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遺世獨立

入夜。

百花深處。

賈母等都散去後,姊妹們又起了雅興,一道去凹晶館聯詩去了。

鳳姐兒張羅着送完吃的送喝的,並叮囑婆子媳婦們伺候穩妥後,纔回返住處歇息。

看到賈薔在屋裡候着她,先是一喜,隨即抿嘴上前,美豔的臉上多了分嬌俏,道:“你怎在這裡?沒去凹晶館裡聯詩作詞?那邊好熱鬧……”

話雖如此,可腰肢卻搖了過來,抓住賈薔的胳膊,似擔憂他果真去了。

賈薔側仰着臉,微笑看着她。

見她頭上依舊戴着那套金鳳累絲如玉八寶鳳頭釵,身子上裹着湖色繡粉白藤蘿花琵琶襟裙裳、一張俏臉彩秀輝煌,薄嗔帶喜。

“看甚麼?都成黃臉婆了,哪裡及得上那些十來歲的小姑娘,又水靈,又白嫩……”

看到賈薔上下打量着她,目光中透着喜歡,鳳姐兒偏嘴硬,故意說些酸話來。

賈薔聞言恍然,道:“你不說爺差點沒想到,唔……言之有理!”

說罷,翻身就要離去。

鳳姐兒見之傻眼兒,哪裡肯放人,投身撲入賈薔懷裡,扭在身上不準離去。

賈薔將她懷抱住,哈哈笑道:“十來歲的姑娘固然好,可如你這般熟透了的酸梅,也極解渴,我甚愛之。”

這話鳳姐兒相信,世人皆好豆蔻女孩,獨賈薔喜好特殊。

不過如此正好,她拿一雙丹鳳眼看着賈薔的眼睛,道:“果真甚愛我?”

賈薔不言語,只是將她摟的緊了些,輕聲道:“可想平安不想?”

鳳姐兒聞言面色一滯,眼圈就紅了,道:“怎能不想?做夢都想。不過好在是託付在平兒那蹄子手裡,我放心的下。”

賈薔輕撫着她的腰身,道:“翻了年,還是回小琉球去罷。兒子怎能離開孃親?”

鳳姐兒聞言秀眉蹙起,道:“翻過年,你不將平安接回來?”

賈薔好笑道:“京裡甚麼形勢?沒見李崢都沒回來。咱們兩個,不能都留在京裡。雖然我有萬全之策,不會出甚麼差池。可不怕萬一,就怕一萬。果真有個甚麼變故,兒子不能沒了爹,連娘也不在……”

這番話唬的鳳姐兒臉上都不見血色了,賈薔忙擺手道:“京裡實際上很安全,我的意思說,萬一再遇到地龍翻身怎麼辦?不是人之禍,萬一遇到天災甚麼的,也保不準。沒當老子前,從來不會想這些,遇到這號人,還會笑他杞人憂天。可有了孩子後,心思就真不同了。”

鳳姐兒聞言這才反應過來,一手捂着高高鼓起的胸口,一手輕輕捶在賈薔肩頭,怨道:“你快嚇死我了!原來是……”

說着,又笑出聲來,道:“倒比我們娘們兒還能胡思亂想!我不走,我要留在國公府裡,給我兒子看好這份家業!”

賈薔伸手在她渾圓的臀上拍了下,笑罵道:“瞧你那點出息?你竟想讓我兒子,守着這麼坐死物,自以爲是的廢物一輩子?我告訴你,想都別想!”

鳳姐兒雖被打罵,卻並不惱,反而丹鳳眼明亮的看着賈薔道:“好爺,那你想給兒子甚麼樣的前程?”頓了頓,悄聲試探道:“王位?”

賈薔:“……”

看到賈薔無語的眼神,鳳姐兒登時回過神來,訕笑道:“我開個頑笑,當不得真。”

笑道:“倒也不是不可能……但不是這個王位。”

鳳姐兒也聽過賈薔的構想,她撇嘴道:“總不能讓平安以後帶人打下一片荒島,去給未開化的野人當王罷?”

賈薔眉尖一揚,手上也用了些力,鳳姐兒“哎喲”的吟了聲後,方斥道:“你懂個屁!大丈夫頂天立地不算甚麼,原是本分。唯開天闢地纔是真英雄!平安也就比李崢那小子小半歲,將來是諸子中年長者,勢必由他和李崢最先向外開拓。荒蕪些的地方怕甚麼?多運些百姓過去就是。幾萬人口,十年生養,就是十萬丁口。再生養十年,那就更多了。這纔是真正可以傳諸萬世的基業,也不用擔心抄家滅門之禍,不比一個勞什子郡王強百倍?你若替平安做主不要,那就往後排了……”

“誒誒誒!”

鳳姐兒聽他說的那樣好,怎捨得不要,忙賠笑道:“要要要!怎地不要?爺是平安的爹爹,他的前程自由爺說的算。只是……這邊兒的家業……”

賈薔淡淡道:“交給老太太處置就是,給賈璉,或是給寶玉都可以。”

聽聞“賈璉”之名,鳳姐兒臉色變了變,眼中閃過一抹狠意,賈薔見之搖了搖頭,道:“我本心始終不想與天家撕破面皮,賈家在這邊就不好斷絕了根基。可讓哪個留在這,我都捨不得,也不放心。萬一朝廷裡出了昏了頭撞客了的,患了失心瘋下黑手怎麼辦?所以,乾脆讓給不相干的人去。

你是我兒子的母親,我怎能讓平安沒個正經名分?”

鳳姐兒聞言,登時一個激靈,再顧不得勞什子榮府爵位,瞪圓眼看向賈薔,道:“祖宗,你是說……”

賈薔另一隻手輕輕撫了撫她的俏臉,道:“翻過年,我會讓人準備一份和離文書,再讓人往朝廷裡送一份庶妃名單,你爲四庶妃之一。”

鳳姐兒聞言,眼淚一下就流了下來,身子都微微顫慄起來,面容十分艱難,卻還是緩緩搖頭,哭成淚人一般道:“使不得……薔兒,真使不得。我……我不能叫你蒙羞……”

賈薔哂笑道:“蒙羞?蒙甚麼羞?天下間受我恩惠而活命者,數以百萬計。若算上免去流民兵亂之災者,更是不計其數。再加上,之後的開海拓疆,果真辦成了,不亞於人皇功德。百年之後,當有人稱我爲祖。

這點子雞毛蒜皮的小事,就能爲我蒙羞?那我豈不是太無能了些?

總之,無論如何,我都不可能讓我的兒子不明不白。”

鳳姐兒一顆心都化了,這一刻,哪怕讓她爲賈薔去死,她都會毫不猶豫。

她無以爲報,只能哆哆嗦嗦的開始動手,……

……

翌日清晨。

九華宮,西鳳殿。

一大早,看着賈薔進宮來接媳婦回家,前來請安的李暄笑罵道:“朕也是奇了,往日裡不接子瑜時,你甚麼時候入宮當差的?要來接人,居然來了個大早?到底國事要緊,還是你的私事要緊?”

平日裡賈薔多是巳時二刻左右才進宮點卯,轉一圈看一看。

今日卻是辰時初就進宮了,也難怪李暄取笑。

賈薔聞言沒甚在意,他又不吃李家的俸祿,小小的打了個哈欠後回道:“昨兒臣岳父路過臣府上,就進去坐了會兒。說起子瑜來,讓今兒就去朱朝街,不等明日了,家裡想的了不得了。”

李暄聞言笑了笑,問道:“二舅舅去你府上就說這個?還說了甚麼?”

賈薔呵呵一笑,道:“都是一些老成之見,勸我將德林號、小琉球還有德林軍都交給朝廷,太后娘娘和皇上必能保我一世富貴……”

聽聞此言,高臺鳳榻上的尹後和尹子瑜都變了面色,或鳳眸微眯,或目光擔憂的望着賈薔。

李暄則滿面笑容道:“哦?那你怎麼回的舅舅?”

賈薔微笑道:“臣回其曰:‘我當然知道娘娘和皇上能保我一生富貴,但是,我所求者,又豈只是一世富貴?若將這些都交出去,朝廷終究要重新走回老路。其實眼下的跡象已經很明顯了,清除了景初舊臣,吏治就清明瞭麼?完全沒有!

荊朝雲死了纔不過一年,李晗、何澄之流就已經腐化墮落到這個地步,而韓彬居然爲了所謂的大局包容了他們。

上有所行,下必甚之。我若將手裡的東西都交出來,一心受用富貴,不出二十年,甚至更短,朝廷一定會重回景初末年時的衰頹!’”

李暄聞言,抽了抽嘴角道:“賈薔,是不是有些危言聳聽了?這新法大行後,應該還不錯罷?”

賈薔搖頭道:“治政,終究是在治官。吏治不清,一切都白搭。甚至包括臣所做的,去開海,去開拓萬里疆域。能做的,也不過是將國運延長些。頂多延長的久些,多個一二百年罷了。

但這些臣都顧不得了,後世的事,自有後世子孫去謀。臣要做的,是先去和西夷爭鋒,開出這條路來!所以,即便滿朝文武忌憚,喊打喊殺,也不會阻我分毫。”

李暄沒好氣道:“就你球攮的最能爲!”頓了頓,又側眼看向賈薔問道:“那若母后和朕,都覺着你還是留在京裡的好,母后也好常見見子瑜,朕也好多提點提點你呢?”

賈薔笑道:“人倒是可以常回來,開海是去做事,又不是飄到天上去。等朝廷看明白,臣到底在做甚麼,對朝廷有甚麼好處後,也就沒那麼多事了。”

李暄氣笑道:“也就是說,太后和朕一道留你也留不下。球攮的,走走走,愛哪去哪去,誰稀罕你!不過子瑜表妹要常留京裡,太后沒閨女,打小拿她當親閨女養着,你可別拐到哪個荒野不毛之地,給一羣茹毛飲血的野人當奶奶去!”

殿內衆人聞言都笑了起來,李暄也爲他自己的幽默感到得意,嘎嘎直樂。

賈薔跟着笑了笑,也未留個準話,起身道:“時候不早了,朱朝街那邊老太太還等着呢,怕是等的心焦了。臣先和子瑜過去了,等子瑜在尹家住完對月,再進宮裡來陪太后。正巧,過些時日尹江、尹河馬上就要到京了,臣也要在宮裡留值。”

尹後聞言,鳳眸含笑的多看了他一眼。

李暄也樂,隨後惡狠狠的警告道:“你仔細着,住宮裡,也不能和子瑜一道就寢!”

賈薔懶得再理他,接上了一直遺世獨立靜若嬌花的子瑜,出了宮直往朱朝街而去。

……

朱朝街,豐安坊。

尹家萱慈堂。

終於看到闊別大半年的尹子瑜,尹家老太太和二太太都紅了眼落下淚來,其餘人亦紛紛唏噓不已。

尹子瑜打小受過太多苦,偏她又是一個十分懂事,惡疾發作也不願驚動大人的乖巧女孩子,怎能不讓人心疼,不讓人牽腸掛肚?

坐在高臺軟榻上,兩隻手被尹家太夫人和孫氏一邊拉住一個,左右都看不夠。

賈薔在下面呵呵笑着,大太太秦氏嗔怪道:“還笑,瞧瞧,都黑了那麼些!薔哥兒,你讓子瑜去小琉球,莫非是種田去了?”

賈薔哈哈笑道:“這倒沒有,就是常在海邊兒散步,起初我叫她戴好帽子遮陽,她還不幹。後來發現果真曬黑了,這才戴上了。”

秦氏回頭勸尹家老太太道:“也是好事!若非出身在海邊兒的,絕大多數人一輩子也見不着海是甚麼模樣。子瑜天南海北的逛了一遭,也挺好。如今回來了,我瞧着除了稍微黑一些,精氣神看着卻更好了。你老就別再心疼了,不然一會兒姑爺坐不住了。”

尹家老太太聞言,這才收了淚,看向堂下賈薔道:“並無埋怨你的意思,嫁出去的姑娘,潑出去的水。入了賈家門兒,就是賈家的人了。只是到底心疼些,想念的緊。”

賈薔微笑道:“人之常情。昨兒子瑜在宮裡住,我也想念來着。”

一言讓滿堂鬨笑,尹子瑜都紅了臉,一雙滿是靜韻的眼,也忍不住嗔了賈薔一眼。

秦氏大笑道:“那壞了,今兒子瑜要在家住對月,薔哥兒豈不是要害相思?”

賈薔毫無羞意,點了點頭,愈發讓衆人大笑。

笑罷,孫氏稍稍正起面色來,問賈薔道:“還往南邊兒去不去了?”

周圍人也都看向了賈薔,賈薔點頭道:“少不了。子瑜的話,可以在京裡多住些時日。孩子都在那邊,翻過年,家裡人還是要去那邊,也可防有賊心者暗害。”

聽他說的這樣明白,尹家人反倒不好多說甚麼了。

尹家老太太感嘆笑道:“薔兒,我們雖捨不得子瑜,但總歸是嫁與你了。若是便宜,你二三年裡送她回來,看我們一看就是。你是辦大事的,辦的還都是驚天動地的大事。我們娘們兒家家,不能幫你甚麼,也不給你拖後腿。你岳父老子近來總叫嚷着,希望你能留在京裡,他也好多看看閨女。我就同他說,閨女大了,還出閣了,他就少管事。留來留去,反倒留出仇來了。你瞧,這麼大的人了,還和我置氣,今兒也不露面了。”

賈薔聞言,終是動容,起身又與尹家太夫人深深一揖後,道:“老太太之恩重,比海深,比山高!老太太且放心,今後必叫子瑜常回來看看您老!”

尹家老太太笑道:“好,好!”

話音未落,就見尹朝急匆匆走了進來,高聲道:“老太太,尹江、尹河回來了!”

……

PS:最近兒子夜鬧……

第九百八十三章 決人生死!第三十八章 朕喜歡你第三百零一章 喜信第二百一十一章 兵荒馬亂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兵強馬壯者王之!第九百五十一章 寵妾滅妻第一百九十一章 不留餘地 (大威天龍,訂閱飛來!)第三百六十九章 圈禁 (第二更!)第六百三十一章 黛玉毆打賈薔二三事……第一千零五十章 將歸第五百七十七章 家門口被劫第八百八十二章 寶玉暈倒事件第四百七十六章 有事相商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不可!第七百六十八章 鳳姐兒有了?第九百一十六章 朕給他這個體面第六百八十章 借刀殺人!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意外連連第一百四十七章 必有回報(求訂閱!!)第二百一十六章 孝子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騷客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終是,看到了光明!第五百四十六章 賈薔,你可真陰險!第七百四十五章 賈璉的野趣味……第七百九十八章 多謝娘娘厚愛!第六百零七章 殺人償命!(感謝狂拽鄭大師的盟主!)第九十四章 哭不出第八百三十三章 天上掉餡餅第九百零二章 大燕皇家錢莊第五十五章 金鳳五彩八寶鳳頭釵第五百三十六章 拆皮扒骨第二百一十章 伏殺第六百四十三章 黛玉:薔哥兒,加把勁兒!第三百五十一章 難道是他?(第一更!)第六百五十五章 最肖朕躬?第七百六十六章 幾個姑姑何時說親?第六百六十八章 諸金釵獨下江南第二百七十六章 悲傷的寶玉 (第二更!)第三百二十八章 小姑姑(第五更,求訂閱!)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人想找死,皇上你攔不住的第五百一十九章 套路太深……第八百一十九章 御前奏對第九百七十六章 福壽膏第二百九十八章 好戲第五百三十七章 夏金桂……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未想到……第六百二十六章 銀鞍白馬,貴比王侯第四百八十四章 撕破面皮!第三百八十章 菊月樓風波 (下)第二百三十七章 禍根第四百一十二章 蠱惑人心(第一章!)第四百九十三章 天理難容第五百五十八章 王夫人:可來了青天大老爺了!第五百章 骨肉離苦第二百九十章 如此兼祧第八百八十二章 寶玉暈倒事件第六百四十章 三十六命婦鬧金鑾!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被發現了!第七百零八章 一念之差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母心第三百三十八章 客至 (第二更!)第八百四十六章 送爺回府,別叫太醫,爺用不起第九百四十二章 威脅第八百九十七章 殺雞儆猴第三百一十二章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第一千零七章 爺是阿斗,卻有子龍第一百九十五章 磕頭(求訂閱啊!!)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反叛第七百三十四章 變故第五百八十三章 竇現,本侯勸你莫要倚老賣老!第八百三十四章 早晚讓你哭着求饒!第三百六十七章 一品誥命(第二更!)第十五章 賀禮第六百七十五章 李紈:薔兒,容我再想想……第一百三十六章 命不該絕(第二章!求訂閱!)第一百一十九章 機靈鬼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遺世獨立第五百六十二章 “噩耗”第八百四十一章 這一對師徒,着實該殺!第十四章 走水第第六百一十三章 天亡史家!第四百八十五章 真正的至尊 (第三更!)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勤王第六百九十章 老少交鋒第五百三十二章 奪妻之恨,殺子之仇第七十三章 謀退路第七十八章 二嬸嬸第十八章 初見第七百三十六章 畜生!(第三更!)第五百二十三章 生殉可卿第一百零三章 有事相求第五百三十八章 薔哥兒,我要尤二姐!第一百三十三章 香菱學詩第二百八十四章 皇后做媒第八百零四章 京城炸鍋了!第九百一十八章 終於到了這一天……第二百七十三章 誰來修園子?第一百四十二章 對答 (爲蘇少爺的劍盟主賀!)第三百八十二章 生怨第三百二十三章 深沉 (第五更,求訂閱!)
第九百八十三章 決人生死!第三十八章 朕喜歡你第三百零一章 喜信第二百一十一章 兵荒馬亂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兵強馬壯者王之!第九百五十一章 寵妾滅妻第一百九十一章 不留餘地 (大威天龍,訂閱飛來!)第三百六十九章 圈禁 (第二更!)第六百三十一章 黛玉毆打賈薔二三事……第一千零五十章 將歸第五百七十七章 家門口被劫第八百八十二章 寶玉暈倒事件第四百七十六章 有事相商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不可!第七百六十八章 鳳姐兒有了?第九百一十六章 朕給他這個體面第六百八十章 借刀殺人!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意外連連第一百四十七章 必有回報(求訂閱!!)第二百一十六章 孝子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騷客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終是,看到了光明!第五百四十六章 賈薔,你可真陰險!第七百四十五章 賈璉的野趣味……第七百九十八章 多謝娘娘厚愛!第六百零七章 殺人償命!(感謝狂拽鄭大師的盟主!)第九十四章 哭不出第八百三十三章 天上掉餡餅第九百零二章 大燕皇家錢莊第五十五章 金鳳五彩八寶鳳頭釵第五百三十六章 拆皮扒骨第二百一十章 伏殺第六百四十三章 黛玉:薔哥兒,加把勁兒!第三百五十一章 難道是他?(第一更!)第六百五十五章 最肖朕躬?第七百六十六章 幾個姑姑何時說親?第六百六十八章 諸金釵獨下江南第二百七十六章 悲傷的寶玉 (第二更!)第三百二十八章 小姑姑(第五更,求訂閱!)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人想找死,皇上你攔不住的第五百一十九章 套路太深……第八百一十九章 御前奏對第九百七十六章 福壽膏第二百九十八章 好戲第五百三十七章 夏金桂……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未想到……第六百二十六章 銀鞍白馬,貴比王侯第四百八十四章 撕破面皮!第三百八十章 菊月樓風波 (下)第二百三十七章 禍根第四百一十二章 蠱惑人心(第一章!)第四百九十三章 天理難容第五百五十八章 王夫人:可來了青天大老爺了!第五百章 骨肉離苦第二百九十章 如此兼祧第八百八十二章 寶玉暈倒事件第六百四十章 三十六命婦鬧金鑾!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被發現了!第七百零八章 一念之差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母心第三百三十八章 客至 (第二更!)第八百四十六章 送爺回府,別叫太醫,爺用不起第九百四十二章 威脅第八百九十七章 殺雞儆猴第三百一十二章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第一千零七章 爺是阿斗,卻有子龍第一百九十五章 磕頭(求訂閱啊!!)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反叛第七百三十四章 變故第五百八十三章 竇現,本侯勸你莫要倚老賣老!第八百三十四章 早晚讓你哭着求饒!第三百六十七章 一品誥命(第二更!)第十五章 賀禮第六百七十五章 李紈:薔兒,容我再想想……第一百三十六章 命不該絕(第二章!求訂閱!)第一百一十九章 機靈鬼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遺世獨立第五百六十二章 “噩耗”第八百四十一章 這一對師徒,着實該殺!第十四章 走水第第六百一十三章 天亡史家!第四百八十五章 真正的至尊 (第三更!)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勤王第六百九十章 老少交鋒第五百三十二章 奪妻之恨,殺子之仇第七十三章 謀退路第七十八章 二嬸嬸第十八章 初見第七百三十六章 畜生!(第三更!)第五百二十三章 生殉可卿第一百零三章 有事相求第五百三十八章 薔哥兒,我要尤二姐!第一百三十三章 香菱學詩第二百八十四章 皇后做媒第八百零四章 京城炸鍋了!第九百一十八章 終於到了這一天……第二百七十三章 誰來修園子?第一百四十二章 對答 (爲蘇少爺的劍盟主賀!)第三百八十二章 生怨第三百二十三章 深沉 (第五更,求訂閱!)