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尹褚,你乞骸骨罷!

九華宮,西鳳殿。

一早,尹後正聽元春說着宮務,看着前來請安的李暄問道:“賈薔入宮裡也三天了,怎麼一直沒見着人?素日裡還知道來本宮這裡請安,如今倒拿捏起來了?”

李暄嘎嘎樂道:“母后,他也是個膽小的。整日裡和德林軍還有山東兵馬攪渾在一起,佈置宮城防務。兒臣瞧着,抽走一半德林軍後,他也心虛的緊。不過嘛,兒臣總覺着,這小子最近在悶着壞,準備坑人。這一次兒臣也不管了,果真有不知好歹的非要作死,誰攔得住?”

尹後也知道送尹江尹河出征上賈薔的那番話,明晃晃的坑,她嘆息一聲道:“是啊,賈薔是壞,拿捏透了人性。他知道,總會有人不甘心,不死心,想要富貴險中求。不過,皇上不必插手。賈薔既然連面都不肯露,就是不想讓咱們娘倆兒爲難,你可知這話是甚麼意思?”

李暄咂摸了下嘴,道:“那些忘八想做事,必是要打起報效天家的名號。不管此事朕應不應,情分都得領。不然將來果真有事,誰還來勤王?不過兒臣想來,事應該不大。兒臣都想不出,得多愚蠢的人,纔會往賈薔挖的坑裡鑽。若這樣明顯還有人跳,那賈薔那廝可就真得意了!”

尹後搖頭道:“此事不是看計謀如何簡單,而是看……人家自己相信甚麼。賈薔統共四千兵馬,調出去兩千,只剩二千,可不就是實力大減?你且看着罷,如此潑天富貴當前,總有敢捨命一搏者。只是,眼下果真讓他們做成了,咱們娘倆兒纔要棘手呢。那些人卻不想想,他們那般動作,又置咱們娘倆兒於何地?”

話音剛落,就見牧笛急匆匆進來,面色凝重之極,道:“娘娘、皇上,出事了。平海王賈薔於一刻鐘前,領兵圍了武英殿,皇城四門鎖死戒嚴。下面人上報,武英殿裡起刀兵,有慘叫哀嚎聲傳出!”

尹後、李暄聞言,面色驟變。

“擺駕,武英殿!”

……

“賈薔,這些人如何進來的,老夫不知道,也不需知道。將你的兵撤去,今日就當甚麼都未發生。這些人手如何會出現在這,刑部、蘭臺和大理寺會嚴審,會給皇上、太后一個交代,也給你一個交代。但是武英殿,輪不到你來放肆!”

韓彬面色鐵青,看着整個武英殿亂成一鍋粥,更有數名軍機處行走和筆帖式倒在血泊中慘死,至於那些不知何時冒出來的“殿前護衛”,更是在不斷被屠戮中,而賈薔面無表情的坐在一把交椅上,看着清秀平靜之極,然而周身兇威昭然,讓人不敢直視。

到了這一步,韓彬身爲元輔,不得不出面對峙。

不想賈薔卻恍若未聞,連回應的興趣都沒有,他坐在椅子上,側着臉看着宮牆外,天際邊的晚霞浮雲……

繡衣衛的搜索還在繼續,武英殿原本堪稱大燕最高級,也最是森嚴莊重,象徵着朝廷大政的地方。

便是天子親臨都要給三分薄面,此刻卻爲一羣番衛恣意翻箱倒櫃,查抄叛逆。

“賈薔!你還要胡鬧到甚麼時候?!”

尹褚見韓彬之言無用,便躍過韓琮,一步上前,厲聲呵斥道:“這裡是甚麼地方,你想造反不成?”

賈薔聞言,看向西邊天際的目光終於收了回來,輕輕落在了尹褚面上,卻又聲音淡漠道:“罪逆李晗勾結叛軍,以武英殿私自藏兵。讀了,這裡面,他是得了你的相助罷?

尹褚,本王從來都知道你是一個官僚,一個極諳官場規則的官僚。但沒想過,你會如此喪心病狂,如此不擇手段。

讓你上位,是朝廷之悲。

當然,你會尋藉口否認,但那又有甚麼用呢?”

說罷,再度移開目光。

這番話,更像是在給尹褚定罪。

尹褚被賈薔冰冷陌生的目光鎮住,一時心裡都有些動搖。

賈薔這瘋狗,總不會連他也一併發作罷?

尹褚一時間面色陰晴不定不再開口,繡衣衛仍不斷的翻查,不放過任何一個可以藏兵的地方,百十名繡衣衛圍護在賈薔四周,面色冰冷的站着。

再遠一些,則是數百德林軍,亦如岩石般站在那戒備。

尹褚想了想,轉頭同韓彬、韓琮道:“賈薔所言之事,僕毫無所知。這些武英殿護衛,是李子升安頓進來,說是防備不忍言之事發生之所需。不止南閣……除了您二位的公閣內,其餘三閣皆有。至於想要做何事,僕不知道。但我不信,李子升會涉及謀反事中。此事想必是有人藉機生事!”

嘖!

這一記反擊打的漂亮。

只是,臉色難看之極的韓彬,自然不會被尹褚的話術所迷惑。

皇城中藏私軍,這份罪過,已足以抄家滅族。

這些人的膽子,太大了!

目光掃了一週,落在距離賈薔十步之外,被押伏跪在那的李晗身上。

見他一動不動的跪在那,滿臉頹敗絕望……

韓彬仍有些不敢相信!

德林軍出征之日,賈薔說了些示弱之言,回到武英殿時,李晗還在譏諷豎子無智,以如此淺顯之計就想謀人,實在是貽笑大方。

是日,韓彬還告誡過李晗,莫要輕舉妄動,被愚輩波及。

誰成想,這番話過去纔不到三天,李晗就死死的栽倒在這裡!!

難道李晗是反向心思,以爲越淺顯的計謀,反而連賈薔也不信有人會中計麼?

何其蠢也!

宮中叛逆並不難查,每個能進武英殿的人,都有實名冊認證。

凡是武英殿內搜出之人,與名冊上記錄不符,甚至不在名冊上的,都被抓了出來,當場斬殺。

看看那一個個被搜查出,被拖至皇庭,再被當場抹脖子的“義士們”,韓彬身上全身冰冷。

繡衣衛突然發難,那些心存大志當勤王軍的精銳們,根本連反抗的餘地都沒有。

武英殿皇庭內,血腥氣愈發濃郁。

“皇上駕到!”

“太后娘娘駕到!”

忽地,皇庭外傳來傳報聲。

賈薔終於從椅子上起身了,卻未急着去迎駕,而是一步步走到李晗面前,見其神情微微發生了些變化,賈薔笑了笑,俯視着李晗道:“怎麼,還覺得有翻盤的機會?也是,尹褚不是說的明白,你藏兵於皇城,只是爲了不時之需麼?有人幫你說話,還是國舅爺,如今太后、皇上也都來了,你再巧舌如簧一番,未必沒有死裡逃生的機會,是不是?”

李晗擡眼看着賈薔,大義凜然道:“賈逆!要殺要剮隨你,用老夫的血,讓世人看清你的真面目,讓太后娘娘和皇上看清你的真面目,老夫死得其所!!”

“嘖!會說話。”

賈薔點了點頭,欽佩道:“本王也算勉強是會辯論的人了,可和你們一比,十個加起來都不夠。既然動嘴說不過,那還是動手罷。李子升,你有如此大志,今日我就成全你,看看你的腦袋,能不能讓一些人清醒過來,看清本王到底是甚麼樣的人,會不會爲了他們的狗屁大局,相忍爲國,一忍再忍下去!”

“賈薔住手!!”

韓彬、韓琮聽聞此言,面色大變,齊齊張口阻攔。

然而就見在夕陽晚照下,賈薔自一邊親兵手中接過腰刀,卻連刀鞘都未抽出,就單手舉起,兩位繡衣衛將反應過來拼命掙扎的李晗如豬一般死死按在地上,賈薔隨即用力往下一摜!

一道慘叫聲剛起即止,那腰刀,竟被賈薔生生以鈍力,穿透李晗的脖頸!

在他不敢置信中,將他釘在了地上!

滿朝皆驚,一片死寂。

這是,禮絕百僚的軍機大學士,清貴宰輔相國啊!!

他怎麼敢?

他怎麼敢?!

卻還未完,賈薔鬆手,回過頭來,目光又落在尹褚面上,眼神森然。

尹褚見之面色劇變,不寒而慄!

他在賈薔的目光中,居然看見明明白白的殺意。

他瘋了不成!!

“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太后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天子、太后鑾駕入內,德林軍、繡衣衛恭敬拜下,絲毫不見跋扈。

賈薔目光緩緩收回,轉身近前,與李暄、尹後見禮。

李暄先從龍輦上下來後,看着滿地血泊屍體,又一眼看到倒在不遠處,脖頸上插了一把腰刀的李晗,倒吸一口涼氣,目光隱隱駭然的看向賈薔。

好球攮的,真敢下手!

你他孃的,不是說大局爲重,先不殺麼?

尹後在牧笛的提醒下,也看清了皇庭上的局勢,她率先開口問道:“賈薔,何故於此地起刀兵?李子升何罪至死?”

賈薔躬身道:“回娘娘,今查明李子升與鼓勇營參將樑蕭、遊擊李勇、遊擊趙凱、都司劉順、都司孫常等人內外勾結,準備於今晚兵變圖謀皇城,故而提前止亂。”

賈薔話音剛落,尹褚就一步上前,厲聲道:“胡說八道!區區一個參將、兩個遊擊、兩個都司就想叛亂?你四千德林軍就能覆滅兩大京營,上萬馬步強軍。這些人統共加起來領兵不過兩千數,他們就是豬腦子也不敢如此。賈薔,你想栽贓陷害,也該高明些纔是!”

賈薔不理,看向尹後道:“證據確鑿,都司劉順檢舉有功,樑蕭等也都一一承認下來。李晗派身邊親隨化作賣菜翁,與他們勾連的詳細過程,皆有筆錄,可定爲鐵證。

這些人,就想打個出其不意。都以爲德林軍不過仗着火器之利,只要下手狠、快些,一戰可定乾坤。

李晗藏精兵於武英殿,約定今夜和賊人內外勾連一併發難,破開皇城,要立不世奇功。

對了,他們的口供有一處最有意思,他們居然只要保證武英殿無恙,只要覆滅德林軍,只要將賈家鎖拿……大局便可安定。

至於九華宮的太后和大明宮的皇上……便是果真出了不忍言之事,也都可以推到臣頭上。

反正,宮外還有寶親王,還有,義平親王在。”

這話,纔是真正的誅心!

賈薔回過頭招招手,商卓立刻呈現上幾卷案宗,李暄未急着接手,而是看了眼陸豐。

陸豐趕緊上前接過後,李暄問賈薔道:“那幾個忘八雜碎,可還活着?”

賈薔呵呵笑道:“當然,不然豈不成了死無對證?那些人都活的好好的,可以由陸豐接手,細細盤問。

除此之外,他們的親兵,還有李晗的長隨,皆可交給皇上。

另外,太后娘娘也可以問問尹大人,爲何他的宮閣內,藏了那麼多兵是準備幹甚麼。

臣很是奇怪,以尹大人如今的境地,按部就班的等上幾年,首輔之位穩穩坐得。

以他的精明不可能看不出來,那今日這一出,又是爲了甚麼?

啊……我明白了,尹大人或許是覺得,太后和皇上若不在了,寶親王上位,對他更有利些。

畢竟,世人皆知寶親王性子最是直爽,想來對他這個匡扶社稷的舅舅,會更加言聽計從。”

尹褚面色大變,差點一口老血嘔出,大罵道:“豎子歹毒!焉敢如此血口噴人?!”

李暄忽地撓了撓頭道:“若果真如此想,倒也不奇怪,舅舅素來不大瞧得起朕……”

這句話纔是真正厲害之處,尹褚敢對賈薔大喊大叫,敢駁斥他的那些話是毀謗之言。

可是天子親自開口,說尹褚看不起他……

尹褚除了跪地請罪外,再不能有二言。

尹後見此,面色並未有太大變化,只是目光在李暄和賈薔面上凝了凝後,語氣淡漠的問賈薔道:“如今你爲兵強馬壯者,且說說看,今日局勢,當如何收場?”

賈薔道:“皇上金口玉言,尹褚蔑視聖躬,此乃無赦之罪。不過念及其爲皇親國戚,天子親封舅舅,死罪可免,官爵不可留!”

尹褚聞言面色驟變,厲聲道:“賈薔,你以爲你是誰?你果真是想行操莽之事!”

賈薔搖頭笑道:“我是怕你想行操莽之事,將太后和子瑜都連累了。尹浩很快就要回京了,回京後,即刻以軍功執掌內廷防衛。等尹江、尹河回來後,則執掌兩座京營。是時皇城在尹家手中,京營在尹家手裡,你還操持天下權柄,古來外戚之禍最烈,以你這樣的心性,必重蹈覆轍。爲了避免慘事發生,尹褚,給自己留幾分體面,你乞骸骨罷!”

尹褚聞言哪裡肯,第一時間看向尹後和李暄。

只要尹後不準,李暄……李暄就不指望了,只要尹後不準,此事就不會辦到。

然而讓尹褚心裡拔涼的是,尹後只目光淡漠的看着他,一言不發。

……

第七十九章 賈母相招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賣妹求榮第三百四十四章 朕再收個義女如何?(第三更!)第七百二十三章 負荊請罪第八十一章 自省第八百九十四章 娘娘,臣要解救萬千女子!第三百零四章 林子大了多歪鳥第一百三十一章 謀劃第五百四十六章 賈薔,你可真陰險!第九百八十七章 兵臨巴達維亞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雲妃生妖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意外連連第一千零六十章 賈薔格外會鑽營第八百八十二章 寶玉暈倒事件第五百六十二章 “噩耗”第四百九十七章 黑手第三百四十六章 沖天大火(第一更!)第七百八十章 千萬莫要聲張!第二百六十章 交換,鳴冤第六百七十七章 賈薔:皇后娘娘,臣鐵骨錚錚,不會折腰!!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封王?第三百六十九章 圈禁 (第二更!)第八百一十六章 回京!!第三百二十九章 討要!(第一更!)第九百一十五章 油盡燈枯?第三百三十七章 夜話 (第一更!)第二百七十三章 誰來修園子?第六十七章 可憐第五百一十五章 鳳姐兒驚恐第四百四十章 老而不死是爲賊!第一百九十章 風起第一百七十九章 五年第七百六十二章 遼東案發第四百九十五章 不知死活第七百三十七章 這船可不怎麼隔音……第五百四十章 福耶?禍耶!第三百五十五章 顛倒黑白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活曹操!第九百八十六章 餵你吃荔枝~第一百八十八章 男兒當世第五百五十四章 吹吹?第一千零一十章 韓琮罷相第三百六十九章 圈禁 (第二更!)第六百一十二章 今夜醜正,建佛國,尊佛母!第一百七十八章 來信第六百五十一章 林如海:薔兒,送她早日歸西第六百六十一章 再回榮慶堂……第三百八十九章 呸呸!(第二更!)第一百四十章 一凝 (爲倚劍聽春雨盟主賀!)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雲妃生妖第五百九十一章 皇后娘娘,臣是正經人!第八百五十六章 李暄的腦袋被他大哥打大了第四百六十八章 養心殿外第六百九十八章 竇現,莫要給臉不要臉!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三日後,勤王誅逆!第九百三十七章 天崩地裂!第四百六十七章 同歸於盡第二十四章 名師難求第五百五十二章 唯孤家寡人爾!上架感言第四百九十二章 清掃東城?清掃東城!第七百二十章 我只是敲了敲邊鼓,搭了個臺……第二十九章 重用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本宮等着你第二百三十五章 榮慶堂上 (五)第二百七十七章 必死無疑!(第三更!求訂閱啊!)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軍功爵!第八十二章 擔待第六百六十八章 諸金釵獨下江南第八百二十二章 閤家歡第四百九十章 適可而止第一百八十章 命運第六百二十七章 來人,送大老爺赴邊關建功立業!第五百六十九章 狼心狗肺!第第六百一十三章 天亡史家!第八百零九章 擊潰韃子大軍,擊殺博彥汗?第八百四十六章 送爺回府,別叫太醫,爺用不起第三百九十三章 毒殺!(第二更!)第二百九十六章 狠辣無情第一百四十二章 對答 (爲蘇少爺的劍盟主賀!)第五百四十一章 不安第四百六十九章 事了 (第三更!)第四百八十一章 蠢婦第五十二章 贈書第六百零四章 風起第一百六十九章 掌控第四百一十一章 損失慘重第八百四十五章 入幕之賓第二百二十七章 來信第三百三十二章 清理宗族(第四更!求訂閱!)第四十三章 拒絕第一百二十章 夜話第七百七十五章 遼東來人第一百零六章 強取豪奪第五百一十一章 無故之仇第三百五十五章 顛倒黑白第三百一十六章 賈赦出擊第一百六十九章 掌控第七百七十九章 必敗之局!第二百五十二章 官印
第七十九章 賈母相招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賣妹求榮第三百四十四章 朕再收個義女如何?(第三更!)第七百二十三章 負荊請罪第八十一章 自省第八百九十四章 娘娘,臣要解救萬千女子!第三百零四章 林子大了多歪鳥第一百三十一章 謀劃第五百四十六章 賈薔,你可真陰險!第九百八十七章 兵臨巴達維亞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雲妃生妖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意外連連第一千零六十章 賈薔格外會鑽營第八百八十二章 寶玉暈倒事件第五百六十二章 “噩耗”第四百九十七章 黑手第三百四十六章 沖天大火(第一更!)第七百八十章 千萬莫要聲張!第二百六十章 交換,鳴冤第六百七十七章 賈薔:皇后娘娘,臣鐵骨錚錚,不會折腰!!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封王?第三百六十九章 圈禁 (第二更!)第八百一十六章 回京!!第三百二十九章 討要!(第一更!)第九百一十五章 油盡燈枯?第三百三十七章 夜話 (第一更!)第二百七十三章 誰來修園子?第六十七章 可憐第五百一十五章 鳳姐兒驚恐第四百四十章 老而不死是爲賊!第一百九十章 風起第一百七十九章 五年第七百六十二章 遼東案發第四百九十五章 不知死活第七百三十七章 這船可不怎麼隔音……第五百四十章 福耶?禍耶!第三百五十五章 顛倒黑白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活曹操!第九百八十六章 餵你吃荔枝~第一百八十八章 男兒當世第五百五十四章 吹吹?第一千零一十章 韓琮罷相第三百六十九章 圈禁 (第二更!)第六百一十二章 今夜醜正,建佛國,尊佛母!第一百七十八章 來信第六百五十一章 林如海:薔兒,送她早日歸西第六百六十一章 再回榮慶堂……第三百八十九章 呸呸!(第二更!)第一百四十章 一凝 (爲倚劍聽春雨盟主賀!)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雲妃生妖第五百九十一章 皇后娘娘,臣是正經人!第八百五十六章 李暄的腦袋被他大哥打大了第四百六十八章 養心殿外第六百九十八章 竇現,莫要給臉不要臉!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三日後,勤王誅逆!第九百三十七章 天崩地裂!第四百六十七章 同歸於盡第二十四章 名師難求第五百五十二章 唯孤家寡人爾!上架感言第四百九十二章 清掃東城?清掃東城!第七百二十章 我只是敲了敲邊鼓,搭了個臺……第二十九章 重用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本宮等着你第二百三十五章 榮慶堂上 (五)第二百七十七章 必死無疑!(第三更!求訂閱啊!)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軍功爵!第八十二章 擔待第六百六十八章 諸金釵獨下江南第八百二十二章 閤家歡第四百九十章 適可而止第一百八十章 命運第六百二十七章 來人,送大老爺赴邊關建功立業!第五百六十九章 狼心狗肺!第第六百一十三章 天亡史家!第八百零九章 擊潰韃子大軍,擊殺博彥汗?第八百四十六章 送爺回府,別叫太醫,爺用不起第三百九十三章 毒殺!(第二更!)第二百九十六章 狠辣無情第一百四十二章 對答 (爲蘇少爺的劍盟主賀!)第五百四十一章 不安第四百六十九章 事了 (第三更!)第四百八十一章 蠢婦第五十二章 贈書第六百零四章 風起第一百六十九章 掌控第四百一十一章 損失慘重第八百四十五章 入幕之賓第二百二十七章 來信第三百三十二章 清理宗族(第四更!求訂閱!)第四十三章 拒絕第一百二十章 夜話第七百七十五章 遼東來人第一百零六章 強取豪奪第五百一十一章 無故之仇第三百五十五章 顛倒黑白第三百一十六章 賈赦出擊第一百六十九章 掌控第七百七十九章 必敗之局!第二百五十二章 官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