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破局之處

大燕宣德元年,三月中。

春時明媚。

清晨,蘅蕪苑庭院內的鳥鳴聲清脆悅耳。

寶釵緩緩睜開眼,卻好似仍在雲端漂浮。

眼角的淚痕剛乾,眉心仍有動人的餘韻殘留。

忽覺懷中還有一手握着,轉過螓首看去,就見賈薔仍在睡夢中,只是眉間一抹凝重蹙起,看得出,他並不輕省。

如今寶釵是家裡爲數不多,知道一些絕密消息的女人,自然明白,賈薔即便是在夢中,也這般緊張,心絃繃的這樣緊的緣由。

只嘆她不是男兒身,不能幫他出面。

有時,她很是羨慕李婧和南邊兒的閆三娘,手中執掌大權,爲賈薔出生入死,分擔難關。

而她卻只能……

想起李婧,寶釵眼睛往牀榻另一側看去,果然,還是早早的離去了。

到底是習武之人,身子柔韌過人,比她這樣的閨閣女兒家強的多。

光想想這些日子來看到的那些姿態,寶釵都忍不住暗自咋舌,一回回的目瞪口呆……

在李婧的幫助下,她只是淺嘗輒止的試了幾樣,整個人就快要暈過去……

不過,他說閨中之趣,極樂於此。

他喜歡,就隨他去罷……

就是有些好奇,她天生內壯,身子骨好些,李婧就更不必說了。

連她兩人都有些吃力的應對,寧安堂那邊黛玉和晴雯也不知是怎麼經得起的……

“想甚麼呢?”

正當寶釵面紅耳赤的回味着往日種種,忽聽一聲壞笑響起,耳邊傳來賈薔的聲音。

寶釵聞言,忙一扭身轉了過去,藏進錦被中不肯露面,羞也羞死!

就聽賈薔得意的哈哈大笑起來,從側面鑽進錦被中,寶釵唬了一跳,忙一閃身躲開了些,回頭央求道:“爺,受不起了呢。”

賈薔聞言這才作罷,“嘖”了聲遺憾道:“也沒時間了,該起來了。”

寶釵聞言,忙坐起身來,要服侍賈薔起牀。

身上錦被滑落,露出白若霜雪的肌膚來,看的賈薔眼睛一亮。

寶釵又趕緊拉起錦被遮擋了下,含羞嗔道:“爺的眼睛,好似起火了般,看着人好不自在……”

賈薔哈哈一笑,將寶釵強按下,自己赤着下了牀榻,三兩下穿好衣裳後方同寶釵道:“好生歇着,今兒宮裡有事,我要早點過去。”

寶釵聞言一怔,隨即面色微微一變,道:“可要王妃一道前往?”

賈薔笑道:“眼下還不必……今兒尹浩回京,德林軍還在路上,俘獲那些更遠着呢,差不離兒還要一個多月。你好好歇一天,明兒一早,送你和晴雯她們,對了,姨媽和薛大哥也一道,都去小琉球。”見寶釵面色難過起來,便又笑道:“頂多二三月,我也就去了,何必傷懷?”

寶釵點點頭,溫聲道:“便是舍了此處榮華富貴又如何?只要一家人齊齊整整在一起,便是幸事。”

賈薔呵呵笑道:“憑我的能爲,到哪少得了榮華富貴?當然,咱們不貪圖這些,但能有的,還是可以有的。好了,你躺着罷,一會兒起來洗漱洗漱,去尋邢姑娘和妙玉,同她們也說一聲,明天一道走。”

“好。”

……

皇城,九華宮。

西鳳殿。

賈薔到來時,尹浩已經被宣入宮中,尹後和李暄正在同他說話。

看到賈薔進來,與尹後、李暄見禮罷,尹浩起身與他一禮。

賈薔擺手道:“說正事。”

尹浩依舊是沉默的性子,點了點頭。

李暄笑罵道:“着甚麼急?母后和朕正問他西北風光呢。”頓了頓卻又道:“罷了罷了,這小子就是個悶棍,問八句答一句,倒問的朕口乾舌燥的。”

尹後不理他,看了賈薔一眼後,問尹浩道:“家裡的事,可都聽說了?”

尹浩點點頭,面色有些黯淡,道:“回娘娘的話,知道了。”

尹後輕嘆一聲,問道:“你也大了,對這樣的悲事,可有自己的想法?”

尹浩沉吟稍許後,緩緩道:“爲尊者諱,爲長者諱,侄兒不該置喙。只能說一句,怪不得任何人,獨李晗可恨。”

尹後微笑着點了點頭,道:“是啊,李子升該死。他也已經死了,爲賈薔所殺。可你大伯,也是個沒出息的。就這麼點事便想不開,竟尋了短見!本宮從未想過,尹家居然還有這樣的人,心裡着實悲痛,也生恨!如今你也當官了,還是要當大官,掌重權,可官場何等艱難,你便是本宮的親侄兒,是皇上的嫡親表兄弟,往後同樣難免遇到挫折。到時候,萬勿不可鑽牛角尖,如你大伯一般,害人害己,攪的闔家不安。”

尹浩聞言,面色一變,跪地領受教誨。

尹後神情悵然,道:“老太太原是要瞞着你們的,只是本宮想着,這等事如何真能瞞得住?你們都這樣大了,也都有主意了。索性敞開了說,也可杜絕以後更多的悲劇。”

尹浩再領教誨,賈薔在一旁呵呵笑道:“娘娘所言,皆金玉良言。不說旁人,看看我,受的委屈難道比他少?五哥回來時,可看到車馬行的大車騾馬已經安排上船了?”

尹浩被尹後叫起後,點了點頭,神情有些複雜道:“果真就到了這一步?王爺,是爲社稷立下扶鼎殊勳的功臣……”

賈薔笑道:“你也別難爲皇上了,他如今怎好開口?功高難賞,能落得一條生路,還是皇上在武英殿和那些老貨打的擂。”

尹浩被賈薔言語的尺度給驚到了,便不敢言語了。

李暄倒還是樂呵呵,看着賈薔笑道:“近來有人同朕說,你恨不得將大燕都搬去那個小島子上去。”

賈薔搖了搖頭,道:“都到這個地步了,也懶得聽他們再扯淡。皇上,如今五哥回來了,皇城內衛臣就脫手了。一會兒領着他去見一圈兒將校。”

李暄笑道:“這樣急做甚麼?”

賈薔呵呵笑道:“臣一日執掌皇城御林,武英殿那些老貨就一日膽戰心驚不得安寧,就總想着尋些事來試探臣的底線。臣着實懶得應對他們,瞧見就煩,所以趕緊交出手拉倒。另外,過些時日自西北迴來的兩千德林軍也別再進城了,就留在城外。連皇城的兩千德林軍,到時也一併出城。獻俘大典結束後,臣就差不離兒該退場了。”

尹後在鳳榻上提醒道:“賈薔,你將兵馬一次全撤出城,就不怕有人鋌而走險?大意不得。”

賈薔笑道:“城裡還有繡衣衛嘛,還有五城兵馬司……最重要的是,二韓他們敢對臣動手?他們還是將社稷放在心裡的,臣若有個三長兩短,江南六省勢必一片糜爛。臣就不信,他們會放着眼見就要興盛起來的宣德盛世不顧,非要除掉一個一心避讓的功勳之臣。他們雖執拗迂腐了些,但還不至於如此不智。”

尹後聞言,深深看了賈薔一眼後,道:“你心裡有數就好。”

賈薔目光凝望着尹後,笑了笑,道:“娘娘,內子近來身子骨有些不適。太醫說了半天,也沒說出個名堂來。萬一到了獻俘大典,身子還不利落,娘娘您多關照一二。”

“本宮知道了。”

……

武英殿,東閣。

韓彬聽罷新傳來的消息後,剛毅深沉的臉上,閃過一抹淡淡的悲色。

他從不懷疑賈薔的功勞,也認可他爲朝廷、社稷所付出的忠誠。

甚至不懷疑,現在的賈薔毫無反心。

可是,讓他坐視一個可以動搖社稷,動搖朝廷皇統的勢力迅猛發展而不顧,那也絕無可能。

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

韓彬相信,便是賈薔坐在他這個位置上,也必會如此選擇。

堅定信念後,韓彬已經長出老年斑的臉上,恢復了堅毅的神色。

對面的韓琮緩緩道:“德林軍和兩千火器營距離還京,還有不足一個月的時間了。德林號在大燕境內大舉撤退,京畿之地幾乎搬空,此事鬧的沸沸揚揚,天下側目。賈薔到底能不能活着回到小琉球,衆說紛紜。但絕大多數,都不看好。半山公,這些話不可能不傳入賈薔的耳中,但他似乎毫不擔憂。難道真的只是靠林如海在小琉球的威懾?僕以爲,不見得罷?”

韓彬呵呵笑道:“邃庵,賈薔有這個自信,倒也正常。他本身便是有萬夫不當之勇,再加上京城各類鼠道,都在他掌控下,他自信一個人隨時能走得脫,並無不是之處。他這個年歲,幹下如此基業,豈是不傲的?”

韓琮皺眉道:“不是平海王妃要等到大典之後才走麼?怎一個人……”

韓彬笑容漸冷,道:“等到大典之後才走?豎子奸詐,怕早就換了人了!邃庵可還記得,當初平海王妃自賈家折返林家時,半道上車駕爲人所焚燒一事?”

韓琮聞言頷首道:“自然記得,雖然彼時還未還京,卻也有所耳聞。那一晚上,賈薔差點捅破天。圈了趙國公府、雄武候府,二皇子李曜,都折在那一回,臉上捱了打……”

韓彬緩緩搖頭道:“要處不在此,而在黑手爲何會上當。原因就是,賈家有一丫頭,形容酷似林如海之女。他們行的是,李代桃僵之計!邃庵,如今可明白,賈薔爲何會如此自信不慌亂了罷?”

“好一招瞞天過海啊。”

韓琮聞言,感嘆一聲,似乎也明白了,賈薔爲何如此不慌亂了。

以賈薔的武功能爲,和對神京城的經營,一個人想出城,的確不算難事。

只是如今,計謀被識破了,他就更危險了……

不過也好,以家眷脅迫之,太過下作,必爲世人恥笑。

現在這樣,更好些……

……

東海,小琉球。

海浪陣陣,捲起一層又一層的雪浪。

黛玉攙扶着林如海,一旁梅姨娘懷中則抱着一個近一歲大小的嬰孩,一家人在沙灘上散步。

晚霞映天,卻也分不清哪裡是天,哪裡是海。

美的,讓人移不開眼。

梅姨娘從最初得知孩子死了,人也幾盡瘋了,到後來失而復得,人又活了過來,這會兒滿心滿眼,都是兒子,人也活潑了許多。

見這父女倆也不言語,就盡享此刻天倫,她卻忍不住笑道:“我聽說那爪哇比小琉球還要大幾倍,頂好幾個呢。尼德蘭又是極兇狠的羅剎夷鬼,沒想到,也沒怎麼聽着動靜,這就打下來了!老爺爲這都高興好幾天了,怎這樣高興?”

黛玉側臉過來微笑道:“爹爹高興還不好麼?”

又見梅姨娘懷裡的弟弟林安之瞪着大眼看她,傻樂傻樂,臉上笑容不由加深。

梅姨娘笑道:“好是自然好,只是我覺着,就一個小琉球,眼下還處處缺人。那工坊一座接着一座,聽說碼頭上每天打北面來的運人船,爲了搶人都要幹仗,得派兵看着纔不生事。如今再得個還大小琉球好些的爪哇國,哪裡有那麼些人手?”

黛玉笑了笑,道:“這是爹爹他們操心的事,齊筠不是已經過去了麼?姨娘還是看好小安之罷,再過二年,就該入學裡了。”

梅姨娘聞言面色一變,再顧不上島上大事了,看向林如海賠笑道:“老爺,姑娘說安之三歲就入學,這……”

此事她和黛玉交談過幾回了,就是說不服這個姑奶奶。

林如海搖頭淡淡道:“連薔兒的那些子女們都要三歲入稚學,安之有何不妥?男孩子,莫要嬌生慣養。”

說罷,不再搭理這些兒女小事,拄着柺杖站定,望着天邊如血的夕陽和大海,心情卻愈發澎湃。

沒想到吶,沒想到吶!

他早就知道,賈薔心懷寰宇之志,但是仍沒想到,會壯闊到這個地步!

更難以預料到,會走到今天這步!

小琉球的繁榮,土地的肥沃,他已經見識到了。

而據說,爪哇的土地,比小琉球更肥沃!

半月前,德林軍以爪哇當地心向大燕的華人爲內應,未經大戰而奇襲巴達維亞,一舉奪城。

雖然尼德蘭在蘇門答臘、加裡曼丹和伊裡安仍有據點,但大部分精銳兵力、戰艦和火炮、兵工廠都在巴達維亞,巴達維亞失陷,其餘三島自保都難,根本無力反擊。

閆三娘不愧“海娘子”之名,率領德林艦隊所向披靡!

不僅一戰讓尼德蘭三島的援軍力量葬身大海,還警告了其餘西夷洋番不許妄動,確保了德林號對巴達維亞的統治!

了不起,了不起啊!

這一點睛之筆,算是真正的破局之筆!

一切,都照着賈薔謀劃的進行着。

就是不知道,京裡那些人,到底能不能忍得住。

對於二韓,他心中是有敬意的。

但願他們能冷靜些,莫要出手,葬送了眼見大好的局面。

只是他也知道,讓他們不出手,幾無可能……

唉。

……

PS:友情推薦一書:《逐道在諸天》,書荒的書友可以去看看。

第八百九十三章 執掌教坊司第三十六章 奇遇第八百一十二章 誅賈家,以淨天下!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九月初七第三百八十四章 婦人之見 (第二更!)第七十三章 謀退路第三百四十五章 鳳輦 (第四更!)第九百三十六章 夜宴第八十三章 薛大傻子第一百四十二章 對答 (爲蘇少爺的劍盟主賀!)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勤王第四百三十三章 跋扈 (第一更!)第五百二十八章 不要讓秦氏受委屈第二百五十三章 姑姑,師妹?第八百二十六章 世世代代子爲奴,女爲娼!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賈薔?不,你叫李薔!第二百零六章 年關第七百一十六章 摘桃子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只望安好第四百二十四章 登門相求(第三更!)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只望安好第三百零二章 尹家第六百零五章 賈薔,離本王王妃遠點!第三百六十三章 想甚麼來甚麼!第二十二章 生意火爆第八百五十六章 李暄的腦袋被他大哥打大了第二百四十章 人不人,鬼不鬼第三十章 寧王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垂簾聽政第九百七十六章 福壽膏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平海王第六百七十一章 老四已出局,老三想法送出局!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罪己詔!第二百七十三章 誰來修園子?第一千零三章 住口,你這個契丹女人!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天子開殺戒了……第四百二十章 託付第八十一章 自省第五百七十八章 鳳兒,你快活的活罷……第六百六十六章 幫我給艾薩克·蘋果·牛頓先生送封信……第八百四十二章 昏招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何以殺功臣?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破局之處第三十八章 朕喜歡你第三百一十五章 榮府夜宴第六百九十二章 寧侯慢走,娘娘有請!第二百四十七章 考封成績……第一百六十七章 善良 (爲多炮塔的遼河賀!)第三百六十六章 過街之鼠 (第一更!)第五百九十二章 王爺,西洋去不去?第六百五十八章 士紳一體納糧當差?第六百四十七章 王家掛白報喪第七百四十章 壞事了……第六百八十三章 敵人的反擊第三百零五章 林府點撥第九百五十八章 絕戶計第四百八十章 景陽鐘響,天下大哀第三百六十三章 想甚麼來甚麼!第八百五十一章 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第一百五十一章 三味書屋(求訂閱,第三更!)第五百四十八章 廷仗第二十六章 爭命!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你在教本宮做事?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本宮等着你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善始善終?第八百二十六章 世世代代子爲奴,女爲娼!第二百四十五章 滿堂歡第六百七十四章 儲位已定?第七百八十三章 退股!退股!第四百四十一章 騷氣沖天第八百九十四章 娘娘,臣要解救萬千女子!第四百九十五章 不知死活第七百三十一章 和賈家聯姻?第三百六十五章 我心有猛虎,細嗅薔薇 (第三更!)第二百九十章 如此兼祧第四百六十七章 同歸於盡第七百二十七章 揚州瘦馬?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五年爲期第三百七十八章 菊月樓風波(上)第一百七十三章 退一步 (第四更!!)第四百一十章 雷劈第四百五十五章 平兒第二百六十五章 黯淡第五百九十七章 賈母:不聾不啞,難做公婆第九百六十六章 多多益善第八百八十二章 寶玉暈倒事件第六十七章 可憐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母心第九百六十六章 多多益善第二章 “毒謀”?第一百一十九章 機靈鬼第六百三十二章 鳳姐兒:今晚上可卿陪我洗溫湯第九十六章 滴血第四百六十章 紛至沓來第七百零七章 小風波第四百一十二章 蠱惑人心(第一章!)第九百五十四章 絕殺!第一百三十七章 崩塌(第三更!)第八百七十七章 展旗,誅逆!第七百二十四章 聰明反被聰明誤
第八百九十三章 執掌教坊司第三十六章 奇遇第八百一十二章 誅賈家,以淨天下!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九月初七第三百八十四章 婦人之見 (第二更!)第七十三章 謀退路第三百四十五章 鳳輦 (第四更!)第九百三十六章 夜宴第八十三章 薛大傻子第一百四十二章 對答 (爲蘇少爺的劍盟主賀!)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勤王第四百三十三章 跋扈 (第一更!)第五百二十八章 不要讓秦氏受委屈第二百五十三章 姑姑,師妹?第八百二十六章 世世代代子爲奴,女爲娼!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賈薔?不,你叫李薔!第二百零六章 年關第七百一十六章 摘桃子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只望安好第四百二十四章 登門相求(第三更!)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只望安好第三百零二章 尹家第六百零五章 賈薔,離本王王妃遠點!第三百六十三章 想甚麼來甚麼!第二十二章 生意火爆第八百五十六章 李暄的腦袋被他大哥打大了第二百四十章 人不人,鬼不鬼第三十章 寧王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垂簾聽政第九百七十六章 福壽膏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平海王第六百七十一章 老四已出局,老三想法送出局!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罪己詔!第二百七十三章 誰來修園子?第一千零三章 住口,你這個契丹女人!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天子開殺戒了……第四百二十章 託付第八十一章 自省第五百七十八章 鳳兒,你快活的活罷……第六百六十六章 幫我給艾薩克·蘋果·牛頓先生送封信……第八百四十二章 昏招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何以殺功臣?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破局之處第三十八章 朕喜歡你第三百一十五章 榮府夜宴第六百九十二章 寧侯慢走,娘娘有請!第二百四十七章 考封成績……第一百六十七章 善良 (爲多炮塔的遼河賀!)第三百六十六章 過街之鼠 (第一更!)第五百九十二章 王爺,西洋去不去?第六百五十八章 士紳一體納糧當差?第六百四十七章 王家掛白報喪第七百四十章 壞事了……第六百八十三章 敵人的反擊第三百零五章 林府點撥第九百五十八章 絕戶計第四百八十章 景陽鐘響,天下大哀第三百六十三章 想甚麼來甚麼!第八百五十一章 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第一百五十一章 三味書屋(求訂閱,第三更!)第五百四十八章 廷仗第二十六章 爭命!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你在教本宮做事?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本宮等着你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善始善終?第八百二十六章 世世代代子爲奴,女爲娼!第二百四十五章 滿堂歡第六百七十四章 儲位已定?第七百八十三章 退股!退股!第四百四十一章 騷氣沖天第八百九十四章 娘娘,臣要解救萬千女子!第四百九十五章 不知死活第七百三十一章 和賈家聯姻?第三百六十五章 我心有猛虎,細嗅薔薇 (第三更!)第二百九十章 如此兼祧第四百六十七章 同歸於盡第七百二十七章 揚州瘦馬?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五年爲期第三百七十八章 菊月樓風波(上)第一百七十三章 退一步 (第四更!!)第四百一十章 雷劈第四百五十五章 平兒第二百六十五章 黯淡第五百九十七章 賈母:不聾不啞,難做公婆第九百六十六章 多多益善第八百八十二章 寶玉暈倒事件第六十七章 可憐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母心第九百六十六章 多多益善第二章 “毒謀”?第一百一十九章 機靈鬼第六百三十二章 鳳姐兒:今晚上可卿陪我洗溫湯第九十六章 滴血第四百六十章 紛至沓來第七百零七章 小風波第四百一十二章 蠱惑人心(第一章!)第九百五十四章 絕殺!第一百三十七章 崩塌(第三更!)第八百七十七章 展旗,誅逆!第七百二十四章 聰明反被聰明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