代子爲奴,女爲娼!第三百二十章 金殿問奏第一百九十四章 梅家,義士也!第六百四十章 三十六命婦鬧金鑾!第一千零六十章 賈薔格外會鑽營第八百四十九章 某人好自爲之第九百六十二章 不準碰姜英第六百三十章 狠辣決絕!第四百四十五章 寶丫頭有些不對(第一更!)第二百二十五章 伐開心第六百八十二章 林如海摔杯第三百四十六章 沖天大火(第一更!)第一百八十八章 男兒當世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難得糊塗第三百二十三章 深沉 (第五更,求訂閱!)第六百八十一章 其智近乎妖!(十二月的第一更,求月票!)第七百六十八章 鳳姐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