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成王敗寇

三日後。

武英殿,東閣。

韓彬方與兵部尚書呂嘉商議罷西北大捷的封賞犒軍諸事,見韓琮進來,呂嘉忙要起身告退,韓彬卻擺手道:“伯寧不必走,軍機處如今只老夫、邃庵和佑安三人,少了些。你這些年雖無甚顯績,但勝在平穩,大燕州縣府省,京中部堂,你都經歷了遍,資歷是夠了。過些時日廷推,舉你入閣。此事太后、皇上那邊已經點頭,你好生當差盡忠,莫要辜負皇恩。”

呂嘉聞言,自然喜不勝喜,伏地謝恩。

韓琮看在眼裡,心裡一嘆,韓半山近來手段愈發強硬,將要害位置都換成了他自己的舊部門生。

倒也能理解,因爲接下來要對付的大敵,絕不遜於天災和邊患,容不得閃失。

可如此專斷獨行,難免留下禍根。

天子,不似想象中的那般憊賴……

“元輔,今日一早,平海王送內眷上碼頭,乘船南下了。一路調集了不少人馬護衛,津門處也派去了兩百繡衣衛,警告津門參將不要妄動。”

韓琮稟報道。

韓彬聞言面不改色,微微頷首,冷笑道:“還有一樁更跋扈之事,兩江總督上奏,繡衣衛於上月末,掃蕩了秦淮河和揚州瘦西湖上的所有畫舫,還有蘇州諸多青樓,無一逃過厄運。杭州那邊西湖畔三十六名樓,也都遭了殃,其中就有江南大儒錢謙明的紅顏知己,天下震動。”

韓琮聞言,老臉都抽抽了起來,道:“他便是求賢若渴,也忒過了些罷?就不怕留下千古罵名?那錢謙明是名重天下的博學大儒,他真是……可討要回來了沒有?”

韓彬搖頭道:“那些青樓妓女,已經悉數被送往小琉球那勞什子女子工坊裡做工去了。如今江南士林羣情振奮,德林號犯了衆怒了。欲使其滅亡,必先使其瘋狂,果然不假。”

韓琮聞言搖頭嘆息道:“德林號在江南的根基斷絕了……”

可想而知,賈薔的名聲將會臭成甚麼。

韓彬搖頭譏諷道:“如今他還顧忌這些?便是沒有這些,他也留不下甚麼好名聲。不過他倒也不是完全不在乎,如今德林號名下的戲樓、說書樓和酒肆茶館,都在四處宣揚他們的賑濟功勞。

可惜,若他們不胡鬧這一通,老夫還真放心不下,要想法阻攔。

可他們抄了那麼多青樓花魁清倌人,江南又是文華風流之地,大旱還不在南省……

江南會爲了北地的百姓,就放過賈薔?癡人說夢!

邃庵,如今朝廷需要做的,就是盯住他,不准他離京!朝廷王法,原沒有王爵隨意離京的道理。他若強離之,便以國法鎮殺他!”

韓琮聞言,眼中閃過一抹擔憂,道:“半山公,林如海,不會罷休的。”

韓彬聞言,哂然一笑,道:“老夫已經準備將全家老小,悉數送往小琉球,給他下手。只一點請求,給老夫半年光景,安穩朝局。之後,連老夫的項上人頭也甘願送上!他林如海若仍覺得不解恨,邃庵……”

見韓彬目光深沉的看來,韓琮眼角跳了跳,隨即在韓彬的注視下,苦笑點頭道:“好啊,好!半山公能以身許國,以滿門許社稷,僕雖膽魄不及,卻也不會退縮。便是換個同歸於盡,以立大燕百世之基,也死得其所。只是……有把握麼?”

果真能辦成此事,二韓以滿門換得大燕盛世可期,青史之上,二人必將名垂千古而不朽。

更何況,二人有八成把握,林如海不會傷害其家眷……

至於他們二人,死則死已,又有何懼?

韓彬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世上哪有十全事?六七分罷。不過,也不必看別個,只要盯死林如海的女兒就好。”

賈薔對黛玉的偏寵,世人皆知!

若能拿下賈林氏,則賈薔唯有束手就擒一路可走。

只是……韓琮皺起眉頭來,若如此,是不是太下作了些?

……

入夜。

平海王府,寧安堂。

李婧匆匆自外進來,風塵僕僕,看着賈薔獨自坐在那,便笑道:“爺,諸姑娘們已經更換海船,自津門平安出海了。”

賈薔聞言,點了點頭笑道:“那就好。少不了眼線追蹤罷?”

李婧面色微微凝重了些,道:“沒錯,都中這邊還好些,津門那邊,也不知甚麼時候多了那麼些人手,有不少還都是好手。爺,看來那邊是起了狠心了。”

賈薔輕聲道:“是啊,他們自然是起了狠心了。至於那麼些好手……以他們的能量,調集些好手又算得了甚麼。”

李婧目光崇拜的看着賈薔,微微昂了昂下巴,抿嘴笑道:“憑他們如何,不都在爺的算計裡?”

賈薔搖了搖頭,笑道:“到這一步,天時地利人和一步都差不得。若無這場百年一遇的大旱,若無那場地龍翻身……想走到今日之局面,非十年,乃至二十年不可建功。不過眼下談這些還早了點,不要慌,不要躁,不是沒有變數。”

李婧聞言面色微微一變,有些緊張道:“爺,甚麼變數?該不會是……”

賈薔好笑道:“想甚麼呢,我是說……萬一,那位忍住了,不對咱們下手呢?但總得來說,問題不大。不過,也只是在大勢之外的一些小意外。小婧,接下來這段時間,暗中那些人的目光,一定聚集在你身上,如今都知道你是夜梟的頭目。所以你要仔細些,既防備那些人突然發難,也要防備有人渾水摸魚。如今你是四個孩子的孃親了,大意不得。”

李婧笑道:“爺放心!如今我也沒甚麼別的事做,就是不斷的往外遷移。其實也不用作假甚麼,的確有些狼狽……爺,我繼續去盯着了!”

賈薔無奈道:“這都夜了,休息休息也好,不急在這一時半會兒。德林軍一日未撤出皇城,誰敢動手?投鼠忌器之下,總還要兩三月……”

李婧笑道:“那也得踏實辦事,再者……”

見她笑的有些壞,賈薔眉尖一挑,道:“再者甚麼?”

李婧咯咯笑道:“爺如今還敢碰我?就不怕轉過頭又懷起了?真懷起了,過二三月正好是最要緊的時候,我可就成廢人了!”

賈薔聞言一額頭黑線,沒好氣道:“是你這地忒肥,怎能怨我不敢?”

李婧俏臉飛紅,眼中多了幾分媚意,嗔了賈薔一眼,道:“分明是爺忒強,種下去就得了瓜,又不是隻我一人如此。”

賈薔威脅道:“再說下去,你今晚上別走了。”

李婧聞言哈哈一笑,又看了賈薔一眼後,扭身離去。

還未出門,卻見黛玉搖着身子含笑入內。

不過讓人奇怪的是,李婧雖也抱拳一禮,問候了聲,卻不像往日裡那樣規矩恭敬的迎上去說些話,路過黛玉時,也只頓了頓,隨即闊步離去。

……

翌日清晨。

幾滴春雨從灰濛濛的天空中滴落,倒春寒讓今日輪值剛剛開啓神京西門的守門卒暗自罵娘:

球攮的,真他孃的冷!

天還未明,除卻少數來往趕路的行客外,眼下也沒多少過門的。

城門將劉二原是準備在門洞避風處就着粗糙的土爐子歇一歇,昨晚上和幾個老相識賭了一宿,前半宿贏,後半宿輸,天還沒亮還沒翻盤就來輪值,心裡煩躁的緊。

只是他剛坐下,倚着靠背打了個盹兒,含糊將就着合上眼,就聽前面一陣嘈雜亂叫聲吵吵起來:

“這他孃的都裝的甚麼阿堵物?好傢伙,你怎麼不把家裡的破屋子一併裝車上拉來過門?野牛攮的,還有錢僱大車?”

“軍爺,這拉的多,不讓過門?”

“哪那麼多廢話?瞧見了麼,讓你這車過,爺幾個得把拒馬樁都得搬開,你一個泥腿子窮酸,空口白牙的就想使喚爺們兒?”

“就是,皇帝還不差餓兵呢!你個泥腿子就想白使喚咱爺們兒?你比皇帝爺爺還牛!”

一陣哄亂笑罵聲響起,劉二睡也睡不踏實,雙眼泛着紅血絲,站起來罵道:“一羣忘八肏的,嚷嚷你孃的腳後跟!吵吵甚麼呢?一個個皮都癢癢了是罷?”

有機靈的守門卒忙上前賠笑道:“頭兒,您瞧,這泥腿子弄了好大一車破爛頑意兒,那漆櫃上的漆都掉沒了,甚麼也不是,原該是窮的叮噹響,可人家還有能爲僱大車!可見還是有些油水兒的……”

劉二一聽“油水”二字,精神登時震了震,他雙手抹了把臉,一手按在腰刀上,在城門卒的護從下走到西直內門前,看着一個模樣粗糙後背都有些佝僂的中年男子,身後還帶着七八個人,都差不離兒的模樣,原本這等窮酸他再不會過問,總要給手下留些油水,不然誰跟着幹?可架不住昨晚輸慘了,這會兒就想着發筆小財,補補血。

“哪來的?往哪去?可別是盜匪!”

劉二開口就定了性,原以爲打頭的那個後背有些佝僂的木訥中年人會唬個半死,誰料那中年男子只拱手賠笑道:“軍爺說笑了,小的是從苦水井那邊來的,要出都中南下小琉球……”

劉二渾渾噩噩的腦筋,剛聽苦水井時嘴角還露出冷笑來,一時未反應過來,只當是南城哪個破街道。

可等聽到南下小琉球五個字,就猛地一個激靈,一下想起苦水井是甚麼地方了。

本來一張滿是戾氣的臉,瞬間堆起孝順的笑容來,聲音都輕柔的像是在哄娘們兒,道:“哦~~苦水井啊,那是金沙幫的老地盤,老哥哥,說起來咱們有些緣分,我四姑舅老爺的三女兒就嫁到那邊去了,一家人,一家人!”

周圍一圈人下巴差點掉了……

中年男子也笑了笑,拱手道:“軍爺說笑了。”

劉二“誒”了聲,擺手道:“一丁丁都沒說笑,正經一家人。老哥哥,好端端的怎就要搬走了?弟弟我還準備這兩天就去家裡拜訪一二,不想老哥哥這是要……”

中年男子扯了扯嘴角,其身後的幾人也是哭笑不得。

男子笑道:“奉王爺鈞旨,去那邊討生活。”

聽聞“王爺”二字,劉二臉上生生笑出一朵菊花來,連連點頭道:“好福氣!老哥哥好福氣!快快快,快讓馬車過去,別耽擱了我老哥哥的良辰吉時!”

來自苦水井的中年男子笑道:“軍爺實在太客氣了,咱這幾個是第一撥,家當算是最少的,往後個把月,怕是每天都有比這還多的人和車馬出城,勞煩諸位軍爺了,這點銀子,軍爺拿去吃茶。”

……

“頭兒,好險!”

等苦水井的馬車吱呀吱呀的離去後,城門卒對劉二唏噓不已的說道。

劉二抹了把後脖頸處的虛汗,只當沒聽到,長長呼出了口氣道:“好傢伙,這是連老底子都開始搬了。也是,再不搬,怕是走不了了,這些子忘八肏的,哪個能逃得菜市口一刀……”

城門卒奇道:“頭兒,你原先不是還很欽佩德林號麼?這樣百年一遇的大旱災,世道楞是沒亂起來,頭兒不是說德林號功德無量麼?”

劉二嗤笑了聲,罵道:“你懂個球!連成王敗寇的道理都不懂,這德林號的確功德無量,可也是婦人之仁。分明是能坐下天下的事,結果呢?虎頭蛇尾!如今狼狽的要趕緊逃命,逃晚一些能不能逃走都不好說。這樣的人,算不得真英雄,真好漢!你且等着瞧罷,就算他逃走了,等朝廷攢一攢氣力,第一個剿的就是這個反逆!咱京城爺們兒,看的比軍機處的老忘八還準。誒,婦人之仁,婦人之仁要不得啊!”

……

“這一封,書信來的巧,天助黃忠成功勞……”

賈薔哼着戲腔步入養心殿時,就見李暄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的瞪着他罵道:“就不能給爺省點心?”

賈薔奇道:“這話怎麼說的?我近來跟小媳婦兒似的,不招爺們兒不惹漢,怎就不省心了?”

李暄氣的嘎嘎笑,抄起一根御筆丟了過來,道:“你還小媳婦……爺真是服了你的麪皮!朕問你,金陵、揚州、蘇州一帶的青樓,怎就讓你一鍋燴了?你不是不喜歡青樓女子?朕看你就是色魔轉世,官司都打到朕這來了!”

賈薔無奈道:“小琉球不是缺人嘛,就專門設立了女子工坊。可女人多了忒麻煩,又不能讓男人近前,只能尋些通文識墨的女人來管。可莫說女人,天下的男人大多數還是睜眼瞎,更何況女人。咦,皇上你說巧不巧,偏那些清倌人花魁,個個都識字。與其留在青樓畫舫裡給人糟踐,不若臣領了去乾點實在好事。就這麼件小事,上回夷平平康坊七十二家時不是已經說的明白了?如今誰還有意見,只管來尋臣就是,臣給他一個交代。”

李暄笑罵道:“你交代個屁,別把人骨頭拆了運去小琉球喂狗就好。算了算了,這些破事朕也不想搭理。反正你在江南得罪盡民心,也是你自己的事……對了,尹浩就快要回來了。賈薔,你覺着朕該怎麼獎賞其功纔好?他和別個不同,朕打小視若兄弟。”

賈薔笑道:“還能怎麼獎賞?封個內大臣,從臣手裡接掌皇城宮衛就是。”

李暄思量稍許,他看着賈薔道:“也只能如此了。還有,此戰功成,大概再有倆月俘虜就能上京,太后的意思是到時候要太廟獻俘,告祭列祖列宗。朕和大哥,還有你,操持前面,母后則在九華宮招見諸誥命。母后一人未必忙的過來,到時你讓平海王妃進宮幫襯一二。”

賈薔聞言笑着點了點頭,應了句:“好。”

……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活曹操!第二百五十二章 官印第六百一十六章 天譴第八百六十三章 奪了豐樂樓,咱倆當東家!第七百二十一章 我對錢沒興趣……第十六章 賓客盡歡(求收藏,求推薦)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安排穩妥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將行……第四百八十章 景陽鐘響,天下大哀第八百五十一章 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第七百一十章 鋒芒太甚第四十一章 窩火第四百二十章 託付第七百四十一章 李暄中毒 (第三更!求訂閱!)第九百七十章 苦肉計第二百七十六章 悲傷的寶玉 (第二更!)第十二章 肉香第八百六十七章 林如海的遺囑第九百零七章 尹後的大禮第三百二十二章 林妹妹初入寧國府第五百一十七章 冷香丸第四百二十五章 王見王第七百八十二章 誤入藕花深處……第四百三十二章 天予弗取,反受其咎(第三更!)第五百九十三章 二嬸嬸……過來第七百二十七章 揚州瘦馬?第六百六十八章 諸金釵獨下江南第七百七十九章 必敗之局!第六十五章 相交第三百六十三章 想甚麼來甚麼!第五百三十二章 奪妻之恨,殺子之仇第三百八十八章 九華宮中現殺機!(第一更!)第一百六十八章 一般見識(求訂閱啊!!!)第六百三十三章 飛鳳亭夜話第八百六十一章 雙寧會第四百七十九章 昏倒第一百六十章 激怒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大膽!你這色胚……第四百九十章 適可而止第一百四十二章 對答 (爲蘇少爺的劍盟主賀!)第五百四十六章 賈薔,你可真陰險!第七百八十三章 退股!退股!第九百零八章驚夜第六十一章 沒玉第九百八十二章 金盃共汝飲,白刃不相饒!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將行……第六百七十一章 老四已出局,老三想法送出局!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慈愛第四百六十九章 事了 (第三更!)第八十七章 告別第九百三十四章 義母?第二百三十四章 榮慶堂上(四)第三百八十七章 大觀園圖紙 (第五更!)第七百五十五章 回京第八百一十章 林妹妹,恭喜你當娘了!第三百五十一章 難道是他?(第一更!)第八百四十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第五百三十三章 毛骨悚然第八十二章 擔待第九百四十一章 ,娘娘,臣乃偉丈夫!第九百九十章 你和寶丫頭,是怎麼個戲法?第四百九十五章 不知死活第九百一十四章 我還要……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破局之處第四百八十一章 蠢婦第七百五十四章 尹後:他敢!第五百五十二章 唯孤家寡人爾!第五百三十九章 一別兩寬,各自安好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相諧第三百二十四章 大財主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他就是有一根金箍棒……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今日出皇城第五百五十章 叫王子騰來!第七百六十二章 遼東案發第一千章 孩子沒保住……第四百六十八章 養心殿外第五百七十二章 悶聲發大財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你還真是下賤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五年爲期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仍是絕路?第一百一十八章 “慈愛”第八百三十八章 榮國太夫人不大好了……第五百三十四章 槍殺林如海!第六百零五章 賈薔,離本王王妃遠點!第六百三十六章 湘雲:我先摘了你的桃吃!第二百六十九章 封侯非吾願第四百八十七章 帝王手段!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未想到……第二百零七章 二叔 (加更!求月票啊!)第七章 求助第三百五十九章 高人(第五更!)第五百五十章 叫王子騰來!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林如海回京第四百四十一章 騷氣沖天第六百八十五章 將船擊沉?第五十一章 警告第二百八十三章 繡衣衛指揮使?(第三更求訂閱!!)第八百八十五章 李紈:球攮的!第七十三章 謀退路第八百六十七章 試探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活曹操!第二百五十二章 官印第六百一十六章 天譴第八百六十三章 奪了豐樂樓,咱倆當東家!第七百二十一章 我對錢沒興趣……第十六章 賓客盡歡(求收藏,求推薦)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安排穩妥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將行……第四百八十章 景陽鐘響,天下大哀第八百五十一章 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第七百一十章 鋒芒太甚第四十一章 窩火第四百二十章 託付第七百四十一章 李暄中毒 (第三更!求訂閱!)第九百七十章 苦肉計第二百七十六章 悲傷的寶玉 (第二更!)第十二章 肉香第八百六十七章 林如海的遺囑第九百零七章 尹後的大禮第三百二十二章 林妹妹初入寧國府第五百一十七章 冷香丸第四百二十五章 王見王第七百八十二章 誤入藕花深處……第四百三十二章 天予弗取,反受其咎(第三更!)第五百九十三章 二嬸嬸……過來第七百二十七章 揚州瘦馬?第六百六十八章 諸金釵獨下江南第七百七十九章 必敗之局!第六十五章 相交第三百六十三章 想甚麼來甚麼!第五百三十二章 奪妻之恨,殺子之仇第三百八十八章 九華宮中現殺機!(第一更!)第一百六十八章 一般見識(求訂閱啊!!!)第六百三十三章 飛鳳亭夜話第八百六十一章 雙寧會第四百七十九章 昏倒第一百六十章 激怒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大膽!你這色胚……第四百九十章 適可而止第一百四十二章 對答 (爲蘇少爺的劍盟主賀!)第五百四十六章 賈薔,你可真陰險!第七百八十三章 退股!退股!第九百零八章驚夜第六十一章 沒玉第九百八十二章 金盃共汝飲,白刃不相饒!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將行……第六百七十一章 老四已出局,老三想法送出局!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慈愛第四百六十九章 事了 (第三更!)第八十七章 告別第九百三十四章 義母?第二百三十四章 榮慶堂上(四)第三百八十七章 大觀園圖紙 (第五更!)第七百五十五章 回京第八百一十章 林妹妹,恭喜你當娘了!第三百五十一章 難道是他?(第一更!)第八百四十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第五百三十三章 毛骨悚然第八十二章 擔待第九百四十一章 ,娘娘,臣乃偉丈夫!第九百九十章 你和寶丫頭,是怎麼個戲法?第四百九十五章 不知死活第九百一十四章 我還要……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破局之處第四百八十一章 蠢婦第七百五十四章 尹後:他敢!第五百五十二章 唯孤家寡人爾!第五百三十九章 一別兩寬,各自安好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相諧第三百二十四章 大財主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他就是有一根金箍棒……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今日出皇城第五百五十章 叫王子騰來!第七百六十二章 遼東案發第一千章 孩子沒保住……第四百六十八章 養心殿外第五百七十二章 悶聲發大財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你還真是下賤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五年爲期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仍是絕路?第一百一十八章 “慈愛”第八百三十八章 榮國太夫人不大好了……第五百三十四章 槍殺林如海!第六百零五章 賈薔,離本王王妃遠點!第六百三十六章 湘雲:我先摘了你的桃吃!第二百六十九章 封侯非吾願第四百八十七章 帝王手段!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未想到……第二百零七章 二叔 (加更!求月票啊!)第七章 求助第三百五十九章 高人(第五更!)第五百五十章 叫王子騰來!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林如海回京第四百四十一章 騷氣沖天第六百八十五章 將船擊沉?第五十一章 警告第二百八十三章 繡衣衛指揮使?(第三更求訂閱!!)第八百八十五章 李紈:球攮的!第七十三章 謀退路第八百六十七章 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