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尹家姑爺的施捨

皇城,養心殿。

賈薔來時,看見除了尹江尹河外,軍機處五大軍機大臣,竟都到齊了。

見禮罷,賈薔問尹江、尹河道:“來時可順利?”

尹江、尹河此刻哪裡還敢將賈薔當妹婿?

只看看賈薔進門後,先前喋喋不休追問他的那些軍機大學士們一個個都閉上了嘴,面色凝重肅煞如臨大敵的姿態,就知道如今賈薔在朝中的地位……

二人恭敬回話,又答了幾日啓程,趕路多少,乘船乘馬的問題……

最後聽賈薔笑呵呵道:“這幾位大人,把南邊兒的情況可問清楚了?”

尹河脫口而出道:“問清楚了……”

說完才陡然反應過來,一張臉漲紅低頭,好不尷尬。

上頭李暄見之,嘎嘎直笑,樂不可支道:“賈薔,你小子忒陰險了!不過你是不是早就料到今日,所以才把尹江、尹河丟在粵州水師了?怎沒讓他們去你的小琉球?”

賈薔呵呵笑道:“預料到甚麼啊,只是從最惡處揣摩人心而已,沒想到一猜一個準!”

李暄聞言愈樂,道:“你倒不說你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

賈薔嘿了聲,同尹江尹河道:“時間緊急,閒話少敘。五哥已經先一步押着輜重前往嘉峪關了,你二人在馬步軍中打熬了十多年,養兵千日用兵一時,此次領四千火器軍皆以快馬急行軍。火器營如何打仗,你們目前不熟,就聽副職的,不要胡亂指揮,指揮了他們也不聽。你們就是去學習,開眼界長見識,順便積累軍功。有甚麼問題沒有?”

尹江、尹河:“……”

趕緊來回加起來上萬里路,他們走一遭就是當吉祥物的?

“賈薔,你小子是不是太過了?”

李暄都看不過去了,提醒道:“人弟兄倆在軍中實打實的打磨了十來年,就讓人跟着跑一趟,沾點軍功?”

賈薔呵呵了聲,道:“皇上問問他們倆,當了十來年的兵,帶過火器營了沒有?莫說德林軍的火器營,便是朝廷的火器營行軍作戰,和尋常馬步軍都是天壤之別,而德林軍的馬步軍,與朝廷火器營又有不同。總之這一遭,兩人以學習爲主,學到了火器營如何作戰,以後才堪大用。”

李暄樂呵呵道:“回京後不是帶十二團營麼?還堪甚麼大用?”

賈薔搖頭道:“其父深諳官場之道,將來多半是要當元輔的。豈有父子同朝爲巨宦,還一掌朝政一掌軍的道理?還是外戚。所以將來尹江、尹河多半是要調離軍中。依我之見,不若就隨臣開海在外算了,自有建功立業之時。”

李暄罵道:“朕就這麼幾個可用的親戚,你乾脆一鍋都端走了拉倒。想都別想!”

賈薔搖頭道:“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多半也輪不到臣上心。尹江、尹河看一看,要休息幾天?還是直接上路出發?”

尹江、尹河對視一眼後,一併拱手道:“以軍國之事爲重,願今日立刻出發。”

賈薔點了點頭,同李暄道:“臣說完了,皇上和其他人若是還有甚麼叮囑的,就說罷。”

五大軍機默然,李暄氣笑道:“你這嘰嘰呱呱都指派明白了,朕和幾位軍機還說甚麼?不過,是不是太急了?”

賈薔搖頭道:“西北這會兒還只是乾冷,就算下了點雪,也只薄薄一層,兩三天就幹了。可再等上些時日,大雪就真的下來了。依臣之意,最好還是在大雪封路前抵達嘉峪關,尋機重創準葛爾!只要來一次狠的,打潰他們的軍心,就可以折返了。西北大旱,蒙古人並不好過,再死傷慘重,只這個冬天,他們就難熬過去,沒必要硬幹。耗過這個冬天,明年春,甘肅鎮就可以西出嘉峪關,收復失地。所以這一戰,就在一個快字!”

李暄聽明白了,又問尹江、尹河道:“你們聽明白你們妹婿的話了沒?”

這廝啥時候都帶點不正經。

尹江尹河也無奈,點了點頭應道:“明白了。”

李暄又挑事:“賈薔,你不是要給定遠侯周武寫信,警告他別折了你的兵麼?寫了沒有?”

賈薔扯了扯嘴角,道:“當然寫了。不管是哪個坑了臣的兵,臣拿他九族來頂賬。”

不過出乎賈薔意料,五位軍機,居然連一個開口駁斥的都沒有。

這說明甚麼?

說明人家不願和一個必死之人計較……

……

“嘖嘖嘖!賈薔,爺都替你瘮得慌!瞧瞧那幾位大學士,如今連搭理你都不搭理你了。”

讓人帶尹江、尹河去九華宮見太后,諸軍機也都退去後,李暄乾脆躺在一張長几上,懶洋洋說道。

賈薔樂呵道:“看來是韓半山發火了。”

李暄側過頭來看着賈薔道:“爺同你說認真的,仔細着些。果真落他們手裡,爺未必能保得住你。爺如今愈發看出來了,這位置說是至高無上,狗屁!當初父皇爲何殺荊朝雲……不就被這些老貨逼的?當然,這裡面有你先生在內,朕就不多說了。

朕只想告訴你,務必小心仔細些。如今不是你指着朕,是朕指着你呢。他們果真現在就辦了你,你想想,朕還有說話的餘地沒有?所以你可別陰溝裡翻船,連爺也帶了進去!”

這話,還真不是假話。

賈薔哈哈笑道:“萬般皆是命,果真到那個地步,皇上也認命罷。”

“狗屁!”

李暄笑罵了聲後,隨口問道:“那今兒你就要住宮裡來當值了?”

賈薔點點頭道:“山東大營的兵在豐臺大營那邊住了三天了,今天就入皇城,臣要看着些。說起來,倒有些對不住他們……”

“怎麼說?”

賈薔尋了處長榻,也仰臥起,調整了個舒適的姿勢後,道:“如今都以爲謝鯨是私通臣的逆臣,山東大營拆了個七七八八。西南土司的寨子強橫些的也就千把人,居然要不遠千里的從山東調兵,嘖!”

李暄看他也躺下,眼中閃過一抹笑意,而後道:“這的確怪你,任誰也會這般想。對了,賈薔,你怎麼不從豐臺大營裡選兵?牛繼宗不是也和你要好的緊?”

賈薔扯了扯嘴角,道:“皇上想問話,就直接問,我還會不答?”又道:“牛繼宗那老貨有些坑,之前回京時先去見的他。結果若非拿着太上皇給的御賜金牌,如朕親臨,他就算不扣下我,多半也會進城預警。鎮國公府在京裡立下百年根基,族人數千,怎會爲了臣,去擔抄家滅族的風險?不過臣也不怪他,任誰也不可能相信,憑臣那四千人,能有甚麼成就。”

他沒有回答爲何不從豐臺大營調兵,而是直接說起了牛繼宗的爲人。

“所以還是謝鯨不同些?”

李暄倒也開門見山的問。

賈薔搖了搖頭,道:“調山東兵,只是因爲山東大營從大亂到新建,兵員沒那麼複雜。自古山東多精兵,這沒甚好說的。至於謝鯨,也別留大燕了,調小琉球去罷。他留在朝廷裡,必爲人所謀,活不了幾年。莫說臣,皇上都未必能保全得了他。”

李暄只是嘆息了聲,沒說甚麼。

他要死保,當然還是有機會保全的。

可他憑甚麼去保?

且皇上任性的資本也不是很多,不會浪費在一個小小的二等子身上。

“賈薔,你說朕何時才能真正的金口玉言,一言九鼎?”

賈薔呵呵道:“皇上想多了,青史之上,除了少數幾個開國君主,或是昏君,所有的天子,一輩子都在和朝臣相爭。時而強勢些,時而妥協一點。雖然這樣很窩火,但好像這樣纔是真正的治國之道,天下才會安穩些。”

不提清朝那些一味愚民,只敢閉關鎖國的沙雕酋長們,看看明朝,萬曆大胖子爲了抗爭朝臣阻其立太子,三十年不上朝。

嘉靖皇帝算是權謀水準達到巔峰級別的天子了,不也被海瑞罵了個狗血淋頭?

皇帝,還真不是想幹甚麼就幹甚麼的。

李暄罵罵咧咧道:“爺還能不知道?就是越知道,才越覺得晦氣,才問你有甚麼法子沒有?”

說罷頓了頓,又警告道:“別拿你開海的那一套說事,朝廷上下沒幾個信的。”

賈薔呵了聲道:“他們當然不信,幾千年來沒人辦到的事,沒人想去辦的事,憑甚麼我一個不學無術不知忠奸的佞臣能辦到?不過,我需要他們相信麼?皇上也不需要,只要你敢支持臣去開海,事成了,就由不得他們不信!”

李暄哈哈笑道:“球攮的,爺就知道,你必又會說回來。爺連親政都沒親政,怎麼支持?再說了,你剛也說了,皇上對上那些大臣時也不得不妥協,你讓朕怎麼辦?賈薔,別指望朕這邊,你得靠你自己。

其實朕還有一個主意,你想不想聽聽?”

賈薔笑道:“皇上但說無妨。”

李暄嘿了聲後,坐起身來,看着賈薔道:“賈薔,你先別急着忙你那套,先留在朝廷裡幫朕!你來打理繡衣衛、內務府,你先生回來繼續當軍機大學士,掌戶部事。以五年爲期。只要你踏踏實實的在朝廷裡幹上五年,五年後,朕以列祖列宗的名義起誓,一定幫你開海拓疆!

賈薔,總要朝廷先強大起來,纔會不去忌憚德林號的強大。朝廷這邊都還沒起色,處處爛攤子,你讓哪個能放心得下你在南邊兒風生水起?”

賈薔無奈道:“這話皇上現在同臣說,還有甚麼用?最開始臣和臣先生不就一直這樣主張的?可你看看那些人,容得下臣師徒麼?皇上,臣願意爲皇上效命,願意給蒼生黎庶當狗,可那些人不願意,他們怕臣會咬他們,怕臣師徒做的太出衆,是他們容不下臣吶!”

……

“現在就走?”

九華宮西鳳殿,尹後坐鳳榻上,看着殿下的尹江尹河,吃驚問道。

二人將賈薔的說辭說了一遍,尹後恍然,隨後問道:“那你二人覺得,賈薔說的對不對?”

尹江、尹河聞言,沉吟稍許後,老二尹河緩緩道:“娘娘,賈薔是個有大本事的人,但對軍中事……他一天都沒在軍中待過,許是有些誇大其詞,紙上談兵了。”

尹後聞言面色不變,又問尹江道:“江哥兒,你怎麼說?”

尹江皺起眉頭道:“臣以爲,其實也有幾分道理。他雖未在軍中待過,可憑四千兵馬,覆滅兩營京營精銳,若說他不知兵,也實在說不過去。只是……”

“只是甚麼?”

尹後眉尖輕輕一揚,問道。

尹江搖頭道:“臣這個妹婿,實在是鋒芒過於畢露。五位軍機大學士俱在,可他視若無物一般。臣打小受家裡教誨,做人不得猖狂,否則必……”

不等他說完,尹後就冷冷打斷道:“你懂甚麼?家裡有沒有教你不要對自己不熟悉的事下定論,更不要違背上官軍令?”

尹江、尹河見尹後突然變臉,都唬了一跳,忙跪地請罪。

尹後見二人乖巧,面色稍緩,嘆息一聲道:“不是姑母訓斥你們,賈薔和本宮再近,難道還能邁過親侄兒去?本宮只是告訴你們知道,此事內情之複雜,世所罕見。裡面牽扯極重,莫說你們,連你們父親,還有本宮和皇上,都十分棘手。看事莫要只看表面,你們只知道家裡教過你們這些,怎就不看看,老太太爲何如此偏愛賈薔?若他果真只是得勢便猖狂的小人,老太太還會這般疼他?”

尹江忙道:“太后娘娘教誨,侄兒記下了。娘娘放心,侄兒雖淺薄,卻最知輕重。既然連娘娘都認爲賈薔是好的,家裡老太太也看好他,那說明侄兒的確是目力不足,年輕識淺,認不得真英雄。”

尹河也道:“賈薔讓侄兒做的事十分輕便容易,就是去沾光。不過侄兒不甘心……”

“不甘心?”

尹後好笑道。

尹河賠笑道:“娘娘,侄兒在軍中都打熬十多年了,也想堂堂正正的建下軍功,給娘娘和家裡面上爭光。靠這等做派,還是尹家姑爺施捨來的,實在是……”

尹後聞言卻淡漠道:“尹家姑爺的施捨?你們瞧不起尹家姑爺,卻不要忘了,尹家如今的一切榮耀,都是靠尹家姑爺而來。踏實了十多年,如今也忍不住講起體面來了?若只如此念想,你們還是回軍中,當你們的五品武官去罷,總能太平一生。雖官位低些,也好過因愚蠢在沙場上丟了性命!”

……

第十四章 走水第七百八十五章 以子試母第一百一十七章 眼皮淺第五百五十三章 王二妹氣絕王子騰第一百八十章 命運第九百章 利令智昏第九百一十六章 朕給他這個體面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天下在我!第七百五十章 “謊言”第三百三十九章 失德之人 (第三更!)第九百九十三章 賈太白!第六百八十七章 臣舉薦皇后娘娘當總莊主!第四百一十五章 呸!少神氣!(第四更!)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難得糊塗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天下在我!第七百九十八章 多謝娘娘厚愛!第六百一十一章 此子德行不佳,配不得我尹家郡主?第一百四十七章 必有回報(求訂閱!!)第五百四十七章 劉備摔孩子第七百二十四章 聰明反被聰明誤第八百零七章 火器顯威!第二十章 禍兮福所倚第六百九十四章 清晨遊園·三人行第九百一十一章 皇貴妃賦閒第三百五十二章 夜未央 (第二更!)第八百六十六章 管侄兒叫爹爹第四百六十九章 事了 (第三更!)第四百零一章 平兒……第三百三十六章 好險!(第四更!求訂閱!)第八百二十章 這枚戒指送給娘娘……第七百二十九章 薛文龍又又又捱打……第三百二十一章 吳家跌倒,隆安吃飽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賣妹求榮第八百一十三章 封國公!第七百三十一章 和賈家聯姻?第七百四十章 壞事了……第七百一十三章 皇上不好了,竇大夫被五皇子騎馬撞翻了……第九百三十一章 閨中趣第六百三十八章 閻王三點手第七百九十二章 生了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封王?第一百一十六章 婦道第九百六十一章 尹後警告第五百八十六章 李紈:薔兒,今晚單請你一個東道第九百零九章多謝……薔哥兒第一百六十五章 着惱 (求訂閱啊啊!)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反叛第六百六十五章 御賜天子劍?不,是天子火器!第三百四十四章 朕再收個義女如何?(第三更!)第一百五十四章 陰差陽錯(求訂閱!!)第六百六十四章 賈薔:王爺,那是你母妃!!第九百一十七章 歌舞昇平夜,提刀殺人時第一百三十六章 命不該絕(第二章!求訂閱!)第四百零九章 信個鬼!說一下薛蟠此人第三百九十四章 路遇 (第三更!)第九百七十五章 隆安帝出手第四百九十一章 宮辛第六十八章 起相思第十七章 祖宗怒火第七百八十六章 彼輩豎子,德不配位,難登大寶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請娘娘去桃園歇息……第九十七章 禍事第七百五十五章 回京第六百三十九章 李暄:大哥,爲了你,我們甚麼罪都認!第五百四十一章 不安第七百九十六章 不可放虎歸山!第九百九十五章 沉甸甸第六百四十八章 簡在帝心!第七百七十章 結親,結盟?第九百四十七章 惡臭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本宮等着你第七百九十章 李時登門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母心第八百零二章 亂時當用重典,殺!第八十三章 薛大傻子第四百六十八章 養心殿外第七百五十五章 回京第四百八十章 景陽鐘響,天下大哀第六百四十章 三十六命婦鬧金鑾!第七百七十五章 遼東來人第一百八十八章 男兒當世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勤王第七百七十章 結親,結盟?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本宮等着你第一百六十六章 罪過第二百九十九章 雞飛蛋打第二百四十九章 警告第二百三十五章 榮慶堂上 (五)第八百五十一章 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第一百九十六章 悲壯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安排穩妥第九百三十章 重賞第八百三十章 獻俘!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罪己詔!第五百三十九章 一別兩寬,各自安好第四百八十七章 帝王手段!第三百四十章 浩浩蕩蕩 (第四更!)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他年我若爲青帝第五十四章 談妥
第十四章 走水第七百八十五章 以子試母第一百一十七章 眼皮淺第五百五十三章 王二妹氣絕王子騰第一百八十章 命運第九百章 利令智昏第九百一十六章 朕給他這個體面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天下在我!第七百五十章 “謊言”第三百三十九章 失德之人 (第三更!)第九百九十三章 賈太白!第六百八十七章 臣舉薦皇后娘娘當總莊主!第四百一十五章 呸!少神氣!(第四更!)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難得糊塗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天下在我!第七百九十八章 多謝娘娘厚愛!第六百一十一章 此子德行不佳,配不得我尹家郡主?第一百四十七章 必有回報(求訂閱!!)第五百四十七章 劉備摔孩子第七百二十四章 聰明反被聰明誤第八百零七章 火器顯威!第二十章 禍兮福所倚第六百九十四章 清晨遊園·三人行第九百一十一章 皇貴妃賦閒第三百五十二章 夜未央 (第二更!)第八百六十六章 管侄兒叫爹爹第四百六十九章 事了 (第三更!)第四百零一章 平兒……第三百三十六章 好險!(第四更!求訂閱!)第八百二十章 這枚戒指送給娘娘……第七百二十九章 薛文龍又又又捱打……第三百二十一章 吳家跌倒,隆安吃飽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賣妹求榮第八百一十三章 封國公!第七百三十一章 和賈家聯姻?第七百四十章 壞事了……第七百一十三章 皇上不好了,竇大夫被五皇子騎馬撞翻了……第九百三十一章 閨中趣第六百三十八章 閻王三點手第七百九十二章 生了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封王?第一百一十六章 婦道第九百六十一章 尹後警告第五百八十六章 李紈:薔兒,今晚單請你一個東道第九百零九章多謝……薔哥兒第一百六十五章 着惱 (求訂閱啊啊!)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反叛第六百六十五章 御賜天子劍?不,是天子火器!第三百四十四章 朕再收個義女如何?(第三更!)第一百五十四章 陰差陽錯(求訂閱!!)第六百六十四章 賈薔:王爺,那是你母妃!!第九百一十七章 歌舞昇平夜,提刀殺人時第一百三十六章 命不該絕(第二章!求訂閱!)第四百零九章 信個鬼!說一下薛蟠此人第三百九十四章 路遇 (第三更!)第九百七十五章 隆安帝出手第四百九十一章 宮辛第六十八章 起相思第十七章 祖宗怒火第七百八十六章 彼輩豎子,德不配位,難登大寶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請娘娘去桃園歇息……第九十七章 禍事第七百五十五章 回京第六百三十九章 李暄:大哥,爲了你,我們甚麼罪都認!第五百四十一章 不安第七百九十六章 不可放虎歸山!第九百九十五章 沉甸甸第六百四十八章 簡在帝心!第七百七十章 結親,結盟?第九百四十七章 惡臭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本宮等着你第七百九十章 李時登門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母心第八百零二章 亂時當用重典,殺!第八十三章 薛大傻子第四百六十八章 養心殿外第七百五十五章 回京第四百八十章 景陽鐘響,天下大哀第六百四十章 三十六命婦鬧金鑾!第七百七十五章 遼東來人第一百八十八章 男兒當世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勤王第七百七十章 結親,結盟?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本宮等着你第一百六十六章 罪過第二百九十九章 雞飛蛋打第二百四十九章 警告第二百三十五章 榮慶堂上 (五)第八百五十一章 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第一百九十六章 悲壯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安排穩妥第九百三十章 重賞第八百三十章 獻俘!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罪己詔!第五百三十九章 一別兩寬,各自安好第四百八十七章 帝王手段!第三百四十章 浩浩蕩蕩 (第四更!)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他年我若爲青帝第五十四章 談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