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喪音

出了豐安坊,馬車上,賈薔握緊子瑜的手,溫聲道:“其實事情沒有你想的那麼艱難,尹家上下,也只大老爺一人看我不順眼。當然,或許受他的影響,尹江尹河也會有些變故。不過,他們的位份太低,沒甚影響。

大老爺對我,應該也沒甚私怨。他是純粹的讀書人,是做文官的人。所以對我的一些作爲,視若邪魔外道,恨之入骨……

好吧,他的確因大道不同,憎恨於我。

但如今,他甚麼都不是了,影響不了我和尹家的關係。

其實有太后在,有咱倆在,賈家和尹家,就不會翻臉。更何況,還有那麼明事理的老太太。”

尹子瑜神情一直很落寞,聽了這番話後,面色稍緩了些,落筆道:“姑姑可是十分生氣?”

賈薔點了點頭後,又搖頭笑道:“雖有些生氣,但也並沒有那麼生氣。太后豈會不瞭解大老爺是甚麼心性?當初奪嫡之爭時,他甚至站隊老三!嘖!所以,也沒有那麼意外。”

尹子瑜聞言,微微搖了搖頭,落筆道:“都道自古帝王家,見不得親情。其實何止帝王家,到了一定高位,孰人不是無情?”

尹褚所爲,到底還是傷了她的心。

賈薔擁子瑜入懷,呵呵笑道:“尹家已經很不錯了,比絕大多數高門強百倍。莫說老太太,連宮裡太后娘娘,也十分公道,親厚咱們。”

尹子瑜遲疑稍許,落筆道:“姑母與你,有幾分爲親情,幾分爲……利?”

賈薔未想尹子瑜會這般問,他思量稍許後,緩緩道:“三分爲親情,七分爲利罷。”

而他沒說的是,這三分中,一分爲天意事故。

若無地龍翻身那一回的陰差陽錯,尹後與他的合作,就是十分爲利益。

靠侄女兒聯姻,是聯不出真正情感的。

而正因爲那一回意外,纔有了後面的癲狂。

日久生情,多出兩分情意來。

賈薔和大燕能否持續勾連在一起,全在此處……

雖然只三分,尹子瑜對賈薔所言,卻十分滿意。

她不是沒見識的傻姑娘,也看得出賈薔在說真心話。

三分雖不多,可至少在他心裡還是存了三分真情的。

因而反握住了賈薔的手,只是神情依舊憂鬱苦痛……

賈薔奇道:“怎還是面色憂愁不安?果真捨不得,咱們再折返回去。都是自家至親骨肉,要甚麼面子?一起用一席午飯,咱們再回去……”

尹子瑜聞言面色卻愈發痛苦,與往日裡周身靜韻風蟬不鳴的形容大爲不同,也讓賈薔愈發驚憂,就見她隱隱顫抖着手落筆道:“大伯父,怕是要出事。”

賈薔見之一怔,隨即悚然而驚,道:“怎麼可能?”隨即又連連搖頭道:“不可能,不可能。子瑜,相信我,不親眼看到我倒下,不重掌大權,尹褚不會那麼沒出息的……”

尹子瑜神情慘然,落筆道:“母子連心,若不是擔憂猜測到大伯出事了,老太太,是不會哭的。”

她以晚輩身份,不好褒貶尹褚。

但她素日裡觀之,她那位大伯父,極重官威官儀。

而且平日裡在家中流露出的一些言辭舉止,也無不展現出尹褚對官場的狂熱和嚮往。

於最高峰處被打落塵埃,成爲世人笑柄,對尹褚而言,受到的打擊……難以估量。

……

尹家書房,恍若冰窟。

賈薔、子瑜離開後,尹家太夫人帶着親眷前來。

爲了照顧尹褚的體面,除了至親外,連個下人都沒讓近前。

只是闔家上下做夢都沒想到,久叫門無果後,強行推開書房門,入目的,卻是那樣駭人絕決的一副畫面。

撕心裂肺的哭聲,讓尹家多年來的平靜祥和被打破……

看着匆匆自繯索上取下來,安置在地面上的尹褚,尹家老太太遍體寒意,老淚縱橫。

大太太秦氏和幾個兒媳跪伏在地上,哭成淚人,連連嘶聲尖叫。

她們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

尹朝被尋來後,亦是跪地大哭,以頭搶地。

尹家門兒裡,就他們兄弟二人。

尹褚雖對這個幼弟管教甚嚴,但長兄如父,此刻忽然逝去,尹朝豈能不痛苦難捱……

喬氏常年管家,倒是冷靜稍許,很快從書桌上尋到一紙遺書。

她只掃了眼,面上就無一絲人色。

好在她伶俐,沒有聲張,而是悄悄拿到尹家太夫人跟前。

尹家太夫人於悲痛中接過,只看了眼,就捏成一團,隨後裝進袖兜裡,淚眼肅穆的看了喬氏一眼,喬氏忙點頭會意。

之後,尹家太夫人長嘆息一聲,同尹朝道:“朝兒,掛白,報喪。對外就說,你大哥突發惡疾,沒了。”

“老太太,老爺不是得惡疾沒了的,是讓人逼死的啊!”

秦氏陡然喪夫,如天塌了般,再聽尹家太夫人準備按下此事淡化處置,哪裡肯依,擡頭喊道。

尹家太夫人落着淚怒道:“胡說八道!你想讓這沒出息的,成爲天下人眼中的笑柄,成爲江哥兒河哥兒他們兄弟眼中的懦夫不成?官場之上,起起伏伏是常事,哪個宰輔,不是三起三落,才終成就相位,才禮絕百僚的?

大老爺就是因爲這些年走的太順了,身爲皇親國戚,又擔負着大好的名聲,雖只一個五品小官兒,可是連部堂尚書都禮敬他三分!

偏他自己,被捧了那麼多年,真以爲是定國安邦之才,還覺着受了天大的委屈!

如今受了點挫折磨難,就幹出這等沒出息的混帳事,祖宗的臉,都叫他丟盡了!

怎麼,你嫌他在家裡丟的不夠,還要嚷嚷到外面去?你若想他死後不得體面,就四處嗷嗷罷。”

秦氏聞言,如遭雷劈,整個人懵然片刻後,再度伏着尹褚的屍身,放聲痛哭起來。

尹家太夫人身子搖了搖後,目光掠過屋內的十來號人,緩緩道:“此事,哪個傳出去,哪個就不是我尹家人,尹家留不下長舌婦。我不想讓大老爺走後,還叫人恥笑,不想讓他的兒孫子侄們,拿他當懦夫。”

一衆兒媳孫媳連忙擔保,斷不會外泄。

尹家太夫人又多看了眼躺在地上的尹褚,心如刀割,不敢多看,由人攙扶回了萱慈堂臥房內,方將尹褚遺書拿了出來,淚流滿面的看了遍後,竟是顫巍着手,將遺書放進水盆裡,浸透銷燬了……

尹家的氣運,都耗在尹家兩代姑娘身上,餘者雖不算庸才,卻也並無太出彩之人。

在她的教誨下,中規中矩的出衆,僅此而已。

尹褚,尤其如此,故而擔不起那樣高的官爵。

德不配位,必有災禍。

……

皇城,武英殿。

東閣。

近來二韓對坐無言的時候,似乎多了不少。

這一次,尤其長久。

直到日頭快要西斜時,韓琮才終於開了口,緩緩道:“元輔大人,事先就知道李晗之所爲,並警告於他,卻沒有任何阻攔。李晗受了‘警告’後,纔去尋的尹褚,一拍即合。今日事敗,李晗死,尹褚……也死了,都在元輔大人的算計中?

元輔大人這一局謀的,是尹褚罷?也不對,不止是尹褚。李子升太過狂妄,不斷沾染兵權,甚至想將京營、豐臺大營和西山銳健營都攏在手裡。一旦這些兵權都讓他抓死,以其心性之猖獗,未必還將元輔放在眼裡。

其次,尹褚死了,就在賈薔和太后,和尹家之間埋了一根鋒利無匹的釘子,早晚要扎破土面露出來,卻不知會扎死哪個……”

韓彬一直待韓琮說完,才苦笑道:“猜對了大半,但尹承願會自盡這一點,老夫着實未料到。青史之上,能到這個地步的,有哪個不是心智堅定如磐石,腥風血雨刀斧臨身不動搖的?罷免了一次官位,就投繯自盡,實在是……千古笑柄。”

儘管尹家對外放出的消息是突然病逝,但武英殿內都是甚麼人?怎會信這等說辭……

但,韓彬竟並未否認韓琮其他的指控……

韓琮聞言眉頭緊皺,緩緩問道:“爲甚麼?”

堂堂元輔,爲何會用詭道?

韓彬嘆息一聲道:“也是不得已爲之……李子升墮落腐化的速度之快,超乎老夫想象。其心中妄念之深,更是驚人。他也看的明白,待朝廷度過邊患和天災的難關後,老夫一定會向他出手。所以,他就愈發喪心病狂的往軍中伸手,以高官顯爵爲誘,勾結連橫。再讓他恣意下去,必成釀大禍。

可若由老夫親自出手,動盪太甚,會引起軍中反彈。接下來,老夫要親手調理京營兵權,不能在軍中落下癥結。

另外,尹褚尹承願,此人骨子裡乃楊國忠李林甫之流。只看他不斷交好李晗,拉攏葉芸,看他將這十多年在吏部清選司任上挑揀出來的門生,大肆提拔,安插要位,就知道其權勢之心有多重……”

韓琮抿嘴譏諷道:“權勢之心雖重,可操持起來太過露骨。到底未經歷過州縣,直入臺省之輩,沒在官場上打熬過,順順當當的當了十幾年的肥缺,受人奉承。官威擺的十足,處處想與我等平起平坐,做起事來,卻是小家子氣!也難怪受不得這點挫折,淪爲笑柄!”

頓了頓,韓琮面色複雜道:“真計較起來,林如海、賈薔師徒二人,比李子升、尹承願之輩,要強的太多。就是不知道,九華宮那邊,會不會對賈薔生出厭恨之心來……”

言至此,他看了韓彬一眼,只見韓彬面色肅穆凝重,卻無一絲動搖之意,不由暗自搖了搖頭,輕輕一嘆。

接下來,韓彬已經打定主意拾整京畿兵權了,其所爲何人,不言自明。

只是……

想起賈薔斬殺李晗的狠辣決絕,韓琮心中不由生冷。

若是賈薔真被逼急了,捨棄家國大義,先一步出手,韓彬與他,也會落到李子升、尹承願的地步,淪爲千古笑柄麼?

這家國天下事,到底誰對誰錯?

……

PS:求保底月票,下午有第二更。

第一百二十一章 水晶心第八百零五章 抄家師徒第五百九十六章 侯爺……大奶奶?第八百九十章 你娘就是不乾淨之人!第一百零五章 激動第二百三十二章 撕破臉皮第四百一十三章 踏平 (第二更!)第四百七十三章 話家常第四百八十七章 帝王手段!第一百七十五章 不與人做刀第二百一十五章 喪音第四百六十六章 賊船(第三更!)第四百六十八章 養心殿外第五百零七章 壞話 (第三更!)第九十章 半山公第二百六十三章 揚眉吐氣第三百一十二章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第九百九十四章 剷除內患第二百八十一章 再次平叛第九百一十章 謠傳第一百四十章 一凝 (爲倚劍聽春雨盟主賀!)第三十四章 長隨(加更!)第四百九十八章 太狠 (第三更!)第六百一十四章 娶妻娶賢!第四百九十三章 天理難容第五百二十一章 哎呀,爹爹回來了!第一百八十四章 贈人第六十五章 相交第七百七十七章 妙玉:你面相早夭短壽第六百一十七章 李暄:嫉妒讓爺面目全非!第八百九十二章 教坊司的女人,我都要第三百零七章 告御狀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血流成河!第七百六十七章 萬劫不復第二百六十三章 揚眉吐氣第五百二十一章 哎呀,爹爹回來了!第三百五十九章 高人(第五更!)第一百二十八章 甄家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垂簾聽政第五百零一章 溫湯第一百四十四章 讀書三境第四百三十三章 跋扈 (第一更!)第九百五十章 陛下何故造反?第六百八十二章 林如海摔杯第八百三十七章 四海王必須死!第八百六十四章 亡羊補牢第二百九十章 如此兼祧第二百七十六章 悲傷的寶玉 (第二更!)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妲己褒姒第一百四十二章 對答 (爲蘇少爺的劍盟主賀!)第五百八十六章 李紈:薔兒,今晚單請你一個東道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勤王第四百一十章 雷劈第五百一十七章 冷香丸第一百零九章 老王八第三百九十八章 薔兒你好下流!!第四百五十四章 不急第八百零六章 最後一次絕殺!第二百四十六章 糊塗種子!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驚變第三百一十五章 榮府夜宴第五百一十九章 套路太深……第九百九十六章 禍根深種第六百九十九章 封王!第七百八十二章 誤入藕花深處……第一百七十八章 來信第九百五十六章 醒來第一百零七章 交出第五百八十八章 好好安胎……第一百九十六章 悲壯第四十八章 得勝第三百八十四章 婦人之見 (第二更!)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血流成河!第九百四十九章 私會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難得糊塗第七百七十一章 太后絕食第七百三十六章 畜生!(第三更!)第六百七十七章 賈薔:皇后娘娘,臣鐵骨錚錚,不會折腰!!第七百七十六章 惹人厭第四百六十七章 同歸於盡第六百五十二章 磐石口渡聚人傑!第八十四章 身契第九百零五章 賞春第八百六十七章 試探第三百七十七章 賈母相攔第五十六章 心思第四百五十四章 不急第一百三十六章 命不該絕(第二章!求訂閱!)第三百七十二章 林姐夫第三百四十章 浩浩蕩蕩 (第四更!)第七百八十二章 誤入藕花深處……第三十三章 織網第二百六十五章 黯淡第二百零八章 答應(求訂閱!)第六百五十章 繡衣衛指揮使,賈薔?第一百六十七章 善良 (爲多炮塔的遼河賀!)第二百六十九章 封侯非吾願第二百二十四章 福氣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走了也好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三日後,勤王誅逆!
第一百二十一章 水晶心第八百零五章 抄家師徒第五百九十六章 侯爺……大奶奶?第八百九十章 你娘就是不乾淨之人!第一百零五章 激動第二百三十二章 撕破臉皮第四百一十三章 踏平 (第二更!)第四百七十三章 話家常第四百八十七章 帝王手段!第一百七十五章 不與人做刀第二百一十五章 喪音第四百六十六章 賊船(第三更!)第四百六十八章 養心殿外第五百零七章 壞話 (第三更!)第九十章 半山公第二百六十三章 揚眉吐氣第三百一十二章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第九百九十四章 剷除內患第二百八十一章 再次平叛第九百一十章 謠傳第一百四十章 一凝 (爲倚劍聽春雨盟主賀!)第三十四章 長隨(加更!)第四百九十八章 太狠 (第三更!)第六百一十四章 娶妻娶賢!第四百九十三章 天理難容第五百二十一章 哎呀,爹爹回來了!第一百八十四章 贈人第六十五章 相交第七百七十七章 妙玉:你面相早夭短壽第六百一十七章 李暄:嫉妒讓爺面目全非!第八百九十二章 教坊司的女人,我都要第三百零七章 告御狀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血流成河!第七百六十七章 萬劫不復第二百六十三章 揚眉吐氣第五百二十一章 哎呀,爹爹回來了!第三百五十九章 高人(第五更!)第一百二十八章 甄家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垂簾聽政第五百零一章 溫湯第一百四十四章 讀書三境第四百三十三章 跋扈 (第一更!)第九百五十章 陛下何故造反?第六百八十二章 林如海摔杯第八百三十七章 四海王必須死!第八百六十四章 亡羊補牢第二百九十章 如此兼祧第二百七十六章 悲傷的寶玉 (第二更!)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妲己褒姒第一百四十二章 對答 (爲蘇少爺的劍盟主賀!)第五百八十六章 李紈:薔兒,今晚單請你一個東道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勤王第四百一十章 雷劈第五百一十七章 冷香丸第一百零九章 老王八第三百九十八章 薔兒你好下流!!第四百五十四章 不急第八百零六章 最後一次絕殺!第二百四十六章 糊塗種子!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驚變第三百一十五章 榮府夜宴第五百一十九章 套路太深……第九百九十六章 禍根深種第六百九十九章 封王!第七百八十二章 誤入藕花深處……第一百七十八章 來信第九百五十六章 醒來第一百零七章 交出第五百八十八章 好好安胎……第一百九十六章 悲壯第四十八章 得勝第三百八十四章 婦人之見 (第二更!)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血流成河!第九百四十九章 私會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難得糊塗第七百七十一章 太后絕食第七百三十六章 畜生!(第三更!)第六百七十七章 賈薔:皇后娘娘,臣鐵骨錚錚,不會折腰!!第七百七十六章 惹人厭第四百六十七章 同歸於盡第六百五十二章 磐石口渡聚人傑!第八十四章 身契第九百零五章 賞春第八百六十七章 試探第三百七十七章 賈母相攔第五十六章 心思第四百五十四章 不急第一百三十六章 命不該絕(第二章!求訂閱!)第三百七十二章 林姐夫第三百四十章 浩浩蕩蕩 (第四更!)第七百八十二章 誤入藕花深處……第三十三章 織網第二百六十五章 黯淡第二百零八章 答應(求訂閱!)第六百五十章 繡衣衛指揮使,賈薔?第一百六十七章 善良 (爲多炮塔的遼河賀!)第二百六十九章 封侯非吾願第二百二十四章 福氣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走了也好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三日後,勤王誅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