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十年

輕柔的海浪一層層的席捲着沙灘,一羣海鳥在天空盤旋。

小琉球南海岸畔,林如海拄着拐,與齊家老太爺齊太忠、齊筠爺倆,還有一鬚髮皆白的道士,一起沿着海邊散步。

走了一段距離後,一身月鴉青色素面細葛布長袍的林如海雙手拄拐站定,迎着微微海風,與齊太忠微笑道:“德昂不錯,偌大一座島,打理的井井有條。這個年紀,能有這樣沉穩的理政之能,人才難得啊。”

齊筠微微躬身領受,在林如海這樣的長者面前,還輪不到他來謙遜。

齊太忠倒是呵呵笑道:“雲從龍,風從虎。樊噲不跟着劉邦,不過一屠狗之戶。蕭何不逢明主,亦是守戶之犬也。天下英才俊傑,便如這岸邊之沙,何以計數?唯有附着龍鱗上,才能暢遊於九天。林相,非我這把老骨頭奉承王爺,只是放三年前,林相能想到今日?”

林如海笑了笑,道:“確是世事難料,卻也不必過於捧高薔兒。如今真正的難關未過,所取之大業也還未開始。前路究竟如何,還不可知。”

齊太忠笑道:“是啊,王爺胸中所謀之大業,千古以來,何人敢想?不過,也不算遙遠了。上月,安南那邊起兵災,安南國內一些人眼紅租界富庶,便鼓搗一些青皮百姓去搶奪租界的財產,想燒殺搶掠一番。

結果先被租界內的安保營打了個頭破血流,後安南南部阮主大怒,派安南兵威租界,又被早有準備的德林軍打的幾乎全軍覆滅。

隨後德林軍百餘戰船兵臨城下,安南雖也有火炮,但炮小且少,根本無法抵擋德林軍。

一輪炮擊,如天崩地裂,打的阮主終於知道了輕重。

然而經王爺指點,德林號並未在此時獅子大開口,只要求進一步租借土地,擴大租界面積,並保證租界的合法權益。

讓安南方面自己嚴懲鬧事的青皮浪人,以此表示對阮家政權的尊重。

一番敲打安撫後,安南境內終於又恢復了安寧……”

林如海聞言頷首笑道:“眼下小琉球正在一日千里的壯大中,暫不宜起國戰。打下來,眼下也吃不下,吃不好。不過,安南阮主吃了這般大的悶虧,不會就此罷休的。阮氏自稱國主也才十來年,怎忍得下這口氣?”

齊筠在一旁躬身道:“忍不下也得忍,如今德林號在安南的租界,原是真臘國土,是阮氏以兵強馬壯之力強奪之。如今德林號尋到真臘舊民,暗中扶住他們復國。再有就是,安南素有阮鄭之爭,南北分裂。如今雖太平了幾十年,但雙方無時無刻不想吞併對方。德林號也可在這方面,動些手腳。不過王爺鈞旨,眼下一切以壯大小琉球爲首要任務。對安南、暹羅等國,則以一手大棒、一手甜棗之計,使其規矩,成爲德林號的糧源,和商貨傾銷之地。”

林如海看向齊太忠笑道:“年輕一輩如此能幹,我們也可多歇一歇嘍。”

齊太忠卻並未如此寬心,一雙老眼中流露出凝重和淡淡的擔憂,看着無邊無際的大海,拄着拐站定問道:“林相啊,安南、暹羅之亂不過疥癬之疾,齊筠能處置好,不足爲奇。可是北面朝廷那邊……林相,要起大浪了。”

林如海微微頷首,道:“是啊,朝廷就要度過難關了。不破不立,數年大旱災下來,朝廷固然艱難,可各省巨室亦難熬。朝廷藉此機會,強推新法,事半功倍。”

齊太忠不無譏諷道:“若無德林號運糧,並於黑遼栽種抗旱農種,以種種措施救災,朝廷還有心思推行新政?怕早就滿目瘡痍了。”

林如海笑道:“德林號也藉此暢行天下,聚斂無數財富,不算吃虧。”

齊太忠還是遺憾,道:“若是坐視朝廷棘手,德林號一樣能暢行天下,還不至於面對今日之難。朝廷一旦回過勁來,比小琉球何止龐大百倍?”

林如海搖頭道:“薔兒心中,自有其道。若他如員外所言那般,未必能得如此基業,即便得了天下,也不過又是一個輪迴罷。不信你問德昂,對於賈薔之所爲,他心中是敬多一些,還是恥笑多一些?”

齊太忠笑道:“不用問,連我心中都是敬多一些,何況他們這些心中還有崇高抱負的年輕人?”

一直未開口的老道亦說道:“若王爺如老太爺所言那般,老道我也不會上京,也不會南下。”

衆人大笑起來,不過笑罷,齊太忠沉聲道:“林相爺,以老夫之愚見,實在不明白王爺爲何還要留在京中?如今德林號在小琉球基業穩固,民心所向!整個小琉球,生機勃勃,一副興盛之象!且這二三年來的賑濟,也並未白費。便是不算江南各省,北地六省的渠道也都暢通無阻。即便朝廷一紙禁令下來,至少三年內,德林號也能毫無阻礙的在大燕橫行。無論是進出商貨,還是人口!

北地尚且如此,江南就更不必提了,朝廷的禁令想在江南逼殺德林號,徹底清除德林號的蹤跡,非二十年不可建全功。

三年後,便是老夫保守估計,小琉球也有三百萬人口,尼德蘭、葡里亞、佛郎機等西夷番國的人口,也不過如此,甚至還沒這麼多。

十年之後,小琉球、安南、暹羅、呂宋等國加起來,便是破千萬人口都不算難事,大業可期!

但德林號還有一個天大的漏洞……”

林如海微笑道:“你是說,薔兒的安危罷?”

齊太忠白眉緊皺,沉聲道:“沒錯!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且這邊都到了這個地步,委曲求全辛苦數年苦熬苦掖到了今日,已是立於不敗之地!可若是王爺出了丁點閃失,滿盤皆輸!!相爺,還是快些請王爺回來罷。那邊勞什子一個郡王,着實沒甚意趣。”

林如海聞言搖頭笑道:“這些我何嘗不知啊,只是朝廷那邊的事,薔兒不要我管。你瞧,早早將我打發離京到這邊,許就是爲了不讓我礙事。不過員外啊,不必擔憂。要相信他,不會做糊塗事的。他與我保證過,無論甚麼時候,他和家人的安危,始終在第一位,哪怕,將天捅出個窟窿來!”

齊太忠聞言,老眼裡目光微微一凝,心中忽然起了些異樣的心思……

若賈家家眷果真出了點事,會不會……

……

“賈薔,大捷!哈哈哈,前所未有的大捷!準葛爾那羣野牛攮的,連可汗和汗王世子都死乾淨了!西北一戰而定,爺真是英明神武啊!”

大明宮,養心殿內,李暄在殿上樂的手舞足蹈,難掩意氣風發。

這一刻,無論是尹後還是二韓、葉芸等,都沒有喝斥他瞎雞兒轉悠晃盪,沒有人君之相。

因爲他們也高興!

韓彬心情還有些複雜,相比於隆安帝,李暄妥妥就是個昏君種子。

可是世道就是這樣譏諷,隆安帝未盡之功業,在李暄手裡卻漸漸有了模樣。

李暄自隆安帝手裡接到的,絕對是一個爛攤子,不比隆安帝自景初帝手中接到的好多少。

私自調兵進京的權臣,逼宮太上皇的大學士,混亂的宗室,動輒造反的京營,天下大旱,邊關亂戰……

如此危象,也不過一年光景,局勢就向大大轉好。

隨着這場大勝,隨着天災減弱,隨着宗室凋零,隨着京營安定,隨着新政大行……

眼瞧着,就是盛世將至!

除了,被李暄圍着轉了一圈的那個年輕人。

算起來,這些事,事事皆和他有關。

而此人,卻成了這座龐大帝國,最大的不安因素……

似乎感覺到了目光,賈薔側眸看去,見韓彬正盯着他,卻沒與其交道的興趣,呵了聲後,同李暄道:“有甚麼好高興的?拿火器抽冷子幹掉了一羣茹毛飲血的胡騎,算不得甚麼大事。尼德蘭、葡里亞、佛郎機那些西夷,早就用這樣的火器大戰了。咱們偷偷摸摸的用四千火器兵打了場仗,人家是十萬大軍數千門火炮對轟,那才叫天崩地裂……”

不等他說完,李暄就氣罵道:“球攮的一天到晚就知道西夷西夷西夷,西夷有朕厲害麼?!”

太破壞氣氛!

賈薔哈哈笑道:“多早晚西夷打過來,皇上就知道他們到底有沒有你厲害了。”

李暄:“……”

韓彬在一旁淡淡道:“百里而趣利者,必蹶上將軍。更何況,萬里之遙?再者,大燕盛世可期,也不懼跳樑小醜來犯。”

賈薔“嘖嘖”了聲,道:“好硬氣的元輔,怪不得敢叫半山。不過你這麼牛,口氣這麼大,西北邊患時,怎不見你老親自去對準葛爾汗說一句不懼跳樑小醜?天下缺糧時,你怎麼不叫一聲盛世可期?”

“賈薔!”

韓彬一張臉淡漠,到了他這個地步,很多時候是十分要臉面的,但對上政敵,卻是不需要的,不過沒等他開口,尹後就開口笑道:“莫要跟孫行者一般,甚麼時候都拿着根如意金箍棒亂杵。你的功勞,皇上和本宮都看在眼裡,朝廷也不會昧着良心看不見。你擔憂西夷的苦心,天家也都明瞭。你想開海,皇上和本宮是沒有意見的,也信得過你。

只要武英殿那邊點頭答應,你就可以大燕平海王之身,開海拓疆,實現抱負。

這個時候,你還去得罪元輔?”

賈薔聞言眼睛一亮,不過隨即狐疑的看向韓彬、韓琮,既然尹後開了這個口,說明她和軍機處事先肯定有過談話。

賈薔心裡還是有些感動的,他與尹後深談時,掏心掏肺說了很多,而開海拓疆爲社稷謀福祉一事,自然是高朝重點。

如今尹後爲他在不可能中尋出一條路來,他領這份情。

只是……

他沒那麼幼稚。

賈薔看着二韓明言道:“開海這條道路,和你們心中的道不同。本王不否認你們的道是正道,使國泰民安,使社稷安穩,都沒錯。即便本王一心開海,還要堅持賑濟災民,而不是坐視大燕一片狼藉,再從中取利。

這一點,足以證明本王對太后和皇上,對社稷黎庶的忠心!

所以,是本王容得下你們,但你們卻容不下本王,一定視本王爲歪魔邪道,也不想想,若本王果真心存叵測之志,又何須這般麻煩?

倒不知今日你們與太后娘娘和皇上說了甚麼,但本王想來,多半也是爲了削弱本王,或是謀害本王的……”

韓彬無言,韓琮皺眉道:“王爺又何必先入爲主?如今國難將要過去,有些事,武英殿也想平和解決。這也是因爲,元輔與老夫都認可你的功勞。”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想不戰而屈人之兵。

哪怕希望渺茫,也想先試一試。

最不濟,他們也能在道義上,先佔住高位!

賈薔好笑道:“那你們且說說看,甚麼條件。”

韓彬不用韓琮出頭,硬邦邦道:“只兩個條件:其一,交出小琉球,德林軍整編入南海水師,由朝廷接管。其二,可以保留德林號,但皇家錢莊收歸天家內府。

賈薔,你也莫要覺得老夫心懷歹心。當着太后和皇上的面,老夫對天發誓,若你肯交出小琉球,交出德林軍,交出皇家錢莊,朝廷絕不再難爲你開海!”

韓琮在一旁嘆息道:“便是讓你處在我們的位置上,能眼睜睜的看着一個異姓郡王,手握戰力蓋世的雄兵虎踞海外,一日千里的壯大麼?賈薔……”

“不必說了。”

賈薔搖了搖頭,徹底死心道:“說到底,仍是信不過我。不過,我也能體諒。但是現在交出小琉球,辦不到。真交出來,我拿甚麼去和西夷鬥?拿甚麼去和那些鉅艦火炮廝殺?也別說甚麼靠朝廷的話……這話你們自己信不信?

不過,既然你們讓步了,娘娘都開口了,那我也願意讓一步。給我十年時間,十年後,不止小琉球交出,德林號全面退出大燕,不留一丁一口!

你們容不下我,我成全你們,我走,還不成麼?”

韓彬聞言,再無一言,與尹後、李暄躬身一禮後,轉身離去。

韓琮、葉芸跟上,面色凝重的離去。

最後一次談判,破裂了……

給他十年,怎麼可能……

……

PS:大致是理順了~~

第七百七十八章 摘桃第八百九十六章 恩威並施第六百一十八章 二騎入神京……第九百七十八章 奔投第四百五十三章 欺負 (第三更!求訂閱!)第三百章 斷個乾淨!第六百零九章 賈林氏:誰敢動我東府分毫?第四十八章 得勝第二百五十九章 出家第七百一十二章 血書 (求訂閱!)第七百五十五章 回京第四百九十九章 推心置腹第五百二十五章 賈敬第九百六十五章 尹後硃批第五百七十九章 休息一年,勿擾……第五百零七章 壞話 (第三更!)第五百三十章 闖宮!第一百二十一章 水晶心第九百三十八章 廢墟中……第八百五十三章 遺書第六百八十九章 鳳姐兒:別擔心,寶丫頭在屋裡照顧着呢第五百零六章 細思極恐第二百五十三章 姑姑,師妹?第九百六十九章 回家,報仇!第七百九十章 李時登門第三百一十三章 打醒她!第七百九十三章 龍鳳雙生!第六百三十一章 黛玉毆打賈薔二三事……第九百三十五章 何人贊同,何人反對?第八百一十一章 火!火!火!第五百二十四章 賈蓉的遺願?第八百六十六章 管侄兒叫爹爹第三十八章 朕喜歡你第四百六十一章 啊!第八百三十三章 天上掉餡餅第八百零四章 京城炸鍋了!第一百一十八章 “慈愛”第八百五十六章 李暄的腦袋被他大哥打大了第一百三十六章 命不該絕(第二章!求訂閱!)第二十四章 名師難求第四百四十九章 投名狀(第二更!)第四百三十四章 大燕勳臣中的敗類(第二更!)第五十一章 警告第九百三十五章 何人贊同,何人反對?第八百六十七章 試探第七百零八章 一念之差第八百四十七章 人生若只如初見第六百八十八章 玉樹臨風美少年,攬鏡自顧夜不眠第八百七十七章 展旗,誅逆!第八百三十六章 未想賈薔如此重口味……第九百八十五章 寶玉瘋了第六百四十五章 以毒攻毒第三十一章 恩絕第一百四十章 一凝 (爲倚劍聽春雨盟主賀!)第五百一十九章 套路太深……第一百九十五章 磕頭(求訂閱啊!!)第五百四十八章 廷仗第四百三十一章 養精蓄銳 (第二更!)第六百五十八章 士紳一體納糧當差?第八百七十六章 自欺欺人第九章 警示第八百八十八章 定婚期第七百八十三章 退股!退股!第一百五十二章 說情第二百三十一章 榮慶堂上(二)第一百五十三章 新衣第六百八十三章 敵人的反擊第六百五十三章 賈薔和三皇子同歸於盡?第五百二十九章 醜聞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難得糊塗第一百九十八章 說親第二百四十章 人不人,鬼不鬼第六十七章 可憐第六百九十四章 清晨遊園·三人行第二百三十八章 明快第九百七十九章 姜英:我要和你幹一場!第六百二十九章 冷遇第九百五十四章 絕殺!第二百九十二章 辭官讓爵第四百一十四章 賈薔完了?(第三更!)第四百七十章 齁甜!(七夕快樂!)第四百四十二章 男人就喜歡野的第五百三十九章 一別兩寬,各自安好第二百章 劃清界限第一百三十七章 崩塌(第三更!)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安排穩妥第八百二十一章 山中猶有讀書檯,風掃晴嵐畫障開第四百九十七章 黑手第六百一十一章 此子德行不佳,配不得我尹家郡主?第四百一十六章 捉姦(第五更!求訂閱!)第五百三十七章 夏金桂……第二十一章 招攬第二百七十七章 必死無疑!(第三更!求訂閱啊!)第四百四十四章 四人行……第一百二十章 夜話第六百四十五章 以毒攻毒第一百四十二章 對答 (爲蘇少爺的劍盟主賀!)第七十六章 好多戲第八百五十一章 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第三百二十七章 訓鳳 (第四更,求訂閱!)
第七百七十八章 摘桃第八百九十六章 恩威並施第六百一十八章 二騎入神京……第九百七十八章 奔投第四百五十三章 欺負 (第三更!求訂閱!)第三百章 斷個乾淨!第六百零九章 賈林氏:誰敢動我東府分毫?第四十八章 得勝第二百五十九章 出家第七百一十二章 血書 (求訂閱!)第七百五十五章 回京第四百九十九章 推心置腹第五百二十五章 賈敬第九百六十五章 尹後硃批第五百七十九章 休息一年,勿擾……第五百零七章 壞話 (第三更!)第五百三十章 闖宮!第一百二十一章 水晶心第九百三十八章 廢墟中……第八百五十三章 遺書第六百八十九章 鳳姐兒:別擔心,寶丫頭在屋裡照顧着呢第五百零六章 細思極恐第二百五十三章 姑姑,師妹?第九百六十九章 回家,報仇!第七百九十章 李時登門第三百一十三章 打醒她!第七百九十三章 龍鳳雙生!第六百三十一章 黛玉毆打賈薔二三事……第九百三十五章 何人贊同,何人反對?第八百一十一章 火!火!火!第五百二十四章 賈蓉的遺願?第八百六十六章 管侄兒叫爹爹第三十八章 朕喜歡你第四百六十一章 啊!第八百三十三章 天上掉餡餅第八百零四章 京城炸鍋了!第一百一十八章 “慈愛”第八百五十六章 李暄的腦袋被他大哥打大了第一百三十六章 命不該絕(第二章!求訂閱!)第二十四章 名師難求第四百四十九章 投名狀(第二更!)第四百三十四章 大燕勳臣中的敗類(第二更!)第五十一章 警告第九百三十五章 何人贊同,何人反對?第八百六十七章 試探第七百零八章 一念之差第八百四十七章 人生若只如初見第六百八十八章 玉樹臨風美少年,攬鏡自顧夜不眠第八百七十七章 展旗,誅逆!第八百三十六章 未想賈薔如此重口味……第九百八十五章 寶玉瘋了第六百四十五章 以毒攻毒第三十一章 恩絕第一百四十章 一凝 (爲倚劍聽春雨盟主賀!)第五百一十九章 套路太深……第一百九十五章 磕頭(求訂閱啊!!)第五百四十八章 廷仗第四百三十一章 養精蓄銳 (第二更!)第六百五十八章 士紳一體納糧當差?第八百七十六章 自欺欺人第九章 警示第八百八十八章 定婚期第七百八十三章 退股!退股!第一百五十二章 說情第二百三十一章 榮慶堂上(二)第一百五十三章 新衣第六百八十三章 敵人的反擊第六百五十三章 賈薔和三皇子同歸於盡?第五百二十九章 醜聞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難得糊塗第一百九十八章 說親第二百四十章 人不人,鬼不鬼第六十七章 可憐第六百九十四章 清晨遊園·三人行第二百三十八章 明快第九百七十九章 姜英:我要和你幹一場!第六百二十九章 冷遇第九百五十四章 絕殺!第二百九十二章 辭官讓爵第四百一十四章 賈薔完了?(第三更!)第四百七十章 齁甜!(七夕快樂!)第四百四十二章 男人就喜歡野的第五百三十九章 一別兩寬,各自安好第二百章 劃清界限第一百三十七章 崩塌(第三更!)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安排穩妥第八百二十一章 山中猶有讀書檯,風掃晴嵐畫障開第四百九十七章 黑手第六百一十一章 此子德行不佳,配不得我尹家郡主?第四百一十六章 捉姦(第五更!求訂閱!)第五百三十七章 夏金桂……第二十一章 招攬第二百七十七章 必死無疑!(第三更!求訂閱啊!)第四百四十四章 四人行……第一百二十章 夜話第六百四十五章 以毒攻毒第一百四十二章 對答 (爲蘇少爺的劍盟主賀!)第七十六章 好多戲第八百五十一章 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第三百二十七章 訓鳳 (第四更,求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