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三日後,勤王誅逆!

“哈哈哈!賈薔,你這兵都穿的甚麼勞什骨子頑意兒?怎麼把騷韃子的氈子做成衣裳給他們穿了?”

李暄、賈薔並五位軍機,及尹江、尹河,在西華門外,檢閱四千火器兵。

也算是一個出征大典。

只是,兩千德林軍和兩千火器營一眼就能看出分別來,蓋因德林軍穿的實在是……太另類,另類到李暄都爲之抱不平。

火器營的兵穿的是大燕規制軍服鴛鴦戰襖,長齊膝,窄袖,內實以棉花。

紅白相間,十分鮮明好看。

而德林軍所穿,竟如泥腿子一般,下面是一條褲子,上身則是對襟的“蒙古氈子”衣裳。

灰不溜秋的,上不得檯面。

若非個個腳上踩着鹿皮靴子還有些看頭,這羣兵的扮相着實寒磣。

尤其是那雙褲子……

何謂華夏?

章服之美謂之華,禮儀之大謂之夏。

古人素以露出雙腿爲粗俗不雅,唯有地裡刨食的農民和做苦力的才如此,故而纔有“泥腿子”之蔑稱。

大燕軍伍中,也是以齊膝戰袍爲兵服。

誰料賈薔居然會這樣離經叛道,糟踐德林軍?

賈薔呵呵道:“他們是作戰部隊,一切以有利於戰爭爲第一位考慮重點。皇上不要小看他們這身着裝,臣讓人專門試驗過,如此着裝,可使得行軍速度拔高三成不止,也更便於操持火器。”

李暄聞言,沉吟稍許卻沒再多問此事,因爲連他都知道,想給大燕軍伍換成這樣的打扮,是一件多麼不靠譜的事,也就賈薔敢瞎雞兒操作。

“就要出發了,你還有什麼叮囑的沒有?”

李暄又問道。

賈薔聲音洪亮道:“沒甚麼額外叮囑的了,此次出征,速戰速決,打的就是一個出其不意!且火器軍和弓箭手差不離兒,都依靠遠程射擊爲作戰方式,絕不可與敵短兵相接。每個人打完三個基數子藥,就折返回京。”

李暄笑罵道:“你這也太操蛋!不與敵人短兵相接?這叫打的甚麼仗?”

賈薔搖頭道:“他們原都是破家舍業的百姓,天災中的流民,懂得甚麼短兵相接?真和準葛爾控弦騎兵對戰,就是一羣送死的。”

李暄聞言面色微微變了變,道:“這樣一羣兵馬,覆滅了兩大京營?”

賈薔看了眼周圍人凝重肅煞的神情,呵呵笑道:“那些京營原是造反的兵馬嘛,心裡本來就有鬼,又沒被火器攢射過。陡然捱了槍子兒,還以爲遭到天罰了,死傷慘重,豈不就成了潰軍?其實德林軍也就那麼回事,”

李暄聞言嘎嘎樂了半天,道:“扯你的臊罷。行了,那尹江尹河就出發罷。早去早回!”

尹江、尹河二人無言,跪恩領旨罷,帶兵出征。

看着李暄、賈薔君臣二人如此兒戲的出師儀禮,五大軍機一個個臉黑如鍋底,卻一言不發。

嘖嘖!

這個時候,他們中有人也快忍到極致了罷?

……

“賈薔,爺怎麼覺得,你在明晃晃的給人挖坑,準備害人呢?”

等君臣二人回到養心殿後,李暄咂摸出一點滋味來,狐疑的看着賈薔問道。

賈薔笑道:“皇上,若是您在對面位置,會因爲臣幾句話,就迫不及待的想動手?”

李暄搖頭道:“那自然不會,球攮的一個個都是人精……唉,爺就是提醒你一下,小心些。算了,朕也是想瞎了心了。這回就看看,到底哪個栽你手裡……對了,中午有事沒有?”

賈薔道:“要回朱朝街那邊用飯,再回家收拾兩身換洗衣裳,準備在皇城裡值守一個月。”

“嘖!爺就看看,這一個月有啥熱鬧可瞧!”

看着李暄滿面期待的神情,賈薔扯了扯嘴角,一拱手後告辭離去。

這忘八,怎麼看都像是準備搬好凳子瓜子兒,期待看一出狗咬狗的戲碼。

……

大觀園,蘅蕪苑內,賈薔回來時,黛玉正領着一衆姊妹們“幫”寶釵做嫁衣,羞的寶釵臉就沒恢復過正常顏色。

知道黛玉有意捉弄她,寶釵也沒法子,正當忍無可忍要“撕破臉”拾掇她一回,好好咯吱咯吱她時,可剛將黛玉壓在身下,卻見賈薔匆匆進來……

“嘖!還是你們會頑!”

未經歷過人事的三春姊妹、湘雲、寶琴等聞言,只當有趣,呵呵笑了笑。

黛玉、寶釵卻都是騰的一下紅了臉,不無羞惱的瞪了賈薔一眼。

這個色胚!

“咳咳!回來說一下,往後一個月左右,都會在宮裡留宿。白天家來,晚上進宮去住。一會兒就走……”

說完頓了頓,又問道:“有沒有誰想進宮頑耍的?”

黛玉下了寶釵閨榻,啐道:“少說瘋話!怎好端端的,今兒就去?尹家那二位領兵將軍回來了?”

她也是知道些形勢的。

賈薔點頭道:“回來了,剛已經又出發了,連尹家都未回,早去早完事。”

黛玉聞言,面色嚴肅起來,看着賈薔輕聲道:“德林軍一下走了一半,要緊不要緊?”

賈薔揚起嘴角笑道:“又不是指着德林軍護衛周全的,妹妹放心,必能護一家老小周全。”

黛玉看着賈薔,緩緩頷首,隨後靈秀的眼眸又是一動,與左右姊妹道:“咱們先去罷,人家巴巴的回來是來瞧新娘子的。可別壞了別人的好事……”

說罷,在姊妹們的鬨笑聲,和寶釵羞的不能見人的懊惱下,帶人齊齊離去了。

寶琴原不想走,奈何湘雲太霸蠻,將她給拖走了……

等諸女孩們離去後,房間內只餘寶釵,見她還紅着臉氣惱,賈薔笑道:“你不謝謝姊妹們的大恩大德,怎還生起氣來了?”

“你還說!”

寶釵羞惱道:“叫她們笑話一天了!”

賈薔伸手將她攬入懷,呵呵笑道:“她們那是羨慕,羨慕你要成爲本王側妃了!”

寶釵聞言,眸光一下軟了下來,嘴上仍不伏軟,嗔道:“是,正妃娘娘羨慕我這側妃見了要給她磕頭!”

賈薔聞言哈哈大笑,隨後“咦”了聲後,開始動手腳,唬的寶釵面色大變,雙手掩於身前,驚道:“這晴天白日的,你要做甚麼?”

賈薔笑的有些邪(淫)魅(蕩),道:“天不都暗下來了,哪裡還晴天白日……爺一個月都不能回來夜宿,馬上就要成親了,洞房總不能留到一個月後罷?與其拖後,不如提前。咦,我瞧你這身衣裳不是很合身,來來來,爺服侍你換了……”

寶釵瘋了纔會中他的圈套,一扭身讓開,紅着臉啐道:“再沒道理!”眼見賈薔還要追索,她連連退後,一雙水杏眼裡雖也有波瀾,卻還是保持着最起碼的清醒,咬牙道:“你的心肝兒林丫頭,那壞透了的小蹄子這會兒必領着姊妹們回返,準備躲在哪個牆根兒下面聽聲呢,你還叫我活不活了?”

賈薔連連搖頭道:“這怎麼可能?林妹妹不是這樣的人!”

寶釵氣笑道:“你知道她,我知道她?”

她們是一邊兒長起來的姊妹,和親的沒甚分別,怎會不知黛玉的促狹?

賈薔還是搖頭道:“林妹妹從未這般捉弄過旁人。”

見他如此呵護黛玉,寶釵又氣又吃味,好笑道:“你也說了是別人,我這裡並不同!”

甚麼是一世之敵,不明白?

賈薔笑道:“便是她想,可有鶯兒守在外面,又怎有機會?”

見賈薔仍是不信,寶釵嗔怨一眼後,讓他噤聲,然後兩人悄悄來到裡屋,走到窗邊,結果等了沒一會兒,竟果真聽到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響……

“林姐姐,這樣不好罷?寶姐姐會生氣的。”

“你懂甚麼?咱們這叫鬧洞房!是習俗哩!”

“就是就是,百姓人家,都這般鬧洞房!”

“可是,可是……這樣寶姐姐以後會很羞……”

“哼!她原先拿我取笑的時候,你怎不說?罷了罷了,不頑就不頑了!”

“走了走了……”

又一陣窸窸窣窣後,窗子外面才安靜了下來。

賈薔輕聲笑道:“你瞧,林妹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說着,將寶釵在身後重攬入懷,就要再續好事,寶釵掙脫不得,只能回過頭來,面紅耳赤啐道:“你知道個……你知道個屁!你再聽聽!”

賈薔不解,又側耳聽了稍許,過了一會兒,居然果然又聽到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傳來……

“……”

……

黃昏時分。

神京南城,一不起眼的兵營內。

昏黃的油燈散發出的光暈,勉強照亮牆角周圍的五張人臉。

觀其衣着,可看出這裡坐着一位參將、兩位遊擊,和兩位都司。

放在外省,這五人已經足以象徵一個勢力龐大的勢力。

可在大官滿地走的神京城裡,莫說遊擊、都司,就是正三品參將,也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然而,小人物也有大抱負!

“京營無能,讓區區四千新兵蛋子殺了個通透,居然坐鎮皇城,挾持太后、天子!”

“若果真是董卓的西涼軍也就罷了,一羣流民泥腿子,練了幾天火器,就敢耀武揚威!”

“時無英雄,使豎子成名!”

“我等自邊鎮調入京,非京營那些養尊處優多年的廢物。朝廷養兵千日,正是用兵之時!”

“男兒大丈夫立於當世,合該舉三尺劍,誅奸佞,殺不臣,立不世奇功!”

鼓勇營新調入京不超過兩個月的參將樑蕭壓低聲音,憤憤慷慨言道。

遊擊李勇亦是從延綏才調回京的,聽聞樑蕭之言,神情雖震動,卻還是擰眉道:“將軍,那奸逆手裡除了那些德林軍外,還掌着繡衣衛和五城兵馬司,聽說京城所有江湖幫派都和他不清不楚……”

“愚蠢!我豈能不知此事?可他手裡便是有繡衣衛,有那些下三濫,難道還能盯着所有人?連你我也盯着?”

樑蕭呵斥道。

李勇登時反應過來,道:“那自然不可能,那奸賊仇人滿天下,光那些軍機大學士,還有六部尚書,還有步軍統領衙門和順天府,還有十二團營營指揮、副指揮……這些人加起來,都要他長出一百雙眼睛才能盯的下來!將軍是參將,許還會被留意些……”

樑蕭搖頭道:“區區參將,在那位眼裡怕是連屁都算不上!不過這樣更好,非如此,怎能出其不意?”

“將軍……”

另一遊擊趙凱緩緩道:“即便今日調了一半德林軍出去,可還有兩千守在宮裡。若是驚動了他們,萬一叫他們鋌而走險,那皇上和太后……且雖調走二千德林軍,又入了一千山東大營兵馬。據高城以守,又有火器之利,咱們……”

樑蕭狠笑一下,道:“放心!宮中自有內應之人,助我等奪門!火器自然是利器,可我等又非中規中矩的攻城,出其不意之下強襲進攻,還怕拿不下區區練了一年的流民?山東大營好的也有限!其實只要咱們先救出武英殿的諸位大學士,就算大勝!別忘了,宮外還有寶親王,還有義平親王!”

都司劉順面容猙獰道:“如今那奸佞夜宿宮裡,正好,咱們勤王義軍,先拿下他的家眷,押入宮城前。他的火器不是犀利麼?就看看敢不敢對他的家眷開火!即便果真有危險,先拿他的家眷開刀,一刀一個,看他如何應對!”

樑蕭哈哈笑道:“所以說,朝廷那些人,除一二位外,皆尸位素餐的飯桶!竟還害怕南邊兒小小一個島子上的亂民們,會爲禍東南沿海。拿住了奸佞,拿住了他家家眷,那羣海匪憑甚麼跟咱們鬥!”

劉順捧道:“將軍,事成之後,您這匡扶社稷的大功臣,少不得封公封侯,到時候……”

樑蕭卻沉穩下來,擺手道:“眼下說這些還早,但肯定不叫諸位弟兄吃虧。你們都是咱認識多年,同甘共苦的弟兄。當初在延綏,咱弟兄們官雖沒現在高,可過的都是甚麼日子?如今突然被調入京裡,看似升官了,可連宰輔門前一條狗也不如。這樣的日子,叫咱怎麼過?如今有了這樣翻身做人,還是人上人的機會,你們敢不敢幹?”

“幹!怎麼不幹?”

“這也是光宗耀祖的好機會!”

“一個不到二十歲的毛球雜種,正是咱升官發財封爵的好路子!他的火器兵也就靠火器之利,打個突然,就是一羣豬羊!”

“那好!憑那雜碎怎麼小心,他也看顧不到咱們這幾個‘雜魚’身上。可就是咱這幾條‘雜魚’,手裡能握兩千邊軍精銳!三日後,勤王誅逆!匡扶社稷!”

……

第八百六十一章 雙寧會第二百九十八章 好戲第七百三十五章 採生折割第八百五十章 壞透了的林丫頭!第八百一十九章 御前奏對第七百零一章 幕後黑手……第八百八十五章 李紈:球攮的!第三百五十章 捅破天!(第五更!)第七百三十三章 薄義無情之輩第二百八十二章 父皇,兒臣冤枉!第三百九十二章 筆友……(第一更!)第六百二十章 讀書改變命運 (第三更!)第二百六十八章 殺!殺!殺!(加更!)第二十九章 重用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不可!第八百八十四章 隆安帝:皇后待賈薔,是不是過於厚愛了?第九百八十六章 餵你吃荔枝~第一千零九十章 既然都不讓我走,那我不走就是第六百八十章 借刀殺人!第八百六十九章 討要馬車第八百六十五章 自毀太阿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他年我若爲青帝第七百五十二章 綠豆糕第三百八十八章 九華宮中現殺機!(第一更!)第二百五十八章 託付?!第九百一十五章 油盡燈枯?第四百七十二章 過日子第三百九十章 盼頭(第三更!)第一百八十九章 蠹蟲第四百一十四章 賈薔完了?(第三更!)第八百二十六章 世世代代子爲奴,女爲娼!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相諧第六百五十二章 磐石口渡聚人傑!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三日後,勤王誅逆!第九百九十章 你和寶丫頭,是怎麼個戲法?第四百七十五章 國舅“妙”計第四百九十七章 黑手第七百四十五章 賈璉的野趣味……第二十章 禍兮福所倚第七百七十六章 惹人厭第四百零五章 遷怒第九百零四章 寶釵:你還想幹甚麼?第五百二十章 兵馬司成軍第六十八章 起相思第六百九十一章 要成精的姜家老鬼第三百八十九章 呸呸!(第二更!)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份第四百五十五章 平兒第三百四十七章 晴天霹靂!(第二更!)第四百八十七章 帝王手段!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勤王第八百七十九章 繡衣衛,誅賊!第九百五十五章 還有脈?第二十九章 重用第六百四十四章 子瑜妹妹,不怕不怕!第五百五十一章 賈薔過生兒?第五百零六章 細思極恐第六百二十九章 冷遇第八百一十一章 火!火!火!第二百九十二章 辭官讓爵第九十九章 雪中送炭第七百二十章 我只是敲了敲邊鼓,搭了個臺……第三百九十三章 毒殺!(第二更!)第八十三章 薛大傻子第三百五十七章 賤婢!(第三更!)第一百七十六章 去休!去休!第七百二十八章 天家第八百七十三章 大燕出不了武曌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走了也好第一百六十章 激怒第八十四章 身契第一百六十二章 艱難(求訂閱啊啊!!)第五百三十八章 薔哥兒,我要尤二姐!第一百九十九章 不踏實(求訂閱啊!)第二百五十三章 姑姑,師妹?第三百五十一章 難道是他?(第一更!)第八百五十六章 李暄的腦袋被他大哥打大了第八百八十章 戴刀進殿!第六百一十四章 娶妻娶賢!第一百四十五章 小浪蹄子第九百二十四章 看似多情,實則寡情第一千零二章 皇上,林如海醒來了第八百零七章 火器顯威!第六百九十九章 封王!第九百四十四章 子瑜:你身上怎麼有姑姑的氣味?第五百五十二章 唯孤家寡人爾!第六百九十九章 封王!第五百七十五章 封氏原姓秦?第三百三十章 新書 (第二更!)第七百二十三章 負荊請罪第八百四十六章 送爺回府,別叫太醫,爺用不起第八百七十七章 展旗,誅逆!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被發現了!第四十八章 得勝第九百七十二章 大局已定第六百九十三章 尹後:賈薔快住口!第七百九十一章 賈蘭:娘,明晚我想請族長哥哥一個東道……第一百七十八章 來信第四百七十三章 話家常第四百五十一章 催婚?
第八百六十一章 雙寧會第二百九十八章 好戲第七百三十五章 採生折割第八百五十章 壞透了的林丫頭!第八百一十九章 御前奏對第七百零一章 幕後黑手……第八百八十五章 李紈:球攮的!第三百五十章 捅破天!(第五更!)第七百三十三章 薄義無情之輩第二百八十二章 父皇,兒臣冤枉!第三百九十二章 筆友……(第一更!)第六百二十章 讀書改變命運 (第三更!)第二百六十八章 殺!殺!殺!(加更!)第二十九章 重用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不可!第八百八十四章 隆安帝:皇后待賈薔,是不是過於厚愛了?第九百八十六章 餵你吃荔枝~第一千零九十章 既然都不讓我走,那我不走就是第六百八十章 借刀殺人!第八百六十九章 討要馬車第八百六十五章 自毀太阿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他年我若爲青帝第七百五十二章 綠豆糕第三百八十八章 九華宮中現殺機!(第一更!)第二百五十八章 託付?!第九百一十五章 油盡燈枯?第四百七十二章 過日子第三百九十章 盼頭(第三更!)第一百八十九章 蠹蟲第四百一十四章 賈薔完了?(第三更!)第八百二十六章 世世代代子爲奴,女爲娼!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相諧第六百五十二章 磐石口渡聚人傑!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三日後,勤王誅逆!第九百九十章 你和寶丫頭,是怎麼個戲法?第四百七十五章 國舅“妙”計第四百九十七章 黑手第七百四十五章 賈璉的野趣味……第二十章 禍兮福所倚第七百七十六章 惹人厭第四百零五章 遷怒第九百零四章 寶釵:你還想幹甚麼?第五百二十章 兵馬司成軍第六十八章 起相思第六百九十一章 要成精的姜家老鬼第三百八十九章 呸呸!(第二更!)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份第四百五十五章 平兒第三百四十七章 晴天霹靂!(第二更!)第四百八十七章 帝王手段!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勤王第八百七十九章 繡衣衛,誅賊!第九百五十五章 還有脈?第二十九章 重用第六百四十四章 子瑜妹妹,不怕不怕!第五百五十一章 賈薔過生兒?第五百零六章 細思極恐第六百二十九章 冷遇第八百一十一章 火!火!火!第二百九十二章 辭官讓爵第九十九章 雪中送炭第七百二十章 我只是敲了敲邊鼓,搭了個臺……第三百九十三章 毒殺!(第二更!)第八十三章 薛大傻子第三百五十七章 賤婢!(第三更!)第一百七十六章 去休!去休!第七百二十八章 天家第八百七十三章 大燕出不了武曌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走了也好第一百六十章 激怒第八十四章 身契第一百六十二章 艱難(求訂閱啊啊!!)第五百三十八章 薔哥兒,我要尤二姐!第一百九十九章 不踏實(求訂閱啊!)第二百五十三章 姑姑,師妹?第三百五十一章 難道是他?(第一更!)第八百五十六章 李暄的腦袋被他大哥打大了第八百八十章 戴刀進殿!第六百一十四章 娶妻娶賢!第一百四十五章 小浪蹄子第九百二十四章 看似多情,實則寡情第一千零二章 皇上,林如海醒來了第八百零七章 火器顯威!第六百九十九章 封王!第九百四十四章 子瑜:你身上怎麼有姑姑的氣味?第五百五十二章 唯孤家寡人爾!第六百九十九章 封王!第五百七十五章 封氏原姓秦?第三百三十章 新書 (第二更!)第七百二十三章 負荊請罪第八百四十六章 送爺回府,別叫太醫,爺用不起第八百七十七章 展旗,誅逆!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被發現了!第四十八章 得勝第九百七十二章 大局已定第六百九十三章 尹後:賈薔快住口!第七百九十一章 賈蘭:娘,明晚我想請族長哥哥一個東道……第一百七十八章 來信第四百七十三章 話家常第四百五十一章 催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